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班: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我们可以做什么?
作者: Arlene Richards / 472次阅读 时间: 2018年5月14日
标签: 中美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中美班: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我们可以做什么?心理学空间B,r2dCez
时间:周五 2018-04-27  10:30-12:15心理学空间,L/l(Y2t7VBY4_
主题:忧郁与修复心理学空间tt*Zn} PR
演讲:Arlene Richards  教育学博士,临床心理学家
8_#? }%w(oN0心理学空间 dqs$VVY3^K*eB

心理学空间 lI,Z.i"Zmz

美方教师代表:我跟武汉市心理医院的团队在一起工作,我们在一个小组里相处了好几年。缪医生是团队的一员,我就能了解到缪医生是什么样的人。他是那么的温和,那么的善良,那么爱他的同事也爱我们。除了工作以外,缪博士还经常带着我们参观美丽的江河湖泊,还有武汉的博物馆,也带我们享受美食。

fi`5a;H1wJD0

Q*|z]oUgiF0上一次中美班结束的时候,缪博士代表医院带我们去了云南丽江,我们在一起有非常非常难忘的旅程。在经历了这些亲密的私人接触后,我更加了解到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是那么样的绅士,那么样的宽容,那么样的照顾人,那么的善解人意,也尊重我们的界限。心理学空间K-c4@}7SA_

[#}pz/L yc T kh0回想起这些经历,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失去了他。我们失去了一个人,他也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影响我们的生活。心理学空间XyvV'rt-q

(OaOfT/Z0我对他的家庭表示哀悼。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的痛,并和你们在一起。心理学空间{0Fg)\K'o^:h

心理学空间&wea| \"H,^a

主持人童俊:我们昨天看的电影里,女主人公Tina死掉了。她外孙女在影片最后说,如果我保有外婆的喷条,一个切洋葱的工具,她就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如果我们做了我们喜欢的事,就是心理治疗,他也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心理学空间4o1dWcbF(@

Old soldiers never die , they just fade away.心理学空间 wP)EE0e1I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B3u+I5kW0~;C yc8}0 心理学空间-xw3{%f m0k

3Eml,O#n3e*Dc;e0Arlene Richards演讲

};||,VO%t;uR0

4o]ja6gf0感谢童教授的安排,让我们有一个机会纪念缪医生。他除了是一个很好的人之外,还是非常有上进心的学者和思想家。心理学空间vNF j F4Y%g

心理学空间L:R9I [^

我这篇文章是因为纪念他而写的,名字叫《忧郁与修复》。心理学空间 d1zz k]%B

心理学空间M;S(^ ?lZ c

这首诗来自于一位越南诗人。如东方的很多诗歌一样,它非常简洁。它描述的是“每一个你爱的人,在死在这个城里面之前,都拒绝死在这里。”心理学空间/t/}/`P0g;?

心理学空间Z&}%svTrB

它讲的是,每一个社会中的人都拒绝死亡。即便是离去的最后一刻,也是拒绝的。心理学空间T~a/sEO9G0]

心理学空间'c0^%H q;t)B u

有一位与我们非常亲近的同事,在上次培训和这次培训间离我们而去了,我们称他为缪医生。心理学空间(l6Q9F:Ao(t p\B

心理学空间 {E,M!m0i6d b)X

他去的很快。明确的是,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和对病人的责任,他默默努力。逼迫自己做得更多,学得更多,干得更多。他的离世影响了认识他的每一个人。起初是震惊,因为他英年早逝,愤怒送去的那个医院没能挽救他。

nfL)T Q|0

%p*M5~'cVS0每一个思念的人都失去了和他继续维持关系的机会,如何处理这些,如何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转变成一个“他已经不在”的内心世界,如何使我们的生活重回正轨?

