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内部系统的系统治疗“创伤后人格自我状态解离”
作者: Inge / 4613次阅读 时间: 2016年2月23日
来源: 北京大学临床心理中心 标签: 解离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bv2x4mHF nI5|3e

主题:人格内部系统的系统治疗“创伤后人格自我状态解离

]#rWE4a(P/_~zv!r0心理学空间 dGGj4Vg x!}

时间:2015.03.16 19:00

$J&I,XB7PYn w v0心理学空间 B7U@^ros[I L

地点:北大六院英魁厅心理学空间0l"~*?U#jdY

'USI#x'[0主持:林红

R"ovDF&yd+?e0

;K,V7L'O}.y(_;jN0翻译:李雪霓

o,jL k$`*a%N Hb0

+zo3_D&SQ*pi*A0心理学空间0[*E&O PJWF9]

!l@H6?Y(a cX0

#nR@4~k$]^WY0

F DJ&lczGz0心理学空间fItel P Im

主持林红:欢迎大家。今天的主题《人格内部系统的系统治疗“创伤后人格自我状态解离》是很有意思的话题。中德班白天的培训虽然是封闭的,但晚间演讲对全体感兴趣的人士开放已经成为了惯例。心理学空间%XkXba3u:D%b2T

心理学空间D'Hh:r`z \%t;i0U~

我先介绍我自己,我是北大六院的儿童精神科医生,是从中德班家庭治疗的第三期开始,一直到现在第六期,我都在参与,我也很荣幸由我来主持今天晚上的演讲。下面我来介绍今天的讲者,她是我们第一期督导师培训项目的负责人Inge老师,她不仅是系统治疗师,而且是治疗师的督导师、培训师,所以她有大量的临床的经验,而且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另外,我还要介绍一下我们的翻译,是我们北大六院的李雪霓医生。李雪霓医生不仅是第三期中德家庭治疗培训的学员,同时,她也是督导师培训的翻译,她还参加了家庭治疗培训的对中方老师的培训。所以我想今天晚上我们的不仅主题好,讲师好,翻译好,而且这个话题,是我参加中德班这么多年来没有听到的,所以我非常期待今天晚上的演讲。下面有请Inge老师。

7cm1OC.fHb0`0

$ers { a"_/IxJE0Inge:大家晚上好,人很多。我希望大家对今晚的话题感兴趣。我今天要谈一谈人的内部系统,自我状态,人格的解离,主要是发生在创伤中的。如果大家要和一个在创伤状态中的人工作的话,实际上是和一些碎片化的人在工作,那么你工作的对象是人格内部的不同部分。我的工作经验是和大量有创伤的患者工作,所以我对这样的话题很感兴趣。

Ph d4YI{%V[$Y)eS0

d6K;T b3\m%R E#k0这个画面是我同事的妻子画的。同事和我就这个话题做了很多的工作,他的妻子为我们画了这幅画。据我所知,系统式的治疗师实际上是没有关于人格的概念的。系统式治疗是起源于家庭治疗,而在家庭治疗里,我们工作的对象是社会系统中的关系心理学空间5|^@a.h@+Ogk

eN6Fg uU-y$jR0在我看来,系统式的治疗在关系层面工作是非常有优势的。但很多家庭治疗师、系统治疗师会接受很多其他的训练,其目的是为了和人格工作,所以很多人都接受精神动力学的培训。在德国很多系统式治疗师还需要接受“自我状态的治疗”的培训,接受这样额外的培训目的就是为了补充他们人格概念不足的缺口。

"H'LcLp r:Y*e?/T0

$K$UQNx3k1TO0关于人格的观念:人格是生物社会心理的系统,这个概念源于神经科学,我认为这是一个很现代的概念。

4LK$O[.a0心理学空间4~,^6X'oRFn s2r

当你把人格当作系统来考虑的时候,就能使用在家庭治疗里学习到的所有工具。这幅图片显示了人格的生物学水平,社会水平,心理水平。大脑通过情绪系统帮我们把控,这三个水平在人格的不同层面是相互影响的。而这个相互影响是在一个循环的过程中进行。在德国的说法是一样的,鸡生蛋还是蛋生鸡,没有一个答案,这是一个互动的结果。我们可以有很友善的互动,也可以有很冲突的互动,从心理的水平大脑想要不同的。有一部分是我想要睡觉的,但我实际上是站在这里讲课。心理学空间x _#N GV6yU0d

