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莱塞尔:帮助大脑培养道德行为
作者: 丹尼尔·莱塞尔 / 2317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月10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道德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E3w,Z-Mo1XB0心理学空间K)D)t}+d?h

丹尼尔·莱塞尔(Daniel Reisel)研究的是患有精神病的罪犯以及老鼠的大脑。他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与其将这些罪犯关起来,难道我们不应该运用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大脑的知识来帮助他们康复 么?换而言之,如果大脑在受损之后可以发展出新的神经链接,难道我们不应该帮助大脑重新培养道德行为么?

G{``JB!h7S0

:z6Ejv$U^0心理学空间4dJx;y(lL;bF

丹尼尔·莱塞尔:帮助大脑培养道德行为
Translated by xuan wang
Reviewed by Peipei Xiang
心理学空间T5boQ9a X*X!\,F

心理学空间7agU[1h

心理学空间9_!}s@ X5lG2?+w9N

00:12
0~;Z Pu @%e Z?'E O*nh0  我今天想要谈的是 我们可以如何改变我们的大脑 和我们的社会。心理学空间fM0J?p|QBp

B Q!DI o0心理学空间i9I5eGN

00:19
|3u@ kC*O0  这是乔。 32岁的乔是一个杀人犯。 13年前我在伦敦的戒备森严的 沃姆伍德斯克鲁伯斯监狱的无期徒刑区见到了乔。 我想让大家来想象一下这个地方。 它和它听上去的一样: 充斥着痛苦的地方。 这座由囚犯们在 维多利亚时代后期建立起来的监狱, 是关押英国最危险的犯人的地方。 这些人都犯下了 令人发指的罪行。 而我在那里研究他们的大脑。 我是伦敦大学学院里 一个研究小组的一员, 这个研究是由英国健康部门所资助的。 我的任务是研究一群 被临床诊断为患有精神病的犯人们。 也就是说他们是所有犯人里 最冷酷和冲动的 一群人。 是什么根本原因导致了他们的行为? 会不会有神经性的原因引发了这些问题? 如果真的有神经性的原因, 我们能找到解药吗?心理学空间_+I3?!b w4B5u
心理学空间]V/?0Us2r S8[!Z

心理学空间dM5Y K0fz/GB

01:25心理学空间Vy xF0Psn)`
  因此我想要谈谈变化,特别是情绪变化。 从小到大,我一直对 人们是如何变化的感到好奇。 我的母亲,是个临床心理治疗师, 在晚上会时不时的在家里 接待病人。 她会把客厅的门关上, 然后我就会想象 神奇的事情在那个房间里发生了。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 我会穿着睡衣爬到门口 坐在门外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有好几次,我都睡着了 他们不得不在诊疗结束之后 把我推开。心理学空间1p*m? mFD l%}

9s G&\c kT;zq0心理学空间(C$P'b U6K$gS?Q

01:59心理学空间f^+a%K PG
  我想就是这好奇心驱使我 走进了 沃姆伍德斯克鲁伯斯监狱的安全面试室。 乔坐在一个铁桌的对面 然后面无表情的和我打了招呼。 而监狱长也同样面无表情的说, “有麻烦的话,就按那个红色的警报器, 我们会尽快赶到的。” (笑声)心理学空间9\@W{(f

[/DuZJx ?*k0

2oD#l7y!m2UM1K*@7dR%C2@E002:25心理学空间G({;r,h"?mO~/]
  我坐下来。 沉重的铁门在我后面砰的关上了。 我看着红色的警报器, 它在乔身后离我很远的那堵墙上。 (笑声)心理学空间 ~/D}wP&R

5ynj3~(J.t5Ln G c e0心理学空间1T-^ n4[G!D

02:37心理学空间0_fe%JE;D,G#D/@Y
  我看着乔。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顾虑, 他身体前倾, 尽量安慰地对我说, “啊,别担心那个警报器, 反正它已经坏了。“ (笑声)心理学空间H%XME+v$ri
心理学空间V U&j QQ)|4H5j

-G b,Da!d:PN002:55
;})K,R"_:j x0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 我们测试了乔以及和乔一起的犯人, 特别观察了他们 对不同情绪的照片进行归类的能力。 我们观察了他们对这些情绪的 肢体反应。 比如说,当我们中的大多数看到 一张某人看上去很伤心的照片, 我们马上会有一个轻微的, 可以测量出来的肢体反应: 心跳加速,皮肤出汗。 虽然我们的精神病患者可以 很准确的描述这些照片里的情绪, 但是他们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情绪波动。 他们没有任何的肢体反应。 就像是他们知道字面意思, 却不具备感同身受的能力。 所以我们想利用核磁共振 对他们的大脑成像来进一步观察这一现象。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 想象一下 在伦敦的上下班高峰期 运送一群带着手铐脚链的 精神病患者们, 为了让他们躺在核磁共振扫描仪上, 你得去除他们身上所有的金属物, 包括手铐脚链, 以及所有身上的穿环,这也是我才知道的。
8y)@ H r{En:u0心理学空间KEZj"r6c

