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作者: Petter Johansson / 2603次阅读 时间: 2018年8月10日
来源: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GJ^0q Cn0
YT-TIFRx7C0心理学空间_pi0F1G/qd

00:00

C r#d:St`gn0

d"v4nAi0CN FnQ0为什么你认为富人就要多交税? 你为什么要买最新的 (苹果手机)iphone? 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现在的伴侣? 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 投了唐纳德·特朗普的票?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r d dq3U%E)P0

V"n:G xu(ga9H@l000:16心理学空间'y5v&jv9B@

心理学空间W&Y zq] s2?n9u

我们一直都问这些问题, 并且也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也会被问到这些问题, 也希望自己知道答案, 能够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但是我们真的知道为什么吗? 当你说你喜欢乔治·克鲁尼 多过汤姆·克鲁斯, 是因为你觉得 前者更关注环境问题, 那是真的吗? 你能够诚心诚意的相信 那就是驱使你做出选择的原因, 但是对于我来说, 这其中还是遗漏了一些东西。 事实表明,由于 主观臆断的自然属性, 很难证明人们自己会 对自己有错误的认知。

WFu0hJ"C0

ML-LY|Q(g7W*~,q4_000:54

i)JKoBG+A-@$ST0心理学空间mR'b:^ B{6p

我是一个实验心理学家, 这个问题是我们实验室 长久以致力解决的问题。 我们计划设计一个实验, 能够使我们挑战 人们对自己的认知, 不论看起来他们多么的认同自己。 但是欺骗人们的思想是困难的。 于是我们转向专业人员。 魔术师。 他们很善于创造 一个自由选择的幻觉。 当他们说:“选张卡片,任意一张“, 你能知道就是你的选择不再随意。 因此我们和一组瑞典的魔术师, 来了几轮精彩的头脑风暴, 他们帮我们想出了一些方法, 能够让我们操控人们选择的结果。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知道 人们何时对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 甚至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现在给你播放一段短片 来演示这种操控。 这相当简单。 参与者要做出选择, 但我最终会给出 与他们的选择相反的结果。 到时我们想看的是: 他们的反应如何,他们怎么说。 这很简单,但是要看你 能不能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拍摄的都是真实的参与者, 他们对幕后的一切毫不知情。心理学空间 s nAs].DDy

{M7G{9w,g[0J002:07

+jQ7H!f2uR I0

Dx1Z:G _KIi0(短片)培特·乔纳森: 嗨,我的名字是培特。心理学空间/Q5WeLe }vT

Gxyi$I9?)D002:08

K n-~4Y4]} `_0

LqTJ/Jgd0女士:嗨,我是贝卡。

0uzk ~a \8Z d4A MBN0

R%Qiu!ByV002:09

O T9s$bx)O-sQz5G0

6{Jr+p)K {l,E0培特:我要给你看像这样的图片。 然后你要决定哪一张最吸引你。

|4efC w.x!wdL0

?c9L0O;`6Fo&V_002:15心理学空间7d\4@(e+s{0A

心理学空间z R8j$sdK

贝卡:好的。

X"A o(s;S!H Xwa!Y0心理学空间-i \DxKG#oA

02:16

0YnO-aB@z3G W0心理学空间 U!a Ra`(YH

培特:然后我还会问你 为什么你喜欢那张脸。

`8e5wB/H1\*M0心理学空间kQ@4rZ

02:19

g$If i;@$o5f0

3M$j.cF1E7@p+lfH0贝卡:好的。

r tFw|3n,gT4f0心理学空间*?!O5r?I4?

02:20心理学空间`M,T#j?#v'p

}.Q,e1NY[X'Z0培特:准备好了吗? 贝卡:好了。

:VU3{o)A4vd}0心理学空间2vP8cOXg

02:31

!v I)r3Iw.}#rpv0

#S9N'uKS0培特:为什么你喜欢那一张?心理学空间N]Ux%|k

;\ c*](y$S.E9s(qo002:32心理学空间a1o A/L1^R#H]

心理学空间9MX UN1VQ ^

贝卡:笑容,我认为。心理学空间~~ n:j i M1~$B

E.g[`"I002:34

(O3q-\J(Lb%UV,M0

)g%W\+d3C6Q$FK3_0彼得:笑容。心理学空间W1xry-o6@&b5?

