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作者: Petter Johansson / 713次阅读 时间: 2018年8月10日
来源: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心理学空间%Fhxo xJ

#muv:c-V-@/GQ0

4v{"k@9o0o000:00

9V Nn?c1\Kz Uy0

%h M,D6Q l5T%m fC@5W0为什么你认为富人就要多交税? 你为什么要买最新的 (苹果手机)iphone? 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现在的伴侣? 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 投了唐纳德·特朗普的票?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oa+Ffr{0心理学空间#]'N)l7~O7fusJ

00:16

u#TqZT0

-B"Ale h0我们一直都问这些问题, 并且也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也会被问到这些问题, 也希望自己知道答案, 能够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但是我们真的知道为什么吗? 当你说你喜欢乔治·克鲁尼 多过汤姆·克鲁斯, 是因为你觉得 前者更关注环境问题, 那是真的吗? 你能够诚心诚意的相信 那就是驱使你做出选择的原因, 但是对于我来说, 这其中还是遗漏了一些东西。 事实表明,由于 主观臆断的自然属性, 很难证明人们自己会 对自己有错误的认知。

$f\hD%Y#B0心理学空间 zrDDvlA

00:54心理学空间Jr]-nu8Mm:w&a

心理学空间 O^0J&U~S'q&O9z'e

我是一个实验心理学家, 这个问题是我们实验室 长久以致力解决的问题。 我们计划设计一个实验, 能够使我们挑战 人们对自己的认知, 不论看起来他们多么的认同自己。 但是欺骗人们的思想是困难的。 于是我们转向专业人员。 魔术师。 他们很善于创造 一个自由选择的幻觉。 当他们说:“选张卡片,任意一张“, 你能知道就是你的选择不再随意。 因此我们和一组瑞典的魔术师, 来了几轮精彩的头脑风暴, 他们帮我们想出了一些方法, 能够让我们操控人们选择的结果。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知道 人们何时对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 甚至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现在给你播放一段短片 来演示这种操控。 这相当简单。 参与者要做出选择, 但我最终会给出 与他们的选择相反的结果。 到时我们想看的是: 他们的反应如何,他们怎么说。 这很简单,但是要看你 能不能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拍摄的都是真实的参与者, 他们对幕后的一切毫不知情。心理学空间&a{]%L2@

ZX1t2O9w:x#p U;j4R\a002:07

_)u?)p5{$r)O0

(W6b"G%~3y^0(短片)培特·乔纳森: 嗨,我的名字是培特。

CTn-[;^1d/D/u0

xbi;P6aA%d2tkN002:08

Jl$[UqGw?0

r*D+h,ES4G0女士:嗨,我是贝卡。

k1ru'b0Zj*a(AU0心理学空间z-HC(gt&`]g

02:09

!B+o!`\whBzh0

;`*DF"R3~e[P6`:a$J0培特:我要给你看像这样的图片。 然后你要决定哪一张最吸引你。

;BR-B5{8d%@8s"l0

EiG%A9oM2o002:15

N6{0^,Y$n ?7l0I[Z0

7zGk3Qz(P&{ pQF8D1g0贝卡:好的。

,q'Kt&PM"m`f0

]8?"[$c3O002:16

:n:K*~Xm M0\ G0

h j#IT)g0培特:然后我还会问你 为什么你喜欢那张脸。心理学空间6k;fA)@-|7@

心理学空间0D @t u1CO

02:19心理学空间/a!y4w6pB[L J8G

心理学空间r+v1J4F4P(K(@'Qh`z

贝卡:好的。

e&YS Iw(x7m0心理学空间Nv%G ^/KL7d

02:20心理学空间'GEv`[ l"azV,E

JM.r-I s A1CK*W d0培特:准备好了吗? 贝卡:好了。

/z;t^9zS0P%R-h2f&I0心理学空间7o P&CQ"h+OG

02:31

r6wL1}o4[-Y(GS8Ng0心理学空间`6c:| ? l

培特:为什么你喜欢那一张?

3Cwn*IW~b'L;Z0心理学空间qu$b.zj~

02:32心理学空间#u/O+~pq%a5D%L,E

C1^ B&Ul y0贝卡:笑容,我认为。心理学空间F1Rn+v/Row

7L.w UoQZ002:34心理学空间e1P.} URs.G

心理学空间[E7p CJV/FDg

彼得:笑容。

V};sQZ(xc~?0心理学空间P)rby&p

02:40心理学空间;DPW Kg

心理学空间4bnl Q-G zuL"H

男士:左边的那张。 这张恰巧使我很着迷。 很有趣的拍照。 我是摄影师,比较喜欢 它展现光线与容貌的方式。心理学空间$v/V nb k4O

心理学空间d4t%k q-}Pv~^2?

