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作者: Petter Johansson / 1024次阅读 时间: 2018年8月10日
来源: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e2}v@)F&tz$v@(E0
d a#^5uP/?2H!Z9f0

.X*@8H4Zd%E K000:00

_'?!~j y0

/x5^&p,O3F:Ao F0为什么你认为富人就要多交税? 你为什么要买最新的 (苹果手机)iphone? 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现在的伴侣? 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 投了唐纳德·特朗普的票?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2W~.oR0心理学空间k-C+\"y!UdY

00:16

f,K:j c#\)X!t L0心理学空间(loEc7KifD

我们一直都问这些问题, 并且也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也会被问到这些问题, 也希望自己知道答案, 能够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但是我们真的知道为什么吗? 当你说你喜欢乔治·克鲁尼 多过汤姆·克鲁斯, 是因为你觉得 前者更关注环境问题, 那是真的吗? 你能够诚心诚意的相信 那就是驱使你做出选择的原因, 但是对于我来说, 这其中还是遗漏了一些东西。 事实表明,由于 主观臆断的自然属性, 很难证明人们自己会 对自己有错误的认知。

C [U7o/b b0心理学空间j hl&JGT5u{

00:54心理学空间 i`#ua7Y:a4t

2|\i6f9lDXS0我是一个实验心理学家, 这个问题是我们实验室 长久以致力解决的问题。 我们计划设计一个实验, 能够使我们挑战 人们对自己的认知, 不论看起来他们多么的认同自己。 但是欺骗人们的思想是困难的。 于是我们转向专业人员。 魔术师。 他们很善于创造 一个自由选择的幻觉。 当他们说:“选张卡片,任意一张“, 你能知道就是你的选择不再随意。 因此我们和一组瑞典的魔术师, 来了几轮精彩的头脑风暴, 他们帮我们想出了一些方法, 能够让我们操控人们选择的结果。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知道 人们何时对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 甚至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现在给你播放一段短片 来演示这种操控。 这相当简单。 参与者要做出选择, 但我最终会给出 与他们的选择相反的结果。 到时我们想看的是: 他们的反应如何,他们怎么说。 这很简单,但是要看你 能不能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拍摄的都是真实的参与者, 他们对幕后的一切毫不知情。心理学空间/RdD,B3{

