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或社交,《秘密花园》还能流行多久?
作者: 车佳楠 / 1515次阅读 时间: 2015年8月28日
标签: 秘密花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w _ V5YvnagF

撰文:车佳楠
\-~r~-M0编辑:赵茜心理学空间5^"m0p(e3TXhCk+Od
连续两个月,一本叫《秘密花园》的涂色书占领了人们的朋友圈。“我现在患上了《秘密花园》综合症,看到黑白的东西就想涂一下,看到彩色的会下意识地问这是怎么涂上的。” 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崔晓雨对此很着迷——如果崔晓雨愿意,她现在还能选择用电子版涂色。7月28日,苹果商店上架了与《秘密花园》类似的电子涂色应用Momi Coloring,该应用在娱乐类目排行中一度冲到48名。心理学空间3\6|8@5_k G D6@f

N6I\ u]#`0电子涂色应用Momi Coloring在娱乐类目排行中一度冲到48名心理学空间*f-af!R5t;H7@aJ$K

心理学空间y6NC4i {6Y

《秘密花园》已经变成了一种全球流行的现象。苏格兰插画家乔安娜·巴斯福德的黑白线稿涂色书《秘密花园》于2013年由英国Laurence King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经被翻译成 22 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 200 万册。今年6月,它在中国上市,仅在电商平台京东618店庆当日就卖出了25000册。它还带动了各大品牌彩色铅笔的热销。辉柏嘉、马可水溶性彩色铅笔品牌近两月在淘宝上的售价均有2到3倍涨幅,而芬理希梦500色在短短十天内从3500元每套涨至6000元每套。

!w3Jamd g&ev0

+gxO#]#Mf0《秘密花园》还带动了各大品牌彩色铅笔的热销心理学空间ym x7I7T\-_ H'|D5F

心理学空间-o,@ Sw9oc P

《秘密花园》受到了职场女性的疯狂喜爱。7月10日,京东发布《秘密花园》的消费数据显示它的女性购买者超过80%,而20%的男性购买者中有部分表示他们购买此书是为了送给身边的女性。

-~/{ tx&C:o0]'v0

:b#nJ8k@"a0那些迷上了《秘密花园》的职场女性宣称这本书缓解了她们的压力。心理学空间F@.c-` L/T6OAf(d0C

.w9Bn5^_(FR0这种涂色魔力可追溯到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1913年,遭遇职业瓶颈的荣格将梦境、思想及所绘图画加以记录,并跟随内心的冲动,在日记中描绘成圆形图并发现了意外的疗愈效果,这就是曼陀罗绘画疗法的雏形。《秘密花园》里的圆形图案与曼陀罗的纹样异曲同工,几何、植物等纹样以对仗工整的圆润姿态重重叠叠地簇拥在一起;忽而出现的昆虫图案伴随着缱绻的枝丫,与木屋、盆栽相互映衬……在长宽25厘米图册上完成这样一幅细密图形,你至少需要伏案2个小时。心理学空间d7k"[ l8gTt ~

心理学空间&g@)I ob.KM

完成一幅细密图形,你至少需要伏案2个小时心理学空间%fEh&v"HO e-L#tp#t

心理学空间7[CH5Rt{1bQ Bs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心理学副教授孟沛欣认为,《秘密花园》确实能起到一定的减压效果。它的流行符合荣格认为的圆形是人类认知的最基础的“形”的观点,即它体现了人与“形”的联系。 “圆形象征人自信圆满的一种状态。在专业治疗中,接受心理咨询的对象有时需要在圆形中进行创作,把内心冲突的部分整合在一起会觉得非常舒服。”孟沛欣说。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师李莉则认为,大脑的左半球负责完成那些复杂、连续、有分析的判断活动,右半球更敏感于非语言性的视觉图像的感知和分析,“长时间使用左脑模式会产生压力,这是身体负担过重时的一个表达。当人们尝试专心画圆并填充美好的事物时,右脑的感知发挥作用,所以画圆本身就是减压的。”

i6[6I2kEy`0s6q*u_0心理学空间wtoP.nG-A


DlmA4VSh:F0有趣的是,人们甚至可以“欺骗”自己的大脑来实现减压。“大脑不能区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想象,当头脑里形成一个画面,脑神经就会对此有所反应。”李莉解释。“我们在涂《秘密花园》时,假如畅想走在花园中,大脑是分不清‘想象’的花园还是‘真正’的花园,身体依然得到放松。”孟沛欣说。

3Y-Sqsxuo/I8x0

8e{*YU9dN0不过也有心理治疗专家对其疗愈效果表示质疑。中国表达性心理治疗专家陶新华认为,《秘密花园》本身细密复杂的图案并不适合每个人,尤其是那些已经有明显如抑郁、焦躁等压力病症的患者。“情绪状况越严重的人群对于线条、颜色的感觉越弱,只会加剧不安情绪,颜色的刺激也没有安抚效果。对他们来说,真正有效的不是涂色的本子,而是寻求专业咨询师的辅助。”在心理治疗中,不仅仅是绘画,沙盘游戏、心理剧、音乐、舞蹈、园艺等形式都在被广泛应用。

!RH;V0D"fS0

O)m bD:`#@y7A*V0“减压与否对我并不重要。” 崔晓雨想了想说,“我就是难以抵抗这种精美的涂色线稿”。曾经跟崔晓雨一样痴迷的周纯却已经渐渐放弃了涂色,她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内容编辑。她逐渐意识到涂色过程只是提供了另一种让大家“娱乐至死”的方式——不用动脑,停止思考。“而且和晒美食一样,涂色的目的也是用来晒图集赞,现在人们太依赖在群体里获得认可。”

)i*L#yN$c"bT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秘密花园
«读书分享:杨绛《洗澡》 李莉
《李莉》
读书分享:精神焦虑症的自救(病理分析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