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不可预测性:荣格对于深度理解冲突的贡献 简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灵的不可预测性荣格对于深度理解冲突的贡献
Allan Guggenbuel著
候迎春译
(本文经授权刊出,转载请注明转自微信公众号: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

.WW9~GH*f6T0艾伦·古根宝(Allan Guggenbuel):瑞士心理分析师,苏黎世大学教授,“神话心理剧”心理治疗模式的创建者;“神话心理剧”目前在欧洲、美国和日本,都深受欢迎。本文是他于2015年6月6日荣格纪念日的演讲。

7F!Y#F`s_E5f8b)KG-K%T0

bWX&F,Y$El)Q0不可避免的冲突

$h_4Qz aj1Ef#x!]0

1h"yV6?J0冲突不只是意见或争辩的不同,而是绝大多数人不想要的,一种被干扰的体验。

.vR+v9iu]_aF0心理学空间.\r9?.a.t ksWG`

冲突是一种白天生活痛苦,晚上彻夜难眠的情绪加剧状态。即便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冲突却依然存在。冲突是无法避免的,在所有种族人群、人际关系和社会形态中都会发生。在我们意识情感和日常的现实生活之间,这样的矛盾是如何被解释的呢?以下演讲将就这一主题,以及基于荣格分析心理学所建立的,这门学科的贡献进行论述。

4A6Wr8U3Wj3@.k!uV~g m0心理学空间5?IT+m/Us%ify6@

首先,我们应该仔细想想冲突是什么?心理学空间4a#PLM\+|m

5N rukN.X2aJ0在冲突中不仅仅是争论的差异,还有它所带给我们的改变。我们不再是平时的我们,我们的态度也不一样了。行为表现的方式变得很明显,通常我们是不会这样表现的,甚至之后还会因为有这样的表现而羞愧不已。通过冲突我们不能继续和睦相处,甚至常常无法理解我们自己。矛盾冲突通常具有以下典型特征:

$M~Uy'@0

ZA1Q2c%D0D0多半以感知收缩居多。心理学空间 G/g,v:I@k]

W\]"R&A0我们变得视野狭窄,只能看到和听到那些符合我们一开始所理解的问题原因,以及我们所认为的“元凶”。心理学空间f W;m0u+J X8iO

心理学空间J/E6|Jj;L

矛盾冲突会导致情绪激动。

F.p.] i:IJR]0心理学空间 UW;qr:Y/C[$_

情绪控制下,我们的身体感觉和感受,甚至是一些我们平常不需要经过思考就可以做出的反应,融为一体。

2V;]dJ r US0心理学空间t^2_4S n y%K ]

但是在冲突情境中,我们会心跳加速、出汗、双手颤抖,有些人还会面红耳赤,肌肉紧绷。我们往往将这些归因于他人的性格、动作和行为。我们妖魔化某个人,就会贬低他。“你从来不听我说话!”“你就是个自大狂!”当我们面对冲突时,往往不会想到还有没有其它选择,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对“如何应对”盯着不放。“这个学生必须离开教室。”、“一定要灭绝犹太人。”、“一定要减少外国人的数量。”心理学空间,j%NXz;?l N

心理学空间P~5^`:[7x0{4e!O

冲突背后往往隐藏着特定的危险,我们要意识到其中两点:代偿失调导致的呼吸困难以及呼吸急促。伴随代偿失调的呼吸困难,我们会失去对自己的控制,阴影元素决定并掌控我们的思想和行为。我们会崩溃,并且做出一些我们原本不会做的行为。伴随呼吸急促,冲突会爆发,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矛盾会导致灾祸的发生。这也会出现在社会环境中,任何人群聚居或一起工作的地方,都有可能出现矛盾冲突。

ar.F!a@ z6o]4|0

A;xH]&]!Y1n b_2CP:^0通常,这些矛盾冲突并不是故意的。绝大多数人都会想方设法预防或避免冲突。严重的不同是被禁忌或压抑的。有一种伪装,就是人们可以生活在相同的社会中。在相同的社会中,人们可以相互伪装或自己骗自己。每一方都有确定的自我意象,有着高贵的意图和美好的理想。可能的冲突或其它动机是被压抑的。和人际关系、小的社团群体一样,社会总倾向于无暇顾及冲突的一面,而是去讨论其他的事情,处理一些无害的问题和挑战。为了和平,有危害性的和充满争议的话题会被忽略。只有在紧张局面会导致冲突并且会失控爆发的时候,才不得不面对冲突。

