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什么是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 q*lLV~7u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心理学空间1n'v#k1t!V,E
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心理学空间5aKa%`(tQ(D0\

阿得雷德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H+[)z5X I{%cBM9f

心理学空间t2Zx1a Y5iAc/I

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

,H%wY#{!t"{3b0

cz#W#t] @0A.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心理学空间_+j I+Ph {h

心理学空间Fl~?,Rs ?,r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心理学空间 q|Y2IFX~1C p

/Y+U1Vj e RT"zl(k,v3G0A.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K L@6sJ

心理学空间[*`,dW1T\

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

Q!ad(VTM0心理学空间&aK,[RI~^

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

)Tk[3tq$FKe0

6i.ARSc0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

JH6n^/m8\ h+`g,{0心理学空间ih3Z1| UGE5p

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心理学空间HTMn{&iO q:O`d

gJ cx| \(DZF|0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

Yyv K4\ fk"H0

!bZ](ST/O#F S0A.b.:好吧...

K2RAC'I0

C%`.] Oz;WnJ1L0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

%gZN9Q N(]!OlK/n0心理学空间(j(pts|

A.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

9s&~ P6O)F c8B2O8] jfr0心理学空间)L,wk7a*Zy9m}N;_;Z

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心理学空间'a]"?R"v

ds Al6U Hwn5po0A.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心理学空间 m"EJ(W5ks$L,|W

心理学空间 |*y/HE1~.Qe-f

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

e8}v:`&`k7S8f0心理学空间7?w!\3g `k q;_xp

A.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心理学空间cT6^D G r*]WcF

%x'}?_ y0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

4`?{o:{:b?nZ0

5kq }J Rbu| B0A.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心理学空间L1Hq'{Iwi

*d*}P%b}}n;C"D9[0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

7HM~Y{]R0

e4m+t#lM7gP0A.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心理学空间*G/GJZ XnCZ"j

y*HJR zA~ {0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

t,zXSm1E0心理学空间 } Ec,G1`8H3q

A.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心理学空间|7}u0d P5G|

#m a?CW g4v8}{0[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心理学空间 _;veE7|X*@,R5L

+Vp4X"]*Mt Q Wt,x0[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心理学空间O%^yILXP3E:uq"r

心理学空间-w.@9Vtg YF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心理学空间h.\#K1tV#t t

心理学空间"f%u.Uf^-] S4a2r

A.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心理学空间#nA6[XK8Mm(S'Es

Oz%\p[ j3l0[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心理学空间%D:ZF9b-O"`OyJ

dn#o.w[#^,G\v)u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w*Q |*?dsZ]0

#s:[d5Wg-@e#jJ0A.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

d0py3oQ2Q \x#z0心理学空间fq-gQ8Z&{!o~At

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

L'd O Q!qK}FEg0心理学空间1e;ih7L/H0RcM+n4P

A.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心理学空间.Xgs.\4t7HE%{

心理学空间}WGF~C&M]z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

4Bk,YbKThd'Ur)O0心理学空间[*o9N8J.S0Re.}

A.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zF0ei"I-?,?.?K,p0心理学空间1@guZ_-}b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UOk7D4?}FC0

y \i/f6k6c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HE i4apD!f:Z0

)S+x]9RW0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 Cv1z7V-Jt+^+y#k!t

Q Y.g8|yfDA:f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ZdDX!U"xFe

心理学空间*V;vNJN&Ia

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心理学空间)xD5{ q!d9tx[#A

心理学空间F QwVy{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9u s}&h0lRW@

心理学空间1Ha8p-sh[J

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

5C L)F"x iu0T'lb0

/K]/d-x}o5zh!K0A.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3O ?5Q1c;D8d};C_$l(E

心理学空间3S!k(B _b3ME"x

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Qx,| fK

心理学空间 \;{~bb:pX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4F%H]v7]"y~;b3G0心理学空间 nl0d!F1CD8h"Mmv

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心理学空间OhgnlM3Y2C

心理学空间BjN`N@0\g5R

A.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

FU@Z$\JCm0心理学空间6^F.b4D.J8J)D W

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k;l(S(r&q1f-J z

心理学空间%h~vV5bo#qIP3a

A.b.:美极了。

"lB-|c(u g!Xb0

eSD7^/W!S]Z'y#?0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心理学空间 z2E2BS&CI$bT@;V

心理学空间5ie1q)A$@ h!n(FJM&Tc.T

A.b.:正确、正确。

s RK ^L3~_$CAE0心理学空间V:u TJjg,Q/P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

