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愁长安
作者: 张天布 / 270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来源: 西安心理咨询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情愁长安
:\ H \o gB#L9B%Q0 心理学空间#hk[q2V\p)^

CdJOk@\:i h0 心理学空间jYd^I-IJ
张天布 董晓菊 www.xapsy.com心理学空间t2[IO6b/f"L$h
心理学空间J8YZ9\$bV6V*{5I

w*vf!v(~Y1~0 心理学空间bx~5H QL4L%F%`(x
红日渐渐西沉,夜幕快要降临。今天是周末,绝大部分学生一放学就迫不及待匆匆离去,回家度轻松愉快的周末。虽然这是市重点中学,升学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但部分学生仍在教室里埋头苦读,迎接明年高考挑战。心理学空间0|Sr k `$ga |u
心理学空间p,V {-V/H(|4u
陆子清背着沉重的书包在校园里焦急不安地徘徊,由于过分紧张,他的脸胀得通红,腿脚几乎失去知觉。他想回家,但又怕坐汽车。中午没吃饭就为了下午吃妈妈做的红烧肘子和清炖鱼……想起妈妈做的菜已摆上饭桌,正等他回去,本已饥饿的肚子开始不争气地咕咕叫。学校虽离家不远,坐车也不过半小时路程。升入高二后,为不浪费路上所花时间,住校周末才回家。可这每周一次坐车,还是让他头疼不已。陆子清徘徊了一会,看看表已快七点,再不回去,爸妈一定会着急的。他强迫自己走到校门口,但还和前几次一样,脚没迈出已力不从心,移不动脚步,心里像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心理学空间1I#K'p r*H H3Lp

8m&G-Aix1\&k+Q$e0 陆子清暗想:“难道我真的越来越胆小?越来越怕汽车?我是不是太怯懦?汽车有什么可怕?!我要克服,一定要克服!”他不止一次暗示自己:“不要怕,千万不要怕,只要能迈出这一步,就一定能战胜恐惧!”他一面鼓励自己,一面脚步向门口挪动,还没迈出校门,街上车水马龙的汽车排山倒海向他压来,使他不由“啊”地叫了一声,闭上眼,冷汗从毛孔钻出,本来对汽车心惊胆战,这时脸色煞白,两眼发黑,耳朵“嗡”的一声,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仿佛沉入无底深渊,大脑不断出现 “我完了,彻底的完了!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他难过地大声喊叫,也不在乎别人用异样的眼睛看着自己,他呆愣在那镇静了好长时间,才缓过神,睁眼仔细看看,汽车在马路上来来往往,各行其道,并没向自己开来。他嘴一咧,惨然地笑了笑,涌出的眼泪在眼圈内打转转,快要掉下来,但他努力忍着,心里自责到: “我这是怎么了……”他边说边强迫自己往前走,喘着粗气,踉踉跄跄走到公共汽车站。
fB-CD.d9S0 心理学空间 W3u$A mA*|%I0`
陆子清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敲开家门后,一下摊倒在地,妈妈见后吓的惊叫一声:“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他不想回答妈妈,只是硬撑起来,跌在沙发上,眼睛急速地环视了一下房子,看有没有让自己心神不宁、惊慌至极的恐怖之物――汽车。妈妈问他几次话,他像没听见,只是专心找汽车,他想把不想看到的东西扔得远远的。墙上没找到,又翻箱倒柜,他感觉家里有汽车,经过翻腾,终于在电视柜下面一个小台历上看到了汽车,他慌乱地撕掉它,仍在地上,用脚乱踩。妈妈疑惑地问:“你怎么了?这么精致的台历,怎能毁坏呢?”妈妈说着想将它抢回来,但已来不及。妈妈惊恐地看着儿子,像不认识他一样,平时听话孝顺的儿子怎么成这样,好好的台历撕坏摔在地上还用脚乱踩!心理学空间.O!E"e[VD.P

m4Wv@D6K+M-`v O0 一会,陆子清心情稍微平静,为刚才的冲动感到不安,他想给妈妈道歉,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安慰老人,只是将撕坏的台历扔到外面的垃圾桶内。妈妈站在房子中间,看着儿子的一举一动,像个陌生人。陆子清将台历扔了后,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精疲力竭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身体彻底虚脱,豆大的汗水往下淌。妈妈默默地拿来毛巾,惊恐地看着他。陆子清不想对妈妈说实话,自己突然怕汽车,儿时最爱玩汽车的他现在居然怕汽车,真是笑话!记得小时只要有新玩具车上市,他千方百计让爸妈去买,现在还有好多不同时代的电自动车在奶奶家阳台的纸箱子里存放着,有几次奶奶想将那些宝贝送人,他都没让,那每一辆车都有儿时的快乐记忆。想到这里,他长长叹了口气,接过毛巾,没擦脸而是闭上眼镇静了一会,对妈妈撒谎说,这几天学习很累,下午学习忘了时间,刚从学校一路跑回来的。心理学空间:C(l.Kk-u ]9\@