心理学空间cO z:hF

大家从依恋理论里知道,早年足够的照料、丰富安全的环境可以促进整合和发展。整合就是把不同系统、不同层面进行关联。同时,压力和应激对大脑发育的整合和发展有很强的影响——压力会促进解离,停滞和退行。

/N1VNLVK&D'Z z"gG0

2c Dr;VFd'y(`i0照片是我上次讲座中的一个三个月大的小孩儿,他受到了很好的照顾。在这个年龄,他的大脑在经历着巨变。这个小生命的大脑每一天都会变化,让他的很多部分变得有更多的关联,在协调他的身体、心理以及社会性反应。如果在这样小的年纪施加创伤的话,就会解离他的社交的发展过程。创伤是巨大的压力。心理学空间Pi _OBgQ}k

心理学空间nHv8DZ

我知道的是,很多碎片化人格解离得很厉害的人都是有很多早年创伤的。如果我们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下长大,我们会发展出一种意识状态,这个状态是独一无二的,会对我们有很好的保护作用,我们对自我的感觉也是一致的。大家都知道:我们会有一部分要去工作,有一部分要吃喝玩乐的,那么我们有这些不同的角色,却有一种统合的自我感。无论在哪个角色里,我都能确定我就是我自己。

v*c Z@4^/tK ~?n0

4O NhG XfP a0我们内部的各个部分组成了一个团队,整合在一起是一个人格,但是,内在却有一些亚人格。心理学空间 S8N/W6e'w,D;{

心理学空间y\ Z Ad7f9o-?

这是另外一张图片,这张图可以让大家看到内在的多样性,我们有很多内在的声音,但不会被诊断为精神分裂。我们内在可能会打架,有的部分赢了就见了光,有的就被关进地牢去了,但是所有这些都属于我们自己。心理学空间VW&U"m_

7O2|/oN\ a"L-x0心理学空间H\i!?#QW*? r

EF&yFd0

bT?AgzY ~0

R4dS#Ju)d0心理学空间S&C Owogi*H

我现在就请各位花一点点时间,去听听你的内在有什么声音。可能你会有这样的感觉:有一部分被别的东西占据了,你有很紧急的任务要做,在扯着你往外走,“走吧,去做这件事”。也可能有一部分你正在关心别人,然后你就会想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也可能还有部分的你想要玩儿,去找个玩具,可能还有一部分的你很渴望学习和工作。正是这一部分的你让你坚持坐在这里,拿着笔在做记录。一部分想工作,一部分想玩,都需要被照顾。心理学空间#_7U.wL)jR

r9{;_/r%a1m*LN m!{0对于此时此刻的你来讲,你把所有的这些部分都整合得很好。Freud精神分析师,他对于人格的定义分为不同的自我状态:本我、自我和超我。Helen和John Watkins发展了自我状态疗法。Virginia Satir发展了面具舞会的方法。Richard Schwartz发展了内部家庭系统治疗。Eric Berne把人格分为了父母、成人和儿童部分。Fritz和Laura Perls的格式塔疗法用空椅子技术对人格的不同部分进行工作, Pierre Janet 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治疗进行工作:人格部分、处理有害的压力,Nijenhuis是针对多重人格进行工作。

y!d{"{E ?0

#R+AT+b%N0大家可以从不同理论中、不同大师身上发现针对人格工作的不同技术,这对大家来说并不新鲜。心理学空间,hJPr:V'r-y

心理学空间,z qfqU&Ugb:~

接下来我会进入更有实操性意义的部分,先说说我对人格部分的定义。其实它有很多的定义,在我的定义里,人格的各个部分就是人格中生物、社会、心理子系统。所有的部分都有它一定的行为模式,情绪、想法、思考以及所谓躯体的表征。我们在中德班的学习里,有一个缩写词BASK。人格的各个部分都以各自的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也就是说,你内在想要吃喝玩乐的你,就是想要找玩具。它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觉就是: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游乐场,这一部分也有它自己的技巧。你内在想工作的部分,对这个世界就会有不同的定义。除了这些,我们还有不同部分的种类。心理学空间PF&J!No~

