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爱,本无条件 Andrew Solomon
作者: 安德鲁▪所罗门 / 2743次阅读 时间: 2017年9月13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安德鲁所罗门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Ui`8d^)l7]N

{~%r(~3@U;{0Q8y B0
安德鲁▪所罗门
爱,本无条件
Translated by Zhiting Chen
Reviewed by Jing Peng

L3ZI3d;i0Q0

OQY*xd]1a8p[/V0

oFn`:lPH000:12心理学空间U)N:ug;E)m6Zxw

心理学空间b yE(XL

“就算抛开宗教信仰的因素, 同性恋也是性滥交的代名词 它是可悲的,次等的, 一种现实的替代品 是人生中一段令人遗憾的旅程 因此,同性恋不值得同情 也不值得治疗 因为只有少数人为此受难 同性恋只值得视为一种有害的疾病"

#WCI2|Gv}0心理学空间M5qn[:O~SQ^x

00:45心理学空间wQ ME I8[;T

心理学空间_TU%cK!X7i[kK X

上述的话选自1966年发行的 《时代》杂志,那时我只有三岁. 但是就在去年,美国总统 站出来表示支持同性恋婚姻

H5P1TTD"Nxb` T0心理学空间Sk4Rs f\%b

00:57心理学空间$U&EV:D4p`W+^%]1H

心理学空间"y"i ^ | q8e"F8j

(鼓掌)

!p7s1g-A6N,P_+b q/| q0心理学空间U&z_%\*J

01:04心理学空间EA P9YNyw;Rd

心理学空间l6cg Q%y$Y$I

我的问题是,我们是如何实现这种态度的转变? 曾经的疾病是如何成为现在的一种身份认同?

-HW.gCY`t0心理学空间"y M F a)N2j-Ci

01:14心理学空间RsXK p uV m]

J{ydL!~0当我差不多六岁的时候 我和妈妈还有弟弟去一家鞋店 最后,当我们付款买鞋子的时候 售货员告诉我们, 我们每个人可以挑选一个气球带回家 我的弟弟想要一个红色的气球, 我想要粉色的气球 而我的母亲说她觉得我应该选一个蓝色的气球 但是我说我想要的毫无疑问是粉色的气球 她提醒我,我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其结果是,我现在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但我依旧是个同性恋者 (笑声) 这既反应了母亲对孩子的影响, 也反应了这其中的局限性心理学空间4R#c)A/T1fA!W

心理学空间e8L+GP*?5D

01:58

W@f)W!xp0

H t.W3c P j:?0(笑声)心理学空间4un9~-D(n&M3R,v*E

心理学空间5xS4E3P9K(PG/T

02:00心理学空间y_1VTi0vIJ"a

心理学空间3~(}/G~@.Os/S%x

(鼓掌)

%o*p8C(h%U2}0心理学空间A1IY5p+hB;[L-Yq

02:07

'OV*j`I!cJj5g c0心理学空间j!a G!w| fSM1^g

当我很小的时候, 母亲曾经说过 "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世界上 其它一切感情都无法比拟的, 只有当你拥有自己的孩子时, 你才能体会到" 我小的时候,把母亲讲的 关于抚育我和弟弟的这段话 当成是世界上最高称赞 当我成为一个青少年的时候,我想 我是同性恋, 所以我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家庭 当母亲说那些话的时候, 我就会感到很焦虑 当我的事公之于众后, 母亲还重提此事, 我感到很恼火 我说:“我是同性恋。我不会走那条路。 我希望你不要再说那些话了。”心理学空间 W,D0s:H3{E/Bj Ks(y

/c:x~r:EC002:46

+H Ph%bA2OQw-?l0心理学空间vAH!B g}\T

大约二十年前, 《纽约时报》主编让我 写一篇关于聋人文化的文章 我感到很惊讶 我原以为耳聋就是一种疾病 那些可怜的人呀, 他们什么都听不见 如果他们听不见, 我们能为他们做什么呢? 接下来,我走进了聋人世界 我去了聋人俱乐部 观看了聋人的表演 我甚至去了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 “美国聋人小姐”选秀赛 居然有人抱怨她们甜腻的南方手语“口音”心理学空间*F'u U*u0?l8G\

^{9hU:vx g#a003:21

|$VxB1m0

r!Ie A0PIz0(笑声)

