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班: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我们可以做什么?
作者: Arlene Richards / 635次阅读 时间: 2018年5月14日
标签: 中美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中美班: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我们可以做什么?
B*d QQ;jA0时间:周五 2018-04-27  10:30-12:15
3JE_T:A} C,n"]#Y#K0主题:忧郁与修复心理学空间BjVT8Y5uF9]
演讲:Arlene Richards  教育学博士,临床心理学家心理学空间4QdSb5V\
心理学空间C%RJnY Wk!}

心理学空间'S+\%["R!z)I_ v

美方教师代表:我跟武汉市心理医院的团队在一起工作,我们在一个小组里相处了好几年。缪医生是团队的一员,我就能了解到缪医生是什么样的人。他是那么的温和,那么的善良,那么爱他的同事也爱我们。除了工作以外,缪博士还经常带着我们参观美丽的江河湖泊,还有武汉的博物馆,也带我们享受美食。心理学空间m Vj6o)L^,C(v

w5e W8L`0上一次中美班结束的时候,缪博士代表医院带我们去了云南丽江,我们在一起有非常非常难忘的旅程。在经历了这些亲密的私人接触后,我更加了解到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是那么样的绅士,那么样的宽容,那么样的照顾人,那么的善解人意,也尊重我们的界限。

&Z_1b YY+|0心理学空间N9}Vk1_N

回想起这些经历,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失去了他。我们失去了一个人,他也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影响我们的生活。心理学空间 F:\] \k1W

心理学空间D??5N5v/hn_

我对他的家庭表示哀悼。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的痛,并和你们在一起。

6}"a8] y,mV[ wD B0

4PL&B5I U Sn!B0主持人童俊:我们昨天看的电影里,女主人公Tina死掉了。她外孙女在影片最后说,如果我保有外婆的喷条,一个切洋葱的工具,她就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如果我们做了我们喜欢的事,就是心理治疗,他也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4V#w(O2U4tpu&w0
Old soldiers never die , they just fade away.
;?ckUT.V#_^ ^0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4L\9w;}x$b0 心理学空间1WzwT"{SUW

心理学空间+AhA!g"wF.d Xw

Arlene Richards演讲

]u9TJ$X0心理学空间:C;|N(a;c

感谢童教授的安排,让我们有一个机会纪念缪医生。他除了是一个很好的人之外,还是非常有上进心的学者和思想家。

+j _Da!Yb&_;w'ON2s0心理学空间 [Hr8ZB

我这篇文章是因为纪念他而写的,名字叫《忧郁与修复》。

p8q}"a&yM1`:g0

S N*TA5B0U-V3gX0这首诗来自于一位越南诗人。如东方的很多诗歌一样,它非常简洁。它描述的是“每一个你爱的人,在死在这个城里面之前,都拒绝死在这里。”心理学空间3AE |:|"k'r:n;Z3c

;PA~j4VJ5c+Z})~z0它讲的是,每一个社会中的人都拒绝死亡。即便是离去的最后一刻,也是拒绝的。心理学空间kM ~`/z

心理学空间/zS,KL @p

有一位与我们非常亲近的同事,在上次培训和这次培训间离我们而去了,我们称他为缪医生。心理学空间&^ff3Pt

心理学空间%S ? ZJs:`bX

他去的很快。明确的是,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和对病人的责任,他默默努力。逼迫自己做得更多,学得更多,干得更多。他的离世影响了认识他的每一个人。起初是震惊,因为他英年早逝,愤怒送去的那个医院没能挽救他。

Of(l$oR,F0F`;u0@2[0

;p0iK+F6h:c0每一个思念的人都失去了和他继续维持关系的机会,如何处理这些,如何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转变成一个“他已经不在”的内心世界,如何使我们的生活重回正轨?心理学空间i a.a7b%~4y/g9T

心理学空间z i]7R*Ox

每一种丧失都会开辟一个伤口,这个伤口让我想到多年前我的一位病人。心理学空间"Yi*c h,[ vAl

I1{/m;cD a Lf T0这个病人因为初期人格障碍来看我。他妈妈把他带离治疗几个月后,他被谋杀了,被另外一个小伙伴用棒球棒击中头部死亡。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非常悲伤,也很愤怒。

