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作者: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 1431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1月25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2j'O1t1v@]

v+Q4F c-|1pM2Y0心理学空间2z3^m J7GK-\7z5?z

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e1? wx0V$R gl0心理学空间 F!O$Ap[f'u

[Y~|*t0心理学空间/\2u1{m8j*fV"i M

Translated by Conway Ye

X)N,C)o2}0心理学空间3l }CB7| i

Reviewed by Qinyang Zeng心理学空间J;U2b/M0]-|Z

}+b7a8d7G8SKA z000:00

t$`j0F@I9[R6q0

5i"UliYH:ov0克里斯·安德森: 你好,欢迎来到TED对话。 这是新开始的一个系列的第一集, 为了回应现在政治的变动。 我不了解你, 我开始对这个国家和世界上 逐渐严重的分裂感到担心。 没人倾听对方,对吗? 不。 感觉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对话方式, 一个基于逻辑、倾听和理解, 基于一个更大的背景。心理学空间 [f1y?o6t

SX;Ea%Aw%MMx000:34

w8^Qx COqi0心理学空间2~#\y5fi If1~

这是我们在TED对话中要尝试的, 从今天开始。 我们找不到其他人开始 能让我更为此激动。 这个头脑是这个星球上独一无二的, 我不得不说。 我是认真的。心理学空间X1SJ1B O

+a0E6o0tPw000:51心理学空间X ocYANt

n,g~:I8])U2n*r0(尤瓦尔·赫拉利笑笑) 我是认真的。 他把历史和和潜在的意义结合在一起, 让你大开眼界。心理学空间_6n;b*c r'C{)I T

2hc z)`gzo!Sl001:01心理学空间Z3NHu,h3[7E

#Y.GsV[vo0所以,你们可能会 知道这本书“人类简史”。 在场有人读过“人类简史”吗?心理学空间^&d1x/y&NH\J

心理学空间"GP-]S+F6wZCd

01:06心理学空间HT8b1mlK @;yG {

,CHq0L?C\.UyD0(鼓掌) 我无法合上这本书。 他讲述人类故事的方式, 通过宏观意识形态让你换个角度思考, 真的令人赞叹。 这是接下来的一本, 我记得是下周在美国出版。心理学空间Pt_$u0H'H+t/LTw

&^3?nX nk dv_001:24心理学空间vt5gJh#y!gjB

U(M)wl9gi0尤瓦尔·赫拉利:对的,下周。

MCR1i,O` fv0心理学空间7M1TS/X.dG

01:25心理学空间.~"{IqT3j!r'x9_l]5P

心理学空间D'q9`_V)v8_?Va(^

克里斯·安德森:《未来简史》 这是未来百年的历史。 我有机会阅读了这本书, 非常激动人心, 而且我敢说,对一些人,这非常令人振奋。 这是一本必读书。 诚实地说,我们找不到更好的能够帮助理解 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的人。 所以热烈欢迎,尤瓦尔·诺亚·赫拉利。心理学空间$`_]8ay pJ9m)i

#iurZ C001:54

-QI i;Z/uO0心理学空间Jx~(pgE:K

(鼓掌)心理学空间8r4wC3mx|1h

心理学空间4] a7i#IOP] Uiu

02:02心理学空间[)t?y%y

d ?@7m%DPf0很高兴能有Facebook和 网络上的朋友们加入我们。 你好,Facebook。 在我开始问尤瓦尔问题的时候, 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 不一定要关于现代政治, 可以关于更广的对 “我们去向何方?”的理解。 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

V ` ~,z'K5Rx/DO0心理学空间8Eu-}rsrJ

02:24

[hx@ O*b0

.`t C+` cC0现在,尤瓦尔, 2017,纽约,新总统上台, 惊讶席卷全球。 到底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9\m[_+lXN

8w@:]z1I002:35

Z k|aY7g e0

dbHkQy%a;tg6m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基本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故事。 人类在故事中思考, 我们通过讲故事来理解这个世界。 过去的几十年, 我们又一个非常简单和吸引人的故事, 关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故事说的是 经济正在被全球化, 政治在被自由化, 然而两者的结合会在地球上产生矛盾, 我们只需要继续全球化经济, 自由化政治系统, 一切都会变的很好。 2016年, 很大一部分的人,甚至是西方世界, 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不管理由的好坏。 人们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然而当你没有一个故事, 你就不会理解正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B1^!~7E8af-v{0q

心理学空间.T pU6uF

03:29

Bs2b!C`[}S-M0心理学空间SCcrqy

克里斯·安德森: 你部分相信那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故事。 它起作用了。

5Kye'^ Z-B0心理学空间r oT+HV~_ k S

03:34心理学空间6~ o!c0b?fa~

VX B?OyY O0尤瓦尔·赫拉利:某种角度说,是的。 根据一些预测, 我们正处在人类的巅峰时期。 今天,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吃太多的人比死于吃太少的人要多, 这是很棒的成就。心理学空间(P)b/Z ZR0Pp

心理学空间f0c6|8DtX

03:50心理学空间$x/e2Ek5Ebf_$S

心理学空间7Oy0U)h*}:?

(笑声)

_"\7Z M z5o:t0心理学空间Ti1?%jB4h(L P;I

03:53

2zGZ4uPc1I/O0

Gdy.iQ3o"{0而且也是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年老的人比死于传染病的人多, 而且暴力也减少了。 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犯罪、恐怖袭击 和战争加在一起的人都要多。 数据上来看,你是你最大的敌人。 世界上的所有人, 你最可能被你自己杀死。

\)U'r.~c d^0

r OC?%z1J I004:20

[+M2Ca LW8A Y0心理学空间)pf7P,xY

(笑声)

%Cw2GWs*W]0

TrCwS)E!R\004:21

'j(CE-M#h}&q*Zn0

"?s.m1n#?(c*MrI0这是非常好的消息,相比较……

Xl C'N2p`cT"M0

N}FT#}8g:_@004:24心理学空间\z$Hw7?C5U

心理学空间:s K L@f(s6uu-N2_

(笑声)

!d5R f0X$ex?0心理学空间!BM4Lo5`d-J~3G4C

04:26心理学空间's W bE:}-M3_J

心理学空间sO`3n7w I9L

相比较我们在前几个时代所看到的暴力。

3}2F6F7U#@'D_7xd ?0

[~ f9N uF\!K004:30

c0]uK*\.b6gTg0心理学空间m/D1Djc*Bcp&S7`

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这个连接世界的过程, 结果排斥了一大群的人, 而且他们也做出了反应。 所以这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似乎摧毁了整个系统。 你觉得正在发生什么? 感觉像人们看待政治的旧观念, 左右翼分明,被打消并取代。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

SdU Hlnt@tt0

Y3i?)kh004:53

4|;fw_"M.V0心理学空间E)D;X`UTDF

尤瓦尔·赫拉利:是的, 旧的20世纪政治模型, 左翼右翼对抗已经无关紧要, 真正的隔阂是全球和国家之间的, 国家或者地方。 你会在世界各地看到, 这是主要的斗争。 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全新的政治模型, 和全新的看待政治的方式。 重点是, 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有全球生态学, 我么有全球经济, 但是我们有国家政治, 这没办法一起运作。 这让政治系统没有效果, 因为它控制不了我们的生活。 你对这种不均衡有两个解决方案: 一是反全球化经济,回归国家经济, 或者全球化政治系统。

w:] c@i.hN0

/B$ci Jc;N7rX(dM5k005:48心理学空间a.v7@2dj!G c

*o au7]%m:n0克里斯·安德森:我猜很多自由主义者 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政府 是无法挽救的恶劣, 在所有方面都是糟糕的。 你能看到任何值得参考的 潜在线索或者政治哲学吗? 你会如何阐述那个哲理? 只是国家主义的哲理吗?