02:54

H%B%D7C%|D0

/J%tg]?_AA0(旁白)培特: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心理学空间}9x-L'U;| ^jM.n4]

心理学空间FO+jD}f7A&R K6T x

02:58心理学空间(A9NAk u [

1u6T1?,eZ;e:gI\0(短片)女士1: 这一张。

Nz1Q:U V.OHyU0心理学空间 Hw\"W2Y0uie'{ d

03:04心理学空间5zqB?B q

:B3|S Z3?0(旁白)培特:他们拿到的是 之前没有选的那张照片。 让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心理学空间6HkW'}#H_7G

5z8Y"D f&]Y;b003:16心理学空间VR:LU%[(p\R1a

心理学空间%jg!p!n#uOC

(短片)女士2: 嗯。。。 我认为他看起来 比另一个人无辜些。心理学空间/]8ld7J3lWX

3^r'~5\Lu jyoc6M5`003:33心理学空间CV1p/Oz;[

bg8MfeUv%v7^0男士:左边的这位。 我喜欢它的笑容, 还有她鼻子和脸的轮廓。 有点儿意思, 还有她的头发。

jd7E'N rS4O } j+@0心理学空间qSBxY eI x

03:48

8]|F$z1GY2xQ6R ld6PA+h0心理学空间9NDI|)]/KUs

女士3:这一张。 我喜欢这种得意的笑容。心理学空间5P1t;AJ;fw;EI5O"L%i

-k _+j2QRk%y003:53心理学空间t&U:Y8m$k:\`N?3x

QH9v5^`T'A5MHYL0培特:你比较喜欢得意的表情?心理学空间,N XOr]w+p,id

心理学空间9}5U!v#|,p7y\

03:57心理学空间4s8M1Xc\Q+L

心理学空间hcNHt;g B Y!i

(观众笑声)

I~gQ QH!V6r]q0心理学空间`8D)W2Z)] VY

04:00

8R Y]WN B{2`8JK0

y"ul.?!u2_0女士3:这一张。心理学空间J;{%iiQ2S

*Q%V?pk;B7w}004:03心理学空间#E_,`[C6q hy

心理学空间~v1G `5V"ES7nH

彼得:你为什么选这张?心理学空间MeOX3}m

心理学空间r {r^.U9hJqC

04:05

)A,dX W{"n(y AY0

BMGy\'Is0女士3:我不知道,他看起来 有点儿像霍比特人。

ccJ(|7?0心理学空间:gkj PSP._ D8_ p

04:08

b3}2_xR0心理学空间^*?+g1oGMyZ:w

(观众笑声)

};~h;l1X|9@l%l C0心理学空间"{"n5E:k$iWF

04:10心理学空间RHE!H6T

心理学空间%_T} A(tfR ^9f

(旁白)培特: 当我告诉他们 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后, 会发生什么事呢? (短片)是的,就是这些。 我还要问一些问题。

0b`f&j os]]-X7k,],i`0心理学空间h*o wYh2F'~k T!F

04:17

4M aj6T-h+E0

L yT wbE0男士:当然。心理学空间Y|"_0?7zr`3Q

心理学空间 |~S$a3pBs:y2I!_#M/T

04:18心理学空间$YX/eE Ie-okb t

];G;jCa|w0培特:你觉得这实验怎么样, 感觉容易还是难?

dq\h1C.O _/h0

A0p/r ?'x004:21心理学空间0k'}2p,@q

'zyJSAL-?0男士:容易。

W6s w2c8s0心理学空间w AHNo)v j*V

04:24

qs+c)D.B_"y0

^3Mtu6r8u%Zh0培特:在实验当中, 我其实将照片偷换了三次。 你有注意到什么了吗?

