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作者: Petter Johansson / 2418次阅读 时间: 2018年8月10日
来源: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5Zq%U+_0qKDr,U&S0
r)db Ch\r]@5z2A"~0心理学空间V^ ^&rF HJj

00:00心理学空间V/c3c*g0G3g9N

心理学空间 KwK2y4X TQ

为什么你认为富人就要多交税? 你为什么要买最新的 (苹果手机)iphone? 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现在的伴侣? 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 投了唐纳德·特朗普的票?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fw*o5F,Wl-k0心理学空间&\~i!Am4u

00:16

b`T0_D:]0

h@\Z9kB9vF0我们一直都问这些问题, 并且也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也会被问到这些问题, 也希望自己知道答案, 能够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但是我们真的知道为什么吗? 当你说你喜欢乔治·克鲁尼 多过汤姆·克鲁斯, 是因为你觉得 前者更关注环境问题, 那是真的吗? 你能够诚心诚意的相信 那就是驱使你做出选择的原因, 但是对于我来说, 这其中还是遗漏了一些东西。 事实表明,由于 主观臆断的自然属性, 很难证明人们自己会 对自己有错误的认知。心理学空间2AbCY*ns;?oqs9P

心理学空间*@:Q$xZZx7d}gfS

00:54心理学空间2[ M o"C5d4\6\8e|

心理学空间sMo3`*xL3z

我是一个实验心理学家, 这个问题是我们实验室 长久以致力解决的问题。 我们计划设计一个实验, 能够使我们挑战 人们对自己的认知, 不论看起来他们多么的认同自己。 但是欺骗人们的思想是困难的。 于是我们转向专业人员。 魔术师。 他们很善于创造 一个自由选择的幻觉。 当他们说:“选张卡片,任意一张“, 你能知道就是你的选择不再随意。 因此我们和一组瑞典的魔术师, 来了几轮精彩的头脑风暴, 他们帮我们想出了一些方法, 能够让我们操控人们选择的结果。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知道 人们何时对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 甚至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现在给你播放一段短片 来演示这种操控。 这相当简单。 参与者要做出选择, 但我最终会给出 与他们的选择相反的结果。 到时我们想看的是: 他们的反应如何,他们怎么说。 这很简单,但是要看你 能不能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拍摄的都是真实的参与者, 他们对幕后的一切毫不知情。

T rXbwt)\+T|1m X0心理学空间P sp"z0w0j*i

02:07心理学空间 sL{ W_c

z[5J,dF;`Jm0(短片)培特·乔纳森: 嗨,我的名字是培特。

3{1Yp+@]J/SC0

s8~H I/r,a,C002:08

9wj'eI [^"zD0心理学空间F&a(Gae:u8f j%\

女士:嗨,我是贝卡。

%L-On.y$OG0心理学空间hW3h4i{,g

02:09

g LSb1OLb0

h-U^zEe0培特:我要给你看像这样的图片。 然后你要决定哪一张最吸引你。

e7J2V.s#a5J`0

$Q^\3E%]P X4F C002:15心理学空间:Y4h:ehS6l&J,Dp-{q

心理学空间-DWE'`DbsL2N

贝卡:好的。心理学空间%IYbS K4tm'n

心理学空间]]&`x` E8Rs

02:16心理学空间pGE!M S4W l

心理学空间5ga5^}Y)D

培特:然后我还会问你 为什么你喜欢那张脸。

`g-@s'@#f6_0

JfM}1gp9`b\002:19

c W|#RLj IT%U&U0

Hg1Ug2dK s2z%J0贝卡:好的。心理学空间^#Wm Y{*\ f1~Ze6Y%Um

F&~yxr#[*K9v3d002:20

2CI hS'nK0心理学空间P$H2R"J1z~

培特:准备好了吗? 贝卡:好了。心理学空间{N3]W {kGC

Tw2DWD8Q2WH2u2ew5a9G002:31心理学空间+_7g6LKW0?_ U$U

心理学空间4|rS \ a)[R]!ax

培特:为什么你喜欢那一张?心理学空间)S3B:G sRQ[

I7P1p5?U"a2{5sxm002:32

#A"f5L.][^j![ Wo|0心理学空间8@ o(d M7c p5Ex

贝卡:笑容,我认为。心理学空间Dr"I R(v0@@

心理学空间#IR f#j,PV)o

02:34

jC*J }1^ n)| P0心理学空间a8yA5Hz5^

彼得:笑容。心理学空间g:l[Iz5v[O1j

@q m6c$ud4r"rg1XH002:40

wP&YF n^I-hW0心理学空间4l'?Sf.H XEe)}

男士:左边的那张。 这张恰巧使我很着迷。 很有趣的拍照。 我是摄影师,比较喜欢 它展现光线与容貌的方式。

'kMCG$MvG0

#U&HXch002:54

J/bF2U8]'iex0

aq9e8d\0(旁白)培特: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心理学空间:w3} Gz#K

