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用丝绸擦屁股--李孟潮
作者: 李孟潮 / 798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22日
来源: http://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BR>李孟潮



梅罗文加(Merovingian), 一个参透母体(Matrix)的本质的人。
他是尼奥(Neo)之前的救世主(The One),他知道“救世主(The One)”只不过是个程序,就像他和尼奥一样。


他的话语暗含玄机,融吠陀哲学、享乐主义和山寨版叔本华主义为一炉;
尼奥及其同伴听得似懂非懂,因为他们无法理解不愿明白,自己以及自己发起的革命运动,其实是母体衍生出来的“程序”,它显现而没有实质,如果沙尘暴或彩虹。
面对死之必然及生之空虚,梅罗文加如同西门庆一样毅然选择了得过且过抱紧美人抓牢美酒享尽美食,就像在吃喝玩乐饮酒做爱中等待那地震突如其来的到来一样。
在体验到生命之空无性之后,你究竟是要走向“吃好点喝好点”(纵欲者),还是走向“继续革命”(禁欲者),是一个严峻的选择。

《阳光小美女(Little Miss Sunshine)》,就讲述了现代“禁欲者”是如何形成的。
小美女非常喜欢吃冰激凌,但是她能够忍耐口欲。
这是因为,她那成功学教师的爸爸赋予其生命一个意义――那就是你千万别成为一个失败者,而一个成功者是能够忍耐住自己吃冰激凌的欲望的。
直到见到了加利福尼亚选美小姐,对方告诉小美女,自己很爱吃冰激凌。
加州小姐给成功学父亲上了一课,那就是――
成功,比如说是塑身的成功,不见得是建立在自我规训(self-discipline)的基础上。

小美女和梅罗文加同样都是美食爱好者,但小美女患了时代病――肥胖。
而梅罗文加那瘦削的身材则是“法国人悖论”的典型代表和最好说明。
为什么纵情口欲者身轻如燕,而禁欲者身重如象?



“法国人悖论”(French Paradox)这个名词来自肥胖医学界,意思是,法国人那种贪欢贪吃的生活方式,本来应该出产大量的大胖子才对。
但是,在发达国家中,法国国民超重和肥胖比例是最低的。(Blair-West GW. ,2006)

有关肥胖,医学界首先进行生理学和病理学研究,结果很明确――
运动少,吃得多,自然热量不平衡自然发肥。

治疗方案当然就是――“少吃多运动,并且持续终生”
这套方案看起来很美。
但在这套方案实行的过程中,几乎所有人都变成了失败者。
一项研究发现,80%以上的减肥者在减肥第一年虽然降了下来,可是五年后体重相反增加了。另一项研究发现,在1万人中,只有两个人坚持了“少吃多运动”的方案。(Blair-West GW. ,2006)

无意识面前,理性主义代言人再次一败涂地。
肥胖的原因是“多吃少运动”。
多吃,尤其是多吃不健康食品,是因为人们有“美食依赖”;
运动少,是因为可以天天干活的农耕时代已经过去了。

美食依赖是人类最强大的依赖,仅仅次于对呼吸的依赖。
从历史上来看,整个农耕文明时代的人类文化都是围绕着美食展开的。
而那时的“美食”几乎通通都是高热量高脂肪的,非常适合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农民伯伯们。

从文化上来看,美食从来不仅仅是食品,而且几乎所有的美食都和人类价值息息相关。
生日蛋糕是美食,很不健康,但是它代表着爱;
中秋月饼是美食,很不健康,但是它代表着爱;
……
你能够指着庆祝你这爸妈的好宝宝的生日蛋糕、纪念伟大爱国主义诗人屈原生命的粽子说,“这东西不健康,卫生部实证医学指南说,要远离这些东西的。”

从个体无意识层面来说,美食围绕伴随着你整个生命的记忆
你可以列出你最喜欢的五种美食;
然后回想你第一次吃到这些美食的情景;
然后回想这些美食都和谁有关系
你肯定会发现,这些美食统统都指向你生命中的重要他人。
很多时候是妈妈。
要你的大脑停止渴求这些不健康的美食,和要求你的大脑摆脱对母亲的依恋一样,是残忍的,是反人类反社会的。

