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皮罗:我需要安全保护措施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夏皮罗:我需要安全保护措施
z3Ue|y"L0《治疗师的忏悔》

0r3`P*}$vg)y9Z0

){F _ v&|2x*k.\5X0在与弗朗西尼•夏皮罗(Francine Shapiro)谈话的那段时间,她正为组织灾后治疗与干预的工作紧张而努力地忙碌着。就像之前她在俄克拉荷马、克伦拜恩以及波斯尼亚等地发生事件之后所做的一样,只不过这次是针对在纽约、华盛顿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及其影响。“这就是我所做的。”忙碌的她简明扼要地跟我们说。但一谈起二十多年前她发起的眼动脱敏与再加工疗法(EMDR),她的话语中立刻充满了热情与兴奋。在近年来不断涌现的各种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及其他心理障碍的方法中,EMDR无疑已成为最具戏剧性与争议性的方法之一。

"p#Pd-pn(F4KT]0心理学空间({Y Ay6p6X

夏皮罗女士是EMDR人道主义援助计划的创始人及荣誉主席,同时也是北卡罗来纳州心理研究所的高级研究成员,目前她已出版了许多著作,包括《眼动脱敏与再加工:基本原理、定则及过程》《眼动脱敏与再加工:一个针对焦虑、压力及创伤的突破性干预疗法》及《EMDR-套整合的心理治疗方法》。心理学空间u'NY?)J\

` cG;f'c1Y4KG0

RGm.y%J+{0没有事先挑选个案心理学空间:N.O?"OVG,fH

e ta[1g7`0弗朗西尼•夏皮罗经常回顾的一个案例发生在她做示范录像时。那次她应邀为一名不幸被强奸且有着持续症状的女士做咨询。就像许多参与本书工作的大师级别的治疗师一样,夏皮罗很大一部分临床工作要在你能所想象到的最众目睽睽的公开场合中开展,这意味着其中每一个错误或者失算都会被挑出来。心理学空间P0`2u1vR/B Li

心理学空间#o+?xFmpkDDK!P

这位女士在拜访夏皮罗之前,已经见过三四位其他著名的临床治疗师。摄制组向她保证这名女士是经过精心筛选的,是这次简短治疗的不二人选,同时此案例看起来就是一个十分简单、并不复杂的强奸案件,不涉及任何精神病态的问题。

B2E"t$OA[a(L*F0

e7j6m TicG"V-i@0“我只有50分钟的时间来帮助她,并示范如何治疗,于是我就直截了当地和她聊了起来。开头一段对话之后,我问她在这次强奸的遭遇中,什么地方让她感觉到最可怕,她说是被罪犯压住时的记忆。这看起来好像是证实了我的想法,表面上是个相当明确的案例。”心理学空间8`}C"W:GfA

mjI9~x0?j^a0夏皮罗通常会进行一套由她近几年发展起来的经过精心设计的想象程序。这种指导性意向疗法首先向来访者保证,她会感到一切都是安全的,并使来访者做好准备进入治疗程序,同时评估来访者对即将进行的治疗的准备情况。

p$qY^!oGOh0心理学空间i{c6?+jj4n

“我进入了想象程序,从她被压住的那段景象开始。我们一启动EMDR程序,那些景象就快速地闪现,从她被压住开始,到她感觉到强烈的灼痛感。其后她又回想起那次强奸事件中一些更为可怕的体验,接下来就是强奸的余波,她流产了,失去了孩子。她体验到的所有负罪感全部浮现了出来。”心理学空间 `(jL)jS1^^7N1s[

心理学空间 A8T&C xZF!_8a2X qL

这时夏皮罗才意识到这案例一点儿也不简单,并且绝对不适合拿来在短时间内解决。她当时就在想,在深入到来访者如此紧张痛苦的内心领域之前,应该多花些时间建立起她的信任感与安全感心理学空间n a]gUz0r

%_X*Ua\C7F0“当时我能做的只有试着把她带回现实,将她保护起来。但我心里并没有为这个做好前期准备,也没有适当地做好安全保护措施。”心理学空间q%X9`/R`\+n

zO,lSk G T0另一方面,夏皮罗对另四位专家未引出该来访者这些症状感到十分惊讶,她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其他治疗师也作了甄别,但现在看来,他们做得远远不够。心理学空间:a jRP.S4N {Xu5g

;y R*I4X;@/F!f W0“我应该记住自己经常说的话,EMDR会引出来访者身上许多不确定的信息,并且引出的过程会非常快,而这些东西在其他治疗形式中却不一定会出现。因此不论引出何种信息,我们都需要为此对所有人做好适当的安全措施。”心理学空间1T(Km7EzM%p