(b+s f6l/}0 妈妈长长松了口气,也没问什么,疼爱地看着儿子,将刚才的不满抛到九霄云外,儿子学习累了想发泄一下也正常,她为有这么用功和听话的儿子感到骄傲自豪,安慰了几句,赶紧到厨房端来热了又热的饭菜。陆子清狼吞虎咽地吃着,觉得这比五星级饭店的菜都好吃,与学校相比,那里的饭和猪食差不多!好多同学一天三餐在外面吃,有的为了省钱,一星期至少三次在外面吃。他以前也是,可这一星期他不敢出校门,怕见到外面的车,上星期出去吃饭看到外面的车,恐惧感好长时间才过去。陆子清吃得正香时,爸爸从外面进来,生气地说:“你还知道回来?!让我找了好大一圈,光出租车费就花了几十块!”
9v3|Q[_0 心理学空间"j)R/_ZE4N:]e
“出租车、出租车”又是该死的车,他不想听到 “车” 字,想极力挥去,越想挥去,那些车越在脑子里活灵活现地显现,那一辆辆奥托、夏利等在脑子里奔驰,而后从大脑里蹦出来在盘子里行驶,啊,满桌子都是车!黄瓜好似变成了绿色夏利,清炖鱼块也成了白色面包,红烧肘子是红色奥托,还有这米饭也是小面包车,这些车在盘子里跑着不算,还向他身上撞过来。他慌忙躲避,声音沙哑地叫道:“不要、不要过来。”他伴着哭腔,用筷子将“车子”向两边用劲地拨打。妈妈呆呆地看着儿子,准备发火的爸爸还没想到合适的语言,看到儿子惊惶失措、手舞足蹈的样子,也不由愣在那。心理学空间5J0SK ]qzg.q
心理学空间O^t)S'M1K)l0FW
妈妈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叫了一声:“呀,咋这么凉?”陆子清还在嚷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用手不断地乱打。妈妈吓得哭喊道:“儿子,儿子呀,你到底咋了,快告诉妈妈,不要吓唬妈妈,好吗?!”爸爸也问:“子清,你怎么了?哪不舒服?”陆子清对爸爸妈妈的询问不管不顾,只顾乱打乱叫,眼前无数汽车向他驶来,钻进每一个血脉,五脏像着了火!他不断撕扯自己的衣服,想扒开胸膛将那些汽车从心里掏出来。妈妈紧紧地搂住儿子哭道:“子清,几天不见怎么成这样了?”心理学空间X;LHl[!t
心理学空间k]g#O0L4|k J
爸爸对儿子这种突变,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大声喊道:“子清,你醒醒,这是家里!你怕什么?!”爸爸这一声叫喊还真管用,陆子清缓了神,回到现实,仔细看看房间,并没有什么汽车,才长长舒了口气。他看到妈妈泪流满面,心里十分难过,用手轻轻替妈妈擦去脸上的泪,决定将自己怕汽车告诉爸妈,让他们帮帮他。陆子清对爸妈说,近一个礼拜,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怕汽车,看见汽车或听到汽车这两个字,浑身就起鸡皮疙瘩不舒服,尤其今天,连出校门的勇气也没有。妈妈稍微舒了口气,安慰着说:“可能学习紧张,压力太大。”爸爸则很是担心,关心地问:“最近你是不是被汽车吓着了?”陆子清摇摇头,无法说清自己为什么会怕汽车,开学一个多月了,由开始怕坐汽车到现在怕见汽车,以至现在听到汽车二字就有这么强烈的反映,严重地影响了学习和健康。心理学空间'd8f8X6Gh(W+WAQ