/hJ*AP H'M{,K002:07

L[{q7C$K8o0

g-S F2U:Z i;~'Gg,w0(短片)培特·乔纳森: 嗨,我的名字是培特。

Z5uEm _0

vOP2iV1V?i r002:08

%pu2`nZ-b m0

&~9Z+kCy*wN#T0女士:嗨,我是贝卡。

%V6J$dVHp w0

_Xa izT D002:09心理学空间^/X `|F3F%`

;P)U.re^(L"mZ+u0培特:我要给你看像这样的图片。 然后你要决定哪一张最吸引你。

_zES P M)bl0心理学空间.I%L'a|;Cdu#VI

02:15

R @,I[b j3Af3y5@v0心理学空间f|J2f4{9Z|*bG A

贝卡:好的。心理学空间2DadF!a"O.qI

心理学空间 yWSI.t!I

02:16

c-O9nB(W {0心理学空间^ j0j xck

培特:然后我还会问你 为什么你喜欢那张脸。

Esf_'g@2_z0心理学空间`@pC?8R

02:19心理学空间C}+T}s

心理学空间\%b {s8Gi&x}

贝卡:好的。

#b,n2I6j1Y.BkN%o0

3T+d,I.~W,st002:20心理学空间}w6Ig?\

心理学空间uH#D {)B Q,S

培特:准备好了吗? 贝卡:好了。心理学空间&Jf;F;`e2C

心理学空间'ay^-| `~s

02:31心理学空间3Ni$`2Mg!J{Fo

0u6I9MW*B |C;XW3G }0培特:为什么你喜欢那一张?心理学空间9`@%h m'e9Q u

心理学空间 [U0S1B|P3{

02:32心理学空间B].q(~p

心理学空间^({+U7M?%Re\

贝卡:笑容,我认为。

$QL7` { G9@0心理学空间!J~ k gf}0u*AU

02:34心理学空间[7c j(cV"f

心理学空间Si:f%~x[M

彼得:笑容。心理学空间X4X&uTR

心理学空间5{t.R3a:u

02:40

"]8Hj:}%c c-P/D0心理学空间j(JB ~9S1I6~[i2L

男士:左边的那张。 这张恰巧使我很着迷。 很有趣的拍照。 我是摄影师,比较喜欢 它展现光线与容貌的方式。

/]|e({kr xn[ n0心理学空间Vf&A+Q f,Fa|

02:54

5| r!O`o9Wl0心理学空间&OQU-Q^:\9O

(旁白)培特: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X4n4t:ki p q6_9`0

d~ hzjmD\002:58

*{!q;B @m?0心理学空间g$j#~)B!}!K

(短片)女士1: 这一张。

c c%_\&bM'\0q0

'o(\ gCX1@o:^003:04心理学空间*Ev F1L7a2O

心理学空间){;l3@ G+M(n gb&WI @(m&k;w

(旁白)培特:他们拿到的是 之前没有选的那张照片。 让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心理学空间 j8{7@5{ y SwCA

\8L7?!@m t003:16心理学空间}p0_;G J8QG3Q.h

PQ5X9o0gOs0(短片)女士2: 嗯。。。 我认为他看起来 比另一个人无辜些。心理学空间p0xW5Y u._

2V&m:oy5V5_h [f003:33心理学空间Lh%D/M*a&c6o~S e

心理学空间(uoHDXO3SK

男士:左边的这位。 我喜欢它的笑容, 还有她鼻子和脸的轮廓。 有点儿意思, 还有她的头发。

5f-e:l6ei0

-G!I2_1On2_,W003:48心理学空间 ~-];|#e/tp

心理学空间 tk%M x!c x+AHG5e

女士3:这一张。 我喜欢这种得意的笑容。心理学空间3t&^"Ezqdc(K

心理学空间f7[w'^ LO,OE

03:53

(]0~4q4Qe*Z4f0

!qp!||4I's V#u0培特:你比较喜欢得意的表情?心理学空间s*q r#G&j)pW

&Y,K4KB{003:57

)y.[ xfML0心理学空间6Jb4hS W5dkT+Wg

(观众笑声)

:b,p/jY X VF)}0心理学空间wjUWc~9t

04:00心理学空间y$_K(V,Cabg;w

Q g)b'\Bt$x0女士3:这一张。心理学空间wf |~-G_*^

t'W6mj"sYy6d9VL004:03心理学空间.Yb;o0}L"\:m0G6Kqa

H7f5mj)`9xE0彼得:你为什么选这张?

%H\:^km Tq*mn0

]8b`cV7Rx*xd004:05

E&h8Fy| ` {-r*i}0

dM T1F.yhni0女士3:我不知道,他看起来 有点儿像霍比特人。心理学空间 }5~R jF\

心理学空间n"oW%F,O[`6yY

04:08

/?d\xr.?A)X)z0

fE] KYj0(观众笑声)

vXM V/d0@pN0心理学空间a)DZ|/j BH_s

04:10

f7}'Z.k9S~[0

0W W_+OA _1G3@0(旁白)培特: 当我告诉他们 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后, 会发生什么事呢? (短片)是的,就是这些。 我还要问一些问题。

u1x9]V` F x"~a0心理学空间va6\4?5{C5J

04:17心理学空间7e9F6u+lS

(xB@?[j7T0男士:当然。心理学空间Sp |%G^$j7n)m

'j'|5ftb B004:18心理学空间#N lv#Ez/Y;Gx

心理学空间Wty[%[4_Q~

培特:你觉得这实验怎么样, 感觉容易还是难?

E%r&nM/x!IQ'x0

$F2Q\,J B004:21

t0yE4p:w4m2V%Q*s0心理学空间 _0ad}Fr)\-u4p

男士:容易。

E b%M'g&z#M0h&H5_`0

L'NB;aS_'G%W004:24

K@$d@s&`4R4~-XC0I0

w` QVS*GL0培特:在实验当中, 我其实将照片偷换了三次。 你有注意到什么了吗?心理学空间i;a3h^;J'b7T?$Q0|

0[.W{:i-@Ik004:30

d`&U_ef%Q*W7e!X0

,w.oSkAM6\&TSnB0男士:不,我没有注意到什么。心理学空间:M1dT1D4Eq\ B%h

D$r4X,^QZZ{004:32心理学空间6_7@7c7\/m+C

心理学空间\fL`2w5g-p

培特:一点都没有吗? 男士:没有。 换照片是怎么回事。。。心理学空间)o$TW_HcP n

心理学空间\6`2w,] g

04:35

"}6i?;l%I.mE0

,A*~H3QM:I[0培特:就是你选了其中的一张, 而我给你的是另外一张。

'F$S:G UP9B2} Cg9rA4}0心理学空间r`F7g)K o4^

04:39

'E&WC,v.aw"t]'gr0心理学空间$|dqL I-];[h6V"t3S

男士:相反的那张, 好的,当你—— 不,这是展示我的 注意力持续时间多长。心理学空间6d:K ]2D j

6Ys(w6s8[*wq\[004:43心理学空间k2FBc Nx-_6xtN:R

R0_8hF LF0(观众笑声)