心理学空间#YP };Q`(l)hH

对不同部分的种类有很多的说法,看上去还是比较相似的。Richard Schwartz是家庭治疗大师,他定义人格的不同部分为流放者、火警、管理者。Holmes又把它分为物质生存、社会适应、内部管理的三部分。Nijenhuis分为正常的、脆弱的和控制的三个部分。

$i_c2joK.P0心理学空间kaU~ j!H$IP

这个和前额叶相关的部分,就是我们刚刚所说的人格分类当中相对正常的、适应社会的部分。来听讲座的那部分你,是理性思考的,会给一个你为什么会来的理由,也许是你一个很长久的兴趣,也许你只是想来拿证书。但是这一部分是有计划、有思考的,是和情绪更相关的。刚刚说到的流放者、火警这一类的人格部分是和杏仁核相关的。当你的人格相对完整时,整合到一起时,那这些都是相互关联的。大家坐在这里听讲座的时候,前额叶的部分让你专心听,但是另外一部分的意识是可以觉察到你自己可能很饿或者很困倦。这时你的状态是可以进入潜意识的层面把它意识化的。作为一个系统式的治疗师,就人格的不同部分做工作时,就是针对这些部分的不同关系来工作。心理学空间*?o{0Zr6H H

W1mUg^ Fdp8e0在这里,大家看到的是内在系统的一张图片。我希望我们中德班的学员一看这图片就很熟悉。让我们来假设,所有的人都有很困难的经历和体验,但我们的人格当中有功能良好的部分。我希望自己看上去是正常的,但是你们并不知道我是谁。你们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很正常的人格部分后面可能会有很脆弱的部分,比如说恐惧。虽然我现在已经比较习惯了,我的内在依然会有一些恐惧。而这一部分的我在来做讲座的时候它就不喜欢,害怕呀,为什么要做讲座啊?但是这一部分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我已经战胜了,它被关在地牢里了。还有另外一个部分是想要保持一个控制感,这也是情绪的一个部分。

H$`,U_ohll'a$~ yL0

4G],Q.d7H1E3V0大家有什么想法吗?你们怎么做能让我的恐惧升级?“我们都玩手机!”学员回答到。当你们这么做的时候,就会把我试图控制的部分勾引出来,我就会说:“别玩了,否则你们拿不到中德班的证书”。但是这不是我的风格,我会把这两个部分都保留在我的内部系统中。我的这部分控制的人格就会对我自己说:“Inge,你的讲座很糟糕。你在干嘛呢?”这部分控制的人格试图要把我脆弱的那部分人格给控制住。心理学空间^Ha_&P}H g4P;\z

U]/i\*z h0这样一说,大家都能意识到你的内在系统里面也有类似的部分。大家都能知道自己控制的部分是什么,当他们跳出来的时候确实是让自己不舒服的,你很想做好,这个是所谓的操作性条件,是行为主义的做法。这样一大群人可以是一个条件性刺激。会刺激我脆弱的部分,我就开始发抖。我内部功能性的自我会不喜欢这个状态,脆弱的那个自我也很不喜欢这样的状态,发抖、想逃走,甚至要晕倒。

p9T{P MS.tM5~Z0

y_z ^ YrH0在脆弱的部分眼中,这个世界是很危险的,而我们的功能性自我会很讨厌这个部分。如果没有这种创伤性经历的话,我们的体验通常是良好的状态,像这样的恐惧就不会让我们失去功能。上面那部分控制的自我就会在内部系统里互动,它的方式是控制的:“你干什么呢?你这样很不好,你赶紧给我出来。”有点儿像内部的启动机制。这样的话,内部系统看起来就和我们的外部系统很像了,这样的交流和互动也是存在模式的。比如说,我和安老师也谈到过,我们做讲座的风格完全不同。我可能会觉得:不行我做不了,有些回避。而安老师的方式就是控制的,他会做很多准备。这个是我比较钟情的关于人格的分类,和前面提到的大师的分类实际上是差不多的。