7a1M^N0qX"R0 陆子清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周,不仅没丝毫好转,反而更严重,在家里谁也不敢提车,想说车就用一个代名词代替。爸妈也帮助他,鼓励他,拉着他的手到街上去,可每次没走出小区大门,腿脚忽然无力,拼命向回收缩。他唯一只能逃避,静静地呆在家里看书,有时闷了,去小区走走,可一旦看到小朋友玩电子玩具车,就会怒目圆睁,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过去用脚将车踩坏,直到看不出一点车的形状才罢休。更让人恼火的是看书时发现书中有车字,不论英语还是汉语,只要有车,他就看不下去,既使强迫自己看下去,但一会儿又会返回来……为了使自己不会突然碰上这两字,他在书中一个一个地寻找,找到后将这两字的页数折起来,这样反倒更糟,看一会儿书,就不由自主又翻回那一页。在万般无奈下,他将那两字从书中抠掉,可哪本书哪个地方有这个字已在脑子里深深印下来,只要翻开这本书,某页某行有这个字一清二楚,抠掉的那个窟窿越看越像一个城门,一个个汉字如同一辆辆汽车从这儿出出进进……心理学空间q `/v;^O.R*x-HW`

(} B3JK!P1p^0 陆子清极力约束自己,内心深处经过无数次激烈搏斗,为了鼓励自己,与这字较劲,一遍又一遍在本子上写出它:“不就是这两个简单的字吗?为什么要怕你?!”不但没效果,反而越写越怕。那两个字困扰着他,折磨着他,他气愤地扔书,用自己的头撞墙,有时撞的头破血流,他骂,骂自己也骂汽车,骂归骂,那个字不会被骂而躲起来,还是一天到晚不知疲倦在脑海里游来游去,变成各式各样的车来折磨他,使他不能平静,更不能学习,他狠狠地抽打自己的脸,让自己赶快清醒,迎接高考,而那两个可怕的字却像幽灵一样不昼夜地折磨他……心理学空间.\]!oY9Ay;jG+|Y

Y/F hv#Jf4WF0 陆子清的妈妈看到儿子精神萎缩,成绩下降,对于考大学已心灰意冷,不报多大希望。她现在只希望儿子克服这种让人难以启齿的病症,像正常人一样在街上无所顾忌地走动,她也就谢天谢地、心满意足了。可儿子一天到晚惶恐不安,自己无心上班,在家陪儿子、开导儿子。她四处悄悄打听,终于明白儿子这种奇怪的现象原来是一种心理急病,还要趁早看医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无法面对现实,好好的儿子不到一个月被折磨的面无血色,深深的绝望反映在他稚嫩而恐怖的脸上,给人一幅魂不守舍的模样。妈妈心疼儿子,在儿子面前尽可能装着没事一样,避开儿子偷偷以泪洗面,家里处在沉闷、压抑的氛围中,没了昔日的宁静与平和,更不用说欢声笑语。
6h*n(C"@6Z9z G0
!bWa9W7D-\#U0 一天早上,陆子清在妈妈的劝导与陪伴下终于走出家门去看心理医生。他有半个多月没出门,外面的变化很大,寒风无情地剥去了树上美丽的衣裳,树叶在摧残中已凋落,街上空旷了许多,有的树叶不愿脱离树枝,横七竖八附在上面,每吹过一阵风,像一群飞鸟在空中飞舞,凄凉地鸣着哀号。陆子清在门诊外徘徊,久久不敢进去,思潮起伏,他真的不知道那个穿白大褂的天使能否真的帮他除去痛苦,如果问些无谓又让人难以回答而又解决不了问题,那还不如回到房里自我排解!他经过数分钟的挣扎,最后在一念之间敲开了医生的门。里面并不向他想象的那样神秘,与其它门诊没什么区别,想到此不由长长地舒了口气,像卸下千斤重担,与医生平静交谈,渴望尽快治好病,回到学校,完成学业。心理学空间VNv%t}v5?7A2H
心理学空间v%r&Wc`s|7_
两人经过几次接触,像朋友一样海阔天空地聊天、谈心,很是投机,有时竟忘了回家的时间。在交谈中,陆子清觉得心情舒畅,不由敞开心扉,将近一两年发生的所有事情一股脑倒出来,让医生在无绪的情景中找出发病根源,缩短治疗时间。心理学空间Hwv4g R4U}cL}
心理学空间OH-fc/{
高一下学期陆子清喜欢上了班里的姜丽君,这种想法在头脑里像旋风似地飞驰,只要远远听到她的声音,全身有种异样的感觉,烦躁的心情也会突然变得愉快。上课还不时偷偷忘情地注视她,看她的嘴唇、鼻子、眼睛包括每一个动作。晚上睡觉,她长长的秀发、甜甜的笑声、富有幽默的话语,还有老师提问准确无误的回答等等都会出现在脑海,血液开始沸腾,并充满醉意。心理学空间-zY{R2Q@)@:Z2QO3E

