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行
作者: Paula Heimann / 2046次阅读 时间: 2018年3月03日
来源: 无限笔迹 标签: Heimann 退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V BB HPDq/qI0J0心理学空间eh&te a

退行
Paula Heimann和Susan Isaacs
1943年12月17日

;q['`5`'[LE0心理学空间|Lk M7jP2p

心理学空间 Q&h?(Pso!s

一、导论心理学空间2M'd.Lq yM!CA,w

jLR!D%A Jj9D%Vo0佛洛伊德和其他作者已经以各种方式使用“退行”这词汇。关于本论文所讨论的主题,佛洛伊德称之为原欲的一种退行运动,回溯到之前发展路径的特定点,这历程会以特定方式出现在某种心理病症上。这种原欲退化(regression of the libido)的观念与佛洛伊德关于原欲发展之历程及其“固着点”的结论息息相关,这结论与退化的概念一起形成且与之互补。

$a,Q!q%E/KiR2?)R0心理学空间Q x m.E$V'pQr#z

我们知道佛洛伊德发现成人的性本能是一个复杂的冲动和感觉的组合,包括身体的各种器官和表皮黏膜,而且从婴儿期的最早期就已经开始一个复杂的发展史。性特质通过几个不同的阶段(口腔、肛门和性器),在每一个阶段中有一个主要的性感带主导着目标。早期阶段并不会完全消退,它们多多少少变成附属于晚期的目标。对一个正常人而言整个原欲生活最后会被整合,并被性器官的目标和满足所主导。

i.X ^^6S wF0心理学空间"C$B|:WBe

原欲发展的次序和主要持质被生理所限定,来自有机体。它并非先天依赖情境或经验。但是在其发展历史的每一阶段,都非常敏感于心理事件,并且对于外在和内在的影响(不管在质或量的方面)有所反应。

Ylr)|al0

a ]3\&Q9v2dE"`;{2D0这些内在或外在因素可能在发展的任何点都可以停止一些原欲的前行运动,而且这部分会多多少少被困在同一个地方。在某些情境之下原欲会流回发展中的早期阶段,而且回到如此一个“固着点”,且和前进的原欲拉扯。

7| AF%E gnZry/z Rb$~@0心理学空间q7n%BeK!b

佛洛伊德将“固着”定义为“本能对于客体的特别依附”(这个客体可能是外在事件或是主体身体的一部分),他说这种固着“常常出现在本能发展中的早期阶段,藉由用来对抗分离的强烈阻抗,使它无法行动”。(Freud,S.1915a:65;SE14:123)心理学空间~#X(fl,d6md!J0T

,K:K$d_"i5{0固着不只阻碍性发展,而且阻止原欲正常地从一个性感带前进到另外一个性感带,以及从最早期的客体进展到晚期的客体。它们也使主体失去完成升华的能力,因为升华仰赖原始客体的消失、以代替客体作为本能的满足,并且产生象征式的活动。固着也会导致自我发展的抑制,自我由于与早期固着太挂勾而放弃了那些功能。

M4ET"RWA,[B0

t h.aE8B!z/m0每一种心理疾病都与原欲(在某种程度上或以某种形式)退化到早期固着点有关。退化是精神官能症、精神病人格问题病源学中最重要的现象。就歇斯底里病症而言,原欲在其客体选择上退行,因此会再次寻求最早期的乱伦之爱,而其目标则仍然(主要)是性器官的。就强迫式精神官能症而言(以及某种形式的人格问题),“原欲退行到之前的肛门施虐组织阶段,这是决定病症形式最显著的形式。”(Freud,S.1916-1917:288;SE16:343)心理学空间|aT$m.eQ v

LM1^B7Z;U*y0在《抑制、症状与焦虑》中,佛洛伊德也论及强迫式精神官能症的原欲退行对于超我的影响,“为了启动伊底帕斯情结的摧毁性,原欲也开始退行式地分解,超我变得过度严厉、不仁,自我则在服从超我的过程中以良心、怜悯和整洁干净的形式产生强烈的反向作用。”(Freud,S.1926:64;SE20:114-115)心理学空间f3b7Y}3zUd

心理学空间E}&g"z{I

因此这些退化的改变不只是与性生活本身有关;它们也会影响升华、情绪及主体的整个人格。当退化发生时,整个情结的交互作用及心智生活中的各种机制的平衡也随之改变。这是强迫式精神官能症和精神病的专利,但也会发生在歇斯底里症身上,虽然比较不那么戏剧化。心理学空间?xK-DJwkI

心理学空间C ZS T!M

佛洛伊德在成人心智生活中所观察到的这些事实,被他对于婴儿和小小孩的直接观察所证实。每一位分析师都在每一名病人身上重新发现真理,而且许多作者们也扩大并延展了我们的理论细节。Abraham在这领域有卓越的贡献,我们会在未来的篇幅中讨论它们。Ernest Jones在肛门固着对于人格之影响上的杰出研究,影响了所有晚期的观点。时间和空间都不允许我们在这里指出许多其他分析师们对于我们的知识所提供的宝贵贡献。心理学空间"f [:ui u)^E/F%@*P g

心理学空间Xq/L,pWk

退行之原因的古典观强调对于原欲的阻挡,这阻挡可能来自外在因素(挫折)或是内在因素(固着、发展中的抑制、在青春期和更年期在生理上所获得的原欲)。这两种影响都会强化原欲需求,使它无法被满足或被遗弃,因此干扰了心中的平衡,并且产生无法被容忍的压力。量的因素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心理学空间*O d8Y#d8B*m{P

mY&Y?'\%w0在佛洛伊德晚期所提出的死之本能之思路下,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早期关于退化理由的想法,包括藉由儿童分析所获得的有关早期心智发展的新知识。佛洛伊德的理论架构主要来自成人分析的素材及一位五岁儿童的分析素材,和对于一些婴儿和小小孩的观察。梅兰妮•克莱恩藉由对于小小孩的扩大观察和分析研究,已经拓展了我们对于退行这事实的知识,并且让我们了解其间的相关。这些较完整的观察结果,使我们改变对于退化之原因的理解,我们必须在佛洛伊德的晚期作品中得到证实。心理学空间*]7qS#w.so&MV

