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内在空间以及与他人的关系
作者: mints 译 / 537次阅读 时间: 2018年6月24日
来源: Katharina Rothe 文 标签: 亲密关系 内在空间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亲密关系内在空间以及与他人的关系
Katharina Rothe 文
N(q2hC4K"nmS0mints 译
H nOr$y0心理学空间w!f5p2l:K-J)w
心理学空间 C'Z(I1Z1~'E%E2po!\#I`
心理学空间4soM(Fx"l:T@

我们用“亲密”这个词表达了怎样的意思?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了哪些亲密关系的问题?诊疗室中的病人与精神分析师之间的关系意味着什么?

&nk+X7h2l:A@yS0心理学空间m/`8q)HX0K

我将从观察“亲密”这一术语的不同定义开始,以此着手解决以上问题,最终将会引出亲密的辩证概念。然后,我将探讨精神分析中的亲密观点,并分享一则简短的临床片段,以此来说明亲密的辩证观点,探索亲密管理以及与亲密关系斗争的不同的方式。在文章最后,我将讨论精神分析的关系如何促进亲密关系?

f0}O9zRgvCY0心理学空间$wUHMR9H

“亲密”一词源于拉丁语词根“intimus”,意思是“最内层的”。有趣的是,德国和英国的维基百科词条在介绍这个术语时有所不同。德语维基百科中的Intimität词条,首先提到一个人的亲密范围(sphere)以及对这样一个领域的法律保护。条目通过引用一个私密的、亲密的空间来介绍亲密关系,提到在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之前,不应该被其他人打扰。在英语维基百科Intimacy的词条中,“亲密”一词指的是“两个人或更多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亲密关系被定义为“与身体和/或情感亲密关系有关的人际关系”。因此,精神分析学家Theodore Rubin将其定义为“恩赐的亲近,包括非竞争的相互关怀,为共同目标而努力……信任和开放,情感交流和自我启示,[和]温柔”(Rubin,1989,PG 1)。

4Z.o^8IS@r0心理学空间2Ua4b9t9xu0L|

我想在这里阐明个人的“身心”亲密范围以及人际关系之亲密的辩证观——这两个方面相知相伴。从“西方文化”中的社会化的成人角度来看,认为亲密无间和安全感是人和人之间亲密关系的前提。然而,(和他人的)亲密关系先于个人的空间,即,亲密关系先于自我意识的发展。我们内在的亲密关系反映了我们第一个重要他者(们)是如何应对(handle)我们的身体,如何应对与身体有关的意识和无意识的浮现。心理学空间zA4z7{%E Oe,L.gD U

心理学空间/W@:uMwo6@'t

首先,我们被照顾的方式(即,在其他事物的互动,被喂养、清洗、触摸、保持、抚摸、寻址、说话、玩耍之中)与我们可能已被淹没的方式(侵入、身体伤害或撤回、被忽视、被遗弃)所塑造的我们的身心是如何孕育而生的。孕育我们的这一面向——重要他者( the primacy of the other)——法国精神分析学家拉普朗什(1989)和其他人(QuiNuu,2013)已经强调过了。心理学空间 [.j \-dn:I F

心理学空间B;W iH#C-BK$vF

其次,我们原初(primary)的亲密关系,其特点是我们完全依赖于另一个人。这是一个传统的精神分析的话题,尤其在精神分析客体关系学派中阐述得很清楚(如Alpin,2001)。因此,我们总是带着这种不可避免的早期依恋和无助的痕迹,甚至是当(或者尤其是在)我们努力变得完全独立、以及抵御对其依赖的“匮乏”之时。心理学空间T$o5uT^KX9`8]

FZ _Kc gU(d0因此,我们可能渴望亲密的亲近,并希望被爱、被关心,但害怕(在与他人的互动中)失去自我,害怕被对方吞没,或者害怕被他人合并的感觉。我们可能害怕被遗弃,以及/或者我们可以寻求完全的独立和自治,以避免融合、依赖或遗弃。为了代替与另一个人亲密的关系,我们也可以用另一种自恋的方式来“镜映”我们自己,这样我们就可以体会到自尊、甚至是自我感觉。