%y0|2^Qk uzvq0心理学空间 e;Kq:RV'B

每一种丧失都会开辟一个伤口,这个伤口让我想到多年前我的一位病人。

.Xqt]/G@3L6R.O0心理学空间)J"Vg uu IB#ZkJ I

这个病人因为初期人格障碍来看我。他妈妈把他带离治疗几个月后,他被谋杀了,被另外一个小伙伴用棒球棒击中头部死亡。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非常悲伤,也很愤怒。

s([t)tQ q$l,J^-c[|o0

k P"E6~X{+y!L#R0我没能参加他的葬礼,当我从报纸上得知他的死讯时,已经太迟了。心理学空间;f&~3GFC;a

"cr*Y C:x6Uka0多年以后,我的一位朋友失去了他的女儿。他女儿18岁时自杀了。他决定写一本书来纪念他的女儿,叫《哀悼中的治疗师》。这本书由两位治疗师共同著作,他们邀请我也写一章,我写了这个小病人。他对这本书的介绍,以及书中所描述的体验,就是他哀悼的过程。

%~T8Fwb0m0

K5hM6[LN9f z0在《抑郁与哀伤》中,弗洛伊德提到哀悼就是放下逝去的人。心理学空间.D{bhX{

}1h-i+^cj X"n,uv.E0这两位作者认为,弗洛伊德所提到的只是哀悼工作的一半。前一半是让我们的内在知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永远见不到这个人了;后一半是保存这部分记忆,让逝去的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心理学空间Q/|Ijw4K@

KaU q b$W&l3x2w0我们想一直爱着那个离去的人,就必须让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间。

0UF7G;l&md9l0

u4P P h:m5y mn0未能哀悼我的小病人,使我失去了喜爱儿童治疗的大部分自我,我从那时就完全终止了跟儿童的工作。心理学空间/P$t!p)F3q#i

Usn-Pm,[UL0通过写这个小病人的故事,我又获得了能力。我写出这个故事而不给其他人看,或许能完成一些哀悼,但哀悼非常重要的部分是,与哀悼者一起分享与亡故者的记忆,就如同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分享缪医生的故事。

m-B0JM5qL0心理学空间I@3m;K!B\&ChL vK:D

每个故事都会帮我们铭记哀悼者。

Y`8Lj^$o6QGte0

n#PB ? WZ%B9u(z Oq0我非常清楚记得,跟缪医生的一个对话。他问我你有孩子吗?他做什么的?你也会像中国父母一样给孩子买房子吗?我说我有孩子,其中一个孩子是律师,他在政府工作。因为在政府工作收入不高,所以我会在经济上帮助他。心理学空间o+ux+]U:YWY

心理学空间y4{.e9f}t{ z

缪医生听见这个回复就哈哈大笑,说这个做法跟中国父母完全相反。心理学空间/N[?-Fg!H7kd|

l/A7Wj nx@1f T0缪医生不停地笑,我现在知道他的笑点在哪儿了。相反的地方是在于,国内在政府工作的人平常收入是更高的,这跟国外相反。

_$\)lawCb0

8pHH c3K b0我们的谈论就是了解彼此背后的文化。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真实记忆。心理学空间'Xm4fl,{N g/ou

心理学空间)N0l@'` @%H

精神分析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哀悼的方式。我们知道,Anna·O是弗洛伊德第一个个案。当她开始生病就是在哀悼父亲。心理学空间m;rWyF4mN

心理学空间7iWuhbY

她在父亲生病期间,忽然一下子充满活力,目的是为了日夜照顾父亲,在他需要时随时都在。心理学空间,Xu&\t8a#|2g.n

#yQ~Ge&rr)NV0这样子过了几个月,她病倒了。布洛伊尔写了这个案例报告,他发现,她经历的创伤即失去她的父亲,使得她在工作中的好转迹象被打断。

Zv r1xzy,Y0

cFf @5y^0当布洛伊尔医生通过按摩的形式,试图帮助她缓解这种焦虑时,Anna·O对布洛伊尔说我需要对你说一些事情,她就不停地讲自己的记忆。

"ON g3O~0

o {&Jo @+AR%B0布洛伊尔明确说过,精神分析不是他的一个发明。他发现Anna·O有变化时,感到非常惊讶;当Anna·O不再表达时,他同样感到非常惊讶。

h9^-c*q&s#IF b4D0心理学空间"^/hce2Vw8E y

换句话说,是Anna·O自己发明了精神分析疗愈自己。

l,yy|z0c4k X0

KE&D`dk?0布洛伊尔和弗洛伊德都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个案中,最终是弗洛伊德发现自我疗愈的模式是谈话疗法。

