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大脑中的恋爱 Helen Fisher 简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大脑中的恋爱

.N-Pf.k.w%|"R|_l;Q0心理学空间U7I0y6f8zPNM6E

00:12心理学空间\^*H zZR'_sN

心理学空间['a2h#Y[ e+f;?7k

我和阿尔特.阿伦、露西.布朗还有其他同事 对37位处在恋爱不同阶段的人的大脑 进行了核磁共振测试, 其中17位正享受爱情带来的幸福,而15位则刚刚被甩。 我们刚刚开始第三项实验: 研究那些在10到25年后 仍然处在爱恋中的人们, 接下来是关于这项研究的一些介绍。

__6AC4U aR4v bM0心理学空间Ep1S(q"Y"J6N$B

00:34

I(U&i$S|U ro0

u}%@ A\%SMJ0在危地马拉的丛林深处的提卡尔,矗立着一座神庙。 它由史上最显贵的太阳王建造, 位于最壮丽的城邦, 代表着美洲最伟大的古文明——玛雅。 这位君王,名曰Jasaw Chan K'awiil, 他体型魁梧, 并活到了八十余岁, 在公元720葬于提卡尔神庙。 按照玛雅碑文的说法, 他深爱着他的妻子。 他为妻子修建了一座神庙,正对着提卡尔神庙。 每到春分或秋分, 太阳在提卡尔神庙后升起, 而他妻子的神庙便浸浴在拖长的影子中。 到了下午落日之时, 他妻子的神庙的影子也会完全遮罩在提卡尔神庙上。 直到1300年后的今天, 这对恋人的陵墓依旧互相拥抱、亲吻。

];|C3mg#@GB0v0

r1xv @f q:E001:34

8k'D0^Zuu~0

d,M*dgs0世界各地的人都有不同的爱情。 人们为爱情歌唱,人们因爱情起舞, 人们通过诗赋和故事来抒发爱情。 人们讲述关于爱情的神话和传说。 人们渴望爱情,因爱而生, 人们为爱着迷,甚至为爱而死。 沃尔特.惠特曼曾说过: “我愿意为你赌上我的一切!” 人类学家在170个社会中发现了爱情存在的证据。 爱情普遍地存在于每一个人类社会。心理学空间8F9N0q&E)PJ

PTh-I Yl cH002:04

]%o I9Z)u0心理学空间}0G l T"j%Wh&m

但爱情并不总是愉快的经历。 在一项针对大学生的调查中, 他们提出了很多关于爱情的问题, 其中的两个特别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你曾经被你真心爱着的人拒绝过吗?” 而另一个则是 “你曾经拒绝过真心爱着你的人吗?” 对于这两个问题,有95%的人作出了肯定的答复。 要活着走出爱情几乎是不可能的。心理学空间^X.|3FT;q ]

心理学空间$\&?pM*J(S

02:33

1G.o6Wv+s#l0心理学空间(k4|e;V[_'c7N_

那么,在开始讲述关于大脑的事情前, 我要读一段 在我看来最富深情的情诗。 当然,很多情诗都很不错, 但我认为它们都无法超越这首。 在1896年的南阿拉斯加,一位不知名的夸扣特尔印第安人 把它讲述给了一名传教士。 这是我第一次当众读它。 “爱你之痛如熊熊烈焰穿透我的身体; 对你如火一般的热恋让疼痛贯穿我的身体。 痛楚如沸水,饱含我对你的爱, 爱的火焰将其蒸发殆尽。 我仍记得你对我说的话, 我想着你对我的爱, 它将我的躯体撕裂。 疼痛,更多的疼痛, 你要把我的爱带至何处? 你对我说,你将从这里出发; 你对我说,你将在这儿把我遗弃。 我因此悲痛,因此失去知觉。 带上我的只言片语,我的爱人! 再见,吾爱,再见! 艾米莉.狄金森曾写道, “人因离别而品尝地狱” 在人类百万余年的进化过程中, 有多少人曾遭受这样的痛苦? 而此时此刻, 世界各地又有多少人在尽情跳舞? 爱情是世上最有力的感情。心理学空间"?E |yO n$Wq