h5|B;M E1y2d#W0

\a;|t;rn#yRk8M006:16心理学空间$J5n0HAb

4w.BDh+q$K T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潜在的感觉和观点 是政治系统内的一些东西垮掉了。 它不再给普通人权利了。 它不再那么关注普通人, 我认为这个对政治 存在问题的诊断是正确的。 但是对于答案,我并不确定。心理学空间/\ HrB x]Zcbm

心理学空间+ra Nq#Q.I9H4z

06:41心理学空间 GT7W\+R0o} F!O{^

心理学空间,jM$l5Z.MK

我认为我们正在 经历的是人类立刻的反应: 如果一些事情不再运作, 让我们回到过去。 你能在全世界看到这个现象, 在现代政治系统里几乎没有人 有任何人类未来发展的远见。 几乎世界各地,你会看到倒退的观念: “让美国再次伟大。” 像50年代、80年代的强大一样, 让我们回到过去。 在俄罗斯,列宁时代几百年后, 普京对未来的远景 基本上是让我们回到沙皇俄国。 在以色列,我来自以色列, 现在最热门的政治远景就是 “让我们重建寺庙。” 所以让我们倒退2000年。 所以人们认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我们失败了, 就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你在城市里迷了路, 你说:好,让我们 回到我们感觉安全的时候, 然后重新开始。 我不觉得这会有效果, 但是对于很多人,这是他们的直觉。

y?)d-]^:d6r0

gDu2g E)y1w7``007:46心理学空间.ARpar m&y1h

`.OZ7a1b|p7z0克里斯·安德森: 这为什么不会有效果? “美国优先”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标语。 爱国主义是一个很高尚的事情。 在大群人中促进合作 很有效果。 为什么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不能 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心理学空间e6v;`Q0\8n

心理学空间)X}:vX]:Fn'Qcz

08:07

$a z V*U#}0心理学空间A&N-? _t

尤瓦尔·赫拉利: 很多个世纪,甚至几千年, 爱国主义挺有效果的。 当然,它会带来战争等等, 但是我们不能过度关注不好的事情。 爱国主义有非常多好处, 还有能力让一大群人 关心对方, 同情他人, 并团结合作。 如果你回到第一民族的时候, 就是几千年前, 在中国,住在黄河边的人们 分成许多部落, 他们都依靠黄河来生存和繁荣, 但是他们也遭受周期性的洪水 和周期性的干旱。 没有部落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因为每个部落只控制河的一小部分。

*A}(h@Ovq0心理学空间L8c}C4QRQb

09:00心理学空间 t(k^ WH-vM Y(n&T-V3L)?

kTD s n"z0然后,通过长时间复杂的发展, 这些部落合并在一起, 形成了中华民族, 掌控了整条黄河, 并有能力团结上万人, 修建水坝和水渠来管理黄河, 预防洪水和干旱 并使整个国家繁荣。 这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效果。

f)c0c0SM+^I0心理学空间WF$hH:{;xx0B7C

09:28心理学空间K5Ma;B[@b

心理学空间*ps0koC

但是在21世纪, 科技从根源上改变了一切, 世界上的所有人, 都住在“网络”这条河边,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管理这条河。 我们都住在一个星球, 被我们自己的行动威胁的星球。 如果你没有某种形式的全球合作, 国家主义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范畴, 不管是气候变化还是科技发展。心理学空间1_jq'oVD1{1i)F3k

心理学空间%F*p9t!yU jj

10:07

3eq g!~W3X0\#["Z0心理学空间 M6?1u:k/b7rR

克里斯·安德森:所以如果世界上 大多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都是国家层面的话, 并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你认为当今最重要的问题 不再是国家层面了,而是世界层面。

,e:j}u[4[h Ro)|?0心理学空间+y BaC-R*}b

10:22

uW O8S5rU[0

4Q2G3a%TQpA `$P1E(r0尤瓦尔·赫拉利: 没有错,现在世界的主要问题 都是世界范围的, 除非通过某种全球合作, 它们无法被解决。 不仅仅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最显而易见的例子。 我认为还有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 想想看,比如说,人工智能, 20、30年后, 使上亿人失去工作, 这是一个全球层面的问题。 这会搅乱所有国家的经济。

b(I {1D1St8u0心理学空间:g0h$i*@1?(j

10:57

.{*DLu%DB0心理学空间:oD'c*C`9t&I3Y

一样的道理,像生物工程, 人们害怕研究 比如,人体基因实验, 如果只有一国家并不会有很大起效, 比如说美国禁止所有人体基因实验, 但是中国或朝鲜却继续进行。 所以美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美国也会逐渐动摇, 因为这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科技。 如果其他人在做,我不能落后。 唯一有效管理 像基因工程这类问题的方法, 就是有全球规定。 如果你只有国家规定, 没人会愿意落后。

H"rBykI\J0心理学空间QXu$j5WO(fc1L

11:51

2B yG`-Xs'W9mq?F0心理学空间!t Eo!oeB

克里斯·安德森:这很有意思。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促进 双方有建设性对话的要点, 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同意 是开始的不满让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不满就是对失业的担忧。 没有工作,也会失去正常的生活, 所以人们对此不满并不奇怪。 所以他们责怪全球主义、 世界上的社会高层, 在没有他们允许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看起来是个很合理的抱怨。心理学空间0@bM,m$q*Z7I/f!D

HSI y%Jc&|n012:26心理学空间Le roV8e

心理学空间;N@Jnq+_K;R]

但是你的意思,重要的问题的是 现在和未来的工作岗位 流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一部分是全球主义, 然而没错,正确的反应是关闭边界, 不让人进入并改变贸易协定等等。 但是我觉得你的意思是, 事实上工作岗位流失 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这是和科技发展有关, 而我们无法解决问题, 除非我们全球化。

\'L*K[Y$CPR]N0心理学空间 m D_Af~

13:00

E W6gLA O I!_&e0

CA9Y@+X#t2r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 我并不知道现在,但是放眼未来, 并不是墨西哥人或者中国人抢走 宾夕法尼亚民众的工作岗位, 是机器人和计算机算法。 所以除非你计划在 加利福尼亚州边境修建一堵墙,

|`g,vk FvjZ2I0

VWsY M/w013:15

v6o C;Y1@1P6y itm hF P0l0心理学空间pph#hE"I!O

(笑声)心理学空间~7}`PuI:l(J^*R

心理学空间5nO-P%c9p8a8Rzm G

13:16心理学空间^g(mAr&w@

/c4?]V!bY0墨西哥州边境的墙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我看大选前辩论时,我总是很震惊, 我很惊讶特朗普根本没有想通过说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来震慑民众。 即使这不是真的,也没有关系, 这可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 震慑并激励民众的方式。心理学空间4R!gh2`w:RQ

心理学空间St`-R-o5Y"h

13:41

C^*F?~+V]_ q0心理学空间E5mon:E)` wp

(笑声)心理学空间/}umQ'|

心理学空间6C+Gv sakL9L

13:43心理学空间E(aBg-\)B T`&I{

心理学空间? ]6h6I7X0i#U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没人用这句话。 这让我担心, 因为尽管这意味着在大学和实验室里, 对此已经有激烈的讨论, 但是主流政治和公众, 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会有很大的技术变动, 不在未来200年, 而是10、20、30年, 而我们现在就需要做一些事情, 因为现在我们在学校和大学里教给孩子的, 都会在2040、2050的工作市场上毫无作用。 所以我们不应该在2040才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要在现在思考该教给年轻人什么。心理学空间/\+A)UwU7Xb

8]2_6jV$n \014:34心理学空间O8o1xJ7`2V6r2X3a

心理学空间 U d)\JDq

克里斯·安德森:没有错。 你写过历史上人类几次无意地 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需要做出决定,研究科技, 然后突然之间,世界就会改变, 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人类简史》中的一个例子, 整个农业革命, 用人力耕田, 人们每天艰苦地劳作12个小时, 而不是花6个小时在丛林里 享受一个更有意思的生活方式。

%V"?se\W0

3l;{/g \T(J015:14心理学空间 VDRV%B

心理学空间8L*rqA5yh

(笑声)

;BZ,WbH;R9C*Z$H0y0

k2mMr5g6P015:15

^ r)TI5x0心理学空间@*RPU6}k-ON

所以有可能我们在另一个转变期间, 我们就梦游般进入一个 我们并不希望的未来吗?

