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生活的七大秘诀
作者: 尼克•鲍德哈维 / 2762次阅读 时间: 2016年8月03日
来源: 《金融时报》 标签: 吉尔伯特 幸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qRJ1N_ g

t iI)|U\ w0

,m#[:A8i0t/M SJ0

很多人难以找到真正的幸福
原因何在?
我们应该去哪里寻找幸福?
心理学和经济学方面的研究显示,
答案在于那些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
心理学空间c5G.DtEZo

心理学空间bjx^DC

英国《金融时报》
尼克•鲍德哈维 卡尔•威尔金森 报道

j'EYQMA0心理学空间1E*p~*Nu/f v+{

很多人难以找到真正的幸福。原因何在?心理学研究显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非常不擅长预测:当面对诸多生活经历时,自己会做何反应?因此,我们最终会做出可能有害于自己情感健康的选择。哈佛大学(Harvard)心理学家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表示,我们往往会高估——而且是明显高估——某种经历对我们情绪影响的程度与持续时间,比如加薪、挚爱的人去世、甚至搬往某个一年到头阳光明媚的地方居住。这完全是因为,当我们试图想象某种经历会对我们的情绪产生何种影响时,我们往往会将注意力过多地集中在所讨论经历最突出的一些特征上。心理学空间 Yj(LG6Y2hq7T%aw

;K/XI,T'c1n!UT;\F0在我们的脑海中,洛杉矶=阳光明媚的天气;金钱=漂亮的汽车与奢华的假日。然而在现实中,许多我们往往没有考虑到的、不那么突出的特征,将对我们的情绪产生影响。举例来说,洛杉矶实际上距离我们的朋友与家人有数千英里之遥;而我们要赚更多钱,就必须更努力地工作。正因如此,当我们盲目地追随自己的想象、或者“什么让我们幸福”的传统观点时,我们往往得不到幸福。

V9JZ1_2s{X8t0心理学空间f x.c&p?S

那么,我们应该去哪里寻找幸福?心理学和经济学方面的最新研究显示,答案在于那些我们已拥有的东西——比如朋友和家人。幸福的秘诀,就是把我们更多的时间与注意力,投入这些充满幸福感与满足感的经历。

Z!yENN0

X;K(Du|w U0正如美国犹太教教士海曼•萨哈特(Hyman Schachtel)的那句名言:“幸福不是拥有你想要的,而是想要你已经拥有的。”

d(WH2q@.S9i0

8P+u.X6KL(G0秘诀之一:很多幸福用钱是买不到的心理学空间 V:od%{i H0l

心理学空间/rM$x4Xg~ MJ|$n

幸福研究领域的最著名发现之一是,很多幸福是金钱买不来的,或者至少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多。经济学家理查德•伊斯特林(Richard Easterlin)表示,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对于别人收入的关心程度,要远远超出对我们自己收入的关心。

doK,i+w.LI0

g8b"g+r5`)Q0对于那些最基本需求已得到满足的人而言,只有当金钱可以带来更高的社会地位时,才会意味着更多幸福。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因为其他人也逐渐变得更为富有。不同地区的人们的对比群组不同,举例而言,那些生活在伦敦较富裕地区的人,每年或许得挣至少20万英镑,才能确保自己的处境远远强于多数其他伦敦人——即使是这样的收入或许都不够。

%QjYaS@-Z[+r0心理学空间o\Ed {.[B-eEO

此外,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心理学家丹尼尔•卡纳曼(Daniel Kahneman)表示,之所以说幸福与收入的关系较为松散,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有证据表明,一般而言,更富有的人往往用更多时间从事不会带来更大幸福感的活动,这些活动的紧张及压力程度略高——例如工作、育儿和购物。相比之下,收入较低的人往往把更多时间花在幸福感十足的事情上,例如与朋友社交,以及休息和看电视等其它被动的娱乐活动。心理学空间d`"Y?kYB

qT |rh5_ B,L0然而,当有人提醒这些高收入者和低收入者考虑收入对幸福的影响时,他们在评估时往往更多地关注金钱的传统潜在价值。由此得出了以下结论:富人的生活肯定远比穷人幸福。心理学空间PE9?6C | h X2e's

