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苏格拉底式对话与自我批判进行工作
作者: RUSSELL L. KOLTS / 851次阅读 时间: 2018年2月08日
来源: 陈明 译 标签: CFT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运用苏格拉底式对话与自我批判进行工作
w7^e)Gn0《A Clinician's Guide to Practicing Compassion-Focused Therapy》
vB&rb}3z0RUSSELL L. KOLTS 著
)ICr%~$dHpU)H0陈明 译
T2h3B,um1qND0心理学空间R#f D:x&p'ncd

5Miq a9Al1Ld9U|vH0

PU&_8\^N9@4MBVH0当我们发现来访者无法摆脱自我批评的时候,我们可以和来访者一起探索他们的自我批是如何所起作用的。运用的技巧就是标准的“CFT推进”。在这个技巧中向来访者询问的问题包括“如果你这样做会有什么风险”的变形。比如说“如果你这样做了,你会害怕什么?”心理学空间%rYn-| l#G5fdU

Ej~5B7D%o A0下面就是治疗师和有着长期自我批评思维的来访者詹妮之间的对话范例:

7{a:^.mPZ-u0

治疗师:詹妮,我们一直致力于形成慈悲心。慈悲心在很大程度上是学会与温暖建立连接,与自己建立连接。尤其是我们看着自己正为此而挣扎的时候。如果我们习惯于批评和攻击自己,这可能需要一个很大的转变。我们中的一些人对自己说一些苛刻刻薄的话,而且我们从来没想象过如此和别人说话。

2}\%d&B&KU@.c;@r0

詹 妮:我就是这样的。多年来,我一直在压抑自己。太可笑了。其他人做那些他们需要的事情,都无需不停的担心。我是怎么了?心理学空间sh N$L#@"`6X&K

治疗师:所以你的内在自我批评经常大声说话,而且常常在你很困难的时候将你压倒。一直都是这样吗?

(b+H8s9ea0

詹 妮:很长一段时间了。就像它总是在那里。反正,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这样了。心理学空间%FWhV@ V

治疗师:所以,你看上去和习惯于自我批评,她已经缠着你恨长一段时间了。我们要用我们与焦虑的人一起工作的方式来处理自我批评的思想,我们会注意那些自我批评的声音,并且发展一种鼓励的、自私的声音。你觉得怎么样?心理学空间_E*gF[8h"C

詹 妮:(看起来有点怀疑)我不知道。

UN:[4^0Zv)S G0

治疗师:(轻轻地笑)你不知道吗?

I7aEFz"F0

詹 妮:你知道,这似乎不太现实。

U^8S(Mr5s,?Vlm0

治疗师:听起来好像有些勉强,让我们来探究一下。让我们假设,你能够停止倾听内在自我批评的声音,或者,只是她放弃干扰你了,并让他离开。让自我批评走开,你会不情愿这么做么?心理学空间l$}4Kw~-Kk

詹 妮:(停顿,思考)我想我可能会不情愿。我想,我很难放弃它。

Z;g,]-CWi0

治疗师:如果你放弃了,那会有什么风险呢?你担心会发生什么事?

Eh1G&D,Gz4i!s0

詹 妮:有时候我想,如果我先把自己弄糟,那么,别人就不无法伤害我了。如果我抢先对自己说这些话,当他们说出来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大的伤害。心理学空间K`C6A ItL,R7X

治疗师:如果你允许自己放松、让自己感到安全舒适…(会怎样呢?)心理学空间f~%v#VH;K(~{

詹 妮:那么,他们可能会伤害我。就像我上学的时候一样。我搬到那里,期待与人见面,他们就会突然走到我的面前。现在,如果有人对我说些可怕的话,事情就会和往常一样。你还有什么(办法呢)?我早就知道了。

@4B}-sO7E yi,r!a0

治疗师: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那件事发生之时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你要确保你自己不会被蒙蔽住。

o!H YW!W;y Cfi0

詹 妮:是的。

Z!yk4`9[Ck4L0

治疗师:还有什么其他原因让你不愿意停止倾听内在自我批评的声音呢?如果你停止让自己变糟糕,你会害怕什么?

