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行动主义需要内向者 sarah corbett
作者: sarah corbett / 244次阅读 时间: 2018年5月12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内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8hYlA;w p QL E0心理学空间6h:SI5SXb!L
  几年前,大约七年前, 我躲在一个节庆现场的厕所中, 一个音乐节活动现场的厕所, 如果你有去过音乐节, 是的,你就会知道,到了第三天, 厕所很噁心。 我站在厕所裡, 因为我甚至无法坐下, 因为已经没有卷筒卫生纸了, 到处都是泥巴, 气味非常难闻。 我站在那裡,心想: 「我在干嘛? 我根本不想上厕所。」心理学空间 X_ {^Z)w)I[4Fd

~u i k5PFs*M [W0心理学空间{T"~.H1T"H5r

00:30
.Cs!\)BX b0  但我去厕所的理由 是因为我自愿参与一个 关于气候公义的大型慈善活动, 那是七年前, 那时很多人不相信气候变迁, 人们对于行动主义冷嘲热讽, 而我和我的队友的角色, 是要让大家签气候公义的请愿书, 并教育他们,让他们了解这个议题。 我非常在乎气候变迁 以及许多不平等之事, 所以我去和很多人交谈, 那让我很紧张,耗尽我的精力, 但我还是因为在乎而去做了, 但我会躲在厕所裡, 是因为我累坏了, 我不希望我的队友 怀疑我对理想的承诺, 觉得我在偷懒。 我们会在轮班时段结束时碰面, 然后计算签了多少份请愿书, 通常我取得的签名请愿书都最多, 虽然我有在厕所中小歇。
LX!zrGW-T~ {D0

$_e.Df%]5@0n#n;}0

KZ3N6c|*o'm0M001:21
_#rW1V;V,]B q0  但我总是非常嫉妒其他行动主义者, 因为从轮班时段开始, 请大家签请愿书, 一直到轮班时段结束, 他们的精力都不变。 甚至有人的精力还更旺盛了, 他们会很兴奋地去看晚上的乐团演出 并跳跳舞。 就算我喜欢那些乐团, 我想做的也只有回到帐篷倒头大睡, 因为我完全精疲力竭了, 我很嫉妒有那种有精力 去节庆狂欢的人。 而我内心也感到很愤怒, 我心想:「这不公平, 我是内向的人, 所有的非线上活动 似乎都偏袒外向的人。」 我会去让我觉得很累的游行。 那是另一个选项。 或是我会去参与 大使馆外或商店外的活动。 唯一提供的,就是一堆人, 那是很大声且招摇的行动主义, 总是会涉及很多人,这也是种表演。 没有什麽是适合内向者的, 我不仅仅觉得那很不公平, 因为世界上有三分之一 到二分之一的人是内向的人, 对他们不公平, 因为我们若不是筋疲力竭, 不然就是对行动主义冷感 而不想去做, 而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 都需要成为行动主义者。 此外,虽然我不觉得这点特别聪明, 但我可以看到,许多成功的行动主义 都不只是外向的行动主义。 不只是很大声很招摇的。 重点并不是要人们总是在表演。 很多必要的功夫都在背后, 是隐藏的、没被看见的。心理学空间!`~a W#LyAp
心理学空间Y$[`nr5F)F$uM%f*RTk

心理学空间HT(@ fYa)[4l4J

02:57心理学空间 _ zG \ I-AT,Jo
  当我最后成为一个从事社会运动者, 因为其实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工作── 我大学时就在从事社会运动, 过去十年来,我的职业一直是在做 大型慈善运动, 现在我在不同慈善团体 以及我其他工作中担任 社会运动创意顾问── 但我知道还需要有 其他形式的行动主义。 大约七年前,我开始瞎忙, 想了解我能参与哪些 比较安静式的行动主义, 才不会觉得当行动主义者很累人, 且能去探究在做社会运动时 我会在乎的那些议题。 我非常幸运,当我为乐施会 及其他大型慈善团体工作时, 我可以阅读许多大型报告, 内容是关于什麽会影响政客、企业、 一般大众, 什麽运动非常成功、 什麽没有用等等。 我算是个怪胎, 所以我会看所有这些东西, 我喜欢什麽都试试, 看我能如何用不同的方式 让人们去参与社会变迁, 因为我认为如果我想要 让世界更美丽、仁慈、公正, 那麽我们的行动主义就应该 是美丽、仁慈、公正的, 但通常却不是。 今天,我只想要谈我认为行动主义 需要内向者的三个原因。 我认为有许多原因, 但我只想谈其中三个。心理学空间Zb:u {&{&V9J`7O d