B2Z$~J2k0 陆子清开始不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她,他怎么也想不可能,现在是关键时刻,怎能不好好学习而分心去谈情说爱呢?高一虽没高三那么紧张,但现在每一天对他来说也至关重要,恨不能将一天当两天用,名牌学校是他追求的目标,凭现在成绩应不成问题。学习故然重要,可他不能说服自己不去想她!后来发生的事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爱上了她,那天她感冒了没来上课,陆子清像在热锅里度过,焦躁不安,仿佛花瓣刹那凋零。老师在前面讲课,姜丽君的影子总在眼前晃动,以致老师提问他也回答不出来。晚上躺在床上,她那熟悉、优美、银铃般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心理学空间/wz9s(aKk"Z!cr#Z
心理学空间Wf\B.I&Y%y@G?W
经历此事后,陆子清才知道自己爱上了姜丽君,而且爱的难以自拔,只要见到她,他就洋洋得意,看见她就高兴的飘飘然,总想找各种理由与她在一起。他喜欢听她像小提琴发出的奇妙声音,喜欢看她洁白的小牙齿,有时也忍耐不住偷偷瞧那隆起的胸脯,看着看着脑里掠过在他这个年龄应有的意念,他为自己这种想法感到脸红、羞涩、不安,但心情是愉快、兴奋的。因此他觉得世界是这么美好,上帝是这么仁慈,恋爱是这么快乐,人生是这么幸福,仿佛光辉四射,幸福将他全部包围。
*zudb O7k5R [0 心理学空间^'ouM*H"\IV
暑假前一个月,陆子清不敢想象放假两个月见不上姜丽君的日子是怎么的难熬,如何度过60来个日日夜夜,1440多个小时,88400多分,这是多么漫长啊!人常说,一日不见如三秋,对他来说,一分不见如三秋!思前想后,他决定将自己的心事向她倾诉,与她朝夕相处。心理学空间-vI0Qo7U
心理学空间_` O"T3d
陆子清写好信,在包里装了几天,重抄几遍还是鼓不起勇气交给姜丽君。一天吃过午饭,乘机将那封酝酿两个通宵变得皱皱巴巴的信塞到姜丽君手里,但她不敢想象她读信后会是什么样子,那封信他能倒背出来,信是这样写的:
F#APT8{L0 心理学空间OJ eR7fB[
美丽的丽君:
S }7V(iA0 心理学空间Y$P`fq
你好!
cK i-L;J0
/B0Mrh4og6?5[`0 看到你天真的笑容及可爱的脸孔,宛如一束花朵吐露芬芳,无论多么不愉快的心情都会随之烟消云散。丽君,咱们做个朋友好吗?我曾无数次埋怨自己不应有这种想法,也试图逃离现实,可我怎么也逃不出你靓丽动人的身影和可爱的笑颜。请不要耻笑我,也不要怕羞,更不要向其他人说起我对你的爱慕之心,能将这封信写完并送到你手中,已是我最大的勇气。我很清楚也很明白,我们现在不适合谈情说爱,但入学第一天见到你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是我将来想寻找的那个女孩儿,随着我们交往的加深与对你的了解,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深深地打动着我,感染着我,有了你,使我不感到人生的寂寞,使我对未来有了更远大的规划。心理学空间V a"h-V,S2{"x^
心理学空间@9j nSTz1w
丽君,你的影子已进入我的血脉,无法从记忆中移除,更无法摆脱对你的思念与没有你的煎熬,请相信我的真诚与被受困惑的心好吗?
7w8q|.uLE$c0 心理学空间P3BJ)_5TDbV^}
期盼你的回音!心理学空间1N1OWt(@Q3Qa
心理学空间0\X8\2N1^_"X^
这封信字迹了草,也没属名,陆子清存着私心,他跟姜丽君同学虽一年,也清楚她的为人,但这种事谁也说不清她会做出什么决定,怕她万一跟王熙凤一样为维护尊严而不惜残害倾慕者生命可如何是好!他不能不给自己留点辩解的机会。陆子清焦急不安等候消息,不管结果怎样,他已做好最坏打算!这两天他偷偷查看姜丽君动静,没发现异样变化,跟平时一样见了面说说笑笑。他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也不抱任何幻想了,在淡淡的遗憾中有些许安慰,但经此事后他更欣赏,佩服她的为人处事!又过了一天,也就是周五下午,陆子清发现英语书里夹了一张小小纸条,他的心怦怦乱跳,纸条上只有短短的“放学后西华路思语咖啡屋见,姜”。陆子清紧紧捏着纸条,像握着姜丽君修长细嫩的手,一股暖流进入胸膛,整个下午都在甜蜜幸福地微笑。
/n)kg7e^6B mz0
8zd0p^&yz0 陆子清真正领略到爱的甜蜜,并不认为为爱而忽视学习,更不担心考重点大学的压力,只要能与她在一起不仅不会影响学习,还会提高学习,因为她的成绩名列前茅。陆子清高兴之余有点不舒服,为什么不提前打招呼,将自己那套时髦的衣服穿上不是更显帅气吗?!想想自己穿着校服去约会,真有点儿滑稽可笑,自己该准备些什么,可什么东西也不能准备,衣服不能换,钱呢,只有十来块,积蓄自己还有一百多元,可在家里放着,回去拿不可能。前两天包里预备五十元等她,可没想到…… 在惊喜之余,他开始埋怨她,第一次就让他这么难堪,为什么不给他提前说?埋怨归埋怨,钱还得想办法,第一次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看到自己小气,可一下又拿不出几十元,问同学借,他们包里最多也不过十来块。他在无奈中向四个同学借了三十元,加上自己的有四十多,也不算太寒碜,这才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Sl JT7E"p d,TA0 心理学空间p4^r8JG9OZt'_
陆子清想着要去见姜丽君,不免有些慌乱,这毕竟是第一次约会,第一次与女孩单独相处。不过她像没事一样,很镇静,使他慌乱的心变得轻松。放学后,他看见她走出教室,他跟出来。姜丽君像没看见他,跟同学有说有笑,他故意从她身边经过,她跟平时一样大方地打招呼。他心里又泛起嘀咕,她是不是在闹着玩?是不是在捉弄自己?想到这儿,他将包里的纸条又偷偷拿出来看了看,地点、时间一点也不差呀,管它呢?先去再说,不来就算了,自己还能享受!他觉得有点像阿Q,特别像阿Q找小妮姑,想到这儿,不由的笑了。
?H7L(v uA({,C.EO0
1N*{} ]%T8HX;r0 陆子清走进姜丽君指定的咖啡屋,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下,不到十分钟,姜丽君也来了。她和服务员像熟人一样打招呼。她走到他跟前,甜甜地笑了笑,算是打招呼。服务员过来礼貌地问:“嗨,你还要蓝山吗?”她点点头。服务员询问陆子清,他真不知该要什么,为了提神也常喝咖啡,可没在外面喝过一次,陆子清有些紧张,脸上的汗都出来了。姜丽君赶紧带他回答:“给他来杯意大利特浓咖啡。”服务员答应一声走了。陆子清稍放松了,问道:“你常来?”“嗯,表姐从美国来度假住我家,家里有点挤,每天下午我来这儿学习三个多小时再回去。”陆子清疑惑地:“你表姐在美国?”“是的,姑妈一家去年定居美国,而表姐去年正好考上哈佛大学……”陆子清不由大叫一声,意识失礼,压了压声音,但仍瞪着眼,半张着嘴问:“哈佛大学?你是说你表姐考上哈佛大学?!”姜丽君点点头,眼睛瞅着远方,这时,服务员将咖啡端来。姜丽君拿起勺子,举止娴静、用心专注地调和咖啡,如旁若无人。陆子清陷入困境,找不出话题打破让人难堪的沉默,他的脸微微涨红了,手有些发抖。真没想到,她有这么优秀的表姐,能考世界名牌大学,真是太伟大太让人倾慕了!心理学空间+J1]^3T`X@W
心理学空间,s/]`UH
姜丽君眼睛看着窗外,像自言自语,又像对陆子清:“咖啡虽有点酸苦,可容易恢复疲劳,使大脑清爽,就如学习枯燥、乏味,美好的未来才会欢迎咱们,相反则被淘汰!咱们这年龄,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疯狂之时,可现实并非如此,爸妈对我期望很高,姑妈也想将来让我去美国,我的成绩虽不错,可离他们对我的目标还差一大截。你的信我看了不止十遍,我不只该如何回答你,我对你的印象很不错,成绩优异,对人诚恳,又善解人意。可我们现在不适合谈这个问题,应将全部经历用来互相鼓励、督促,共同奋斗,实现我们的愿望,好吗?咱们跟以前一样,是最好的同学,最好的朋友,好吗?”
2ge4H3@ S k?0z0
1]M4o:\*J^%T'B0 浓浓的褐色液体从齿间悄悄滑过,陆子清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他在细细品着有些醇苦且香甜而温顺的咖啡,随着淡淡的雾气与低徊悠荡的音乐在奥悔自己的冲动,为什么没有她看的那么远?不将这份美好的初恋埋到内心深处,等时间成熟再提起?!他感到无地自容,满脸羞涩,不应在这关键时刻提起这种事……
,X r6u,oV1ez ib)jm0 心理学空间 R uu ]|I-kf
姜丽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英语流利地说:“Whether Mr. Wu will have time at this weekend ,you can accompany my sister-in-law and me go to DAMING Pleasure Ground.”陆子清惊的一愣一愣,半天不知如何回答。她又像电影的女主角,用汉语说道“不知陆先生周末是否有时间,陪我和表姐去大明游乐城游玩?”陆子清被她的神情和语调逗笑了,刚才的尴尬一扫而光,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两人愉快地交谈了一会儿,姜丽君一会儿用英语,一会儿用汉语,陆子清佩服她的英语口语这么好,虽和她同年级,而自己用英语来表达是非常困难,他感到自惭形秽,暗暗下决心,将来有朝一日,一定要去美国发展,为自己也为她……心理学空间3g2X YO1mm|