"P-] TY,VL.m#Z0

vsQq|cW;\015:24心理学空间 Xp%Er.Aw-v5Bf_

J WC bH5`#{2z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很有可能。 在农业革命期间, 科技和经济的巨变 增强了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对于个体的生活, 社会高层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许多, 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降低了。 然而这在21世纪也可能会发生。 新科技没有疑问会增强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结果可能还会是 社会高层拿走全部利益,全部果实, 然而大多数人却比以前过的更差了, 而且一定比那些社会高层的要差很多。心理学空间s w o"cA

T%]h%l)i#RZF016:10心理学空间(A1J$g0I\SY6TO

{'uQ3UI}G9vk0克里斯·安德森: 而且那些社会高层可能不是人类。 他们可能是半机械人……

Kc,KW'Q-K!f \0

6~/Xosy KE8N4T016:15

,JjyqAl0

|UE$N4QR8v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他们可能会是提高过的超人类。 他们可能会是半机械人。 他们可能会是完全人造。 他们甚至可以是无意识的计算机算法。 现在世界上的权利已经从人类 转移到计算机算法上了。 越来越多的决定有关个人生活, 有关经济,有关政治, 都在被算法取代。 如果你向银行申请贷款, 有可能你的命运是被 一个算法,而不是一个人类决定。 原因可能是人类能力不够,

kB$\ W6og;x@0心理学空间`Au0I T1gU9Pz\ MtC

16:53心理学空间wL:T7D(\@1u

&|I-b9yB$fzlX4G0世界过于复杂,有太多的数据, 事情变化的太快, 这个几万年前在非洲草原上 进化的东西, 为了适应一个特定的环境, 一个特定容量的信息和数据, 它就是无法承受21世纪, 唯一可能能够承受的 就是大数据算法。 所以越来越多的权力 从我们转移到算法并不奇怪。

y@5v*xv0Zi|0心理学空间H(\]A8a}w`4z

17:28心理学空间 Gz;GHU.R"AeT I,J

9U#OH/DiL:ds7h l~&F0克里斯·安德森:我们在纽约, 这是TED对话系列的第一集, 和尤瓦尔·赫拉利, 还有Facebook的直播。 我们很高兴你们的参与。 我们会开始提出一些你们的问题, 和现场观众的问题, 在几分钟之后, 所以做好准备。心理学空间nH1R\R/}

心理学空间{T9g7W%D!ekG@mT:y m

17:47

],r,b _/UM1R0

%S ~5n'eh0尤瓦尔,你认为 我们需要放弃国家主义, 因为科技即将带来的…… 危险,某种程度上, 根据发生的事情, 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与此有关全球对话。 问题是,很难让人们相信这个,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等等。 人们,至少一些人们 当今更关注的问题可能 是气候变化, 还有其他问题像难民,核武器等等。 你认为现在 那些问题需要被强调吗? 你谈过气候变化, 但是特朗普说过他不相信气候变化。 所以,你最有力的论证, 不能用来说服公众。

|8eH(H0lo9u0心理学空间'p8WgJ6yyHb

18:42

u)oM;u8o:H5ro0

W M wY1C|0尤瓦尔·赫拉利: 对的,我认为气候变化, 刚开始,国家主义和气候变化之间 的密切关系令人惊讶。 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 否定气候变化的人都是国家主义者。 刚开始,你想:为什么? 联系是什么? 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者否认气候变化? 但是,仔细思考后,其实很显然, 因为国家主义对气候变化没有解决方案。 如果你想在21世纪当一个国家主义, 你一定要否定问题。 如果你认清了事实, 你就会接受 爱国主义还能存活在世界上, 世界上还能有对你的人民和你的国家 的特别的忠诚和责任。 我不认为有人真的想放弃它。

Ko9QuY.E5N.A7E+x0心理学空间1\XH$?2u

19:35心理学空间 @]7VOBR%C

J7s6wF*\0但是面对气候变化, 我们需要更多的忠心和承诺 超出国家范围。 而且这不是不可能, 因为人们可以忠诚于多样事物。 你可以忠诚于家庭, 忠诚于社区, 忠诚于你的国家, 所以为什么你不能忠诚于全人类呢? 当然,有些境况下,事情变得困难, 哪个是首要的, 但是,生活并不简单, 想方法解决。心理学空间fR3Hw`bE

K(z{/h oZ)~020:08心理学空间 t.QLC:y+R2}]

心理学空间W5_8P(y/}`jM

(笑声)

.QE^ U P9i"l:u0心理学空间 dEclf-?

20:11心理学空间_F"QEk

心理学空间U Y]J z

克里斯·安德森: 好的,我想让现场观众提出一些问题。 我们有一些麦克风, Facebook也可以参加。心理学空间!as3kdHr M&v3l%Hi

X E0iS I"GO020:21

| S@+K u*m{;g2F5]0心理学空间Vf!O1w ~} _

霍华德·摩根: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 巨大的区别, 是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从50年前到现在, 美国收入分配巨大的改变, 在世界范围内。 我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它的吗? 因为这和潜在原因有很多联系。

*o]P0ub,y S0Opd0

3^(x0y6iR5v(^020:44心理学空间 k5p-{%x1B+Bxw

心理学空间Rw)? ab }7c-b

尤瓦尔·赫拉利:至今我还没有 听说过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部分因为大多数的想法 都是在国家层面的,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一个当今比较常见的主意是 无条件基本收入。 但它是有一个问题, 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是它之所以有问题, 是因为“无条件”的概念 和“基本”的概念不清晰, 大多数人谈论无条件基本收入时, 他们事实上说的是国家基本收入。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心理学空间iypad7yQ.pr8z

心理学空间'v/bM5Zf1Y0o&^

21:16心理学空间6YE-z QH0VI W2GHT

心理学空间]5O vKjgwh~

比如人工智能和3D打印机在孟加拉国 抢走上百万份工作, 从生产我的衬衫和鞋子的人手中。 然后会发生什么? 美国政府会向在加州的谷歌和苹果收税, 用那些税来付孟加拉国 失业者的基本收入? 如果你相信这个,那你会相信 圣诞老人会到来并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除非我们有全球基本收入, 而不是国家基本收入, 深根蒂固的问题不会被解决。心理学空间8} DF__Tt{&{r

心理学空间&g O3^jp2qO

21:53心理学空间!O0?Ue3q8JP

jtJ4y%ff${-D*L0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基本”是什么, 因为人类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一千年前,食物和庇护所就够了。 但是现在, 人们会说教育是人类基本需求, 它应该是其中之一。 但是,多久?6年?12年?博士? 相同,医疗保健, 比如20、30、40年, 你会有昂贵的治疗来延长人类寿命 到120岁,可能吧。 这个会是基本收入中的一部分吗?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因为当人们失去工作, 他们唯一能够拿到的就是基本收入。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德问题。心理学空间mD PfKN,v

心理学空间-H{ l aB

22:43

8V Cu/e t u:A#G0心理学空间n)f.Q1st~C

克里斯·安德森: 这如何影响世界还有很多未知, 谁付钱? Facebook上的丽莎·拉森 提了一个问题, “现在美国的国家主义 和上个世纪的一战二战期间相比 是怎么样的?”

