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克莱因论文《象征形成在自我发展中的作用》的解读
作者: 汉娜·西格尔 / 434次阅读 时间: 2019年4月09日
来源: 杨立华 译 标签: 象征 杨立华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对克莱因论文《象征形成在自我发展中的作用》的解读心理学空间*M.{R)\Y~ zO
作者:汉娜·西格尔
O \ZU4v3j7vP@0翻译:杨立华
bYQ]J ]9e{Bx0
2L `3[t$u8A0心理学空间(@sj R{ D%j
心理学空间MP&p Xd.O.pT+R

心理学空间2Q X hx)^gqD

在这篇文章中,我分析了克莱因写于1930年的论文《象征形成在自我发展中的作用》,并试着表明这篇论文是她最为重要而且对今后的理论发展有重大影响的论文之一。在这篇论文中,她大胆地提出,形成象征的能力在自我发展的过程中至关重要。她将它与客体关系的发展联系起来,并且强调了攻击性和焦虑以及力比多在此过程中的作用。它为她的投射认同理论打下了基础。这篇论文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在研究思维和升华的发展中精神疾病如何形成方面,它创造性地激发出了新的理论,并且加深了我们对这一问题的理解。心理学空间(A2Ly*]wUqz

Xr2s)[a3q0《象征形成在自我发展中的作用》(1930)是克莱因最具创造性的论文之一。与弗洛伊德一样,克莱因的思考和理论一直在不断发展。每一篇新的重要论文都会导致对之前的理论的修正——不管是弗洛伊德的还是她自己的,并且成为新的理论发展的起点。她这篇写于1930年的论文,是我们思考象征的起源和发展的分水岭。心理学空间|n H{PN

Q,B5g3E AYg0无意识象征在精神分析理论和实践中都是基础和重要的概念。对无意识象征的理解,不仅是理解梦和象征的关键,也是理解所有无意识沟通的关键。我们通过无意识的象征性表达来认识无意识。

'Rs8Y7Z2b&r;yS0心理学空间5a%t7u'ng3d#PQ

1916年,琼斯写了一篇关于象征的重要论文。在这篇论文中,他将真正的无意识象征定义为如下几个方面:心理学空间7h?4_3L?t?$\[R

KIm'?a"lN|8_01)它是一种被意识压抑的象征,并且整个象征过程是无意识地进行的。心理学空间5b'\f(w:h"WHz1?.Y.@

g`cy*K zA02)所有的象征代表着“自我、直系血缘关系以及出生、生活和死亡”的观念。

:B{#|e ?B;D#p0

#R;~Y+R \4dx(T03)这种象征有着恒定的含义。很多象征可以用来代表同一个被压抑的观念,但是一个特定的象征有一个普遍适用的恒定含义。

A1Sss&e?4? ^z0

O*|-SfA y"ju;H4E04)象征源于“压抑和被压抑的趋势”之间所导致的内心冲突。更进一步说:“只有被压抑的才会被象征;只有被压抑的才需要被象征”。心理学空间g9lv"iBy Z

Z rm ~4D6o0琼斯还进一步对升华和象征做了区分。他说,“当投入到被象征化的观念中的情感,就那个象征而言,如果没有被证明能够有质的改变,就是象征,而升华是有质的改变。”心理学空间w D%]Ap-I

心理学空间1[*\&}{-o:im r

总结琼斯的观点,有人也许会这样说,当因为冲突和压抑而必须放弃一个欲望的时候,这个欲望可能会通过象征的方式表达自己,并且必须要被放弃掉的欲望的对象可以由一个象征来代替。这篇论文蕴含着基本的原则。它区分了有意识象征(他称之为隐喻)和无意识象征。并且他用精神分析的观点对无意识象征,以及它的起源和动力学做了概念化处理。

5W4z6W{B0心理学空间gYye5I_ z

琼斯所表达的观点,有一些是没有争议的。比如,整个过程是无意识地进行的,象征代表着自我、直接的欲望对象和它们的关系,以及象征是内心冲突的结果。其他观点从提出以来一直有争议。例如,一个象征真的只有一个恒定、普遍的含义吗?弗洛伊德对这一点并没有这么武断,在一些著作中他说过象征有时候是多因素决定的。将象征定义为升华的替代品也是有争议的。事实上,在实践中,弗洛伊德和琼斯都分析了艺术作品的象征性。心理学空间:Ty3gi&}M

{%B9w"Xnv/Y01930年,克莱因发表了关于象征形成的论文,这篇论文既延伸又挑战了琼斯的观点;她对琼斯观点的挑战比她当时意识到的还要多。这篇论文是在这个领域她与儿童的工作的一个顶峰,并且是对她的观点的一个更为明确的概念化。在她之前的论文中,她明显地将象征视为是基础性的,不仅对于症状,而且对于升华而言都是。

