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作者: Petter Johansson / 1527次阅读 时间: 2018年8月10日
来源: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Z9u;q3CM|`0
C][6F,U+lExK!Z0

^?7K:R@k000:00

#V1K7w ha*Jc,fc4yP)i0心理学空间${j,Xh1G5lW"l

为什么你认为富人就要多交税? 你为什么要买最新的 (苹果手机)iphone? 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现在的伴侣? 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 投了唐纳德·特朗普的票?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5s$c.ixfA3`S ZR2B0

$o%{,{!Y~7Y,w-|000:16

!b4f$v1O~)G~0心理学空间"xdE1m{B0^5J]Q

我们一直都问这些问题, 并且也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也会被问到这些问题, 也希望自己知道答案, 能够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但是我们真的知道为什么吗? 当你说你喜欢乔治·克鲁尼 多过汤姆·克鲁斯, 是因为你觉得 前者更关注环境问题, 那是真的吗? 你能够诚心诚意的相信 那就是驱使你做出选择的原因, 但是对于我来说, 这其中还是遗漏了一些东西。 事实表明,由于 主观臆断的自然属性, 很难证明人们自己会 对自己有错误的认知。心理学空间@@X [iN A ^zfp:z

3lr.dD8`5s+t F Kc/s C000:54心理学空间(}t3DK2EL#\t

*G@ex&v3Ox*dG0{0我是一个实验心理学家, 这个问题是我们实验室 长久以致力解决的问题。 我们计划设计一个实验, 能够使我们挑战 人们对自己的认知, 不论看起来他们多么的认同自己。 但是欺骗人们的思想是困难的。 于是我们转向专业人员。 魔术师。 他们很善于创造 一个自由选择的幻觉。 当他们说:“选张卡片,任意一张“, 你能知道就是你的选择不再随意。 因此我们和一组瑞典的魔术师, 来了几轮精彩的头脑风暴, 他们帮我们想出了一些方法, 能够让我们操控人们选择的结果。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知道 人们何时对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 甚至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现在给你播放一段短片 来演示这种操控。 这相当简单。 参与者要做出选择, 但我最终会给出 与他们的选择相反的结果。 到时我们想看的是: 他们的反应如何,他们怎么说。 这很简单,但是要看你 能不能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拍摄的都是真实的参与者, 他们对幕后的一切毫不知情。心理学空间EfU6N?S

心理学空间|3l9C?.v*`UVL

02:07

1vPL3S Q9M0心理学空间L'i WZB1X3cZ,}

(短片)培特·乔纳森: 嗨,我的名字是培特。心理学空间s&Ob0G%RqM

心理学空间7K4E3tV%q^R _

02:08心理学空间0l&t@5B I|S@"U

心理学空间5y'O;G;z.y&_

女士:嗨,我是贝卡。心理学空间0kc4\0[5_

f(N mN*V002:09

!h;U7dajI0心理学空间 mM%rvNHvJ]

培特:我要给你看像这样的图片。 然后你要决定哪一张最吸引你。

P{],g V#t*u9pDu4NH0

(j/`'G.Rl#QV002:15

"H1z7~] z0心理学空间H+g2k0_s

贝卡:好的。心理学空间"K9t3L q9W Y

hq2eks3n002:16

x{tbsaK:L(}|0心理学空间"tF/B+^wtR$}

培特:然后我还会问你 为什么你喜欢那张脸。心理学空间:l I TMr O5T#H\;E5KS

\-xo@e2\|,q002:19心理学空间8G { bDx

心理学空间 {o&y H(`

贝卡:好的。

+wc \,Jy5Z0心理学空间9{JFsy:he

02:20

,olC u:o'p]F?q2j,O0

&zD0tI}f0培特:准备好了吗? 贝卡:好了。心理学空间7P}&[0?(\2z yx

E,v:@ M8j!i,]002:31心理学空间._V)_p"Z0F%N3t9A

|em:n;z3N{ o*dSh0培特:为什么你喜欢那一张?心理学空间I[+ouMh.?k

心理学空间1]{O*xw2g;Gnv

02:32心理学空间*}"_4hfc[

~(w#X+@g}li0贝卡:笑容,我认为。

5Bl}Tya;pt0

X2y5?!]{1\!m002:34

0^S'yz n x*y0

2P*{"Ei6y7`S!S p"DC0彼得:笑容。心理学空间q8ce(`*{mw

心理学空间aT'Fueg`%dtw

02:40

KE6nb e&oJP"k0心理学空间4A(zp@#[~ D4dg

男士:左边的那张。 这张恰巧使我很着迷。 很有趣的拍照。 我是摄影师,比较喜欢 它展现光线与容貌的方式。

b2Rs%PVLx0

fz1D*e{ xR+b002:54心理学空间9ntZ8gT(x H2w?gp

%m}4V1_I4H _6B-`0(旁白)培特: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Kx}2b+WjL0