z1_o+U$^0l N-N0心理学空间(}+FpcX#q7z

04:11心理学空间AY"c ^9TE
  第一,行动主义通常很快速, 它的重点是去做, 通常外向者对于 不公平的立即反应就是, 我们现在就得行动, 我们得要非常快速地因应── 是的,我们的确需要因应, 但我们在从事社会运动时 得要有策略, 如果只因为愤怒就行动, 通常我们会做错事。 我会用手工艺,像缝纫── 就像我身后这个人在做的── 来当作让那些外向者 缓下来的一种方式, 同时也可以把紧张、安静的 内向者带入行动主义。 透过进行重覆性的动作, 比如手工艺,你不能做很快, 你得要慢慢做。 重覆的一针又一针, 能协助你去调解大型、複杂、 混乱的社会变迁议题, 并想出我们身为 公民、消费者、选民等等角色时, 能做的是什麽。 它能协助你一边缝纫 一边做批判性思考, 它也能协助你更留心你的动机。心理学空间(mpYt,b3M:]8R\-C R

` h*H)E-ijbf.Z0

nF$e:d&_@jd8l"Ts(q|M005:14
3tFP4u0^z8cw!B0  你是先前提到的芭比 人道救助人员吗? 你是否即将要加入人们,团结一心, 还是你想要当 通常不太道德的救星? 但一起做缝纫,也能够让 外向者、内向者、外向又内向者── 来自光谱上任何一个区段的人── 因为它是行动主义的 一种安静缓慢的形式, 它真的能协助内向者, 在通常听不见他们声音的 领域中被听见。 这听起来很奇怪, 但当你在缝纫时,你不需要 和别人做眼神接触。 所以,对于紧张的内向者而言, 这就意味著你可以在 一个人或一群人旁边缝纫, 并问出你脑中的问题, 那些你通常没有时间 去问别人的问题, 或是在眼神接触时你就会 紧张到问不出来的问题。心理学空间XR7Y7F}"Y#o| R
心理学空间*W h%Bix sy*fB

-{ C?` `v@q006:04
|'nH4d0}5Sl&u0  所以你可以让那些 深思熟虑的内向者说: 「很有意思的是你想要做那种 重点是让人感到羞耻或是 很快要跑去哪个地方的 外向式行动主义, 但你试图瞄准的目标 是什麽人?你要怎麽做? 那是最好的做法吗?」 那意味著你得用非常慢的 方式来进行这些讨论, 对于外向者而言, 能慢下来深思是好事, 但这也对内向者很好, 能被听见,感觉有参与 造成改变的社会运动, 用一种好的方式。心理学空间z z[ @)g-o_t
心理学空间 V.d^E.{&y;iQ E Y*e

心理学空间 f b8xb$Cm

06:32心理学空间1_'?Wn,V%N&dn:j
  我们的一些做法是缝纫卡片, 用针线描绘出我们行动主义的价值, 且能确保我们不会 用不道德的方式来因应。 有时,我们会和艺术机构合作, 我们能在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 聚集超过 150 人, 他们能来数小时, 坐下来一起针对特定的议题做缝纫, 然后用推特分享他们的想法 或过程状况,就像这个。心理学空间DM%E-gI9F"@@
心理学空间+XU1u"bkMo

0_Wu7Ks3f+^xc006:55心理学空间(e;rEZ z j;P.z`B6f&?
  此外,我总是认为 行动主义需要内向者, 因为我们非常擅长亲密的行动主义。 我们擅长缓慢的行动主义, 我们也很擅长亲密的行动主义, 如果在这一年我们学到什麽, 那就是当我们遇到掌权人的时候, 我们要用的方式是 去倾听我们不认同的人, 要建立桥梁而非围牆── 围牆(walls)或战争(wars)── 要成为批判性的朋友, 而非好斗的敌人。心理学空间1xe x1qy
心理学空间)PA,W$t%Sz:^

