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
作者: Petter Johansson / 1802次阅读 时间: 2018年8月10日
来源: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培特·乔纳森Petter Johansson:你真的知道你行为背后的动机吗?心理学空间ThGE8`O7]w

fI%s;p'C,rq0心理学空间0AF"@1~x U:sys

00:00心理学空间"tBKaN-W!a

%y:p9KA5d0为什么你认为富人就要多交税? 你为什么要买最新的 (苹果手机)iphone? 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现在的伴侣? 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 投了唐纳德·特朗普的票?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8['ai7X;QX Y Vw0心理学空间Z"wC#v6P:vd!|

00:16

N2~t%{BCCt#v0

-N*yy1nV^ ?0我们一直都问这些问题, 并且也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也会被问到这些问题, 也希望自己知道答案, 能够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但是我们真的知道为什么吗? 当你说你喜欢乔治·克鲁尼 多过汤姆·克鲁斯, 是因为你觉得 前者更关注环境问题, 那是真的吗? 你能够诚心诚意的相信 那就是驱使你做出选择的原因, 但是对于我来说, 这其中还是遗漏了一些东西。 事实表明,由于 主观臆断的自然属性, 很难证明人们自己会 对自己有错误的认知。

cUN F-A;e5Ag0

7v5~ E:[/BP|;Y000:54心理学空间_.X G0N-K3LB}#K3Gd

心理学空间/`g^:eN$fM&q^

我是一个实验心理学家, 这个问题是我们实验室 长久以致力解决的问题。 我们计划设计一个实验, 能够使我们挑战 人们对自己的认知, 不论看起来他们多么的认同自己。 但是欺骗人们的思想是困难的。 于是我们转向专业人员。 魔术师。 他们很善于创造 一个自由选择的幻觉。 当他们说:“选张卡片,任意一张“, 你能知道就是你的选择不再随意。 因此我们和一组瑞典的魔术师, 来了几轮精彩的头脑风暴, 他们帮我们想出了一些方法, 能够让我们操控人们选择的结果。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知道 人们何时对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 甚至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现在给你播放一段短片 来演示这种操控。 这相当简单。 参与者要做出选择, 但我最终会给出 与他们的选择相反的结果。 到时我们想看的是: 他们的反应如何,他们怎么说。 这很简单,但是要看你 能不能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拍摄的都是真实的参与者, 他们对幕后的一切毫不知情。

U.V XPoW0

:ZXz8ur002:07心理学空间1vU_#g\ P

/G1{xt+_VIh.p0(短片)培特·乔纳森: 嗨,我的名字是培特。

*JEm^Hy ZY"f0

q#kg~ O002:08

,g-gmT-q0

SMq} u:qM4w0女士:嗨,我是贝卡。

U s!HV v RG%F2iM0

muh&E:YaU_002:09心理学空间8]z _7?g6^;p

'}&h4{-mj5c0培特:我要给你看像这样的图片。 然后你要决定哪一张最吸引你。

-R(Pr0eY/|tZa0心理学空间F J*SJ^(lI

02:15

$}lIe*RM0

H'X7A,v5U!PQ y%B0贝卡:好的。心理学空间r G1s+q:o-Z

zJ:x(ck f(U(e)g002:16

I F[C [\py0

0fX]'f|-Z d(HLZ1d0培特:然后我还会问你 为什么你喜欢那张脸。心理学空间-r7b1L]-l-G.G(K%^

心理学空间yv0s9Vz%w!r"u-`l

02:19心理学空间8a] FU*H`&u

K e\2m`9J0贝卡:好的。心理学空间]4u0CA kbV4l

心理学空间*z5H5H-\6U3u.G b

02:20心理学空间fI"`H\_

!W&w5a-s!D0培特:准备好了吗? 贝卡:好了。心理学空间,D3P h*u*W

心理学空间4zE)iO8}l2g Q4{

02:31

3t+]!CvB"[5X0H0

5_I?aL6y]'eOu4v8r0培特:为什么你喜欢那一张?

] `6[(z Xk5d'^0心理学空间F/b+zT?#Kq SC

02:32心理学空间}LHv&vR

/\d7| c,g0贝卡:笑容,我认为。心理学空间;^+m.u h8Uu

,A,?&x-C5zqFLn`002:34心理学空间 X _+I!jr8r0A{

心理学空间 o+A+b-dST1I4xs

彼得:笑容。心理学空间G;|@5|'E {6[*q&E

v1Dmf2V_!G e,a6D(_m002:40心理学空间 vW_j2A{"a*I%Y MS

$k#P htv {F'ZF0男士:左边的那张。 这张恰巧使我很着迷。 很有趣的拍照。 我是摄影师,比较喜欢 它展现光线与容貌的方式。

,G4w;bW1A Uv \l0

.C }s~6S#vu002:54心理学空间R L0?HnZ1P([)Y

心理学空间!?N"^*t&d+j Do4OY/Wa

(旁白)培特: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A.TP6cn P0

1I)Q-A5U-O*[S002:58

4pL?2e{ F,Y%X_ S0心理学空间k*b*I|1G W0\+l

(短片)女士1: 这一张。

(YKS:_:~qh$n0心理学空间:{aq O[,R{;~e"Ry

03:04

d.k~8`K~$]0心理学空间lHc!l.G_m

(旁白)培特:他们拿到的是 之前没有选的那张照片。 让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4}s b^ POO0