g:rM N4z:Km aAk,I003:58

+y+d&f}"d0

_%k K4Ri+A*F/F0所以多年之前,我决定研究 大脑中的这种狂热的情感。 我们第一项对处在幸福爱恋中的人们的研究 得到了很好地宣传, 因此我只简短地介绍一下。 我们发现在大脑底部附近有一块活跃的微小的区域 ——腹侧背盖区。 其中活跃的细胞称为ApEn细胞。 实际上,这种细胞制造了多巴胺——一种天然的兴奋剂, 并将它散发到大脑的众多区域。 准确地说来,这里腹侧背盖区是大脑奖励系统的一部分。 它运作在潜意识中, 也不受情绪控制。 腹侧背盖区也是被我们称作爬虫类脑核的部分。 它关系到欲求、动机、 专注和渴望。 事实上,这一片区域 在可卡因瘾发作时也会活跃起来。心理学空间t(I@1aU@

心理学空间$R-M H+cJ"D

04:50心理学空间5@8?o@${L[:O

'[0V Rbn,[8E#u*Nb0但比起可卡因,爱情让它更加活跃—— 至少你还能从可卡因中回过神来。 爱情萦绕于心,占据着你。 你失去自我意识, 不能自主地去想他 ——他一直盘踞在你脑中。 就如8世纪的一位日本诗人所说, “我的渴求永不停止。” 爱情是狂热的。 当你被抛弃之后,牵挂会更深。心理学空间/C y?7xw;c@-A|

8Mc%A5x0s6fA005:18心理学空间 l:x;dKsW4Y5j-{

_~@ir+[)B'd0我和项目组中的神经系统学家露西.布朗 当下正在研究 被抛弃的人们的核磁共振测试数据。 但说服他们 进行测验实在是困难, 因为他们心情实在是太糟了。 (笑) 总之,我们在大脑中发现了三个与之有关的区域。 我们在那块大脑区域, 也就是腹侧背盖区, 找到了与热恋相关的大脑活动。 这是多么坏的事情啊! 当你被甩之后, 你会想着要忘掉他, 并继续你的正常生活, 但事与愿违,你只会更爱他了。 就像罗马诗人特伦斯曾说过的: “我的祈求越少,我的爱情便越炽烈。” 时至今日,我们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2000年后的今天,我们能够解释大脑中的这一过程。 大脑中的奖赏系统 与欲望、动机、渴望和专注有关, 它在你不能得到你所要的时,反而变得更加活跃。 倘若如此,生命中最大的奖赏即是: 一个适当的约会对象。心理学空间!k7x HUJ b1I%ef ~

K`'H6q.FLo006:25

?&m$A'g:ltPDL"q0心理学空间(a7n9V g y(r)f

我们发现大脑中 计算得失的区域也与爱情有关。 测试者躺在核磁共振仪中, 看着昔日爱人的照片, 然后开始回想到底是什么出错了。 我失去了什么? 事实上,露西和我对此开过一些玩笑。 在大卫.梅米特的一部剧中, 有两个行骗高手, 其中女士在勾引男士, 于是他看着那位女士说: “你真调皮,我是不会犯错的。” 当你在计算得失时, 大脑中的这部分——伏隔核的核心 变得活跃起来。 当你要因为得到或失去 而去冒巨大的风险时, 它也会变得活跃。心理学空间 a6}2T~7tVS-N

心理学空间3k wR*Kf7u DC

07:14

;[#? `I9[y OK D0心理学空间:{0nX"R z+a%u

最后,我们还在一块区域中 发现了与深度依恋有关的大脑活动。 难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遭受着痛苦, 难怪我们中这么多人被负心的情人伤害 当你被爱抛弃时, 你不仅被对爱情的渴望吞没, 而且感到对他深深的依恋。 此外,大脑的奖赏回路开始工作, 这使得你感到强烈的精力,强烈的专注, 强烈的干劲,和想要不顾一切地 赢得生命中最高奖赏的愿望。

