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可以让我们放松下来么?不一定
作者: mints 编译 / 114次阅读 时间: 2019年7月13日
来源: Judith Grisel 文 标签: 大麻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大麻可以让我们放松下来么?不一定
],Q9rib7| B0  Judith Grisel 文
`v(Ka%g.w/_u:f;Pz~0  mints 编译心理学空间Rc|)SEr
心理学空间v_^4e c|Lw,^9A8c
 心理学空间9`6]Y(ZE!yw"e
监管不科学,也过于严格。但是,大麻导致的精神病性状况,意味着有些人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大麻的危害。

vFk`^0

ei)x*r.CFh0 心理学空间kURnYz1U

心理学空间?N@C4\m/c

我偶尔会吸食大麻,但是,由此产生的深刻的知觉干扰,让我感到害怕。

*H4Z1BWRK0心理学空间(sN1ZZU3z,pm

其中一次是我正在拥挤的路上开车,我的车似乎有点摇晃,然后向中央倾斜,从车尾发出一声可怕的撞击声。当时的路况非常拥挤,而且没有路肩,我慢慢穿过几条车道,靠边停了下来。我下车查看轮胎,希望能换掉瘪了的轮胎。心理学空间`)W8M/b;R0~

y%f-^$i!\t5P#?S7l0我很少因为抽大麻而产生偏执幻想;它也不会让我犯困。相反,我是幸运的,因为这种药物会让人们烦躁不安,也会让家务、等待、和家人交谈等日常活动变得枯燥无味而又焦躁不安。所以,当我在喇叭声中仔细观察了几分钟后,发现这辆车没有任何问题时,我感到震惊和尴尬。心理学空间%f ]4V2`9?$z-dnn

心理学空间 u&]TCP'^#I

那时候,我会认为大麻导致的幻觉是其价值的一部分。现在,我已经戒掉了大麻,而且还是一位神经科学家,我更关心的是药物成瘾的问题,我知道神经质的大脑决定了我对这种神经质体验的灵活反应。

9sh)i&Z!K0心理学空间H.J^ Z(s0}!U8O9G

心理学空间6F]A-f/S&L!C%}*Z
心理学空间#z'E#Om1J I2un

7er~3S:lq+b0神经通路是由神经突触生长和修剪过程产生的信号形成的;神经通路的中断可能会导致神经产生非典型连接,增加精神病的风险。这种麻烦可能会被环境条件所掩盖,而环境条件本质上可以减少到一个模棱两可但公认的妖怪:压力。心理学空间 s{[L7hPnL0Tt

f:TTh*E8Rak-|eL0?U0《柳叶刀·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试图揭示了大麻与精神病之间的关系。作者对一些症状进行了评估,难以分辨真实和不真实经历之间的区别、对正在发生的事或人有错误的想法、胡言乱语、缺乏情感和社会退缩——这些都是衰弱性精神分裂症的核心特征。作者通过复制和扩展早期研究,将大麻的使用与精神病风险的增加联系起来。心理学空间0v-rk e/[6?P

心理学空间&p9|E:E X%W_2b+q

心理学空间PdiyU8C+S
心理学空间k1r6le't7H n1g*Wj#T

心理学空间 JsY{LA,g6l

背景介绍:

`'n8M(EM|0

)T$nx7DjbOl!a0《柳叶刀》期刊近期一项研究说,经常性地使用效力大于10%的大麻会使患精神疾病的风险增加5倍。

6q"fU5NO,M,~-N b0

}x7U)uO_*RN0该研究还发现,每天食用低效力品种会增加三倍的风险。伦敦国王学院的临床科学家Marta Di Forti和她的同事他们从普通群体中招募了一支不吸食大麻的实验对照组,并且对食用大麻并在近期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的901名欧洲病人进行观察。心理学空间?@l7m4n

心理学空间Q6zw:h4gz*\

该研究在大麻和精神疾病发作之间的联系中增添了实质性的重量级证据。心理学空间&R,~n cQw

0p:~F peH"C,?0该研究还表明吸食频率、以及其他因素的各种变量之间的差别。包括遗传易感性、压力和受伤也被认为起到了作用。

{[HIU9{0心理学空间y v;__a&X M*F.}

该研究可以帮助解释为什么欧洲的大麻使用者患精神疾病的比率会各不相同。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食用大麻会引起精神健康问题。

