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暴力像病毒一样传播时我们如何免受其害?
作者: mints 编译 / 541次阅读 时间: 2019年4月14日
来源: Bushman 文 标签: 暴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暴力像病毒一样传播时我们如何免受其害?
f%}2W)Uj.V En@ R6V0Bushman 文
K`)A[5nx-RWE],J0mints 编译心理学空间JV]-n1E d/gw

a3b{Tg f Y:D0
0N!h^L1RfJ0心理学空间^8T8]W+I|


C4A/S#e'j]U0新的研究揭示了暴力为何会像病毒一样传播心理学空间 p-^K$C5U4Pz#b*d2}

3z[U!r:d&Xzj2b1T001暴力传染,不容忽视的现实

ii+m/G xTn-Ye9G0心理学空间 uH(dmu|

马丁·路德·金博士在1958年说:“暴力导致了暴力”。暴力的确具有传染性,而且,有很多的研究都支持金的观点。201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了一份153页的报告,标题为《暴力的传染》,该报告详细讲述了暴力的发生过程。[1]如果用人与人之间相互传染的疾病形容暴力的传染过程,我们就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减少/预防暴力的方法。心理学空间9s7WN/N0b{;T

F x$}z0N}}8N0社交网络是年轻人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年轻人之间的暴力行为也特别严重。美国每年死于凶杀的年轻人比死于癌症、心脏病、出生缺陷、流感和肺炎、呼吸道疾病、中风和糖尿病的青年人还要多。美国年轻人的谋杀率是同等高收入国家的3到40倍。为了了解暴力在社会网络中病毒式的传播方式。我和同事罗伯特·邦德(Robert Bond)对美国青年的全国代表样本进行了几项研究。心理学空间C9j'~T&r4k1r

+E'K1[Z"cAO0心理学空间A ~FF'Eu

~3`L{&G0

7q!co(I,H{6V002暴力,正在感染受害者心理学空间Xe|G*H

}"wKDM8iSy0如果人们暴露在传染性疾病之中,就会增加他们感染该疾病的可能性。[4]但是,由于因素不同,传染病的传播速度也会不同。例如,荨麻疹能够快速的传播,而肺结核的传播就很慢。同样,一些暴力可以迅速传播,而另一些暴力行为的传播就很慢。例如,帮派暴力和暴动的传播速度就很快,而其他暴力的传播则要慢得多。受虐儿童在许多年后有可能成为家庭暴力的行凶者。

.@R;BD9s:D5wz6\0

P Qa5Y'uPP2mk `0传染病和暴力都有聚集的倾向。一种聚集方式是“疾病病例在时间和地点上以聚合的方式聚集在一起”。有些人认为暴力行为是随机发生的,但研究证据不支持这一假设。在人群聚集场所发生的暴力,通常都发生在同一社会网网络中的个体之间。接触传染性疾病的人可以产生多种可能的结果,从完全没有疾病到慢性或复发综合征,再到残疾和死亡。暴露在暴力中的人也是如此。并非每位接触暴力的人都会变得暴力,但是接触暴力的人比不接触暴力的人更容易变得暴力。

k8g8CZ2Pa{_1q M1Y0

O$gF*cQ0心理学空间%q8I,d$_l'B k
心理学空间;`yc,d&M1`B

心理学空间1@$\!?xY8h'f2m6]

03当模仿成为真正的危险时心理学空间:d6HR8yy6nO%QW

心理学空间1xn&V"P B^.S

暴力的一个关键机制是模仿或模仿某种行为模式。根据社会学习理论[5],人们在学习攻击和暴力行为之时的方式与学习其他社会行为的方式是一样的,都是通过直接体验和模仿他们观察到的他人行为学习。根据社会认知理论[6],观察者不仅模仿了他们观察到的特定行为。他们也根据自己的观察做出认知推断。这些推论导致了更普遍的行为模式。心理学空间!CNY2e [@$N

1]A:J1nd M,a0
C"][X2`0

jk P}q0

dR5G.uX)F Rp"[!H0
C km(@F3_wD0

:q ag a Ki"j7|0心理学空间7j [1_(h8X)[

04利用社交网络分析暴力的传播情况心理学空间n X!HL'{6zo4rz

心理学空间2Gq/?eO5k(U9d }-n

罗伯特·邦德和我利用社会学习理论、以及社会认知理论中的概念,试图深入了解暴力是如何,以及是否像传染病一样通过社会网络传播。

}*Cm.t,xB!R0心理学空间6b^g` Z9Y0e

社会交往网络链接着社会的交往和个人的关系,传播着友谊、家庭关系、浪漫关系等。(注意,我们不是在谈论社交媒体网络。)我们的研究从社交网络的参与者开始,并且通过参与者和他们的朋友之间的分离程度衡量暴力的传播情况。一度网络是参与者的朋友,二度网络是参与者朋友的朋友,三度网络是参加者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以此类推。心理学空间 T d2z+Eo rH