心理学空间 HlS3]?m

04:09
@*P2_*J [7[ X v.u0zy0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有了一个初步的答案。 这些人不仅仅是糟糕童年的 受害者。 还有些其他的原因。 像乔这样的人,他们的大脑的杏仁体 是有缺失的。 这个杏仁体是一种 杏仁形状的深藏在大脑两半球里的组织。 它被认为是产生这种共情性体验的关键。 通常,一个人的共情性越强, 他们的杏仁体就越大越活跃。 我们的囚犯们 有一个有缺陷的杏仁体, 这很可能导致了他们缺乏感同身受的能力 进而表现出不道德的行为。心理学空间s6Llq`RE _1r

8K?&{KF e0

"Zcu E1Z}g1`004:50心理学空间*^L6zSt"o
  那么让我们回过头来看。 通常,养成道德的行为习惯 是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 就像学习说话一样。 在六个月大的时候,基本上我们每个人 都可以区分有生命和无生命的物体。 一岁的时候, 大部分的孩子都可以模仿 他人的有意识的动作。 比如说,你的妈妈举起并伸展她的双手, 而你也会跟着模仿她的行为。 最初,这还不是很完美。 我记得我的表妹萨沙, 她两岁的时候, 在看一本图画书的时候, 她一边舔着一个手指,一边用另一只手翻页, 一边舔着一个手指,一边用另一只手翻页。 (笑声) 渐渐地,我们为我们的社会性大脑建立了基础, 在我们三、四岁的时候, 大部分的孩子,不是所有的, 都具备了领会 他人意图的能力, 这是另一个建立共情性的先决条件。 事实上这种发育进展是 具有普遍性的, 不管你住在哪里, 不管你的文化背景如何, 这都很充分的证明了道德行为的基础 是天生的。 如果你有怀疑的话, 那就试试在一个四岁孩子面前 失守承诺。 你就会知道一个四岁的孩子 一点都不好骗。 它更像是一把瑞士军刀, 有着经过仔细磨练的 各种固定的金属组件 以及强烈的公平意识。 早期发育是非常关键的。 在某个时期还是有机会改正过来的, 但是过了那个时期 影响道德行为将变得很难, 就像让成年人学一门外语一样。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近斯坦福大学有一项非常棒的研究表明 那些在虚拟游戏里 扮演了乐于助人的 超级英雄的人们 在现实生活中也变得 更有同情心和乐于助人了。 我不是说 要让犯人们有超能力, 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找到 让乔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 改变他们大脑和行为的办法, 这对他们和 我们都有好处。
'\C7{-]2Ymu9c2u0心理学空间9U)uW,k2o&v

心理学空间5y'Jxu9y$V

07:18心理学空间4|#xm1pN{ |E3Z
  那么大脑可以改变吗? 在超过100年的时间里, 神经解剖学家以及后来的神经学家 都认为成年后 大脑就不会再产生 新的细胞。 大脑只能在 某种程度上变化。 这就是过去的理念。 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 各项研究开始表明, 在普林斯顿的伊丽莎白·古尔德 和其他人的领导下, 这些研究显示了神经发展的证据, 新的脑细胞 在成年哺乳动物大脑里产生, 首先在负责嗅觉的 嗅球里, 然后在负责暂时记忆的 海马体里, 最后就是在杏仁体里。 为了弄明白这个过程是 如何发展的, 我离开了精神病患们并加入了 牛津的一个专门研究学习和发展的实验室。 我的研究对象从精神病人变成了老鼠, 因为同样的大脑反应 在很多的社会性动物中都出现了。 如果你在一个正常的笼子,或者是鞋盒里, 特别是有药棉的那种, 养一只老鼠, 就让它孤零零的, 它不仅不会活跃, 反而还会有奇怪的、 重复的举动行为。 这种天生的社会动物 就会失去和其他老鼠打交道的能力, 甚至会在见到其他老鼠的时候变得很好斗。 正相反的是,那些在我们所谓的 丰富的环境里生活的老鼠, 它们跟其他的老鼠居住, 有轮子和梯子可玩以及其他的地方可以去, 在这些老鼠的大脑里出现了神经发展, 新的脑神经的产生, 同时,它们也在各种学习 和记忆任务中表现更出色。 它们当然不会发展出 为老老鼠过街提购物袋的 文明举动来, 但是他们所处的良好的环境导致了 健康的社会行为。 正相反,那些养在普通笼子里的老鼠们, 你可能会说,这跟在监狱里没什么区别, 它们大脑里产生的新的脑细胞却要 少得多。
I l,QN0tk.vG0心理学空间N kaxb)\m

