爱比克泰德《道德手册》
  • 分享
    1

    心理空间

    2019-04-04 11:21

    道德手册

    本手册是对爱比克泰德道德学说基本原则的总结,一般的说法都认为很可能是由他的学生亚利安编辑出来的。从其内容来看,此手册的许多章节仍然是爱比克泰德本人教导学生时说过的原话,或者,起码是模仿了爱比克泰德的语气,在文字和语言上的修改不算太多。应该说,他整理出来的这些条目已经相当完整地反映出了爱比克泰德的基本哲学观点。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其中大部分条目的语言读来明显不如《论说集》生动、鲜活,而且从总体上来看也没有《论说集》系统和透彻。可是,国内外大多数读者仍然主要是通过这本小小的道德手册才了解了爱比克泰德的思想,这多少是一种遗憾,因为,既然是总结和概括,就必然或多或少地剥夺了我们领略原哲学家人格魅力和风采的机会,而且有时甚至还会引起一些本不应有的误解和批评(1)。

    另外,从爱比克泰德生活的年代到现在将近两千年的历史当中,《道德手册》有过各种各样为数众多的译本,但是,真正有价值的译本并不多见。其中,最著名的译本有Politian、Leopardi以及Schweighäuser 1798年的译本。此后大多数的译本都是在后者译本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修正和编辑以后的重新印刷。即使是申可(Schenkl)也不例外。申可在这方面所做的最大贡献是在Schweighäuser译本的基础上增加了大量的评论和注释,指明了手册中各个条目跟《论说集》可能存在的渊源关系,并且对原来附录的众多供读者比较的材料进行了重新编排,从而使后人对它的学习和研究更加方便易行。我这里采用的文本主要是Oldfather的希英对照本、Oates编辑的Matheson的英文译本以及Robin Hard的英文译本。特此说明。——译者

    1

    1.有些事情是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有些事情却不是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包括看法(2)、行为驱动、想要得到东西的意愿、想要回避东西的意愿,等等所有由我们自己做出来的事情。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包括肉体、财产、名誉、职位,以及所有不是由我们自己做出来的事情。2.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在自然本性上都是自由的、不受任何阻碍和束缚的;而那些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则都是软弱的、奴性的、总是受到阻碍的、不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3.所以,一定要记住,假如你把那些本性上是受奴役的东西当作是自由的东西,把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当作是你自己的东西,那么,你必将受到阻碍,必将痛苦不堪,必将心烦意乱,必将怨天尤人。相反,假如你只把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当作是你自己的东西,把不属于别人的东西当作是别人的东西,——其实,实际情况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那么,谁都无法强迫你、阻碍你,你既不会挑剔别人也不会指责别人,你就不会做任何违背自己意志的事情,你也不会有任何敌人,所以谁也不会伤害你,因为没有任何伤害能够碰得到你。(3)

    4.既然你的目标是如此远大,那么,你就必须记住,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仅仅做一些一般性的努力是绝对不够的,你必须把有些东西完全放弃,把有些东西暂时放在一边。可是,假如你既想达到这样的目标,又想拥有高位和财富,那么,恐怕你不仅连高位和财富都得不到,因为你[在要得到高位和财富的]同时还想着希望达到获得这样高远的目标,而且即使是这样的目标你是绝对达不到的。可是,在实际上,只有实现了这样的目标你才能获得幸福和自由。

    5.所以,首先你要特别关注所有没有加工过的(4)表象,你要对它们说,“你是一个表象,你根本不是表面上表现的那个样子。”然后你要用自己的这些规则来检验它、考察它,其中最为首要、最为重要的是:这个表象到底是跟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有关呢,还是跟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有关。假如它只是跟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有关,那么,你就可以准备好这样回答它:“这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事情。”(5)

    2

    1.记住,想要得到东西的意愿的责任就是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而想要回避东西的意愿的责任则是让你避开你想要回避的东西。假如一个人未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么,他就是不幸的;假如一个人未能回避开自己想要回避的东西,那么,他也是很悲惨的。可是,假如你把自己想要回避东西的意愿仅仅局限在那些属于你自己权能之内的不自然的事情上,那么,你就永远不会遭遇到你自己想要回避的东西。相反,假如你想要回避的是疾病、死亡、贫穷,你就会生活得非常不幸。2.所以,你要把想要回避东西的意愿从所有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上移开,把它转移到那些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不自然的事情上。而在目前(6),我们暂时要完全压制自己的想要得到东西的意愿,因为,假如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是一件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那么,我们必将生活不幸。而所有的那些属于我们自己权能之内的事情以及我们应该对其产生想要得到东西的意愿的东西,现在我们还是得不到的。我们现在唯一应该运用的就是我们采取行动的驱动和不采取行动的驱动,而且,即使是这些驱动,我们在运用它们的时候也应该非常谨慎,要有保留,而不能没有约束。(7)

    3

    不管是什么东西,不管它有多么微不足道,假如它能够使你很高兴,而且你觉得它很有用,你很喜欢它,那么,你就一定别忘记对自己说,“它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假如你喜欢一只罐子,你就说,“我喜欢的是一只罐子”,这样,你就不会因为它破了而难过。当你亲吻自己的孩子和妻子的时候,你要对自己说,你亲吻的是一个人,这样,假如他们死了,你就不会为此而难过。

    4

    当你要着手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要提醒你自己,你要做的这件事情是一件什么事情。假如你要出去洗澡,你要事先想到,澡堂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些人的水会溅到你,有些人会推搡你,有些人会骂骂咧咧,有些人会偷东西。所以,假如你一开始就对自己说,“我想洗个澡,同时,我还想让我自己的意愿和我的自然本性保持一致”,那么,洗澡这件事情你就可以做得更加安全稳当。对于任何事情,你都要这么想一想。因为,这样的话,假如发生了什么事情,妨碍了你洗澡的话,你就会马上说,“这不是我唯一希望得到的东西,我还想要让我的意愿和自然本性保持一致。所以,假如我因为所发生的事情而非常生气的话,我就无法让我的意愿和自然本性保持一致了。”