7@Z nl6UK0心理学空间-E_!f.w?3u?;j

07:52

'~i0K"d,rg5sDaPg&^0心理学空间 zEZ e!m xY$X(a

那么,关于这次实验, 我又有什么样的体会要分享给全世界呢? 最重要的一点,我的结论是 爱情是人类最基本的寻求配对的冲动。 这不是性冲动——性冲动让你寻找 能够成为性伴侣的人。 而爱情让你同时只对一个人产生配对的冲动, 并节制地使用它, 开始同他恋爱。 我脑海中浮现出读过的所有关于爱情的诗篇, 其中最适合概括这一点的是 2000多年前的诗人柏拉图的一首诗, “爱神栖于爱欲之国。 爱是欲求,是冲动, 是恒久的失衡。 如饥似渴,不能熄灭。” 我同样也相信爱情让人成瘾: 爱若甜蜜,人们沉溺其中; 爱若苦涩,人们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1He!b i#h0

7E*s OE*Y*rhH008:49

igJTgEu f0心理学空间"tb)\kE+T'^ `

确然,爱情拥有成瘾的所有特征, 你专注于他,执念于他, 渴望得到他,并扭曲现实, 愿不顾一切以赢得他的爱。 成瘾的三个主要特征也在爱情上得以体现: 首先是耐受性——你总是想要得到更多以维持最初的感觉, 而后耐受性消退,最后又复发。 我的一位女朋友刚从一段痛苦的恋情中恢复过来, 经过了八个月,她终于好多了。 这之后的一天,她正开着车, 收音机里的一首歌 让她又想起了那个男人。 于是,瞬时的渴望充满全身, 她控制不住情绪,把车停在路边, 大哭了一场。 因此,我希望医学界、 法学界和高教界 都关注到上述这一点: 爱情确实是世界上最让人成瘾的东西。心理学空间c*pe^9Z

心理学空间]Cv+~cf#yxl

09:41心理学空间j.L(w$gmsqP!`:~

$l!l@8b+b T0我还想分享一下关于动物爱情的故事。 世界上任何一种动物 都不会饥不择食地寻找活物进行交配。 太老的、太年轻的、太脏的或是太蠢笨的,它们都不会选择。 除非你把它们关在实验室的笼子里—— 当然,如果你在笼子里度过一生, 也不会那么挑食了。 在调查了一百个物种后, 我发现野外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只动物都有各自的心之归属。 事实上,生态学家知道这些。 用四个词可以概括动物各自的偏爱: 选择性感知,配偶选择,雌性选择,性选择。 这儿有三篇学术文章 涉及到了这种吸引力。 虽然这种吸引力也许只维持一秒, 但它确实是存在的。 而且牵涉到大脑中到腹侧背盖区和奖赏系统 (更确切的说是奖赏系统中的相关化学物质)。 事实上,我相信动物间的吸引力是可以即刻产生的—— 我们能看到,大象有时会突然被另一头大象吸引。 我相信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一见钟情”的源头。

(k bmCc2H#[c0

0p,p)C5`,ek|010:47心理学空间M(},|;r} N

,SI8pO^0人们常问我是不是 因为研究爱情太多而没了爱的兴致。 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就如同在了解一块巧克力蛋糕中的所有成份后, 我仍然能够品味 吃蛋糕的乐趣。 我也同样会 犯大家都会犯的错, 但这些经历加深了我的对爱情的理解, 并让我对所有人都更有爱心。 比如,我在纽约时, 常看着婴儿车里的小孩,并感到一丝同情。 有时,当想到大脑是多么富有感情, 我会对餐桌上的鸡 抱有歉意。 我们最近的实验 由我的同事阿尔特.阿伦操作进行, 内容是对长期相处后仍能够保持相恋的情侣们 进行核磁共振测试。 至此,我们一共测试了5对这样的情侣, 并发现了他们共同的特点。 在他们相恋25年后, 他们大脑中与热恋相关的区域 仍然保持活跃。