R y;my|*t0心理学空间:~L9Wwc&@

《哀悼中的治疗师》这本书的两个作者认为,对去世亲人的记忆是重构哀悼者生命故事的基础。继续自己的生活不仅需要保留这样的记忆,也需要正视对丧失客体的矛盾心理。

n3k6Z i\#b0心理学空间C~"NP0z

除了保留珍贵记忆之外,我们对逝者也要表达由于被抛弃而产生的愤怒。心理学空间0g FS%J/?fZ0p0]9|s

l|T4w5Q3|0死去的人,如果是自杀,那我们对这个人的矛盾心理会特别尖锐;如果是因为疾病或年老离世,情况会有所不同。因为他并不是有意离开我们,而是努力活着,试图与爱他的人在一起。

$JET t(s VmA:r0心理学空间M(a} H({;i@o

当一个人是自杀的时候,哀悼变得复杂。自杀者有意离开,排斥生命,拒绝哀悼者的爱。

p"RYY i4ItO0

3jG3YAe["lKF&o0哀悼者发现自己被侵蚀,好像去世的人不在乎给自己带来痛苦,他所做的事情也没有看起来那般有爱。这个想法与爱的感受相冲突,使得哀悼者乱作一团。心理学空间DZJ&_5c4IgHj

t:xX&v2?5]r(`i9nP0很多情况下,如果家人自杀死亡,那他的亲人,比如伴侣或者是子女,更容易有自杀风险。

0wd+fJ~jL"q0心理学空间*hbD'^7rQ`0X+~l b

我有一个病人,父亲在他刚学会走路的时候自杀了。心理学空间&@X1S)usT

心理学空间6L+~+~ ?:S1H.z.p s2R^1g

他一直被隐瞒着这个消息,直到青春期才知道。他的兄弟姐妹对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们都知道,并且也谈论过这件事情。

W E-y(I |%s*kp-K-[0心理学空间5vRJtb|

他的父亲在股票市场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家人认为他自杀是因为无法忍受耻辱。

(vjYDJ8d G#Nj0心理学空间OJv&d1[ aJh

这个病人则认为,父亲是遭遇了抢劫,为了保护钱被杀害的。他把父亲想象成一个英雄人物。心理学空间,S-O6XI ex#Xi jZy

J#L|Z"`y _0不幸的是,他妈妈变得情绪低落,在病人童年期和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患有忧郁症,不停地吸烟、酗酒而且总是暴躁易怒。

]#W;\5Rrw$}0心理学空间 J1z2q__o q

她在病人上大学的时候,割开自己的静脉坐在热水浴缸里死去了。心理学空间 Q9~[ ^ ^ Vv j(v rR

nc({$BM0现在轮到这个病人忧郁了,他用几种危及生命的行为方式进行对抗。他参军自愿参加战斗不断伤害自己。

:VXB X}'Z@0心理学空间G;B{$I9` uZ]|%\3l

在接受了几年支持性治疗后,他能够承受精神分析的强度,以亲社会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愤怒。比如,支持女权的看法,参加这些社会组织。

? sw1l c y0心理学空间4h L/W0_.pz&I

我极力了解他并使他能够讲述,多年来,他看着母亲慢性自杀是多么糟糕。割腕流血是可怕,但是确是一种解脱。心理学空间v1C'j?\2S

Ki5@t#EKu0他摆脱了焦虑和恐惧,但是抑郁诞生了。

,zM{8o)EG0

6hX(Ft uQl0退役后,他成为餐厅、酒吧、办公室和剧院禁烟的倡导者。他带着那些吸烟的人去看戴呼吸机、氧气管和住院病人,他加入了一些倡导团体,最终也成为这些团体的领导者。心理学空间j x-x0h0Y mW.CI

a2nC g!hKF0在母亲在世时,他没能够为她哀伤,也没能够保护这个养育者。他为此深感内疚,从而不让自己生母亲的气,他被这样矛盾的愤怒所淹没。心理学空间 f&F2g {PrJ/a

Y"TO0Mzz'GGI0在治疗中,我们谈论他是如何让我成为他危险行为的观察者,就如同他母亲让他做的事情一样。我明白,他必须要展示给我看,我也是最先把事情说出来的人。

xk"Grf2p6G0心理学空间ZB@*}l?