)r `._)O?C7cH"`6J0二、从婴儿和小小孩获得的素材

J#E/Hmh,n0

2AY-\'kz/ZRGm0直接与小孩接触,不管是藉由分析或藉由分析式的眼光观察他们,都给我们机会研究小孩最早期原欲发展阶段的经验,也就是固着发生的时期。

P:Xdtx H,R4T0

!S&z kO [ KkC0原欲渴望和攻击冲动之间的关系可直接被指出来。在不同情境下被不同冲动所激起的焦虑,最早用来对抗焦虑的防卫及控制冲动的方式可以被看到。小孩在特殊情境下与其客体的关系、对他们的感觉和冲动,及其对于客体之幻想的各种表达可以被研究。最早的象征形成、置换、第一个升华和固着也可以被观察到。此外,当小孩各种不同的情绪例如爱、恨、害怕、生气、罪疚感、高兴和难过等,在不同情境中出现时,我们可以记录下在感觉脉络下这些历程的发生。比起回溯成人或大一点的小孩的记忆,对于感觉冲动和幻想之变化的最新研究,更能帮助我们以更丰富和巨细靡遗的方式了解固着的现象。它们提供更正确的观点,特别是一些必须被放在情境的不同因素中考虑的重点。它也帮助我们对于不同因素之间错综复杂的相互作用更好的理解。心理学空间\*Q| ca1jZ/a1^Y8{

&F)q(uF-k$is0我将以在幻想的论文后段所举的一个游戏例子来做简要说明。在那篇论文中我以这例子作为早期幻想的证据。一名十六个月大的小女孩常常和其父母亲玩一个她最喜欢的游戏。她会假装从餐厅一个棕色刻有浮雕的牛皮屏风上摘下一小块浮雕,而且用她的食指和拇指假装带着这些被她摘下来的浮雕走过房间,然后将它们轮流放进父母亲的嘴巴里。她从房间里面各种颜色及形状的其他物体中选择这个棕色且有突出状块的屏风,以此代表她想给父母亲的“食物”。从我们最熟悉的分析线索,我们可以合理地结论,这些小小的棕色块状表征的是粪便,因此我们也可以将这以象征性的粪便喂母亲的游戏,连结到儿童最早期的经验。这小孩十二个月到十六个月大,当她早上躺在婴儿车上时,有好几次会用自己的粪便弄脏自己,并将粪便放进嘴巴里。当她如此做时,曾经惹来父母亲的怨言和指责。现在她将这些令她感到焦虑和罪疚的情境转化为一个好玩的游戏。这些弄脏并吃她自己的粪便的经验仍然在其心智中运作:她的原欲被固着了。她父母亲的指责仍然令她感到非常苦恼。当她和他们在一起时,她害怕他们会不悦而责骂她,这显示当父母亲不和她玩这个游戏时,她显得非常不自在。不仅这些真正被责备的记忆干扰她,还有来自攻击冲动的焦虑,这些冲动表达在弄脏这件事上,她感觉到弄脏这件事可能已经伤害了父母亲且使他们变成敌人。(在《文明及其不满》中,佛洛伊德显示他对于克莱恩观点的认同,佛洛伊德如此写道,“超我本来的严厉度并非〔或是没那么多〕意味由客体经验来的或是期待由客体而来的严厉,而是表现出儿童自己对于客体的攻击”。)(Freud,S.1930:116;SE21:120)

4[[1dO6Y)e i0心理学空间D0V(aX$^7CQ4q zA

我们可以从儿童的表现看到这个游戏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带给她非常大的快乐和原欲满足:以象征的形式玩弄粪便、赢得其父母亲的微笑、扮演喂母亲的角色。她藉由游戏克服了焦虑和罪疚感•这些焦虑和罪疚感因为之前弄脏和吃冀便而与原欲挂勾。她很努力升华其口腔施虐和肛门施虐的目标。她藉由努力「喂”她的父母亲显示其修复欲望:但是藉由喂父母亲「粪便”,也使他们分享了她的罪疚感,并且尝试藉此证明吃粪便并不会中毒或造成摧毁。心理学空间J$w{(s#i+e9x9A"~

心理学空间&|dw&F"fI0_0K0[

当我们考虑儿童真正弄脏并吃她自己的粪便,以及她后来常常玩的快乐的游戏,我们可以说这个游戏本身也许可以被视为升华的开始:但是同时它也表达一个强烈的固着。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固着中的原欲享乐如何被用来克服焦虑和罪疚感。(缺乏儿童晚期的历史,我们无法知道这类形式的固着会如何强烈或确定:不可质疑地,它也会被晚期经验所影响。)心理学空间 A3O-V&S(ikk3W

^n{&M\QB0小孩早期弄脏并吃粪便,可能也是原欲享乐克服攻击冲动和焦虑的例子。在此我们看到了固着的起源。它发生在当小孩在早晨单独被留在婴儿床上时,弄脏并吃粪便几乎总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藉此小孩可以不用大叫且不用干扰其父母亲,就像佛洛伊德描述的十八个月大的男孩,他藉由重复玩棉线滚动条允许母亲离开他而不用抗议。也因此不用去思考对于被饿死和失去父母亲的害怕,以及喊叫对于他们所造成的攻击,和这些所引发的所有焦虑。(Searl1933:193)

&Cq"?mCty8|3G+r0

F/s"c*l\(F0现在我们将对于藉由贴近研究婴儿和小小孩所获得的有关固着和退化的起源或原因做一个简单的结论,这些结论可以弥补早期观点的缺陷并修正一些观点。心理学空间 qnLj^@P3G

1]%X4[XN1@0导致固着和退行的因素心理学空间 ^-H&N#pb$N

心理学空间#M$e6a v@Q;yWb

原欲的历史一直被认为是发展的核心面向。我们现在知道它必须在每一个阶段的所有其他心智现象的脉络下考虑。其接踵而至的阶段不只影响在那个时期的特定机制,而且影响本能能量的其他根源,及每一种情绪和智力活动;实际上它形塑每一个阶段的心智生活。

T mK ZU-D"w)Yv0

$f5tOY m'd%LUA0(a)感觉的质和强度严重地被原欲发展阶段所影响;而且反过来情绪决定固着和原欲的未来发展史。我们要强调,感觉和感觉的变迁常常是了解任何阶段的原欲发展或整个发展的重要素材。我们知道,原欲的发展无法被了解,除非同时参照焦虑的感觉及引发焦虑的情境和冲动。