    5

    使人心烦意乱、无法安静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们对这些事情的认识和看法。比如,死亡并不可怕,否则,苏格拉底就会觉得它很可怕了;可怕的是对死亡的认识和看法,即认为死亡是很可怕的事情这种认识和看法。所以,只要我们感到非常沮丧,非常不安,非常懊恼,我们还是不要指责别人,我们还是指责我们自己吧,这也就是说,指责我们自己的认识和看法吧。只有没受过教育的人才会因为自己过得很糟而指责别人呢。相反,如果你只指责自己不指责别人,那就是说,你已经开始接受教育了;而如果你既不指责别人也不指责自己,那么,你已经接受完教育了。

    6

    不要因为别人优秀而感到自鸣得意。假如一匹马骄傲地说,“我很漂亮”,这还是可是忍受的。可是,假如你骄傲地说,“我的马真漂亮”,那么,你要明白,你所引以为豪的只是马的好。那么,你自己的好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呢?你的好是在你对表象的运用上。所以,假如你在运用表象的时候,你可以做到与自然本性保持一致,那么,你就应该感到高兴和自豪。因为你这是在为自己的好感到自豪。

    7

    假如你要乘船去远航,船还没有起锚,你于是去岸上打点儿水,顺路你还可以拣点儿贝壳和蔬菜,这时候,你时刻惦记着自己的船,你要不停地回头看看,看看船长是不是在喊你。如果他在喊你,如果你不想让人像捆羊一样把你绑起来扔到船上的话,那么,你就应该把所有的东西扔到一边赶紧赶回去。对于我们的生活也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这时候,给你的东西不是什么蔬菜(8)和贝壳,而是妻子和孩子,但你也不能让这些东西阻碍了你。假如船长喊你,你就要把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扔下,头也不回地往船上跑。假如你已经上了年纪,你就不要走得离船太远,这样,人家喊你的时候,你就不会被丢下。

    8

    不要要求事情按照你的愿望发生,你要让你自己的愿望希望事情按照它本该发生的样子发生。这样,你的生活就可以平静安详了。

    9

    疾病是对身体的一种阻碍,但对人的意愿来说它绝对不是一种阻碍,除非人的意愿愿意受到它的阻碍。瘸腿对腿来说是一种阻碍,但是它对意愿来说却绝对不是一种阻碍。对于你遭遇的一切你都应该对自己这么说。因为,这样的话,你就会发现,它只会对其他东西构成阻碍,而不会对你自己构成阻碍。

    10

    不管你遇到的是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忘记反过来问一问自己,你有什么样的能力来应对它。假如摆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漂亮的男孩(9)或者姑娘,你就会发现,你有自制力来对付它。假如你遭受的是痛苦,你就会发现,你可以用你的忍耐力来对付它。假如你所遭遇的是辱骂,那么,你就会发现,你还有容忍力来对付它。当你对所有这些东西都习以为常的时候,表象就不会把你卷跑了。

    11

    不管什么时候,永远不要说,“我把它弄丢了”;你应该说,“我已经把它物归原主了。”你的孩子死了?好,你的孩子已经物归原主了。你的妻子死了?好,你的妻子已经物归原主了。你的土地让人抢走了?好,你的土地也已经物归原主了。“可是,抢走我的土地的人是个坏人。”难道,赐给你这件东西的人到底采用什么手段把这件东西索要回去,这对你来说还有什么关系吗?因为,只要人家把这件东西交给你,你就要照看好它;但是,你照看它的时候,你要把它当作是一种本不属于你的东西,就像一位过路的旅客看待[歇脚的]旅店一样。

    12

    1.假如你想进步,你就要放弃这样的盘算:“要是我不管我自己的事,我就没办法生活了。”“如果我不教训我的儿子(10),他就会变坏的。”因为,毫无痛苦和恐惧地饿死总比生活富足但却心灵无法平静强。所以,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坏孩子总比让你自己不高兴强。

    因此,我们应该从小事做起。2.是不是你的那一点点油洒了?是不是你的那一小口酒被人偷了?好吧,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这就是为了获得心灵的平静应该付出的代价,这就是为了达到心中没有烦恼而要付出的代价。凡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当你叫你的奴隶过来的时候,你要明白,他是可能听不见你的;假如他确实听到了你的声音,他也是可能会不按照你的愿望去做的。但是,不管怎样,他绝对不至于重要到可以决定你到底会心灵平静还是心烦意乱的地步。

    13

    假如你想取得进步,那么,你就要敢于面对这样的可能性:人们可能会觉得你在对待外在的事情上非常愚蠢、傻里傻气,你也不要希望让自己显得什么都懂。假如有人认为你是个人物,你就不要相信自己。因为,你应该明白,要让自己的意愿跟自然本性和谐一致的同时还要保留外在的东西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当你关注这二者其中的任意一个方面的时候,你就必然会忽略另一个方面。

    14

    1.假如你希望自己的孩子、妻子和朋友都永远活着,那么,你就太愚蠢了,因为你这是希望本来不属于你权能之内的事情成为你权能之内的事情,本来不属于你自己的事情属于你自己。同样道理,假如你指望你自己的奴隶从来不做错事,那么,你就简直是个傻子,你这是在希望恶不是恶,恶是善。但是,如果你希望自己永远不会得不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这却是你完全可能做到的。2.你需要在自己有能力做到的事情上锻炼自己。不管是谁,只要有人有权力控制他希望得到的东西和他不希望得到的东西,或者有能力得到你希望得到的东西,有能力拿走你不愿得到的东西,那么,他就是他的主人。所以,无论是谁,只要他想要自由,他就既不要希望得到任何决定于别人的东西,也不要希望回避任何决定于别人的东西。否则,他就必然会成为一个奴隶。