M0^6?%Y iCk0

[ jJh2ld0另一方面,故意挑衅也会发生冲突。如果一个人太过自鸣得意,没有冲突,那么经济上的刺激也不会起作用,也就不会有所发展。社会能够幸存下来,一部分要感谢冲突。因为当人们感到不满意或有冲突发生时,经济增长被认为是唯一的可能。他们面临可以选择的方式来实现目标或勾勒出的新的生活方式,因为那些比他们本身更经得住考验。人们变得不满足,想要得到更多。任何人的生存或生活方式都存在冲突。人们想要一辆新的、看起来更好的车,或者能够很便利的去到一个更美的地方渡过一段时间。尤其是广告会对这一冲突起到刺激作用,鼓励我们去买新产品。如果我们没有改善所生活的物质环境的倾向,那么我们的生活就不会有任何改变。不满意是物质和社会发展的发动机,是引发与反抗、革命一样的“要求”。当人们发现有些人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时,会引起其他人的妒忌和改变自己物质生活的欲望。还有一些不公平的现象,例如租金太高,火车上没有座位,田野变成了建筑工地,还有老板并不赏识自己,人们就会想要有所不同。我们想象一个与我们所生活的环境相比更好的,不同的情形,于是便转向冲突。

0z%d5^(t3jD+XF!M j%E0

;t;P;_ _!g3R1v0有趣的是我们都梦想一个和平社会。这样的梦想太强烈,就容易遭受乌托邦的侵害。我们梦想有一场革命,有一个完美的社会,并时刻准备着经历磨难甚至是牺牲来实现它。

['X&?|)u*[q` s0心理学空间 R6l3I^gB v)~9b

在人际关系中还有一个类似的机制起作用。我们常常在开始一段关系时,确信没有无法克服的不同意见。我们理解彼此,任何困难都能通过讨论解决。不幸的是,事实并不是这样。这让我们感到惊讶。一种性格特征是在隐藏的表象下保持的。正如我们在社会中一样,我们倾向于在人际关系中自欺欺人。我们通过他人的自我形象来感知我们自己,认同一些别人要求我们具备的特征,并且相信我们相互理解的很好。我们掉进“同理心”陷阱。我们倾向于自欺欺人并设法减少冲突和分歧。

y@4pwW3dXmn0心理学空间 RxF0NEpg0L @

在人类社会和人际关系中,冲突通常是禁忌。我们回避冲突。当我们谈到冲突,面对真正的分歧时,自然会有难题。这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原因或有效论证。一般来说,往往会通过回避冲突,或者排挤那个在同一个公司或机构的人的方式来解决。人际关系和人类社会的实际情况是,尽管意图高尚,言辞优美,但冲突依然是隐藏的或明显的。

1G i)|-eJ"}H0

|H;hu/If#isw`0一看当代政治局势,尤其是近东地区(即非洲东北部和欧洲东南部)就知道。冲突无处不在。我们不仅面临可怕的内战,还有欧洲不同地区想要分裂出来的愿望,还有金融危机等等一波接一波的冲突。不只是宏观层面的冲突,还有微观层面的,例如:家庭破裂,还有我们每天都能听到社交圈暴力行为,人们为什么就不能理智一点呢?心理学空间-U|%o:dlg

,JGj1}q'ksb0因为:根据个人或群体的自我意象和行为,应该不再有实际的冲突。据说我们的行为举止合情合理,可以讨论分歧,寻求妥协。几乎所有人都强调他们拥护和平共处,愿意与冲突对话,不想要有冲突,但所说的并不符合事实。心理学空间$e"UIw4?L

yZ/VH3m7[t1T0更深层的原因是我们的自我意象,我们共有的画面并不符合我们的自我认识。自我意象不是我们性格的反映,而是另有用途,它使我们能够承认我们自己。是对真实的我们的委婉的表达,以便我们能够忍受和接受我们自己。如果我们面对自己内在麻木状态趋势和方面,很可能会彻夜难眠。因为我们的自我意象不符合现实,所以我们受不了和我们自己在一起。因此我们的自我意象需要与我们自己和解。心理学空间'r:?-a |zB

心理学空间6xdX;C5o!w

为了实现自欺欺人,我们会任意使用有各种各样的防御机制,例如:指责、投射、外归因。最常用的是客观化:我们相信已经找到了冲突的外部原因。我们常常认为冲突发生是因为外部原因,例如:烦人的老板,神经质的妻子,有问题的父母。我们也会为了客观原因指望医学。在过去,我们会相信在梦魇中,夜里出现的人会从我们的身体里面改变我们。后来,我们把冲突归因于缺乏对神或魔的信仰。随着科技的到来,并占据支配地位,冲突发生的原因被视为是新的科技发展带来的。必须找到一个能够归因冲突的外部原因或错误,例如火车是恶魔的座驾。随着更多的精神分析,带来了个人冲突发生的原因贮藏于童年早期,与父母关系和创伤的想法。心理学空间h%N{9H'm^&p