!Lf!n|`m;op;~)_0心理学空间4u(`2dJ {\ a~i gi

(b)焦虑对于原欲发展的影响是非常错综复杂的,它因小孩在每一个生命危机中的心理器质和其情境之间的互动而异。但无论如何它总是一个有力的因素。心理学空间s0vZwQ4E/@p5`R

dS!` ?h AY UF({x0当极度被干扰时(不管藉由任何情境),焦虑使原欲固着在那个点,而且可能阻碍未来的发展。因此固着就某方面而言,可被了解为对抗焦虑的防卫。根据我们所熟悉的观察,快乐的原欲——不管是口腔、肛门或性器——都可能被用来作为防卫:例如学龄的小孩在焦虑时会自慰。

g8z8\3Vibt&uP!e0

3E)`oeM#V:\0另一方面当比较正向的焦虑情境被刺激,而且没有太招架不住时,它会增强欲望并鼓舞原欲发展。梅兰妮•克莱恩在她的许多案例研究中证实了这些结论。在《儿童精神分析》(Klein1932:194-278)的其中两章,她研究焦虑在男女孩的性发展上所扮演的角色。她指出一些特定焦虑不只导致男女孩的固着和退行,而且是刺激原欲,使之从前性器期进展到性器心理位置的功臣。我们没有时间在此巨细靡遗地讨论这些事实,但我们想表示,若不考虑这些焦虑的贡献,便无法理解固着和正常人的原欲发展。心理学空间6d sdoxC!U

心理学空间J-XAhk0aW

Ernes Jones(1927:489)在他对于早期女性性特质的研究中,也指出焦虑对于固着和正常发展有决定性的影响。心理学空间 m3b'T/W}7{c9G6F

心理学空间-PW0k$WX.Y1t

(c)焦虑影响原欲发展。就像许多分析师所同意的,焦虑本身来自攻击。它是被发展中前性器期的攻击因素所引发。儿童在口腔和肛门期的摧毁冲动(佛洛伊德发现这点,而Abraham将它描述得更详尽)(藉由所激起的焦虑)是原欲固着的主要原因。这种前性器期冲动的摧毁因素必须被原欲所克服或中立化,若它持续存在,则原欲无法自由地进展到新的目标和性器带(genital zone)。为了对抗这些攻击因素(根据其强度,不管是天生的或不利的情境),在口腔和肛门层级被回收的原欲(就像我们刚刚讨论过的案例),使性器更不容易发展。这会使性器目标更不确定,而且攻击更像一个事件,若在性器层级焦虑持续被挫折所引发,则会制造更多的攻击和恨。心理学空间ty1bD tT,R

心理学空间Z5a"N1\Z `

就像佛洛伊德所指出的,挫折引发攻击。然而根据我们的观点,它不仅仅藉由“克制”(damming-up)原欲,而且也藉由引发恨、攻击及焦虑。刚被引发的恨和攻击又启动尚未被克服的前性器施虐特质。为了缓和再次在心智中运作的摧毁力量,又会反过来将原欲拉回它最早期的形式。佛洛伊德本人将退行视为防卫。我们现在更完整地知道防卫所对抗的是什么。(我们会在后面再次讨论这问题。)

d A"|Yfr7{0

s:T2B0k8hH` n0(d)但是冲动和感觉如何导致固着和退化,则必须考虑幻想所扮演的角色。原欲和攻击本能如何在心智中运作?它系藉由潜意识幻想,亦即他们的心理表征,就像在这系列的第一篇论文中所讨论的。(佛洛伊德说:“歇斯底里症来自幻想。”)(Freud,S.1916-1917:154;SE15:223)【①原注:还有在《否定》中,他论及“最古老的语言,意指口腔本能冲动”。整篇文章显示,根据他的观点,幻想不只是本能的心智表达,而且是本能和心理机制(尤其是与该本能有关的心理机制)之间的连结。(Freud S.1916-1917:154;SE15:223)】

h-s*mwS0心理学空间 l8eY@.gz ^9[~

是那些来自在前性器阶段的施虐特质的失落幻想和摧毁幻想,激发起无法控制的摧毁式焦虑幻想,意指藉由吐食、排放、下毒、燃烧等方式对于所欲望客体的摧毁幻想,伴随着的是害怕生命和爱的根源,以及“好”的客体的完全消失,且害怕被报复、被迫害及害怕自己的身体正被摧毁和危险的“坏”客体所威胁。心理学空间5{y(xI XHv~

v:AI u j%y-M7?0Balint医师针对Issacs夫人关于幻想的论文所做的评论中指出一个我们所熟悉的事实:恐惧症、夜惊和睡眠问题发生在非常早的时期,甚至在吸吮乳房时,有些婴儿已经出现一些神经质的喂食困难或障碍。这种情况在断奶期间和断奶后常常出现。很明显地对于较大的小孩和成人生活中出现的这种干扰或困难的病因学理论,不能被认为是完整的或足够好,除非它们也包括这些最早期的症状。佛洛伊德于1926年说,婴儿期最早的恐惧症“直到目前为止尚未被解释”(Freud,S.1926:105;SE20:136),之后又说:“我们一点也不清楚它们与儿童晚期所出现的真正的精神官能症的关系为何。”根据我们的观点,这些最早期的恐惧症藉由将内在危险投射到外在世界,企图处理那些来自具有口腔施虐阶段特质的食人幻想的焦虑,这些幻想是佛洛伊德本人发现的,虽然他并没有将他们与早期的恐惧症做连结。心理学空间"nN P |lw7[b Q

G!A R!k|1O0有关动物恐惧症的重要性,克莱恩在她的《儿童精神分析》(Klein1932:178等等)中针对此问题做了讨论《根据她的观点,这些恐惧症都是为了对抗与食人幻想有关的焦虑之防卫,它们也以超我形成的最早期阶段有关。这种投射是早期肛门阶段的特征。小孩藉此修饰他们对于那具有威胁性的超我的害怕,以及对于其“危险本我”的害怕。