g}7h-cR*W y0 不知不觉半学期过去了,两人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时常在一起玩,一起学习并讨论问题,没一点思心杂念,大家互相督促,互相鼓励,两人成绩都有所长进。有一天,陆子清无意间发现姜丽君放学后跟一个衣着前卫、容貌帅气的男孩一起骑车回家,两人说说笑笑,很是亲密。他观察了几天,都是这样,就有些气愤,恨姜丽君看不上自己!但当她大方而友好地与他打招呼时,他的怨气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偷偷打听到那个男孩叫王长安,与他们一个年级,不仅学习优秀而且很有文采,时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他自觉不如,但心里却窝着一股无名之火,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他所欣赏的女孩这么虚伪,如果直接告诉他不愿、跟他做朋友,他可以原谅,认为很正常,而自称是一个将前途看的高于一切的姜丽君,竟然是个伪君子!他越想越气,越想越鄙视那位看似鲜花实则行为让人发吐的可恶之人!
k(Rb)ZmTK$a-\5J0
x X_Nli0 陆子清不仅恨姜丽君且更恨王长安,他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为什么要将自己喜欢的女孩占有?以前没他,他和姜丽君常在一起,而现在,他俩在一起的机会越来越少。但他有时也自我安慰,人家比我优秀,两个郎才女貌在一起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奇怪,没什么难过,自己用心学习是正事,不要想太多,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事的时候,这么一想,心里轻松很多,也不在管这闲事,一门心思学习。心理学空间'svMw.W x+Nt'e B{ hF,t