`#B'a&i)Q7TG/Xz0实际情况恰恰相反:穷人能够——而且确实经常——比富人生活得更加幸福。心理学空间 GU m~;r#jC)m

3eh#m?5q t Y0秘诀2:朋友比法拉利价更高

q;e5vM4Ia*~f0

,K8S J;]e r0有多少钱才能让我们感到幸福?这很难说,因为收入对幸福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同事、邻居和朋友们的收入。不过,一般而言,要说出需要多少钱,才能让一个离群索居的人和社交积极的人同样幸福——既不多也不少——则要容易一些。

OVJ9Xd7p^E0心理学空间#u [&R2zL%Wyl

对于各种不可买卖的物品(比如友谊或婚姻带来的乐趣),其价格的计算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理念,它是由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经济学家安德鲁•奥斯瓦德(Andrew Oswald)上世纪90年代初率先提出的。想象一下,一般来说,金钱会让人幸福。再想象一下,那些每天都能看到朋友的人,要比那些离群索居的人幸福得多。那么,原则上讲,我们有可能计算出还需要多少额外收入,才能恰好弥补社交生活匮乏给某人造成的损失。

kgp[yc j0

t4u,X!i(|_&]2P0例如,在英国,根据一种自行报告的7点幸福标准,收入增加1000英镑,将令幸福感上升大约0.0007点。另一方面,更频繁地会朋友,将令幸福感提升约0.161点。这意味着,用喜好交际的生活换取离群索居的生活,需要收入增加大约 0.161/0.0007英镑,即每年23万英镑左右,略高于一辆熠熠生辉的法拉利新款612 Scaglietti。心理学空间}v A.W@8X5F

心理学空间 TJ?;zo V}

秘诀3:中奖不会立刻让人幸福

"eL*\ {7q:y,{&e0心理学空间?,xCVM

近期研究中最惊人的发现之一显示:中奖赢得1000英镑(或更多的钱)不会立刻让你感到幸福。相反,中奖者需要2年的时间,才能开始享受自己的奖金。这与劳动所得对幸福感的影响形成了鲜明对比:加薪往往会给一个人的幸福感带来一些立竿见影的改善(同样,其效果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明显)。但为什么要用2年时间才能感觉到中奖的喜悦呢?一种假设是,虽然传统经济理论通常认为只要是钱,就没什么两样,但事实上,中奖赢得的1英镑与挣到的1英镑有所不同。

8y*w*],E y0

O0w&z#q?i@Eyd_0我与经济学家安德鲁•奥斯瓦尔德(Andrew Oswald)和雷纳•温克尔曼(Rainer Winkelmann)在彩票中奖者中,对“滞后应得感”进行了新的研究。研究发现,挣得的收入被认为是本质上应得的,中奖得到的钱则不是。中奖者不会立刻认为这些钱是自己完全应得的,因为中奖会造成一种不必要的认知偏差——一个人头脑中存在两种矛盾想法的过程。中奖者认为:“这钱让我开心,但我不确信自己是否真的有权使用它们”。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奖者可以说服自己,让自己认为这钱是自己应得的。凭经验而论,认知偏差的逐步消失大约需要2年时间。有趣的是,我们在研究中还发现,在人们的心目中,通过不同方式获得的收入份量不同:人们对获赠和继承收入的看法,与对工资与中奖收入的看法截然不同。

[-L3ZY ip#\2["x1w q0

Ir4O W/Ov&F1b&W0钱和钱也不是完全一样的。

}]` j.C N0

H9Zg(SyiF2H0秘诀4:失业也无妨心理学空间'uN&Y0EHR

p H*CQHA#M@0失业是人生中最悲惨的经历之一,比离婚更甚。这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失业后会丧失稳定的收入来源。尽管如此,与有工作、但收入相同的人相比,失业者所报告的幸福度也明显更低。失业的精神成本,一定程度上可以归因于丢掉工作所造成的社会耻辱感和对自尊心的伤害。