!d4qNBy'R.t6Ym0

S _-Ht Qm'V*\0第一个动作是将这两种东西推到外在世界并且将超我同化到真实的客体身上。第二个动作是我们所熟悉的,将它们置换到感觉起来像真实父亲的(个体所害怕的)动物身上……在此思路之下,动物恐惧症就不仅是将对于害怕被父亲阉刻的想法,扭曲为害怕被马咬或是害怕被狼吃掉。因此底下的原因不只是害怕被阉割,而是害怕被超我所吞噬的更早期的害怕。因此恐惧症可说是属于更早阶段之焦虑的修饰。

o+QDId'r0心理学空间&\a}/K(M&{7Xb5b2q9m

之后梅兰妮•克莱恩持续讨论佛洛伊德的两个案例,小汉斯和狼人。小汉斯已经很成功地克服了他最早期的焦虑。他所害怕的客体并不是非常恐怖的——因为是马而不是狼,表征其对于父亲的害怕,而且这种形式的焦虑并没有太强烈,使他得以和其父亲及马一起玩。而狼人的原初焦虑(primitive anxieties)是更强烈而未被修饰的。如同佛洛伊德所描述的,梅兰妮•克莱恩认为狼人“过分强调”被动的女性部分,这温柔的被动态度掩盖了对于父亲的强烈害怕。她指出佛洛伊德的素材显示,病人的整个发展是不正常的,且被对于狼人父亲的害怕所主导。病人所呈现的那早期且快速发展的强迫式精神官能症,是严重病症的证据。而且这病患后来的历史(根据RuthMack Brunswick所描述的)证实梅兰妮•克莱恩对于狼人的害怕底下的早期食人焦虑之本质和程度的预测。

.Y|GF%Na;Z2f J9@4n0

~^VLvS i0这些原始焦虑同时也是偏执症状的根源,以及偏执症状中同性恋的根源。“为了对抗这种危险而会吃人的父亲,他们无法进入正向伊底帕斯态度本来会有的挣扎,因此他们必须放弃其异性恋位置。”原始口腔和肛门焦虑引发了偏执患者的同性恋固着和退化。

Ejqlal"f2c0心理学空间&K$t v F vA#|

被食人幻想所激发出来的焦虑,是口腔固着中最有力的因素。我们在成人身上发现这些幻想,在各种不同形式的口腔和肛门固着中很有力地运作着:例如性倒错和药物上瘾等等。对于被摧毁的内在客体的害怕(因为被吞噬因此在里面),只有藉由持续获得口腔享乐才能被舒缓,并且藉由持续吸入更多好的客体,才得以对抗那些已经在里面的坏客体,藉此证实外面的好根源并未被摧毁或永远失去。这种贪得无厌的需求,将原欲困在口腔和肛门的形式中。

:x zhpi {n0

c*d,yXh?7V0我们知道这种口腔期的固着,包括其所有的幻想和焦虑,会严重干扰性器功能。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全貌。早期幻想并不是使原欲发展受阻碍和固着的唯一因素。我在上面指出,当焦虑不是太强烈时,它可以刺激或鼓舞原欲发展。(但这不只仰赖焦虑的程度,且也依据与之有关的幻想的特殊本质,它们反过来会被真实经验和原初冲动所影响。)心理学空间\/S NW6hn

心理学空间0HCev5[+g/L8k QH

现在大家都知道最早期的阶段,对于性器期有非常确定而正向的贡献。例如就某方面而言男人与女人在性器发展的成功,其实有赖口腔期的一些特定冲动、感觉和幻想。当男人的性生活被满足时,其特定性器幻想会包括口腔因素,例如,强烈地幻想口腔是一个给予和喂食的器官,就像乳房一样。且他也会觉得女人的性器官是安全的和迷人的,部分是因为他投射到它上面的是吸吮的温柔冲动,而非贪婪而摧毁的冲动。相同的,女人的性器冲动和幻想也会取代她在乳房上的快乐经验。她主动涵容阴茎的快乐,而且不会害怕吸入它、摧毁它及阉割掉其伴侣,这些幻想来自于在其潜意识记忆中,在其主动吸吮中曾经爱了、珍惜了及安全地享受了乳头。心理学空间ga#c m\5oqz%b

qU7e,p4]5^%YCT,e0这些记忆也会让她觉得阴茎本身是一个好的而不是具有威胁性的客体。

7qs c?5z!M0

Y/mVw!Bej,}0当然这些都只是前性器和性器性特质之间非常复杂的关系中的一些面向,但我们可以用它来描绘一些基本观念。用“口腔期有一些特定因素被置换到性器期功能”,这样的说法来描述口腔期的这些正向因素是不足的。虽然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却是不完整的。这些口腔幻想和目标持续在潜意识心智中未被干扰地运作着,而且对于增强性器特质有正向的影响。口腔原欲仍然很不稳定地等待着被转换到性器阶段,且在那里被满足。

RcE)KOV!RT8W0心理学空间R;Fu!Gc

转移的发生有一部分系因为在口腔阶段仍然非常活动时,性器冲动就已经提早开始了(这是原欲发展理论和攻击理论中最重要的一点)。就像Issacs夫人在响应其他作者对于关于幻想的论文中指出梅兰妮•克莱恩对于原欲发展的观点所做的评论,在响应这些评论时,Issacs夫人指出不同发展阶段之间比我们之前所想象的还要更多重迭。我们想要补充,可能不只是重叠,而且原欲的不同时期会来回地流动,在那些比较概括性的时期中,我们可以说有一、两个时期比较主导。例如我们常常在吸吮时期观察到勃起的现象。

j%R(p|MHx ] aBj0

(\)y`$W,K!ZN0(e)但是除非考虑并吞的幻想及内摄的机制,否则口腔期成功发展到性器期的贡献无法完全被了解。就像在《内摄与投射》论文中所呈现的,口腔满足导致对于“好”乳房的并吞,也会导致与外在母亲的好关系。这个好的外在客体(乳头、乳房和母亲)再次在性器期帮助主体找到一个好的外在客体,并且感觉到他对于它的冲动是珍惜生命、喂养生命和给予生命。

w:R| U%M5@'N0

w9B7Vi"M-E$h0此外与这些幻想有关的是修复的渴望。当修复欲望可以安全运作时,性器特质则可以被维持。当修复倾向被干扰(藉由挫折和继之而起的恨与攻击)时,则性器特质瓦解,攻击也随之出现,因为那时性器会被认为是摧毁和危险的。心理学空间D}`6HP+N"o y