他当时非常想救妈妈。不管是让妈妈不要去吸烟、不要去酗酒或者是不要有自杀行为,他只是把这个过程变慢了。

0mhk,I^^0心理学空间1P|.\zF]

他所能做的事情,就是使用憎恨妈妈吸烟、喝酒这样的情绪,然后让母亲的死亡过程减缓。

9s0Xg7L[/HE9H#H0心理学空间 A"FU0}6Y8^

他憎恨吸烟,将愤怒转向一些有帮助的激愤,帮助更多人避免死于吸烟。

b/AVV._5z9m6j7K0

$Ai*I v.R9q0这是他无法拯救母亲的一种激愤,是由于对妈妈的哀悼所释放出来的,并且是创造性的。心理学空间2j a$Z:H#X#q&QIN

心理学空间p0S ?1Fk

他有能量取代无力感。他从儿时到青春期所保有的那些拯救者形象或强大父亲形象,使得他能够在后面的岁月里战胜这些困难。

-y{_j4vk7Q+A$WM0心理学空间x)B^T,A!KP

我谈论他的故事,使他有能力跟所帮助的人进行交谈,也使他有勇气请愿做一些法律变革。心理学空间sIV3n$xk5~I&||

心理学空间v;Q-jMg H8B6^ F ysta

哀悼的目的是使团体中的每个人都能够面对愤怒。我们表达愤怒并且将其合理化,有助于我们减少羞愧。心理学空间UX8[X{j-xA

oOv-e%v2n-lQ0讲述和创建故事是犹太人的一个仪式。当犹太人丧失亲人时,他们会花整个星期的时间待在家里,与彼此进行谈话或与来拜访的人进行谈话,这是他们对待死亡的一个仪式。

,E1QD X/OJR0心理学空间fL@/D6U%GX&l&]F

通过这样的仪式,Anna·O得知,谈话具有疗愈效果。心理学空间7~7x J%zGv

心理学空间^'S z%HQyx"i/h\1K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心理学空间#Y%`nCu-i-ES4k-z+\RN

*bR}/E8a$X0

Y_(n/pI7W5V8Ev0提问环节

#?2I,eL4QdY-j0心理学空间h Ha6NCO

问:我的亲属患了癌症,尽管术后恢复很好,但整个家庭时刻笼罩在死亡恐惧中。得了癌症的妈妈跟孩子说,你们不要担心我,但孩子却想要照顾她。我的问题是,作为亲属,我们可以做什么呢?心理学空间^9^R#\O3gt%Z

心理学空间c!Z8o*v$P*O+X }

答:如果他们不能谈论病人的情况,不能谈论遭受疾病的病人有多痛苦,也不能谈论丧失这个病人后有多痛苦,那他们会有一些行动,这个行为可能更具破坏性。心理学空间~ ~E$was h)Q |[,k

心理学空间6}C)u5{6GC3]3E5N

我们能做的事情,第一个是说出来,第二个是去谈论,跟其他人分享痛苦的感受。心理学空间4k A(K8y0K@c"Ns!t

心理学空间0S6aO*k5c#M/s*B

如果和其他人没办法谈论这部分感受,那她可能就要去见咨询师。

#a/bR `r%DK0

#Y,P7Y8u)p6m0相比找咨询师,与亲人谈论是个既省时又省钱的方式。心理学空间*H0w$wd0w@Okk$O
心理学空间7O/b'Du}+o&Y
心理学空间$tg#\9pYl8X r
心理学空间n`Mr,@~

NBV,?K S9W0问:我有一个男性病人,在青春期跟父亲关系很冲突。他目睹父亲在自己眼前离世,一周年祭时惊恐发作,频率越来越高。心理学空间c3g7J1vAQrc*_%G A

eAo J#X hJ%M PQ,F0他沉浸在对自己的症状或者身体的关注上,我们工作很困难。我的问题是,如何理解病人的症状,以及如何完成修复?心理学空间0F!D0_HJaj"`q

6{Pk j'C0答:我可能会以一种比较疯狂的方式去跟他谈。我会告诉他,你好像在用你的症状跟你的父亲保持联系,你怎么样看?心理学空间B}U*v#i1^^+mN

心理学空间%F3B+A5[/q4f'q5h

我说疯狂的原因是,要让病人知道,他有拒绝你这样想法的自由。心理学空间$P7[ Ql2K

心理学空间7{7C+M d\ V3hz'`+u-~

我有回答到你的问题吗?