心理学空间 N"Y V?|%q(TxH,i

02:58心理学空间0n9ULz%f:vD!Z g!t

"HQ_%[(~&}0(短片)女士1: 这一张。心理学空间"Z tNipw-{7a[

心理学空间%kx,Xs mt|{

03:04

0SY?0\G4T0心理学空间{(N'_vp

(旁白)培特:他们拿到的是 之前没有选的那张照片。 让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心理学空间9OL+P6^@

心理学空间e;Vm%M'w:fE

03:16

P4k\oJ.[0

;i1Dj iO2z k/t0(短片)女士2: 嗯。。。 我认为他看起来 比另一个人无辜些。心理学空间0ri`.\ET't~

{:VT!W6X2Zl1t \ q003:33

7U-jM NI%H+_Q@5d0心理学空间0Cw{f | v a:A

男士:左边的这位。 我喜欢它的笑容, 还有她鼻子和脸的轮廓。 有点儿意思, 还有她的头发。心理学空间oE)j4uH+Y5VG

心理学空间V,U]:q:Axk|\

03:48心理学空间1lj5Y+E Y&w7T@

心理学空间 R,xb7X#u [

女士3:这一张。 我喜欢这种得意的笑容。

6ij9Fz}4u\0心理学空间"eE7T-sS

03:53

_0h#E/l \-a@#f0心理学空间~0hO U+D"Ch'p;A

培特:你比较喜欢得意的表情?

2vM9z'ptY|"S0心理学空间Y!rY#ql"tJ EV

03:57

v&TI*XQ_0心理学空间f8rB Yj

(观众笑声)

$nd/c&Tfb)^+hu H0心理学空间2x`*d!s|

04:00心理学空间PO!Ug2};zA

c"J*f!AgF)n0女士3:这一张。心理学空间rY!Ki,Oc0yJ)c

r)?5E(m?TD A004:03心理学空间&vL)Dx2c`

'K }/me&rN.z0彼得:你为什么选这张?

/RQzOjl3qK8l0

vPgrW Jz6p&x004:05

(T w Vh i8y,^JY{0心理学空间c[I*z[

女士3:我不知道,他看起来 有点儿像霍比特人。心理学空间*D(c1d4{.KTAG

心理学空间u n3?h7l|

04:08

GOCpA;OcJ0

?,trB} f6_f4]0(观众笑声)

,b3Km&cm [Vs$]M2G0

.E`#Q}m1p,b }2G(G004:10

*jk\f a/tu4Nx1`$y0心理学空间*NC7XZ Z-?)J

(旁白)培特: 当我告诉他们 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后, 会发生什么事呢? (短片)是的,就是这些。 我还要问一些问题。

fv7{(i-w C5U ~\"[ Aj&L0心理学空间$DJl1I ij a?(d-X

04:17心理学空间^`1E#wE/G%P+J8f}

心理学空间7C!A!EF0ZX%[

男士:当然。

0q RNK(m0

G R0V F%L004:18心理学空间 V~:L.m-L?

心理学空间_C Ov!LxL

培特:你觉得这实验怎么样, 感觉容易还是难?

u.d \F(RdY/JS0心理学空间 [zK+~(k8S

04:21

bA d\*X|%W;Z,[0心理学空间lx m^G Z

男士:容易。心理学空间6t"H }"TXf9Z| R%d

.H2TRk0n B.m+M004:24

6E:vvdq9j$X B;J0心理学空间6z1^oF+^Ha{iu

培特:在实验当中, 我其实将照片偷换了三次。 你有注意到什么了吗?