1_.cC:{c9v XJ-\(H0其所带来的不只是害怕伤害并危及外在爱的客体,也害怕“坏的”内在客体,意指超我。在我们之前所引述的片段中,佛洛伊德称之为强迫式精神官能症那严厉和无情的超我。佛洛伊德在下面这段话表明他对于退化的程度和超我的种类间的亲密互动之观点,他说:“超我原本源于本我,它无法不受退行和本能的解离(defusion)所影响。”(Freud,S.1926:64;SE20:115)我们想再补充,挫折激发恨和攻击,它会立刻启动退化历程,同时引发对于超我的害怕,及怀恨与报复的内在客体的害怕;且会反过来再次刺激怀恨和抗争的需求,它藉由前性器期具施虐特质的武器来完成。

P{ [&Yw4A!Ow$O8mI0心理学空间.|:X c!O nS$Czgf2l

我们认为,内在客体和超我所扮演的角色是退化历程中很重要的因素。

xb f U1J$_Le0

3`k6hY@k!Q uS0有关对于退化之理解的另一个进展,主要来自克莱恩对于小孩的分析,以及由这些分析工作中所激发出对于精神病状态的仔细研究,这个重要发现使我们得以由前进和退行的角度,对于固着和其他心理病症,获得非常丰富的理解。这观点及它与治疗的关系,已经在EdwardGlover医师有关药瘾的论文中很清楚地陈述(Glover1932:299)。因此我想在此引用他说的话。他如此写道:

m$G-q8W$r9}[0心理学空间3s}qN2h8|7F{_A i

研究药瘾的方式仍然深深地被退行观念所影响。而心理病理对于进展(progression)则从未如此被研讨过。有关进展,意涵心理病理状态都是在控制焦虑时“正常”阶段的夸大,而且可以约略指出其发生次序。当然它已经隐含在佛洛伊德关于偏执状态的原始宣言:症状就某方面而言,都是一种复原的企图,意指,从潜意识情境中前进。这不只使它修复一些与现实的连结(不管它如何不足够),同时也扮演了保护的功能。其他心理病症状态的这种保护和修复面向并未被如此注意到。例如我们早就知道强迫式机制在抑郁(melancholia)减弱时运作得相当好:尽管如此,我们不会将强迫式精神官能症视为一种“严重退化”。我们认为这种精神官能症是一种防卫的结果,它从婴儿期性器系统关系的焦虑中退回:不是前进的冲动,而是对于潜意识偏执组织感到不舒服时的过度前进……若我们研究许多不同的用药习惯(drughabits)它们……被称之为“特质”(idiosyncrasies)或“沉溺”(indulgence),而非上瘾(addictions),则我们可以看到药物上瘾常常是一种成功的策略。这一点在治疗上是令人感兴趣的。显然如果我们可以掌握心理病因状态的前进关系,则我的们的治疗能量可以更正确地用在刀口上。例如治疗一个成瘾患者甚或一个严重的强迫症患者,可能更应该依据偏执程度的降低,而非仔细分析那些可被看到的习惯形成(habit-formation)或强迫症的精细结构(superstructure)。心理学空间AS-b2z5j

心理学空间2SpYz5_8NL!hw:[

从研究小小孩我们可以说这些对立的倾向,进展和退行,一直在心智生活中运作。在整个发展期间及心智压力的所有期间,这两种倾向持续来回流动。任何时期的稳定,实际上是这两种倾向的妥协,它依据的是当时正在运作的特定幻想。相同的心智中有些不同的机制持续在运动,心智以这些不同的机制(内摄、投射、置换、分配、潜抑、隔离、抵消和其他机制)来处置焦虑和控制本能。最后在自我的接受及听从焦虑的控制之下,这些不同的机制及原欲的前进与退行运动,以及摧毁因素(它常常多少是混淆的)之间会达到某种程度的妥协。

D!} Qh{:u0

'^| imBH0我们将在此更详细讨论以上所指出的其中一些点,特别是以佛洛伊德晚期的理论作为参照。

i:bJ~:@d7M1o(H)s*\0

.?)S+p G]Cp.F`!]7X0三、由佛洛伊德生和死之本能之结论所引发的讨论心理学空间+X][hx-R0II

心理学空间Y w"a4MG!{']

退行、固着和摧毁本能心理学空间!]$HxAB*i

;zW*n5X hV!CR5ZF0前进与退行的现象提供了人类生命二元论的证据。他们终究要被追溯到生和死的本能。就像之前的论文所指出的,生之本能及原欲的发展都是最先也是最被贯彻研讨的精神分析主题。许多年来关于退行的研究,几乎完全聚焦于原欲的面向。直到Abraham才开始系统地研究摧毁本能所扮演的角色。他表示由摧毁本能之目标的连续性改变,可证实摧毁本能也有其发展历程。建基在佛洛伊德关于三个主要原欲期的理论,Abraham检视一些特定心智病症中的退化现象,而发现摧毁冲动和原欲冲动一样,会根据其与客体的关系改变目标。心理学空间,hy_} m

心理学空间v4y Yx)o#G

佛洛伊德认为第一个摧毁目标在口腔感带主导时出现,意指,食人特质(cannibalism)。Abraham将口腔期又分为口腔吸吮和口腔咬嚼阶段。他指出在长牙齿时所出现的摧毁冲动的能量,但认为第一个口腔阶段并没有攻击冲动。(我们并不认同他这一点,因为证据显示,在吸吮阶段就已经有一些摧毁的目标。在讨论口腔特质时,Abraham将残酷的因素归因于吸吮阶段,他认为是这因素使退化到这种阶段的人“看起来像吸血鬼”。)Abraham(1924:418)在他的《原欲发展简论》的论文中,描述咬嚼式的并吞是第一个摧毁目标。紧接着这阶段是第一个肛门阶段,它藉由排除达到摧毁的目标。在第二个肛门阶段摧毁本能有了非常重要的修饰,它们的目标变成藉由保留达到控制的目的。虽然这时仍有对于客体的强烈攻击贯注,但是由保留客体的渴望可见到摧毁冲动的缓和。作为被控制的主体的条件,它豁免了早期阶段的所有摧毁。在本能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意指性器期,原欲充塞整个领域,而且根据Abraham,这时期的客体爱(object love)是完整而没有爱恨交织的。心理学空间9i&I Jq&x(|l:]