p%vy~6?\,eVY0

/eE%A"dU)i(r0继续问:他起初认为是鬼上身。后来慢慢接受,他在用这种方式纪念父亲,跟父亲亲近。在我诠释的那一刻,他很抗拒。心理学空间o&l;ht K'yGlqc

2P8~5C6i.Z%g6m7KI0继续答:即便他拒绝这个想法,也在利用这个想法。

Cp;azG,L(e1{0

6}S/d"C^%P5? pZ9?s0在治疗中,我们要允许病人拒绝你提出的任何一种想法。他实际上可能听进去了,也可能对行为方式有一些影响,或者改变了自己的某些想法。

yx0f(QSdN3_#a'|*l0心理学空间/E#Dv"X5tr"?

就是你不必跟病人说你是对的,你要允许病人质疑你。
}zwDz3B)Ey%v,Y0心理学空间;} D0t"}!T&E ~2n ]s
心理学空间 p0u3IUD8n4y(D

@/l Y$h P NcAy:_b0

f6m'A5|@.r0问:我有一个37岁的男性病人,惊恐发作。他父亲是政府官员,很胖,喝酒特别厉害。他总担心父亲死掉,也担心母亲死掉。如果父亲活到70岁,他就觉得非常好了。面对这样的病人,怎么进行工作?

:}'~(pc!ok a {0心理学空间RZ)Wm+E1C? w

答:他的父母或许可以活到70岁。他如此害怕失去父亲,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他非常依赖父母,觉得没有父母活不了;另一个方面是他对父母有愤怒,希望亲手杀掉他们。心理学空间8]Q@-K/K"A0F0sQ

D:e E3f1oX0最糟糕的情况是,这两种情况都有。就是非常依赖他们,又足以杀掉他们。心理学空间"}WE l$sV-k S0a

心理学空间RNP1^q#^0B

你把这两点讲给他,让他感受到有人在理解他、帮助他,他不是孤单的。
h}_JI M0
9{H7Wg7M0心理学空间V ^AJ j#L$b6b

7^(l0l0N$H+^Y/K2u0心理学空间7k#j_#STVI;k*H

问:我有一个同行,是48岁的女性,父亲去世了25年。这25年中,每当有机会表达,她就表现出歇斯底里、哭天抢地的状态。

O4u4~$Rj L~ K0心理学空间 m(N8X7nfe/q/[

我想问,她不断表达是不是一种内在否认?对于这种来访者,如何进行工作?

KcxGv7_.^#i+`0

#M"K1c+I9]:j0答:第一要跟她谈论她的爸爸;第二要跟同样想念她爸爸的人去谈论这个事情,让她能够表达自己的情绪,这样情绪才可以被正常化、合理化。心理学空间A#h6T{0B

R7eyF"UP{|0要小心,对于完全不想接受的人,不要跟她进行讨论。你说任何事情,做任何的解释都没有用。心理学空间/YXg(bdcUK

E.~.T4T6E5{0心理学空间_CD*HG Z@

u QN r7c!Y5fe;[0

I.z,Y(lCm0问:我知道,农村有些哀悼仪式是逢年过节不停进行。说白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如果哀悼结束不了,我们该怎么理解它?怎么应对?

~*ZY wv1E+e0心理学空间e3T~KtQ _;y

第二个是关于Anna·O。她最后成为“德国社工之母”,这是让我非常意外的结局。我想问,这个和讲述与叙事有什么样的关系?心理学空间 ||2vf`1M(v-[B

心理学空间,UzFR{Un'e8[

答:实际上,哀悼的过程永远不会结束。

czPd1_ U0

@j4n [(Mt hD0丧失是双重的。首先,我们失去了这个实体,这个人确实不在了;其次,我们也丧失了和这个人产生联结的那部分自我。比如,当一个妻子失去丈夫,她就失去了妻子的身份。