心理学空间}/`o*AS} V

09:29
1v%`[U5}(Rq7d1J0  现在很清楚的是哺乳动物包括我们人类 大脑里的杏仁体, 可以有神经发展。 在大脑的一些区域, 大概20%的细胞是新形成的。 我们才刚开始研究 这些细胞的确切功能是什么, 但是这暗示了 成年人的大脑也是可以有很惊人的变化的。 然而,我们的大脑 同时也对我们所处环境里的压力非常敏感。 压力应激激素、糖皮质激素, 它们由大脑产生, 并压抑了这些新细胞的生长。 压力越大,大脑的发展就越少, 这又导致了低适应能力和 更多的压力。 这就是发生在当下的 先天和后天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 大家想想看, 讽刺的是,我们现在对待这些 有着极大精神压力的人们的方法就是 把他们放在一个 永远也不会有助于杏仁体增长的环境下。 当然,监狱系统是 刑事司法系统和保护社会的 一个必要组成部分。 我们的研究并不建议 让犯人都用他们的核磁共振扫描结果,
%[p#S? H0心理学空间c&g'U5VT

心理学空间)wf3\jF[

10:47
T&I2^.[Q:j_.V0  凭着他们有受损的杏仁体 就让他们免除牢狱之灾。 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因为我们的大脑是可以改变的, 我们需要对我们的行为负责, 而他们也要对他们的康复 做出努力。 一种方法就是通过 恢复性司法方案来达到康复的目的。 如果受害人愿意,可以和 肇事者在一个安全、有序的环境下 面对面交流, 然后鼓励肇事者要对 他们的行为负责, 受害人同时也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 在这样的情景下,肇事者可以意识到, 可能也是第一次意识到, 受害人是一个真实的个体, 是有想法和情绪以及 真实情感的个体。 这会刺激大脑中的杏仁体 这可能是比简单的关禁闭 更有效的康复练习。 这种项目不会适用于所有人, 但是对于很多人,这可能是 改变的开始。心理学空间&o-n*Zu1q0hUC ]

RjGv'B D0心理学空间 C9W9P1a#y.i

11:52
6pP~ x3V0  那么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呢? 我们如何在实践中应用这些知识呢? 我想和大家分享 我学到的三点。 第一点就是 我们需要改变想法。 自130年前沃姆伍德斯克鲁伯斯监狱建立以来, 社会已经在几乎所有的方面都有了发展, 包括我们管理学校、医院的方式。 然而当我们说起监狱的时候, 就好像我们还处在狄更斯时代, 如果不是中世纪的话。 我相信,有太长时间, 我们让自己坚信着 人性是不可改变的错误观点, 而这对社会的消耗是极大的。 我们知道大脑是可以有惊人变化的, 而达到这些变化的最好方式就是, 改变我们的环境, 这对成人也适用。心理学空间9s Mq] l+D*`

c_g#~fH!@C0心理学空间/zh&\dbYv

12:46心理学空间?/Go^MGJ
  我学到的第二点就是 我们需要把所有 相信科学是社会变革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的人们 联合起来。 让神经学家把一个重刑犯放在核磁共振扫描仪上 是一件相当轻松的事情。 实际上,那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但最终我们想知道的是 我们是否有能力来降低再犯罪率。 为了回答像这样的复杂的问题, 我们需要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 - 实验室里的科学家和临床医生、 社会工作者和决策者、 慈善家和人权活动家 - 一同合作。心理学空间e"YiwZ Rw

-t i\ X/I']T V0

1O;ppS H4Br2X5p013:25
['by,e+_J0  最后,我相信我们需要 改变我们自己的杏仁体, 因为这个问题归根结底 不是乔是谁, 而是我们是谁。 我们需要改变认为乔是 无可救药的观点, 因为如果我们认为乔无可救药的话, 他又怎么能认为自己会有任何改变呢? 再有十年,乔就要从监狱里 释放出来了。 他会和其他70%的犯人一样 重操旧业 然后再被关到监狱里吗? 如果在他服刑的时候, 有机会能够锻炼他的杏仁体, 来促进新的脑细胞的产生和连接, 这样不是更好吗? 这样在他出狱的时候他就可以 再次面对这个世界了。 毫无疑问,这对我们大家都有利。
GR?|#k2Xi0

7Qv/Dj9t{0

~t{9yJ~&`.N014:21
fn\YD#rX8w0  (掌声) 谢谢。(掌声)

Lzi!v }M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道德
«TED约翰·赛尔:我们共享的状态——意识 神经科学:理解与使用大脑
《神经科学:理解与使用大脑》
TED 你的大脑如何幻化出你意识到的现实 Anil Seth»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