k&c)G.@+c ^b002:40心理学空间D:o$S[o5tR^M

8j8H Dp7TZ0男士:左边的那张。 这张恰巧使我很着迷。 很有趣的拍照。 我是摄影师,比较喜欢 它展现光线与容貌的方式。

!iH8WqUI(d M0

M8v[$bf-_;T;O002:54

Dt:_h6t!Kvj0心理学空间/dR)Tl3I9j

(旁白)培特: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心理学空间EL3Al'FJ2{n3}(O

0Q3fy3s w$j%iB5t@G002:58

8O/u:M;lX0心理学空间m$B0O(uoF y{H

(短片)女士1: 这一张。心理学空间'g1]?8F~^B5l;H

9Mb3Q {8v+K'n%@003:04心理学空间i8g gE`NHxQ

t6V,Rj8|C6G0(旁白)培特:他们拿到的是 之前没有选的那张照片。 让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心理学空间F.?6gP#X R/baf#D"n0L

心理学空间{5pR2fF\

03:16

F'ow9vH0心理学空间(I [hEy

(短片)女士2: 嗯。。。 我认为他看起来 比另一个人无辜些。

8Cj.a,JpFZH~0

y Zds6C/aV003:33

I$X;O^Snr5s7]0心理学空间iEt S7aNmGS

男士:左边的这位。 我喜欢它的笑容, 还有她鼻子和脸的轮廓。 有点儿意思, 还有她的头发。

o)CB"cg0

9L'gg(vh(rSd003:48

+w6E {x-G7?&O:Y"m0

/B4Uj%I ~"H0女士3:这一张。 我喜欢这种得意的笑容。心理学空间%|"m&[C2K` f$x}

L$q%l7Q}9~ K_003:53心理学空间7N4L w)\6SI

"@^l4DYW-e1R0培特:你比较喜欢得意的表情?

1Kjq){(Y/L0

3iFv$` edG003:57心理学空间5?5M*P/A2rBs[0Y

心理学空间o'^\-Y,p3hh

(观众笑声)

*G}1]n6[$W0

Z/V.} u?V(y6?004:00心理学空间Zm'}.]:x8?M

心理学空间NV(~+S[k/qI

女士3:这一张。

y`c eW)^6S| mH0

~!eK1G!Hb7_004:03心理学空间$y7]*sjv u,~9o~

A%m4Y9LC]4ai-R0彼得:你为什么选这张?心理学空间)N`V6T$g gk

:hd5u&^(B9H:zV004:05心理学空间P7b~S%gA(QOZ

心理学空间o ~xD'UD!]d G

女士3:我不知道,他看起来 有点儿像霍比特人。

.k__h)i;]V0

&dTe1})b B4bmg004:08

sk lW ?|'iw'N,VU8H$hZ0心理学空间}-mOA f A

(观众笑声)

x\K { MbR `p0心理学空间:^)c!hz8c7M5h6\'^

04:10心理学空间QR$n8ML

心理学空间;e%fv7_^!_4U

(旁白)培特: 当我告诉他们 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后, 会发生什么事呢? (短片)是的,就是这些。 我还要问一些问题。心理学空间7E#}!Y6V$ne

心理学空间/k5ubX4mY Ou

04:17

i1^NU x/l9z]#F8w0

.L`5W'Yg.[b0男士:当然。心理学空间Zw G[N9n

~'t!xLT9Jv004:18心理学空间~4G{'o,D t

,x;tj#P K:Z:r2FU+|0培特:你觉得这实验怎么样, 感觉容易还是难?

j%NsCS [?0

l&Ax)xg-U0E r004:21

6g8c#y'e0k7p0心理学空间jGd5|.y%K

男士:容易。

S0p%rI(hi x-K+IW0心理学空间 S`*ag)V7f4dMO

04:24心理学空间5l,e0{:Pk){!S

z f ffjL7{0培特:在实验当中, 我其实将照片偷换了三次。 你有注意到什么了吗?心理学空间 O4r'U7_nT%~.K+Pk|.O

#g+R!D,z9t_004:30心理学空间0S+]'~-E5`A

心理学空间)qnu I9~D!Xs8n

男士:不,我没有注意到什么。

ns4N v4uH"H3CI} ]0心理学空间&D?Z!v Dht

04:32心理学空间 TR+Oj2e/L)n'Q]