+P4N7H$B n+~1[D0

}%^1D cXW0心理学空间2lU_I#^P:_'m
心理学空间0{y\#Py

Enqn?vNd[I0任何一位学过普通心理学课程的人都知道,相关性并不意味着因果关系。我们需要通过一个实验来明确地证明这一联系——例如,跟随随机分配的实验组和对照组数年,然后评估他们是否有精神症状。显然,这是不道德的。然而,这项研究强烈支持了这样的一种观点,即,食用草药能够诱发精神分裂症,高效菌株是一个特别关注的问题。心理学空间W?mJkl Pt

心理学空间s5^W0|5^

这种药物是现代社会自由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部分。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尽管大麻并没有什么害处,但是它至少是无害的。这种植物含有100多种具有药理活性的化合物——大麻素。其中,研究人员和消费者最感兴趣的两种是δ-9-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酚(CBD)。

0@;yWOW&tyG0

!V @~3Cd+b `~0
TwAQ n6kh0心理学空间nm O[su^#J V^

$hj%z j$CRt0

sV ke-w%v\y6hn0

*ukT s^/j'U z0心理学空间WJ_/bU4G2S u^

;p0v/@w d#H1|"l:x0心理学空间&F\.TiC.p'W(d

人类于1964年得知THC是大麻致幻性的主要成分。接下来又有了两个关键的发现。

6f$k7Co'LeC0

#l*a egO0首先,THC通过与特定类型的细胞受体(CB1受体即大麻素受体)相互作用产生其效应(例如,知觉扭曲、思维变化和兴奋)。这些CB1受体几乎存在于每一个突触中(即,大脑细胞相互传递信息的点)。如此广泛的分布表明它们在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大脑活动中起着关键作用。这并不是因为我们进化到喜欢吸大麻。这是因为这些植物恰好模仿我们体内的信号分子——内大麻素——就像吗啡模仿我们的内啡肽一样。似乎内大麻素的一个作用是帮助凸显特别重要的沟通。当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发生时,这些分子的释放有助于确保大脑中的相关回路得到记录。

p"O.w8K1Xyd0心理学空间-o} I p'j-z

其次,THC和我们大脑中内大麻素的主要区别在于剂量的多少。神经传递以适合的特定剂量在局部的靶向区域生成。在使用大麻之后,所有的大脑通路都充满了THC,因此破坏了单一意义上的分类。我们每天吃饭、听音乐、看电视或开车等事情,都会被浸透。心理学空间M}kO\V Q%]&H+v

Q'N~O2?fw2IOss0对于那些有着健全的神经连接,能够承受压力的人来说,这是一种真正的治疗方法,但是对于那些天生不那么健壮的人,包括那些易感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来说,它可能是一种威胁。心理学空间E/t v%f-s*o6BH

/U'K&Z#N-Rz$D0心理学空间f8u6VH*x$qm

目前仍然缺乏设计良好的、有安慰剂对照的大麻研究。尤其是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区分THC和CBD的效果。

y~-rW.u0心理学空间 RL3WBF^8i~

后一种化合物抵消了THC的作用,并对许多健康状况具有治疗前景。因此,似乎没有理由不广泛的使用CBD可,但在服用THC之前,有足够的理由建议当事人仔细考虑一下。心理学空间/k?'`Wz/Z*Hr%K

g K$U.LE&r L0

2P3p L"wT:holQlt0 

&F\b;Zo!`d5G%i0

:bu1Kk$PV6l+V0目前对大麻的管制即太过严格,又不科学,我们深陷其中。虽然现在还没有到放松限制的时候,但《柳叶刀》的研究,对我们寻求减轻现实的某些内在危险提供了警告性的证据。心理学空间Lly { }

'\8Xp_0^0心理学空间h-pN&s1a-P:O

大多数社会自发的为残疾人士提供适当的援助;他们还应尽可能采取合理措施,防止这些残疾的发生。心理学空间,m?OA x t`

lX*K,]8\%`G8HnT0成瘾和精神病是相似的,因为它们是生物脆弱性加上压力环境的结果。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易受感染,这伦理和道德上的义务应该有人来承担,尤其是我们这些没有危险的人,以保护那些不幸的人,因为对他们来说,大麻的使用可能是永难。 

c9P/IkAMpm0

%i'j4CZBU0本文作者Judith Grisel是行为神经科学家,《永不满足:神经科学和上瘾经验》一书的作者。心理学空间+VK;t.zmP rG

心理学空间s.t)h gp"G-?xL

译者陈明,心理咨询师。以心理动力学、图式治疗、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提供洞察和改变的心理空间。咨询预约微信mintschen心理学空间:_%]vfI*` E,B c

N+na$BTNc$SX0 

/r2Nw2tr3Il1`Y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大麻
«十年追踪研究发现孤独和以自我为中心相互影响 科普
《科普》
母亲的气味帮助婴儿增强对面部敏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