心理学空间ZZ*z&|3Fb

我们相信答案就在我们的大脑、镜像神经元或未开发的额叶等等之中。如今神经科学家只好用这一观点发挥作用,即冲突的成因将存在于大脑之中。我们不能确认和接受冲突本身,于是我们寻求于外部环境,一个可以被我们归因的客体。因为常常,实质上是对冲突的具体解释。我们试图通过从外部原因引证,来卸去冲突中自身的负担。有趣的是现在还有神经科学家。此刻,有一个神经假设,每一秒,有疑问的特性都被归因于亏损或大脑的特殊方面。尽管神经科学家的发现非常模糊也不够明确,他们至今仍不能给出任何关于引起冲突的原因或如何处理冲突的建议。在神经假设的背后浮现的是典型的防御行为:我们不想面对冲突背后更深的心理上的背景。心理学空间sZ'?7w2@&b!Gb2B

心理学空间;aOr0G||*}"o

荣格对冲突的解读心理学空间*o\2`/` c{K

'm"~*uOs0s'N7L W0人类和动物最重要的差异是在精神活动方面的能力,由此我的意思是我们随着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感受,还有我们的观念,并不感激于停留在此时此地,还有我们具备将我们自己传送到其它位置和其它时间的能力。我们可以因此把我们自己想象成别的东西,更好或更坏。为了想象其它替代品具备和先决条件一样的,有进入内部心理空间的能力。不仅是外部世界还是我们用内在眼睛看到和内在的耳朵听到的内部世界。作为人,我们不仅受现实支配,还能学习我们的内心世界在说什么,它是如何对外部感官和行动做出反应的。我们可以想象怎样的情形会更好,并给外在世界留下印象。

5L;HbuC8j`au7?H6O0心理学空间!b.t+fb@+l1~p

对于我们来说,内心世界往往比外在现实更加重要。内心世界真实存在,它拥有内在的力量参与我们做决定,影响我们的态度,以及对外部世界的认知。因而,我们不只是受到外部世界的支配,而是,外部世界是我们内心世界的产物。那些我们所拥有的意象,会影响我们的态度和情绪。这一点已经在我们竭力想要弄明白各种幻想中被证实了。不管怎样,即便它们变成真的,我们依然会失望。

tln@de0

&RDsr@8ms.t0我们坐在度假屋的前面,却没有那种幸福的感觉。这意味着幻想要比现实更有效。这就是荣格总是强调的:我们的灵性才是决定因素。心理学空间!V'Js1y"`VSs

kk#^6y f0换言之,我们通过内在意义来丰富外部世界。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和经历的常常也包含着我们内心世界的表达。我们带着源自于我们的材料和我们自己,去占据外部世界,他人和事物。外部世界是我们投射的表层。希望、祝福,甚至被压抑的愿望和本能通过外部世界事物的被体验到。然而问题在于我们认识不到这些的发生。我们归因于无意识的意义。心灵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我们的精神融入到我们的观念、评估和决定之中。我们自己相信意识的优越性和自我,没有意识到我们内在潜意识的过程,在共同创造并联合评估我们周围的环境。心理学空间9LHmK lqB

心理学空间 KS]9O!u g5OTOp

这意味着,为了能够理解我们自己,我们不得不对外部世界进行解释。心灵深处的内容隐藏于我们经历的每一件事中。我们自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正如我所描述的,在社会中永远只显示我们人格的一小部分。这一点在相互交流中也不会改变,如我所说,在大部分的社会情境中,我们相互欺骗,并设法隐藏更深的动机。我们相互交往却依然对我们自己不自知。我们永远只体验到构成我们人格的一部分。

6o;uvs |0TA0

#LB{b \ ]*_4Xo`!u0根据荣格的观点,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和所处的关系,是一个象征的花园。基于对荣格的信任,我们能够指出象征的效果。无意识的内容超越了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因此我们的世界常常也是我们从象征意义角度的理解。为了理解这些内容,我们需要了解象征,必须学会读懂象征。我们所关注的意象拥有自己的力量,它们影响、吸引我们,改变、激励我们,也会激怒我们。荣格意识到这些象征对我们如此重要。心理学空间M^X9@A[rW#t

