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班: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我们可以做什么?
作者: Arlene Richards / 207次阅读 时间: 2018年5月14日
标签: 中美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中美班: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我们可以做什么?
G4hRsYv ^0时间:周五 2018-04-27  10:30-12:15心理学空间 ?P)~(L(YKxp
主题:忧郁与修复心理学空间8|4c|rWR
演讲:Arlene Richards  教育学博士,临床心理学家
5NmF6TwUXH0

$U6} A{:y.p`wW:Sh0

c2| Q$Ws0美方教师代表:我跟武汉市心理医院的团队在一起工作,我们在一个小组里相处了好几年。缪医生是团队的一员,我就能了解到缪医生是什么样的人。他是那么的温和,那么的善良,那么爱他的同事也爱我们。除了工作以外,缪博士还经常带着我们参观美丽的江河湖泊,还有武汉的博物馆,也带我们享受美食。心理学空间;j S9Q4DA/u.]9OH&y u

|%dd#~#J-H@0上一次中美班结束的时候,缪博士代表医院带我们去了云南丽江,我们在一起有非常非常难忘的旅程。在经历了这些亲密的私人接触后,我更加了解到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是那么样的绅士,那么样的宽容,那么样的照顾人,那么的善解人意,也尊重我们的界限。

fl"s-I'?h0心理学空间 \c(uHR9z n/h

回想起这些经历,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失去了他。我们失去了一个人,他也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影响我们的生活。

Z fr?"F6qF)[ O0

Yd U)yA#Hc%j!slA0我对他的家庭表示哀悼。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的痛,并和你们在一起。

Qf2]gc/he_r0

v?t h(M/B.r.L$k \0主持人童俊:我们昨天看的电影里,女主人公Tina死掉了。她外孙女在影片最后说,如果我保有外婆的喷条,一个切洋葱的工具,她就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如果我们做了我们喜欢的事,就是心理治疗,他也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hS3f5P L1y&WF[0
Old soldiers never die , they just fade away.心理学空间;C I,Ur6i(k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心理学空间5A6IHi:W9?(`

 心理学空间` Y ABm%W

2?t1b5r'`5|0Arlene Richards演讲

Y3f$F!@4k%i/^$K+`l0心理学空间Gw N!j_8zoz

感谢童教授的安排,让我们有一个机会纪念缪医生。他除了是一个很好的人之外,还是非常有上进心的学者和思想家。心理学空间#|8d'WJzI_

心理学空间`)w*x;V7BCA%D

我这篇文章是因为纪念他而写的,名字叫《忧郁与修复》。

"Ys~\9e Ju0

{)t4oJ2m2|0这首诗来自于一位越南诗人。如东方的很多诗歌一样,它非常简洁。它描述的是“每一个你爱的人,在死在这个城里面之前,都拒绝死在这里。”心理学空间2ka"Nw qrn"F

心理学空间F*o;PFcLIx'}

它讲的是,每一个社会中的人都拒绝死亡。即便是离去的最后一刻,也是拒绝的。

S%aa7};A'^le3j{0

d X&xg#xP Xb0有一位与我们非常亲近的同事,在上次培训和这次培训间离我们而去了,我们称他为缪医生。

#@TWp4m4F'H0

c GI8R p"s b5G3_0他去的很快。明确的是,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和对病人的责任,他默默努力。逼迫自己做得更多,学得更多,干得更多。他的离世影响了认识他的每一个人。起初是震惊,因为他英年早逝,愤怒送去的那个医院没能挽救他。心理学空间%B5~+m {7d7B

2YX%N7TM'RZ3x!q3w0每一个思念的人都失去了和他继续维持关系的机会,如何处理这些,如何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转变成一个“他已经不在”的内心世界,如何使我们的生活重回正轨?心理学空间5E/R9y)YAF q-\

心理学空间,k2A#NIE

每一种丧失都会开辟一个伤口,这个伤口让我想到多年前我的一位病人。心理学空间W w#W k V%V/\ P5~

心理学空间)mjq GbFr

这个病人因为初期人格障碍来看我。他妈妈把他带离治疗几个月后,他被谋杀了,被另外一个小伙伴用棒球棒击中头部死亡。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非常悲伤,也很愤怒。