#l5]nY3P h1k0

ZG o k$Y'\B0不过,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面。虽然失业者和就业者的福祉都会因失业而降低——后者可能是因为这造成了失业的预期——但当其他很多人(比如同事、邻居、居住在同一地区的人甚至家庭成员)也失去工作时,失业现象对失业者的影响就会显著降低。心理学空间+uE&e"v*O2hv({+y(hy

3P6KrO}0^#`!F Hm0巴黎经济学院(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安德鲁•克拉克(Andrew Clark)认为,理由十分简单。当失业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丢掉工作对于声誉的损害就会降低。换言之,如果其他很多人也失去工作,自己失业时的感觉就会相对“好”一些。心理学空间*y5C8ou@

;ku4PD&{5c#I%V r5MQ0实际上,如果失业率达到足够高的水平,就业和失业之间的福祉差异就不复存在。一般而言,高失业率地区的平均幸福度,要低于低失业率的地区。然而,在英国,如果一个地区的平均失业率超过20%,则幸福度上的差异就会彻底消失。如果不是独自承受,那么坏事也不会显得太坏。

u+Ia/N7o I'v!n0心理学空间vzUA*YxA4H q

秘诀5:想幸福?找个胖朋友吧!心理学空间2BB clm

%Y8J9F(~;a5[mS0经济学和流行病学方面的新证据似乎表明,我们对他人体重的关注丝毫不亚于对自己体重的关注。人们总是更希望苗条一些——或许是因为这样更容易找到约会或结婚的对象,甚至能更快地升迁。然而,对于我们许多人而言,如果我们常常拿来和自己做对比的人变胖了,我们自己体重增加的成本就会降低。简言之,如果我身边的人变胖了,那么我不用太费劲就能比他们苗条。心理学空间 QT6z~q.v

4T3A)H WgEi.s0经济学家戴维•G•布兰奇弗劳尔(David G. Blanchflower)、安德鲁•奥斯瓦德(Andrew Oswald)和贝尔特•范兰德赫姆(Bert Van Landeghem)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与体重在健康范围内的人(BMI体重指数在18.5至25之间)相比,存在体重问题的人(BMI指数在30或以上)明显更不快乐。然而,当看到其他同性别的同龄人与自己一样重,甚至更重时,肥胖人群的幸福感往往会更强烈。这也适用于同一家庭内的不同个体:当伴侣的体重也在增加时,自己的体重就不那么烦人了。

xh#zQ)PN(dsG0心理学空间3? gl4{Q|F2T.O9?#W1Y

我们的幸福感与他人体重之间的这种正相关关系,为当前西方肥胖症的流行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心理学解释。当其他所有人都超重时,我们在心理上就更容易接受自己变胖的事实——当然,前提是我们当中大部分人对食物的热爱要远远大于节食。

)uCK T7y.@[;M0

k8l*^6R)mW#\|0秘诀6:离婚让人幸福?心理学空间-|iCo1t.V-u

-IA-y`Ud;B!_0研究发现,平均而言,在任何一个指定时间点,离婚人士报告的幸福感往往比已婚人士低得多。尽管这种结果可能在许多人的意料之中,但在同一时间点对两组个体进行的此类代表性抽样比较,经常会导致严重误导性的结论——就本例而言,就是离婚让人们不幸福。心理学空间[d6@Y7`)Nj

5UX jE-U_4CL0首先,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做出离婚决定,它不太可能是出于一时冲动。人们甚至可以辩称,离婚必定让人们感到幸福,因为人们只有在离婚的益处超过成本时才会离婚。这就引出一个重要的问题:离婚前后那段时期,人们的幸福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F\.\:nc0心理学空间v*]Pq7B]sL'BR

根据心理学家埃德•迪耶内(Ed Diener)的说法,对男人来说,最糟糕的时期是离婚前一年;而对女人来说,最糟糕时期是离婚前两年,在离婚前一年,她们的幸福感即将反弹。这种规律可能反映出绝大多数离婚是妻子主动的事实。

