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应变慢 所以智力降低?
作者: 《中国科学报》 / 529次阅读 时间: 2018年7月10日
标签: 反应能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反应变慢 所以智力降低?心理学空间9Z{*{ ^E1Qp;m:Y
来源:中国科学报心理学空间 e)G%b CB ss

_]e"e(rk0伍德利认为,反应时间是最理想的跨时代的比较人类智力水平的方法,与智商测试相比更能体现人们实际的生物学上的变化。伍德利认为,反应时间则高度符合生物学的影响,反应时间的延迟表明了生物学上的改变正在发生,并且正在降低我们大脑神经的效率,同时降低了我们的智力水平。
p7P4\;Yd6wfZ2K0   
z*H2Z-I1Jf0心理学空间ur1~u(t2OkS

l7\%['{%faW0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单纯的好奇,人类似乎一直在关注自身智力的发展趋势,这会关系到人类未来的命运吗?继2012年11月,美国的科研人员从遗传学上论证了我们的智力可能因基因突变导致水平降低并代代相传,如今欧洲三个国家的科研人员又给这一说法增加了筹码。心理学空间&NNXW:e1wm J&Si

心理学空间A#f S7rh2Y9r&zWT

瑞典于默奥大学、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和爱尔兰科克大学研究人员对比了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欧洲人与现代人的反应速度,发现男性与女性的反应时间均有所延迟,分别从183毫秒和188毫秒延迟到了253毫秒和261毫秒。而他们认为,反应时间是一般智力的可靠指标,研究人员由此估计人类智商指数以每10年1.23点的速度下滑。这也就是说,从19世纪的维多利亚时代到现代,人类智商指数下降了14点。

!r&x R2C/{!yn0

0Y7kJBi8K!EF0反应能力可以代表智力水平吗?记者带着疑问,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本项研究的负责人、瑞典于默奥大学心理学系博士迈克尔·伍德利(Michael Woodley)。

dZ/{jBH+e0心理学空间DU+s e NY+LR/~U8~

反应能力符合智力的生物基础心理学空间]2mU6G(L's w@Z\

Lj5T}2u dro0伍德利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英国人类学家、生物统计学家弗朗西斯·高尔顿(Francis Galton)和美国心理学家海伦·汤普森·伍利(Helen Thompson Woolley)在19世纪就简单反应时进行了数据收集。

NG+zmc*ic;[*P0心理学空间z_{y!`Q`$?

简单反应时又称为A反应时,是指给被试者呈现单一刺激,同时要求他们只作单一的反应,这时刺激与反应之间的时间间隔就是反应时。比如说,短跑运动员在听到发令枪响后立即起跑,这就可以作为一个简单反应时任务。

+n&aU9_~8`z@\/~0心理学空间Rn!h(Tt th Xg.@+x

伍德利与他的同事们将这些数据与1940年后的数据进行对比发现,人们的反应时间变得越来越慢。伍德利说,简单反应时与一般智力因素是对应的关系,“我们利用它们之间的对应关系计算出从19世纪到现在,人们的智力水平下降程度,相当于115年下降了超过13点,大约每10年1点多”。

/^+k L4R3A0心理学空间.}M f7rS

但是,反应能力能够完全代表智力水平吗?伍德利在邮件中回复《中国科学报》记者道:“我们的研究分析表明,简单反应时是一般智力水平的良好的指标。两者的相关性达到54%。”不过他也表示,反应时间也不是绝对的能够反映智力水平,或者可以作为智力的比率测量方法。

j"Jlz5^2yrn)U'J0心理学空间,S]LN]2\7xHh

但与智商测试(笔试)不同的是,智商测试是一种等距量表,这就意味着,智商测试更适合比较具体时期、地点范围内的人群之间的差异,而不适合跨越时代比较不同几代人的智力,这是由于人们都是基于不同的文化和历史背景去理解智商测试中的问题。伍德利说,反应时则不存在历史与文化的影响,它们是对神经系统效率的纯测试,并且是智力最基本的生物状态的反映,“比如加工效率和神经传导速度”。