7s,e8h9}#cQ0

r7E.\tAc{w0我没能参加他的葬礼,当我从报纸上得知他的死讯时,已经太迟了。心理学空间 D2MV%p4O7q6G4zLp

[}j"@yz-i)o0多年以后,我的一位朋友失去了他的女儿。他女儿18岁时自杀了。他决定写一本书来纪念他的女儿,叫《哀悼中的治疗师》。这本书由两位治疗师共同著作,他们邀请我也写一章,我写了这个小病人。他对这本书的介绍,以及书中所描述的体验,就是他哀悼的过程。

W:}xT(b4]V6j0心理学空间9xr7W wQ7p

在《抑郁与哀伤》中,弗洛伊德提到哀悼就是放下逝去的人。

|:m ZG#yD{0

"D:L6rC3w6B0这两位作者认为,弗洛伊德所提到的只是哀悼工作的一半。前一半是让我们的内在知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永远见不到这个人了;后一半是保存这部分记忆,让逝去的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buYr+t0

ik)W lT0我们想一直爱着那个离去的人,就必须让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间。

hZ d1\&qO*G0

3Z'F/Nf4na1{*H0未能哀悼我的小病人,使我失去了喜爱儿童治疗的大部分自我,我从那时就完全终止了跟儿童的工作。

Q3i+|HW,Nqb*NC0

UY[9{e iB0通过写这个小病人的故事,我又获得了能力。我写出这个故事而不给其他人看,或许能完成一些哀悼,但哀悼非常重要的部分是,与哀悼者一起分享与亡故者的记忆,就如同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分享缪医生的故事。心理学空间"~,o]B;g_/W

心理学空间0o Ve8y&A;g6VE)Y

每个故事都会帮我们铭记哀悼者。

m-P)qd'K!jm(XL0心理学空间\FaS#Ev1j c

我非常清楚记得,跟缪医生的一个对话。他问我你有孩子吗?他做什么的?你也会像中国父母一样给孩子买房子吗?我说我有孩子,其中一个孩子是律师,他在政府工作。因为在政府工作收入不高,所以我会在经济上帮助他。

1R&U\ j1P)];oapa h0心理学空间\1mB^Uy

缪医生听见这个回复就哈哈大笑,说这个做法跟中国父母完全相反。

[ML2h(S1B0

"U#|4F5d0p&L^m0缪医生不停地笑,我现在知道他的笑点在哪儿了。相反的地方是在于,国内在政府工作的人平常收入是更高的,这跟国外相反。

l-K'~p]1N6_kJO0

}N"CGjg3c,S0我们的谈论就是了解彼此背后的文化。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真实记忆。

U5V!yx7c'u'Q2Y3n$Z0

wU5?5t/Ci0精神分析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哀悼的方式。我们知道,Anna·O是弗洛伊德第一个个案。当她开始生病就是在哀悼父亲。

2_2T,d2A Z0

;ka[0EC7@0她在父亲生病期间,忽然一下子充满活力,目的是为了日夜照顾父亲,在他需要时随时都在。心理学空间W%}/`hO&Vz,q J

8D0[m!d6Q4w n0这样子过了几个月,她病倒了。布洛伊尔写了这个案例报告,他发现,她经历的创伤即失去她的父亲,使得她在工作中的好转迹象被打断。心理学空间2?E[t#oc.r;^

t"R A+u\0L)N.W+L0L.dD0_'v0当布洛伊尔医生通过按摩的形式,试图帮助她缓解这种焦虑时,Anna·O对布洛伊尔说我需要对你说一些事情,她就不停地讲自己的记忆。

U0|7ytaC)s)\+C0

$T^q0|3LD0布洛伊尔明确说过,精神分析不是他的一个发明。他发现Anna·O有变化时,感到非常惊讶;当Anna·O不再表达时,他同样感到非常惊讶。

%Mo)YX,F%Gk0心理学空间*W&b C0G ?