eq%_}xEVn0心理学空间?5\&] ^ A1Z

04:30心理学空间/m E Q'E\X2t'ib.\9^ n

#Jzx D [8Zl/u,v0男士:不,我没有注意到什么。

x.A%o0cub0

YyQ;Xj [.}004:32

d+zb1A-MYRat|0

U;l.n\8P`x)N0培特:一点都没有吗? 男士:没有。 换照片是怎么回事。。。

m RWd] q z'X0

,V^e"kf#u004:35心理学空间9T nF$?|%e1|A)u @g

+o,_ N:c4o2O/q0培特:就是你选了其中的一张, 而我给你的是另外一张。心理学空间 dc8`Sji0d9V

)^+Q tL$OU004:39

jZ6zp;K/_c-Z,Q0心理学空间PBn-U V7I e8|(hc

男士:相反的那张, 好的,当你—— 不,这是展示我的 注意力持续时间多长。心理学空间'?o~M!p&K

心理学空间&fj!n+cq*Q7?)f ~ To

04:43

h[$[E(\,W7^r+]h0心理学空间Qm [b3@8awY5H

(观众笑声)

3y}JR8P0HD5t0心理学空间FX [6{.^7Z6Rr |

04:46

#VS1~y![0心理学空间RhV)c5wz/s;s

培特:在实验进行当中, 你有注意到 我有几次偷换了照片了吗?心理学空间xx V8z)nYO_)o

,q'XHk[Pj004:52心理学空间%I3u[{a%P}I}

心理学空间S R.CSa\zW

女士2:不,我没有注意到。心理学空间 `ict,GMN

ji1H#i1@%V8fm004:54

|!}kI(t |j|0心理学空间;ATOpU

培特:你指的一张,但是 我给你的却是另外一张。 没有发现吗?心理学空间5M9Je n-UKmT)V

PCD4sJ,Cqu5a%EXb004:59心理学空间.cvevW/i`2X qw

o Oy [Z v0女士2:没有。

@:g#Z4a_|0心理学空间 IR:PejnO6S|

05:01

Y UFPV0

}8J"oHh&E;v'eX0女士2:我没有注意到。心理学空间-_:K8q }O

心理学空间&\s PW@#S Eo,Lq&y

05:02心理学空间pD4`D#Kk"c$xC

_ Ye;Jhh e0(笑声)心理学空间[t v.~o)C.E

^*D j3k k7E.gg005:04心理学空间cq%n6Ec

心理学空间QG!p!z-L

培特:谢谢。

wqK ?d4q8H0

N@VWOvI5c3j005:05心理学空间7Y%~r ^)C+D9P r

`cnegEM/T0女士2:谢谢。 (短片结束)

,x}|)F,Su5v-Z0

Cm"?0M9Bp I+i HV005:07心理学空间9w)m/Df;t6~

心理学空间2Ot \:eV!`

培特:那么你现在大概能猜到了, 骗术就是,我每只手里 都拿了两张牌, 当我把背面那张牌推过去的时候, 黑色那张原本被选的牌就在 黑色桌面的映衬下消失,被我藏起来了。 像这样使用照片, 通常有不到20%的 参与者会发现这些骗局。 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的, 最后我向他们解释 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他们都非常的惊讶并且通常 拒绝相信其中有诈。 这就表明,这种效应 是十分强烈而又真实的。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对 “自知之明”感兴趣的话。 最有趣的部分是: 他们会如何解释 自己所作出的选择?

{vc1@%`5h p{0心理学空间OBrg$K9XI

05:46

8pzo1D8i0

+s_o4`*y}0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关于 这个实验当中口头报告的分析。 这张图表明, 如果你将有骗局的那组的说辞 和没有骗局的那组相比较, 你会发现,他们对自己 正常选择的解释 和经过操控后的解释是 非常相似的。 他们都同样的情绪化,目标明确, 并且他们表达的 肯定程度也处于同一水平。心理学空间1M9t?8|I8b{7L

心理学空间.Y|"O efG2u^

06:15

,sx$FBi"R0

6N7v9sbN wV-GzA c0从这个实验中得到的 强有力的结论是, 如果在真正的选择和 被操控的选择之间没有差异的话, 或许我们一直都在编造理由。心理学空间.mb*bqor0X_ @

(Y5Y5]@7L006:26

!Ig cH0r e$ax0心理学空间Gc ptGhi

但是我们也做过研究, 尝试将实际的面容 与和他们的描述相匹配。 然后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男性参与者,他偏好左面的女人, 但结果他却是选的右边的那位。 然后,他给出的解释是: “她明艳动人, 我宁可在酒吧碰到是她 而不是另外一位。 并且我喜欢这耳环。“ 但开始不管是什么理由 让他选择了左边的女人, 耳环肯定不是其中一个, 因为,右边的女人才戴耳环。 这明显是一个“事后构建”的例子。 因此,他们只是后来 才对作出的选择进行解释。心理学空间&D%fwKOH

