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hut和Kernberg的辩论
作者: mints 编译 / 550次阅读 时间: 2019年4月13日
标签: Kernberg kernberg Kohut kohut KOHUT 自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KohutKernberg的辩论心理学空间n gbei;O$w
mints 译
6Q3g{r/|cI I:A0
&O:fe&w;K[(b y"_(_0心理学空间#N8t~d \i-jN

SP,g#h3y7Z0

@ ER.`)J0心理学空间0e#F;O_&vA"G

科胡特:我很乐意进一步了解您的任何想法,以提高这次对话,或者进一步阐述本次对话内容。
&q~ P F8v4S+Sj ~L _0心理学空间r,[ Sn~2UT'pF z

)~aF/zJpIBD i`0克恩伯格:海因茨,你是在姑息病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要治疗师屈尊俯就的浮夸幻想吗?心理学空间fICu;QQ;q

?{2s)};uFE H+I0科胡特:当然(可以有)。如果病人要经历这个发展阶段,他必须沉溺在这种幻想之中。他的浮夸必须得到允许。这(允许他的浮夸,对治疗师来说)很困难,因为病人表现出这样的幻想会疏远治疗师。这是在测试治疗师的共情能力。心理学空间Z6dG;Arm

心理学空间0g(x^+a?LkOl8e w

克恩伯格:不,这不是反移情的问题。反移情问题是治疗师害怕病人的愤怒。治疗师面对病人的幻想犹豫不决,害怕激怒他的愤怒。这是在测试治疗师是否能够忍受病人的愤怒。纵容病人的浮夸,只会支持他对这种愤怒的防御。愤怒是由病人的自卑情结引起的,病人的浮夸也是在防御这种自卑。心理学空间P V!T@X'N

(S[#?:eb!cR0科胡特:是的,当然,这个概念很有说服力,很多著名的临床医生都这么认为。之前,我自己也接受(这样的观点)。然而,我后来的结论是:病人的愤怒是反应性的。他很生气,因为你对他的浮夸的诠释,实际上是在攻击他的自恋心理学空间Y op6RKo?2[

心理学空间 e/y)b0{/X+m&S @

克恩伯格:哦,但是他不能享受他的自恋,因为他真得觉得自己低治疗师一等。心理学空间*S$crj"f(F6jw"A

tzR9Yjb a0科胡特: 是的,他无法享受,我想这是他以后的能力。他真得没有足够的心理结构来支持竞争的情绪感受。如果正如他(表现)的样子进行诠释,这只会变成一种来自治疗师的要求,只为了将其列入病人的意识之中。心理学空间2b%K'eTiesu

心理学空间1e-wA'eB1F

克恩伯格:只要治疗师是中立的,就没有必要将诠释体验为治疗师的需求。

QGi)hV4t2o0心理学空间2bF3C7u`

科胡特:这个词是共情,而非中立。我并不认为你的立场之中有任何中立的方法。如果你允许病人将你排除在外,难道您的失败没有让你觉得自己处于危险之中么?即使被排斥的感觉并没有激怒你,为了病人的利益,你仍然不能阻止他忽视和贬低你,这些都是由您决定的么?如果我可以这么说,我的模型给了治疗师一种接受病人所做作为的方法,并且为治疗师提供了一种处理反移情的方法。心理学空间C6BV5aT3v/V)`w

8Ci-OsW5C0V0克恩伯格:等一下。毕竟,你所说的共情是不言而喻的。我不得不说,你在这里真正做的,是鼓吹和病人退缩到浮夸的共谋之中,显然你在这种共谋之中,对自己也并不那么满意。

a T [b K R%H0心理学空间eSi:r+PD,Q7}G(Q\

科胡特:[此时此刻默不作声,允许科恩伯格大张旗鼓。]

{#~h)YH Vsy bx0

&\0zCg@0克恩伯格:(继续说)我不明白你的共谋(随便你怎么表述),你无尽的耐心,不仅仅是一种操纵,一种纠治的经验。而且这不太可能非常有补救性,因为我们谈论的是严重退化的患者,他们会用神奇的、无所不能的方式诠释你的行为。心理学空间$\e5|&LA]I

心理学空间1JEwkc

科胡特:Otto,Otto。你真的不能想当然的理解共情。支撑共情是一项永远不会完全成功的艰巨任务。这不仅仅意味着要成为一个好的诊断专家。你似乎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患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持续不断用他们的浮夸、他们的愤怒测试治疗师。

.dshrk4j$n,zO}%M^0心理学空间lTO}WTJ

克恩伯格:好的,现在你可以看到。我们可能只是在谈论不同的病人。你刚才所说的很明显,你想让移情得到发展。但是我描述的许多病人都不能忍受分析。那些能够容忍分析的人,就是那些能够容忍你的“共情”的人,他们已经接受了你的权威。我病人的发脾气,这是真实的事情。心理学空间 u;Ck-Pl%b@

a4bx1V1NG `0科胡特:但是那些读过我的作品的人意识到,我认为这些病人不具备移情能力。他们将分析师体验为自体客体。必须允许这些意味着不需要病人接受你的诠释——如果我可以在这里有一丝的嘲弄的话。治疗此类患者的最终目的就是让他们能够将分析师视为权威;这不能成为分析的先决条件。还有,你说,这些病人会误解我的克制,但我必须质疑你(对他们不会误解你的诠释之能力)的信仰。心理学空间M?6` xy1NR

Kj-a-|#K,s0克恩伯格:好吧,你只不过是在谈论诠释的艺术:时机,准确性,以及其他的一切。

v Kpy3D0心理学空间u e0EL~#l

科胡特:现在,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你坚持自己权威的方式,采取的是传统立场,即,你是对的,病人是错的,病人应该学会欣赏这一事实。但你之所以在此如是为之,是因为病人贬低了你。恐怕你越是客观,病人就越无法能够体验到一种客体的关系。心理学空间L8@:n-Su(Bh,}

心理学空间D!D(Q!SsW8l2U

克恩伯格:阻抗分析或者作出诠释有很多的形式。我敢肯定,你将承认,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为了提供纠治的经验,为了利用各种因素——随便你怎么说——而不是忍受负性移情的严酷。心理学空间,R{PrVb)~(c[a.^
心理学空间!@N \-n]T?

心理学空间3Hut?3Wb

科胡特:很明显,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工作,我希望通过这样的辩论有所收获。分析师通常只会和意见相同的分析师谈话,这会给人一种不幸的印象,即分析师的培训让我们难以接受批评。

%gwCM5B!jVs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Kernberg kernberg Kohut kohut KOHUT 自恋
«不可分解的停滞与重复,塞尚绘画中的感受性与诠释 精神分析翻译
《精神分析翻译》
动力取向精神医学的理论基础»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