.lW^pX UV0

f!MD#H;UP|004:46

~8Q@h^+XD0心理学空间nJ T4KCIr

培特:在实验进行当中, 你有注意到 我有几次偷换了照片了吗?

i%oRP"Gw0心理学空间#|8_3HiK5c7c

04:52

\/o|/?8^g'hF0心理学空间f_XlO

女士2:不,我没有注意到。

!Jx!o5DWZ0心理学空间#m7i ?,p5uxP

04:54心理学空间7lfZ9]:i{

心理学空间)|,A#dL0A} F?

培特:你指的一张,但是 我给你的却是另外一张。 没有发现吗?

,pf3K+b.{:|fm~0

&kS5K5].P4F%a&I004:59

"G([g/A1~cLl(m0心理学空间(`2}WO4U/B*h-D

女士2:没有。心理学空间,amP&NG(O

心理学空间zg+l"i3bld wQ,|0`

05:01心理学空间@_NZa2V3uk

心理学空间a4P;lX z

女士2:我没有注意到。心理学空间/To qbj ws&e

h E f7D3Ab+}e005:02心理学空间4h*IB){3q'iG"o

心理学空间;XfG-RC

(笑声)

t:Rz.E9ZX/I.EB0

'C"~;^6G2x|5J pZA7j9Z1}'x005:04心理学空间 _cc&Y-\7Kh g F

#DQ2a~t&[FO X[0培特:谢谢。

ghK2I*v)N/A:g0心理学空间7L7I(g8pKr1lE&x N+Hg

05:05心理学空间1p*[b$Hx n Zyvcl^

T6Wz(X s9z7T^0女士2:谢谢。 (短片结束)

t:Y3xsFB,r1Z)g0心理学空间u&Pr9|0iC3C@

05:07

P%J%C:nD2~RA-G0心理学空间5D[7Z[ Uh;C ~

培特:那么你现在大概能猜到了, 骗术就是,我每只手里 都拿了两张牌, 当我把背面那张牌推过去的时候, 黑色那张原本被选的牌就在 黑色桌面的映衬下消失,被我藏起来了。 像这样使用照片, 通常有不到20%的 参与者会发现这些骗局。 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的, 最后我向他们解释 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他们都非常的惊讶并且通常 拒绝相信其中有诈。 这就表明,这种效应 是十分强烈而又真实的。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对 “自知之明”感兴趣的话。 最有趣的部分是: 他们会如何解释 自己所作出的选择?

#o] u QcOH.f0心理学空间6D)W9_*[F5ki

05:46心理学空间 d$T9bIC

s F_,HS0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关于 这个实验当中口头报告的分析。 这张图表明, 如果你将有骗局的那组的说辞 和没有骗局的那组相比较, 你会发现,他们对自己 正常选择的解释 和经过操控后的解释是 非常相似的。 他们都同样的情绪化,目标明确, 并且他们表达的 肯定程度也处于同一水平。心理学空间s)H+~2G#]/N

&t^H~9{ M {B h006:15

'C4hn3MSNEk0

b} m)NN\0从这个实验中得到的 强有力的结论是, 如果在真正的选择和 被操控的选择之间没有差异的话, 或许我们一直都在编造理由。心理学空间.@;`c5\ ]]:K%_

心理学空间| jQ8@K E+N0W5a!C

06:26

Pw [:{-^;[;] n0心理学空间Y%um!?;ma

但是我们也做过研究, 尝试将实际的面容 与和他们的描述相匹配。 然后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男性参与者,他偏好左面的女人, 但结果他却是选的右边的那位。 然后,他给出的解释是: “她明艳动人, 我宁可在酒吧碰到是她 而不是另外一位。 并且我喜欢这耳环。“ 但开始不管是什么理由 让他选择了左边的女人, 耳环肯定不是其中一个, 因为,右边的女人才戴耳环。 这明显是一个“事后构建”的例子。 因此,他们只是后来 才对作出的选择进行解释。

