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nio damasio:了解意识的一次探索 TED
作者: antonio damasio / 1067次阅读 时间: 2018年2月14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意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f'L I7J0y0

Antonio Damasioat TED2011
The quest to understand consciousness
Translated by Biyue碧玥 Wang王
Reviewed by Ting Huang
心理学空间d.`6_{@)M.|

*NYsK9p6`eGmJ'g000:12心理学空间 @"~ O5Y9u9`
  在这里我想跟大家谈谈 大脑意识 的奇妙和神秘之处。 奇妙之处在于 我们大家每天早上醒来 我们的大脑会神奇地重新获得 意识。 我们会完全重获自我意识 以及自身的存在感, 但是我们几乎从来没有停下来思考过这个神奇的事情。 事实上,我们应该这么做 因为如果没有大脑意识, 我们不会有任何 关于人类的知识; 我们也不会懂得任何有关世界的知识。 我们将不会有痛苦,但同时也不会有欢乐 我们将没有得到爱的机会 或者创造爱的能力。 当然,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有一句名言 “创造了意识的人 应该被狠狠的责备。” 但是他也忘了 如果没有意识 他将不能感受到真实的幸福 甚至没有成就卓越的可能。心理学空间H%_!Mjs
心理学空间2]Z'[:nL f&]

心理学空间 gsjW@ cz1c

01:16
7qnB@.z+We0  大脑意识的奇妙之处就说到这,现在我们来谈谈其神秘之处。 这种神秘之处 确实极难阐述清楚。 从早期的哲学发展到现在, 当然包括整个神经科学的发展历史, 这都是一个难以阐述清楚 的迷, 并且引起了很多的争论。 事实上有很多人 认为我们甚至一点都不了解它, 我们应该放弃它,这个迷是不会被解决的。 我并不相信, 我认为情况正在改变。 如果声称我们知道在大脑中 意识是怎样产生的 是很可笑的, 但是我们确实可以开始 探寻这个问题, 并且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答案的雏形了。
yT$hMY9c(N0心理学空间{8F!n2?y

心理学空间 N/L9zQ7v,s.t8a

02:01
"{4?T |5{G5Y0  另一个值得庆祝的奇迹是 我们有成像技术 让我们可以进入人脑内部 来做一些事,例如, 你现在所看到的。 这些是来自汉娜·达玛西欧的实验室的图像, 现在给你们展示的是在一个有生命的大脑里, 重现真实的大脑内部环境。 这是一个有生命的人。 这不是一个 正在被进行尸检研究的人。 甚至—— 这是一件真正令人吃惊的事情—— 我接下来要给你们展示的 是进入到大脑表层下面, 并且看看有生命的大脑中 各个真实的连接和路径。 所有那些染了色的线 都代表了一束束的轴突, 这些纤维进入细胞体 形成突触。 很非常抱歉让你们失望了,它们是无色的。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是存在的。 这些颜色是方向的代码, 从后到前 或者从前到后。心理学空间Ud6z:L"g#e5~P(c

mI ]V1Zbo0心理学空间1j T ]J/`BL'I4O

03:09
*j&N-Sw*A!iI8w1?0  无论如何,什么是意识? 什么是大脑的意识? 我们可以简单观察一下 然后说,好吧,它就是那些当我们陷入深度睡眠 并且不做梦的时候失去的, 或者当我们麻木的时候丢掉的, 但是当我们睡醒 或者从麻木状态中回复过来时 我们又会重获意识。 但是我们在麻木状态下,或者当我们进入深度睡眠并不做梦的时候, 我们失去的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 它是一种思维, 是一组源源不断的精神图像。 当然想想 那些可以被感知的图像, 那些可视的图像,例如你现在 与我和这个讲台的关系, 或者听觉的图像, 就像你现在与我说的话的关系。 这些源源不断的精神图像 就是思维。心理学空间 C!f6G:O:z vZQneQL
心理学空间R4a{RJ8\U

"tc0K$zAcJR|-D004:01心理学空间A3Z*s#A^-]
  但是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是我们所有在这间屋子里的人正在经历的。 我们并不是 视觉或者听觉 或触觉图像的被动展出者。 我们拥有自我。 我们有一个“自己” 现在自动呈现 在我们的意识中 我们拥有自己的思维。 我们知道我们每一个人 都在经历这些—— 而不只是坐在你旁边的人 所以为了有大脑的意识, 在你的大脑意识中有一个自我。 所以大脑意识是一个有着自我存在的意识。 这个自我将主观视角引入意识 而且我们只有在意识中有自我的时候 才会达到完全有意识的状态 所以要弄清这个关于意识的谜我们需要知道的是 第一,思维在大脑中是怎样连接在一起的, 第二,自我是怎样构造的。心理学空间_M t)k"R7FA8p
心理学空间W W,v0c]w