Sz!N;Is1jI0心理学空间~5^ d P.@)Q A~

以下是一些简短的临床片断,以勾勒这些面向,并对精神分析关系如何承担(重新)创造亲密的潜能进行总结。心理学空间-H.e4l6C+~k,l9QFe

u$y#p;q _7jmM n0

Conflicts around intimacy in the consulting room
在诊疗室内围绕在亲密关系周围的冲突

9J^A_k%}V.D0

#~`2o"P?4? lT'tD0Overt dependency and covert controlling显性依赖与隐性控制心理学空间Y Mp2Xc)N/f

心理学空间Z;}&U?k!L6L

马龙是一位20多岁的男性,和一位同龄男人有关系。虽然马龙的父母支持他,包括支持他以同性恋的身份“出柜”,他的父母总是指派给他“情绪的部分”和“有需要的部分”之立场。马龙从十几岁开始就患上厌食症,他想要饿死自己,以此来控制这种“需要”、控制“贪婪”和“依赖”的身体,这些“不可控制的东西”。

a#pc {d?1[0q0心理学空间y2nG*Y#Uo

最近,厌食症开始向贪食症转移。马龙仍然限制他的饮食,过度锻炼,但在晚上他感到不可抗拒的冲动,暴食“垃圾食品”。狂欢之后,他不断的促泻(purges)。他在与男朋友的关系中扮演的角色与他在家中的角色相似。他会觉得有需要,情绪化,而且依赖男朋友,要求对方不断地给予他肯定和安慰。与此同时,马龙通过要求男友以非常具体的方式照顾他、伺候他,以此来控制这种关系。一旦男朋友“失败”了,他就会以“退缩”来惩罚对方。

R+B0Egk:P0心理学空间#f{7Fp'M

在(移情)关系中,马龙表现出了自己的情绪化和脆弱,充满了明显的自我厌恶。所以我的反应会是共情。我会发现自己渴望照顾他,要成为可以被他接受的“好母亲”,这样的好母亲不会把她自己的需要投射到他身上。在会谈期间,马龙会要求大量的情感支持和确认。然而,在每次会谈的间隙,他会用简短的通知或者调整会谈日程来控制我们的关系。

+bi [3Hs8v)_EA0心理学空间'h,CK7?lt sah

Withdrawal and isolation退缩与隔离心理学空间i)^||2ionqy

心理学空间L(k/k!s~

Michael,30多岁的男性,一方面经历了早期的抛弃和忽视,另一方面又遭受了严厉的体罚。在他10岁的时候,他曾多次受到青春期表姐的性虐待。Michael在20多岁的时候,和相处了一年的女孩发生了性关系。从那时起,他和其他人越来越隔离——无论是朋友还是潜在的性伴侣和/或浪漫伴侣。心理学空间/?7|zppV\ CP

心理学空间%]*m n#Go;X T,Z(i.|~

在与我(移情)的关系中,他也很退缩。他仍然是受害者的角色,他把我定位为一个虐待者的角色。在那些光景中,他将所有的欲望都投射到了我的身上。在这一动力之中,在幻想之中,我将会成为欲望的主体,这一主体将利用她的力量来虐待他,同时他又紧握被动(攻击)位置,他在哪儿抵抗着我并不受我的影响。

J$y|N#SCx0心理学空间(]/q5b^7IQ

Narcissistic mirroring自恋镜像

h H Ax G\5a8Y n0心理学空间 {])oK7J

Nathan是一位40多岁的男人,拥有庞大的社交圈,举办了很多盛大的宴会,在宴会中,他会是一位有着非凡魅力而又有趣的、万众瞩目的主持人。从外表上看,Nathan显得独立、沾沾自喜并且控制一切。然而,他让那些证实他自大的女人们围绕着自己。这些女人都很漂亮,她们大多比Nathan年轻,却没有Nathan成功。Nathan利用了这种多边恋(字面意思是同时爱上几个人)的结构,而不是与任何人建立情感上亲密的关系。

._-qb j r4R2m0心理学空间9t1P4vC4V+`%@.^A3fR

Nathan同时“拥有”很多女人,他也会经常抱怨她们以“有需要”的方式行事、对他有要求,想要从他那儿的得到的比他愿意付出的还要多。当他们和她们分手时,他会提及她们是如何不接受他的多边恋的坚决要求。他用“简直是一个混蛋(being a dick)”来描述自己,这个牛仔可以让他继续控制自己欲望、感受自己的渴望和独立,同时帮助掩饰自己的依赖(被仰慕和渴望)。在与我(移情)的关系中,我成为了他自大面向的镜子。

