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调节
作者: 布朗 / 1391次阅读 时间: 2020年2月21日
来源: 《自我》 标签: Baumeister 延迟满足 自我调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自我调节

自我不是一种被动的知识结构。更确切地说,自我积极努力地去控制和修正它自身的思想、情感和行为,也影响和改变环境。“自我调节”(self-regulation)这个术语就是指自我的执行和控制的方面。自我调节有很多方面。当我们决定追求哪个目标时(促进或预防,自我提升或自我证实),当我们决定如何去追求我们的目标时(修正对自己或他人的知觉,寻求或避免某种信息和情境),当我们试图控制自己的心情及其表现时,当我们试图不带有偏见时,当我们试图抑制令人不愉快的想法时,当我们试图坚持健康的饮食和锻炼习惯时,等等,我们都会进行自我调节。以下是自我调节的一些普遍规律。

自我调节是适应性的

许多早期和自我调节有关的研究关注儿童延迟满足的能力。这方面的许多研究都运用了下面的范式。将一个儿童单独留在房间里,让他面临一种选择:这个儿童可以一直等到实验者回来,得到诱人的奖赏(例如,两块果汁软糖),或者儿童叫实验者马上回来,得到不那么吸引人的奖赏(只有一块果汁软糖)。在这种情境下,那些能够抵挡诱惑的儿童会获得更诱人的奖赏。因此,儿童等待的时间越长,其延迟满足的能力就越好(Mischel,1974,1996)。

研究表明,以这种方式延迟满足的能力反映了高水平的适应技能。在一项研究中,要求那些十年前作为学龄前儿童参加了这种延迟满足实验的儿童的父母们在多个维度上评价他们那些现在已成为青少年的孩子们。很明显,儿童在学龄前时期的延迟满足能力预示了他们在高中阶段的社会和智力方面的表现:那些为了得到更诱人的奖赏而等待更长时间的儿童,在十年以后被他们的父母评定为具有更多学业成就和社会方面的技能(Mischel,Schoda,& Peabe,1988)!儿童早期的延迟满足能力反映了自我调节中一种广泛、持久和高度适应的能力,即在学术领域和人际交往领域取得成功所需要的调节和控制个人的思想、情感和行为的能力。那些年幼时能够进行这种自我调节的儿童在其成熟后表现出具备了这种成功的能力。

自我调节需要精力

自我调节并不总是容易的。许多研究都表明,控制一个人的思想和情感是要花费精力的。最值得注意的是,当一个人因为自己的认知资源有限而不能投入足够的精力时,努力去抑制不想要的思维是徒劳的。同样,努力去调节一个人的面部表情或忽略分心刺激物都需要许多精力,它们会干扰其他需要精力的任务。而且,自我调节是如此让人消耗精力,以至于在努力完成一项自我调节任务时,人们很少能完成另一个不相关的任务。

在证明这个观点的一个实验中,招募一些饥饿的学生进行味觉研究(要求他们实验前的一餐不要吃)。参与者到来后被带到一个充满着刚出炉饼干香味的房间里,坐在两个食物展台前,一个展台是诱人的饼干和糖果,另一个展台是一堆小萝卜(Baumeister et al.,1998)。在一种情况下,要求参与者单独在房间待五分钟,指示语要求他们必须吃几个小萝卜但不能碰饼干和糖果。换句话说,要求他们运用自我控制去抵御饼干的诱惑。在另一种情况下,要求参与者吃饼干和糖果,但不要碰小萝卜。换句话说,他们允许屈服诱惑而不是抵挡它。还有一个是控制组,参与者没有接触任何食物。接下来要求所有的参与者解决几个实际上无法解决的难题。研究者感兴趣的问题是,参与者在完成这种令人沮丧的任务中能坚持多久。

如果抵挡诱惑消耗了精力,那么它应该只留下很少的精力给随后的任务。事实上,那些被要求抵挡饼干诱惑的参与者由于自我控制的行动而看上去精疲力竭。那些吃了饼干的参与者和控制组的参与者花了大约20分钟的时间尝试解决这些不能解决的难题,而那些被要求抵挡诱惑的参与者只花了大约8分钟就放弃了。随后的一些研究表明,其他形式的自我调节,如在观看情感电影时抑制自己的情绪,导致了类似的资源耗竭,损害了参与者在后续任务中的表现。(Baumeister et al.,1998;Muraven,Tice,& Baumeister,1998)。

总之,自我调节需要大量精力。成功的自我调节侵占了其他同时进行的任务可使用的资源,耗竭了后续任务所需的精力和能量。那些擅长在自我控制和意志力方面花费精力的人能很好地应对现代生活的需求。

有人可能认为,对有关自我的目标、组织和内容方面的研究感兴趣的研究者,其研究的许多过程都包括自我调节。事实上,无论什么时候,一个人在寻求某种知识和抵制其他的知识、力图自我验证或自我提升、寻求某种人际关系情境而躲避其他的人际情境、或者选择某种认知和人际策略而不是其他的策略时,都需要进行自我调节。最近进行的有关一个人明显的自我差距如何影响某种人际策略选择的研究,明确地把自我调节与自我的表征和组织联系起来(Higgins,1998)。在其他研究中,自我这些不同方面的联系仍然是内隐的。而且,尽管自我调节具有普遍性,但在这一领域,仍缺乏一个把自我调节的不同方面联系起来的广泛的理论架构(Baumeister,1998)。

长期以来,对于自我本质的探究一直让许多不同的思想家们着迷,包括诗人、哲学家和心理学家。社会认知作为其中的一个部分,对此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在自我影响一个人对社会世界的理解、一个人对社会世界的理解影响自我的方式等方面提出了许多新的观点。然而,尽管已经取得了许多成就,但还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Baumeister 延迟满足 自我调节
«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认知神经科学视野中的功利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