心理学空间} o2EzVn.lvU

04:57
:b7jlad.W%m+z8O'k0  现在我们来说第一部分,第一个问题 这相对来说比较简单——但是它一点都不简单—— 但是在神经系统科学中它正在被慢慢解决。 很明显,为了产生意识 我们需要构造神经地图。 所以想象一个网格,就像我现在正展示给你们的这个, 想象在那个网格中, 那个二维的薄片中, 有一些神经元。 如果你愿意,想象一块广告牌, 一个数字广告牌, 在那上面有既可以被点亮, 又可以不点亮的元素。 而且根据你如何创造 亮着的或不亮的的类型, 这些数字元素, 或者,就此而言,这个薄片上的神经元, 你就可以构造一个地图。 当然,我正给你展示的这个是一个可视的地图, 但是这个可以应用于任何类型的地图—— 例如,听觉地图,与声音频率有关的, 或者用我们的皮肤构成的地图 与我们的触觉有关。心理学空间 Yk7a D"C~:L:x

j8pxr`Xq*V4\/~0心理学空间e&s4U)G Ko]l6e

05:56心理学空间:J#edm~2f&z-c
  现在我要证明 这是多么的相似—— 布满神经元的网格和 神经元活动的 地形布局之间的关系 和我们的精神经历—— 下面我讲讲我个人的体会。 如果我盖住我的左眼—— 我说的是我个人,并不是你们每个人—— 如果我盖住我的左眼, 我看这个网格——和我现在展示给你们的这个非常相似。 所有的线条都很好,漂亮并且垂直。 但是有一次,我发现 如果我盖住我的左眼, 我看到的是这样的图像。 我看到 在中央偏左的地方的边缘有一个弯曲。心理学空间)_s2Z?{(|^Uy;R

h(Ciz lR0心理学空间I I RNG!G7L)_(?

06:37
(JpXa2|3i U].o sc5r0  非常奇怪——我对这个现象分析了好久。 但是有一次, 我的眼科同事 卡门·佩拉法特, 她开发了一个视网膜的激光扫描仪, 在她的帮助下我发现了下面的问题。 如果我通过那个小角落里的水平面来 扫描我的视网膜, 我发现下面的情况 在右边,我的视网膜是非常匀称的。 你通过这个小凹向下可以看到 眼睛神经的开端。 但是在我左边的视网膜上有一个肿块, 在这里用红色的箭头标记出来。 它和那下面的 一个小囊肿相呼应。 这正是引起我的视觉图像 弯曲的原因。心理学空间:H+{5^$jI;K

9n9t_zp+It7f0

O } q8d.QH5K2So'[007:21
ps8F+sI0  所以想一想: 你有一个神经元网格, 在这个网格的位置 有一个水平面力的改变, 然后你的精神体验有了一个弯曲。 这说明 你的精神体验 和视网膜中神经元的活动关系有多密切, 视网膜是位于眼球中的大脑的一部分, 或者,就此而论,视觉皮层。 所以从视网膜中 你了解到视觉皮层。 当然,大脑给 来自于视网膜的信号 增加了 许多信息 在那个图像中, 你可以看到各种岛 我把这叫做大脑中的图像生成区域。 用这个绿色的做例子, 它与触觉的信息相呼应, 或者这个蓝色的部分与听觉信息相呼应。心理学空间HHcd4|-?$gO lr/@
心理学空间w5_ `m}.\ j-U

心理学空间.S1T)|3GPP'uN

08:12心理学空间1KRXi\tR l
  另外 那些图像生成区域中 还进行所有的神经地图 的绘制, 同时还可以给 你看到的这周围的紫色的海洋提供信号, 这些紫色部分是是连接皮层, 在这里你可以记录在那些小岛上 图像生成的进程。 而且最美妙的是 你可以凭着记忆走出 这些连接皮层, 在有感知的相似区域 产生过去的图像 所以想想大脑是 多么的省事和懒惰啊。 它在特定的区域 产生知觉并生成图像。 当我们回忆信息的时候, 这些区域恰恰是我们用来 生成图像的地方心理学空间 @ IP1Vy*` V
心理学空间Mp P!M4^Q