L@!E#}{H"i2@)L8@0

#X__G"K\@[@0离婚后,男人将需要将近两年,女人需要三年时间,才能让离婚对幸福感的影响变得积极,并保持积极。也就是说,离婚夫妇往往因为分手而变得更加幸福。心理学空间 Bzm9c(jX1Za

心理学空间g(Uq&n ~H$y'm'^ z

秘诀7:幸福可以传染?心理学空间;tH?~$@cHmK

心理学空间*f {V,@cTD

幸福有许多好处。更幸福的人往往更健康、更长寿、挣得更多。他们通常也会从事更多的志愿工作、更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发出更多心理学家所说的“杜兴微笑”(Duchenne smile),即真诚的微笑。让人不太理解的是,为什么幸福可以传染。心理学空间 I:ct']e3CZ

i:J5_jk1Wk8e0全球畅销书Connected的作者詹姆斯•福勒(James Fowler)和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Nicholas Christakis)发现,如果你身边那些人际网络中重要的朋友、家人与邻居,有许多都很幸福,那么你将来也会幸福很多。他们表示,更准确地说,如果居住在离你1英里内的一个朋友生活幸福感得到显著提升,你的生活幸福感就会增加25%。心理学空间 HHc})H8t8i

.B(vo EHs _4Z-d0存在同样效应的还有同居配偶(幸福感提升8%)、居住在1英里之内的兄弟姐妹(14%)和邻居(34%)。这意味着,幸福传播的强度似乎更多有赖于社会交往的频繁度(与地域邻近相关),而不是社会关系的深度。哎呀,可惜出于某种原因,这并不适用于工作场合。

sZCZ{q$_ ~4vy0心理学空间,ebS.f%a.d

那么,为什么幸福能够传染?一个原因或许是,幸福的人会与亲朋好友分享好运气(例如,提供实际的帮助,或在经济上慷慨解囊)。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幸福的人往往会改善自己的行为,会对周围的人更加友好,或不那么有敌意。又或许只是因为正面情绪具有高度传染性。

&J%C C0?@AZ(`0

0N;c\u:cP V0

9g%_%UMJ\ PE0

E9V4BGF0
,]Y2D-zLr0心理学空间9o/Wh.`_'pM

心理学空间2c\4WGR-?Ju]

心理学空间7{ EdW9FD~9S,C

心理学空间I^K.v'hTag

案例1:数学家的幸福

#|$B?:I+yL0

,NaN,p*T9]J S\%R1q0英国数学家杜桑托伊:数学能助你规划人生之路。弄清楚哪些规律让你快乐、哪些使你消沉,然后决定重复还是规避它们,从本质上说是个数学习惯。心理学空间[ X'RX h*j ?H

b-pn!n5X:L4`0真正让我兴奋的就是找出规律;这就是数学的根本意义。绞尽脑汁地求解难题,待到一切环环相扣,难题被成功破解,那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它使我的大脑一下子分泌出大量多巴胺(dopamine,一种让人愉悦的神经递质,译者注)。心理学空间E+W{M4L2f w

心理学空间%FE }*F6M,TW

数学能够揭示宇宙中最根本的规律,而破解难题的一部分魅力,就在于这些规律是永恒的。回味自己的各项研究发现,令我产生强烈的幸福感;我知道即使我过世了,这些成果仍会继续存世。我认为每个人从内心来说都是数学家。人脑具有寻找规律的本能——我们借助这种本能来发现重要的事物。

$G5^ \ md,VY+uvN {0心理学空间 ?r o9c Z3C

从某种意义上说,数学指引着我规划自己的生活。数学并非一切问题的答案,但是它能助你规划一条更好的人生之路。弄清楚哪些规律让你快乐、哪些使你消沉,然后决定重复还是规避它们,从本质上说是个数学习惯。心理学空间6@?2wVNMX