    15

    记住,你在生活中的所作所为应该像是在宴会上的所作所为一样。人家把菜传到你的面前来的时候,你就伸出自己的手去,很有礼貌地夹走你自己的那份。菜接着会传到下一个人的面前。你不要把菜截下来。菜还没传过来的时候,你也不要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它,你要等着,等菜传到你的面前来。对于你的孩子,你的妻子,职位,财富,你同样也要这样做。总有一天,你会配得上跟众神一起共享盛宴。可是,假如摆到你面前的东西你根本看不上眼,拿都不拿,那么,你就不仅可以跟众神一起共享盛宴,而且还可以跟他们共享饮宴的法则。因为,正是因为做到了这一点,所以,第奥根尼、赫拉克利特(11)以及跟他们一样的人才配得上是神,才配得上神的称号。

    16

    当你见到一个人因为孩子离开了自己或者失去了财产而悲伤地哭泣的时候,你要注意,不要因此而产生这样的表象:这是外在的东西才使他这么惨的,你应该马上说,“并不是发生的这件事情使他悲伤,因为别人就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而悲伤难过,这是他自己对这件事情的认识和看法使他如此悲伤难过的。”当然,话虽如此,你也不能因此不同情他,而且,如果可能的话,你也许还要跟他一起悲伤地哭泣呢。但是,你要小心,[在你跟他一起哭泣、一起悲伤的时候,]你不要在自己的内心里也这样悲伤地哭泣。

    17

    你要记住,你就是一场戏剧里的演员(12),剧作家想让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他想让你演得短一些,你就演得短一些,他想让你演得长一些,你就演得长一些。假如他想让你扮演成一个乞丐,你就一定要把这个角色扮演好;如果他让你扮演的是一个瘸子,一个当官的,或者是一个一般的人,你也一定要把它扮演好。因为你的任务就是要演好这个交给你的角色,至于这个角色如何选择,那就是别人的事了。(13)

    18

    当一只乌鸦发出不吉利的叫声的时候,你不要让这个表象把你卷跑,你应该立即在自己的头脑里分辨得清清楚楚,你应该说,“所有这些预兆都不是给我的,而是给我的小小的身躯的,给我的那一点点财产的,给我的那一点点可怜的名声的,给我的孩子和妻子的。对于我自己来说,所有的预兆,只要我想让它们变成吉兆,它们就是吉兆。”因为不管发生的是什么,我都可以从中获益,这是我自己权能之内的事。

    19

    1.如果没有把握获胜的比赛你绝不参加,那么,你就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2.所以,假如你看到有人名声比你高,权力比你大,在所有其他方面都声誉很高,你要注意,你不能因为这样的表象就以为他很幸福。因为假如本质上好的东西确实是我们权能之内的东西,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嫉妒的余地了。而你呢,你的愿望不应该是想当一名将军,一个地方总督,一名执政官,你的愿望应该是要获得自由。而唯一可以通向自由的道路就是蔑视一切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东西。

    20

    你要记住,真正侮辱你的不是辱骂了你、打了你的那个人,而是你认为他侮辱了你这个认识和看法。所以,假如有人激怒了你,你要意识到这么一点,那就是,是你自己的认识和看法激怒了你。(14)所以,首先,你应该努力不要让表象把你卷跑;因为只要你有时间缓一缓,你就会比较容易地控制住自己了。

    21

    每天,你都要把死亡、流放以及所有一切似乎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尤其是死亡,摆在自己的面前,这样,你就不会有任何卑鄙低贱的念头和任何其他非分之想了。

    22

    假如你热衷学习哲学,那么,你就要马上准备好受到别人的嘲笑,受到许多人的冷嘲热讽,“瞧,他又回来了,一下子变成哲学家了”,或者,“他哪来的那一副傲慢的架势?”而你呢,你要永远不要有那种傲慢的表情,你要始终把握住你自己认为是最好的事情,就好像是神安排你这么做的一样。你要记住,只要你始终信守这条原则,那些现在嘲笑你的人将来是会崇敬你的。可是,假如你向他们的嘲笑让了步,那么,将来你会得到的只能是他们的双倍嘲笑。

    23

    假如你有时候为了取悦于某个人转而追求外部的东西,那么,你就要意识到,你已经破坏了你自己的生活计划(15)。所以,对于任何事情,你都要满足于做一个哲学家。假如你还希望别人也把你当作一个哲学家,那么,你就要表现出自己确实是个哲学家,这样,你就一定会成为一个哲学家。

    24

    1.不要让这样的说法影响你:“这一辈子我将永远没有任何名声,永远默默无闻。”因为假如说没有名声算是什么坏事的话,那么,你就既不会因为别人而做出什么坏事,也不会因为别人做出什么可耻的事情了(16)。是否能够当上个一官半职或者受邀参加一场晚宴,这当然不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说呢?

    当然不是。

    既然如此,你怎么会没有任何名声呢?既然你唯一应该做的是在属于你自己权能之内的事情上赢得无比的荣耀、做一个响当当的人物,那么,你怎么可能永远默默无闻呢?

    2.“可是,这样的话,你的朋友们就没人帮助了”。

    你所谓的“没人帮助”是什么意思?他们当然不会从你的手里得到什么金钱,你也不会把他们弄成罗马公民。谁告诉过你,这些事情都是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而不是决定于别人的事情的?谁能把自己本来没有的东西交给另外一个人呢?

    “可是,”有人会说,“你弄一些钱来,这样我们不也就都有钱了吗?”