换句话说,是Anna·O自己发明了精神分析疗愈自己。心理学空间["El1k4S:mPa

心理学空间+u!m'kf|

布洛伊尔和弗洛伊德都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个案中,最终是弗洛伊德发现自我疗愈的模式是谈话疗法。心理学空间7I:KCuy f

:]7~a;n T1ji [0《哀悼中的治疗师》这本书的两个作者认为,对去世亲人的记忆是重构哀悼者生命故事的基础。继续自己的生活不仅需要保留这样的记忆,也需要正视对丧失客体的矛盾心理。心理学空间 F s-km cAsb

心理学空间"\ e eQy+q Ck*GA

除了保留珍贵记忆之外,我们对逝者也要表达由于被抛弃而产生的愤怒。心理学空间['Gyh.wN

心理学空间"_2Gn)BR&@1O

死去的人,如果是自杀,那我们对这个人的矛盾心理会特别尖锐;如果是因为疾病或年老离世,情况会有所不同。因为他并不是有意离开我们,而是努力活着,试图与爱他的人在一起。心理学空间o P { X4R

z#Zj| TX&mR0当一个人是自杀的时候,哀悼变得复杂。自杀者有意离开,排斥生命,拒绝哀悼者的爱。心理学空间j$R!}l*V+Zp)?

;YGKH I]:X]A0哀悼者发现自己被侵蚀,好像去世的人不在乎给自己带来痛苦,他所做的事情也没有看起来那般有爱。这个想法与爱的感受相冲突,使得哀悼者乱作一团。

)V(S*VU0Z;XE5{t}z0

C\1a^b/hcr0很多情况下,如果家人自杀死亡,那他的亲人,比如伴侣或者是子女,更容易有自杀风险。心理学空间8_ M }&MH6_g

v._E+j/Wj7W@0我有一个病人,父亲在他刚学会走路的时候自杀了。

y Ju)b `&c0心理学空间 N t.{%`B0f1u1pL

他一直被隐瞒着这个消息,直到青春期才知道。他的兄弟姐妹对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们都知道,并且也谈论过这件事情。

*lI Gmv;n2L0

Z7@X/e#Q}0他的父亲在股票市场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家人认为他自杀是因为无法忍受耻辱。

+U9\"a E(D XA b0心理学空间q FDl2I,w-k1^7o'j \

这个病人则认为,父亲是遭遇了抢劫,为了保护钱被杀害的。他把父亲想象成一个英雄人物。

mU0{@ v#Rv5U0心理学空间+z!rQ iO?

不幸的是,他妈妈变得情绪低落,在病人童年期和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患有忧郁症,不停地吸烟、酗酒而且总是暴躁易怒。心理学空间 m6p)h{YG

owM:_q ?'_0她在病人上大学的时候,割开自己的静脉坐在热水浴缸里死去了。

:^O Ta*_I{'_ fp0心理学空间o9^z?%Fpat

现在轮到这个病人忧郁了,他用几种危及生命的行为方式进行对抗。他参军自愿参加战斗不断伤害自己。

F2h:p%|xK n0

}~b;G k5\zd`-lV0在接受了几年支持性治疗后,他能够承受精神分析的强度,以亲社会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愤怒。比如,支持女权的看法,参加这些社会组织。

{` ScuX.\0

b m/w%[8rcRpH5@0我极力了解他并使他能够讲述,多年来,他看着母亲慢性自杀是多么糟糕。割腕流血是可怕,但是确是一种解脱。

*i/{5~,Qu/DzBOc0

&C#[x#pg*P6H0他摆脱了焦虑和恐惧,但是抑郁诞生了。心理学空间U:`[p'yy3[-F,Im

%I+Ku/d s@2QR0退役后,他成为餐厅、酒吧、办公室和剧院禁烟的倡导者。他带着那些吸烟的人去看戴呼吸机、氧气管和住院病人,他加入了一些倡导团体,最终也成为这些团体的领导者。

rY#I"jB6x.Vl)Ws0

Y9y;_+vC R4m6Z/H0在母亲在世时,他没能够为她哀伤,也没能够保护这个养育者。他为此深感内疚,从而不让自己生母亲的气,他被这样矛盾的愤怒所淹没。心理学空间*|DQ&_){

%x:B$D r$D&dKr0在治疗中,我们谈论他是如何让我成为他危险行为的观察者,就如同他母亲让他做的事情一样。我明白,他必须要展示给我看,我也是最先把事情说出来的人。