3]S umT L0心理学空间.r/['{V0u8] p3S G

如果一个人生病了,患了精神障碍,他内部的人格系统的冲突就被放大了。而症状就在他的内部系统的沟通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进食障碍的症状往往使他的脆弱人格保持沉默,将他那部分控制的自我无限放大,功能就会变得更好。

dz @5L5F vE+r_@.O/F0心理学空间8c@M2[:gO Y


Id0EeGW$}0解离的程度与诊断心理学空间Rk#h(maB0EF4]5}z

+L9yN!S ex9q Y0心理学空间.L],V(ZvYZ&\2S]

L}5`"Mq(X3X,N0心理学空间5@8}6dq,O!b#}

心理学空间'K Gfb\+K5g

Zm!uR6j,k-h0心理学空间}_ Q:F0S ~H&d ]

%_-P?1j%XTP0心理学空间u l'{G4he8} K _P*\

这是一个显示解离程度的图片,这个解离的程度和诊断相关。当我们拥有不同的 社会角色以及自我意识、潜意识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是在同一个房子里呆着的。等超越了这个程度之后,这个人有了PTSD或者复杂性的PTSD、边缘人格、人格解体,一直到多重人格,他的自我部分的碎片会越来越多,就无法在一个房子呆着了。

F;lux @y;lSw0心理学空间N:F^1lg

那么精神病是什么呢?有人认为也是人格的解离,但是那已经超出了我的领域。如果我们和最严重的解离状态去工作,这个人会表现出完全不同的人格。我有一个病人,诊断是躯体化,然后我觉得他有了人格的解离,我跟他说,“好像你住在一个房子里,但是这个房子有不同的房间,你的人格分别住在不同的房间里,他们相互之间完全不认识。”他回来找我的时候说,“你给我描绘的这幅图画是很有趣的,但是不一样,我给自己的图画是:我的不同人格住在不同的世界里,但是我不知道我在哪个世界里。”PTSD的解离相对要轻一些,在发生意外之后,通常情况下可以恢复正常功能,但是在某些刺激下,可能会有闪回,处于解离状态。

\+vVJZ0

eY"`B7\G M0下面我说一下如何和不同的部分工作。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去跟这个内在的各个部分工作是有意义的?在什么时候和一个人的人格工作。当一个来访者的非言语表达和言语表达不相匹配时,以及当他相当情绪化,而你无法通过认知干预的方式达到效果时,我可能会问这个来访者:“你很激动,好像有很愤怒的部分不让你说话,你现在看上去很生气,那么你的内在是否还有另外的部分,我知道这部分没有那么有攻击性,这部分去哪里了?”心理学空间2c]FW!b

心理学空间UV2p4m-|"kB?

什么时候针对人的内部系统去工作可能是有用的呢?就是当我们想要创造多个不同的视角以及在这一块有多元性视角的时候,比如说做决定的时候。心理学空间'Y1D3jV9^W

心理学空间-^{"B(}n+^gy b K

如何与内在部分工作?