    3.假如我有办法能够在得到金钱的同时还能保持我自己的自尊、诚信和高贵的品质,那么,请你告诉怎么做,我去弄钱去。可是,假如你为了让你自己获得那些本来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而让我丢掉本属于我自己的好的东西,你想想,你这么做是多么不公平和多么不明白事理啊。再说,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是金钱呢,还是一个诚信、自尊的朋友呢?所以,你还是帮我获得这样的品格,而不要要求我做那种让我丧失这种品格的事情吧。

    4.“可是,”有人会说“这样的话,就我而言,我的城邦就没人帮助了”。

    我再问你一次,你这里所谓的帮助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帮助呢?当然,没有你的努力,你自己的城邦就不会有由你出力建造的漂亮的门廊和宏伟的公共浴室(17)了。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的城邦的人还没有穿上铁匠做的鞋子、没有使上鞋匠做的武器呢。大家能够各尽其责就足够了。可是,与此不同的是,假如你能够为你自己的城邦增加一个自尊而诚信的公民的话,你说,你这么做不就是为它带来了好处了吗?

    “是。”

    既然如此,你就不会对自己的城邦没有任何用处了。

    “那么,我在我自己的城邦里的地位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只要你能够保持自己自尊和诚信的品质,你到底拥有什么地位这都无所谓。5.可是,假如你因为想做一个对自己的城邦有用的人,结果却丢掉了所有的这些品格,你说,如果你成了恬不知耻、没有诚信的人,你对你的城邦还会有什么用?

    25

    1.当人家邀请人们参加宴会、向人们致意问候、咨询建议的时候,是不是人家会优先考虑别人而不是你呢?如果这些都是好事,你就应该为那个人得到这些东西而感到高兴,如果这些都是坏事情,你就不要因为自己没有得到这些东西而感到痛苦和沮丧。你要记住,假如你想要获得的东西都是不属于自己权能之内的东西,而且,你也根本没有像别人那样做过这样那样的事,那么,你就不要指望自己会得到跟人家一样的回报。2.假如你没有像别人一样守在人家的门口,你怎么能够指望得到跟别人一样的回报呢?假如你没有一直陪着人家,你怎么能够指望得到跟别人一样的回报呢?假如你没有奉承人家、说人家的好话,你怎么能够指望得到跟别人一样的回报呢?假如你想要得到一件商品,可是却不想付出相应的价钱,你如果总想着要得到一件东西而不付出任何代价的话,那你也太不讲道义(18)、太贪得无厌了。3.莴苣怎么卖?大约一欧宝吧。假如别人付了一欧宝(19),把莴苣拿走了 ,而你呢,你没有付钱,所以,你也就只好空手而归了;你不要因此以为自己就不如人家。人家拿到了莴苣,而你没有付出的那一欧宝的钱也仍然还在你自己的手里呀。

    4.所以,对于生活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人家没有邀请你去参加宴会,因为你没有付出购买这一顿饭的价钱。这顿饭的价钱就是[必要的]奉承和[必要的]殷勤。如果这对你来说是有好处的,你就按价照付好了。可是,假如你既不想付出代价,又想得到好处,那你就太贪婪、太愚蠢了。5.什么?你说,你既没有吃到这顿饭,也没有得到任何别的东西?不,你也得到别的东西了。你没有奉承自己不想奉承的那个人,而且你也不用忍受那种候立门外、遭人白眼的耻辱了。

    26

    自然的愿望,我们可以从我们跟别人没有分歧的事情上观察出来。比方说,假如有一个人的奴隶打破了一只杯子,我们应该马上说,“发生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你应该明白,你自己的杯子摔了的时候,你应当跟别人的杯子摔了的时候的反应一模一样。对于比这还要重大的事情,你也应该采取相同的态度。别人家的孩子或者妻子死了,我们没有一个人不会说,“这是人命中注定的呀。”可是,假如一个人自己的孩子死了,他就都会痛哭起来,“啊,我真不幸呀!”我们不应该忘记当初别人家的孩子死了的时候我们是怎么感觉的呀。

    27

    我们立起一个靶子来,当然[是为了射中它而]不是为了射不中它。同样道理,本质上坏的东西在宇宙间是不会出现的。(20)

    28

    假如有人把你的身体随便送给了路上遇到的一个人,你一定会非常生气。可是,当一位你偶尔遇到的人骂了你,使你心里难以平静,这时候,你已经把你自己的认识和看法完全交由他处置了,难道你一点都不为此而感到羞耻吗?

    29(21)

    1.在做每一件事情时候,你都一定要考虑一下,先会有什么事情,然后会有什么事情,然后再采取行动。否则的话,你就会一开始的时候心情开朗、非常乐观,因为根本没有想过随后会发生什么;可是,后来,等出现了一些问题之后,你就会退缩下去,这就太丢人了。

    2.“我希望我能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获胜。”

    可是,你首先必须考虑一下,先会有什么事情,然后会有什么事情,然后再着手干这件事情。你必须按照规矩行事,你要严格地节食,不能吃甜腻的食物,按照固定的作息时间强迫自己进行锻炼,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寒;你不能喝凉水,不能一有机会就喝酒(22)。总之,你必须完全听从教练的安排,就好像病人一定要听医生的话一样。最后,在竞赛的时候,你还可能浑身都是沙土(23),或者有时候手腕脱臼了,脚踝扭伤了,甚至吞下去好多沙土,或者挨鞭子抽(24);即使经受了这些,你有时候还不免还会输掉比赛。3.等你考虑完了所有的这一切,假如你还想去参加比赛,好,你可以去进行体育锻炼去了。假如你没有考虑这些东西,那么,你等着瞧吧,你锻炼的时候简直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小孩子看到什么,喜欢什么,就会玩什么,他们一会儿练摔跤,一会儿练角斗,一会儿吹唢呐,一会儿表演悲剧。你也一样:你一会儿是个摔跤手,一会儿是个角斗士,一会儿是个哲学家,一会儿又是个修辞家。可是,从你的全部灵魂来讲,你什么也不是。你就像是一只猴子,看到什么模仿什么,一会儿喜欢这个,一会儿喜欢那个,只要玩惯了,就厌烦了。因为,你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从来就没有仔细斟酌过,从来没有把这个事情通盘考虑过,从来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考察,你[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一时兴起,]总是三心二意。4.所以,有些人,当他们见到了哲学家,听到有人讲话讲得就像幼发拉特斯(25)一样的时候,——当然,有谁能够讲得像幼发拉特斯一样精彩呢?——于是,自己就也想做个哲学家。

