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首页 > 心理学人 > 庄磊nose

開鎖2012-11-07

nose2012-11-08 22:07
查看:884次

週一,手機響起,看到號碼居然是家裡的。心裡不由的一驚,很少會打電話給我,和媽媽住在一起,沒有什麼事情怎麼會打電話呢。

接起電話,老媽開始感嘆今天被鎖在門外,居然家裡的門鎖壞了,如何如何去找人開鎖,現在想出門了,發現鑰匙在門外一邊居然失效了,門又鎖不上了。自己的計劃如何被打亂,只能在家裡守著什麼的。接下去怎麼辦啊,種種。。

聽到這些自動化反應,一下就讓我有了情緒,生活中的小突變,總是讓我煩躁。而自動化的又開始找外界的他人的原因,比如平時大家怎麼不注意,把鎖用壞了。阿姨每次鎖門都不用鑰匙,偷懶用裡面的保險,然後硬把門撞上之類的。。好在如今的我越來越能意識到自己情緒的反應。在漏了一兩條的責怨諸如都是平時不注意之後,還是能稍稍控制一下自己,雖然還沒有能力強大到如同諮詢師般的對待自己的母親(這也是很吊詭的,學了這麼多年諮詢,還是只能職業對待他人呢),至少也不能太過情緒。最後聽完老媽的話語後,說一切等我回家再說吧。

現在發現處理自己情緒的方法越來越有心得了,作為MBTI中內傾的我,真的很需要有個冷靜獨處的時間去消化。雖然這容易讓別人覺得不爽,但首要的先照顧好自己吧。回到家自然也不是很願意提及這個事情,想著吃完飯再去看看這個鎖的問題。

最後解決起來倒也簡單,等情緒平復了,問老媽要來白日里她請人來開鎖留下的名片,打了個電話,請他們來換了一個鎖芯。還是升級的。這樣這個小事兒一共花銷了200元(80開鎖,120換鎖)。開鎖師傅總共花的時間大概超不過半個小時,而且看他們生意很好的樣子,不由得隨口說了句這錢還真好賺。話雖然是這樣出口了,但是我的心卻沒有停留下來。

從小都喜歡那種有技藝的活兒,總是能讓我羨慕,引來我的興趣。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變。就如這個開鎖的活兒,每次機會談起總是唏噓,就覺得沒有什麼機緣巧合讓我能學到這麼一門活兒,而吸引我的絕非是它們可以帶給我的種種物質利益,在期間那種庖丁解牛,提刀而立,環顧四周的樣子到的確是讓我著迷的。而期間從高中後慢慢喜歡上心理諮詢似乎也有著點這樣的原因。那種對人心的洞察似乎如同那開鎖般的技藝,讓我著迷。

這麼多年走下來,對技藝的興趣依然存在,而開心鎖這樣的技藝隨著越走越深,慢慢的了解到了什麼才是它的意義。心鎖更多需要的是等待和陪伴,即使有了邀請也不是直接上去就能開的。這點體會居然這次從我們家開鎖換鎖時那開鎖師傅的口中得到了印證。

白天開鎖師傅來,用了很多自製的小工具,花了點時間去開。當時就說這個鎖芯有問題,估計不行了。當時媽媽問修一下需要多少錢。“一百六”,嚇了老媽一跳,這麼貴。結果晚上,叫過來換鎖芯的時候還是這位師傅,師傅說,你們這些鑰匙太多的是重配並且配的不精確,這樣是傷害鎖芯的。看著這些不起眼的磨損,慢慢的鎖芯就壞了,而修一個鎖芯居然比新鎖芯還貴。這自然讓我聯想到現在社會上對諮詢/治療的理解,似乎都應該有個大師,手拿金鑰匙,可以在人心中自由的捅進捅出,然後那可本來就斑駁的心就奇蹟般的恢復了。而事實卻大相徑庭。那些希望存在金鑰匙或以為擁有金鑰匙的人們,讓我們的心鎖變得更加支離破碎難以修復。如果可以直接更換,到的確是更換一個來的輕易而簡單了。

而正因為普片存在著的這種幻想,讓人們對諮詢/治療的期望變得無窮的高。我們幾乎每個人都會在門鎖無法打開時很容易接受那價格不菲的開鎖費,因為我們知道打不開我們不會付錢,那責任完全在開鎖人身上。殊不知,人心這把鎖卻大不相同,在付出價格不菲的開鎖費後,真正的諮詢/治療師卻並不是真正的解鎖人,而那些劣質的大師們輕易摧殘心鎖的人們似乎才讓那價格顯得有價值。人,是多麼的無明。而心鎖,終將需要在開鎖人的陪伴與等待下才能由自己打開。

P.S.:剛出的精神衛生法中的某些調調估計更加會推波助瀾的讓無明加深。



nose的其他日志

又一個一九年
秘密是什麼...(寫在特殊的日子裡)
堅持--人生下半程
慢慢的,就輪到我們去死了!
辭舊迎新--一路一起
人生馬拉松
最初的閲讀
新年好大霧
旅途
為了逝去的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