,Sgy6xZ3j ` _C0

詹 妮:恐怕我什么也不会做。这真的很难,但我设法去上课,做我必须做的事情,因为我不想更可悲。我想,如果我没有那个自我批评的人,我会害怕,我会躲在房间里什么也不做。这就像我告诉过你的的样子,我在沟通课程集体项目中的样子。当老师第一次把我们分成几个小组的时候,我当时在想,我就假装去洗手间,偷偷溜出房间,然后就不回来了。

7vTH ZZjq0

治疗师:而你内在的自我批评阻止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pcL^6Y5H0

詹 妮:是的。我只是想,詹妮,别那么傻了。如果你这样做,你会看起来像个白痴。不要成为失败者。所以我留下。我讨厌这样做,但我留下了。心理学空间g1A;A:mP)Tw&Jo ^;go

治疗师:所以你用自我批评的方式来激励自己,如果这个批判的声音停下来,你会担心,你会害怕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

WOiyr9[0

詹 妮:是的。我害怕自己只是躲在自己的房间,并最终退学,搬回去和我的父母一起住,这将是可怕的。心理学空间T5z.tpj@c;V$a

治疗师:看来我们在这里学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詹妮。听起来你的自我批评好像有两个重要的功能:保护你免受他人的攻击,同时让你继续做你需要做的事情。这听起来对吗?

ZF#DO/T \0

詹 妮:的确如此。

] {2atMs Y0

治疗师:所以我想,如果我们找到一种方法来降低自我批评的音量,那么我们就需要找到其他更加能让你安全的方法,同时又能激励你自己。你是否有兴趣探究一下,你的慈悲自我是否能够做些事情,至少就像自我批评一样?心理学空间4BcU;L#t8q*f

詹 妮:我会尝试的。

Tf&_Y:nel'[l0

&JrR'n|'|l!|0在上面的片段中,治疗师使用苏格拉底式对话探索了那些围绕在詹妮自我批评周围的抵抗,尤其是,她认为自我批评有可能致使她不愿意放弃。来访者通常会认为他们的自我批评在他们的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即,如果来访者愿意致力于发展更多与自己有关的慈悲心,那么,这些功能将需要以其他更为合适的方式得到满足。你可以考虑一下你在自己的生活中使用自我批评的方式,如果你放弃了,你可能害怕失去什么。心理学空间1qK0qc$l'h``KrT9L

心理学空间:dwH _o_!E

让我们来探索一个新的思维练习,这个练习可以帮助我们围绕着发展与自我相关的新的,富有同情心的尝试建立动力。心理学空间4V6K)j D~u K(Xc

V F\+e|$I0.......心理学空间 g$L4}4A4L

!N,n*yu#L,W'k0在这一章中,我们考虑了我们应该如何在工作中运用慈悲和自我批评进行工作。识别自我批评,探索不愿意放弃,并促使客户将慈悲视为替代品,这些是帮助他们真正致力于发展自己慈悲的重要步骤。对于那些具有根深蒂固的羞耻和自我批评习惯的来访者,要正确地应对这些倾向,需要耐心和坚定,因为他们逐渐擅长于留心注意到羞耻和自我批评的出现、承认这些倾向、富有慈悲心的注意到它是多么有意义的时候,他们会体验到这些,并且有意识地转移到更有同情心的角度。 在下一章中,我们将探讨这样一个观点是什么样子的。心理学空间2U C*{_"s!T:q5J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CFT
«慈悲聚焦疗法(compassion-focused therapy CFT)简介 CFT 慈悲聚焦疗法
《CFT 慈悲聚焦疗法》
从关爱到慈悲 Paul Gilb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