!zr1?&Pv'p003:16心理学空间+?#K_8Y0I;]

心理学空间 _;t H/XCzFTn

(短片)女士2: 嗯。。。 我认为他看起来 比另一个人无辜些。

)U ?+B*[cc0心理学空间/VoW%y*{ I1~E

03:33

:f4kOiI!d@Cs,K0

2V|uVlPl0男士:左边的这位。 我喜欢它的笑容, 还有她鼻子和脸的轮廓。 有点儿意思, 还有她的头发。

&t{DT;?o(a0

9|9UUO3g&O:~ nl@003:48心理学空间$G Ju%^#b!I^U3S op

)r5sV5_^U0女士3:这一张。 我喜欢这种得意的笑容。心理学空间:R~r`-s;_6Z

5U n `/U1O003:53心理学空间;{&]&Jn9|5E+M

心理学空间-e_&t!wOi&C,e

培特:你比较喜欢得意的表情?心理学空间N9Pc!W+x&|&J1dQK

心理学空间3f c3T I$YS{9bx

03:57

fHW_J"Q)AY0心理学空间/}"]AY @UJXlj

(观众笑声)心理学空间R4P L }%c?+Mg c~$fR

心理学空间.xk,]n4W

04:00

VNr0k"qc0心理学空间[9[ o)f0dTsE

女士3:这一张。

B V i]S%_ox\RE0心理学空间8sP3`iH B)p0W,w,f2\G

04:03

#~RWv&cn0心理学空间:S]0v6V|gQf

彼得:你为什么选这张?

P.R&r{&QN9X:Ug0

@#AV M X&W:N2K*Gj004:05心理学空间*\:AY:FV'Q9X

心理学空间mC%Z4s5`yt#X

女士3:我不知道,他看起来 有点儿像霍比特人。心理学空间)U+lS*_.x.cM'a#z)N

心理学空间Tr0N*i]~u8mD

04:08

P2{8Q'oz:^S0

9vz:nDD4X#oU(P0(观众笑声)心理学空间;|?HLY

n#` `b E:{MvG004:10心理学空间"F W!kFL HO

心理学空间#Q]L-oz5|8|

(旁白)培特: 当我告诉他们 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后, 会发生什么事呢? (短片)是的,就是这些。 我还要问一些问题。

p2?.y] Y [6v;_o0心理学空间6A.x\L$}dI+ZZU

04:17

Ex+ow0ky[m0心理学空间'T9f*MoA1o

男士:当然。心理学空间F0l0T DKhV

i*c^'E#W%|004:18心理学空间n0r!ErK$M7y9c

?&MScB HP7}Ui/O0培特:你觉得这实验怎么样, 感觉容易还是难?心理学空间VJ'AO I'Jf@0ocd

(_ k&F9[!`"k ^004:21心理学空间 D8F`n E3|@@,Y

L3K op-A ~3Fm;nBI0男士:容易。

~$n%sqFeB-?0心理学空间;je2Jjti

04:24

!p&p0[.A9s5Cm8ZT0心理学空间v"zav%_9g

培特:在实验当中, 我其实将照片偷换了三次。 你有注意到什么了吗?

'N&dX7k }V-q(\e:d0

wu-lAB!t;o8r004:30心理学空间!Yy#?#D A+M)_

心理学空间vrV FJVH

男士:不,我没有注意到什么。

&u5r+v5F.C A0心理学空间c5{1|6VE#N`

04:32心理学空间%]!l | P+p`Tr

心理学空间j L"Ku(cS m#SP L

培特:一点都没有吗? 男士:没有。 换照片是怎么回事。。。

(Fp"txw@$J0

0{k)I)^;x?004:35

0mV)E-c7s su"gy0心理学空间/p7Z6Ss,X.B

培特:就是你选了其中的一张, 而我给你的是另外一张。

7{&J'c'fW.Rs!J6i2u0心理学空间 J9m/W]1A

04:39

'p#u/Ltd$}:Sfi&|3~0

%AM\M*xl.pG;d}]0男士:相反的那张, 好的,当你—— 不,这是展示我的 注意力持续时间多长。

!W.Q/j"I5C"R0

j9ww` o[v004:43心理学空间SKp,J7f{"x Uq2E

2z YnRx-^6O0(观众笑声)心理学空间 Qx3ar.| R0`9R x b%i

心理学空间p c6e&C})u5f1t

04:46

-^.x!P @$n[2`\0心理学空间1K%u.l?U)H(?;gj

培特:在实验进行当中, 你有注意到 我有几次偷换了照片了吗?