心理学空间g;`)P a`

07:05心理学空间 Y"b"_.F*N&H

心理学空间1U4J6D-NX(Q%B

那么这个实验表明,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 自己的选择被调换了, 我们会立即开始用 另外一种方式来解释。 我们还发现 参与者会渐渐喜欢上另外那个, 他们被引导,从而相信 那就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我们再让他们做出一次选择, 他们就会选择曾经 被他们拒绝掉的那个。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选择盲目性”效应。 并且我们做了很多不同的研究—— 我们在消费者选择上做过实验, 建立在味觉和嗅觉上的实验, 甚至还有推理问题。心理学空间2m/vFg`i

心理学空间f,fA2y PK&^Oq

07:41心理学空间9R/iL&^,p j9H;[(I m:x

6gm&BN!IU,]0但你们都想知道的是, 这个现象能否适用于更复杂, 更有意义的选择上呢? 比如那些关注于 道德和政治的问题。心理学空间c(KCD-x_yv

心理学空间e;cqY2z4g

07:52心理学空间3A&J5B+hj;\%[&G m

心理学空间jjl#u"Lic&N

下一个实验需要一些背景知识。 在瑞典,国家的政治事务是 由左翼和右翼的联合政府主导。 投票人可能会在每个联盟中的 两党之间有一点点犹疑, 但在不同的联盟之间 就没有那么多犹疑。 在每次选举之前, 报纸或投票机构, 合起来拿出一个所谓的 “选举指南”, 这个包含了一系列的具有 分化性的问题, 用来分离开两个联盟。 那些议题包括, 比如燃油费是否要增加, 或者,父母是否应该平均 享用那个13个月的产假, 以便增加性别平等的机会。心理学空间s5L6[S4OG8EW

心理学空间U8H@$Gn3TGA

08:42心理学空间-gap2h{*X

^1O I4nmQEh0在瑞典最后一次选举之前,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选举指南。 我们走到街上去问路人, 问他们是否愿意 做一个快速的政治调查问卷。 首先,我们让他们在两个联盟 之间说出他们的选举倾向。 然后让他们回答这12个问题。 他们会写出他们的答案, 然后我会让他们来讨论, 好,为什么你认为要增加燃油税? 我们接着把问题都问完。 然后我们用涂有颜色的模版 记录他们的总分数。 因此,这个人将会有1,2,3,4 5,6,7,8, 9分记在左边。 因此,基本上他会倾向于左翼。 最后,我们再让他们填写投票意向。心理学空间r;n.Mk j

心理学空间1|#w!vn!W*d9uUr2h9J

09:36

$JkPE$mU:c+QQ+_0|0心理学空间Ku~%r.}HG"A

当然,这里也有诈。 首先,我们找到一些路人, 询问他们的投票意向, 然后当他们填写的时候, 我们会填写一份相反的答案, 并放在写字板的下方。 然后,当我们拿到填好的问卷时, 会直接把它粘到参与者 自己的答案上面。 于是乎,它不见了。 然后,我们会再问他们这几个问题: 这里你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然后他们会陈述理由, 同时,我们还会算他们的总分。 最后,他们还会再次陈述 自己的投票意向。心理学空间(xb c]{2S

心理学空间@w,hV3h(R

10:29心理学空间;}3L Nu*C]G i E

&r8R T,Kv.`}0D0那么,我们首先了解到的是, 这些小把戏很少会被揭穿。 即便被发现,他们也不会觉得, "好吧,你肯定是换掉了我的答案,“ 更可能是这样, “好吧,我第一次读题目的时候 一定是误解它了。 我可以换回答案吗?“ 即便部分被篡改的答案 被改回来了, 总的来说,大部分还是被忽略了。 我们成功替换了90%参与者的答案, 从左翼到右翼,从右翼到左翼, 他们整个的概述。心理学空间uc3wiOExt+b(@z