#B4M7W)bq1[0

7N2M'?Rz'eh3a0我没能参加他的葬礼,当我从报纸上得知他的死讯时,已经太迟了。心理学空间{|;u:K2ZH:`'C

心理学空间AL+Ns-C,G5u/I

多年以后,我的一位朋友失去了他的女儿。他女儿18岁时自杀了。他决定写一本书来纪念他的女儿,叫《哀悼中的治疗师》。这本书由两位治疗师共同著作,他们邀请我也写一章,我写了这个小病人。他对这本书的介绍,以及书中所描述的体验,就是他哀悼的过程。

x9C'l~pB7X0

K"`dq+V0m2J-P0在《抑郁与哀伤》中,弗洛伊德提到哀悼就是放下逝去的人。心理学空间Z^.xQd*e$ua

'X3K3\JR*`#Tn%H'F0这两位作者认为,弗洛伊德所提到的只是哀悼工作的一半。前一半是让我们的内在知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永远见不到这个人了;后一半是保存这部分记忆,让逝去的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心理学空间-_i RX%mN

心理学空间-I,{.g z~l,G;Z)U*`(|

我们想一直爱着那个离去的人,就必须让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间。

:~J,E } _O5j jo(T0

+A}/L'Q CFrk#y0未能哀悼我的小病人,使我失去了喜爱儿童治疗的大部分自我,我从那时就完全终止了跟儿童的工作。心理学空间$L4Lh\H@/q.m

心理学空间 sM5? ~~ ^h^y

通过写这个小病人的故事,我又获得了能力。我写出这个故事而不给其他人看,或许能完成一些哀悼,但哀悼非常重要的部分是,与哀悼者一起分享与亡故者的记忆,就如同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分享缪医生的故事。心理学空间/K2@)TlC [@W

,m;}l,|9C2R&`'e4T0每个故事都会帮我们铭记哀悼者。

+C*E%I]:|~`V0心理学空间P0{ ~0`!v4t%LVA

我非常清楚记得,跟缪医生的一个对话。他问我你有孩子吗?他做什么的?你也会像中国父母一样给孩子买房子吗?我说我有孩子,其中一个孩子是律师,他在政府工作。因为在政府工作收入不高,所以我会在经济上帮助他。

nLq[E1v0心理学空间+BZ-l4^7Od&U+c

缪医生听见这个回复就哈哈大笑,说这个做法跟中国父母完全相反。

ti%P7]M eyiIA0I0

^R0fb Dk s O0缪医生不停地笑,我现在知道他的笑点在哪儿了。相反的地方是在于,国内在政府工作的人平常收入是更高的,这跟国外相反。

*~Fx~ IQk3t3E1}0心理学空间 xWI+~Jo!VA

我们的谈论就是了解彼此背后的文化。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真实记忆。心理学空间k6|1Dv%[ Y:Ox;]3|

心理学空间x5X'u!M2?$oRi

精神分析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哀悼的方式。我们知道,Anna·O是弗洛伊德第一个个案。当她开始生病就是在哀悼父亲。心理学空间o?Jl Ee{ H E

c!BEp9Lg(L0她在父亲生病期间,忽然一下子充满活力,目的是为了日夜照顾父亲,在他需要时随时都在。心理学空间XZ u4L@5n nBN6G

心理学空间0o#I2yb\scsO

这样子过了几个月,她病倒了。布洛伊尔写了这个案例报告,他发现,她经历的创伤即失去她的父亲,使得她在工作中的好转迹象被打断。

9m} q(bT5Q0心理学空间F'F?}3isL

当布洛伊尔医生通过按摩的形式,试图帮助她缓解这种焦虑时,Anna·O对布洛伊尔说我需要对你说一些事情,她就不停地讲自己的记忆。

S e'PU'~/Bz q-y0心理学空间XD6\(]1EeJm @ @q

布洛伊尔明确说过,精神分析不是他的一个发明。他发现Anna·O有变化时,感到非常惊讶;当Anna·O不再表达时,他同样感到非常惊讶。心理学空间$~YyFdw(G

心理学空间,n8K'k(x-R+| `%p*@

换句话说,是Anna·O自己发明了精神分析疗愈自己。

AM9F"y+LN%u?+`0心理学空间%e ^#L$v5t7~JMECS#?