:B6SD,U Em4])I0

C [a{O0q:g&p2m6J0A.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

n.v!xjF"K0心理学空间W7s Y@6aM

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心理学空间4Tbw{≻K@`,g-w

心理学空间X/E7z u%H8?Xlg

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

cr;o V` g!N0心理学空间(sRHd:T7oO

Perls 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

Ap4vT%n] FuF?\0心理学空间9mKH{0u

A.b.:好吧。

2J,N3P] UV:ZP0心理学空间]Z2@Us5?+DR

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lg4z9y?2z

Wy u~B7j0A.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

Ol*\Y&dF7I&w0

CGW"P#vk0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

Q7{2}.Y[,Y0心理学空间dK6|v%F.`%] t

A.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

4`0e eh2D1N'x0心理学空间xV%r(UB

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

(x ck]Z'uc0心理学空间J]3^I ~6U pqGH

A.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心理学空间z6N)eAsR)y

心理学空间P mmj2L;q]

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

iC)_3{_9[}-Pj\0心理学空间um,n1Zt%yoG

A.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心理学空间MiC2C:\mY7L)o

:Bq9lw4L._,x0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

{7R_*su+J0

U-]os8P[ Au0`G0A.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心理学空间!M$W TG4u/nBN E

s\ [8e }.ey$V&H0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心理学空间-m9b;CV.T ePW

}iX;[3X[C0A.b.:是的。心理学空间yrrW+e

k w8y _px"V0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心理学空间8LM+hqkf

心理学空间(K1v1h4kv*B

A.b.:当我成为强者时?

-mZ2ELM^Ug0

*B7e](q~G0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

klrFEKu%d0

j.r!l*Uqp0A.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心理学空间4h`7M7{4\%aE

.iT"tyP _E-i$g!^0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

;w1Y ^[3y Yo3gp0心理学空间J9A7@$E0OB

A.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

/x%An'hL"ILd0心理学空间:r6QP cF+v4g*W'Q

[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心理学空间~[,c/D^6@,x#\8UbV

心理学空间 g-gs|E+|+u

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

i U\O/p5Dv0心理学空间{%Qw o1Y4^ps*~y

A.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心理学空间]Z;QT"V

(Yt T {bc.OJ0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

3d+d1[@~CE^X0心理学空间.D_v Xt m/O R&d s

A.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1yjgXj$b1m0心理学空间#D#L8P*G%E`:F)R

Perls博士:为什么?心理学空间?7V%j)bO

s+r5k$Vt#TY0A.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心理学空间b]+`n ]

vt4v9v,M Ak0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心理学空间1P2\m_9Q9X

]w S4b2_&Y"g J9G0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TW9`!r#\"_ W0

+hc$^(q T)g1L0~v0A.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

5[#x~~^Z'^9pz0

^4{r)B0Yq0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心理学空间xO |"e8y5j

心理学空间c9n*f1})X7\TDe0H

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

#Rs Q9gxTs"Q.X0心理学空间ruZQ!_N%IGo G+nS

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心理学空间a?oogF/dU+VC

心理学空间W8wb qaKiug

A.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i ?5|,O/T1KF

心理学空间|3g,jSO-s

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心理学空间/}5?$T&_D$Oy

w5b GeS~(s0A.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

`Y9L&nq l0心理学空间(yYUF7a3X`S i7Z

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心理学空间*Eo.w wpH

心理学空间H\SVB!^'h

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心理学空间B$ar b!H%q

心理学空间$@"ZU~tM!s

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 q pQKyMO1?;`0A

心理学空间3pid_-e

Perls博士:好极了。心理学空间iQni"o#xsnN L;b

心理学空间-q[2B[I!f3G9[9W

A.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心理学空间4L/W ]_w+t3{

"{Ie"Yw0ZB0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

H}W%N#M5U|4^.p`0

JPOA([e\A~1r0A.b.:好吧。 F你。 F你。

?3A+B:}3k0心理学空间b1} s a8~

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心理学空间%Ta{{)im

,b9o#]LY;]w0A.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

8y K/x0|"c*g)~"Ge7R Z`0

"i+Y6] SC0H2j1i0声音被控制...

)^ wb4a0\$H5rmyj0心理学空间1t8d;|1?pz5p5T

Perls博士:我被控制。心理学空间 Xk.\]$C0?

8C#j_ pf:B'x?0A.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

h-^&~.q{3l*nC5`0心理学空间(]FF$f p

Perls博士:我是声音。

#|G@J$G6qeT8vO0心理学空间#]i0x8sgQ%@

A.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

gK'r7Dm0心理学空间4w,]!q%E(Cs1[

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a/|+tH&Z

心理学空间-@Th5g\

A.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

'{GWYG L/I"}t!wW0

:m@L0We5[| G0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

X`6vWQ3@$n#jF0

k j-x'uhNA^0A.b.:我正在控制你。

ah0E;@[HIF N%e0

G.Q8O.o5{%q(a0Perls博士:讨好你。

7UI;cJ{ i.Z0

?1N8M9p.oax0A.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心理学空间6E%?)ouC eq:k%TOF]