X0B/Mq.^002:58心理学空间0TP@u.hTip"v)d

心理学空间4F7s.w/[ k(Wv

(短片)女士1: 这一张。心理学空间Sw CpU-L%D

心理学空间PE/Nu\(z}7AP

03:04心理学空间%\ov e'c7]2gMLZ

6qP5l j!k+}R?0(旁白)培特:他们拿到的是 之前没有选的那张照片。 让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心理学空间;e"g&_%Wo

.AHO `3j%q Z+^ ]s f1p)o003:16心理学空间;B3h/WK_$c.hD

$d9b+D:wMd!X*V#a0(短片)女士2: 嗯。。。 我认为他看起来 比另一个人无辜些。

6KB-~q2O$t#q&w"jI0心理学空间8i&XC/cg

03:33

h4R/QS$_.D0心理学空间9ZS}"\'F:_V9D!`

男士:左边的这位。 我喜欢它的笑容, 还有她鼻子和脸的轮廓。 有点儿意思, 还有她的头发。心理学空间.]-O1k2] }"Buw

心理学空间FIDXkVA4SkbZ

03:48心理学空间1[%f{n9S[5M

8v0u*XqmJwtpuGa0m0女士3:这一张。 我喜欢这种得意的笑容。

UW+Z8Tg-t0心理学空间&[r;tb2^9H.z7S(W

03:53

#_!MN7BwOS0

Rh$DR0FJW0培特:你比较喜欢得意的表情?心理学空间u rx R1Esd%O*pWR

心理学空间"I&p}UF&M*R-U

03:57心理学空间1]#@-P9xR.M,n,g

心理学空间9I6X2Huz#m

(观众笑声)心理学空间bJ V8i3Th

心理学空间?MmN9i.G,K

04:00心理学空间d7cG2~&pJ"D

心理学空间hB lS7Yu(f!n

女士3:这一张。心理学空间 ^+V:i)qA5S~p

1nnjo[004:03心理学空间5?.hb'VLF{,jc

|D'kF*o5P m0彼得:你为什么选这张?心理学空间$tHg(szC$P\

心理学空间BOc0l ]|9Y

04:05

"w _4vPkRzu b#k9tk0

n)P"_s,P/y(WF-BU0女士3:我不知道,他看起来 有点儿像霍比特人。心理学空间ta!s|Rv C$^

心理学空间$c]+SVPU

04:08

?$a+RQ5a0心理学空间Hu?9G!c,i'a

(观众笑声)

'k-z7J T)U-? O)Jf0心理学空间1fFqd0{_H#u A

04:10

X\,v1bnz0心理学空间z&t:KkB-B%C@\

(旁白)培特: 当我告诉他们 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后, 会发生什么事呢? (短片)是的,就是这些。 我还要问一些问题。心理学空间9Aq-IMO

?mv/NM8y'N004:17心理学空间`uj%a2C8Qym0z)m;rT

心理学空间5F6h%U*AT-c ^

男士:当然。心理学空间p Mp:FmF)H

心理学空间*xB*wg c;v0\@

04:18心理学空间 E EM `ofs

PrZdw$x^,b/b0培特:你觉得这实验怎么样, 感觉容易还是难?心理学空间3sE+j ~1n})]bg | P2P

%G2L7M`#`004:21心理学空间Fi2j zk.V9T

心理学空间4bHO!Fv Z

男士:容易。心理学空间-NqZM3hx6xF!K Y

心理学空间z5lXc A"R

04:24

])W^3LE&jI.QiG0心理学空间_i1S c'x0Z8c8}/T

培特:在实验当中, 我其实将照片偷换了三次。 你有注意到什么了吗?