布洛伊尔和弗洛伊德都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个案中,最终是弗洛伊德发现自我疗愈的模式是谈话疗法。

X,?f CzCc6c/I0心理学空间l?+[*z6O5Z(U6Y$?

《哀悼中的治疗师》这本书的两个作者认为,对去世亲人的记忆是重构哀悼者生命故事的基础。继续自己的生活不仅需要保留这样的记忆,也需要正视对丧失客体的矛盾心理。心理学空间+x(G@W*p2E8u@R8Xe0go

心理学空间9?;MN,gE7U8Z

除了保留珍贵记忆之外,我们对逝者也要表达由于被抛弃而产生的愤怒。

1XQ!a @-A5u4Vf0

xW-t)uz?#v0死去的人,如果是自杀,那我们对这个人的矛盾心理会特别尖锐;如果是因为疾病或年老离世,情况会有所不同。因为他并不是有意离开我们,而是努力活着,试图与爱他的人在一起。心理学空间&U5C;b }cYVE

U7l&_ {/JS(q0当一个人是自杀的时候,哀悼变得复杂。自杀者有意离开,排斥生命,拒绝哀悼者的爱。

Fsz2K~6m&JQd9X0心理学空间ppI-h RJ(VR:Kr

哀悼者发现自己被侵蚀,好像去世的人不在乎给自己带来痛苦,他所做的事情也没有看起来那般有爱。这个想法与爱的感受相冲突,使得哀悼者乱作一团。

b*]1^&_W3Z[f0

+XWb!kM0很多情况下,如果家人自杀死亡,那他的亲人,比如伴侣或者是子女,更容易有自杀风险。心理学空间,P%t c;k't?2VI

心理学空间$p nQ4Ey9Qd nb9p

我有一个病人,父亲在他刚学会走路的时候自杀了。心理学空间DTh dE9{*O-z t

X9z)U-sF0他一直被隐瞒着这个消息,直到青春期才知道。他的兄弟姐妹对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们都知道,并且也谈论过这件事情。

'D)h_v(j,G!}"EFh0心理学空间c;W6Uqyr{

他的父亲在股票市场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家人认为他自杀是因为无法忍受耻辱。心理学空间"h$cX[r;| hiS*Ti

心理学空间3F2j`d4Ry4~ \

这个病人则认为,父亲是遭遇了抢劫,为了保护钱被杀害的。他把父亲想象成一个英雄人物。

1}(e m\ oB0

aQ(NR-JR\0不幸的是,他妈妈变得情绪低落,在病人童年期和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患有忧郁症,不停地吸烟、酗酒而且总是暴躁易怒。

Ec6t4i!UHB0\0

K.GbZ @9j*d0她在病人上大学的时候,割开自己的静脉坐在热水浴缸里死去了。

g9| qP;}0心理学空间)q9qnoXe ?6hB

现在轮到这个病人忧郁了,他用几种危及生命的行为方式进行对抗。他参军自愿参加战斗不断伤害自己。心理学空间5O4Ah9z4u"u"k?0Jh

心理学空间EGn}(Tk![0J

在接受了几年支持性治疗后,他能够承受精神分析的强度,以亲社会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愤怒。比如,支持女权的看法,参加这些社会组织。

^0t@*a-b t$]H x0

r)yt+Tej+l0我极力了解他并使他能够讲述,多年来,他看着母亲慢性自杀是多么糟糕。割腕流血是可怕,但是确是一种解脱。心理学空间&L W&W-se

心理学空间l:Ydn[w-E

他摆脱了焦虑和恐惧,但是抑郁诞生了。心理学空间A0W*o+st:m

5bC8P:oHI0退役后,他成为餐厅、酒吧、办公室和剧院禁烟的倡导者。他带着那些吸烟的人去看戴呼吸机、氧气管和住院病人,他加入了一些倡导团体,最终也成为这些团体的领导者。心理学空间7A7Tk#r xUUl

心理学空间y5?&S~;C g9EV$Q\

在母亲在世时,他没能够为她哀伤,也没能够保护这个养育者。他为此深感内疚,从而不让自己生母亲的气,他被这样矛盾的愤怒所淹没。心理学空间0T0_+s9V2@T

&B)E$?5Q9e0在治疗中,我们谈论他是如何让我成为他危险行为的观察者,就如同他母亲让他做的事情一样。我明白,他必须要展示给我看,我也是最先把事情说出来的人。