$Mpy2v D8w0我觉得生活中让我快乐的事往往有数学结构在其中起作用。听音乐能增加我的快乐度,因为我在某个层面欣赏音乐的规律。踢足球同样让我兴奋异常。我踢球很少能进球,因为我负责中场,偏重于防守,但为数不多的几次进球让我激动不已。体内的紧张感积聚到一定程度后得以释放;赋予我快乐的一切东西(数学、足球、性),其过程都大同小异。

WM6w{!k'F!v0

z lwK#l4u.a@/tJ0在所有这一切,都有个人荣誉感在其中起作用,但同时也有为整个集体作贡献的意识。我不可能单枪匹马去研究数学。解题过程中,我需要我的数学团队做大量的验证工作。心理学空间 u6K4XJ$TUVi9V

|xh'x2e0我认为:只有经历了不快乐才能真正感悟快乐。我们夫妻俩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因难产不幸夭折了,我妻子也差点撒手人寰。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我扪心自问:想从生活中获取什么。是不是只想安安稳稳地平庸一生?不,我所喜欢的是生活光鲜亮丽的一面,但那免不了低潮彷徨。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承担风险。心理学空间~-Ky5vsg6w `0C)I

3e~2s-U3d0研究数学与生活中的情况如出一辙。你得冒很多风险,咋整都不得劲时,情绪会很低落。但是,那也意味着当研究工作顺风顺水时,感觉会更爽。心理学空间R,A4oc0P'z e^ep[k

心理学空间$?:aN Q(O

过去10年来,我一直试图破解一个数学猜想,若能成功攻克,我想我会非常开心。我的难题并非悬赏百万美元奖金的五大著名猜想中的一个。钱并非我的驱动力。要是能解决上述五大难题中的任何一个,我想多数数学家愿意自掏百万美元。事实上,我倒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而非拥有更多的钱财);时间才是真正增加快乐的要素。心理学空间'ERVD^k

eZ-sD%D/L0案例2:美食就是人生心理学空间*\ }0[0T auo'|

^f_T;h0I.Si0伦敦餐厅老板珊姆•克拉克:我打小就喜欢做饭,喜欢吃自己做的菜,并捣鼓出各色吃法。长大后,我难以想象与一个对美食不感兴趣的人约会。

,MWi] J0心理学空间hYQ@H/kK6a

我打小就喜欢做饭,喜欢吃自己做的菜,并捣鼓出各色吃法:如佳发橙子蛋糕(Jaffa Cake)的不同吃法、如何不拖泥带水地把香蕉纵切成三截,此外还发现黄瓜囊原来与其它部分味道迥异。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菜如何搭配后如何做出不同的色、香、味。心理学空间TM@%C#Wo1M?V

,u:?!t:?:a e?5B0长大后,满足做菜的乐趣先是靠在朋友面前露一手、继而是靠来Moro就餐的顾客。Moro是我和我老公山姆一起开的一家餐馆。入餐饮这一行,我从来不是有意为之,完全是出于偶然。我大学学的是语言学,但毕业后,我一直当厨师,也就喜欢上了这行。我擅长烹饪小有名气,但直到我因为偶然的机会开始打工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适合干这一行——完全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心理学空间6WBa zM7vh\_

心理学空间-@8N%x#DdwFN

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刻当属遇到山姆。当时我在伦敦法灵顿区(Farringdon)的老鹰酒巴(The Eagle pub)当厨师,山姆也到那里打工当厨师。他之前在River Café干过,我也在那呆过,我听说过山姆这个人,因为我俩的名字一样(都是Sam)。听上去有点俗套,但山姆很讨我喜欢。我真得想找一个和我一样喜欢烹饪的志同道合者作人生伴侣,一个对美食不感兴趣的人和我是志不同道不合,与这样的人约会我实在难以想象。山姆出现时,无疑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大约2、3年后,我俩开了Moro餐馆。

)lC:k6z7~]*r*m0心理学空间4sZ8~'w0nT

如今,餐馆经营已届第十三个年头,顾客反映一直很好;他们很喜欢到我们餐馆吃饭。我们平日里在家不怎么做饭,原因是我们上班就一直在做饭,十几年来,经营餐馆这一行我们已经轻车熟路。但是我们仍然对烹饪情有独钟,它给了我们欢乐,而顾客对此做出相应的反应。心理学空间 BC)a _*g.U;H