!ltN!f:hX^9OA H0

2L^{ `IO9? KQ022:57心理学空间a+{L7^L"~+Av

'rH OS}:? k:?TBs0尤瓦尔·赫拉利: 好消息是,不管国家主义的危险, 我们的情况比一世纪前好得多。 一世纪以前,1917, 几百万人欧洲人互相残杀。 2016年,英国脱欧,我所记得的, 只有一个人失去生命, 一个议员被极端主义者谋杀。 只有一个人。 如果英国脱欧意味着英国独立,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独立。 如果苏格兰决定离开英国, 在英国脱欧之后。

]-}Q%R"cU#BX(k0心理学空间*iHi _[B3tF8V%X

23:38心理学空间w)SF n2v}bL#Z$}L

;wa'hu P8^3YZv`Y)R0所以在18世纪, 如果苏格兰几次尝试 脱离伦敦的控制, 伦敦政府的回应是向北派军队, 烧掉爱丁堡,并屠杀高地部落。 我的猜测是,如果2018年, 苏格兰选择独立, 伦敦政府不会向北派兵, 烧掉爱丁堡。 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杀人或者被杀 为了苏格兰或者英国独立。 至今国家主义的雄起, 回到20世纪30年代, 到19实际,在西方 国家主义的力量至少比一个世纪前 小了很多。

!X!j0@ t _p0

\Vz0PE,Vz024:32心理学空间 D%G%[.i"n |vq](S

#dn+U+IJ{,kYD0克里斯·安德森:现在有些人, 担心这会不会被改变, 美国的犯罪会暴增, 根据结果来看。 我们需要担心这个吗, 或者你真的相信事情被改变了吗?心理学空间$Bs `S$uY0u

心理学空间$tKJuZ

24:48心理学空间:p%Bki0QM

H"wN(k&xu/_(`0尤瓦尔·赫拉利: 不,我们应该担心。 我们应该意识到两件事情, 第一,不要太极端, 我们还没有回到一战。 但是另一方面,不要自鸣得意。 我们从1917到2017, 不是通过奇迹, 而只是人类的选择,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作出错误的决定, 在几年之内,我们可能会 回到像1917年那样的局面。 作为历史学家,我知道的一件事情 是不要低估人类的愚蠢。

BR X+b9?0

Zdw%N$q S \025:24心理学空间7N0h"^5H*[6|X&h

心理学空间yg&xBHI9]:|

(笑声)心理学空间8tMr+F{w3Js:QjU

心理学空间8Wtc8K P{D

25:27心理学空间+A;CuD`~

N4MK } V[0这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 人类的愚蠢和暴力。 人们做这样疯狂的事情, 然而却并没有很明显的原因, 但是话又说回来, 人类历史上另一个 很强大的力量是人类的智慧。 我们两者都有。心理学空间*B]Su'B%U

心理学空间-sH u i}7mj1t

25:43

df+Xv#N0

'Zx,T's o M0G0克里斯·安德森: 道德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 有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0Zg5h9v6x(JXB7Gv;K

心理学空间/y4D's0op wp,z {

25:48心理学空间MAJ+`*b4J k"c

心理学空间G gYl7MW

乔纳森·海特:谢谢,尤瓦尔。 似乎你支持世界政府, 但是当你看“透明国际”的地图时, 标注政府的腐败程度, 那些作风优良的政府有 大量的红色和一点点的黄色, 所以如果我们有某种世界政府, 为什么你认为它会变成像是丹麦一样, 而不是像俄罗斯或者洪都拉斯, 或者不是其他选择, 像我们对CFC做的? 通过某种方式国家政府 是可以解决全球问题。 世界政府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你认为它能够有用?心理学空间#II.cYUz

心理学空间[0Ymb-Oz8@}"e

26:22

~/a.E;W-wyPY0

#djSI!e0尤瓦尔·赫拉利: 我并不知道它会是怎么样的。 没人有一个模型。 我们需要它的主要原因 是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两败的局面。 当有像交易一样的双赢局面, 两方都能从贸易协定中获益, 这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没有某种世界政府, 国家政府都有独自的利益。 但是当你有一个两败的局面, 像气候变化, 如果没有一些权利上的统治, 会变得很困难。心理学空间{YX^3ND d2k!A

心理学空间2h"a3UoO$~5x!H)L_

27:00心理学空间7R,HmP2]"Kr

心理学空间M {z Dc]5B_I

如何做到和结果是怎么样 我不知道。 而且肯定没有确切的原因, 认为会变成丹麦一样, 或者会变成民主政治。 更有可能它不会。 我们没有可行的民主政治模型 适用于世界政府。 所以可能它会更像古中国 而不是现代丹麦。 但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危险, 我认为大国们有真正的能力 在世界实施这些艰难的决定, 比其他都要重要。

] b*S%{,YM0心理学空间.]F Z!g.RO"ua

27:47心理学空间)~]G4~2t6wv

心理学空间Y C|hh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然后我们会把麦克风给安德鲁。 Facebook上的凯特·希伯伦, 从范尔: “发展中国家如何管理 百万气候变化的移民?”

(}*\fM@ s"D`tj0心理学空间lE.W(u yI$O2D

28:00心理学空间)lq9?`yu"_!q l@

心理学空间1]+`CD-q K]L

尤瓦尔·赫拉利:我不知道。

#E+d x$M&ua ~a0

*K!\G"Zg028:02

${S,t8X+df0心理学空间+M$pE we

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你的答案,凯特。(笑声)

Efn&[3Dh"Q"}5d0

~jf8t@R028:04

#f"\hH M0

G8Td E {vs0尤瓦尔·赫拉利: 我觉得他们也不知道。 可能他们会否认问题。

YcO9m~;U_3zlC0

j M5H y]+Og I028:08心理学空间g[\"j|(Q(mA'ryq0g

]fPo#o0m:b0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移民是国家层面难以解决的问题 的另一个例子。 一个国家可以关闭边界, 但是这可能加深未来的问题。心理学空间-sHb$Mu*@]X

H5l"z)g d/gk028:18

1|G%{ u;j'?u/N6?{;Z9s{0

|3b |F[r&?8M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 特别是因为现在移民 比中世纪和古代更为简单。

#e:u{rAQ5i0心理学空间2N!z$D3Z1` uOSe~

28:30

_yn {]+?.h0心理学空间@5C2q.Y ^d

克里斯·安德森: 尤瓦尔,很多科技人相信一件事情, 政治有点被夸张了, 事实上,政治领导人 在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现在真正决定人类的是科学、 发明、公司、 除政治领导人外的很多东西, 领导人做不了很多事情, 所以我们是白担心。

!C$P%t$aTQhQM0

n5H9ON f0@&i*P9L028:58

?+}oq!v$J0心理学空间L@ h'kUu)wc,hB

尤瓦尔·赫拉利:首先, 政治领导人做好事 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他们做坏事的能力是没有限制的。 这是基本的不平衡。 你依旧可以按下按钮,炸掉所有人。 你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想,比如,减轻不平等现象, 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但是开始一场战争, 你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所以现在的政治系统有 一个根深蒂固的不平衡, 这挺令人沮丧的, 你不能做很多好事, 但你依旧可以造成很多伤害。 这依旧是政治系统很大的隐患。