"V!oREeV4x0

XE'Xty|007:05

6xje]eB {0

Y R@8~e@(A0那么这个实验表明,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 自己的选择被调换了, 我们会立即开始用 另外一种方式来解释。 我们还发现 参与者会渐渐喜欢上另外那个, 他们被引导,从而相信 那就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我们再让他们做出一次选择, 他们就会选择曾经 被他们拒绝掉的那个。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选择盲目性”效应。 并且我们做了很多不同的研究—— 我们在消费者选择上做过实验, 建立在味觉和嗅觉上的实验, 甚至还有推理问题。心理学空间L0a@4y%K){3z I.j[

心理学空间X%Po!H+C

07:41

:fR;q'[+gA[.I!v)T0

H!Mn }D\9F0但你们都想知道的是, 这个现象能否适用于更复杂, 更有意义的选择上呢? 比如那些关注于 道德和政治的问题。

"h2~ }s.p-s0

:ht*MT ~/s5Y007:52

_#m6o Jh0

wCnj3F:j#eP0下一个实验需要一些背景知识。 在瑞典,国家的政治事务是 由左翼和右翼的联合政府主导。 投票人可能会在每个联盟中的 两党之间有一点点犹疑, 但在不同的联盟之间 就没有那么多犹疑。 在每次选举之前, 报纸或投票机构, 合起来拿出一个所谓的 “选举指南”, 这个包含了一系列的具有 分化性的问题, 用来分离开两个联盟。 那些议题包括, 比如燃油费是否要增加, 或者,父母是否应该平均 享用那个13个月的产假, 以便增加性别平等的机会。心理学空间2g@1gg%~vJ

心理学空间Me2ga%u Y6M O

08:42心理学空间f O)Ne4s+fb,U {/r0[t

`+Q x7u5y*k O0在瑞典最后一次选举之前,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选举指南。 我们走到街上去问路人, 问他们是否愿意 做一个快速的政治调查问卷。 首先,我们让他们在两个联盟 之间说出他们的选举倾向。 然后让他们回答这12个问题。 他们会写出他们的答案, 然后我会让他们来讨论, 好,为什么你认为要增加燃油税? 我们接着把问题都问完。 然后我们用涂有颜色的模版 记录他们的总分数。 因此,这个人将会有1,2,3,4 5,6,7,8, 9分记在左边。 因此,基本上他会倾向于左翼。 最后,我们再让他们填写投票意向。

6tC8g)a#Cx ~-Rm0心理学空间 Z,n q"DDm

09:36

#_/o(ig]n0

E+oM,pEC0当然,这里也有诈。 首先,我们找到一些路人, 询问他们的投票意向, 然后当他们填写的时候, 我们会填写一份相反的答案, 并放在写字板的下方。 然后,当我们拿到填好的问卷时, 会直接把它粘到参与者 自己的答案上面。 于是乎,它不见了。 然后,我们会再问他们这几个问题: 这里你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然后他们会陈述理由, 同时,我们还会算他们的总分。 最后,他们还会再次陈述 自己的投票意向。心理学空间M.di&V T

心理学空间D"xR!kj7X|Y

10:29心理学空间7N0Y0~v!c~u!VY

)@"v.a1k9p0那么,我们首先了解到的是, 这些小把戏很少会被揭穿。 即便被发现,他们也不会觉得, "好吧,你肯定是换掉了我的答案,“ 更可能是这样, “好吧,我第一次读题目的时候 一定是误解它了。 我可以换回答案吗?“ 即便部分被篡改的答案 被改回来了, 总的来说,大部分还是被忽略了。 我们成功替换了90%参与者的答案, 从左翼到右翼,从右翼到左翼, 他们整个的概述。心理学空间6Vj*ODN1g

[ @0Ynjb011:02心理学空间H-th3F-f)b|'w$T^e

心理学空间0X9c(t-fR6l

当他们被问及为什么会 选择这个答案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比起面部测试 更有趣的口头报告。 人们这样说,我读给你们听。 他们说:“ 政府大规模针对 电子邮件和网络系统的监管 应当是被允许的,这意味着 可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组织。“ “那么在一定程度上 你是同意这一陈述的。” “是的”。 “那么,这里你给的理由是什么?” “嗯,鉴于打击国际犯罪 和恐怖主义是非常困难的, 我想那应该就是 可以采用的工具。” 然后有个人记起早上的 报纸上有一段论述。 “就像早上报纸讲的那样, 据说,他们能够监听到从狱中 打进打出的电话, 比如是否有黑帮头目想在狱中 继续从事他的犯罪活动。 我认为不可思议的是, 我们有希望 阻止此类事情发生, 但是却没有足够的 能力做到这一点。“ 最后还有一段犹豫不决的说辞: “我不喜欢他们介入到 我做的任何事情中, 但我还是认为这是长久之计。“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人刚刚 参加了那个盲选实验, 我想你不会质疑 这就是那个人的真实态度。