心理学空间&G/d2PUt"\ SN

佛洛伊德于1920年出版关于原始摧毁本能的理论《享乐原则之外》。Abraham可能已经阅读过它。当Abraham于1924年撰写《原欲的发展》时一定已经阅读了佛洛伊德的文献。虽然他没有将自己的发现与死之本能的理论做连结,但是我们认为这些理论与佛洛伊德的死之本能吻合。这论文继续处理Abraham关于原欲目标之改变之发现的所有内涵,意指摧毁本能的发展。我们都知道梅兰妮•克莱恩的理论系建构在他(指Abraham)的观点上,而且藉由她对于小小孩的分析,延展了并且继续探索摧毁冲动的运作、原欲和摧毁因素的互动、它们在幻想中的反应,以及焦虑在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

:wH(N.SESM0心理学空间t9T9Drc D

综合我们从佛洛伊德、Abraham和梅兰妮•克莱恩所学到的关于前性器期的本能目标,我们可以看见原欲和攻击之间的相关。吸吮的原欲渴望,伴随着吸出、掏出、倒空及耗尽的摧毁目标。咀嚼的原欲享乐经验,伴随着吞食的摧毁冲动经验。排除的享乐与阉割的摧毁目标相呼应,而保留的享乐则与控制和主导的冲动同时发生。讨论死之本能的衍生物在退化上所扮演的角色时,以上这些考虑是非常重要的。有些分析师们在论及退化时只有想到原欲,我们要强调,退化时摧毁冲动也会同时产生变化,意指回到早期的目标。我们认为这种原始摧毁目标的再现,是致使严重精神病发作的主要导因。心理学空间?cM KfD(r

心理学空间I(p)[{3l7Jt}n

退化的先决条件是固着点的形成。建基于Abraham的以上发现及梅兰妮•克莱恩的延伸研究,我们认为固着点不仅只有原欲的能量,还包括摧毁的能量。当在退化中,早期的本能和情绪生活再次主导时,这两者又会开始运作。心理学空间'a\G {lyX*Rw

心理学空间\G0ESye9V;d

在这情境下,暴力焦虑的经验来自几个根源:(a)导致退化的最近一个挫折。我们都知道挫折会刺激恨与焦虑。(b)—些特定的焦虑(偏执、忧郁及与超我有关的焦虑)藉由回到原初本能冲动(固着点)而再次复苏。佛洛伊德在《引论》中如此写道:“每一个发展阶段都有导致焦虑的特定情境;换言之一种与它有关的危险情境……当继续发展时造成焦虑的那些旧情境会消失,因为与这些焦虑有关的危险情境,由于自我的强化而丧失其力量。但是这现象的发生是不完全的。”(Freud,S.1933a:116;SE22:343)我们之前已经提过,佛洛伊德谈过在退化情况下过度严厉的超我。(c)自我在面对冲动和幻想时所反应出来的害怕。在描述青春期的强迫式精神官能症之退化的影响时,佛洛伊德说:“当残酷与暴力由本我进入意识层时,自我将因对此刺激而震惊地退行(Freud,S.1926:68;SE20:116)心理学空间)O4Y!Yy ]PSQP

Y&i.T7S)h]|^r0因此根据我们的观点,刚才所摘录下来的事实(这些事实包括升华的瓦解及在发展历程中摧毁本能的必要修饰)必定与原欲的变迁一起运作。我们的结论还有一点与佛洛伊德对于退化的观点有所差异,虽然这观点仍然建基在佛洛伊德早期的理论。佛洛伊德强调原欲的克制是导致退化和造成精神官能症的原因。由于挫折使原欲的满足与发泄变得不可能,原欲被克制因此导致退化。“未被满足和被克制的原欲打开了通向退行之路径。”(Freud,S.1911c:119;SE12:236)

f8{-W{)Q YK%w5|"E0心理学空间;P6@T],?Fg#y

若我们接受佛洛伊德在《享乐原则之外》中所建构的生和死之本能的理论,当我们在考虑退化和变态情境时,我们便不再能将原欲独立出来。我们现在的问题是:退行难道不是原欲在尝试控制藉由挫折所引发的摧毁冲动和焦虑时挫败的结果。我们相信是的:克制原欲的病态情境只有在原欲(虽然它在增加或好像在增加)确定它无法对抗摧毁冲动时才会出现。这些摧毁冲动与导致原欲克制的原因来自同一因素,意指挫折。

nS0K"VLh&N4Q0心理学空间X0Bg4zH'i(^ W3S*g o

我们将概略地以更年期的问题作为实例。心理学空间W8rTN&K

;| W*O;t$m*t0许多女人无法处理更年期的冲突,而且在这时候退化,因为日渐减弱的性生产力使她们大大失去了救赎的面向因素。不只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其他女人也会认为性交是不好的及令人感到罪疚的,它只有藉由生产才能修补。这种性态度普遍存在许多女人的潜意识中,虽然她们认为自己不会受宗教所影响或是对于性没有伦理禁忌。当这救赎面向消失时,那些不退的罪疚感可能充塞女人的心智。知道自己不再能够生小孩,这事实使她感到非常焦虑,特别是聚焦在被摧毁的和空洞的内在,而且觉得迫害的母亲该为此负责。无法生一个活生生的小孩被感知为如同拥有一个尸体在里面(这幻想来自早期本能生活中的食人和摧毁冲动)。这些感觉会激起她对于死亡的害怕。当这些焦虑被唤醒时阴茎钦羡也被刺激起,因此再次渴望拥有阴茎及需要一个阴茎,因为她已经失去女人生小孩的特权。对于丈夫的罪疚感,一部分来自于想阉割他的冲动,另一部分系因她现在使他无法当父亲。这使事情变得非常复杂。此外,由于她现在不再能够由丈夫那里获得小孩,因此这丈夫被视为一个从未满足其欲望(指,想拥有小孩)的人。乱伦幻想再次复苏,使性成为一个重大的罪。在意识中这些焦虑和冲突可能被伪装成过度害怕不具吸引力和老化。更年期的女人常常会增强对于性交、性满足、成功、情感及爱的需求。她们处在“危险的年龄”。有关这类案例的分析研究证实,原欲渴望会因焦虑和罪疚感而大大增加。心理学空间*Oxp{3} A