Q g-~%NAE$K$A)o(^0

l!G9eXh8r \h&ru029:39心理学空间6hy0k].];a.N

心理学空间@?8I Tg?'[fu

克里斯·安德森: 所以当你看看现在发生的事情, 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 历史上有一切都很好, 然后一个领导人使世界 和他的国家倒退的时候吗?心理学空间?].xxZ3OU\5n0|

心理学空间 oeb,F$n&q W

29:53心理学空间wYY(S;h"QLL

心理学空间1m;R$x!uEO

尤瓦尔·赫拉利:有几个例子, 但是我应该强调, 从来都不只是一个领导人, 有人把他推上台的, 有人允许他继续待在台上。 所以并不是单一一个人的错, 有很多人在这样的人身后。心理学空间Vj"XQK u#di E

心理学空间"G2ON;MvYTu

30:12心理学空间 h Kh"IJ1X

心理学空间.o(x4?&KNP? k gX

克里斯·安德森: 我们能把麦克风给安德鲁吗?

y^8t8g#@zw3w2WQ0心理学空间+Yl%kM_6Y{

30:19心理学空间5@7|$@,^|9E0`

心理学空间+l$pi#RK N pU;n

安德鲁·索罗门: 你谈了很多关于世界和国家的事情, 但是在我看来, 世界还是掌握在一群一群的人手中的。 看看在美国被ISIS招募的人, 还有其他的组群, 不受国家的限制, 但是依旧代表着重要的权力。 他们该如何被融入系统? 以及如何使一个多样背景的设定团结, 在国家或者世界领导下?

v| U ] f9IsthE0

U i4{jB z}lOm030:47

+Qe'y4A P)x l s0心理学空间fp+G[[ Vd;H

尤瓦尔·赫拉利:多样背景的问题 在国家主义里也有。 国家主义偏爱单一背景, 更极端的国家主义 偏爱对单一背景的唯一忠诚。 因此,国家主义有了很多问题, 对想要在不同组群中 有多样背景的人。 所以这仅是全球背景下的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o-LM ~4N4m3L

心理学空间)Rrfy$Bcb

31:18

:kTJ&V7I0

^/y~-m4] |v'Qu[0我认为,历史表明 你不能片面的思考。 若果你认为每个人是单一背景的话, “我只是X,我不能是其他东西。” 这就是问题的开始。 你有宗教信仰,你有国籍, 可能需要唯一忠诚,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选择。 有很多宗教信仰和很多国家, 能够让你同时有非常多样的背景。

PM%Q{ Mp0}0

x&Ow[gk031:53

D,e-AO1q)@8Ln'J!O]0心理学空间.j(f_ dmg{

克里斯·安德森: 去年发生的事情的解释 是一群人忍受不住了, 自由主义精英, 痴迷于很多很多不同的背景, 然后他们感觉, “但是我的身份呢?我被完全遗忘了。 似乎我觉得我是多数人?” 然而这只是诸多愤怒的冰山一角。心理学空间2c kA M4B~

#FHH mY:Ss8z~Z032:20

#^ l$W%h na!^.^!e0

B#e!l*MD0尤瓦尔·赫拉利: 身份总会带来很多问题, 因为身份总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迟早会和现实冲突。 几乎所有的身份, 高于基本群体的级别, 和十几个人的级别, 都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他们都不是事实。 他们都不是真的。 这只是人们发明出来 互相告诉然后相信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身份都是不稳定的。 他们不是生物学上的事实。 有的时候国家主义者, 认为国家是一个生物学上的物体。 由土壤和血液组成的, 形成了国家。 但是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心理学空间;z*H4u4?AV*r

心理学空间kKXAD8o8z,t

33:09心理学空间 a?%aTW8G

.O-MlG }6e&Q FF0克里斯·安德森: 土壤和血液和在一起是一团糟。心理学空间6\ `5J"WN%_3g/k

心理学空间 kE?q7f:gqQ

33:11

u+Fc!^"S0心理学空间&^-M _2L,b,MO O/Z

(笑声)心理学空间g3tw2zx}

-P^TyH3pLgW@033:13

1s Y4_D[0

cX'lz"e&M:P#e_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而且它还会搞乱你的头脑, 当你认为你是土壤和血液的组合过多。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 显而易见现在的国家没有一个 在5千年前存在。 智人无疑是一个社交的动物。 但是百万年来, 智人和我们的人类祖先 生活在几十个个体的小群体内。 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 但是现在国家是虚构的群体, 我并不认识这些人。 我来自一个相对小的国家,以色列, 八百万以色列人中, 我从来没有见过绝大多数人。 我也不会见到绝大多数人。 他们只是简单地存在在这里。心理学空间*gSim1deG'b n

e&O~:^5G3e)kmAt034:04

^bGP4wj0心理学空间.{yFiA#V)Y:h

克里斯·安德森:这样的身份, 这群人感觉被抛弃,可能被抢走工作, 在《未来简史》里, 你谈到这样的组群在扩大, 太多人可能会被科技 夺走工作, 然后我们可能会有一个 你称之为的很大的“无用阶层”, 一个传统上存在, 经济上无用的阶层。

`n"X \~9x0

J`4G0E,{034:34心理学空间)Y7g&o(ao["E x

[_'W%U;w,T~~Q0尤瓦尔·赫拉利没错。

I#n@9x2|:E+Jn[]0心理学空间2n5Zr"di&Xu f

34:35

2w!Cc7GWu7\nen0心理学空间)IIR9ie M3x

克里斯·安德森:有多大可能会发生? 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以及我们能够解决这个吗?

"|P L JJ$aw]tpW*JU0

f4qvW }k4Z+M034:43

+fN^-{ R@)q0

.?9Uo3HL0尤瓦尔·赫拉利: 我们应该非常仔细的思考这件事。 没人真的知道2040、2050年 的工作市场是怎样的。 有可能新的工作会出现, 但并不是绝对。 即使新的工作真的出现了, 一个被自动驾驶汽车 抢走工作的50岁的卡车司机 的生活也不一定简单。 一个失业卡车司机 把自己重塑成一个 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是很难的。心理学空间*rI9n dvT2z

h@W8dgk,@&wI i035:14心理学空间5l3WG-e@.Q-}

O"Jv vG0之前,工业革命的发展史, 当在某个产业机器代替人力, 解决方式通常是 在新的生产中低技术的工作。 所以你不需要更多的农民, 人们转向低技术工业的工作, 当这些工作被 越来越多的机器抢走的时候, 人们转移到低技术的服务业。 当人们说未来会有新的职业, 那些职业人类会比人工智能做的更好, 那些职业人类能比机器人做的更好, 他们说的其实是高技术的工作, 像软件工程师设计虚拟世界。 我不认为一个失业沃尔玛收银员 能够在50岁把自己 变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设计者, 我更不认为 孟加拉国的百万失业纺织业工人 能够做到这个。 如果他们真的想做到, 那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教孟加拉国人 如何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 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做这件事。 所以他们在20年内会做什么?心理学空间8}q:cJ$Q d

D,}4A/h9\/g.x$eoM2Z036:26

-WH!Lu5c L0

'?'x d9G+],h1v*?.M(oL0克里斯·安德森: 我感觉你很重视一个问题, 其实这前几个月就一直困扰着我, 这个问题不好在公众问, 但是如果任何人能够有智慧回答, 那就是你了, 所以问题是: 人类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心理学空间9ah6wp3m