心理学空间4\E.]O&Ye\/R2b-`

培特:一点都没有吗? 男士:没有。 换照片是怎么回事。。。

F:m?^U7|;^z0心理学空间n5U9JhjN F

04:35心理学空间6t]|X5DpT

4JA O2Jx+q0培特:就是你选了其中的一张, 而我给你的是另外一张。心理学空间.Izi@'J

)qG){/C3s&[oK004:39心理学空间,R;j[:m0cf

N v5nL,@ xT0男士:相反的那张, 好的,当你—— 不,这是展示我的 注意力持续时间多长。

$C8_0d {Gw5t0r Yp0心理学空间 `|-~x"h%Rh

04:43心理学空间CP{ J+}6};pC}

心理学空间[,zDH1SW,rgY

(观众笑声)心理学空间.bL9|6e0a*L;jedx

W-M5}.`P004:46心理学空间;a;G*~Rg:H

I*Fnj!sO ]0培特:在实验进行当中, 你有注意到 我有几次偷换了照片了吗?

aSd t2JL3a0心理学空间Lmd6` ]

04:52

i*hJ Ve,Ri r0

SX'rSNf0女士2:不,我没有注意到。心理学空间$Rq(PN6m

-p |P$G7Sm}2[004:54

txO9` B%s9q2f*@,hk0心理学空间O;id d2HZm S

培特:你指的一张,但是 我给你的却是另外一张。 没有发现吗?

:U'TAO.j2S0

/E n$`(F+D004:59

NzeWxg)R0心理学空间3h'] ]qUhWT

女士2:没有。

e6J9_({:s"qo.Q'P3n0心理学空间{~S}%DC [0T

05:01

Q+V ?H*W5B0

2xG@o+y'm!e Q0女士2:我没有注意到。

Y"Fk ^T;yI l8H0心理学空间"m}x M Ol

05:02

ja-A"G O.F0心理学空间j/S:MdD

(笑声)心理学空间%hc`'~x5A

心理学空间B(i#o R6o,fr2G

05:04心理学空间oB&J5Q8ix&^

心理学空间$i WC ?|*t9?

培特:谢谢。

/A4x4UGU!I0心理学空间WU,|5L MKv

05:05

wX7A?a2M2xvyrYt$I0心理学空间 r0G7x3tV9r7xk

女士2:谢谢。 (短片结束)

bsfI({mz0

P+}1v;R*heGk005:07心理学空间 w5z'jxqq

心理学空间4fME._\p.^#\Qk

培特:那么你现在大概能猜到了, 骗术就是,我每只手里 都拿了两张牌, 当我把背面那张牌推过去的时候, 黑色那张原本被选的牌就在 黑色桌面的映衬下消失,被我藏起来了。 像这样使用照片, 通常有不到20%的 参与者会发现这些骗局。 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的, 最后我向他们解释 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他们都非常的惊讶并且通常 拒绝相信其中有诈。 这就表明,这种效应 是十分强烈而又真实的。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对 “自知之明”感兴趣的话。 最有趣的部分是: 他们会如何解释 自己所作出的选择?

.g@7L J3vA0

P%a0jN*k#t { h005:46心理学空间 Q.[ o4z3J.o"~

ukkv7}0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关于 这个实验当中口头报告的分析。 这张图表明, 如果你将有骗局的那组的说辞 和没有骗局的那组相比较, 你会发现,他们对自己 正常选择的解释 和经过操控后的解释是 非常相似的。 他们都同样的情绪化,目标明确, 并且他们表达的 肯定程度也处于同一水平。心理学空间v-cb8~k`Jv/C8t

心理学空间3iJ ^ P h;A8v_'j

06:15心理学空间I!V rhN#g_Q

kOP#E-p i0从这个实验中得到的 强有力的结论是, 如果在真正的选择和 被操控的选择之间没有差异的话, 或许我们一直都在编造理由。心理学空间;rn\yf7_

(f Q0q1_#r%}006:26

-pi/oA'~,YU;g0心理学空间0R&@bD%h9Oo*o

但是我们也做过研究, 尝试将实际的面容 与和他们的描述相匹配。 然后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男性参与者,他偏好左面的女人, 但结果他却是选的右边的那位。 然后,他给出的解释是: “她明艳动人, 我宁可在酒吧碰到是她 而不是另外一位。 并且我喜欢这耳环。“ 但开始不管是什么理由 让他选择了左边的女人, 耳环肯定不是其中一个, 因为,右边的女人才戴耳环。 这明显是一个“事后构建”的例子。 因此,他们只是后来 才对作出的选择进行解释。心理学空间A0_-_ lr9?