9BnGi6K#u009:03心理学空间J2Fc)y8[ cw;u
  到目前为止,大脑意识的迷幻之处 减少了一点 因为我们对于我们怎样生成这些图像 有了大概的了解。 但是有关自我呢? 自我确实是一个难以捉摸的问题。 长时间以来, 人们甚至没有触及到它, 因为他们说, 你怎么能找到这个参照点?这是一个稳固的点, 需要我们 每天不断坚持自我 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进行了思考。 是这样的 我们生成身体内部 的大脑地图 并且把它们当作其他所有地图的参考。心理学空间 nKX;T/L%xjz
心理学空间h]F-@;^A3i

心理学空间5sf-o0W%\O)P)@

09:43心理学空间QE'_ a`H
  让我来简单告诉你们我是如何想到这个的。 我想到这个是因为 如果你们想找到一个被我们认为是自我的参照点—— 比如宾格的我,主格的我 在我们的处理过程中—— 我们需要一些稳定的东西, 一些随着日子增长 并不脱离的东西。 恰好我们有一个单独的形体。 我们有一个身体,不是两个,也不是三个。 这就是开端。 这只有一个参照点,是身体。 当然,身体有许多部分, 这些部分以不同的速率成长, 他们大小不同,每个人也不同; 但是,身体内部就不是这样了。 与我们内在环境 有关的事—— 打个比方, 我们身体内整个化学反应的管理 事实上,被日日充分维持着 是有一个 非常好的理由的 如果你偏离 那些接近生命存活范围中线的 参数 太多 你就会生病或死亡。 所以我们有一个内建的系统 存在于我们自己的生命里 这个系统可以保证某种程度的延续性。 我想称之为几乎毫无止境的千篇一律。 如果你没有这个生理上的千篇一律, 你就会生病或是死亡。 所以那是这延续性的另一个元素。
H'NM g{(oUL0

` ?z+Mjs6vf8~8b0心理学空间Svj z.p

11:08
2z-JA i#E0  最后 就是大脑内部控制身体的部分和身体本身之间 有一个非常紧密的 连接 这跟其他的连接都不一样。 举例来说,我正在做一个你的影像, 但是在我把你当做观众看到的影像 和我大脑之间 没有生理上的连接 然而,在我大脑中控制身体的部分 和我自己的身体之间 有一个紧密、永恒的连接
F`J%b"Gg b^0

7c1S?N/Z+r W H7b$l~0心理学空间U[9yWJD*vJ_

11:40心理学空间c8h1POj ^#U
  这就是这个连接的样子,看那边那个区域 脑干在大脑皮层 和脊髓之间。 我现在要强调的是 正是在那个区域里 我们有一个小屋子 用来存储所有的身体中的 生命调节设备 他们都有各自具体的功能,比如, 如果你看一下脑干上半部 的红色部分 如果你因为中风而损坏这个区域, 那你就会昏迷 或是陷入植物人的状态, 当然,在这种状态下 你的思维就消失了 你的意识消失了。 接下来发生的 是你丧失了自我的基础 你不再能感觉到自我的存在, 而事实是,那里还是有影像存在, 在大脑皮层中形成, 只是你不知道他们在那里。 当你损坏脑干中的红色部分时 结果是你失去了意识
je9B}b+_6Of0

j3X Niixfy0

.InS,{.Zc012:44
@Y)O3]v3Nv4[0  但如果你看看脑干中绿色的部分, 没有发生像那样的事情。 他们的功能就是那么具体。 脑干中绿色的结构, 如果你损坏,而且这经常发生, 你就会完全瘫痪, 但是你的意识可以保留下来 你有感觉,你也知道,你有完整的意识 你可以把自己的意识间接表达出来 这是个很可怕的情形。你不会想看到。 这些人都被囚禁在 他们自己的身体里。 但他们是有意识的。 有一个很有趣的影片, 是一个难得的好电影 讲述的是像这样的情形, 是朱利安·舒纳伯几年前拍的 影片里一个病人碰上这样的问题。心理学空间fH gm}*G)X?Xy?0^/]

2aU#`z._#P"I0心理学空间Kh3[9c[&a(D

13:28心理学空间P;l0gd i
  现在我要让你看一张照片。 我保证不会说任何跟这有关的事, 免得吓到你们。 这只是要告诉你 在脑干红色的区域, 简单说, 有一些与制作脑地图的分子相呼应的 小方块 这些脑地图包括我们身体内部的各个方面 以及身体本身的各个方面 它们的空间性很强 而且以一种重复的模式 完全相互连接。 正是通过这里以及脑干和身体之间 的紧密连接 我认为——但是我也可能是错的。 不过我不认为我错了—— 人们制造这个身体的地图 可以为我们提供自我认识的基础 它以感觉的形式存在—— 具体说,是最原始的感觉。心理学空间9j9K j2M ?RG}