:l qh|9^H8V0我们的数据来自一个全国代表性样本,其中有5913名青少年参加了国家青少年健康纵向研究,他们每年接受三次访谈。[7]为了测量社交网络,我们在两次访谈中要求参与者说出他们学校中5位男性朋友和5位女性朋友的名字。为了衡量暴力行为,我们向参与者询问过去12个月里他们参与严重身体打斗的次数;他们向某人拔刀或拔枪的次数;以及他们伤害他人的严重程度是否严重到了需要医生或护士的包扎/护理。

m%}$Ka3o#zwQQmKX0

Xj:jG{"m?0我们还分析了每位学生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等等)以了解他们在过去12个月内犯下了这三种暴力行为的情况。结果表明,如果他们的朋友这样做,青少年更有可能实施暴力行为。

I;OO!B^8^Y0

vi4g\X%Gf0

  • 如果他们的朋友参与了一场严重打斗,并且影响扩散到了四度网络,那么该项研究中有48%的参与者可能会经历一场严重的打斗。
  • 如果一位朋友对某人使用武器,那么,参与者对他人使用武器的可能性要高出140%,而且这种影响会扩散到三度关系网络。
  • 如果他们的朋友严重伤害了其他人,那么他们受重伤并需要医疗护理的可能性增加了183%,而且这种影响传播范围为二度关系网络。

m Kd*_1Lcv_6AdM0

T!x2r6\nO r%Y0这种效应对男性的影响比女性更为强烈,可能是因为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发生暴力行为。心理学空间K id2cIz3M

心理学空间 S#MF N_`/J4I


hR&D/TEB0心理学空间c_&^]9j7J

r7M*t%S#Qpl2S2h005我们的发现意味着什么心理学空间E%D6FW IB

心理学空间!ur"]-e7o3s!Y:CI

大量证据表明,观察家庭、学校、社区甚至大众媒体中的暴力行为可以增加观察者在家内外发生暴力的可能性。[1]大量证据还表明,一个人成为了暴力的受害之后,也会增加他成为施暴者的可能性。[1]不过,有个好消息。像其他传染性疾病一样,暴力可以预防,可以应对。预防工作可以将重点放在防止个人遭受暴力之上,或者给个人接种预防暴露于暴力的影响疫苗。因为朋友的行为对青少年暴力有着重大影响,家长和其他成年人应该鼓励青少年与非暴力同龄人互动。侵略性已经很高的年轻人可以学习其他非暴力方式来解决冲突(例如谈判、妥协、合作)。积极悔改的年轻人也可以学习如何更具同理心,因为同理心是亲社会行为的最佳预测因素之一。增加学校和社区的支持性和亲社会性氛围有助于减少暴力行为。心理学空间|O;C#d&~?S(V!{

5S;St5U![1f&eGs/r0马丁·路德·金博士的“暴力导致了暴力”观点是正确的。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暴力可以扩散到四度关系网络。同样,我们也应该通过社会网络来应对暴力的传播。

[2WI&@t:v%l1Km0

5_M4Z9c F%a n4s0References

"v*i&VW H0心理学空间hG(@5~g3rj!p_

[1] Patel, D. M., Simon, M. A., & Taylor, R. M. (2013). Contagion of violence: Workshop summary. Retrieved from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at http://www.nationalacademies.org/hmd/Reports/2012/Contagion-of-Violence.aspx

}/YB5F1AVo%A0

QCE ^X0[2] David-Ferdon, C., & Simon, T. R. (2014). Preventing youth violence: Opportunities for action. Atlanta, GA: National Center for Injur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心理学空间 mC"{ f:qM

心理学空间/_J!G&Ug

[3] Bond, R. M., & Bushman, B. J. (2017). The contagious spread of violence through social networks in U.S. adolescents.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107(2), 288-294. doi:10.2105/AJPH.2016.303550

n F3CNGb:Pj0

l&nRi$o$qw1s1V0[4] CDC (2016). Contagious diseases and disaster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dc.gov/about/facts/cdcfastfacts/contagious-diseases-disasters.html心理学空间S8U }$Yyyu%P

心理学空间 \CE;qHC4[

[5] Bandura, A. (1977). Social learning theory. New York: Prentice Hall.心理学空间Rk.~-YyB

z9_$qKT2OsP0[6] Bandura, A., (1986). Social foundations of thought and action: A social cognitive theory.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心理学空间9M Hgo ]!N

)w;SIX Y-l%X1V:S0[7] Harris, K.M. (2009) The 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Health (Add Health), Waves I & II, 1994-1996; Wave III, 2001-2002; Wave IV 2007-2009. Chapel Hill, NC: Carolina Population Center,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N$s];K$tv wsg0心理学空间&so(i:}oI


U$k+w'`Ri0

%^ n2P1a%c$fs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暴力
«我们为何会追求空洞的快乐?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宗教的起源与本质】之涂尔干式的解释:副产品与五月柱»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