心理学空间 Q&aoE3o*B.I

07:05心理学空间 ZJ2b5p.p

Iw"`6P.mVF0那么这个实验表明,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 自己的选择被调换了, 我们会立即开始用 另外一种方式来解释。 我们还发现 参与者会渐渐喜欢上另外那个, 他们被引导,从而相信 那就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我们再让他们做出一次选择, 他们就会选择曾经 被他们拒绝掉的那个。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选择盲目性”效应。 并且我们做了很多不同的研究—— 我们在消费者选择上做过实验, 建立在味觉和嗅觉上的实验, 甚至还有推理问题。心理学空间:KD!l!G G/P T!w

"[0]f;X4b2^ W8L;j;S007:41心理学空间U d7Q` ~[a*G

%Pw'mL_n0但你们都想知道的是, 这个现象能否适用于更复杂, 更有意义的选择上呢? 比如那些关注于 道德和政治的问题。心理学空间9g.j3WE;^/e `o

心理学空间&i2SOy*v](|0s @

07:52心理学空间tzU2e8^F \D

?"@s,l3s/eyI@0下一个实验需要一些背景知识。 在瑞典,国家的政治事务是 由左翼和右翼的联合政府主导。 投票人可能会在每个联盟中的 两党之间有一点点犹疑, 但在不同的联盟之间 就没有那么多犹疑。 在每次选举之前, 报纸或投票机构, 合起来拿出一个所谓的 “选举指南”, 这个包含了一系列的具有 分化性的问题, 用来分离开两个联盟。 那些议题包括, 比如燃油费是否要增加, 或者,父母是否应该平均 享用那个13个月的产假, 以便增加性别平等的机会。

7A MY'pxf)G&W*~0心理学空间"IC1u1Z3[v2aD N

08:42

&G'Lz|5UY%x8h F1y0心理学空间#W {/C,S9ory\y2y}

在瑞典最后一次选举之前,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选举指南。 我们走到街上去问路人, 问他们是否愿意 做一个快速的政治调查问卷。 首先,我们让他们在两个联盟 之间说出他们的选举倾向。 然后让他们回答这12个问题。 他们会写出他们的答案, 然后我会让他们来讨论, 好,为什么你认为要增加燃油税? 我们接着把问题都问完。 然后我们用涂有颜色的模版 记录他们的总分数。 因此,这个人将会有1,2,3,4 5,6,7,8, 9分记在左边。 因此,基本上他会倾向于左翼。 最后,我们再让他们填写投票意向。

!BX k4cbgw0心理学空间0W4r3}Plqm~F

09:36心理学空间3H w` {H$~

心理学空间0L!PZ sh Z'M[X9Z/h

当然,这里也有诈。 首先,我们找到一些路人, 询问他们的投票意向, 然后当他们填写的时候, 我们会填写一份相反的答案, 并放在写字板的下方。 然后,当我们拿到填好的问卷时, 会直接把它粘到参与者 自己的答案上面。 于是乎,它不见了。 然后,我们会再问他们这几个问题: 这里你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然后他们会陈述理由, 同时,我们还会算他们的总分。 最后,他们还会再次陈述 自己的投票意向。心理学空间 PKk O5hTt

心理学空间LG^7v7j$r/[ Q

10:29心理学空间'sj.p9U!?)Jut

]%~ o]T0那么,我们首先了解到的是, 这些小把戏很少会被揭穿。 即便被发现,他们也不会觉得, "好吧,你肯定是换掉了我的答案,“ 更可能是这样, “好吧,我第一次读题目的时候 一定是误解它了。 我可以换回答案吗?“ 即便部分被篡改的答案 被改回来了, 总的来说,大部分还是被忽略了。 我们成功替换了90%参与者的答案, 从左翼到右翼,从右翼到左翼, 他们整个的概述。

U/C}mf? TB0

$R b9u'm0X-G q'C I011:02心理学空间E?o Dr:x+Q7J

,nG3^/qf sE#H4r0当他们被问及为什么会 选择这个答案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比起面部测试 更有趣的口头报告。 人们这样说,我读给你们听。 他们说:“ 政府大规模针对 电子邮件和网络系统的监管 应当是被允许的,这意味着 可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组织。“ “那么在一定程度上 你是同意这一陈述的。” “是的”。 “那么,这里你给的理由是什么?” “嗯,鉴于打击国际犯罪 和恐怖主义是非常困难的, 我想那应该就是 可以采用的工具。” 然后有个人记起早上的 报纸上有一段论述。 “就像早上报纸讲的那样, 据说,他们能够监听到从狱中 打进打出的电话, 比如是否有黑帮头目想在狱中 继续从事他的犯罪活动。 我认为不可思议的是, 我们有希望 阻止此类事情发生, 但是却没有足够的 能力做到这一点。“ 最后还有一段犹豫不决的说辞: “我不喜欢他们介入到 我做的任何事情中, 但我还是认为这是长久之计。“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人刚刚 参加了那个盲选实验, 我想你不会质疑 这就是那个人的真实态度。心理学空间@0eOJt-R