;H j4?M+z0心理学空间Fd/M/UYM} a

04:30

/W/Y f8ZQ8A8[3Y6I0

noeV1u4t:TOG,?L0M9x0男士:不,我没有注意到什么。心理学空间 bb&mwukh%R6U

心理学空间Y6FoY6] o

04:32心理学空间i6F9KQR gB

心理学空间"L E7R(OIG{ }

培特:一点都没有吗? 男士:没有。 换照片是怎么回事。。。心理学空间!y:F+q X,z!X#j

x1Di$qz0h \Z004:35

i-z~"l4k#d;~Yh0

m8CLg `ml0培特:就是你选了其中的一张, 而我给你的是另外一张。

3^Y j;o-n.Y+p$k5E0

~/\ J mr#|f ^9A004:39

"LZ!Vea9H-UP0

#aP3iVq}0男士:相反的那张, 好的,当你—— 不,这是展示我的 注意力持续时间多长。

1F&m2M?B0

?6H};HA004:43心理学空间)OG1^ az

)H0oV~dc N1w0n[F0(观众笑声)

B rMf+h7j4y3T MK0心理学空间In6nRh

04:46

U0EFc DM0心理学空间1s*o*Vp(I-X

培特:在实验进行当中, 你有注意到 我有几次偷换了照片了吗?

/~(k#mKG W(a3nF G!}0

4ymQvxo6Se004:52

'q1DM+xk Xo v!t)C0心理学空间 x'|8x@ZY

女士2:不,我没有注意到。心理学空间 o)ln'WfT5e,j M.W

S![5KW5w#O5M"Ao3l004:54

i0Xk2?1gq.S:}8e4L`-w;^0心理学空间ah*^j*N0S3zB

培特:你指的一张,但是 我给你的却是另外一张。 没有发现吗?心理学空间6vh*T(M#Q,I0or

'E;P%`E9YWp%N _004:59心理学空间j z1sX!{ @r2f

心理学空间EXD0c9d*\8mI Z4s5F

女士2:没有。心理学空间Oe7X:LH,v%L

h'qbO(_ Y005:01

uib ](_7M_(w0

(G{g cN+P N0女士2:我没有注意到。

]wHsR0心理学空间eA4XdO+]

05:02

oY ]R'c,k0

6a8P8Rn'G!tIR0(笑声)

*j?P w0u k9E%@0心理学空间@;VRAF hf

05:04心理学空间#^o&G*a \9f

JPh+uV|@GD0培特:谢谢。

-T8K v(^#e2eT0心理学空间4P!\e*C"KE'a

05:05

M&Y7mi;w4x2KE0

7j(G,{ [2L0Yr0女士2:谢谢。 (短片结束)

V lZ D a^V0

3uB4fu&O,NJ/@005:07

l9h` a4m kE0心理学空间JyN].~

培特:那么你现在大概能猜到了, 骗术就是,我每只手里 都拿了两张牌, 当我把背面那张牌推过去的时候, 黑色那张原本被选的牌就在 黑色桌面的映衬下消失,被我藏起来了。 像这样使用照片, 通常有不到20%的 参与者会发现这些骗局。 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的, 最后我向他们解释 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他们都非常的惊讶并且通常 拒绝相信其中有诈。 这就表明,这种效应 是十分强烈而又真实的。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对 “自知之明”感兴趣的话。 最有趣的部分是: 他们会如何解释 自己所作出的选择?心理学空间$uX5Vy.I`6N

\a1OK2A.r"QE005:46心理学空间L8j&{`3}'\'U

C)Q:A(kE+O1eS_0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关于 这个实验当中口头报告的分析。 这张图表明, 如果你将有骗局的那组的说辞 和没有骗局的那组相比较, 你会发现,他们对自己 正常选择的解释 和经过操控后的解释是 非常相似的。 他们都同样的情绪化,目标明确, 并且他们表达的 肯定程度也处于同一水平。心理学空间U'A;i5\*N zxM0I

\3\ y5b-d"wF9n006:15心理学空间!M L2ae'F

心理学空间#st1R7p J} O#@Oa'Q D

从这个实验中得到的 强有力的结论是, 如果在真正的选择和 被操控的选择之间没有差异的话, 或许我们一直都在编造理由。

'kBt-@'mE0

ZI7rt;Oi3c;f^006:26

yp+L(zQs%RR0心理学空间:F1im T8Cq4J$h

但是我们也做过研究, 尝试将实际的面容 与和他们的描述相匹配。 然后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男性参与者,他偏好左面的女人, 但结果他却是选的右边的那位。 然后,他给出的解释是: “她明艳动人, 我宁可在酒吧碰到是她 而不是另外一位。 并且我喜欢这耳环。“ 但开始不管是什么理由 让他选择了左边的女人, 耳环肯定不是其中一个, 因为,右边的女人才戴耳环。 这明显是一个“事后构建”的例子。 因此,他们只是后来 才对作出的选择进行解释。心理学空间._+j3ts6S2F]