W;t)l+{l6w:N5J/w!~D7N0

E&_!D[doV#n;@0因此,伍德利认为,反应时间是最理想的跨时代的比较人类智力水平的方法,与智商测试相比更能体现人们实际的生物学上的变化。心理学空间$jv0A#Ir0a

ya{c6[)Ej5l&KU3Rr0智力不受外力影响

#wM2h ]2A5] c^ l+q0

-BR*V;g4I?*t0对于人类的智商为何会下降,伍德利比较认同的观点是人类非优生学的生育对智力水平造成的影响。该观点认为,非优生学的生育习惯导致智商偏低的人群比智商高的人群生育后代的数量更多。由于智力是被高度遗传的,因此这导致一代一代的积累后,人们的智力也一代一代的降低。心理学空间tM+ana4O!x

#@A*HU.Dp0《中国科学报》曾在今年1月刊登过美国研究人员从基因学角度研究的人类智商下降的研究,并采访了国内专家进行讨论。国内专家举出了表观遗传学的观点反对智商下降说,这一观点是说,父母如果不断学习并开发某方面的能力,那么后代的基因也可能获得这方面的表达,并且得到一代代的积累。如果没有这样的积累,可能会表现出后代的智力没有提升,但并不代表智力会退化。

/H,f uOt0

F@$jf?2{8z7_0伍德利对于这一观点认为,表观遗传的效果在人类中极其罕见,而且这种遗传不会超过两代到三代人。伍德利说:“而且,我也不认为后天的训练能够提高一个人的智力水平,因为智力是一把测量潜在的基因品质的尺子,能够测量人们在他们的基因当中有多少坏的基因突变,低智力伴随着大量的不良突变,而高智力则很少有这种突变。”心理学空间4z ]"|p0t;}7o

心理学空间4?(X%Tt~2t;^

作为基因质量测量标准,在历史上,女性在选择配偶时就会选择智力较高的男性。伍德利认为这也代表着智力很难受到外界环境的塑造,包括表观遗传的影响。

FB#I)r.mOA*u0心理学空间&~8RUW |RF

詹森效应对峙弗林效应心理学空间'D!n,o]K(Xh%BU

Da2a U#_9sMS}M0即使是因为虚荣,人们也更加愿意接受弗林效应的结论:我们的智商一代比一代高。但以生物学为基础的研究却一直在给弗林效应和人类的虚荣泼冷水。伍德利在采访中也毫不客气地质疑了弗林效应,他说:“弗林效应就是以智商测试分数为基础的研究。因此,它与人们基于文化和历史背景的对试题的理解具有非常强的相关性。弗林效应无法表明人们确实变聪明了,只能说明人们在回答智商测试题时与他们的祖辈使用的技巧不同了。因此弗林效应的研究仅仅是反映了环境与文化的效应而非生物学效应。”心理学空间 |r F9Zr j1Q9V

心理学空间 XS2V M}Zb

也正因此,来自欧洲的这份研究报告认为,弗林效应反映出了智商在环境中的提升而恰恰掩盖了智力在遗传方面的退化。实际上,伍德利与其团队所持的观点源自另一派学术理论——詹森效应(Jensen Effect),即环境与遗传因素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智力,而遗传因素又直接影响着一些明确的指标,比如反应时间。心理学空间&?+oYm;U2?

S"qLHM0伍德利认为,反应时间则高度符合生物学的影响,反应时间的延迟表明了生物学上的改变正在发生,并且正在降低我们大脑神经的效率,同时降低了我们的智力水平。心理学空间lh4?/C;C

:zte/@p$wfWFva0他们认为,从基因角度人们越来越笨,而唯一让我们还保持着人类文明的原因就是环境在不断地变好,但“糟糕的是,我们的环境已经停止这样做了”。心理学空间7f#A"@)S Qq&OQ~

.j$N$wt1J"k NJ@e(}0我们不断地探究大脑的秘密,为的是解开这些秘密并且尽可能地开发它的潜力,而我们关心自己的智力到底是上升还是降低到底是为了什么?伍德利认为,我们之所以对智力感兴趣是因为智力的高低对于生活是否成功有着非常准确的预言性,包括受教育程度、知识成就以及收入等等,同时也预示着我们可能对社会作出的贡献。“在心理学上,智力水平比其他因素的预言更加有效,比如人格。”心理学空间7tc `Ar*P(x(B _y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反应能力
«监狱实验里的权力游戏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Janet Shibley Hyde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