心理学空间0no3iaM-U

按照荣格所说,既然如此依赖于我们的内在心灵空间,那么我们需要了解这一心灵现实的功能。这一想法永远只是假设或者模型,只有基于外部的或经验主义印象基础上,并且在与内部观察结合后才变得有据可依。在考虑到与经验主义现实有所区分,这种内观的能力,是荣格心理学所具备的。感谢荣格心理学,让我们能够从外在现实的真实性中释放我们自己,并认识到外部事物所具有的象征的力量。心理学空间[yrwPry

h;b)OD)o+j0内观并不是经验主义的理解,而是只有通过言语和意象才能被间接地呈现。我们也不能对其中出现的内容进行测量和计算,只好使用蕴含和暗示。意象也因此从未清楚明白过,而是多层面的。这就是为什么荣格心理学从今天基于科学实证研究的意义上说不是一门科学的原因。心理学空间']4_K9Z9cO&a4Ml

心理学空间^WbuF'r$e

如果我们敢于向人类内心世界瞥一眼,设想那里有一种像灵魂一样的东西,那么很明显它不是一个实体。人类心灵通过矛盾对立和相互排斥的趋势被区分出来。灵魂由悖论和矛盾组成,这一点我们从红书中也可以了解到。荣格用这本书证明他的心路历程,他自己敢于面对内心灵魂的混乱。我们通过大量的愿望来表达矛盾。尽管我们表现的好像情况属实,但通常我们对自己想要的和感觉到的并不清楚。我们想要组建一个家庭,同时又梦想着单身的自由。我们重视精神,却允许自己受到金钱的影响。又或者我们盼望平静,独处时又觉得无聊。荣格的天才之处在于,他没有将这些矛盾归因于外部,而是试图。因此我们不断地暴露于对立面。如果我们接近心灵,那它将不再平静和谐,而是会差异相互碰撞,我们会变得迷茫。心理学空间h CD1NF%m[

M H@JQ9j*b:b&L0荣格试图用心灵的概念和想法去捕捉对立面。心理学空间#G's/{ FA

心理学空间SZ^&_fgNt

对他来说极性很重要,因为这一点意味着他的行为、特征和气质看起来相互排斥的方式,依然包含更深的连接。意识和无意识,人格面具和阴影,阿尼姆斯和阿尼玛,他们与竭力相互联系的对立有关。虽然一极排斥另一极,但同时又相互吸引。我们想要和平却又着迷于暴力。由于极性的性质,表面上看起来对立的主题,实际上去很接近,例如爱与恨,和平与战争,男人与女人。心理学空间&v4Gia:}w"A

"vf"O,FrJ*f0如果我们内观我们自己,那么我们就有引发我们内在冲突的危险。

6| fW V3\T%L0
冲突是通往心灵之路

CM,@k8s R(h4Qo0荣格对于冲突的观点

,r6f9iD;b;R m?0心理学空间p(]/S;F](A F

根据荣格的观点,冲突是通往心灵之路。心灵是根据冲突设计的,因为我们时常感受到差异和矛盾的趋势。和睦融洽与协调一致都是很容易的想法,但他们都不符合我们人类的内心现实。他们与欺骗有关,那些欺骗把我们从我们的内心世界中抽离出来。这一点在我们的生活中被不断的印证。我们被想法和本应该成为的美好画面误导,接着就被另一个现实所捕获。这就好像,一支教练队伍声称我们可以好好相处,和谐融洽,相互了解,半年后就有一个人被围攻了。尽管我们想要如此,但冲突依然存在。这些冲突是心灵内部动力的表现。

E4fu9\2qgQ6NS1u0心理学空间&dW@(X?

冲突是由心灵内部的趋势引起的,所以我们一次又一次陷入冲突。我们无法承受和谐与和平,因为当我们感觉到我们内心想得到实现,或者至少能够被象征化的时,就会有矛盾。通常明确的目标会让我们发泄内心的矛盾。如果在生日聚会上,有人被高度赞扬,那么其他人就开始嘀咕或有想法,他也没有“那么”好。心理学空间,J.LMo:vla]\

5{/ls1o4uLE9q0问题是文明也解决不了分歧。人们奋力澄清,想要表达什么就是什么,因为不那样做就会失去控制,矛盾就会上升。我们遵照规范和有序的道义指导来发展自我, 并且感到安全。我们想要知道什么是对与错、好与坏、美与丑。我们想要了解什么是有效的,因为这能使一个社区或社会运行起来。从这一心灵组成来看,人类抵制文明。因此社区企图截断塑造我们内心世界混乱的洪流是没用的。然而如果他们极其有效,并且在明确的规范下安排有序,那么被压抑对立面的威胁会变得活跃。于是如果考虑其他观点,便会有一个反向运动。因此根据荣格理论,冲突常常是人类对于能够掌握和控制某样东西的骄傲的结果。掌控一切的力量和感觉导致问题的出现。心理学空间uw:q/W7P(U?

