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伦克斯:文革给中国人留下的心理创伤
作者: 狄雨霏 / 1807次阅读 时间: 2016年4月30日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版 标签: 创伤 普伦克斯 文革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h4C'V9W-GA D#M+l

|z9fl)n1E.iDm0
普伦克斯文革给中国人留下的心理创伤
纽约时报/狄雨霏/2016年4月28日
心理学空间E:n$q'Hs`r

心理学空间0h m/X6l ` G

ZxE(R%Uh2B A0
%B9f1}h}~E,M @0

,Fl;Nu(oDu/C0

7F.v'[Nh.H#cy0

v2[T+N G{:Z8O5c_%Z0
1966年6月,北京。挥舞着《毛主席语录》的红卫兵在游行。Jean Vincen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9w?W(T H0

smDRNS r0

y%k5m;Km0文化大革命于1966年爆发之初,毛泽东和共产党曾号召年轻人“打、砸、抢、烧”,

7Mpn \EQ:[0

A.@co { f.W0造权威和传统的反,导致众多人丧生。50年后的今天,中国人仍生活在十年动乱遗留下来的心理创伤之中——法兰克福弗洛伊德研究所(Sigmund Freud Institute)心理学家托马斯·普伦克斯(Tomas Plänkers)如是说。心理学空间w[t*viDc3o

心理学空间+VwT[d8z

这是因为,与二战后的德国、或者柏林墙倒塌后的东欧不同,在中国仍不可能进行自由的公开辩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政党仍在继续统治中国,许多人仍深深掩埋着他们的个人和代际创伤,他们仍保留着一个“内心的极权主义客体”,普伦克斯说。普伦克斯曾在20世纪90年代,与西方和中国同事一起,对文革的心理学后果进行过多年研究。他们的研究成果之一,是由普伦克斯主编的文集《中国人的灵魂世界:持续存在的文革》。在访谈中,普伦克斯介绍了他的研究发现。心理学空间!bF"Vu U

心理学空间 x2i(o(O.d7OS1k

问:从文革开始到现在已有半个世纪了。许多当年的施暴者已是老人、或已死去。文革真的仍然很重要吗?

9@1L xvL1jl2Q-I0心理学空间T+w$H,l_Ev k

)g7@GrSu!i V-w0
托马斯·普伦克斯Dr. Tomas Plänkers
心理学空间g |zx6nq Af(l

$I8e g},C3wv%sD&H#^0

%GlK"`h9X9\0答:的确,这个话题真的可以从个体记忆和公共讨论中消失。但这不会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它将继续存在于无意识中。这些主题并不与时间紧密结合。就德国的大屠杀而言,已有很好的证据表明,其心理学后果并没有在一代人后消失。这些后果在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延续。它们仍停留在文化的某些方面。

#TN P$^'N-ly0心理学空间Ab;d5bLJ

问:1981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承认了毛泽东和共产党犯下的错误,这不是给问题作结论了吗?答:决议也给人提供了作辩护的机制。“不要继续关注这个问题了。它结束了。让我们展望未来吧。”决议称文革为一场严重灾难,但并没有涉及产生灾难的原因。但是,我们知道,放弃对公众的有效控制,能使一小群人犯下暴行,这个认识不仅仅来自德国的历史。

Zjan%s-hpA8NFt0

"Z^ukPk!j0问:你在中国讨论这个问题有何感受?答:所有的文化都有应对这类事情的强烈的拒绝接受机制,这也是我们从德国的历史了解来的。幸运的是,如今在德国,我们有非常充满活力的知识文化,能说我们想说的事情,可以抵御这种拒绝接受的情感时刻。但是,批判性知识分子的文化在中国并不活跃。这与政治局面有关。批判性的评论不受欢迎。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在说任何话前会三思。

-[@ B$ctG J A0

S3u#r[-_3y3kvH0问:中国心理学家也是这样吗?心理学空间mA%} Y4C

7sw$R+ijr4@0答:去年我在上海向200名中国精神卫生专业人员介绍了有关米切利希夫妇的书(亚历山大和玛格丽特·米切利希,《无能力悲伤:集体行为的原则》[The Inabilityto Mourn: Principles of Collective Behavior]),书是关于二战结束后德国对创伤的经历。心理学空间 x?1l7FUM

*|;{,h%Z1a$Z^*u0

Pn4K:q'G TWO0我讲的只是德国的事情,但报告结束后,发生了对中国情况的热烈讨论。虽然只是间接地讨论这个话题,但所看到的反应仍令我大为惊奇。许多人对中国的媒体和政治表达了强烈的批评。于是,我问他们,“你们在自己家里诚实地讨论这个问题吗?”全场一片寂静。 心理学空间U'c+J d*q

GO'Nw _:v7eYy@$f3k0这与我们在德国曾经出现的情况非常类似。二战后的德国儿童不问他们的父母在纳粹时期的经历。他们能感觉到,那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我没问过我父亲在军队里干了什么。但是,我们应该问这些问题,“你在家里讨论这个吗?你知道些什么?你有问题吗?”心理学空间"pM9J U*FE8QN

心理学空间H2Tg'M+Jot0L

问:有哪些心理学后果呢?

]F/S6}9`;O0心理学空间9_P[6@5Iap9w6e~

答:(捷克精神分析学家)迈克尔·塞贝克讨论过东欧共产主义社会存在的“内心的极权主义客体”。那是一种弥漫的感觉,感觉有一种可以威胁自身的内心的极权主义力量,自己必须服从它。它制造了一种让人们不敢提问题的学术气氛。我觉得,中国存在着非常类似的情况。心理学空间 A{&S6m(H

c kM[-zu0问:这种情况有什么结果?心理学空间(S8B:Hp,x9M@

:qc{;C!g-h/Aw:c0答:你可以感觉到人们已经内化的苦恼。比如,人们有巨大的成功压力。他们希望,通过获得成功,他们可以保护自己不受统治者任意性的影响。他们努力奋斗以避免成为无助的人。从本质上看,这种对成功的痴迷,是一种充满担忧的生活方式。

5jM7RSn8E0心理学空间]/~@AN2m!~\

问:中国有希望改变吗?

YBiBq0心理学空间T b;g1V*d _ `1} N

答:中国社会正在开始对心理学有更高的悟性。中国如今有一个心理学热潮。人们还没有完全认识到的是,研究内部的心灵状况,也意味着研究社会状况。但是,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在寂静的海洋中降几滴水而已。我们的书已经用德文和英文出版了,但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中国的出版商。

:[:{pr4k0心理学空间iC&Z!`{6x$Uq O7g

 

Ra T&z2lP C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创伤 普伦克斯 文革
«为什么过年过年都爱送礼?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吴正言:如何解救“卡住的一代”?»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