D*? u1~j K*e~0许多其他因素也与更年期的问题有关,但是我们之前已谈论的够多,这里只想指出对于原欲被克制这问题的看法,而非研究更年期的心理学。心理学空间zN3fb]J

J*q*CV6@ZS ?0当自我必须处理原欲被克制的课题时,它也同时必须处理摧毁冲动和焦虑的课题。这些考虑皆来自临床观察。根据我们的观点,其理论基础可以在佛洛伊德论及两个对立本能的混合中找到,例如当他说:“我们所关心的事实是,难得会有纯然的本能冲动,而是两组本能不同成分的混合。”(Freud,S.1926:84;SE20:125)心理学空间%dl)Ta8aG

-t[/C?h3i Hp H/y0让我们对于这问题做一个综合。在固着点,不只是原欲无法动弹,摧毁冲动及在该发展时期的特定焦虑(它是尚未解决之冲突的基础),仍然潜在地活跃着,而且准备好进行干扰,使性器期无法扎实地建立起来。维持前性器期本能的行为和幻想模式并非病态因素。我们之前指出,它们是控制焦虑的重要踏脚石。前性器期的攻击和原欲目标可能对于性器期有帮助,若它们可以被性器所主导,则可以使性器活动更活泼、更丰富。然而,原欲和摧毁冲动之间的平衡程度,主导伴随着性器活动而来的幻想种类。

X`9H'k+U \b!N%d0心理学空间zM*dbX8G&~^

性器期的瓦解与原欲、摧毁冲动和自我的完成(ego-achievement)有关。我们都知道人格的恶化和升华的缺损都和退行历程有关。心理学空间%C*q%F3c| Iv4^

心理学空间;U)_!Ys V'JR^`

退行的另一个因素是修复的目标(reparative aims)被干扰了。我们已经指出,我们非常强调修复和升华在维持心智健康上所扮演的角色。前性器期的本能历程带来特定焦虑,建基在内摄和投射上的自我,以各种方式被暴露在其客体的摧毁之下岌岌可危。其修复是更紧急的目标,可以促进升华。因此这些自我的完成及由其而来的满足,都是对抗焦虑和罪疚感的主要因素。某种程度和特质的罪疚感及焦虑会刺激修复因而鼓励升华。但是若这些情绪过量则会阻碍升华。只要个体觉得他的摧毁冲动停在休止状态,或是他所制造的伤害已经被修复,他便可以维持在性器层级,因为他已可以容忍真正的挫折,且其原欲可以导向其他客体。只要升华可以持续维持,也可以从其他客体寻找满足,这些可以反过来帮助他容忍挫折。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正向的循环。但是若修复和升华瓦解,则自我防卫会蔓延、限制目标的原欲满足会失去、摧毁冲动的能量会被强化,且前性器期的焦虑情境皆会复苏。被害焦虑和绝望使真正的挫折无法被容忍,部分系因它被这些历程所增强了。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恶性循环,包括与其焦虑有关的原始冲动之再现,以及升华和修复的瓦解:这个循环反映了固着和退行的交互影响。心理学空间f!nkD]u0r

s5Lg;~e*J o0退行和抑制心理学空间#iO4F*Uo;^$v

UFo N_o0退行可能会造成症状的形成或抑制或两者皆是。佛洛伊德认为一个器官的自我功能会变得抑制,如果该功能的性意义(指的是有问题器官的性原欲)变得太强大的话。他说:“当书写(指的是让一种液体流到白色的纸上)被视为性交,或是走路变成穿过母性地球身体的象征代替物的话,则人会停止书写和行走,因为它们表征正在进行被禁止的性活动。自我放弃这些功能为了不用潜抑,也因此可以避免与本我冲突。”(Freud,S.1926:16-17:SE20:90)

0?[3Y;T2d0d0心理学空间8HWX]]uaan

在原欲和摧毁冲动混合理论的思路下,抑制的历程再次被讨论。我们并没有想要彻底讨论这个问题,但却想呈现我们对于它的概论。之前所引用的两个例子(书写被视为性交,而行走表示踩在母亲身体上面)并非在同一层级。后者很清楚地涵括了暴力的因素,而且我们大胆地进一步认为,正是这个来自摧毁的暴力幻想导致焦虑和罪疚感,而且藉由超我的介入,进行对于那个活动的抑制。我们也认为只有在肛门施虐及尿道的重要性主导时,才会抑制书写。我们知道自我为了克服焦虑会使用防卫机制。如果在其幻想中,主体觉得他会踩在其母亲身上,则会害怕会摧毁她,而且她将会报复,这些焦虑将导致行走的抑制。

/Q5O|.Gx0

#gLi1d%W:Pbi7Y{m0退行和分离心理学空间'p(XE&j8yo4li/u

#?$U/B5q_Mp f0回到退行的后设心理学面向,我们发现自己面对了许多无法完全被解决的问题,虽然佛洛伊德已经做了许多主要考虑。他认为融合和分离(fusion and defusion)的现象是问题的核心,并将退行与分离做连结。“做一个快速的归纳也许我们可以推测,原欲退行的本质(例如从性器期到施虐式的肛门期)在于本能的分离,就像反过来从比较早期的阶段到明确的性器期,可说是原欲融合的获得。”(Freud,S.1923b:57-58;SE19:43)他继续说:“关于后设心理学对于退化的解释,我倾向于认为我们可以在‘本能的分离’(defusion of instinct)中找到,意指,在性器期开始时便与属于施虐特质阶段的摧毁贯注连结。”(Freud,S.1926:63;SE20:114)

:|(o6Ym,E5w&RL)s0

h8fb2qZD'MH0这些陈述意谓着本能的融合在退行开始时就瓦解了,而且在前性器期没有一种融合,在本能倒流的路径中重新再次占有。佛洛伊德重复强调这两个对立的本能常常在融合的状态下出现,且分析式的观察也完全支持这个观点。我们引用佛洛伊德的两个片段。“根据被生理学所支持的理论考虑的结果,我们假定死之本能的存在……当两种本能是混淆的、融合的及与彼此挂勾时,这个假设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其多面性和出现频率是我们理论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假设。”(Freud,S.1923-b:55-56;SE19:40-41)还有“我们所考虑的难得是纯粹的本能冲动而是两组本能在不同成分上的组合”。(Freud,S.1926:84;SE20:125)心理学空间HO;Q0r}2F;R