/PYA6LIM'_,I:m0 在一次无意中听说姜丽君与王长安在同一小区居住,心情舒畅了,并慢慢将这事忘了,但提起“长安”两字,醋意颇浓,心里极为忌妒。一次跟家人出去玩,等了好长时间的出租车,闲聊之中谈到新上市的长安奥托,认为这车不错。陆子清听到“长安”二字,刚才的兴高采烈顿然消失,有种无名怒火想发泄,他极力制止自己,也想制止爸妈,但又不愿让爸妈知道自己跟长安较劲,如果问起来,他是绝不能将这段没有成功的恋情说给他们!他们知道后不仅不能同情他的不幸,反而骂他没远大报负!后来爸妈谈得更起劲,爸爸想买一辆长安奥托包出去赚钱,妈妈也赞成爸爸的想法,妈妈一时兴奋竟不想去玩,去车市了解行情!他实在忍无可忍,愤怒地说:“你们不要谈什么长安奥托,更不要买!如果买了,我非将他砸乱不可!”他自己说完后感到吃惊,一向听话、懂事的自己在爸妈面前竟这样无理!爸妈惊的半天张着嘴,大家游玩的兴趣也没了,一家人悻悻返回!心理学空间oUGi1h

E\-n/m \Ogw wG0 自这事之后,陆子清心里对“长安汽车”结上了仇,谁提起就跟谁急,开始并不在意此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发展到文章开头那一幕。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请别抛弃我,妈妈! 张天布
《张天布》
在得失间过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