    5.所以,朋友,首先你要考虑一下,你自己要做的是什么事情,再看看你自己的本性是什么,能承受多大考验。假如你想做个摔跤手,你就要看看自己的肩膀,大腿,和腰;6.因为,不同的人天生就适合于干不同的事情。你是不是认为,照你现在行为举止的样子,你就可以做个哲学家?你是不是觉得,你可以像现在这样吃饭喝水,像过去那样乱发脾气?你必须彻夜不眠,你必须付出艰辛的劳动,你必须战胜自己的一些欲望,你必须远离自己的亲人,你必须遭受自己奴隶们的蔑视(26),你必须遭遇自己遇到的人的戏弄与嘲笑,无论干什么,你都要比别人差,无论是在官职上,名誉上,还是在法庭上。7.仔细考虑一下所有这一切,如果你仍然认为自己可以这么干,如果你愿意为了获得心灵的平静(27)、自由和安宁而付出这些代价,那么,你就来学习哲学吧。否则,你就不要过来,不要像个孩子一样,一会儿[想当]哲学家,一会儿[想当]收税官,一会儿[想当]修辞家,一会儿[想当]罗马皇帝的地方行政长官。这些东西是不能并行不悖的,你要么做个善人,要么做个恶人,要么关注自己的主导要素,要么关注外在的事物,要么关注你自己的东西,要么关注外在的东西;这也就是说,你要么当个哲学家,要么做个门外汉(28)。

    30

    我们的行为到底是不是适当,这一般来说都是用我们的社会关系来衡量的。他是父亲,这就意味着,你得照顾他,无论什么事情都得让着他,假如他骂你、打你,你都得忍着。

    “可是,他不是一个好父亲。”

    难道说,你天生就应该有(29)一个好父亲吗?不,你天生应该有的是一个父亲,而不是一个好父亲。

    “我的兄弟虐待(30)我。”

    好吧,既然如此,你就要注意维持你跟他的关系,你应该注意的不是他到底干了什么,而是你应该怎么做才能使你跟自然本性一致。谁都伤害不了你,除非你自己想要得到这种伤害。只有当你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这时候你才确实受到了伤害。这样,假如你有经常观察自己跟别人的社会关系的习惯,那么,你就会明白,对于一个邻居、一个公民、一个将军你应该期望他们做到些什么了。(31)

    31

    1.你要明白,所谓对神的虔诚,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要对神有正确的看法:神是存在的,神对宇宙的统治是完美的、公正的;你要让你自己遵守神的命令;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接受,你要非常情愿地跟从它,你要相信,是最完美的理智成就的这一切。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不会指责神,抱怨说他根本不在乎你。2.而且,如果你不放弃对那些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进行任何好或者坏的判断,而只对那些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进行这样的判断的话,那么,你就永远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假如你以为那些不属于自己权能之内的东西是好的或者是坏的东西,那么,当你没有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东西,或者落入自己不希望得到的东西里的时候,你就必然会指责或者仇恨导致这种结局的人。3.因为所有动物天生的本性就是要逃避和憎恶那些他们觉得对自己有害的东西,以及那些他们以为可以导致这种伤害的东西,追求和喜欢那些它们以为有利的东西,以及那些它们以为可以带来这些好处的东西。所以,一个自以为正在受到伤害的人是不可能因为自己觉得某个东西正在伤害自己而感到欢欣鼓舞的,这就跟谁都不可能喜欢受到别人的伤害一模一样。4.所以,有时候,父亲都会挨自己儿子的骂,因为这位父亲没有把儿子以为是好的东西交给儿子。艾特欧克利斯和波利尼塞斯成为对方[不共戴天]的敌人,也是因为他们兄弟俩都认为国王的宝座是好东西这样的思想造成的(32)。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农民、水手、商人以及那些死了妻子和孩子的人才会咒骂神。因为,一个人的利益在什么地方,他的虔诚就在什么地方。同样,顺理成章地,谁非常谨慎地约束自己想要得到和回避东西的意愿,谁同时就会非常谨慎地对待自己的信仰和虔诚。5.同样,我们也应该按照我们祖先的做法,向神灵们献上我们纯洁的奠酒、牺牲和第一茬成熟的果实,我们必须遵守而不应该忽略每一个祭神的节日,我们应该勤勤恳恳地而不应该懒散马虎地向神灵表达我们的敬意,我们的祭品既不应该吝啬,但也不应该超出我们的能力所及。

    32(33)