心理学空间5d0BsJQ)K-]

这些片段很清楚地排除了前性器阶段存在着不混淆现象的观点。看起来好像佛洛伊德宁愿不要正视一个完整的原欲组合的融合,而认为只是部分原欲组合的隔离。这种部分的分离已经足以导致退行并强化摧毁冲动,虽然在较低的层级仍有本能的混合,在这层级中退行持续进行着。这种观点与佛洛伊德陈述中认为两种本能在不同成分上永远都是混合的观点一致,而且就前性器和性器期在两种本能的成分上的区辨是一致的。

0|&wPR}HF y X$Mh0心理学空间2i,U/ww G&V

这帮助我们解决了一个困难,但是我们仍然有其他问题要面对。例如原欲和摧毁本能之量的问题必须被解决。本能能量在整个生命中是否绝对维持等同的能量?是否当一种本能能量,例如原欲,增加时则另一种能量就会减弱?这种量的改变是否要为本能阶段的既定次序负责?或是两种本能的总数是不变的,以及我们对于主要发展期之改变的解释,只看个体是否成功地由一个情感带贯注到另一个情感带?心理学空间`E1VO-w;v M

V$l@r"Rf9~X0有一些观察支持生命历程中,量的改变之假设。看起来好像佛洛伊德会倾向于这个看法。他说:“当生命到达某阶段,而且与正常的生理历程一致时,其心智中的原欲量将增加到一个地步,使它足以干扰健康的平衡,并构成了造成精神官能症的条件。我们都知道这种突然强化的原欲,通常与青春期和女人到达某种年龄层的更年期有关。在许多其他人身上他们可能显示在尚未被认识的周期中。”(Freud,S.1911c:118;SE12:235-236)心理学空间0W| h i+i'^

~/L%K2Km2W0另一方面还有些其他观察,可能会支持其他观点。我们和佛洛伊德一样相信由乳房所获得的原欲满足是最高的、不会再被获得,而且小孩的第一个及最原始的冲动“有他们自己的强度,它们比任何未来所经验到的还要更强烈”。(FreudS.1931:296;SE21:243)这种说法并不表示生命开始的本能是脆弱的,而在发展历程中才渐渐茁壮。它还可能定期地增加,例如当有生产能力时。心理学空间;@vh9}6z^

(K}0U*NX0我们想推测那具有“无限”特质的本能。毕竟佛洛伊德称本能为“神话式的存在因其无限而壮观”(Freud,S.1933a:124;SE22:95),我们会记得本能乃跨越在身体和心理之间,而我们的领域是心理,虽然我们同时也寻求生理学家的补充。我们可能对于本能有所推测,可是我们的信念却来自心理学的观察,以及对于行为、感觉、情绪和幻想的研究。也许不是本能能量的量,而是器官中具有引导性的特定特质,决定两种本能之间的事情;且将其特质铭印在所达到的本能阶段。借着生产的超人功能,性器最好用来作为生之本能的用途,因此藉其运作,一个累积到一种“原欲组合之获得”的情境将会发生。但是我们不认为只有器官的生理功能是最重要的。与不同器官有关的幻想及其功能,决定有关心理方面的事情。本能经验的第一个性感带充满了强烈攻击的幻想。当进展到由性器主导时,原初摧毁冲动被修饰和修通,而其摧毁幻想也变得比较缓和。那些与生产有关的幻想,自然且不可避免地具有创意和修复的性质。心理学空间.s'PV2OM`)y

/`6CWo h0佛洛伊德的观点较倾向认为,量的因素决定进展和退化,但是他也信服以下的重要性:两种本能是混合的、融合的,并且彼此挂勾。心理学空间E1{Xv?6Ks g S%Ke

d*OZr0Ss9~I@d0原欲的功能之一可能是约束摧毁本能、吸干摧毁冲动的根源,因此可以掌控它们。在性器期,原欲最能成功的使用摧毁冲动使自己可以在融合中获得主导权。在性器期甚至也有本能的融合,这很清楚地显示在分析性无能和性冷感的案例上,这些案例对于攻击的害怕导致性活动的抑制。我们都知道特定程度和形式的攻击因素,或是更详细地说,一些特定来自摧毁本能的衍生物,对于性器功能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只有在原欲确定其掌控力时(意指,在原欲的影响下,目标已经获得修饰时),自我才能许可摧毁冲动进入性器活动。

c$v {)\6tV%h0心理学空间PP j zm(L N

摘要:不可质疑的,在每个发展阶段,两个对立的本能都在融合状态中。但是这种融合的特性因发展阶段而有所不同,但是我们仍然无法精准地说这个特质包含了什么。最安全的假设似乎是,它不只是被量的因素所决定。在之前的论文中,我们建议生之本能的优势不能仅仅以量的方式来了解。不同本能之间的相关,其“混合与挂勾”的态度也同样重要,而且也许是整件事中最重要的。

9_5qd*j"n Y0心理学空间d7R!sC.u+Q

分离则指的是打破那特定的混合、颠覆原欲的规则,而不只是与原欲组合的隔离或是降低原欲组合的量。心理学空间-y7Y.Jh7N#j:a+b

r*TD p3G*i)b0但是如果这种隔离真的发生,则我们必须考虑被隔离的原欲的量。我们知道佛洛伊德认为那些由客体被隔离的原欲,会转化成自我原欲(ego-libido)而形成原初自恋。若我们将这结论运用到退行中的隔离,则自恋和退行便必须一起考虑。就像在《内摄和投射》(pp.574-576)的论文中所指出的,根据我们的观点,自恋与主体和其内在客体的关系有关。因此退行包含幻想和感觉之内在客体系统。但是我们无法在这篇论文的架构中讨论这重要的问题。(我们之前已经提到超我在退化中的角色。)心理学空间B"l*K&lw9M

3BD X:] V$G7rp0因此根据我们的观点,“退行”的现象包括心智生活中高度复杂和流动性的所有面向,不管是平衡的或不平衡的。就像我们所建议的,原欲的回流和摧毁本能,必须在情绪经验和幻想生活的脉络下被考虑。心理学空间o ^@X1k_},AV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Heimann 退行
«Ella Freeman谈论她的分析技巧 客体关系治疗理论
《客体关系治疗理论》
客体关系是什么?»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