6~CB-G(wq036:45

Oy'U7|5{[k0心理学空间"O2X7a v Q|/`6S.c)V

尤瓦尔·赫拉利: 据我们现在所知,没有任何目的。

oOmk D0Z1?-ZB&Q0心理学空间h sO2f4v&p/w"U

36:47心理学空间S4UoP-QRMC(J

心理学空间3^I-c%f8kHJ

(笑声)心理学空间:X f;]T$z-wGK tw$A3S,Q

心理学空间U;tsyC{2^;o7V}

36:48

S,r(uU0eG!J"b$W8r0

0K p}'a1F`|_2d0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宇宙戏剧, 或者宏大的宇宙计划, 人类拥有一个角色的。 我们只需要发现我们的角色, 然后尽可能做好我们的角色。 这一直是所有宗教和价值观的故事, 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 我能说的是这不是真的。 并没有什么智人参加的宇宙戏剧。 所以……

``~8[1T#AB0

d Q7S4B,^.mMdB037:18

NSe#Vm t0心理学空间OBER)|G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你一下, 在你的书里, 因为在《未来简史》里, 你做出了条理清楚和易于理解的解释, 关于知觉,关于意识, 以及那种人类特别的能力。 你指出了和智力的区别, 那种我们建造机器的智力, 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你是怎么知道人类没有目的, 如果我们还无法理解知觉是什么? 以你的理解,有没有可能 人类的目的是成为宇宙的知觉, 成为快乐、爱情和喜悦的中心呢? 可能我们能够建造放大那些东西的机器, 即使它们不会获得感知? 这听起来很疯狂吗? 读你的书,我似乎有点渴望这个。心理学空间m.P%q4P0Zd$m&[

L5P6{S Lg038:11心理学空间8t;mD/b;I7a2Gi9OP s

心理学空间CW3mV&K

尤瓦尔·赫拉利: 我相信现在科学最有意思的问题是 关于意识和头脑的。 我们能够越来越好的理解 大脑和智力, 但是我们并没有越来越好的 理解思维和意识。 人们经常把智力和意识混为一谈, 特别是像硅谷这样的地方,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在人类身上,这两个是相似的。 智力基本上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意识是感受事情的能力, 感受快乐、悲伤、无聊、痛苦等等。 智人和其他哺乳动物,不仅仅人类, 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及其他一些动物, 智力和意识很相似。 我们经常通过感受事情来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更有可能会把它们混淆。 但它们是不同的东西。心理学空间0J.I.f,}a%F

{%Uk,n_039:04

4Lh6P;l%g0

o:~n4fr4p,V#o9JKI0现在在像硅谷一样的地方发生的事情 是我们在创造人工智能, 但是不是人工意识。 过去的50年里, 电脑智能有非常卓越的发展, 但是电脑意识完全没有进步, 也没有现象表明电脑 在不远的将来会取得意识。心理学空间0N-B ii^l8ZI

^'xc0Kq` z"I"j.wv039:28心理学空间Gy n!q2P H)~

#}:Xb+a1]D+y f/}0所以,第一, 意识在宇宙中扮演的角色, 它不是智人特有的。 牛是有意识的,猪是有意识的, 猩猩是有意识的,鸡是有意识的, 所以如果我们想搞清楚我们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扩大我们的视野, 一定要记住我们不是 地球上唯一有意识的生物, 当谈到意识, 当谈到智力, 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是整个生态系统中最聪明的。

U \"vtd3iFY0心理学空间2S^1t)El)Hu

39:58

(dr(R:Gj7t0心理学空间 @G,R,a|jj.o

但是谈到意识时, 说人类比鲸鱼更有意识, 或者比狒狒,或者比猫更有意识, 我找不到证据。 所以第一步是, 如果你想要搞清楚,扩大视野。 第二个问题是意识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推翻这个问题, 我不认为意识有任何目的。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 在宇宙中找到我们的角色。 重要的事情是使我们不再痛苦。 有意识的生物 和机器人、石头或者其他东西相比 是有意识生物会感受到痛苦, 而且他们应该关注的 不是在什么神秘的 宇宙戏剧中找到他们的角色。 而应该关注痛苦是什么, 什么造成了痛苦以及如何从中解脱。心理学空间 y u5hz$x-F!a

$H dgCq040:59

2b ^wb LD0

h(y/u w]*c#K0克里斯·安德森: 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是现场有很多的问题, 可能Facebook也是, 可能还有一些评论。 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如果你要麦克风,请保持手举高, 我们会递给你。

'T.]qwU+B}0

Oo@/\8a1\?Z041:19

?*}` Ib+W3D;_0心理学空间+|P3v&_)SYW

问题:在你的工作里, 你谈论了很多关于 我们当成现实的虚构故事, 我们的生活基于这些故事。 作为个人,知道这个, 这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以及你会像我们一样把 这些故事和现实混在一起吗?心理学空间oE0z A cb*u

心理学空间l,o/Dr$PDr

41:36心理学空间 j*IR }r yU

m5r$SDg b r s)ds0尤瓦尔·赫拉利:我尝试不要。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 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一个人类, 是如何分辨虚构和事实的区别, 因为事实存在。 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虚构的。 只是对于人类,我们很难分辨 虚构和现实的区别, 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 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我们创造的虚拟事物, 国家、神、金钱和公司, 它们现在控制着世界。 所以甚至思考 “哦,这只是我们创造的虚构的东西。” 是很困难的。 但是事实依旧存在。

N;q[I'sZKO!UJ0心理学空间rMID-Y9q)P6DFb3lry

42:17

3?6s(d,p2}Z~B&JS0

7Iw0z;a#g0对于我来说, 有几个能够分辨虚构和现实的方法。 最简单的,最好用的, 我能够简而言之的, 是痛苦。 如果它能够感受痛苦,它是真的。 如果它不能感受痛苦,它不是真的。 一个国家无法感受痛苦。 这非常非常显而易见。 即使一个国家输了一场战争, 我们说: “德国因为一战的失败而痛苦。” 这是一个比喻。 德国无法感受痛苦,德国没有意识。 德国没有知觉。 德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没错,但是德国不可以。 相似的是,当一个银行倒闭, 那个银行无法感受痛苦。 当美元的价值降低, 美元无法感受痛苦。 人能够感受痛苦, 美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这是真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看到现实, 我会测试其能否感受痛苦。 如果你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痛苦, 这也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现实。心理学空间%Shql5j

%@Zym)V3Q[5y.m043:16心理学空间4_zG.n rfe

心理学空间*B Ax"\#lrO}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从看不懂的语言的人。心理学空间0ym,U3z/Wis|H^

心理学空间.YX.Ta1O@deq

43:22

W^'`2s*?%@ N6O0

6`l\[D(ZE0尤瓦尔·赫拉利:哦这是希伯来语。 克里斯·安德森:噢,希伯来语。

Qoil(ySX/Ul0

g)mDG,\r043:24

up^,Z)zSy0

|"\:W ~&I FhV4e0(笑声)

qv_.^9z NyO0

4N2kODA{043:25

a#lvBC9s3q0

c,`4Wg,I6e4}@b0你能读这个名字吗?