:c[4m[~B`:PF0

FO)X0PL014:18心理学空间U S r"WD
  这个图像说明什么呢? 看看这里的“大脑”,看看这里的“脑干”, 看看这个“身体”。 你会看到一个互相连接的图像 这里脑干与身体相互联系紧密 并为自我提供基础 而大脑皮层 通过大量影像 成就了意识的宏大壮观 这些影像其实就是意识的组成部分 而且也是我们最关注的部分 这是必然的, 因为这是在我们意识中真实存在的场景 现在请大家看看这些箭头 它们可不是为了好看才放在那的 而是因为那里有非常紧密的互动 如果大脑皮层和脑干之间 没有互动的话 你就不会有意识 如果脑干和身体之间 没有互动的话 你也不会有意识心理学空间|%C;Wy9TL:cW4B
心理学空间A$W@J8g

心理学空间9v6`]S%}

15:10
#}#qc1a'K Iv(Y,{S0  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是我们的脑干 也存在于其他很多物种中 所有脊椎动物的 脑干构造与我们的是非常相似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 其他物种也像我们一样有意识的原因之一 只不过它们的意识不如我们这么丰富 因为它们不像我们有大脑皮层 这就是差异所在 我非常反对那种 认为意识是 大脑皮层伟大产物的观点 只是因为我们有丰富的意识 而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有自我 我们才能认识到 自己的存在 才能有作为人类的感觉心理学空间#{![ ^ri$LfhV'A$J

v#L2oo@:A0

X`)t w9Ql4ZX015:54
u#KW3cS0  自我有三个层次 原始层,核心层,及自传层。 前两层也同样适用于 其他很多物种 它们主要来自于 脑干 以及其他物种皮层中存在的物质 我认为那是一些物种 的自传层自我 鲸类和灵长类动物也都有 某种程度上的自传层自我。 家里养的狗 也都有某种程度的自传层自我。 但是有一点新奇的是
NMip.B/`0

.A:cXJ m0

7^\ D n3N6d&~!S016:27
St(^Y}]#t8b0  自传层的自我是构建 在过去记忆的基础上 还有我们所做计划的记忆上; 它包括经历过的过去和期待的未来 自传层的自我 还促进了持久的记忆、推理、 想象、创意及语言的发展。 而从那得到的,是文化的工具—— 宗教、正义、 贸易、艺术、科学、科技。 正是在这种文化中 我们才能真正获得一些 不完全被生理设定好的东西 这就是新奇的地方 它在不同的文化中发展 在人类的集合体里发展。 正是在这种文化里 我们发明了一些东西,我想称之为 “社会文化调节”心理学空间d]{ FP.LNg
心理学空间t)He2S^I$]

心理学空间]7V/pqQGM;|'D

17:14
2b(eddiK0  最后,你应该想问 为什么要关心这个呢? 为什么非要搞清楚究竟是脑干还是大脑皮层呢? 为什么要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 有三个原因。第一,好奇心。 灵长类动物是特别好奇的—— 而人类更是之最。 比如说,如果我们关心 抗地心引力 将银河拽离地球这个问题, 为什么我们不关心 人体内部发生的事情呢?心理学空间5R-p%u{;T3K B7l

0Hn'dslE0H0心理学空间Uf-a#T$Qk6DO

17:41心理学空间*U"jev/K.G,vv/D
  第二,了解社会和文化。 我们应该看看 在这个社会文化调节中 社会和文化 究竟发展到什么地步 最后,医学。 不要忘了人类 患的最坏的病 是一些诸如犹豫、 阿兹海默症、毒瘾这样的疾病。 想想那些可以摧毁意识、 消除意识的中风 如果你不知道社会文化调节是如何运行的 你就没有希望 用一种并非侥幸的方式 有效治好那些疾病 因此那个理由很好, 超过好奇心这个理由 因为它可以证明我们现在所做的是对的 去证明对我们大脑内部进行的事情进行研究是正确的
#A1fjo?P0

Xa RFjg|bE \0心理学空间[^euA

18:26
8j+~,f1v \;c6g9ld7B0  谢谢各位心理学空间t'Y| I3f%PWU"R
心理学空间9v:A1HO8c"D2m

心理学空间'UO(c E)o@

18:28心理学空间cu!_9u!K1V?v#m}3B
  (掌声)

fZ0g$w+A nA.B-wu/a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999999

TAG: TED 意识
«笛卡尔的错误 安东尼奥·达马西奥 Antonio Damasio
《安东尼奥·达马西奥 Antonio Damasio》
自我概念的演进»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