;] IF bir2k^ ETw,L0心理学空间)HM'V/F@-\sX

他当时非常想救妈妈。不管是让妈妈不要去吸烟、不要去酗酒或者是不要有自杀行为,他只是把这个过程变慢了。

SL9kI7\o%m0

;t[G4OB$k T0他所能做的事情,就是使用憎恨妈妈吸烟、喝酒这样的情绪,然后让母亲的死亡过程减缓。

9V'PU&s8Iy~j%ozX0心理学空间m1O.Q}V ?c%UV_8~5F

他憎恨吸烟,将愤怒转向一些有帮助的激愤,帮助更多人避免死于吸烟。心理学空间s'sf.A-nN

心理学空间)y/Wf+cI){0S

这是他无法拯救母亲的一种激愤,是由于对妈妈的哀悼所释放出来的,并且是创造性的。

f)Sz5Z%m0^.^s0心理学空间jv,z `7A*nv

他有能量取代无力感。他从儿时到青春期所保有的那些拯救者形象或强大父亲形象,使得他能够在后面的岁月里战胜这些困难。心理学空间4^1y:yuK/N

心理学空间 ld1n&f f;iw_z

我谈论他的故事,使他有能力跟所帮助的人进行交谈,也使他有勇气请愿做一些法律变革。

;M)k6CM7TW wmh0心理学空间p4?7E;oU4G.O @H2R7R

哀悼的目的是使团体中的每个人都能够面对愤怒。我们表达愤怒并且将其合理化,有助于我们减少羞愧。

#Gsh2Uh a0

xnx#t:m;Kf0讲述和创建故事是犹太人的一个仪式。当犹太人丧失亲人时,他们会花整个星期的时间待在家里,与彼此进行谈话或与来拜访的人进行谈话,这是他们对待死亡的一个仪式。心理学空间d n4{ `yO;r

心理学空间q?U8u6q7t|

通过这样的仪式,Anna·O得知,谈话具有疗愈效果。心理学空间5dty\1}@*u:|

心理学空间5lE)m_yp4ZU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
vQ7F-Q7vp0心理学空间-}2j8P~.RM-j


心理学空间Ug9F*e5x

提问环节

V3X W5{ q[/nNy0

*PFb&R&o9C\)u0问:我的亲属患了癌症,尽管术后恢复很好,但整个家庭时刻笼罩在死亡恐惧中。得了癌症的妈妈跟孩子说,你们不要担心我,但孩子却想要照顾她。我的问题是,作为亲属,我们可以做什么呢?心理学空间*w({"[D@1K]%|

jJ1Ooba0答:如果他们不能谈论病人的情况,不能谈论遭受疾病的病人有多痛苦,也不能谈论丧失这个病人后有多痛苦,那他们会有一些行动,这个行为可能更具破坏性。心理学空间 b? UDta

心理学空间_ k/NHl9{7z$[;p

我们能做的事情,第一个是说出来,第二个是去谈论,跟其他人分享痛苦的感受。

$]8AvM3i$ShJ0心理学空间)f9M I+x+k-wV:~'_:X a

如果和其他人没办法谈论这部分感受,那她可能就要去见咨询师。

J*_Wi }0

:W G+R~ a ^b0相比找咨询师,与亲人谈论是个既省时又省钱的方式。
xcD ~!R1y0心理学空间,`-tm#[1UD}9U
心理学空间u5j1vC)A%m,|Oy

?!HS$A(W0}(S&b0

Nw N,h G^%D/|0问:我有一个男性病人,在青春期跟父亲关系很冲突。他目睹父亲在自己眼前离世,一周年祭时惊恐发作,频率越来越高。心理学空间6Lmhv?hsp

心理学空间U6Y9?3[2L_

他沉浸在对自己的症状或者身体的关注上,我们工作很困难。我的问题是,如何理解病人的症状,以及如何完成修复?