\dW9Us ^0

\#|^ZTF;d%x043:27心理学空间l$u,w]c3C IM+cM/]

心理学空间+~B OQF:J

尤瓦尔·赫拉利:……

)Z6gpH1v.T+d0

2nMh[ysdg043:28心理学空间-W6Oi/oQ5C0exd x

心理学空间5lA:ay1NA-{|/t

克里斯·安德森: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是:“真相后时期 真的是一个全新的时期, 还是另一个历史长河的时刻?”心理学空间8xYlZ~d Z+{R

9i5r}Wz2pG9c/pl043:40

W3{t;V"E|D0

,mAp(a-Qy!O-\u0尤瓦尔·赫拉利:个人所见, 我不同意“真相后”这个概念。 我作为历史学家的反应是, 如果这是真相后的时期, 真相的时期是什么时候?心理学空间)nKWQ&J(} i

心理学空间 M,d-Y8e^

43:50心理学空间oT)T/G1E8n)rE0r

F-I!P/k }'B0克里斯·安德森:没错。心理学空间*KGGXmUc5b

心理学空间9?6[,v;hRPp

43:51心理学空间1Rl3MxRL.CF3F$A

心理学空间y:p2E9OrLDW

(笑声)心理学空间a:B+?#Em"Vl$P,o

P.A+f|1Gu;S6?043:53

&b7k F At0心理学空间0p/YmLe7C,y

尤瓦尔·赫拉利:是20世纪80年代, 50年代还是中世纪时期? 我们一直都生活在某种真相后的时期。心理学空间2u(vm u#}ec

心理学空间FC zx To z

44:02心理学空间&G\F5L/P&H%A\

心理学空间#B!u-d7B s _It2Y8mB*Y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一下, 因为我认为人们谈论的 是有更少的记者报道, 有被验真过的现实的世界, 被那些注重真实的机构检查过的世界。 所以如果你相信一个事实, 你所写的就是信息。 有人认为信息应该真正与现实相连, 如果你写一个头条, 这是一个很严肃重要的 反映现实的事情。 然而有些人不这么认为。心理学空间 \~F h-Ua+v

心理学空间e1J6WvP5hx2d

44:39心理学空间BAT \T/@9h

心理学空间X grzYWHa

但是我认为担心是 现在的科技非常强大 在一段时间下,能够放大所有的事物, 不管其与现实的联系, 只管点击量和吸引注意, 这是非常有害的。 这会导致一个很正常的担忧,对吧?

EC'w"HvW9O0

j9a Ml.EP5a0Yh044:58

;o H9yrC+O^s0心理学空间 Sl+\%{x U ?4t7]3{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随着科技发展, 现在传播现实、虚构和虚假更简单了。 现实和虚构的都有。 宣传现实都比以前简单了非常多。 但是我不认为有什么非常新的东西 关于传播虚构和虚假信息。 关于虚假信息和“真实后”, 约瑟夫·戈培尔也都知道。 他经常说如果你重复一个谎言, 人们为认为那是事实, 谎越大越好, 因为人们甚至都不认为 这么夸张的事情是一个谎言。 我认为虚假新闻已经存在上千年了。 就像圣经。

6n1jP.a,b R0心理学空间 oeK Z"B u`R{l

45:52

fk0AHBe0

1xtmJbM4E0(笑声)心理学空间|Ws,z7`c.h

心理学空间%{,\?;By(j3]L

45:53心理学空间'}l!FGFspV

心理学空间e?#Jo0B8f4s@)d2|&s

克里斯·安德森:但是有人担心 虚假新闻和专制政权有关, 当虚假新闻上升的时候, 那是一个危险信号, 黑暗的时代可能会到来。

.]9w S9x]Yl0

#S([R%A Q:c+z046:08心理学空间G{.D Z3g0WE;EO

心理学空间3^f3]#q#\b X Xa

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国际上 虚假新闻的使用是很令人不安的。 但是我不是说这不好。 我只是说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心理学空间;j1|^nN$J|T

mW!|k1BqW g1ta6u046:20心理学空间 cj{!qU9aB0{

S,Z$\Xv'v U \C6YYS0克里斯·安德森: 在Facebook上对这个问题有很多关注, 关于世界政府和国家主义。 来自菲利斯·丹尼斯的问题: “我们如何让人们,让政府放弃权利? 这个含义太宏大了 我看不到整个宏观的问题。 但是这必要吗? 这需要战争才能实现吗? 不好意思菲利斯, 我篡改了你的问题,但是我怪文字。

~5j gaU,K(g0u0心理学空间r)L"mZQ]r

46:47心理学空间2AT9yav!|(O&S4b

#q\{l'R)h0尤瓦尔·赫拉利: 人们谈论的一个选择, 只有灾难才能打动人类, 开始一个真正世界政府的系统, 他们说我们无法在灾难前完成, 但是我们需要开始打基础, 所以当灾难来袭时, 我们能够快速反应。 但是人们在灾难前 是不会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另外一件我要强调的事情 是任何真正相信世界政府的人, 都要澄清 它并不会取代或者取消地方户口或者社区, 它们应该共同存在, 应该都是系统中的一部分。

D1e;q UF0心理学空间3Qck'm5`$LfW8U

47:40心理学空间I@NI5m)A2v1|'DO

心理学空间.M:X2Y?2QgO

克里斯·安德森:我想多谈谈这个, 因为“世界政府”中的每一个字, 是非主流右派很多人心目中 恶魔的缩影。 它看起来很吓人,很遥远,很未来, 它还让人们失望过, 所以全球主义者,世界政府, 不要,走开! 很多人认为这次大选 就是对任何相信这个的人的鼓励。 我们如何改变叙述方式, 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吓人和遥远? 基于你说的 和地方户口、地方社区的主意。

s#s9k0[.WL0

@| CJ7?z gn*l048:17心理学空间zPO'D3` G5okd

@GMVsc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我们应该 以智人的生物学现实开始。 生物学告诉我们两件关于智人的事情 和这个问题非常有关: 第一,我们完全依赖于 我们身边的生态系统, 而且现在我们所谈论的是世界范围的系统。 你无法逃避这件事。心理学空间f T ~Re$X ?1oJ

心理学空间SE ^H`B,L

48:42心理学空间zU2KL U3Q#yn8x

心理学空间SMeyj/e ooxV

同时,生物学告诉我们, 智人是社交动物, 但我们只在非常非常小的范围内社交。 这只是人类的简单事实, 我们无法和超过150个个体 有亲密关系。 我们社交群体的大小, 智人社交群体的大小 不超过150个个体, 一切超过那个数字的, 都是基于某种虚构故事, 和大型机构, 我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方法, 基于生物学上对我们的理解, 为了它们编织在一起, 为了了解21世纪的现在, 我们需要世界范围和地方社区。心理学空间 cpZ5{*b

心理学空间s*Ddh;{*b,X

49:44

f)P4a+BnGS t0

&c t6Ii.h0我甚至会进一步说, 我们自己才是开始。 现在人们感觉被疏远和寂寞, 和找不到在世界上的位置, 我会认为重要的问题不是世界资本主义。 重要的问题是过去的几百年里, 人们开始脱离实体, 开始和他们的身体保持距离。 作为一个依靠狩猎和 采集生活的人或者一个农民, 为了生存,你需要不断 和你的身体和感官保持联系, 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你去森林寻找蘑菇, 然而你不关注你听到的, 你闻到的,你尝到的, 你已经死了。 所以你一定要保持联系。心理学空间RTC3ye8n5A4hN

心理学空间!Hj6s:mo m

50:34

;s'E OR'\0`]0心理学空间;{#g `8p(f2M4NGOD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们正在失去 与他们的身体和感官的联系, 去听,去闻,去感受。 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屏幕上, 转到了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 到了其他的时间。 这个,我认为, 是感觉被疏远和寂寞等等的原因, 因此,部分解决方式, 不是带回国家主义, 而是和我们的身体重新联系, 如果你和你的身体重新联系, 你也会在世界上感觉更像待在家里。心理学空间&KF.G2R$Q7u