%zj$F~O~!Y0

+Pt`(q9s{012:05心理学空间4bPv1\7e5\g

4^WSg q3BD&lY0关于爱情 还有很多未解开的迷。 现在我简短地说一下 我正研究问题: 为什么你会爱上他,而不是别人? 原本我并没有想要去思考这个问题, 但在三年前,一个约会网站Match.com找到我, 并问了我这个问题。 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是人们恋爱时,大脑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我却不知道 为什么他就是你命中注定的爱人。 所以,这三年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 一定有很多原因使你爱上他,而不是另一个人。 我们会倾向于 在同等的社会、经济背景, 同样智力水平, 同等的相貌, 以及相同的宗教信仰中找到自己的爱人。 而童年的经历也会影响人们的爱情,但如何作用却无人知晓。 就是这些,心理学家知道的只有这些。 而且,他们不知道在良好的关系中, 双方的人格是如何配合的。心理学空间C7[4~`(u

uV ?w3d!~k013:02

i yf n)pb,g0心理学空间(d(yn&ISXmi

因此,我开始思考 为什么我们接近这一群人,而不是其他人, 这是不是有生物上的解释。 为此,我做了一份问卷调查, 以探明人们如何显现多巴胺、血清素、雌激素和睾丸激素的性状。 我相信这四种物质在大脑中的不同配比 让人类演化出了四种非常普遍的人格类型。 所以我在Mating.com上创建了一个子站:Chemistry.com。 第一部分的问题 用来确认上述四种物质在你的大脑中是如何显现性状的。 最后网站记录下是谁选择了谁。 总共有370万美国人和 60万来自其他33个国家的人做了这项测试。 我正在对测试数据进行整理。 一定程度上,爱情总是神秘的, 但我相信我会逐步接近问题的答案—— 当你走进一间房间时, 每一个人都是和你同样的背景, 你们处在同样的智力水平上, 你们有同等的相貌, 但为什么你不会被所有这些人所吸引? 我认为这一定有生物学上的解释。 我想几年之内 我们就可以理解大脑 是如何让我们找到我们唯一爱的人。

z,t W gW6K/F9g0心理学空间"w\9o'ZMO

14:17心理学空间(rLb$W%vG8D

"QH$Vz1H!W}'^0那样,我就更接近答案了。 这是我的父母。 福克纳曾说过:“过去未曾消逝, 它们还留在心中。” 确实是这样,我们把从过去带来的大量的行李 堆放在大脑中。 我心里总存在一种力量, 让我想要理解人性, 而这也让我想到了这幅照片。 这是两个女人。 女人们倾向于更亲昵的言行而不像男人们那样。 女人们从面对面的交谈中获得了亲切感, 我们转向对方, 并在交谈中注视着对方。 这就是女性相互理解的方式。 我想这是源于长久的进化岁月中, 女人总是把婴儿抱在面前, 哄他们、训诫他们、教导他们。 而男人们总是在侧坐的交谈中找到亲切感。 (笑) 当一个人看着对方时,另一个人会望向别处。 (笑) 我想这源自远古时期, 男人们藏在灌木丛中, 看着前方, 并想着用手中的石块砸向野牛的头。 (笑) 在数万年的人类历史中,男人们和朋友坐在一起, 一起面对共同敌人。 所以我的主张是:爱就在我们心中。 它深深地扎根在大脑中。 理解对方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谢谢大家! (掌声)心理学空间[4T+r&]-lEP:HF#O0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Fisher TED 恋爱
«TED 我们为什么相恋,为什么不忠 Helen Fisher 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
《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
TED 科技为什么没有改变爱情 Helen Fisher»
延伸阅读· · · · · ·
Helen Fisher 作者:Helen Fisher / 396次阅读
时间:2017年11月23日
来源: TED
标签: Fisher TED 恋爱
路径 > 心理学 > > 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
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