!i`6TY _:kH0心理学空间'Ini0Fyd6u

04:30心理学空间O)m8pS*~ V T)b

心理学空间g~^5M/Zr

男士:不,我没有注意到什么。心理学空间zeA @w+A

心理学空间-b?pN*`

04:32心理学空间)|j!g*\9Hw

心理学空间+S$nO'oz

培特:一点都没有吗? 男士:没有。 换照片是怎么回事。。。

]1rz-] ` su,{0

la+n"l c[ YPI004:35心理学空间 x:Vh*e,X6H1i

心理学空间v"JJ/yZ

培特:就是你选了其中的一张, 而我给你的是另外一张。心理学空间?{v9W/E"_ U}"nZo

!U@ K9mW6o#lP H?q004:39心理学空间6}"IKW;i6f

kI!W"qj/jz(XW+c"Mq0男士:相反的那张, 好的,当你—— 不,这是展示我的 注意力持续时间多长。

(R:f~!Dy#],O{0心理学空间)kYk9V$N

04:43

9g3H8T3Li-TRP@lV0心理学空间NM+N @$W)v2n)kw

(观众笑声)

+mQ3NLWP0心理学空间1y]c4S.Y*F3[m

04:46心理学空间Yz,L Kc*sv

心理学空间 U1ZQB z`%FGR

培特:在实验进行当中, 你有注意到 我有几次偷换了照片了吗?

LK.jV`*H |#E2H0心理学空间V~\6V%nko

04:52心理学空间mxE1q;K5vx

F#\/V N xO1?MM0女士2:不,我没有注意到。心理学空间%YL^F*h\

3k)y*RH3nO IR$`004:54心理学空间i*N.q{TFRd4~

~|iw^%j I:h0培特:你指的一张,但是 我给你的却是另外一张。 没有发现吗?心理学空间,g oE!I3~,j6R4S

心理学空间rM7_T4G:G

04:59

Fdy5[hj*k?L.|0

*z4o Q;m&Y0女士2:没有。心理学空间x5_%HGf.v#GY*r

心理学空间P$E ?s-zW6Wy\ ?

05:01心理学空间)C,mC1| `*q

心理学空间;g%o4b$? S

女士2:我没有注意到。心理学空间9hUVi[ g0[^@9HQn

心理学空间 gS }iJdC&c

05:02心理学空间5|W6D+X6].i k j~

心理学空间'P6I6kjY

(笑声)心理学空间2jVJ(E!F$q[5q

5F%H7gs/Ss4C005:04心理学空间,e]vK;xZ

:h0^ ME[aO0培特:谢谢。心理学空间(v dv,[2q-u

6dLcLY M`"q005:05心理学空间{-P;o!VI2L/~.F)q9c

心理学空间Y~b7}.yT?V

女士2:谢谢。 (短片结束)心理学空间%i Q0e xa$s|7K6x

心理学空间"wF O_:Zl'i0n;~z

05:07心理学空间hdd9x aS]5\

心理学空间r EwZ(q-_)Ik^[

培特:那么你现在大概能猜到了, 骗术就是,我每只手里 都拿了两张牌, 当我把背面那张牌推过去的时候, 黑色那张原本被选的牌就在 黑色桌面的映衬下消失,被我藏起来了。 像这样使用照片, 通常有不到20%的 参与者会发现这些骗局。 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的, 最后我向他们解释 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他们都非常的惊讶并且通常 拒绝相信其中有诈。 这就表明,这种效应 是十分强烈而又真实的。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对 “自知之明”感兴趣的话。 最有趣的部分是: 他们会如何解释 自己所作出的选择?

#pI\@"n_0

{` ^ zB)NFF i"`-KZ005:46

1e ^a lSp/SeZ0心理学空间8Um9jr#QH6p7R)tAz

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关于 这个实验当中口头报告的分析。 这张图表明, 如果你将有骗局的那组的说辞 和没有骗局的那组相比较, 你会发现,他们对自己 正常选择的解释 和经过操控后的解释是 非常相似的。 他们都同样的情绪化,目标明确, 并且他们表达的 肯定程度也处于同一水平。

NT3~n7}#k0心理学空间 Us/j*jl

06:15

xl [2k4oW0心理学空间ud9GD/^lv*B

从这个实验中得到的 强有力的结论是, 如果在真正的选择和 被操控的选择之间没有差异的话, 或许我们一直都在编造理由。

`P c#K,[*C%dV0心理学空间$]B/\v {p8?