#Zr?d.J&v`]ja0

$v8mm2J.W$h1?/x0他当时非常想救妈妈。不管是让妈妈不要去吸烟、不要去酗酒或者是不要有自杀行为,他只是把这个过程变慢了。

n.Im T } o}/Y lA]0心理学空间f!j#g9CgP$sC

他所能做的事情,就是使用憎恨妈妈吸烟、喝酒这样的情绪,然后让母亲的死亡过程减缓。

r H7~4b%c0

\*r_ Z-W0他憎恨吸烟,将愤怒转向一些有帮助的激愤,帮助更多人避免死于吸烟。

R0rx%p$s$Ne0心理学空间`D5[@i2r!va

这是他无法拯救母亲的一种激愤,是由于对妈妈的哀悼所释放出来的,并且是创造性的。心理学空间 a:@x!L?\,G n t w

.y#q+R5@p+j0他有能量取代无力感。他从儿时到青春期所保有的那些拯救者形象或强大父亲形象,使得他能够在后面的岁月里战胜这些困难。

9XF2usVe0T4Z0

w r+M TM$f0我谈论他的故事,使他有能力跟所帮助的人进行交谈,也使他有勇气请愿做一些法律变革。心理学空间-E1|FO&H,]+A ?

NDoO:Ly_0哀悼的目的是使团体中的每个人都能够面对愤怒。我们表达愤怒并且将其合理化,有助于我们减少羞愧。

^]6NgC4e0

#o({(Pj1d5H1x0讲述和创建故事是犹太人的一个仪式。当犹太人丧失亲人时,他们会花整个星期的时间待在家里,与彼此进行谈话或与来拜访的人进行谈话,这是他们对待死亡的一个仪式。心理学空间s6orPl^&q9A,ML4R

y W]-b ?7`0通过这样的仪式,Anna·O得知,谈话具有疗愈效果。心理学空间@`l pi0@ C

9kj/s&vX\0我的报告就到这里。心理学空间s g.dz{J~ORt
心理学空间H Qrk1RKJ9w _m


心理学空间.a#c5O ~Q(E(Q1F

提问环节心理学空间qBH;d ]5`

B;u(P;Y5iM0问:我的亲属患了癌症,尽管术后恢复很好,但整个家庭时刻笼罩在死亡恐惧中。得了癌症的妈妈跟孩子说,你们不要担心我,但孩子却想要照顾她。我的问题是,作为亲属,我们可以做什么呢?

]hL-VR*M&k0心理学空间/XZ ~a`8U;J

答:如果他们不能谈论病人的情况,不能谈论遭受疾病的病人有多痛苦,也不能谈论丧失这个病人后有多痛苦,那他们会有一些行动,这个行为可能更具破坏性。

]m _B;^4qi}f0心理学空间k4Kg%eA

我们能做的事情,第一个是说出来,第二个是去谈论,跟其他人分享痛苦的感受。心理学空间cr$~ \m0Q4W

心理学空间U;@7p2^*pU+H!iU

如果和其他人没办法谈论这部分感受,那她可能就要去见咨询师。心理学空间$P8zuTJrSe*j]8I

心理学空间#|$os?;[J Qu

相比找咨询师,与亲人谈论是个既省时又省钱的方式。心理学空间9Z[t|,y{4Fr
心理学空间5w-a Pb.m

X]4])x4h0心理学空间 C)q|5e {H

A%U @1A.QQx Y0问:我有一个男性病人,在青春期跟父亲关系很冲突。他目睹父亲在自己眼前离世,一周年祭时惊恐发作,频率越来越高。

fab kU:O0心理学空间'T8f5L h&` ]p;w |T

他沉浸在对自己的症状或者身体的关注上,我们工作很困难。我的问题是,如何理解病人的症状,以及如何完成修复?

E0Xv)s%c\3tw|0心理学空间G0r.SVDaq

答:我可能会以一种比较疯狂的方式去跟他谈。我会告诉他,你好像在用你的症状跟你的父亲保持联系,你怎么样看?