    1.当你去求神谕的时候,你要记住,你根本就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你是来跟预言家求教的。但是,假如你是一个真正的哲学家的话,有一件事情你事先是绝对知道的,那就是,你来求签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因为,假如它是一件不属于我们权能之内的事情,那么它就绝对既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什么坏事。2.所以,当你来找预言家的时候,你不要带着任何想要得到东西的意愿,也不要带着任何想要回避东西的意愿;你来到预言家的身边的时候也不要浑身发抖。你首先心里要非常清楚,不管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它对你来说都是无所谓的、无关紧要的东西;而且,不管它的本质是什么,你都可以把它派上好的用场,而这是谁都是无法妨碍得了的。好了,你可以满怀信心地去见神灵,去听神灵给你的忠告了。当你听到了神对你的忠告的时候,你要记住给你忠告的是谁,当你没有听从神的忠告的时候,你也应该明白,你违背的是谁的旨意。3.当你提出的问题是关乎事情的最终结局,而我们的任何推理和技能都无法帮助我们预见我们的未来的时候,那么,你就可以去求神谕,而这也是苏格拉底认为是完全应该做的。因此,假如当你有责任去跟你的朋友或者祖国一块并肩面对危难的时候,你就不要再来求神谕,问问它你是否应该与他们一块患难与共了。因为,假如预言家警告你说,神谕说,你的预兆是很不吉利的,这对你来说仅仅意味着,你可能会死掉,或者你的身体会遭受伤害,或者你会遭到流放。可是,理性告诉你,即使你会因此而付出这样的代价,你也要跟你的朋友或者祖国站在一起,同甘共苦。所以,你要听从更伟大的预言家,阿波罗神的预言,他曾经把那位在自己的朋友正在遭受屠杀的时候没有伸出援手的人赶出了神庙。(34)

    33

    1.从现在起,你应该为你自己定下一些行为特征和规范,这样,不管你是一个人独处还是跟别人在一起,你都要遵守它。

    2.在大部分时间里,你都要保持沉默,非到必要的时候不说话,而且,即使是说话,也要几句话说完。少说话,除非环境要求你说话。说话的时候,也不要随便什么事情都说话。不要谈什么角斗士、赛马、运动员、食物或者是美酒,不要遇到什么话题就谈什么话题;尤其是不要谈论人,不管是谴责人,夸奖人,还是拿人作比较。3.而且,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你要尽量让自己的朋友们[不要谈这些问题,而是]谈一些适合的话题;但是,如果你碰巧是独自一个人跟一些外地人在一起,你最好还是保持沉默。

    4.不要笑得太多,不要什么事情都笑,不要毫无节制地笑。

    5.避免发誓,如果可能的话,什么誓都不发。否则,除非形势所逼绝不发誓。

    6.避免参加由那些外行人和[不懂哲学的]门外汉举办的娱乐活动。如果形势所迫不得不去的话,你要约束自己的注意力,不要让自己又重新退回到原来那种门外汉的境地里去。因为,即使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如果他跟一个非常脏的同伴打交道的话,那么,他自己也会变得非常脏的(35)。

    7.对于跟自己身体有关的东西来说,你只要有那些生活必需的东西就行了,比如说,食物、饮料、衣服、房子以及家仆。如果是其他为了炫耀和奢华的东西,你就把它砍掉吧。

    8.至于性爱嘛,在结婚前,你要尽可能地保持纯洁;如果你想放纵自己的话,你要做得合法。但是,你也不要因此对那些纵欲的人百般挑剔、百般指责,你也不要经常自诩自己从来不放纵自己。

    9.假如有人跟你说,某某人说你的坏话呢,你不要为自己辩解,你应该这样回答:“我还有许多别的毛病他还不知道呢,要不的话,他就不会只提这些事情了。”

    10.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必要去观看什么公众演出。如果形势要求的话,你要弄明白,你首要关注的只有你自己。这就是说,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你就希望它怎么发生,谁取得了胜利你就希望谁赢,因为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有丝毫阻碍。但是,你要绝对克制自己,不要大喊大叫,不要笑话任何人,不要过分激动。而且,当你离开比赛场地的时候,你不要对赛事大谈特谈,除非是对你自己有所进益。因为,如果你这么大谈特谈的话,这就表明,你非常欣赏你所看到的东西。

    11.不要草率地、轻易地去人家读书学习的地方(36)去。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话,你一定要保持庄重和尊严。同时,你要小心,不要冒犯别人。

    12.当你要见一个人,尤其是见一个声望很高的人的时候,你要先问问自己这个问题:“要是苏格拉底或者芝诺的话,他们这时候会怎么做呢?”这样,你就不会不知道如何恰当利用这个机会了。

    13.当你要见一个非常有权势的人的时候,你要对自己说,他很可能不在家,你很可能会被拒之门外,也许人家还会把门摔在你的脸上,或者人家根本就不会注意你。假如,尽管如此,你还是有责任去的话,那么,你就去,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忍受,绝对不要对自己说:“这么做真不值得。”因为只有门外汉才会这么想,只有门外汉才会让外在的东西搅得心烦意乱。

    14.跟人交谈的时候,不要过多地谈论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自己曾经面对过的危险。因为,不管在谈论自己冒过的这些危险的时候你是多么的兴高采烈,对于人家来说,听你谈你自己遭遇的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不一定跟你回忆自己的往事的时候一样兴高采烈了。

    15.同样道理,不要尽力地去引人发笑,因为这个习惯很容易会使你变得低级趣味,而且同时还可能会降低周围的人对你的尊重。

    16.同样,语言粗俗也是很危险的。如果你听到有人说话的时候语言非常粗俗,——如果可能的话,你要反驳他;如果不可能的话,你就要保持沉默,或者通过脸红、皱眉向他表明,你不喜欢他的话。

    34

    如果你对某种快乐具有某种表象,你就要警惕这种表象,就像警惕其他任何表象一样,一定不要让这些表象把你卷跑。相反,你要让这种事情等一等,让自己拖一拖再说。然后,你再想一想这么两个时刻,一个是你非常享受、非常快乐的时刻,一个是你在[此片刻的]享受之后追悔莫及、不停地责骂自己的时刻;然后你再把这两个时刻跟下面的情况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当你克制住了你自己的时候,你会感到多么高兴、多么骄傲。可是,假如你觉得从时机上讲你应该做这件事情,那么,你就要小心,不要让自己被其甜美、诱人的魅力所征服。你应该拿出这样的想法跟这种情况进行对比:假如你[已经战胜了这种诱惑,]赢得了这场胜利,这样岂不就更加美好了吗?!