/Y5as8~q)E*v"L H_zU0治疗过程的改变

W!r? dE2bDo0

%{1c)H ]S et)f/p0当我们问到夏皮罗这段经历如何改变她日后的实际操作时,她说:“首先,我再也不会那么做了,我再也不会让别人为我将要面谈的来访者作评估,我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没事先为治疗做准备就匆忙下结论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这一点正是几年来我一直在书中强调的,在治疗过程中一定不可以事先对案例作出任何假设。”此次事件使得夏皮罗更坚定不移地相信,绝对不能允许任何例外出现在她的安全措施守则中。

%^}"MBob9H0

N s4W ~U2^0“这一点之所以非常重要,是由于治疗本身的力量。它可以卸下人们试图建立起的屏障,能非常快地进入记忆网络并引出其他未明确的问题。这种力量令人惊叹,一方面它是治疗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它使治疗的快速疗效得以出现,但同时它也强调了早期安全保护措施的必要性。”心理学空间 \&r8j"a8f2TJ

心理学空间'M9G9`D6c!`a Bc6HT$^

这件事确实值得我们反思,因为我们有太多时候轻信别人的专业判断,然后还得自己解决由此带来的后果。以上所叙述的案例中,鉴于之前已经有几位出色的临床医生都看过那位女士,夏皮罗才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跳过通常的治疗导入过程。然而正是这疏忽导致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次临床咨询被搞砸了。

&J5w`V F%u$t8D+j0

Ov BC hI[0“当时的场景令我感到惊恐,我在想要再次让她恢复平静会有多困难,但我需要把她带回来,使她能够最大限度地感到自己是有力量的,使她相信她有能力排除干扰,并获得更高水平的自尊。”要这么做并不容易,“因为我需要借助于临床治疗师的权威,并快速简短地介绍为何我要做指导性意念疗法。这些给了我不少力量。我相信,如果没有力量转移到她身上,对她来说,最终也就并不是一个有益的经历。”

'l sVyR?/LL j|Qf0心理学空间#a;\7usE9o*~'p5Z

夏皮罗很担心自己可能无法把来访者带回现实。之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她也从来没遇到像这样让人无法准备的状况,她动用了所有经验,才重新稳住局面。

2{ep.]v_0{ ]0

-zA8z:g}d4?T0从特殊到一般

hV RYm2?of v0心理学空间4]"T5U Cb]

我们让夏皮罗回顾职业生涯中令她最挣扎的部分,就像她曾经提到的那样,她回答说是工作的本质,即她所做的工作会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引出许多非常有力的信息。

O?#P\B!F5G0

JY6n(Ou S `7_0“如果正确引出这些信息,便会激发出多方面变化的潜能。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致力于寻找,需要怎样做才能使那些衰弱的来访者恢复到真正意义上的成人健康水平。”心理学空间 a H E'c4@e3`9q6~ Q

心理学空间O/b;j?P0D8~ gM

夏皮罗还提醒我们,许多短期治疗主要都只关注症状的减少。事实上这也是她早些年所关注的;但自从那次咨询之后,她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为了使来访者克服所面临的困难,她必须帮助他们超越最初的主诉症状,看到更多的东西。心理学空间D'N@:q%}3Hf

心理学空间0Mn.o w8m1k9W

“这些年来我面临的挑战是,我要去更多地了解在办公室里你需要获得何种经历,以便让这个人健康地成长,逐步成为一个能够去爱、能够与他人建立并感受亲密关系、同时也为社会作贡献的成年人。现在EMDR已被用来治疗几乎全部的焦虑障碍与人格障碍。”心理学空间2D[$ED {L

心理学空间GH"};ww

夏皮罗的方法被不适当地呈现在大众面前,被人们误解,这对她来说一直是件很沮丧的事。她很快指出,作为一种快速干预方法,EMDR针对创伤经历为主的案例非常有效,但如果在症状得到控制之后,还可能继续深入治疗,同样她对此类工作也十分感兴趣。

x}7IX5Y0心理学空间Z0jA*qT

“我想要激发来访者成长发展的能力,而不是夺走他们的力量。换句话说,让每个来访者知道存在什么样的可能性,这是每个临床治疗师的职责。如果某个人一直为紧张的压力所纠缠,肩膀都快耸过耳朵了,要是能多多少少减轻这种压力是很不错。但就像那些服用抗生素的人一样,一旦主要症状消失,人们往往就会停药。我的任务就是确保来访者明白他们的路在何方,可能拥有何种生活。帮助他们寻找一个平衡点,平衡他们自己提出的可能性及他们与这种可能性之间的互动,使他们认识到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让可能变为真实,这意味着我得试着去找一种方法让来访者认识到自己的人生可以有更多可能性。”心理学空间 z0PbB|8HVP