Lj(Q+h `3UWQ&C0

/W^&m xC)?W0我说疯狂的原因是,要让病人知道,他有拒绝你这样想法的自由。心理学空间{mK/A'TO c o

心理学空间woY+R[

我有回答到你的问题吗?心理学空间&Z J y#`,l _8w

#c$cVH \k|e7C8R0继续问:他起初认为是鬼上身。后来慢慢接受,他在用这种方式纪念父亲,跟父亲亲近。在我诠释的那一刻,他很抗拒。心理学空间H,A*^"L u)JT f8r

心理学空间"SH ao['Ox]2PR

继续答:即便他拒绝这个想法,也在利用这个想法。

/ES4beji8M$dyFN0心理学空间1j(ES.xcY

在治疗中,我们要允许病人拒绝你提出的任何一种想法。他实际上可能听进去了,也可能对行为方式有一些影响,或者改变了自己的某些想法。心理学空间8Gi5}wo

心理学空间0iyY x6TEI n` GJ

就是你不必跟病人说你是对的,你要允许病人质疑你。心理学空间+dO3c]:qD j t1E
心理学空间2J ~q.R2rM/L6^4y \
心理学空间A^yN xv
心理学空间$G} i!S~Ks6|%@oN2@

{2Fz M"Y5fP0问:我有一个37岁的男性病人,惊恐发作。他父亲是政府官员,很胖,喝酒特别厉害。他总担心父亲死掉,也担心母亲死掉。如果父亲活到70岁,他就觉得非常好了。面对这样的病人,怎么进行工作?心理学空间;c"?0E.K'U6bB`Fb;I-f

x2s'fxiO-C g0答:他的父母或许可以活到70岁。他如此害怕失去父亲,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他非常依赖父母,觉得没有父母活不了;另一个方面是他对父母有愤怒,希望亲手杀掉他们。心理学空间Tls_*Vwg.Z

7u4{xR[k+i0最糟糕的情况是,这两种情况都有。就是非常依赖他们,又足以杀掉他们。心理学空间 \I[.O/F

心理学空间A6V^*Gx,M#T"`+}j(n

你把这两点讲给他,让他感受到有人在理解他、帮助他,他不是孤单的。
o%}U4w'Z2W0
,}pc2m5_0心理学空间harWb
心理学空间Je!bCH'K1[.v

心理学空间/A9?Ed,o|1v,PT

问:我有一个同行,是48岁的女性,父亲去世了25年。这25年中,每当有机会表达,她就表现出歇斯底里、哭天抢地的状态。心理学空间-x&EhH+}y"Ny

心理学空间$t&Sj`S^B0I

我想问,她不断表达是不是一种内在否认?对于这种来访者,如何进行工作?

k5@k1f;P2aI0

`?t[7`|6dx m0答:第一要跟她谈论她的爸爸;第二要跟同样想念她爸爸的人去谈论这个事情,让她能够表达自己的情绪,这样情绪才可以被正常化、合理化。

R1z x1j#E.gLOoK {0

N(K[qX7gb#h e+T0要小心,对于完全不想接受的人,不要跟她进行讨论。你说任何事情,做任何的解释都没有用。
TKx:M5T&n ^0心理学空间9lXC*FV;_ rqD#[3[m
心理学空间2O!N%`K(oo9I&f
心理学空间!q r1oq(D|^ g*b/^

Fpj3U;J[Onx0问:我知道,农村有些哀悼仪式是逢年过节不停进行。说白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如果哀悼结束不了,我们该怎么理解它?怎么应对?

AUO4T,ra}&Z0心理学空间?EnU*L Wx

第二个是关于Anna·O。她最后成为“德国社工之母”,这是让我非常意外的结局。我想问,这个和讲述与叙事有什么样的关系?

0a-BZ+gDDP,G:G i+G0心理学空间`iP(^h:`

答:实际上,哀悼的过程永远不会结束。

g!N2{/h!i2~c1Y-NeJRZ0

g _ kAzO `1V6M0丧失是双重的。首先,我们失去了这个实体,这个人确实不在了;其次,我们也丧失了和这个人产生联结的那部分自我。比如,当一个妻子失去丈夫,她就失去了妻子的身份。

poS~3xR1vy0心理学空间1pw2I/wM.\6Q3sY

Anna·O说,自己疗愈的方式是表达。心理学空间'a?2qc-p

心理学空间~ gS:S)~*Xz

这个想法非常强大。弗洛伊德花了一生时间探索她所说的这句话,实际上,这个表达就是谈话疗法,或者精神分析。

+y|4Gkk}c._&D_0心理学空间KL zRWGt @ i6u

她有能力让自己觉得有趣,获得乐趣是有帮助的。

(@K+`C#j$M0心理学空间 D L4wv"UR~3|

最重要的是,她能够亲近一些人,能够进行表达,这帮助她与其他人建立联结,进而代替丧失的那部分联结。心理学空间&D ^.lt A"u:BH)?]