Nf6F\1B@1JI;e3\0

U A_&ky003:25

6GaF7r7S/iT"t Q&E0心理学空间@ MIp`^

随着越来越融入聋人世界 我开始相信耳聋是一种文化 并且聋人世界中的人也说, "我们不是听力不健全, 我们是一种文化," 这是可行的 这不是我的文化 我也没想冲过去加入这种文化 但我欣赏它是一种文化 对其中的成员而言 它的价值就如同拉美文化, 同性恋文化或犹太文化 它甚至可以和美国文化相媲美

w nhJd"W.i%~f0心理学空间G7V-s"P6I @)TM

04:01

%V rr%Z4xL1RY.A0

0k)}.tivc0我朋友的朋友有个女儿,是个小矮人 当她女儿出生的时候 她突然发现她要面对很多问题 这些问题使我产生共鸣 她当时面临的问题是--该如何对待这个孩子? 她应该说“你和其他人一样,只是矮了点儿”? 还是去试图建立某种小矮人身份认同 加入美国小个子联盟 开始了解矮人生活圈的那些事?心理学空间_Oy2xT$OL9qH| T

3X"oE/DT%_n)O004:27

E I'p6?qh0

0oSfSLcl0然后我突然想到 大多数耳聋孩子的父母 都是听力健全的 那些听力健全的父母 总是试图去治愈他们的孩子 那些聋人要差不多到青春期的时候 才开始接触聋人群体 大多数同性恋者的父母是异性恋 那些异性恋父母常常希望 他们的孩子表现得 如他们认为的主流世界所期望的那样 那些同性恋者不得不长大后才寻找身份认同 再说说我的这个朋友 面对这些关于她小矮人女儿身份认同的问题 然后我想,又是这样 一个认为自己正常的家庭 有着一个特殊的孩子 我想,事实上 身份认同分为两种类型

M6L3T:C,{8l5H.]i0心理学空间 v7} u!dC

05:04心理学空间]&ZN%B.v I

^z[8_i#TU0有垂直身份认同 从父母到孩子,代代相传 也有像是种族,国际,语言,宗教 你和你的父母,孩子拥有共同点, 而有些身份较难识别, 但并不需要尝试去改变 你可以争辩说,在美国 作为有色人种生存艰难 尽管我们现任的总统是有色人种 确实,没人试图去保证 非洲裔美国人,亚洲裔的孩子们 生来就有着奶油色的皮肤和金黄的头发心理学空间M/}+YV W W |I

s x/w&w t,`J;Wb005:41

N6SN r p1~&p0

#Vx Mc`d0还有一些身份认同 是你从同龄人群中获得的 我称它们为水平身份认同 因为和同伴一起活动, 接触,是所谓的一种经验 这些身份认同与你从父母处得来的不同 你需要通过接触同伴自己发掘 这种身份认同, 我指的是水平身份认同 就是人们最希望去治愈的部分

"r(i'G"vL_mT0

%gv3O1DN L006:04心理学空间)}\WH&QB(sam;}%Z1g

心理学空间G+fmcAMD,f

我想要研究的是, 这是怎样的过程 有着这些身份认同的人们 是怎么和他们保持好的关系的 在我看来,有三种 不同程度的接受 这三种是,自我接受,家庭接纳,社会接纳 它们并不一定同步发生

B/n? eae4w0

TDI"mr^006:25心理学空间-`7W8Y9kgli!k&x

心理学空间%K _M5F0jP(@

很多时候,这样的人很易怒 因为他们觉得, 他们的父母并不爱他们 真实的情况是, 他的父母不接受他们 最理想的爱就是父母和孩子 之间那种无条件的爱 但接受是需要时间 接受总是需要时间的

Bs9`jK4k0IJ0

*aL m(luq{ja006:48心理学空间@(Nb"g5o1_

Q9]NCXiX0我认识的一个小矮人 名叫克林顿布朗 他出生的时候 就被诊断为畸形侏儒症 他的残疾非常严重 他的父母被告知, 他永久丧失行走能力和语言能力 他也没有获取知识的能力 他甚至也不会认识他的父母 医院给他父母的建议是 把他留在医院 他可以在那里平静地离世

*W G3P-c@0

[Kj oG"y007:12

r%N [&Cdj`Z0

6[ X v(f'FF6i?&kj0他的母亲说, 她不会这样做 她把她的儿子带回了家 尽管她没有什么学历, 也不是很富有 她还是找到了治疗畸形侏儒症 全国最顶级的医生 她让克林顿接受治疗 他的童年 经历了 30次重大外科手术 他一直待在医院里 而正是这些治疗过程 让他现在有了行走的能力心理学空间OM9d Y%Hf PXg