心理学空间O?5pLs

总结心理学空间&nhUx`(B-f b

I2U&K5A hU0外在冲突与心灵的矛盾以及情感过程有密切联系。从荣格的观点来看,大部分冲突并不能立即解决。为了防止毁灭性的结果,我们不得不考虑心理内部的动力。必须通过内观,找到一个有建设性的出路。我们常常不得不处理在冲突中显现出来的被压抑的部分。心理学空间S X;?cR

0[@ D-p(Z-px([0在个人冲突中,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问我们自己,那个冲突与我们的联系是什么?也许它和我们的生活的历史中的某个未处理的情节或未解决的问题有关。冲突使我们陷入困境,于是通常我们会很无助。我们采取行动,与反对的一方作斗争,想要摆脱冲突。为了将冲突引向有建设性的轨道,就需要包容。如果有一个容器,其中存在相反的一面,是通过象征的形式表达出来,那么冲突多半会被克服。容器可以存在于分析设置之中。我们坐在分析师的对面,仔细考虑冲突隐藏的位置。我们可以在治疗惯例的框架之内限制我们自己,不只是关于冲突和可能的解决方案,还要试着到达冲突的核心。这个冲突要表达什么?感受、想法甚至是梦,都能给我们线索。对立面可以被认可和讨论。在分析设置中,我们寻找能够反映冲突的隐喻、意象和神话。幸亏有这些步骤,才有可能扩大视野,去理解冲突不仅仅是个人问题,更是深层的,通常是原型的部分和连接。

La+|zL@v b~0心理学空间)a] ?Ow:fg

通常过程要比快速解决方案更加重要。例如,这一点在两性间的冲突中可以看打。世界上有两种性别,他们永远不会完全理解彼此。如果不根除其中一种性别,我们是无法解决这个男人-女人的问题。不管怎样,这一点很重要,我们能够继续一遍又一遍地与这些对立面作斗争。我们忍受它们,不要求另一方的品质或特征。因为这个原因,荣格发展出了阿尼姆斯和阿尼玛的概念。我们拥有两个极性,男性特征和女性特征。我们通常认同一种性别但里面却带有另一极。心理学空间:G8zQs&dS

心理学空间I i W eP$fwc

意象和故事需要抓住心灵内部的动力。荣格认为神话和文学往往比干瘪的科学理论做得更好。希腊戏剧中的众神展示了和莎士比亚剧中一样的对立面。心灵内部的动力存在于这些原型戏剧之中。我们可以从中学习有关心灵过程的部分。哈姆雷特就是怀疑论者的缩影,或者福斯塔夫是讲究美食及生活享受的,一个对生活持享乐主义态度的原型。

n,j~8_t0

*sXR F RAEcg0因为人类心灵包含矛盾趋势,我们都被冲突所吸引。例如我们经历的不仅是像火警警报一样的冲突,还有如行动自由一般的冲突,它吸引着我们。暴力着迷因为它破坏了我们意识生活片面性的外观。我们可以引爆对立面,这一点在孩子玩“自我枪手”的游戏中可以看到。他们着迷于这样的游戏,因为他们注意到人类存在中的悖论并且要处理它们。通过暴力游戏,他们可以卸下负担,恢复不得不单方面思考和行动的压力。人类存在单方面想要自由的愿望,尽管它们是有问题的,但在我们经营意识形态的趋势中看得到。斯大林和希特勒被知识分子所敬畏,我们相信在新人类和新纪元中,我们将免于人类生存的矛盾。心理学空间0@2GB,X1V:p `)NF

1re ODZpJ8f0荣格在自性化的过程中找到一个处理我们矛盾的方法。冲突会导致革新,可以指出摆脱人类存在困境的路。荣格确信通过关注由冲突产生的意象、故事和象征,指引我们摆脱冲突。因此我们必须发展出想象的能力。差异应该被允许,并充当启发灵感和想象力来源的角色,而不应存在于在未加工的冲突之外。

,u&?;zNxg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不可预测性 冲突
«曼陀罗创作在冥想中的运用 心理分析模型
《心理分析模型》
没有了»
Allan Guggenbuel著 作者:Allan Guggenbuel著 / 419次阅读
时间:2017年11月27日
来源: 候迎春译
标签: 不可预测性 冲突
路径 > 心理咨询 > 精神分析 > 心理分析模型
心理分析模型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