?*D(OKbj~0心理学空间sa;bk'x

Anna·O说,自己疗愈的方式是表达。心理学空间y4M z0eE'F`

I7~cK v0这个想法非常强大。弗洛伊德花了一生时间探索她所说的这句话,实际上,这个表达就是谈话疗法,或者精神分析。

F'A/p9U-l'_}?h B0心理学空间8zR4h6aM sG

她有能力让自己觉得有趣,获得乐趣是有帮助的。心理学空间Q"Z@+@ `+bu

心理学空间y+h{/Q L6t

最重要的是,她能够亲近一些人,能够进行表达,这帮助她与其他人建立联结,进而代替丧失的那部分联结。

p)cc0`cL$B:uN3yR1^0心理学空间-H c|TFu

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帮助病人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她知道,她在表达感受时并不是孤单的,有人在跟她一起去见证这个过程,这就是哀悼。
1OPBB N0心理学空间 dEB O6N*T

r1|o/R-?r8^0

4CR$n4CI-Ro r;f7o0心理学空间_ etP\ N,VF

问:我有一位女性来访者,谈到家里老人去世时,忽然想到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就是她在没有做好结婚准备时,堕胎了一次。

*B+c/EQo"}U2v D0

)v6H-@;u Z+w{ s?"yy0这让她泛起深深的悔恨。这种感受很痛苦,但她又拒绝谈论。我们在这个地方卡住了很久。我想问,这种情况怎么继续?心理学空间y5]Z-?9P9c5X

心理学空间!{4vdSS

答:对于堕胎的女性来讲,这是非常常见的反应,即不能接受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tt6Fl7E{0

:MF-I^'j ms\0跟她们谈论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这只是胚胎,并不是你的孩子。

z n@1]B:hQ}!X0

MfIp$td0胚胎未来会发展成一个孩子,就像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但种子不是大树,这个胚胎也不是你的孩子。

;|K7r8b+_3N0

(]4X1{fz D b'M0当这个老人离世的时候,激活或者唤醒了她对于自己孩子的原初内疚。心理学空间5H"w9u(|{4O8~

mxe3@*r d'FsJ Kwp0对死去的人感到愤怒,是因为他们唤醒了我们原初的内疚,给我们带来很多痛苦。心理学空间a~7c(a4[{
心理学空间]xu `1~/Vf!F1P*b

6E E1W VN2o2Q)]0

[ k,stR D0心理学空间e o3nFH'uI*Hk,C

问:因为计划生育,堕胎在中国是普遍的问题。这是中国女性的一个集体伤,或者文化创伤。作为一个女人,我们能做些什么?心理学空间;A$no#Eu(l xd5C.V

心理学空间+xj-cG(k#?)Ec

答:可以做三种事情。第一谈论这件事情,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第二在代际间去讨论,让这个消息一直传递下去;第三是珍视现在的女孩儿,让她们成为很强大的女人。心理学空间$S%];Xo#uGM}G

6{1e X,i;w&\6cr9Cm#Q?a0
(N/S)g1nS1~HYk.Z0心理学空间 Y1AakK |

JK+I$z-W2{-E~%b!E'H0问:阿琳老师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女人,我很想知道怎么能如此强大?

D i~5L Xo0

4w:hRO0~+QJ9K t0答:总结来说有两方面。心理学空间k}9T6\;A9P2]

't|e7f7Y P8v0第一,我们要被珍视,就是当你来到这个世界时,感受到是被欢迎、被期待的。心理学空间"W$\us[DF

N']&A$G2\0第二,对于孩子的成长历程,不要给予过多保护。让她可以走出去,去尽情玩耍,去跟其他人竞争,然后变得足够强大。心理学空间+\ De*H+H7R KL w[

心理学空间L*U mxI6W7fO.A X

今天提到的三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相似的情况。就是其中一人死亡,周围世界变得糟糕。心理学空间dh/m3nbS)b V u

NF1NJdu8p~v0我在中国也发现这样的情况。一个人跟其他人表达,其他人跟更多的人表达,然后个体会被群体产生的情绪所影响,这是中国的一种模式。

4Q+A@P H0p)e0

;x:iTP'M5n ^9k{0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以演讲的方式纪念缪医生。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我们都在表达,都在哀悼。心理学空间 \9?y7lu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中美班
«中美班晨间演讲|Carla Leone:现代自体心理学下的夫妻治疗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中美班晚间演讲《21世纪的合作、区域性公共产品及可持续发展》Louis W. Goodman»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