心理学空间yq9k _r-y N Y

07:37

2Ach1i$X5cLX0

+X$x8~8Yb+Y2`;e6|)^6S0他在住院期间, 医院请了家庭教师来指导他的功课 他学习非常努力, 因为他没有别的事可做 最终,他达到了 他家庭内任何成员 都从未达到过的高度 他是他的家庭成员里 第一个去上大学的人 他住在学校宿舍并且自己开车 一辆为他身体状况特别制造的汽车心理学空间[`o7NHMt;Z$P

心理学空间X&E.^:~ l

07:59

o8cA:A*e#h*s.go"p0

'sG5VU!z,Y0他的母亲告诉我一个故事 他去了家附近的大学 她说 "我看到了那部车, 一眼就认出来是他的车子 停在一家酒吧的停车场," (笑声) "我想了想, 他们六英尺高,他三英尺高 他们喝两瓶啤酒, 在他那里就相当于四瓶啤酒"。 她说,"我知道我不能走进去打扰他 但我回家之后, 给他发了八条短信 她说,"我想 在他出生的时候, 如果有人对我说, 我未来的担心是 他会和他大学友人酒后驾车"

(`5HFIyN1\+E0

R-b!`+\3n5q+z008:34心理学空间!QA"wR+Gq8BCKk6e

心理学空间"B R x{yq| u5F;Ck

(掌声)

rK bY N3yFi!U G6b0心理学空间tD5g#ak+\1[

08:43

(Mv,P*J Y8u0z A oV0

L7olg\.Q0我对她说, "你觉得你做了什么 帮他成为一个有魅力、 成功、 精彩的人吗?" 她说,"我做了什么? 我爱他,就这样 克林顿一直都有这样的光芒, 他的父亲和我很幸运, 最早看见了他的光芒。”心理学空间$G&g[5}M%Si

心理学空间r4Jw)j J7L

09:04

8GB[~Rse:l?0心理学空间%P/Me6~F(kb"r

我要去引述1960年代 另一家杂志刊载的话 这是1968 年出版的大西洋月刊, 美国的自由主义之声 作者是知名的生物伦理学专家 他说,"对于遗弃唐氏综合症的婴孩 我们不必感到内疚 无论是将其送到疗养院去 或者用更负责也更致命的方式 这很可悲,也很可怕 但不需要有罪恶感 真正有内疚只源于侵犯人, 而唐氏综合症患者不是人。”心理学空间(T_aC0w3r W8D

KJUka{ eBHI009:45

/o(F;FE)tx"L8n0心理学空间9Hx2?~:|H

关于同性恋者处境的大幅度进步 已经有很多文章就此发表观点 每天都有头条报导 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已有所转变 但我们遗忘了过去是怎么看待 不同于大众的人 忘了过去是怎么看待残障人士的 忘了我们曾经多么不人道 在那些方面的改变 几乎同样激进 我们却未给予更多的重视心理学空间m!~%kzAeq

SmR`/Z010:11心理学空间(V`}(wb$H

"U;`\Fj0我采访过罗巴兹家族的 汤姆和凯伦夫妇 他们当年是年轻有为的纽约人 在得知他们第一个孩子 患有唐氏综合征时大为惊讶 他们认为儿子并未得到应有的教育 于是他们决定成立一个小型教育机构 两间教室里, 他们开始和其他的父母 一起教育唐氏综合症儿童 多年后, 该机构发展为库克中心 现在有成千上万的 智障儿童在这里接受教育心理学空间-@Q8y(y PG

}g4DE6T,El ]%Q1W.f)i010:46心理学空间@5L$|4lb^;w

/B$N G.s4v+z(G[0自从大西洋月刊 刊载了那片文章以来 唐氏综合征患者的寿命 增加了两倍 唐氏综合征的人有些是演员 作家,有些在成年后 能完全独立生活

|}9J:]8K0

B M8dhqB011:04

ZC7q9GD&Nq)a0心理学空间/@)G.r W3SAv*qf

罗巴兹夫妇的贡献很大 我问他们:“你们会遗憾吗? 你们希望自己的孩子 没有唐氏综合征吗? 是否希望从未听说过这种病症?" 有趣的是这位父亲说, "嗯,从我们的儿子大卫角度来看, 我感到遗憾, 因为对于大卫来说, 这个世界里唐氏患儿的路走得非常艰辛 我想要给大卫更轻松的生活 但我认为,如果世界上不再有唐氏症患儿, 会是很大的损失。”