心理学空间U s*~ X6h6W-H

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帮助病人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她知道,她在表达感受时并不是孤单的,有人在跟她一起去见证这个过程,这就是哀悼。
/szK_-ZL+j0心理学空间:`q$}|g?r kw
心理学空间7n ]6s|:X/n
心理学空间5fDf"A]"{Sbo3Q

'W n Gm.C$f7k Y]'jWk0问:我有一位女性来访者,谈到家里老人去世时,忽然想到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就是她在没有做好结婚准备时,堕胎了一次。心理学空间+L:C R"BO

GE#wrh J6j+D0这让她泛起深深的悔恨。这种感受很痛苦,但她又拒绝谈论。我们在这个地方卡住了很久。我想问,这种情况怎么继续?心理学空间0X\*FHt

心理学空间.d#rr;rhwZ? W

答:对于堕胎的女性来讲,这是非常常见的反应,即不能接受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心理学空间dx`p#k^fF^_ m

心理学空间6oAB!Tf6nE

跟她们谈论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这只是胚胎,并不是你的孩子。心理学空间wz:AwGQE7W

+Bm1c~e V-f)PIu4}0胚胎未来会发展成一个孩子,就像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但种子不是大树,这个胚胎也不是你的孩子。

S0v~(r*Wv?@0

%|}1hWp[]0当这个老人离世的时候,激活或者唤醒了她对于自己孩子的原初内疚。

H,w*?2v#~0心理学空间 X;NFLYI&C

对死去的人感到愤怒,是因为他们唤醒了我们原初的内疚,给我们带来很多痛苦。心理学空间 bX;fBj
心理学空间7u,l,|9utm_(rx;u/m3G

N.qtJtV4| S,d0

v3N{NHt6f6@0心理学空间wWffX vv

问:因为计划生育,堕胎在中国是普遍的问题。这是中国女性的一个集体伤,或者文化创伤。作为一个女人,我们能做些什么?

)D.r%I^Z0心理学空间8z9hW$LL+K*f7~ n

答:可以做三种事情。第一谈论这件事情,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第二在代际间去讨论,让这个消息一直传递下去;第三是珍视现在的女孩儿,让她们成为很强大的女人。心理学空间/bSFx1t
心理学空间$D:dW ~_,m

_+KP8b'm u+~j0心理学空间 ahA5Pf&P

心理学空间I}3a7q+`

问:阿琳老师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女人,我很想知道怎么能如此强大?心理学空间Y)o)w5y] il x

心理学空间)U2m4Ew&b

答:总结来说有两方面。心理学空间a:\u|Ph-v&y

心理学空间1\.QU5i0O2vv

第一,我们要被珍视,就是当你来到这个世界时,感受到是被欢迎、被期待的。

'pq4uR%|dO;^0

N"@ k,w,u8O0第二,对于孩子的成长历程,不要给予过多保护。让她可以走出去,去尽情玩耍,去跟其他人竞争,然后变得足够强大。

*^4Blqh;jn0心理学空间P-GD;[ h

今天提到的三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相似的情况。就是其中一人死亡,周围世界变得糟糕。心理学空间/Yk*y-t~+]1dM&D

心理学空间y0iXdD)|;z

我在中国也发现这样的情况。一个人跟其他人表达,其他人跟更多的人表达,然后个体会被群体产生的情绪所影响,这是中国的一种模式。心理学空间K._SURH0|_

Nf:z_hlr Z0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以演讲的方式纪念缪医生。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我们都在表达,都在哀悼。心理学空间:OGe1D8a1yW5O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中美班
«中美班晨间演讲|Carla Leone:现代自体心理学下的夫妻治疗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中美班晚间演讲《21世纪的合作、区域性公共产品及可持续发展》Louis W. Goodman»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