06:26心理学空间1u4P"^_/c z

9m&J;e.s2e,H0但是我们也做过研究, 尝试将实际的面容 与和他们的描述相匹配。 然后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男性参与者,他偏好左面的女人, 但结果他却是选的右边的那位。 然后,他给出的解释是: “她明艳动人, 我宁可在酒吧碰到是她 而不是另外一位。 并且我喜欢这耳环。“ 但开始不管是什么理由 让他选择了左边的女人, 耳环肯定不是其中一个, 因为,右边的女人才戴耳环。 这明显是一个“事后构建”的例子。 因此,他们只是后来 才对作出的选择进行解释。

Z.t*^g.pc;`[&pQe-u0心理学空间(p\)w&PC-OZ2j

07:05心理学空间4mtu.E/M9TJ b

/_O ] T Uc&I7CS UN0那么这个实验表明,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 自己的选择被调换了, 我们会立即开始用 另外一种方式来解释。 我们还发现 参与者会渐渐喜欢上另外那个, 他们被引导,从而相信 那就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我们再让他们做出一次选择, 他们就会选择曾经 被他们拒绝掉的那个。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选择盲目性”效应。 并且我们做了很多不同的研究—— 我们在消费者选择上做过实验, 建立在味觉和嗅觉上的实验, 甚至还有推理问题。

xa9]"v t0

fo0UyD007:41心理学空间~ Ju*o8y

心理学空间W/A{ EL

但你们都想知道的是, 这个现象能否适用于更复杂, 更有意义的选择上呢? 比如那些关注于 道德和政治的问题。

Jj J|'PiD/JP0心理学空间4H$Sw^4Pl `

07:52

[C,On6^*YN-gc v\0

Y&q&?#^yg0下一个实验需要一些背景知识。 在瑞典,国家的政治事务是 由左翼和右翼的联合政府主导。 投票人可能会在每个联盟中的 两党之间有一点点犹疑, 但在不同的联盟之间 就没有那么多犹疑。 在每次选举之前, 报纸或投票机构, 合起来拿出一个所谓的 “选举指南”, 这个包含了一系列的具有 分化性的问题, 用来分离开两个联盟。 那些议题包括, 比如燃油费是否要增加, 或者,父母是否应该平均 享用那个13个月的产假, 以便增加性别平等的机会。心理学空间 }~+\nL!R D%p$Hi

心理学空间J3dXr oh T h[ p1P

08:42心理学空间9i v5WWj3^cqQ

心理学空间;^4K+s!X#o

在瑞典最后一次选举之前,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选举指南。 我们走到街上去问路人, 问他们是否愿意 做一个快速的政治调查问卷。 首先,我们让他们在两个联盟 之间说出他们的选举倾向。 然后让他们回答这12个问题。 他们会写出他们的答案, 然后我会让他们来讨论, 好,为什么你认为要增加燃油税? 我们接着把问题都问完。 然后我们用涂有颜色的模版 记录他们的总分数。 因此,这个人将会有1,2,3,4 5,6,7,8, 9分记在左边。 因此,基本上他会倾向于左翼。 最后,我们再让他们填写投票意向。

-SKQ7TU{s0心理学空间nLe'NM

09:36心理学空间 F"`8?0C/SHJ$d

Q@l:H'^H5P0当然,这里也有诈。 首先,我们找到一些路人, 询问他们的投票意向, 然后当他们填写的时候, 我们会填写一份相反的答案, 并放在写字板的下方。 然后,当我们拿到填好的问卷时, 会直接把它粘到参与者 自己的答案上面。 于是乎,它不见了。 然后,我们会再问他们这几个问题: 这里你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然后他们会陈述理由, 同时,我们还会算他们的总分。 最后,他们还会再次陈述 自己的投票意向。心理学空间0~~IU-c#x

*g M:d-~^m q;R1_8f010:29

c zW7`#EK0

0vc+E N"n@0`S0那么,我们首先了解到的是, 这些小把戏很少会被揭穿。 即便被发现,他们也不会觉得, "好吧,你肯定是换掉了我的答案,“ 更可能是这样, “好吧,我第一次读题目的时候 一定是误解它了。 我可以换回答案吗?“ 即便部分被篡改的答案 被改回来了, 总的来说,大部分还是被忽略了。 我们成功替换了90%参与者的答案, 从左翼到右翼,从右翼到左翼, 他们整个的概述。心理学空间UE1Z6rAQ5Nq VHr

I'FDv-F011:02

.H7FD/mS"q`0

"CrT(i/\{$m0当他们被问及为什么会 选择这个答案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比起面部测试 更有趣的口头报告。 人们这样说,我读给你们听。 他们说:“ 政府大规模针对 电子邮件和网络系统的监管 应当是被允许的,这意味着 可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组织。“ “那么在一定程度上 你是同意这一陈述的。” “是的”。 “那么,这里你给的理由是什么?” “嗯,鉴于打击国际犯罪 和恐怖主义是非常困难的, 我想那应该就是 可以采用的工具。” 然后有个人记起早上的 报纸上有一段论述。 “就像早上报纸讲的那样, 据说,他们能够监听到从狱中 打进打出的电话, 比如是否有黑帮头目想在狱中 继续从事他的犯罪活动。 我认为不可思议的是, 我们有希望 阻止此类事情发生, 但是却没有足够的 能力做到这一点。“ 最后还有一段犹豫不决的说辞: “我不喜欢他们介入到 我做的任何事情中, 但我还是认为这是长久之计。“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人刚刚 参加了那个盲选实验, 我想你不会质疑 这就是那个人的真实态度。