j)R6jI.LPN klkV0心理学空间t'oQ s Y!vW4mp

04:52

5x6cp;F}(uB:q$P0心理学空间m4}?/[w!|

女士2:不,我没有注意到。

,glj6CBah)S{?0心理学空间)N(jP;Ua V)L

04:54心理学空间G;e}(q)EN N

S;ZkR \]-@#hrB`*l0培特:你指的一张,但是 我给你的却是另外一张。 没有发现吗?

'b'J(R'so0

%g)N O `M_004:59心理学空间ubi,B+K"K7|;Em

心理学空间h@)J,rd%{KG

女士2:没有。

OId0pM1U"k lu!vQ0

3SiM @5gcL3M p005:01

7M;z;\3x#Jc8C0心理学空间 {MCP:g\Z_#VD

女士2:我没有注意到。

7vhWjB IW$~1D8zD0

Z0@m#n2]T$V/O'{005:02

.fwK)^5X:u g"[v0心理学空间usoxxuUDf'Qy

(笑声)

qcL1Y t^.G2{0

3T^p;FvL|f005:04心理学空间@Ka0d!l [H

[n$? [/J0培特:谢谢。心理学空间rL(Pi#Dvr s

ZbILtv005:05

E[y#F@I0

\%~1Fb@?)X#S0女士2:谢谢。 (短片结束)心理学空间hc)M M*X;\S-V-S

&f9l6j.u*O#i\5j6b005:07

Q:eL%K(V|8OVDr0

2t\*T"S r0培特:那么你现在大概能猜到了, 骗术就是,我每只手里 都拿了两张牌, 当我把背面那张牌推过去的时候, 黑色那张原本被选的牌就在 黑色桌面的映衬下消失,被我藏起来了。 像这样使用照片, 通常有不到20%的 参与者会发现这些骗局。 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的, 最后我向他们解释 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他们都非常的惊讶并且通常 拒绝相信其中有诈。 这就表明,这种效应 是十分强烈而又真实的。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对 “自知之明”感兴趣的话。 最有趣的部分是: 他们会如何解释 自己所作出的选择?心理学空间P2}'p vi

心理学空间l/nYC]ce

05:46心理学空间5@L5x"AZ`#M5Z s$x8u

e MHLvslp5t&E0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关于 这个实验当中口头报告的分析。 这张图表明, 如果你将有骗局的那组的说辞 和没有骗局的那组相比较, 你会发现,他们对自己 正常选择的解释 和经过操控后的解释是 非常相似的。 他们都同样的情绪化,目标明确, 并且他们表达的 肯定程度也处于同一水平。心理学空间p'hv"[i!L%vP

aeqEN Tx2x0n,j006:15

4e k'l^oi0心理学空间*F"e({/m-``!@Ff

从这个实验中得到的 强有力的结论是, 如果在真正的选择和 被操控的选择之间没有差异的话, 或许我们一直都在编造理由。

*qwM^#t-[6d1fE R0

*L6FyEA Pm006:26心理学空间fU?Jx@4\

心理学空间 n!Z:I`~

但是我们也做过研究, 尝试将实际的面容 与和他们的描述相匹配。 然后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男性参与者,他偏好左面的女人, 但结果他却是选的右边的那位。 然后,他给出的解释是: “她明艳动人, 我宁可在酒吧碰到是她 而不是另外一位。 并且我喜欢这耳环。“ 但开始不管是什么理由 让他选择了左边的女人, 耳环肯定不是其中一个, 因为,右边的女人才戴耳环。 这明显是一个“事后构建”的例子。 因此,他们只是后来 才对作出的选择进行解释。

O b7X%P4C0

j~C(jv$J7@z4~ R007:05心理学空间gc+NV3jH

心理学空间]}i8wz8[{] p

那么这个实验表明,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 自己的选择被调换了, 我们会立即开始用 另外一种方式来解释。 我们还发现 参与者会渐渐喜欢上另外那个, 他们被引导,从而相信 那就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我们再让他们做出一次选择, 他们就会选择曾经 被他们拒绝掉的那个。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选择盲目性”效应。 并且我们做了很多不同的研究—— 我们在消费者选择上做过实验, 建立在味觉和嗅觉上的实验, 甚至还有推理问题。