R!FR/mm&iPZ+AE2y0

V[O8ww*H%N~/q0在她最早的一篇论文《学校在儿童力比多发展中的作用》中,梅兰妮·克莱因描述了学校和学校的功课对儿童来说象征着什么。通常,学校象征着母亲的身体,老师象征着父亲;或者一个部分客体,阴茎,存在于母亲的体内。儿童的学校活动,游戏或者学习,象征着无意识过程。她表明了对儿童来说,在内心深处,所有的知识如何象征着父母和他自己的身体,性关系,以及母亲的身体内部。由于这些无意识幻想也会激起焦虑,而这些焦虑通常会抑制学习的过程。例如,对Fritz来说, 字母“I”和“E”代表着男性和女性生殖器;而把它们合在一起代表性交。字母“L”是大便做的阴茎,在这个过程中被弄脏。虽然克莱因说到因为性象征引起的焦虑,但事实上,她所描述的焦虑大部分起源于攻击性——儿童对父母性行为的攻击,以及他或者她对报复的恐惧。她也提及了一些生殖器幻想。Fritz不愿意做除法,因为对他而言,这代表着把他的母亲切成碎片。Greta不能做语法题,因为对她而言,语法分析代表着解剖和吞食烤兔子,而烤兔子在其他的语境下代表着她母亲的胸部和外阴。心理学空间 Ad,~H3N$]#I-J

%cZL(Z T4@,{6q0对克莱因来说,象征是了解儿童所有活动的关键。在那个时候,可能克莱因甚至都没有完全意识到,她的观点已经与弗洛伊德的产生了分歧。区别的根源在于,她看待无意识幻想的方式。对她来说,无意识幻想在精神生活中的作用比弗洛伊德所描述的要更为基础:克莱因认为幻想在儿童的生活中一直是活跃和普遍存在的,并且在所有活动中象征性地表达自身,而不是仅仅在病态的象征中。心理学空间"_,S6_5T~/HwN}

4Ap0dC~eJ3w0和儿童一起工作,克莱因不可避免地会参与到语言、智能、对世界的兴趣的发展,以及这个发展过程中的病理学的研究上面。在她看来,象征起源于儿童经历到的冲突,而这个冲突与他母亲的身体有关。她观察到在小孩子身上探索的冲突非常强烈。她把这一点看得很重要,以至于她将其命名为求知本能,将它放在与生和死本能同等的地位之上。(在比昂的理论中,它成了K联结,与L和H联结同等重要。)但是,因为这个探索的欲望是与儿童的第一个客体——母亲的身体——的力比多和攻击性兴趣结合在一起的,它会导致焦虑和愧疚,而这迫使他将兴趣转向他周围的世界,因此赋予它象征性的含义。弗洛伊德和琼斯认为,是力比多联结让儿童可以通过外部世界中的事物来象征他自己和他父母的身体,克莱因补充说,焦虑是象征形成中的主要动力。破坏母亲的身体所带来的愧疚和焦虑,以及对报复的恐惧刺激了象征的形成。在精神病人中,象征形成是最为紊乱的,正是在分析精神病儿童——有史以来第一次,她能够描述和分析象征形成的紊乱。

o5^bn!A&f[iG0心理学空间:Ve9m_(h.V

在她1930年的论文中,她描述了一个精神病儿童的分析过程。Dick,4岁,不玩耍,不说话,也不与人有任何联系。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焦虑。他只对门把手和火车感兴趣。今天他将会被诊断为自闭症。在分析中,Dick在幻想里做出了对她母亲的身体的非常残忍的攻击,将他的排泄物以及他的身体的某些部分,尤其是他的阴茎——后者被看作是施虐的,投射到她体内,然后这些被认同为她的某些部分。这些攻击的结果就是,他母亲的身体成为了一个极其强烈的令人焦虑的客体,以至于整个过程停止了。在分析过程中,随着无意识焦虑的减弱,以及变得更加明显,象征化的过程再次启动了,让这个孩子能够说话、游戏,并且开始建立关系。梅兰妮·克莱因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焦虑促使了象征的形成,但是过度的焦虑会让这个过程停止。心理学空间Xycr.q G!d'U&Gt|

心理学空间Hl.~V,A zw

克莱因的工作在关于象征的思想上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就像这篇论文的题目所表明的,她将象征形成看作是自我发展中的一个关键元素。

+B2c!kH.Va0心理学空间{'?mZKX(dW

因此,象征不仅成为了所有幻想和升华的基础,而且,它还是主体和外在世界以及现实的关系的基础……主体度过这个阶段的成功程度,取决于他随后获取的外部世界与现实相符合的程度。

