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死亡和谎言
作者: 亚历山德拉·拉玛 / 700次阅读 时间: 2020年3月25日
来源: 《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实践导论》 标签: 谎言 精神分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性、死亡和谎言

精神分析触碰到我们的原始神经:你要么对它很有热情,要么怀疑它,但很少会中立。精神分析的观点引发好奇和兴趣,但是确实也引发强烈的反对。出现这种混杂的反应有若干理由,首先,直到最近重要的精神分析假设的支持性实验证据仍相当匮乏这是个事实,不幸的是,精神分析从业者拥抱他们的信仰并把那些假设当作真理去呈现。可能是因为,正如基施纳 (Kirsner)所说:


宗教一样,精神分析提出了宏大的问题,并且,也像宗教一样,很容易被教条式的回答所影响和引诱。
(2000: 9)


精神分析的核心信息很难消化,它不像人本主义理论把人类认定为基本是好的,只是被环境污染了。精神分析式的反思是相当不讨人喜欢的:我们是被性和攻击性驱使的生物,我们妒忌、好斗,甚至对在意识层面很喜爱的人,也会暗含谋杀的冲动,这是一面我们宁愿不去看的镜子。

精神分析的核心是,各种欲望的奇思妄想、顽固的拒绝承认以及不可避免的丧失,这表明我们可能是自己最恶毒的敌人。作为一种思想运动,精神分析被理论上的分裂所困扰,但是所有人都同意这一点:纷争是不可避免的。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总有人在某处错失了精神分析戏剧中的某些东西。精神分析认为对发展来说,幻灭和挫败是固有的。在弗洛伊德派的理论中,社会要存续,放弃是一种必要的恶,弗洛伊德坏消息的送信使很明确地提醒我们不可能诸事顺心,从一出生艰难的功课就开始了现实冲击我们,挫败、失望、丧失和渴望的体验进入我们存在的编年史中。现实就是:乳房永不停止的滋养和照顾的原型符号最后干涸。正是这些体验,尽管痛苦,被精神分析挑出来成为成长的资粮,以适应所谓的现实世界。即使有可能创造出一种环境,在其中每一样需求都满足,这也并不令人神往,因为它不能带来复原力,复原力是经历并经受住了挫败和失望后得到的。延迟满足的能力,承受缺位和丧失的能力,这些是来之不易的经验,它们挑战了全能感,也确保了我们可以去面对现实,而不会被任务的艰巨性所压倒。

精神分析也挑战我们将意识思维作为我们经验的最终基准的信念。不管承认与否,大多数人更愿意相信看到的和体验到的东西解释了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事情。我们过于依靠感观印象,而不去探索或者很少深入探究。然而,精神分析认为我们被矛盾的想法、情感和愿望所驱动,而这些东西在意识层面上未被意识到,却在幕后影响着行为现在是,以前也是。我们未必了解自己,这种可能性破坏了自我决定的希望,质疑了我们所偏爱的信念以为我们可以掌控未来。

潜意识这一概念很难领会,不仅因为它暗示着我们可能并不了解自己,更具挑战性的是,它意味着我们骗了自己和他人。从一开始,精神分析就质疑了人类的可信性,教导我们永远不要相信表面的东西,要对生活和意识层面的意图持讽刺的、质疑的态度。这是因为弗洛伊德认为,我们是能够自我欺骗的生物,人类的心智看上去是这样一种结构:一部分内容“可知”,而另一部分“不可知”。

透过精神分析的镜头看人类图景是令人冷静的。为了控制自己,我们可能很努力,而精神分析告诉我们永远不会完全成功。为了幸福,为了克服冲突,我们可能很努力,但精神分析告诉我们冲突是生命不可逃避的一部分。精神分析提醒我们最美好的期望是找到方法来管理,而不是根除,冲突是身而为人固有的一部分理解这些得感谢一百美元一小节的咨询。一眼就能看出来,精神分析式的言论根本不是好的公关。弗洛伊德原初的观点,以及他的追随者的观点确实不断地引发激烈的争论和分裂,然而这些观点对思考人类心智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间题是他们的影响是否能够持久,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精神分析实践者们是否愿意与其他相关领域的问询对话,与影响心理健康的社会现实对话。

精神分析对内在世界的强调也常被批评脱离了社会力量,而社会力量也塑造了我们的个人经历,我们具象化地存在于在特定社会历史背景下展开的社会关系中。社会排斥、歧视和污名化仍然加重了有心理问题的人(以及与他们亲近的人)的负担。长期罹患心理问题的成年人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在工作。他们负债的可能性几乎是一般人的三倍,勉强能够达到现代生活的基本需求,如好一些的住宿条件或交通工具。心理疾病增加了失业、贫困、糟糕的身体健康和物质滥用等的风险(反之亦然)。在心理健康及相关服务方面,包括为黑人和少数族群社区提供的服务,长期存在不平等的状况。

在此要说明的是,讲究系统工作的同行们一直活跃地介入个体和外部环境之间的重要互动中。其实在精神分析的思想领域,对社会性的强调也有强有力的传统(比如 Cooper, 2012; Cooper & Lousada, 2010; Rustin, 1991)。虽然精神分析常被批评(也许被讽刺)不考虑患者现实生活的压力,然而最佳的精神分析工作包含了外在和内在力量间的复杂互动,不会厚此薄彼。治疗工作证明了理解的重要性,要理解深刻而真实的创伤性事件是如何被心智吸收,并依据个人成长史被赋予意义的 (Levy & Lemma, 2004)。

社会性的视角基本矫正了一个信念以为心理治疗足以改变生活。毫无疑问,个体或家庭的复原力的提升会增加让患者更有勇气投入外在世界的机会,然而我们生活的这个外部世界常常不在个体掌控之中,这一点也是真的。换句话来说,心理治疗本身可能是必要的,但不总是或者甚至不经常是足够的。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谎言 精神分析
«心理健康的文化因素 精神分析与文化
《精神分析与文化》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