P9WB^K5L0心理学空间4?/pCu t2D*}u

12:17心理学空间VC4v2rzr

心理学空间D c!wDdj e

那么最后的投票意向是怎样呢? 我们发现,人的思想也明显 受到了问卷的影响。 我们有10个参与者 从左翼转到右翼, 右翼换到左翼。 还有另外19个人的投票意向从 明确变到不明确。 有些人的投票意向由不明确 转向明确。 还有很多参与者从头到尾都不确定。 这个数字很有意思, 因为,你若去看 民意调查机构的说法, 越接近大选时, 还能够受到影响的人, 就是那些犹豫不决的人。 但是,我们的试验表明 有相当一部分人 实际上还会考虑转变他们的态度。

:Rw3Z5Wj2h*t-n0心理学空间PA$o'V@5L{?9I

13:01心理学空间HAzcN5j;aw

心理学空间y m Q{&_kr.c

在这里我还想指出的是,当然 你会被禁止在大选之前 使用这项手段来 改变人们的投票意向。 之后我们还很清楚地告诉了他们, 我们给他们改回原来 他们所想的答案的机会。 但是这个试验表明, 如果你可以让这些人们 看到与他们相对的观点,并且 让他们仔细斟酌自己的想法, 那就可以使他们改变他们的观点。 好的。

_ Z8VNv*@_s0心理学空间~2sw1n1a7V}u

13:32

+DU'Gu8y HB,i1`0

JJ5MF fF j;z X0那么这一切都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 那些我们所谓的自知之明 其实是我们的自我诠释。 我明白我做了一个选择, 而当我被问起为什么时, 我仅仅是想让我的解释 听起来尽可能的合理。 但是我们迅速并且很容易地 完成了这一过程, 就是我们会误以为 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因为这仅仅是一种诠释, 当然我们时常会犯错误。 当我们尝试去理解他人时, 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犯错误。 当你问别人“为什么”的 问题时要小心, 因为将会发生的事是, 如果你问他们, “为什么你会支持这个主张?” “你为什么从事这份工作, 或持续这段感情?“ 其实你已经建立了一种态度, 这种态度在你问 这个问题之前并不存在。心理学空间9V5Jt%Xx2`/~

心理学空间&B1j%]e6Y~xI|

14:33

cf|~b6Z.W0

c;o1WK(N#g0当然这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也很重要, 或可能很重要。 比如你设计了一样东西, 然后问人们, “你为什么说它好,或者坏?” 或者如果你是一个记者, 你问一个政治家,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或者你就是一个政治家, 并且尝试解释做出 某一决定的原因。心理学空间9x|-^/s$s(|~

`R$MGt;M#F014:54

m f YRls0心理学空间 s&b vi#p

这一切看起来会有些让人不安。 但是如果你从一个 正面的角度来看, 这可能就表明, 好吧,我们实际上比 自己想的要更灵活些。 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想法。 我们的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并且我们也可以 改变其他人的想法, 只要让他们深入讨论问题, 并从对立的角度来看。 在我个人的生活中, 自从我开始这个实验—— 我和我的合作者, 我们一直遵守一项原则, 就是你可以反悔。 就像我说的, 一年前我喜欢的东西, 并不意味着我现在还要喜欢它。 摆脱对维持一致性的需要, 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解脱,并且 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经营人际关系。 总之,结论就是:心理学空间 sY$T e!z8]F

FSm#O_ZF015:44

H"A8@E}`h}0

9qVYh/{(Uf:uA0要明白你不懂你自己。 或者,至少不像 你想的那么了解自己。 谢谢。

f5g$HVf;GOp0

,} BZ_S ax#MK015:51

#vRa#q B|!V c0心理学空间;P3y vjf

(鼓掌)

\)JS}:A%M,HZ0o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0000

«TED 乐观的偏见 by Tali Sharot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慈悲心的演化 Robert W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