xL(UL2W'j/W0

,ciX(L1v?007:41

%rE9CC_/A6V L@0

8SkZ(J8I$\4n Sh%| i0但你们都想知道的是, 这个现象能否适用于更复杂, 更有意义的选择上呢? 比如那些关注于 道德和政治的问题。

JY9z:@?C8N"@0

(N}\(PQ2s007:52

"~5c?'R!K1}Sg0

.Z3]j]c9_0下一个实验需要一些背景知识。 在瑞典,国家的政治事务是 由左翼和右翼的联合政府主导。 投票人可能会在每个联盟中的 两党之间有一点点犹疑, 但在不同的联盟之间 就没有那么多犹疑。 在每次选举之前, 报纸或投票机构, 合起来拿出一个所谓的 “选举指南”, 这个包含了一系列的具有 分化性的问题, 用来分离开两个联盟。 那些议题包括, 比如燃油费是否要增加, 或者,父母是否应该平均 享用那个13个月的产假, 以便增加性别平等的机会。心理学空间vq,]*Aj7R9H$o

心理学空间 e#Y]p+|p[

08:42

)ns.Tp*^.oMK:yy0

c%O t-z-KB&v0在瑞典最后一次选举之前,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选举指南。 我们走到街上去问路人, 问他们是否愿意 做一个快速的政治调查问卷。 首先,我们让他们在两个联盟 之间说出他们的选举倾向。 然后让他们回答这12个问题。 他们会写出他们的答案, 然后我会让他们来讨论, 好,为什么你认为要增加燃油税? 我们接着把问题都问完。 然后我们用涂有颜色的模版 记录他们的总分数。 因此,这个人将会有1,2,3,4 5,6,7,8, 9分记在左边。 因此,基本上他会倾向于左翼。 最后,我们再让他们填写投票意向。

6ij l ta&Q7?Z E0

q-]H[Uk(i6y S7_._009:36

Evb-SMR"X*E0心理学空间r:ov?2}3O

当然,这里也有诈。 首先,我们找到一些路人, 询问他们的投票意向, 然后当他们填写的时候, 我们会填写一份相反的答案, 并放在写字板的下方。 然后,当我们拿到填好的问卷时, 会直接把它粘到参与者 自己的答案上面。 于是乎,它不见了。 然后,我们会再问他们这几个问题: 这里你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然后他们会陈述理由, 同时,我们还会算他们的总分。 最后,他们还会再次陈述 自己的投票意向。心理学空间.eJQR+gG H0I:pq8?

8VR,Dk7@7BG0w.x010:29

1gK9?~1x(S0

7{:Q)q;p4km#n|0那么,我们首先了解到的是, 这些小把戏很少会被揭穿。 即便被发现,他们也不会觉得, "好吧,你肯定是换掉了我的答案,“ 更可能是这样, “好吧,我第一次读题目的时候 一定是误解它了。 我可以换回答案吗?“ 即便部分被篡改的答案 被改回来了, 总的来说,大部分还是被忽略了。 我们成功替换了90%参与者的答案, 从左翼到右翼,从右翼到左翼, 他们整个的概述。心理学空间"ylxf+x)W/V

心理学空间B/wq%G/K.p7U'A

11:02心理学空间 Ob(R-fz9n

.VOc6JG0当他们被问及为什么会 选择这个答案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比起面部测试 更有趣的口头报告。 人们这样说,我读给你们听。 他们说:“ 政府大规模针对 电子邮件和网络系统的监管 应当是被允许的,这意味着 可以打击国际犯罪和恐怖组织。“ “那么在一定程度上 你是同意这一陈述的。” “是的”。 “那么,这里你给的理由是什么?” “嗯,鉴于打击国际犯罪 和恐怖主义是非常困难的, 我想那应该就是 可以采用的工具。” 然后有个人记起早上的 报纸上有一段论述。 “就像早上报纸讲的那样, 据说,他们能够监听到从狱中 打进打出的电话, 比如是否有黑帮头目想在狱中 继续从事他的犯罪活动。 我认为不可思议的是, 我们有希望 阻止此类事情发生, 但是却没有足够的 能力做到这一点。“ 最后还有一段犹豫不决的说辞: “我不喜欢他们介入到 我做的任何事情中, 但我还是认为这是长久之计。“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人刚刚 参加了那个盲选实验, 我想你不会质疑 这就是那个人的真实态度。

dln,k"n@#Om$n0

S? j G}3L_R.F012:17

S2I+D"wM7`A0心理学空间O"Y8^+{r#kL

那么最后的投票意向是怎样呢? 我们发现,人的思想也明显 受到了问卷的影响。 我们有10个参与者 从左翼转到右翼, 右翼换到左翼。 还有另外19个人的投票意向从 明确变到不明确。 有些人的投票意向由不明确 转向明确。 还有很多参与者从头到尾都不确定。 这个数字很有意思, 因为,你若去看 民意调查机构的说法, 越接近大选时, 还能够受到影响的人, 就是那些犹豫不决的人。 但是,我们的试验表明 有相当一部分人 实际上还会考虑转变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