$o#OXc"Y2dz0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

7g0q N&jL`X`0心理学空间"xVG@_6erV1W9[A

A.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

U8D:Td.M+aQ[0心理学空间gK4W/k nL

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

e5~;J4lxm0心理学空间4J%Ui [,Wm6R6n

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心理学空间x4s?i"a,U

9D|g*x*Ow8z0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心理学空间s&@?n$r&fW3{

心理学空间"L1@|)}B'];ocy0G+~

A.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

*w\%ZB0p;w'ASX+N0

)U/N~%VvO f8k`0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

5W:@9^:|w D-_D(upW0

[HZ_4YA0A.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心理学空间 \r1u1bk5O

心理学空间0@3QD7aG!DS8} Vm%n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F.rE#Q j"CB#Y6n ~

9PJh)Q'pw!P&LCfy0A.b.:一个小女孩恳求。心理学空间E5L/Uf-ke V

pI%HfJ6ApD0Perls博士:什么年龄?

"Y wns\n;NN|0心理学空间aE Xf%sI?$^)Ef

A.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

9wC~)i9T,UH0

,R/Wa So ^1SU3hQ|0Perls博士:再来一次...心理学空间8bC9Y}r y#X#zc/rU

心理学空间GWKHg%XL U4l

A.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心理学空间wrb0}-A!L T1b?

心理学空间8@5[8Z S7Daw

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

a5J\w(w2Nv2e5g0

x'K*mC"jP0A.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心理学空间,_;X%mp/roc"I7D

5xmN6@7faQBi+]0Perls博士:你的父亲?心理学空间(_4{/Y'@%p4I

心理学空间n'Kui O2]M8}

A.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心理学空间%_4fi"M&a E|u

%J6N fefpT%l.F0Perls博士:向他谈话。

m rm0d}V_0心理学空间I"vL-zaU:teK"s

A.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

+F,|oC-j e%Om7U"`%jCa0

zs9ZFR-b6o ?N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Q+{)H@e [j

-ev`D5F-u+x2l Q.D0A.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心理学空间}"xon'?

;p1m.k3wx&n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EYp/WD2`2Q3C ])@0

%eghL*B-\M5t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

w+FR;rzF | F6y*}Lf0

@DP&A#E7W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3~?i5p+U5wZO0

Y xrY'tHW0A.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心理学空间mP*N6[~t]$l6o$kn

心理学空间mXda\,S[!rL

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

P}`-l1u0

J9F:@5Q(tR6^nh0A.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

t*zm5T @'iV0DU;]0心理学空间0b4H~)OV%I9R3}

Perls博士:闭嘴。

fY7i'tR5n0

!M^o e$NNr0A.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心理学空间+A&{6G5UH_:u$v

],gEv-CI0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4d3O&?Q.}/V1k \9]

B_}*cv!i;H(vz['D0A.b.:空。

O4A6`pb8}R0

7IrDMjeIC0Perls博士:现在...

u(]E7c8qnN0

-U{#dPM-MHW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心理学空间;jke;{!{N

心理学空间 Zhv)t"bd#n%J-Y}

Perls博士:接着说...

(U#\?+F3K3ZC0心理学空间#d?{VOq2\

A.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

,TY0~n6Y2b"q/J!fT0心理学空间z Kh A,iZt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6t`I$Q h~g0

(hyn)eY9j s4g^K$Fmf0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

Ap/[_U9Z0

x:H(wN ?-b/^6M0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

/NgDD4n'G9o0心理学空间\,o*I&~;} ]]!?p

A.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

5{:a {,Q| YV;q0

G:O%[J-d BGF0Perls博士:听和说。心理学空间j3E k:y%n

心理学空间`\}M0C!o1b e9p

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心理学空间T'Eh+R-q

)f]M+[&jY#O0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

9U_lE+I8Q0

O8X4]!g R,tT&P0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心理学空间;Z8aP4jGj

N T2G:J+Y&T0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心理学空间4EEdGq'h

QA(m3lY!c0A.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

+AW'|sO0

:F'UX7js$I;i0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

TE!Awi#NpZ0

}]Je!OxCV%m-s0A.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心理学空间K!}1nhE/S3U

心理学空间"O"rC"qI y9j

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

.~'broU WN0心理学空间+D5q0[ nz9x)ae

A.b.:这只是一个借口?

$Kdy4E'Z!k0心理学空间!G+l8\d~}GLZ@

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

oYp`7w6h-v0

tZr V!^4twJ9b0A.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心理学空间h2I"NWj/K-B9P

心理学空间d[5} V \:I

Perls博士:不行。

5UY!E*yPE}g0

p_B;\4W_w0A.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心理学空间;?*q~.C&~l*`

心理学空间QG] |&@Z

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

V K x g e W \r"Q'J0

wJa F ^@W0[完]心理学空间o0MT3HyVaq5K9i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格式塔疗法与空椅子技术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
作者: Adelaide Bry / 577次阅读
时间: 2017年11月13日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路径 > 心理咨询 > 人本存在 > 格式塔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