    35

    假如你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应该做这件事情,那么,当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不要尽力避免被人看见,即使大多数人会谴责你的这种做法。假如你这么做是错误的,你就要避免这种做法。但是,如果是对的,你为什么要害怕别人对你的错误指责呢?

    36

    “现在是白天”,“现在是黑夜”,独立地看,这两个命题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命题,但是,如果放在一起的话,这两个命题就毫无价值了(37)。同样道理,在宴会上,你夹走最大的那份菜对你的身体来说可能是很有价值的,可是,对于维持你与别人的友情来说却可能是毫无价值的。所以,当你跟人吃饭的时候,你不仅要考虑摆在你面前的食物对你自己的身体有多少价值,而且也要考虑对[邀请你来参加宴会的]主人保持尊重有多少价值。

    37

    假如你表演了一个自己没有能力表演的角色,那么,在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你就不仅让你自己丢了脸,而且也疏忽了自己本来可以胜任的角色。

    38

    你走路的时候要小心既不要踩到钉子上,也不要扭伤自己的脚;同样道理,你也应该小心,不要伤害了自己的主导要素(38)。如果我们在干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能这么谨慎,那么,我们就可以更加安全和放心地去做这些事情了。

    39

    每一个人的身体就是度量他财产多少的标准,就像每个人的脚是决定自己的鞋子的标准一样(39)。所以,如果你能遵守这个设定的界限,你就能够保持举止适宜。可是,如果你一旦越过了这个界限,你最终必然会落得掉下悬崖的下场。所以,这跟我们的鞋子是一个道理,如果你超过了脚[的需要]这个标准,你就会给它镶上金边,加上紫带,甚至还绣上花。因为,一旦超越了界限,你就会毫无节制。

    40

    女人一旦过了十四岁,人们就会把她称作“女士”(40)。所以,当女人们注意到,对于她们来说,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做男人们的同床共枕的伙伴的时候,她们就开始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而且还把自己全部的希望寄托到了这里。因此,我们也应该努力让她们意识到,我们最最珍视的就是她们能够表现得举止得体、自尊有礼。

    41

    一个人如果把太多的精力花在跟身体有关的事情上,比如进行过多的体育锻炼,吃得太多,喝得太多,经常去厕所,频繁地跟人做爱,那么,这就说明,他没有任何自然天赋。因为这些事情都只不过是顺便做的事情,你应该把你的全部精力放在自己的思想上才行。

    42

    如果有人对你做了坏事,或者说了你的坏话,那么,你要记住,他之所以这么做或者这么说是因为他认为他就应该这么做。所以,他不可能去做你认为对你自己有好处的事情,他只会做他认为对他自己有好处的事情。所以,假如他的看法错了,那么,受到伤害的人是他,因为是他自己弄错了。因为,假如一个人以为某个复合判断(41)是错的,受到伤害的不是这个复合判断,而是他自己,因为他在认识这个复合判断的时候出现了失误。所以,从这一点原则出发,你就要温和地对待那个辱骂了你的人,因为,每当这个时候,你都要对你自己说,“他认为是这个样子的。”

    43

    每一件东西都有两个把手,一个把手,通过它,你可以抓住这件东西;另一个把手,通过它,你抓不住这件东西。你的兄弟虐待你,所以,你就不要通过他虐待你这个把手来把握这件事情,因为通过这个把手你是没法把握这件事情的。你应该通过另一个把手来把握它,那就是,他是你的兄弟,他是跟你一块儿抚养长大的,这样,通过这个能够抓住这个东西的把手,你就能够把握这件事情。

    44

    下面的这些论证是不合逻辑的:“我比你富有,因此,我就比你强”;“我比你更能言善辩,所以,我就比你强”。不,这是不对的。下面的这些论证才是符合逻辑的:“我比你富有,所以,我的财富就比你的财富强”;“我比你更能言善辩,所以,我的口才就比你的口才强”。而你这个人呢,你既不是财富也不是口才本身。

    45

    有人洗澡洗得很快;但是,你不要说他洗澡洗得很不好,你应该说,他洗澡洗得很快。有人喝酒喝得很多,但是,你不要说他喝酒的样子很不好,你应该说,他喝酒喝得很多。因为,假如你根本不知道他[采取这样的行动是出于什么样]的认识和看法,你怎么能够知道[他这样做做得]很不好呢?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的话,在你表示同意的时候,你就不会本来见到的是这么一个表象,可是表示同意的却是与此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表象了。

    46

    1.永远不要自称是哲学家,也绝对不要对门外汉大谈你的哲学原则,你应该[通过具体行动]做符合这些原则的事情。所以,在参加宴会的时候,你不要[跟人家]讲应该怎么吃饭,你应该做的是,应该怎么吃饭你就怎么吃饭。你要记住,当人们来找苏格拉底,请他找个哲学家把自己向他引见引见的时候,苏格拉底是如何做到完全没有在意别人对他的忽视,而且也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炫耀自己的想法,[心平气和地]领着他们去(42)。2.所以,假如那些门外汉们谈起什么哲学问题的时候,你要尽量保持沉默;因为这样的话,你会有立即把没有消化的东西再吐出来的危险。同样,假如有人对你说,说你根本一无所知,而你却一点儿都不为所动,那么,你就已经开始自己的工作了。因为羊是不会把自己的饲料拿过来让牧羊人看看自己到底吃了多少,而是把这些饲料在肚子里消化掉,然后长出羊毛、产出羊奶来让他看看的。同样道理,你也不应该向门外汉们炫耀自己的哲学原则,相反,你应该让他们看看这些原则消化以后产生的结果。