.@&Nb8gA,y2u0心理学空间0G|&y9CM5P

第一步:我们需要一个多样多层次的语言,在精神动力学里面是修通,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保持中立、有多元化的视角。作为一个治疗师,如果你想使治疗中不同关系的部分合作的话,你最好要保持中立,也就是你需要喜欢来访者的每个部分。多元多层次指的是什么呢?我们可以和来访者说:“你可不可以花一点时间听听你内在的声音?能听到其他的部分吗?”比如,我和来访者讨论治疗合约的时候,我会说:“我相信有一个部分的你会想要来这里,但是也有其他的部分”。

5U*K"rOU2r0

bV{U,g`(I8U0第二步:是融入的工作,跟人格的不同部分熟络起来。我记得我有一个来访者,这个情况也可以应用到督导中。他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但是眼泪落下来前,他说:“我讨厌这样”。也就是说,其实那一部分想哭的他,他自己是不了解不熟悉的。因为当你讨厌一个东西时,通常是背对着它的,很难真正去熟悉它。所以我做了大量的重构的工作,“噢,你现在想哭了,这个哭有什么好处?什么时候会哭?什么时候不会哭?有什么意义呢?”不光是要对人格的各个部分熟悉,对脆弱的、控制的、鞭策的部分,我们也要熟悉。

$c0Z|p*sU+i0

Z-m+UMP@0b7m.kl0第三步:要和内在团队的三个部分进行工作,对指向关系的部分工作。你可以去画图谱,也可以用雕塑的方式,我特别喜欢做人的内在部分雕塑。我会问,“当脆弱自我开始哭泣的时候,会怎么样?”这是很有意思的雕塑,我建议你们去使用。这么做的目标跟在家庭治疗中很相似,可以促进不同部分的合作。精神动力学也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在德国的时候一直强调:系统治疗和动力治疗的差异在于:系统治疗师非常强调关系和资源,所以它充分地相信每个人格都有自己的意义和功能。

YcX-mlW0心理学空间 A+]R kI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的一个督导案例,我一个很有经验的同事报告了一个案例:在一个医院里工作,来访者不会很好地停车,他们就是乱停车,这跟他没有关系,不是他的责任,这是医院的责任。他跟医院的领导说,这样乱停车会出事的。终于有一天出事了,有一个访客的车撞上了别人的车,被督导者和领导发生了很激烈的冲突,这对于我的同事来说是危险的,因为领导就会觉得:这人怎么了?我就和被督导者的内部控制部分工作,“对于你来讲,发生什么了?为什么停车这件事对你来说这么重要?要毅然而然地把它控制住,这是没有必要的。”心理学空间(br"W{(C'u)g&Ia

心理学空间 w3E]A-v#Vw6twN

最后我们发现,他脆弱的部分来自幼年的经历,曾经有三年的时间住院,接受侵入性的治疗,治疗带给他很无助的感受。我们做了雕塑,针对控制部分和无助部分工作,以便让这两个部分更好地合作。最终的结果就是可以让无助的部分感受到无助信息的时候,控制的部分不必要迅速地去反应去做斗争。

/I%Wc0rl:Lz{0

6S3Z?;Ak0第四步:和个人部分的系统工作,上面说的是和人格内部团队去工作。像我刚才提到的例子,不让自己哭的女性感觉到脆弱的时候,就会避开目光的接触然后试图控制自己,我工作的焦点就是和她一起工作,帮助她允许脆弱部分的存在保持和我的目光接触。如果你的来访者很有攻击性的话,你也可以和他的那一部分去工作。也就是促进他去学习减少攻击性,或者控制攻击性。创伤治疗中也是可以针对这个部分进行创伤外化的工作。心理学空间{A,C XPZ@

心理学空间(X)d6P;TVkxX/h;e

系统式治疗中可以去探索社会系统中的交互模式。比如一个孩子开始哭了,是脆弱的部分。他的父母也会有情绪脆弱的部分,他们不喜欢哭。父母可能会干预这个孩子,也许是打他或者去制止孩子哭。这种情况下要做的当然不是去打孩子,而是应该处理自己的内在系统。我们去理解孩子的做法是作为一个扳机点。用这样的模式去探索他内在系统的问题。

Xs.{_5ZT"bW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解离
«家庭治疗术语表 家庭治疗案例/术语/讲座/微课
《家庭治疗案例/术语/讲座/微课》
Shin-Ichi Nakamura 《日本婚姻疗法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