#Mq;G)?V q\0

2B"A'IW6Q5r\h%M011:28

"K+a-dHx?0心理学空间mKEAYG

凯伦罗巴兹说:“我同意汤姆的看法 为了让大卫活得更自在, 我会想瞬间治愈他的唐氏综合症 但对我来说, 23 年前他刚出生时,我绝不相信 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对我来说,他的病 让我成为更好,更善良的人 让我的人生更有意义 对我来说,这样的经验 是世界上任何其他东西都换不来的"心理学空间:|9Ve4KT} a!P

心理学空间Xf.Vs5T6Bn}

11:57

ypp u/T7t*ur/l0心理学空间#rs{I{-z"l0Y P,B.s

现代社会对这样那样的病症的接受程度 越来越高 然而,此时此刻 我们治愈这些病症的能力 也已经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现在美国新生的耳聋婴儿 都会接受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将人工耳蜗植入大脑 并连上接收器 通过接收信号,这让他们具有听说的能力 有一种叫 BMN-111的化合物, 经老鼠实验 在抑制软骨发育不全基因方面 非常有效 软骨发育不全 是侏儒症最常见的表现形式 有软骨发育不全基因的小鼠 摄取BMN-11以后 可以生长到正常体型 临床试验指日可待 通过血液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技术也在进步 可以在怀孕早期 更明确地检测出唐氏综合症 使它更容易尽早终止 唐氏综合症胎儿妊娠心理学空间'v}VhMK8eC7^#x

心理学空间.y(Gt5q0J1n&~n

13:00心理学空间#D]J!mx'VKR8E

;T;g4}2}c"B[#pZ0我们的社会进步了, 医学也发展了 我认同这两方面的进步 我相信社会的进步 精彩且有意义 我认为医学的进步 也是如此 但我认为两者互不理解 着实可悲 当我看到他们交汇的方式 像我刚才描述的三个病例 我有时觉得这就像 那些悲壮的歌剧 当英雄意识到 他爱上女主角的时候 就是女主角躺在长沙发上 奄奄一息心理学空间6[4Gd&Z/H j'O9WA

8JgnMBH HOP013:33心理学空间Vg\N"g6{5xc

心理学空间&o-Rb#Pi!e

(笑声)

/V4udWG1Ke:C(c0

mj|4Vo[D4s013:36心理学空间 uA?:Q K9U~3E

心理学空间1CW"H't:w"z]-x

我们要全盘考量对于治愈的态度 父母常常面对的问题是 孩子在哪些方面值得肯定 哪些方面需要治愈?心理学空间,|.o*Sb3]"^N-Q

\iv4TM-ff@*a013:46

rrx#U/{8K"i0

4L:T"_c:FrAO0有名的自闭症专家, 吉姆 · 辛克莱说, "当父母说 '我希望我的孩子没有自闭症,' 他们真正的意思是 ' 我希望我的孩子并不存在 而希望有一个没有自闭症的孩子.' 听仔细了,当你们抱怨我们的存在, 我们听到的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祈祷奇迹出现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是 你们衷心希望 总有一天我们将不复存在 和我们长着相同面孔的陌生人将会取代我们, 得到你们所有的爱 这是一个非常极端的观点, 但它指出了一个现实, 人们有自己的生活 他们不想要被治愈 或改变或消灭 他们希望,不管是谁, 都能保有与生俱来的天性

F$^O'JBl |\0心理学空间AN,aI|-?Ql;Tt6E1t

14:37心理学空间 {%?9vO7_0g

心理学空间7}{a?9f5B,^8KO

为了这个项目 我采访了迪伦科莱柏德的家庭 迪伦柯莱柏德是 哥伦拜恩校园惨案的罪犯之一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 说服他们跟我对话 他们同意了, 有太多的故事 一开口就无法停下来 我第一次和他们共度周末, 后来还有许多次 我录了20 多个小时的谈话内容

4KNxd5dzQ0心理学空间t}saz/pI

14:59心理学空间c~:L;s0cR {6@5h1?