O.]:?6~e$rP3_q0

uo6Xbe0答:我可能会以一种比较疯狂的方式去跟他谈。我会告诉他,你好像在用你的症状跟你的父亲保持联系,你怎么样看?心理学空间 T7q.n8R'w1S8U

P,g\9Rva\l0我说疯狂的原因是,要让病人知道,他有拒绝你这样想法的自由。心理学空间 pZ2T:F#Y H"vP

Cq6aoY0gX0我有回答到你的问题吗?

)x)o+zD.s0心理学空间p:rY z~`

继续问:他起初认为是鬼上身。后来慢慢接受,他在用这种方式纪念父亲,跟父亲亲近。在我诠释的那一刻,他很抗拒。

Hd M-e1Q q0心理学空间i9u8Go VO&ti \9j|

继续答:即便他拒绝这个想法,也在利用这个想法。

0[%gg3mW ?k0心理学空间(V9sr2]3d4xe+JS"Z s%E

在治疗中,我们要允许病人拒绝你提出的任何一种想法。他实际上可能听进去了,也可能对行为方式有一些影响,或者改变了自己的某些想法。

D-h'`)j&@0心理学空间;M1B0G'HdW

就是你不必跟病人说你是对的,你要允许病人质疑你。心理学空间l@M!EC#X
心理学空间9k/P#MB@ Up

X C}/P0K4U6mh v0

$|O'fGqO4b)V&U0

oY @%H#d&cY e0问:我有一个37岁的男性病人,惊恐发作。他父亲是政府官员,很胖,喝酒特别厉害。他总担心父亲死掉,也担心母亲死掉。如果父亲活到70岁,他就觉得非常好了。面对这样的病人,怎么进行工作?

#k)go:wmrd0心理学空间\3G;n+h.R$ps

答:他的父母或许可以活到70岁。他如此害怕失去父亲,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他非常依赖父母,觉得没有父母活不了;另一个方面是他对父母有愤怒,希望亲手杀掉他们。心理学空间\K/F#~1t/I2a

$c8t'L6@)X#I0最糟糕的情况是,这两种情况都有。就是非常依赖他们,又足以杀掉他们。心理学空间5[2i][&HT

心理学空间%jIcA @\+]

你把这两点讲给他,让他感受到有人在理解他、帮助他,他不是孤单的。
C7eG:SvFS,[;A4j8K0
&]k{S3\v'w2e0心理学空间{$DxM!YWa

APh+lPI0

E9fxGK#mQ-c-Z0问:我有一个同行,是48岁的女性,父亲去世了25年。这25年中,每当有机会表达,她就表现出歇斯底里、哭天抢地的状态。

2@q/G}*PNM0

F"kV0~t SL#|0我想问,她不断表达是不是一种内在否认?对于这种来访者,如何进行工作?

2l w!WHx5@/i9D4z {Q0心理学空间4]O bVg)l

答:第一要跟她谈论她的爸爸;第二要跟同样想念她爸爸的人去谈论这个事情,让她能够表达自己的情绪,这样情绪才可以被正常化、合理化。

2zjf D? o+j;L0心理学空间bP.zi:Jz

要小心,对于完全不想接受的人,不要跟她进行讨论。你说任何事情,做任何的解释都没有用。心理学空间| }qK!e2_4x
心理学空间y'x+D mQ^.|Q
心理学空间1FH S NreBe)c

@/N0P(F3^ B:vw0心理学空间 v Q|L,l

问:我知道,农村有些哀悼仪式是逢年过节不停进行。说白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如果哀悼结束不了,我们该怎么理解它?怎么应对?

!BHX I`"Io-n4Bl0

$b,i m(qZOJM7Q0第二个是关于Anna·O。她最后成为“德国社工之母”,这是让我非常意外的结局。我想问,这个和讲述与叙事有什么样的关系?心理学空间eAs3y1NraE

心理学空间r ``"fS0p _yW

答:实际上,哀悼的过程永远不会结束。

UdRHFkj0

%B X VI1s#n"|-[l0丧失是双重的。首先,我们失去了这个实体,这个人确实不在了;其次,我们也丧失了和这个人产生联结的那部分自我。比如,当一个妻子失去丈夫,她就失去了妻子的身份。心理学空间Jaj'QEu XVm2N