_4o(q8R%{0

uhj6z&O:FO ~0这些简短的临床片断集中讨论了亲密关系中的冲突如何进入了诊疗室。下一个临床片断将包含一个暗示,即精神分析关系如何承担潜在亲密关系的(重新)建立。心理学空间W ^_[&p

qDDak;uC'Dk'_0Dangers of engulfment and fusion吞噬与融合的危险

Yn+M6{@t5^0心理学空间 KH `H^V%ef${-v

安娜是一位30多岁的女性,她记得自己一直都顺从于父母的规定。父亲在她十几岁时死于车祸。父亲的去世让安娜觉得她不得不为了母亲而接替她父亲的位置。母亲要安娜不要离开自己,让安娜和她一起睡在父母的床上。每当母亲伤心时,安娜就会安慰她。安娜自己没有伤心的余地。心理学空间&v ~;^6L6Mmg?D

%A/f9Q `7jh6{As0当她终于申明了界限,拒绝和她母亲睡在一起时,安娜被指责“不爱”她母亲。她记得这样的情景:在最近一次看她妈妈的时候,妈妈做了比萨饼,在披萨上面放了洋蓟,安娜不喜欢吃洋蓟。心理学空间S.]L)G"sTw Y

心理学空间z6QcOT0v1iy c

“所以我把它们挑出来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喜欢比萨。但是我妈妈很沮丧。她对我大喊:‘你不爱我。’你宁愿我死掉的是我,而不是爸爸。”心理学空间 UN ^,F l;i

h)t"Cc G0在随后的自由联想中,安娜把这一幕与她一生中的相似场景联系起来。我们共同构建了隐含在安娜母亲关怀中隐藏的信息:

5qMvn d"rh$C EG0

8W'S(r` hkD;v0p0“我喂养你,喂养你意味着我爱你。在我喂养你的时候,我们是一体的。你就(像)是我一样,你巩固了我的自我意识。如果你不喜欢我的食物,或者有一丝的与我不同的暗示,那就意味着你不爱我/我不爱你。”心理学空间 ~B ^4g ~F'`

心理学空间%OXnT.S$aRh%qG

安娜嫁给了一个看起来和母亲完全相反的女人,据说对方没有那么多的情绪,行事稳健又独立。这让安娜感到安全,不会被“吞噬”和/或“吐出”来。在这种关系中,安娜设法留有自己对这种融合的渴望。其结果是,安娜与妻子建立了稳定的伙伴关系、信任和情绪上的亲密关系。

s{Iq7jpV#L0

Afv4u7lH0然而,她错过了她可以和其他女人体验的性激情。在我们的工作中,安娜一直努力加倍与她所内化了的母亲分离。最近,她分享了她对我的性幻想。在她和妻子的身体亲密接触的那一刻,她款待了这种幻想。这让她能够想象和自己亲近,同时和自己妻子充满激情。在那一刻,安娜说,她意识到,她以往是如何维持亲密和性之间的分裂的,以保护自己免于和伴侣融合。他积极地参与了经由我们亲密的精神分析关系孕育出的性幻想,使得她成为了自己欲望的主体,以此可以开启足够的安全感,让自我感流逝在狂喜之中。

`^N"r-H^3m$gI y%a0心理学空间xBNI\Srr'u&ksO

Conclusion结语心理学空间3w*v}&ju_

心理学空间H el wLl1l(F y!M

作为精神分析师,我们邀请患者以他们旧有的关系模式——即,在移情关系中——与我们交流。同时,精神分析的关系也可以通过建立一种新的亲密关系来超越这些旧有模式。框架(在空间和时间上)提供了涵容、安全(通过保密和节制的规则,防止我们与我们的病人表现出亲密的关系)和理解。心理学空间Na7`i Ms3ZFR^P

?_|rxC0为了理解旧有的关系模式,我们使用我们自己的身心,让我们自己被感染(be affected),并有意(识)无意(识)地参与其中。因此,我们不可避免地参与了(重新)制定了旧有的关系模式,以及在诊疗室中与之抗争的亲密关系。同时,我们通过理解,以及建立在安全、可靠性和理解基础上的新关系,以此创造一种超越这些模式的潜力。

E!AG3`Y/Y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亲密关系 内在空间
«弗洛伊德和可卡因的故事 精神分析翻译
《精神分析翻译》
亲密与沉默»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