心理学空间k9n3nd!?7D%S+de

总体说来,我很幸福。我非常幸运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你若不快乐,就不可能每天起早赶到餐馆、去激励自己的员工。你若觉得工作环境不顺心,员工们必然也是如此。我可以很自信地说,我手下的员工都很开心。

btt%h8q&|oSj0

*kJZp'KsnC \$cr5{0人不可能永远快乐;说这话的人是在说假话。不经历痛苦,如何能够体味快乐?如果我和山姆不快乐,员工也很难感觉快乐,如果孩子们不开心,我们当然也不可能开心。我们工作非常辛苦,要兼顾好生意火爆的餐馆、家庭生活和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要知道,我们雇的50名员工个个争强好胜,不甘人下。要端平这碗水实在不容易,我做得并非始终完美。这很累人。心理学空间 Cq/D7fi vp rCR

G6vw)~'p%J'c:a4d8M K@0随着时间的推移,快乐的内涵已然改变。现在给我快乐的都是些琐碎的事情——不再象以前那样渴望拥有整个世界。成家后人生感悟也会不同。如果家庭幸福,餐馆上下和气,员工积极上进、乐于工作,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我们不需要挣万贯家财;那并非我们所追求的目标。

/|"~SrgY)]#j0

-koXhu8U0对我们来说,美食才是人生的目标。我们真的很在意想方设法提高饭菜质量,力求精益求精。每天我们供应两次饭菜,时时会有人监督。顾客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当然,有些事无法尽善尽美,我们的食谱并非精确到克,所以我们要依靠大厨。但是,我认为整体感觉——餐馆的布置、饭菜质量、员工态度以及工作氛围——非常温馨,让人宾至如归。我和山姆性格迥异,但我们目标一致:我们对餐馆和饭菜质量十分上心,我们工作时心情很快乐。心理学空间 [n [3Yk }]9[L

心理学空间e2[d B7a/g%x

案例3:乐观的人更幸福

PP)I;R*V0

J5jq/ukV0亿万富翁慈善家汤姆•亨特爵士:我天生积极乐观。我的生活经历告诉我:对生活持积极态度的人更幸福,事业更有成。慈善和做生意殊途同归:为了投资慈善事业,自己得大把挣钱。心理学空间|8z_ }5Mo5qf4D

心理学空间0I!e;b8F\ Wg

你永远不会听到我抱怨钱太多。我志得意满!有一定的财富能给人以安全感

t"Q WV+F \5L#we0心理学空间/lNWAv3u5s

我如今肯定比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要幸福得多。那时我并不是不幸福,但生活中充满了不确定性。如今我的日子过得有板有眼。我不是说现在就没有挑战,只是觉得自己能应付自如。我很满足,虽然这与幸福不是一码事,但它们(满足和幸福)是形影不离的一对。心理学空间dx5q%Xd.a2z

B(b Nc,{T2xz"R7Q0我天生积极乐观。我的生活经历告诉我:对生活持积极态度的人更幸福,事业更有成。1998年我37岁那年,我卖掉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Sports Division,拿到了2.6亿英镑的支票。当时我就想:“我很幸运,已经功成名就,养家糊口不在话下,我不需要这么多钱。”我花了几年时间自学,想弄明白自己想做什么。我需要继续工作的理由——如果钱不是理由,那是什么?慈善和做生意殊途同归:为了投资慈善事业,自己得大把挣钱。

J&OH*G y0心理学空间m?(h#qi0QVX%w!\if*KQ

我不知道我们捐钱做什么。我们希望得到回报。我们基本上是用做生意的眼光看待办慈善事业。做生意的回报是利润,但做慈善的回报则是别的。

S:G1oi[Q%i#K0

6j-yH.K(J5^,c(x p0我最近刚从马拉维(Malawi)回来,在那儿我们建了一座产科病房。如今,婴儿和难产妈妈的死亡率都降下来了。看到医院竣工并正常运转,这比我做成的任何生意都更有成就感。心理学空间jVPwbJ K