心理学空间e?8K3tL|YP

夏皮罗觉得要帮助来访者在最初症状缓解后再朝深处走,为他们的生活作更多努力,这是一项不小的挑战。“你也许在用EMDR来促进学习,但你也引入了塑造的过程,你引入了团队工作、系统分析、指导性意念疗法,你引入了一个临床医师在治疗时可以引入的一切,因为你正在接触的来访者是一个完整的人。我们将EMDR加入其中,因为它可能促进这种效果。”对于夏皮罗来说,这意味着她必须尽量精确地确定来访者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然后选择与该来访者相适应的治疗方法。

?nhSR%jl0心理学空间 vP:x$|&\,_0Zj'f-O

责任感

6k1K fK)H&b"H0心理学空间 x1[ @7g,`.z m {

目前针对恐怖主义、暴力、灾难及虐待受害者的短期治疗的需求量与日倶增,夏皮罗经常被邀请去与心理卫生服务机构协调工作,我们就此问起她是如何负起这方面的职责的。心理学空间k s7rBp#N,[f

心理学空间 Poyk? l

“1987年我首次开发出EMDR技术时,还没有任何形式的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心理疗法的随机化控制研究。1989年我做的一项研究,发现了EMDR的快速效应。当我和退伍军人管理医院中与来访者接触的工作人员交谈时,他们表现得都比较绝望,因为似乎无法消除来访者PTSD的症状,他们觉得他们只是在原地踏步。”心理学空间;cY)YW2E*|k

f` @M!]S jPe0夏皮罗仔细地讲述了她的理论是如何发展,她是如何直接或间接地训练了超过30000名临床工作者使用EMDR技术。但她不认为自己是EMDR运动的发起者,因为还有另外的几百名合作者参与到该项目中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心理学空间K1k%V ^uRm;M

3c8K*KG y"q:f.e0“我不认为我们之中会有任何人自满地说,来访者因为来到我们的办公室寻求帮助而变得健康了,世界也因此变得更美好了。我们必须清楚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人,所以我现在正在努力想办法去帮助反社会者。”心理学空间FG [4I ["a(K

心理学空间LZ9w8\_Oj

“你要怎样帮助那些由于在童年被忽视或虐待而遭受严重伤害的人呢?他们身上的同理心、相通性、与他人的亲密关系以及其他重要感情的发展没有出现,最后他们变成一个犯下许多罪恶的罪人。我希望我能更关注这些人,找到帮助他们的方法。在我看来,说有些人是无法改变的,这很不明智。”心理学空间a(A a[uG1wF

8b;cE `W/P"K!C+xN0学习经验心理学空间t$[.ukUH2M*Iy ~S$_:S

UwD,t'J/v~-o?n3ql0回到失败与糟糕的治疗这一谈话主题上,我们和夏皮罗一起讨论,如果有一个公开讨论的机会,临床治疗大师们如果愿意更加开放地谈自己的失误,这将是多么重要。我们希望,这会使得其他治疗师在自己的督导、案例会议以及治疗工作中分享自己的错误变得比较容易。

F.k n1[}6F {0心理学空间lI*gK!{n

夏皮罗对此十分赞成。“想要真正学到东西,除了认清你的短处所在,再无他法。然而,如果你犯了错,你不能说这没关系;那不过是一次学习经验,因为你总归还要去面对另一个来访者。傲慢的方式并不能消除你对另一个人的影响。很明确的一点是,首先必须确定对方没有受到危害,然后再回过头来思考,我的训练过程有哪些需要加强或者改进的薄弱之处。”心理学空间A5\2^9nl/hoH`w ~%td

心理学空间9Xl)y^M{bA

谈话出现了一个新的主题,即在关注来访者需求的同时,还有另一个挑战——因为我们的忽略、误判、错误以及治疗师的潜能发展限制,一个来访者可能会被伤害。夏皮罗明确表示,她在工作中最先考虑的是保护来访者,修复他们原有的伤害,然后再通过让他们思考的方式来为其自身的经验赋予意义。心理学空间v&AL!M!@6T.w

心理学空间GrIuA2Oo

“在那方面,由于认识到之前一个来访者没有获得真正客体恒常性,借此激发了我将EMDR与发展心理学结合起来的想法。这样可以以一种真正整合的方式来更好地帮助来访者,这一整合方式结合了所有的主流治疗方法,并且结合了实践与研究评估。”

+? ?0Dg[bP-J0

4aZH[0umR a0就像我们做的许多访谈一样,原先以发展某种特别治疗方法而著名的治疗师们,现在都趋向汇合自己的想法,借鉴別人的观点,寻找彼此发现的共同点。也许这种灵活性与开放性最终会成为防止失败治疗出现的最好策略。

o'm*Cys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EMDR Shapiro
«EMDR自助手册 Francine Shapiro EMDR
《Francine Shapiro EMDR》
眼动脱敏EMDR»
作者: 《治疗师的忏悔》 / 446次阅读
时间: 2017年11月06日

标签: EMDR Shapiro
路径 > 心理咨询 > 创伤及应激相关障碍 > Francine Shapiro EM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