R#Uv&H|1W;e"g0Anna·O说,自己疗愈的方式是表达。

]5e:s!~ d w4F(aYe0心理学空间te`g/c

这个想法非常强大。弗洛伊德花了一生时间探索她所说的这句话,实际上,这个表达就是谈话疗法,或者精神分析。

%?5T uLd6D0

Mkg:O3h+J0她有能力让自己觉得有趣,获得乐趣是有帮助的。

M"D9^g:g,a"nN0

1E9V8W7~g"f)w8L7B0最重要的是,她能够亲近一些人,能够进行表达,这帮助她与其他人建立联结,进而代替丧失的那部分联结。心理学空间}v-y'YL*x'U G

+N{G V-Us]0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帮助病人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她知道,她在表达感受时并不是孤单的,有人在跟她一起去见证这个过程,这就是哀悼。
!|-J `&X|2@ Ra)`0
6KQLl T6G E0心理学空间&Z2UX,^2tka)[f1m

{4J@2uR8["Z.[f0

5l9W nBY@U0问:我有一位女性来访者,谈到家里老人去世时,忽然想到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就是她在没有做好结婚准备时,堕胎了一次。

/GH9v,vw n+ktu k0心理学空间`(s^8IM

这让她泛起深深的悔恨。这种感受很痛苦,但她又拒绝谈论。我们在这个地方卡住了很久。我想问,这种情况怎么继续?心理学空间$X6R.I,tmv/RV

*ZM([ x,EA0答:对于堕胎的女性来讲,这是非常常见的反应,即不能接受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p}}7f}0

~G x Ji0跟她们谈论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这只是胚胎,并不是你的孩子。心理学空间.F%?| c%ZE

#W4jVoW[4Ms i0胚胎未来会发展成一个孩子,就像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但种子不是大树,这个胚胎也不是你的孩子。

6cba2D?-jxE b0心理学空间 m?k8Bh-lf3S

当这个老人离世的时候,激活或者唤醒了她对于自己孩子的原初内疚。

7@6I r I v0

un\\N7IQ?0对死去的人感到愤怒,是因为他们唤醒了我们原初的内疚,给我们带来很多痛苦。
u(NG/vLb0心理学空间dp9z e8`!c#r

$g0I&Mo] } r#H0心理学空间'y9iD&\#myD

心理学空间i[6_ff:i X:L} Y+t

问:因为计划生育,堕胎在中国是普遍的问题。这是中国女性的一个集体伤,或者文化创伤。作为一个女人,我们能做些什么?心理学空间5l6fLfHS~e

心理学空间I1O(h.y(I}

答:可以做三种事情。第一谈论这件事情,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第二在代际间去讨论,让这个消息一直传递下去;第三是珍视现在的女孩儿,让她们成为很强大的女人。心理学空间"sX#mY`DZ(M;p7`^
心理学空间} w;B `fx1b:~

0miowQ"mM0

&yi0NuP0

-iQ-Ktb G0问:阿琳老师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女人,我很想知道怎么能如此强大?

.a+N`Djt S;T1|0心理学空间qN KJUJ

答:总结来说有两方面。

3[r|vf!N#u#|0

*H9_&xt;A(lu0第一,我们要被珍视,就是当你来到这个世界时,感受到是被欢迎、被期待的。

V/r/N,{&Cq9}3A Jd0心理学空间ifX7l.@sdQ

第二,对于孩子的成长历程,不要给予过多保护。让她可以走出去,去尽情玩耍,去跟其他人竞争,然后变得足够强大。心理学空间ml U5h|k(~

4q-j'lai O0K)J+x8R0今天提到的三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相似的情况。就是其中一人死亡,周围世界变得糟糕。心理学空间&ns_!v G L.b

.W4_bO5i0我在中国也发现这样的情况。一个人跟其他人表达,其他人跟更多的人表达,然后个体会被群体产生的情绪所影响,这是中国的一种模式。心理学空间xRWC`zD{

N2GqW P0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以演讲的方式纪念缪医生。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我们都在表达,都在哀悼。

$x$QJV"KvxSe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中美班
«中美班晨间演讲|Carla Leone:现代自体心理学下的夫妻治疗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中美班晚间演讲《21世纪的合作、区域性公共产品及可持续发展》Louis W. Goodman»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