%`+V9zm*Kr4@.oE!v007:23
bY2j?)Z;y'`qMW2t'a0  举一个例子,我常和内向者这样做, 和很多人都这样做, 就是为当权者做礼物, 不是在外面对著他们吼叫, 而是给他们某件东西, 比如订製的手帕, 上面写:「别搞砸它。 把你的权力用在好的地方。 我们知道你在这个有权力的位置, 工作是很困难的。 我们能如何协助你?」 很棒的是,对于内向者, 我们能一边做这些礼物,一边写信, 所以对我们而言,马莎百货, 我们试著发起运动, 让他们採用最低维生薪资。 所以我们为 14 位董事 通通做了订製的手帕。 我们写信给他们,我们把信装箱, 我们跑去股东年会, 亲手送我们的礼物, 进行那种亲密式的行动主义, 并得以和他们进行讨论。 很棒的是,董事长告诉我们 我们的运动有多不可思议, 以及多麽窝心。心理学空间*Zn@}+bk

/?j'lZ9{0C C'{d0

7l \ x7GN Y j{(f008:16
8^RA$_3\[0  而董事们,如玛莎.莲恩.福克斯, 在推特上有数十万的追随者, 且对商业的影响力也相当高, 她在推特上说她的印象有多麽深刻, 在十个月内, 我们和马莎百货开了会议, 然后告诉他们: 「我们知道身为最低 维生薪资的僱主是很困难的, 但如果你们能做到, 这一行的其他人也都会看见, 而且有些很棒的全职员工 仍然无法支付他们的帐单, 这样是不对的。 我们爱马莎百货。 你们要如何成为我们 期望的那个典范呢?」心理学空间@&?2z G,np
心理学空间Ms'CU-x"@1C

9d$W2rH d008:47心理学空间"noiD3LJ%lY
  那就是亲密式的行动主 义。 我们和他们开了很多场会议, 圣诞节和情人节我们都 送卡片给他们,写著: 「我们真的很想要鼓励你们 採用最低维生薪资。」 在十个月之内,他们对媒体宣布, 他们将会支付独立的 最低维生薪资,而现在──心理学空间C/K(Pi*C
心理学空间L[j^X"t'A6K n

U{8Afp oH CvW009:06
'q&OXR+R/]*V`*n;b0  (掌声)心理学空间woE#cp&k+@({3IX

w#}-|^M)W(}|1Y0心理学空间d9q*qK6M

09:08心理学空间(K:I/`Krl*Y T
  谢谢。
9Ay\+q H{;[8R0心理学空间4A3qr8x)C)p'z

:V+DkHd&a009:09
M0Y(FG"f$D4Vn F0  现在,我们在试著和他们合作, 取得正式认可, 这是很重要的, 今年六月,我们又 去了上次的股东年会, 和董事们进行了很棒的一对一讨论, 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很爱那些手帕, 我们所做的真的让他们很感动, 他们全都告诉我们, 如果我们的抗议方式是站在外头 对他们大声叫嚣而不温和, 他们就不会倾听我们, 更不可能和我们进行讨论。
^1N5k%L A.V.?Y0

Z k ^ fpv w0

8pFXq {\2y009:35
_0|8wU]P1wq3y0  我认为内向者非常 擅长亲密式行动主义, 因为我们喜欢倾听, 我们喜欢一对一, 我们不喜欢閒聊, 我们喜欢和别人谈 富有刺激性的大议题, 我们不喜欢衝突, 所以我们会不计代价避免它, 当我们面对掌权人时,这点很重要, 不要总是和他们衝突。
5T;\#|~OFt0

)vQ7CB6J'{#]W-_0

8q U W8prP009:56心理学空间7b[:QVKj0A0R ` ]
  我认为如果行动主义者 不纳入内向者, 他们会错失的第三点 就是我先前说的, 内向者佔世界人口的一半, 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会说自己内向, 或是我们不好意思说出 是什麽让我们不知所措。 所以,对我来说,几年前, 我妈妈以前传讯息给我时 都只会用大写字── 现在她用表情符号之类的 都很行了── 但当我看到这种讯息, 我会皱眉蹙额,心想:「喔, 都是大写字,太过头了。」 我得要忽视这现象,才能去 阅读她传给我的美好文字。 要告诉别人说大写字 让你不知所措, 的确是会有点不好意思, 但我们真的需要内向者, 来协助我们策划出能吸引他们 而不是让他们冷感的行动主义。 我们会冷感的包括大型的傲慢海报、 大写字、惊叹号、 告诉我们要做什麽、 争取我们的注意力。心理学空间Bp#i{ZJzA