    47

    当你在自己的肉体方面已经适应朴素平淡的生活的时候,你不要因此而自以为是、骄傲自满;假如你已经只喝水[不喝酒]了,你也不要因此就每次都对人家说,“我只喝水”。如果你打算一直坚持锤炼自己的忍耐力的话,你要为了你自己而锤炼自己,而不是为了向世人炫耀而锤炼自己。不要去抱石像(43)。假如你非常口渴,你就喝一口冷水在你的嘴里,然后再吐出来,但是,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44)

    48

    1.门外汉的立场和特征就是,他从来不会从自身内部寻找利益和伤害,而只会从外部去寻找利益和伤害。哲学家的立场和特征是:他只会从自身内部来寻找利益和伤害。

    2.一个人进步的标志就是,他从来不会责备任何人,他从来不会夸奖任何人,他从来不会指责任何人,对于他自己他也从来不会说任何话,好像自己是个人物或者懂点什么道理似的。相反,当有人妨碍了他、束缚了他的时候,他会责备自己;假如有人夸奖了他,他会[心里]对着自己笑话这个夸奖他的人(45);假如有人责备他,他也绝不会反驳。这样,他的举止行为,就像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在痊愈之前,尽量小心不要碰到受了伤的那个部位。3.他会丢弃所有想要得到东西的意愿,而把想要回避东西的意愿转到那些属于自己权能之内但是却违反自然本性的东西上来。对于所有事情,他都很有节制地使用自己的行为驱动。即使自己的行为在世人眼里显得很无知、很傻,他也不在乎;一句话,他提防着自己就像是提防着一个敌人、一个伏击他的敌人一样。

    49

    假如有人因为自己能够解读克里西普的著作而趾高气扬的时候,你要对你自己说,“假如克里西普当初没有把自己的著作写得那么隐晦的话,这个人就没有什么可以让他趾高气扬的了。而我呢,我想做的又是什么呢?我想做的就是要理解自然,跟着自然走。所以,我要寻找一个能够解读自然的人。听说克里西普可以解读自然,于是我就去找他了。可是,我看不懂他写的东西,所以,我就要找一个能够解读他的著作的人。”所以,到此为止,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假如我找到了可以解读克里西普的人,我剩下还需要做的就是要实践这些道理。只有这一点才是值得引以为豪的东西。可是,假如我崇拜的只是对克里西普著作的解读本身,那么,我所做的不就是成为一个语法学家而不是一个哲学家了吗?唯一的不同就是我解读的不是荷马而是克里西普而已。所以,假如有人对我说,“请给我读读克里西普吧”,我会感到脸红而不会感到骄傲,因为我根本无法向他展示任何符合克里西普教导的行为。

    50

    不管你给自己定的是什么样子的原则和规矩,你都要把它当作法规一样来遵守,任何违背这些法规的行为都是对神的不敬。不要在乎别人会怎么说你,因为这根本不是你自己的事情。

    51

    1.你得等多长时间才能觉得自己配得上那些最好的东西,而且无论干什么事情都不会超越理性划定的界限呢?你已经学习了自己应该赞同的道理,而且你也已经对这些道理表示了赞同。那么,你还要等什么样的老师出来,什么样的老师值得你一直等到你找到了他才开始纠正自己的言行呢?你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而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如果现在还那么马马虎虎、懒懒散散,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往后拖,总是一天又一天地说,明天你就会注意自己[的言行],那么,你就根本不会明白,自己没有丝毫进步,而且将永远成为一个平庸无知的门外汉,不论是活着还是死了。2.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要下定决心,过一个成熟的、不断前进的人应该过的生活,不管是什么,只要你认为是最好的,那么,它就是你不可逾越的法律。因此,假如你遇到任何令人讨厌的或者是令人愉快的事情,荣耀的或者是可耻的事情,你都要记住,此时此刻,比赛的时候到了,奥林匹克运动会已经开始了,你已经不能把事情再往后推了,现在胜败都在此一日、在此一举了。3.苏格拉底就是这样成就自我的,不管遇到的是什么,他除了自己的理性以外什么都不在意。虽然你现在还不是苏格拉底,但是你也要像一个希望做苏格拉底的人一样生活呀。

    52

    1.哲学最首要的领域就是哲学原则的实践,比如说,“我们不应该撒谎”;其次就是证明,比方说,“为什么我们不应该撒谎呢?”;第三就是要确定和分析前面这两个方面,比方说,“为什么这就可以证明呢?”因为,什么叫证明?证明的逻辑结果又是什么?有什么矛盾?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2.因此,第三个研究领域之所以必要是因为第二个领域,第二个研究领域之所以必要是因为第一个领域。但是,最为必要、最值得我们停下来[进行细致研究]的就是第一个领域。可是,我们实际上做的却恰恰相反。因为我们把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第三个领域,而完全忽略了第一个领域。因此,我们虽然在撒谎,可是,我们却老是想着要去证明我们是不应该撒谎的。(46)

    53

    1.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应该准备好这样的想法:

    “指引我吧,宙斯,啊,你,我的命运,

    去任何你早已安排好让我去的地方。

    我会跟着你走,绝不犹豫退缩;

    即使我的意志有所动摇,

    我也还是要跟着你走。”(47)

    2.“不管是谁,只要他能够遵守命运和必然,

    我们就认为他在神圣的事务上是智者。”(48)

    3.“啊,克里托,如果神喜欢这样,那么,就让它这样好了。”(49)

    4.“安尼图斯和墨勒图斯他们可以杀死我,但是他们却不能伤害我。”(50)

你还不是该小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