Y-I GjQ,G]0心理学空间'S cP6QTQ

她将象征的发展与客体关系的发展联系了起来。是最初的客体关系的紊乱导致了象征功能的紊乱,并且这个紊乱反过来又阻止了客体关系的发展。心理学空间dZ3n qhh-kt

4A3q+W^+s$zuLK_?0在写作这篇论文的时候,克莱因认为,俄狄浦斯情结开始于施虐倾向最为严重的阶段,并且象征形成的紊乱是由于在那个阶段过度的施虐倾向。但是1930年后不久,她放弃了这个观点并且“最大施虐倾向”这个术语在她的著作中消失了。她将俄狄浦斯情结描述为开始于抑郁心位。虽然她强调Dick身上的施虐的作用,但是她也提起了投射的作用。

5~%t)G%Y9a&qh |MM0

&?1C$Vga0与施虐的程度相对应的防御具有暴力的性质,并且从根本上与压抑的机制不同。与主体自身的施虐相关,防御意味着驱逐,而与客体相关的意味着毁灭(着重号为作者所加)。

.mX)v(E*} Zi ~ m a K6Pv0

%\7B!w}6s8uF-u0这篇论文包含着这个领域随后所有工作的萌芽。它具有根本的重要性。它首次对精神病人进行了分析,并且她不仅描述了作为精神病过程中的一部分的象征形成的病理学因素,还表明它是可以分析的。虽然理论上,她将这一紊乱归因为过度的施虐倾向,但是事实上,她给出了或许是她最好的对投射认同过程的描述。在他的幻想中,Dick将他的排泄物和他施虐的阴茎投射进了他母亲的身体,而这些变成了她身体里非常令人恐惧的部分。并且在这篇论文中,克莱因频繁地提到,Dick如何将他母亲的某些部分认同为他自己投射的身体的某些部分。她频繁地提到等式。她还表明Dick如何具体化他的象征——例如,当他看到他留在克莱因大腿上的铅笔屑的时候,他说“可怜的克莱因!”,而这跟他说“可怜的窗帘!”时候的方式是一样的。

WGx#uqp0

w7yxQ!iO;@:^0在这篇论文之后,克莱因没有再明确地回到象征这个问题。但是,是她之后对偏执-分裂心位和抑郁心位,以及它们之间的波动的概念化,还有她的投射认同概念,让其他人可以延伸她在象征方面的工作(克莱因,1935,1940,1946)。

*k?XvS"g0

S3g)P"`(i$WeY^~ Ry0我已经试着将象征形成和它的演变与新的观念联系起来。我尤其对搞清楚象征形成和升华中的象征的区别感兴趣。在我的论文,《浅论象征形成》中,我给出了下面的例子:

8rO+y-k}"z[i0

#V b;r(L7T3B O0一位精神病院中的病人说他无法演奏小提请,因为他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手淫。另外一位病人会演奏小提琴,并且他的材料向他清楚地表明,小提琴代表着阴茎。心理学空间Ci AZ syj2@D

o_W.VL0在象征手法上有什么不同?在那篇论文中,我提出了这样一个假设,那就是象征形成是从偏执-分裂心位到抑郁心位逐渐发展出来的。象征必须有三个功能:对X来说,A象征着B;对X来说小提琴象征着阴茎。对一个主体来说,一个替代品象征一个客体。当象征通过投射认同形成了的时候,结果就是我所称之为的象征等式。自我的一部分变得与客体相认同,并且,作为结果,主体所创造出来的那个象征,与被象征的东西是等同的。象征并不代表那个客体,但是被当作就是那个客体。演奏小提琴感觉是就是在手淫。在抑郁心位,客体被放弃掉了并且受到了哀悼,并且象征是在内在世界中被建立起来的——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内在客体,代表着客体,但是并不等同于它。象征等式被用来否定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分离。象征被用来克服被接受的丧失。在退行的时候,象征可能会回复到具体的形式。心理学空间,V s0{5B2v/B

n1fdQI {_-sYs0一个16岁的青春期痴呆的女孩,经历了会嚼食我书架上的书籍的阶段。在其他时候,她并不会“吞食书籍”。她是一个受过教育、聪明、贪婪的读者。我也发现,当她年纪更小的时候,她会写童话,其中一个是关于兰开夏的女巫的。但是其他时候,她的童话会在现实中上演,而她会产生幻觉,觉得被兰开夏女巫迫害。这种波动并不仅仅存在于精神病病人身上。