6MjkYX wT011:02心理学空间+V]qIp4bUf

心理学空间3Y\moD-fz

当他们被问及为什么会 选择这个答案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比起面部测试 更有趣的口头报告。 人们这样说,我读给你们听。 他们说:“ 政府大规模针对 电子邮件和网络系统的监管 应当是被允许的,这意味着 可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组织。“ “那么在一定程度上 你是同意这一陈述的。” “是的”。 “那么,这里你给的理由是什么?” “嗯,鉴于打击国际犯罪 和恐怖主义是非常困难的, 我想那应该就是 可以采用的工具。” 然后有个人记起早上的 报纸上有一段论述。 “就像早上报纸讲的那样, 据说,他们能够监听到从狱中 打进打出的电话, 比如是否有黑帮头目想在狱中 继续从事他的犯罪活动。 我认为不可思议的是, 我们有希望 阻止此类事情发生, 但是却没有足够的 能力做到这一点。“ 最后还有一段犹豫不决的说辞: “我不喜欢他们介入到 我做的任何事情中, 但我还是认为这是长久之计。“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人刚刚 参加了那个盲选实验, 我想你不会质疑 这就是那个人的真实态度。

c%n G$aUtr0

X0W;H&c.L$GK+`]012:17心理学空间J8f;?,D;X@G!l

心理学空间3rC.R@#Y

那么最后的投票意向是怎样呢? 我们发现,人的思想也明显 受到了问卷的影响。 我们有10个参与者 从左翼转到右翼, 右翼换到左翼。 还有另外19个人的投票意向从 明确变到不明确。 有些人的投票意向由不明确 转向明确。 还有很多参与者从头到尾都不确定。 这个数字很有意思, 因为,你若去看 民意调查机构的说法, 越接近大选时, 还能够受到影响的人, 就是那些犹豫不决的人。 但是,我们的试验表明 有相当一部分人 实际上还会考虑转变他们的态度。

.q1^tr's u t0心理学空间APE(\7?Y

13:01心理学空间4{8A1D'Ad[$h?

.a}Dz9e@%?M:n0在这里我还想指出的是,当然 你会被禁止在大选之前 使用这项手段来 改变人们的投票意向。 之后我们还很清楚地告诉了他们, 我们给他们改回原来 他们所想的答案的机会。 但是这个试验表明, 如果你可以让这些人们 看到与他们相对的观点,并且 让他们仔细斟酌自己的想法, 那就可以使他们改变他们的观点。 好的。

?~(kf\S2IC HR"T0心理学空间P j5X`qC

13:32心理学空间2~8[a] M*R

心理学空间8p{\_NG^ ZA ^F

那么这一切都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 那些我们所谓的自知之明 其实是我们的自我诠释。 我明白我做了一个选择, 而当我被问起为什么时, 我仅仅是想让我的解释 听起来尽可能的合理。 但是我们迅速并且很容易地 完成了这一过程, 就是我们会误以为 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因为这仅仅是一种诠释, 当然我们时常会犯错误。 当我们尝试去理解他人时, 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犯错误。 当你问别人“为什么”的 问题时要小心, 因为将会发生的事是, 如果你问他们, “为什么你会支持这个主张?” “你为什么从事这份工作, 或持续这段感情?“ 其实你已经建立了一种态度, 这种态度在你问 这个问题之前并不存在。心理学空间P:T C8[#O4V_

}+q6lm/u q R,`c014:33

x)Y2jF0O5ceO.a0

A NG\zt.F9_q0当然这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也很重要, 或可能很重要。 比如你设计了一样东西, 然后问人们, “你为什么说它好,或者坏?” 或者如果你是一个记者, 你问一个政治家,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或者你就是一个政治家, 并且尝试解释做出 某一决定的原因。心理学空间H B0\8l {aE(i

f`t9o d&y2pX014:54

3i$C'wx-d"_6i0心理学空间R g4d1@,L

这一切看起来会有些让人不安。 但是如果你从一个 正面的角度来看, 这可能就表明, 好吧,我们实际上比 自己想的要更灵活些。 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想法。 我们的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并且我们也可以 改变其他人的想法, 只要让他们深入讨论问题, 并从对立的角度来看。 在我个人的生活中, 自从我开始这个实验—— 我和我的合作者, 我们一直遵守一项原则, 就是你可以反悔。 就像我说的, 一年前我喜欢的东西, 并不意味着我现在还要喜欢它。 摆脱对维持一致性的需要, 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解脱,并且 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经营人际关系。 总之,结论就是:

pD*O*RXq S&]0

'wC&v+E NG4M015:44心理学空间S*[E2R\'wg9|i

心理学空间0[c'I_%bx3X

要明白你不懂你自己。 或者,至少不像 你想的那么了解自己。 谢谢。

&t;_(L4Q1UL5eU0

+V/H3Hw.vr,}015:51

8_3s#Oh5h4Z*~i s0心理学空间q/hF }wO2_8D

(鼓掌)

up;Q3v ]3GL;P8j8k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0000

«TED 乐观的偏见 by Tali Sharot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慈悲心的演化 Robert W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