心理学空间's Q/Cbz

51:14

V?;y(w'g b8f0

)G,aE/T3kIak"aD0克里斯·安德森:取决于事情的发展, 我们可能很快会回到森林里。 我们会再提出现场的一个问题, 一个Facebook上的问题。

1\B(Y9q J9kVU,t7V0心理学空间9J pLQveA#O5Fd

51:21

)E/nD)x:iPW!X*F!T0心理学空间T#L1E!@m){

艾玛·艾迪达克:你好, 我来自非洲西部的加纳,我的问题是 你是如何提出并辩解世界政府对 历史上被全球化剥夺利益的国家历史上 以及我们谈论的世界政府, 在我的眼里,它一定很像西方国家 认为的“世界”的模样。 所以我们该如何表达和解释这个 全球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概念, 向加纳,尼日利亚和多哥这样国家 和其他国家的人们?心理学空间6wDR wGSVi

心理学空间0{e(aj d J1d4fre

51:56

k'D/YJuUxo0心理学空间8K-x)QN w^5~`4Q+W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历史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点。 许多遭受过 持续两百年的 国际化,帝国主义和工业化的国家, 下一次也最有可能 遭受到打击。 我们应该非常非常强调这一点。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世界政府, 如果我们遭受到气候变化, 遭受到科技导致的扰乱, 最严重的打击不会发生在美国。 最严重的打击会在加纳, 会在苏丹,会在叙利亚, 会在孟加拉国,会在像这样的地方。

v~`2Y g/I&c0心理学空间l*B2sEv/[

52:49心理学空间@,T(O"EE5K&H?,j

心理学空间v:Xw/} ? Fu

所以我认为这些国家愿意 为下一次扰乱做出行动, 不管是生态上的,或者科技上的。 想想科技导致的扰乱, 如果人工智能、3D打印机和机器人会 抢走上十亿人的工作, 相比瑞典, 我会更担心在加纳或孟加拉国的人。 因此,因为历史如此不公平, 灾难的结果, 并不会被所有人平分, 富人们总是能够逃脱 气候变化最严重的结果, 穷人们并不能以自之力造成这个结果。心理学空间3htM]]} D

0B5V@!~+},_q3i/D%I053:43

e L G2Rv f0

(Rd}{\u$nM L0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的卡梅伦·泰勒有一个好问题, 在《人类简史》的结尾, 你说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 “我们想要我们想要什么?” 你认为我们应该想要想要什么?

XLe5mR8L/lh0

OxAq2e&T%\ _053:56

g'P9Hx!jsu0心理学空间RFULIzQ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我们应该想要了解真相, 理解事实。 我们所想的大部分是改变现实, 来容纳我们的渴望和希望, 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想的是要去理解它。 根据历史上的长期轨迹, 你能看到上千年以来, 我们人类开始控制外界, 尝试改变它来适应我们的欲望。 我们已经控制了其他动物, 控制了河流,控制了森林, 并完全改变了它们, 造成了一个生态性的毁灭, 但并没有满足我们。

#vn c;`![b)_*\0

"c#Z#u!Yzdm)OF054:44

1j5d*}n$j.j4s,E P0

-L{0\$de@5||0所以下一步我们会转向内在, 我们会说:好,掌握外在世界 其实还没有让我们满足。 现在尝试掌握内在世界。 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 关于21世纪科学、科技和工业, 尝试取得对内在的控制, 学习如何驱动和制造身体、大脑和意识。 这些有可能是21世纪经济的主要产品。 当人们谈论未来的时候, 经常他们想的是 “哦,我想要获得 我的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 然而我认为这非常危险。心理学空间\8zC-yW I4@g(v\k/y

心理学空间+{T-I/G O/a(X

55:27

H'?L Yt(x0心理学空间 EAXI"VVq/S

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一件事, 是没错,我们能够操控, 但是因为我们并不 了解生态系统的复杂性, 我们现在面临着生态系统崩溃。 如果我们现在尝试改变内在的世界, 但是并不真正了解他, 特别是没有对心理复杂程度的了解, 我们可能会造成某种内心环境灾难, 我们会面对某种内在心理崩溃。

~n~ n?6Pb0心理学空间O@EE%?

56:04

*Wz [v.u*Cr-jA0

+[~?8X`.d0z:}"b0i0克里斯·安德森:总结一下, 现在的时政,现在的科技, 像你刚刚说过的担忧, 似乎你觉得未来 是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 你好像很担心。 没错吗? 如果有希望,你认为是什么样的?

N~-XW$xZ9iI[0心理学空间y%p$s"JX7z\K-[

56:25心理学空间gTNX TxQb4^g

d_%J#TC0尤瓦尔·赫拉利:我注重最危险的可能,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批判家。 社会主要关注于积极的一面, 所以历史学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责任 就是强调这些新科技更危险的潜能。 我不认为这些是不可避免的。 科技决定不了一切。 你可以用同样的科技, 来创造非常不同的社会。心理学空间u{2nyC PsE

_3FkejGID056:57

ns;ob;via-D@0心理学空间Z:E6g\ ?M2k

看看20世纪, 工业革命时的科技, 火车和电力等等 都会被用来成立社会主义独裁, 或者一个法西斯政权,或者自由民主。 火车并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相似的,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等等, 它们不会决定一个单一的未来。 人类会积极面对挑战, 人类雄起面对新科技的挑战最好的例子, 就是核武器。 在20世纪40、50年代后期, 很多人相信 冷战迟早会在一场核灾难中结束, 摧毁人类文明。 然而这没有发生, 事实上,核武器在世界上促进了 人类改变国际政治的方式, 来减少暴力。心理学空间3w#h0qG ZX#js

心理学空间c,JYel)E:f:^

57:59心理学空间3o.CS`c*V4p5X

d%T0[D!`[0很多国家基本上把战争 从他们的战略书中移除。 它们不在尝试用战争追求利益。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做到了, 但是许多做到了。 这可能是为什么1945年后 国际冲突急剧减少的重要原因。 现在,正如我说的, 死于自杀的人其实多余死于战争的。 所以,我认为,这给我们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明了即使最令人害怕的科技, 人类也能雄起面对挑战, 而且还会能从中获益。 问题是,留给我们犯错的余地太少了, 如果我们做的不对, 我们可能不会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7~Y8[ i:`3cE0

1h0Pm3uhD N | B058:54心理学空间0iV0]F2N

心理学空间6O.G}{/OVS;|'K

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一个很有利的说服点, 我认为我们应该总结一下了。 在结束之前,我想对现场的人、 TED全球社区 和所有在网络上观看的人说: 帮助我们建立这些对话。 如果你像我们一样相信,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不同的沟通方式, 就在当下,帮助我们。 帮助其他人, 尝试和你不同意的人沟通, 理解他们, 理清思路, 并帮助我们想方法推动这个对话, 所以我们可以像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做出真正的贡献。心理学空间9DW^ y,?&\ d1De

/Lzh;_-xD7An:v7e059:35

2`{ ks {0心理学空间&V;We#Ca{ k6i"d+A

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感觉更清晰了, 更担忧了,更深入了, 对现在的时政。 赌注真的看似很高, 所以帮助我们把它下在一个明智的地方。心理学空间|5Gm Ih#HV

a7ohY5ii1VC]:r059:51心理学空间.DX'zO,vl\,KL]

心理学空间,zj#]_X6Z,}7Ur

尤瓦尔·赫拉利,谢谢。

sZ@B ed} kX0心理学空间+r?7uI+m

59:52

5g'E.b vOJW6cVA?0

*f(Q*hx^ FyS,`*Hx:l0(鼓掌)

t(F[5p x#UE0

c;@&f5A W9P g0

)\"\,W6p/hu7`m ?ui}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TED 意识不是理所当然的 by Simon Lewis|西蒙・路易斯: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 琼・哈利法克斯:慈悲心与感同身受的真正涵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