这个时代的人类从无意识深处已经被设定好必然会对这些油腻腻的、甜蜜蜜的、不健康的“美食”上瘾。
这是你的生命不可抵御的、自动后台运作的程序。

尤其是1940、1950年这两代人在上世纪经历过可怕的战争和饥荒,他们及其后代无意识中铭刻的指令就是,“那些好吃的东西就是爱和快乐。”
而“那些好吃的东西“,肯定不是今天的医学家们推荐的粗粮、蔬菜和水果。

“法国悖论”的核心秘密就是――“慢慢吃,享受美味”。
二战前,法国人平均每餐进食时间是85分钟,现在已经减少了一半。但是还是“慢”过绝大部分发达国家国民。
慢,可以让人容易产生饱感和味道的满足感。
因为你生理上吃饱了到你大脑知道吃饱了有20分钟的间隔,所以你最好一顿饭吃的时间超过30分钟,而且只吃7分饱。要不然就是吃多了。
而且慢慢吃,可以让你更充分地从色香声味触法各个方面体验到“美味”。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减肥节食训练都把慢慢吃的“食禅”列为一个重要技能的原因。(Blair-West GW,2006)

说到底,减肥实际上是一种文化改造运动,是一场真正的文化大革命。
它要改造和对抗的是整个以饮食为文化基础的农业社会的“造人机制”(符号-认同系统)。
高强度自我规训节食减肥法建立在两个前提假设上:
第一,人类短短几百年形成的理性传统可以战胜数万年积累而成的无意识欲望系统;
第二,人们会心甘情愿地“终生”听命于科学家,执行科学家们的建议:一辈子忍耐从小到大形成口欲模式口味习惯,一辈子每天有氧锻炼30分钟以上。

现在统计北京已经有40%的人口为体重超重,这40%的人几乎每个人不用看复杂的循证医学指南报告也知道,终生保持“少吃多运动”是彻底根治肥胖的良方。
可是如果没有人――无论是别人、国家还是他们自己――赋予他们的生命一个比生命更长的意义,他们会最终会回到这些承载着历史-社会-童年记忆的不健康食品的怀抱。
自我规训方法在治疗任何一种成瘾形式――无论是美食成瘾、网络成瘾还是海洛因成瘾――都好景不长的原因就在于两方面:
第一,一个自我规训要能够持续终生,必须有一个超越生命的信仰体系,在这种体系中,自我规训和生命的意义相联系,而且这个信仰体系中的人都是深爱着你的和你所深爱的。比如说尼奥,虽然他知道理想和美味的牛排一样都不过是母体的一个程序。但是他仍然选择了把生命奉献给导师墨菲斯和爱人崔丽提(Trinity)所在的锡安。既然你的生命不过是一场游戏,一个程序,那么把它奉献给赋予这条生命最高价值的人,当然是一个最合理的选择。医学家们的自我规训劝告之所以统统不能长期执行,就在于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会把卫生部专家当做重要他者来爱。


第二,如果没有这种超越性意义,自我规训就变成了一个王母娘娘,她使用暴力不允许你思念你的七仙女或董永,结果就是你的思念会更加绵长恒久,强烈壮大而不可抑制,必将定期爆发如鹊桥相会不可更改,让你投入那口味乌托邦而不可自拔。你越想少吃结果吃得越多。
大饼油条、北京烤鸭永远要比卫生部专家意见更有吸引力,更有人情味。,
而自我规训,用梅罗文加的话来说――就像用丝绸擦屁股。



参考文献

Blair-West GW. (2006)Weight Loss for Food Lovers: Understanding the Psychology and Sabotage of Weight Loss. Alclare: Brisbane.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按揭的婚姻无法在吃喝中承受那巴黎样肥胖――或者那分离的焦虑--李孟潮 浊眼观影
《浊眼观影》
精神分析的隐私--李孟潮»

 李孟潮

李孟潮

李孟潮,个体执业者,心理医生(精神科主治医师),精神分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