UZ9im%|x0心理学空间Q,dCL"C(n@!F%\q

12:17心理学空间#i9Z^R#a9M

心理学空间.h"tJ]]

那么最后的投票意向是怎样呢? 我们发现,人的思想也明显 受到了问卷的影响。 我们有10个参与者 从左翼转到右翼, 右翼换到左翼。 还有另外19个人的投票意向从 明确变到不明确。 有些人的投票意向由不明确 转向明确。 还有很多参与者从头到尾都不确定。 这个数字很有意思, 因为,你若去看 民意调查机构的说法, 越接近大选时, 还能够受到影响的人, 就是那些犹豫不决的人。 但是,我们的试验表明 有相当一部分人 实际上还会考虑转变他们的态度。心理学空间 E+my nsQpd.db

心理学空间,sM6C5e]:egs)^

13:01心理学空间6cCn \S0F_

G9[k&l/DJ \u0在这里我还想指出的是,当然 你会被禁止在大选之前 使用这项手段来 改变人们的投票意向。 之后我们还很清楚地告诉了他们, 我们给他们改回原来 他们所想的答案的机会。 但是这个试验表明, 如果你可以让这些人们 看到与他们相对的观点,并且 让他们仔细斟酌自己的想法, 那就可以使他们改变他们的观点。 好的。心理学空间-rA#i z [

心理学空间0H%zyG&X%d{%Ks&m;?

13:32

2q9P0_~rbDo0心理学空间(a*i#Wx|7IbgM

那么这一切都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 那些我们所谓的自知之明 其实是我们的自我诠释。 我明白我做了一个选择, 而当我被问起为什么时, 我仅仅是想让我的解释 听起来尽可能的合理。 但是我们迅速并且很容易地 完成了这一过程, 就是我们会误以为 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因为这仅仅是一种诠释, 当然我们时常会犯错误。 当我们尝试去理解他人时, 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犯错误。 当你问别人“为什么”的 问题时要小心, 因为将会发生的事是, 如果你问他们, “为什么你会支持这个主张?” “你为什么从事这份工作, 或持续这段感情?“ 其实你已经建立了一种态度, 这种态度在你问 这个问题之前并不存在。

'{!Hu vI"eCv0心理学空间7z F-Y3^8w%d8K&rGe&Ux

14:33心理学空间d%O$t!aDKf

lND@2p:RE8rx}.f0当然这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也很重要, 或可能很重要。 比如你设计了一样东西, 然后问人们, “你为什么说它好,或者坏?” 或者如果你是一个记者, 你问一个政治家,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或者你就是一个政治家, 并且尝试解释做出 某一决定的原因。心理学空间;|pFQG_

心理学空间e,g0yg:W6wkt7U3H

14:54心理学空间%{ir5_S+j#W6FOT

|}/dW"z6R*v0这一切看起来会有些让人不安。 但是如果你从一个 正面的角度来看, 这可能就表明, 好吧,我们实际上比 自己想的要更灵活些。 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想法。 我们的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并且我们也可以 改变其他人的想法, 只要让他们深入讨论问题, 并从对立的角度来看。 在我个人的生活中, 自从我开始这个实验—— 我和我的合作者, 我们一直遵守一项原则, 就是你可以反悔。 就像我说的, 一年前我喜欢的东西, 并不意味着我现在还要喜欢它。 摆脱对维持一致性的需要, 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解脱,并且 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经营人际关系。 总之,结论就是:

T+D F9@ ],zKFrXFt-`0心理学空间Y.DY/\6e:x|

15:44心理学空间W"z)]yh

Oa Z? c,X&Q&c0要明白你不懂你自己。 或者,至少不像 你想的那么了解自己。 谢谢。

&]b ],FDm.R0心理学空间pY5x&P7e,J`

15:51

,};v8l"P0l0心理学空间)L,c?;T7hS

(鼓掌)

4W)O5UEtDE }b)C4c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0000

«TED 乐观的偏见 by Tali Sharot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慈悲心的演化 Robert W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