Ch7o/N1w'E/zt007:05心理学空间9fI.` x}C(w$Je

F ?9e0@@r@%L0那么这个实验表明,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 自己的选择被调换了, 我们会立即开始用 另外一种方式来解释。 我们还发现 参与者会渐渐喜欢上另外那个, 他们被引导,从而相信 那就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我们再让他们做出一次选择, 他们就会选择曾经 被他们拒绝掉的那个。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选择盲目性”效应。 并且我们做了很多不同的研究—— 我们在消费者选择上做过实验, 建立在味觉和嗅觉上的实验, 甚至还有推理问题。心理学空间,D.N3y3tCg%gYe5@

心理学空间.\vAQ.~Qc

07:41心理学空间|x}&A{ B"m_(U

心理学空间:e~L/~4k

但你们都想知道的是, 这个现象能否适用于更复杂, 更有意义的选择上呢? 比如那些关注于 道德和政治的问题。

t!yUem0

`o C4dZd007:52心理学空间R.g yC8u_

:w1S-@ljfoB]0下一个实验需要一些背景知识。 在瑞典,国家的政治事务是 由左翼和右翼的联合政府主导。 投票人可能会在每个联盟中的 两党之间有一点点犹疑, 但在不同的联盟之间 就没有那么多犹疑。 在每次选举之前, 报纸或投票机构, 合起来拿出一个所谓的 “选举指南”, 这个包含了一系列的具有 分化性的问题, 用来分离开两个联盟。 那些议题包括, 比如燃油费是否要增加, 或者,父母是否应该平均 享用那个13个月的产假, 以便增加性别平等的机会。心理学空间[E L?f

心理学空间fW K9a g#N)oM

08:42心理学空间*_,N3V+V([a3I

心理学空间8ZE6e ^&l)VB

在瑞典最后一次选举之前,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选举指南。 我们走到街上去问路人, 问他们是否愿意 做一个快速的政治调查问卷。 首先,我们让他们在两个联盟 之间说出他们的选举倾向。 然后让他们回答这12个问题。 他们会写出他们的答案, 然后我会让他们来讨论, 好,为什么你认为要增加燃油税? 我们接着把问题都问完。 然后我们用涂有颜色的模版 记录他们的总分数。 因此,这个人将会有1,2,3,4 5,6,7,8, 9分记在左边。 因此,基本上他会倾向于左翼。 最后,我们再让他们填写投票意向。

[4njM b }H0心理学空间+R#k8y(Zb@g@

09:36心理学空间_5wGe.b

心理学空间? }x{~w;]q'~

当然,这里也有诈。 首先,我们找到一些路人, 询问他们的投票意向, 然后当他们填写的时候, 我们会填写一份相反的答案, 并放在写字板的下方。 然后,当我们拿到填好的问卷时, 会直接把它粘到参与者 自己的答案上面。 于是乎,它不见了。 然后,我们会再问他们这几个问题: 这里你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然后他们会陈述理由, 同时,我们还会算他们的总分。 最后,他们还会再次陈述 自己的投票意向。心理学空间4N QKz4~t

心理学空间z'k [CiC}/e

10:29

Z }`\o.O _0

8z7e`'LVV v j%h W0那么,我们首先了解到的是, 这些小把戏很少会被揭穿。 即便被发现,他们也不会觉得, "好吧,你肯定是换掉了我的答案,“ 更可能是这样, “好吧,我第一次读题目的时候 一定是误解它了。 我可以换回答案吗?“ 即便部分被篡改的答案 被改回来了, 总的来说,大部分还是被忽略了。 我们成功替换了90%参与者的答案, 从左翼到右翼,从右翼到左翼, 他们整个的概述。心理学空间R\.i\1_ F5V

心理学空间N6u `zx+P6F:d(S

11:02

baJN3G|}0心理学空间5Vbf9yl)wfO

当他们被问及为什么会 选择这个答案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比起面部测试 更有趣的口头报告。 人们这样说,我读给你们听。 他们说:“ 政府大规模针对 电子邮件和网络系统的监管 应当是被允许的,这意味着 可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组织。“ “那么在一定程度上 你是同意这一陈述的。” “是的”。 “那么,这里你给的理由是什么?” “嗯,鉴于打击国际犯罪 和恐怖主义是非常困难的, 我想那应该就是 可以采用的工具。” 然后有个人记起早上的 报纸上有一段论述。 “就像早上报纸讲的那样, 据说,他们能够监听到从狱中 打进打出的电话, 比如是否有黑帮头目想在狱中 继续从事他的犯罪活动。 我认为不可思议的是, 我们有希望 阻止此类事情发生, 但是却没有足够的 能力做到这一点。“ 最后还有一段犹豫不决的说辞: “我不喜欢他们介入到 我做的任何事情中, 但我还是认为这是长久之计。“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人刚刚 参加了那个盲选实验, 我想你不会质疑 这就是那个人的真实态度。心理学空间rH^,Bf`U [:C7F