心理学空间V#Mo fS-j

12:17

_ej`L,wW8|0心理学空间#m A_pZ

那么最后的投票意向是怎样呢? 我们发现,人的思想也明显 受到了问卷的影响。 我们有10个参与者 从左翼转到右翼, 右翼换到左翼。 还有另外19个人的投票意向从 明确变到不明确。 有些人的投票意向由不明确 转向明确。 还有很多参与者从头到尾都不确定。 这个数字很有意思, 因为,你若去看 民意调查机构的说法, 越接近大选时, 还能够受到影响的人, 就是那些犹豫不决的人。 但是,我们的试验表明 有相当一部分人 实际上还会考虑转变他们的态度。心理学空间0Se8RV+]7h y?Z

fYk [O^){#L%~I013:01心理学空间 bP5NQ9KTE

n)VQ3V.\y3G0在这里我还想指出的是,当然 你会被禁止在大选之前 使用这项手段来 改变人们的投票意向。 之后我们还很清楚地告诉了他们, 我们给他们改回原来 他们所想的答案的机会。 但是这个试验表明, 如果你可以让这些人们 看到与他们相对的观点,并且 让他们仔细斟酌自己的想法, 那就可以使他们改变他们的观点。 好的。心理学空间I*s.^2G5l

{9g"`*aC013:32

vd"A*ifC0

s5~!~$S+j&k1\0那么这一切都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 那些我们所谓的自知之明 其实是我们的自我诠释。 我明白我做了一个选择, 而当我被问起为什么时, 我仅仅是想让我的解释 听起来尽可能的合理。 但是我们迅速并且很容易地 完成了这一过程, 就是我们会误以为 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因为这仅仅是一种诠释, 当然我们时常会犯错误。 当我们尝试去理解他人时, 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犯错误。 当你问别人“为什么”的 问题时要小心, 因为将会发生的事是, 如果你问他们, “为什么你会支持这个主张?” “你为什么从事这份工作, 或持续这段感情?“ 其实你已经建立了一种态度, 这种态度在你问 这个问题之前并不存在。心理学空间gv L(Qb)~;lG(g5m

6QV!dwDFp.U014:33心理学空间:e+a\,A P4]

eEJo#f:RQ6Az0当然这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也很重要, 或可能很重要。 比如你设计了一样东西, 然后问人们, “你为什么说它好,或者坏?” 或者如果你是一个记者, 你问一个政治家,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或者你就是一个政治家, 并且尝试解释做出 某一决定的原因。

wJ m"F/jIY~0

2Y{d#k?.Z4a014:54心理学空间!FCO!W;C/t,T t pc!F

心理学空间Oas:sbs*j AlojR

这一切看起来会有些让人不安。 但是如果你从一个 正面的角度来看, 这可能就表明, 好吧,我们实际上比 自己想的要更灵活些。 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想法。 我们的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并且我们也可以 改变其他人的想法, 只要让他们深入讨论问题, 并从对立的角度来看。 在我个人的生活中, 自从我开始这个实验—— 我和我的合作者, 我们一直遵守一项原则, 就是你可以反悔。 就像我说的, 一年前我喜欢的东西, 并不意味着我现在还要喜欢它。 摆脱对维持一致性的需要, 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解脱,并且 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经营人际关系。 总之,结论就是:

/W^\ bC/k.Q$I0

7L7PrSb5D{015:44心理学空间&\^ p8k:^@Q.`9x y

心理学空间 [(^WH1e:I5I

要明白你不懂你自己。 或者,至少不像 你想的那么了解自己。 谢谢。心理学空间D?1@/H \M

心理学空间,y/q Ejv8y1P

15:51

0|1Dv)Pf/`~D0

2xr6?Z.v0(鼓掌)心理学空间1uzD9Y [/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0000

«TED 乐观的偏见 by Tali Sharot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慈悲心的演化 Robert W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