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首页 > 心理学人 > 庄磊nose

慢慢的,就輪到我們去死了!

nose2017-7-04 13:55
查看:996次
兩個月前,5月1日,聚焦創始人簡德林先生去世了,享年91歲(1926-2017)。學習聚焦很多年,在內心非常感謝他創造了這個流派,當然也更加感謝徐鈞老師把聚焦引入國內。所以當徐鈞老師說要做一系列的紀念活動時,馬上就踴躍報名了。在自己學習實踐的這些年,只要有機會,就會被我安利,而且也開過兩次地面聚焦學習體驗小組(針對沒有任何基礎,包括沒有心理諮詢基礎的人群),有這樣好的機會,肯定不能放過。而分享的時間定在6月8日。

世界上的事情總是在冥冥之中注定,我好友是在前年6月4日離開人世的,而這個心結一直在深處困擾著我。而這次活動,為我打開了它。

在我準備材料時,聚焦群有位朋友分享了一篇關於聚焦的文章,是簡德林多年前接受的採訪。因為文章是英文的,而且是一家佛教相關網絡雜誌發起的採訪,所以傳播並不廣泛。而恰恰是此時,我分享主題的基礎框架就這麼“不勞而獲”的得到了。如同簡德林在冥冥中安排,通過我這個通道,在一個遠離美國,使用完全不同方塊文字的人群中來傳播。而我同時能結合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個案中聚焦體驗來加以分享,感覺真是完美。
這篇採訪中,簡德林為了陳述每個人的獨特體驗時,舉了兩個親人/友人死亡的例子。那些描述讓我很感動,看上去矛盾的現象,卻恰恰表明了每一個個體說經歷的體驗,都需要被尊重,被呵護。雖然看上去並無邏輯,而所歷經的就是如此,在其內部自然有其道理。
好友的死亡,對我來說同樣是巨大的衝擊。兩年過去了,始終在影響著我,好在我不急於解決這個問題。我知道,有些事情需要時間,還需要契機。只要我們不粗暴的對待自己,對待自己各種感受和體驗,契機遲早會來的。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分享就是一個契機。

今年的六四在週日,照常跑了步,來紀念一些該幾年的事情。同樣為了6月8日的聚焦分享,也需要做著最後的準備,而我的身體,也在自組織的運作著。6月8日,在分享前,最後再回顧整個分享的框架,以及其中的具體內容。再次閱讀簡德林的採訪,再一次體會他舉的那兩個例子。就在那時,我對自己說,我也經歷了類似的事情,在我的內心深處,那個怕死的坎“stuck”到底是什麼呢?兩年過去了,我再來聚焦一下吧。
例子裡面兩個人,一個人在不斷的認為著雖然自己的夫人離開自己,但應該都是上帝安排的,這種對自己的勸說和自己內心真實的體驗格格不入,直到簡德林共情說出了,“這麼年輕還有那麼幼小孩子的人死去,真是不應該”,那一刻,他才真正聽到了自己的聲音,那種悲傷和痛苦,那種憤怒和無助,才真正的流淌在自己的面前,才真正得以看到。而另外一個人,一直陷於死亡的恐懼中,因為不斷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這麼年輕不能去死。同樣,當簡德林幫助他聚焦自己暗在的體會,慢慢終於清晰的了解到,哎,這個年齡其實也是會死的,無需如此抗爭。
而我呢?在那天有這個契機,去好好面對自己,體會那種一直在內心未被發現的部分,在伴隨著那悲傷難過,靜靜的等待下,浮現出來的原來是,“慢慢的就會輪到我的,還有我們很多人...”,“其實好友的死真的不需要我負責...”。在這一刻,我真的開始放鬆下來,而死亡那個令我恐懼的終點,也變得不那麼突兀的在前方等待著自己。當我意識到這一切之後,回想上個月的跑量,30km,是開始跑步以來最少量,也許我的身體已經慢慢知道了,只是還沒有意識到。

主題“從生活聚焦實踐體驗中了解--簡德林的聚焦”的分享很快就過去了,我生命中一個坎,也越過去了,生命的河水又可以向前流淌,去感受生活中各種新鮮的體驗。讓我們慢下來,停一停,回到自己的身體,她知道我們所不知......


nose的其他日志

又一個一九年
秘密是什麼...(寫在特殊的日子裡)
堅持--人生下半程
慢慢的,就輪到我們去死了!
辭舊迎新--一路一起
人生馬拉松
最初的閲讀
新年好大霧
旅途
為了逝去的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