心理学空间:u%f3G [-\,T$x C

12:17心理学空间R@ H ["G'dLs4^

心理学空间-wE-FO(JBa

那么最后的投票意向是怎样呢? 我们发现,人的思想也明显 受到了问卷的影响。 我们有10个参与者 从左翼转到右翼, 右翼换到左翼。 还有另外19个人的投票意向从 明确变到不明确。 有些人的投票意向由不明确 转向明确。 还有很多参与者从头到尾都不确定。 这个数字很有意思, 因为,你若去看 民意调查机构的说法, 越接近大选时, 还能够受到影响的人, 就是那些犹豫不决的人。 但是,我们的试验表明 有相当一部分人 实际上还会考虑转变他们的态度。

@,FP[JfZ0

SN%@aZe.h2L C013:01

d%C|j-a9i0心理学空间.L7K1X)Tn RS

在这里我还想指出的是,当然 你会被禁止在大选之前 使用这项手段来 改变人们的投票意向。 之后我们还很清楚地告诉了他们, 我们给他们改回原来 他们所想的答案的机会。 但是这个试验表明, 如果你可以让这些人们 看到与他们相对的观点,并且 让他们仔细斟酌自己的想法, 那就可以使他们改变他们的观点。 好的。心理学空间/o2@+g*G2B.@.s"z.S

心理学空间m+a3`(o%z`

13:32

'm7KSH*Jx0

I2dm&XSo@i0iE0那么这一切都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 那些我们所谓的自知之明 其实是我们的自我诠释。 我明白我做了一个选择, 而当我被问起为什么时, 我仅仅是想让我的解释 听起来尽可能的合理。 但是我们迅速并且很容易地 完成了这一过程, 就是我们会误以为 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因为这仅仅是一种诠释, 当然我们时常会犯错误。 当我们尝试去理解他人时, 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犯错误。 当你问别人“为什么”的 问题时要小心, 因为将会发生的事是, 如果你问他们, “为什么你会支持这个主张?” “你为什么从事这份工作, 或持续这段感情?“ 其实你已经建立了一种态度, 这种态度在你问 这个问题之前并不存在。心理学空间7O:EU^;W

XfW~` W,?8sj014:33心理学空间ps!P.I4?X&y&`x,t

M[x/w+O?jb2\0当然这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也很重要, 或可能很重要。 比如你设计了一样东西, 然后问人们, “你为什么说它好,或者坏?” 或者如果你是一个记者, 你问一个政治家,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或者你就是一个政治家, 并且尝试解释做出 某一决定的原因。心理学空间;Nx'xF bw$\r@,@

z*xb!H2^O*@z014:54

T:u7o1LF2Z0

(fl3i YNrzt0这一切看起来会有些让人不安。 但是如果你从一个 正面的角度来看, 这可能就表明, 好吧,我们实际上比 自己想的要更灵活些。 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想法。 我们的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并且我们也可以 改变其他人的想法, 只要让他们深入讨论问题, 并从对立的角度来看。 在我个人的生活中, 自从我开始这个实验—— 我和我的合作者, 我们一直遵守一项原则, 就是你可以反悔。 就像我说的, 一年前我喜欢的东西, 并不意味着我现在还要喜欢它。 摆脱对维持一致性的需要, 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解脱,并且 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经营人际关系。 总之,结论就是:心理学空间eS![ U}k'^

kaJ4Ke\015:44

qc8q-GZAP.L.[^p0心理学空间,e3I0N.F'Er8A\R

要明白你不懂你自己。 或者,至少不像 你想的那么了解自己。 谢谢。心理学空间f R&y-qm#C5wb.E

'cE Gmt[015:51

jY'nhz$E0心理学空间zX6P {!UW%`3d

(鼓掌)心理学空间E`G({/ty {Yc J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0000

«TED 乐观的偏见 by Tali Sharot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慈悲心的演化 Robert W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