3\? _"S%G]0我无意象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那样留名青史,因为我没法与她比。但如果只把钱留给子女,我也觉得不得劲,我认为钱不会带给他们幸福……他们可能会有不同看法。我觉得把钱捐掉能让我享受拥有财富的乐趣。

c(S(^|2gl_0

4IJ P{e-L&b.q8R0在本次信贷紧缩前,做慈善大概牵扯了我平日里30%的精力,如今只有10%左右。我不得不杀回生意场去挣更多的钱,但我希望将来生意与慈善的时间分配能够五五开。

a#unq"nX$Obh0

nD#HiW ?tb0信贷紧缩让我重新审视现实。有些事我们以前太过想当然了,就拿度假来说吧,我们如今开始重拾兴趣。我们意识到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弥足珍贵,所以得尽最大可能享受温馨的家庭生活。

l;uHZ"dRd0

U0gn8y(@8l3~0我很幸运,虽然能去很棒的地方度假是幸福,但是,每周日晚能与从小长大的伙伴一起在薯条店里纵情大笑也是幸福。

4f^i8?V&S@@K$W0心理学空间9@ j[w;YS1LD Q

我希望钱挣了,但人没变,但是是非评说,自己显然并非最合适人选。

DXz _:WlD0

3{a!p s E\n@t0案例4:音乐犹如一味良药

^,[7PC_C?0心理学空间k D;D _w v7L0Mtm

英国年轻歌手洛特:对我来说,音乐犹如一味良药。登台演唱和在录音棚里录音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音乐真的与我心灵相通。

5D]C8Y vX0

([!?5uU3G/fDw8S0对我来说,音乐犹如一味良药。登台演唱和在录音棚里录音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创作歌曲真的感觉和疗伤一样。即使只是听听音乐就能让我开心。情绪低落时,我就打开iPod,声音越大越过瘾,情绪很快就雨过天晴了。

1e+s;gm8V i'O0心理学空间IS{H5FD.? U O

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音乐真的与我心灵相通。无论何时,都找得到契合我情绪、能够抒发我当时感受的歌曲。我最喜欢的歌是伊芙林•金(Evelyn King)的《真爱降临》(Love Come Down)。这是一首上世纪80年代的老歌,但是,只要我在家举行party,或者是朋友过来准备一起外出时,我们就用最大的音量播放这首歌。我们都很喜欢这首歌。这首歌无疑让我想起很多回味无穷的幸福往事。

.VF$v(VG9l B?!G0

j}:X!URS0我知道我所听的歌深深地影响了我,但是我未想到的是自己创作的歌对别人也有不同凡响的影响力。从歌迷的信件和Twitter得知自己的歌竟有如此影响力,自然是心花怒放。当我感到难过或者与别人争执不下时,我会径直走到钢琴前,几乎是边哭边谱写歌曲,因为真情所至,所以创作出的整首歌浑然天成。直抒胸臆后,就感觉好受多了。悲愤交加中一气呵成写就的歌,肯定比硬着头皮的应承之作要棒得多。心理学空间 B5^U!DZSK0q7t j5~

\$\~'}9q&UMC qXu0我去年推出了自己的专辑Turn It Up,发布当日最为开心,因为我在伦敦开始举办自己的首场巡回演出,同一天还在柏林进行另一场演出。该专辑在英国音乐排行榜上位列第六,其中两首单曲夺得桂冠,5首歌曲进入前20。这一切来得太快了,但我对快乐的理解并未改变。心理学空间#dT ]pVb obG

^Ya9EClv P,V0我想我天生是个乐天派。对我来说,快乐就是制作音乐、聆听音乐、与朋友在一起和与他们外出,以及与家人在一起。我很幸运拥有这一切。如果我不开心,我会觉得自己有点自私。我一直有这样的价值观,它们一直未曾改变过。心理学空间m]6O6t|x [W,g+b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吉尔伯特 幸福
«如何提升自信? 自我
《自我》
TED 动机的谜题 by Dan Pink»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