k)S u7w4bB0心理学空间~,\ T j'a`#th5q

对一些客体从具体到作为玩具的象征性的使用的发展过程,Claudine Geissman(1990)进行了极好地描述。在那篇论文里面,她描述了在分析过程中,一个儿童对小石头和弹珠的使用的发展过程。她八岁,只能说很少的几个词,并且只能理解很少的谈话内容。她不会游戏,但是她很有攻击性,会撕碎、打破和切碎物体,并且攻击其他的儿童。但是,她有一些类似于过渡客体的东西,小石头,还有拿得下的一些棕色的弹珠。她之前经常把它们含在嘴里然后吐出来,把它们捡起来然后又吐出来。她还把它们用作攻击别人的导弹。但是,每一次当她把一个石头弄丢或者放错了地方,她就会进入一种无法控制的恐慌和暴力状态,包括抓她自己的头发和抓伤自己。在对她进行分析的前几周里,她发现洗手间的链子是用一串金属珠子做成的,而她对这个产生了依恋,经常把它们放在她的嘴里。Geissman博士认为它是移情中的重要一步,因为她与治疗设置中的某个东西产生了关系。根据这个孩子在洗手间的活动,Geissman可以开始对她解释,洗手间代表的是她母亲和分析师的身体,并且识别出了她与那个身体的各种关系。这项工作让她第一次试着做一个真正的象征性表达。那个孩子让分析师给她画一个大的灰色的弹珠。这也是她说出的第一个完整的句子,并且她第一次可以将两种品质放在一起:大的和灰色的。在其后的分析中,她接着让分析师画其他的物体,她甚至会自己给它们上色,并且她会把弹珠和石头从她嘴里拿出来,跟画上的作比较。她还开始自己画。但是,一次又一次地,那些她达成的象征又变得具体化,并且她会把画弄湿,或者把它们放在嘴里,或者把它们撕碎然后扔到外面,同时会产生许多忧虑症症状。心理学空间4g] @G0Uq

N7_S5eC/}:i~G0在这里,我不会详细讲述Geissman所呈现的分析细节,但是有一个特殊的时刻,在另外一个游戏里面,玩气球,她开始表现出整合的迹象,并且与此同时,她对弹珠的使用开始变化。最终,她开始与治疗师一起玩普通的抓子游戏,将石头和弹珠当作玩具;因此在分析师和病人之间建立了一种象征性的语言。

$z;sw:u?6J0

-Igj4h:Y/x%U&b0克莱因曾经将象征形成的问题与过度的施虐倾向联系起来。我将它们与投射认同联系起来。但是,我再一次用到了“过度”这个术语;我将病理学原因归因为过度的认同。比昂更进了一步。在他的论文《精神病和非精神病人格的区别》(比昂,1957)中,他做出了定性而不是定量的区分。在他看来,在精神病人身上,所有的投射认同都与良性的投射认同有本质上的区别。在病态的投射认同中,自我的一部分在心理上是破碎的,并且投射到了一个变得同样破碎的客体之上,然后与被投射的那部分自我认同。那些与自我的碎片认同的客体碎片,充满了敌意,他称之为奇异客体。如果这个大行其道,而不是拥有思想或者象征,思维将会被奇异客体充满。

|/L2ng2N%`0

yu.]1L!xK,z l0我的一位病人有一个幻觉,觉得有成千上万台电脑入侵了他的大脑。他之前有过在英国所有的学校安装电脑的计划,这样他的教义将会统治并控制那些学校。幻想的电脑是奇异客体的回归。这么成千上万的电脑也是植入他大脑的成千上万种解释。我们对他分离和控制我的思维的企图很熟悉,并且他觉得解释是这一过程的结果。他所投射的思维被嵌入在了我的解释之中,并且成为了攻击他的奇异客体。在移情中,对这个过程的分析打消了那个咨询阶段的幻觉。众所周知,比昂将他在那个领域的工作延伸到了他的容器和被容纳物理论,以及β-元素——β-元素是我所讨论的具体象征的元素——转化为α-元素的理论,而α-元素成为了象征和思维的元素。心理学空间?w6u5Q c,Q

'C0~?:?.v$m;`3oY `0我只给出了来自于精神病或者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案例中的材料。但是这些过程在正常和神经症人格中也是活跃的。我们的症状并不是基于抑郁类型的象征,而是基于具体的思维。这一点在癔症和强迫症症状中都一样清楚。

OAB"r^3F-@N0

Irh'xca0关于象征形成和它在自我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的工作具有深远的影响力,不管是在理论还是实践上。它不仅让治疗精神病和边缘型人格障碍案例成为可能,也对我们在所有的案例中对病情的理解和治疗技术有深刻影响。例如,在对梦的分析中,我们不再满足于分析梦的象征,我们还会将梦中象征化的程度以及具体的见诸行动的程度考虑在内。这一点不仅对梦适用,也对由病人带来的所有沟通的理解也适用,不管他们是成年人还是儿童,不管它是儿童的游戏、梦、自由联想或者一般行为。

wi)Y} gRr K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象征 杨立华
«关于象征形成的说明 汉娜·西格尔 | Hanna Segal
《汉娜·西格尔 | Hanna Segal》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