jn+i]@/zo0到了周日晚上, 大家都精疲力竭 我们坐在厨房里, 苏在做晚饭 我说,"如果现在, 迪伦还在这里 你们想要问他些什么?" 他的父亲说,"当然 我想问问他 究竟为什么这样做"。 苏望着地板, 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抬起头来说, “我会请他原谅 我不是合格的好母亲 从来不知道他的脑袋里 想的是些什么”心理学空间 ~\ LG k1~G

3x0\E uS0L015:30

7MRu ? A/Z;lzB0

!wob(u'G&j&cB^0几年后, 我再度与她吃晚餐 那是我们曾经许多共同的晚餐之一 她说,"你知道,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 我曾经希望我没有结过婚, 也没有孩子 如果我没有到俄亥俄州立大学, 没遇见汤姆 这个孩子就不会存在, 这可怕的惨案就不会发生 但我觉得我太爱孩子们了 我不愿想象没有他们的生活 我承认他们对其他人造成的痛苦 是不可饶恕的 但我能宽恕他们对我造成的痛苦。"她说 "所以虽然我承认, 如果迪伦未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世界会更美好 但我认为那样对我并非更有好处心理学空间5z8T$M5p?j5^

心理学空间p;E-rw;t tP%A&{-X!G

16:17心理学空间qV6H-qb#_a'cp

心理学空间 @@t3f{z

令人惊讶的是, 这些家庭有这么多子女教育的问题 这些问题又是他们 常常不惜代价去避免的 但她们都发现养儿育女的经验 很有意义 然后我想, 我们这些有孩子的人 不管孩子如何, 我们都疼爱无比 如果带着光环的天使 突然从客厅天花板降落 提议要带走我的孩子 还给我一个更好的孩子, 更有礼貌,风趣,友善,聪明 我会紧抓住我自己的孩子, 祈祷残忍地事情不要发生 我最终明白 就如同我们在火焰中测试防火睡衣 以确保孩子手伸到炉子上时不会着火 这些处理特殊情况的家庭的故事 反映了普世的育儿经验 有时候你看着孩子, 心里想 你从哪里来?

oxu%IE~vh.X0心理学空间5RU4eLf0IM2_ j

17:17

9L/m-Uq/ayf n#Y0心理学空间!] J\!e%V0tg ]

(笑声)

]] U,HX0心理学空间(q"i#p?:B*o8s|&{&T

17:20

A @["h7T}'NF0心理学空间.U"P&])d!M0`0R

尽管他们各自面对不同的境况 只有一些家庭有精神分裂症患者 只有一些家庭的孩子做了变性手术 只有一些家庭出现神童 在许多方面也面临着相似的挑战 每个类别也仅有一些家庭 但如果你开始思考 那些处理家人间分歧的经验 是出现在每个人生活中的 然后你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讽刺的是,事实证明, 正是我们的不同和我们协商彼此的不同 将我们连结起来

!]H7?2j-`c0心理学空间/j~:IHsk$J

17:55

u8RLlI/]-CQ0心理学空间/N7~cO2^}6Ok-T

当我做这个项目的时候 我决定要孩子 很多人对此感到惊奇 "你怎么能做出要孩子的决定 当你的研究是关于不如意的, 且只进行到一半?" 我说,"我研究的不是那些不如意 我研究的是, 有多少爱可以给予 甚至当一切似乎 都是个错误的情况下"。心理学空间 eD'|+lp;v#[0i

心理学空间[;\C"W2V!L;N1I

18:20

Ja L-^.l!ED0

im o9P_)A,U%i0我想起我见过的一个残疾孩子的母亲 这个有严重残疾的孩子 因为照料不周而去世 当他的骨灰被安葬的时候, 他的母亲说 "我在这里祈祷宽恕, 我失去了两个 一个是我想要的孩子, 一个是我所爱着的儿子” 我以为任何一个人 都可以去爱任何孩子 如果他们有能力就会这样做

)^ |/k)A-N4^8R0

K1h N)RuV+q$[z!lT018:54心理学空间Cd4VjF,}P0^

心理学空间y/m2C0`&czfv'D

我的丈夫是 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 这两个孩子的母亲是 他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女同性恋朋友 我大学时期有一个亲密的朋友, 她离了婚却也想要孩子 所以我和她生了一个女儿 母亲和女儿居住在德克萨斯州 我丈夫和我有个儿子 和我们一起生活 我是他的生父 为我们代孕的女士是劳拉 她是明尼阿波利斯市奥利弗和露西的 女同性恋母亲心理学空间/~f*CC5d ~U;H6p