VZj:}\&~pL0心理学空间.xZ.jq4b-tJ!p

10:53
f~#q2k}N0  所以,我和世界各地 一些参与者的做法 是去做争议性的小型街头艺术, 挂在眼睛的高度,非常小型, 上面是争议性的讯息。 不会反覆灌输鼓吹, 或告诉别人要怎麽做。 目的只是要让人们 用不同的方式参与, 并为他们自己想, 因为我们不喜欢被告知要做什麽。心理学空间C Gt H$_'G]9r)o5b*xT
心理学空间N&Bd l4bcKMJs5z

心理学空间9[0wUb-rDy%m{

11:13心理学空间QhWj!S0p:bT
  可能是在你的袖子上 戴个绿色的爱心, 说说你爱的是什麽、 气候改变会如何影响它, 我们会戴著它, 如果有人说: 「你为什麽要戴个绿色爱心, 上面写著『巧克力』?」 我们就能进行一对一的 亲密交谈,然后说: 「我爱巧克力。 气候变迁将会影响到它, 且我想气候变迁会影响到很多东西, 我很想要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而非问题的一部分。」 接著我们会把话题转向, 因为我们不喜欢成为注意的焦点, 说:「你爱什麽? 气候变迁会对它有什麽影响?」心理学空间7K5m4O"EF o+Y

7V0j zm?0心理学空间8F&j/Z8K8P)P P)}

11:46心理学空间:YLnb7I%nN0m
  或是在店内丢下东西 而非在店内行窃, 我们会做小小的纸卷, 上面写著美好的故事, 关于你的衣服背后的故事。 它是个关于衣服製做的喜悦故事, 或是折磨人的故事? 我们会到店家内, 把纸卷放到口袋中, 都是小写字,都是手写, 夹带亲吻符号和笑脸,还有丝带, 人们发现它的时候会很兴奋。 我们通常会把纸卷放在 不道德的店家中或前口袋裡, 用这种方式,我们可以 以线下的方式从事运动, 让我们能参与而不会冷感, 同时也用很有趣的方式 让其他人在线上及线下参与。心理学空间(h%Nx(vpG

#nf&BV~z%]!fO0心理学空间4C,B ~%J,Fr2@z;l

12:27心理学空间SF/h }r ^B6c1U'f
  我有两项行动呼吁, 分别给内向者与外向者。 至于内向又外向者, 这些通通和你有关。 对外向者,我想说的是, 当你在规划一项运动时, 要想想内向者。 想想我们的技巧, 是和外向者的技巧一样有价值。 我们很擅长放慢速度和深思, 且我们真的很擅长 把议题的细节点出来。 我们擅长亲密行动主义, 所以以那种方式来运用我们。 我们也很擅长引发别人的好奇心, 我们会做奇怪的小事情 来协助创造交谈和想法。 内向者,我给你们的呼吁是, 我知道你喜欢靠自己, 我知道你喜欢自己想事情, 但行动主义需要你, 有时你得要站出来。 那并不表示你得要变成外向者, 然后筋疲力竭, 因为那样对谁都没用, 真正的意思是, 是你应该要重视 你拥有的技巧和特质, 行动主义需要它们。 所以,在座各位, 不论你是外向者、内向者, 或外向又内向者, 现在是世界最需要你的时候, 你没有藉口不参与。
&I5M;C`f#E0

Y:T+Y&?X0T,Bq0心理学空间 JP#Xc@0Cl%W

13:39
'b \n \,w0  谢谢。
q9W$qkG*] ~B0心理学空间;W |,J _Pu5V

7}1H&]4E4Y013:41心理学空间1tWh.DXX@
  (掌声)

I*D,LLfy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1

TAG: TED 内向
«TED:内向性格的力量 苏珊·凯恩 Susan Cain 自我
《自我》
TED:深度睡眠对大脑的好处,以及如何睡得更好 Dan Gartenberg»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