心理学空间4z R@R;n0P yZ.}3U

19:24心理学空间t^(s?Yv

心理学空间,G(]9Jo/NH[j5d4`

(掌声)心理学空间"]^ J/KIejN

心理学空间^m+eq7r-B8s[M.C

19:33心理学空间5mh8X,qu

0W2r&X.B;p hX0五位父母,生了四个孩子, 生活在三个不同的州

7s*I+~7bO;I0

X&YyUp7dP(Q019:38心理学空间A.]S%m^!J

Z4^VI;d'H h6}e@(K C0当然有些人会认为, 这样的家庭的存在 在某种程度上破坏或削弱 甚至损害了他们的家庭 也有些人认为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 不应该被允许存在 我不接受消减中的爱, 只求递增的爱 同时我也相信, 我们需要物种的多样性 来确保地球可以延续下去 因此,我们需要 这种多样化的感情和家庭 来强化仁慈的生物圈心理学空间O{HyB(op

5q&pv_9AO020:12

J i s0b*A S0

g#APN @'N,l}5i0在我们儿子出生后的第二天 儿科医生走进病房说 她很担心 他没有适当地伸展他的双腿 她说这可能意味着他有脑损伤 当他伸腿时,又很不对称 她以为这可能意味着 有某种类型的肿瘤 他的头非常大, 她认为这可能意味着他有脑积水

|p0xSO|0

[Pd#Lgc020:37

~W7NA6J,C0

n h2F-BJHRX0当她告诉我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觉得我的身体要倒下去似的 我想,我花很多年写的书 关于人们养育残疾子女的经验 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意义 但我还是不想加入他们 我想到的是疾病 就像所有的父母那样, 从孩子出生那刻起 我想要我的孩子健康 同时我也想自己远离疾病 我的工作经验让我得知 如果经过哪些检查, 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那将永久成为他的特性 如果这是他的特性,也将会是我的特性 这将不同于病症最初呈现的那样

t2H M&Rkr q%w.s0

.|,X)c'g/m"iS021:25心理学空间2i8B*V c9^J

心理学空间MTcc xL!@?nb:MA

我们带他做核磁共振, 带他做计算机化X射线轴向分层造影 我们带着这个出生仅一天的孩子做动脉抽血 我们感到无助 五个小时后, 医生们说他的大脑完全没问题 也可以完全正常伸展他的双腿 当我问儿科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她说,她觉得早上他可能抽筋了

a&Lh7N;f"t0

a/Wv${A021:47

9Q%C&j`\]?5Gv0

r}AW2@T$b2I bt]0(笑声)心理学空间fCQ2cT#q E0j

心理学空间X;u C`\/|1zUz:K

21:50心理学空间$J2p ZJB0f&\4T'l

心理学空间+Ie2G5\oiw7h

我认为我的母亲是正确的 我以为你对自己孩子的爱 是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其他感觉的 直到你有孩子, 你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D$G0N6Y&[*X/z-PI0

PNoK8D+D$b022:11心理学空间R ~e8v(S9jmC?

心理学空间 D2Ja5fJ"BE

我想是孩子让我 认为自己不是个称职的父亲 但我不确定自己会注意到 要不是我做了这么繁复的研究项目, 我遇到了太多奇怪的爱, 然后我很自然地陷入其迷人的模式 我看到光彩如何照亮最不幸的脆弱之处心理学空间j/x:v7OI;x

心理学空间K&p1^"^r|

22:38

j7D'wEs"F0

|(e,wO&[h0在这 10 年期间,我曾目睹和了解到 那些难以承受的责任, 我也看到了它如何克服一切苦难 我曾经有时会想, 我正在采访的父母是傻瓜 让自己踏上给不知感恩的孩子们一生为奴的旅程 试图从痛苦中获得身份认同 我意识到,从研究开始那天起, 我已建造了一块踏板 随时准备着与他们同舟共济

sn(r5] |YQ{({"y0

*n;r Uf'G"F)Y9z O:g023:09

'qa"L8b/q8H"t"kW0

J$]Q n\-C$f0谢谢心理学空间6~){.K gNR\r

-W\s$X'~K J \023:11

`(WM3f!I|[ jS0

J0Q}D$pp@L0(掌声)https://v.qq.com/x/page/c0137n6292j.html心理学空间Z z*`;I*Mc`*S Q7[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

TAG: TED 安德鲁所罗门
«幽默的结构及神经机制 生活中的心理学
《生活中的心理学》
探戈的撩人功效»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