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家庭及意义——《何为生命意义》推荐序
作者: 李孟潮 / 1063次阅读 时间: 2020年6月24日
标签: 弗兰克尔 意义疗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空心、家庭及意义
  ——《何为生命意义》推荐序
  李孟潮


不风不雨,白日皎皎。宜出驱驰,通利大道。 
——《易林·坤之坤》

近年来,「巨婴」「空心症」「原生家庭」等词汇在社会上广泛传播,引发了民众的焦虑,当然,与民众一同焦虑的还有学院派的专家们。这些流行词汇的出现清晰地表明:现在的中国人都或多或少地被生理和心理问题困扰着。

人生意义的寻找是从家庭开始的,所以人生的意义自然也等待着家庭教育来赋予。而家庭教育首先要回答的就是: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学习的意义是什么?奥数的意义是什么?课外辅导班的意义又是什么?

父母们如何能够赋予青少年们生命的意义?如何将世代传承的意义传递给青少年们,革除旧有的已经无意义的文化传统?

然而,由于部分父母自己缺乏追寻生命意义的意识,所以他们的孩子也淡化了对生命意义追求的认知。或者父母们生命的意义仅仅停留在婴幼儿期——婴幼儿生命的意义在于被人爱、被人喂养,并且无条件地控制他们所爱的人——所以这样的父母在物质充裕的青少年眼中,自然就是“巨婴”了。

如果内心空虚、尚且需要父母引导的青少年,看到自己的父母居然拥有婴儿一般幼稚的人生理想,自然就会崩溃了。

无论「巨婴」「空心」,还是「中国式父母」「丧偶式育儿」等,都并非中国独有的,也不是中国文化的「土特产」,而是所有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必然面临的社会心理问题。早在维克多·弗兰克尔的时代,他就已经研究、治疗过空虚和无意义感,并且为之发明了“意义疗法”(logotherapy)。

 
弗兰克尔考察了20世纪时人类的心理状况后得出结论:人们疯狂地追求权力、金钱、性欲等的原因在于存在空虚、寻求意义的意志受挫。为了避免存在空虚,人们采用了上述种种代偿方法。

现代人普遍存在的空虚感和紧迫感正是意义疗法的治疗指征,寻求意义的意志受挫导致了弗兰克尔所说的「心灵性神经官能症」(noogenic neuroses)。它源自人类存在的心灵层次,当人们的忧虑或失望超过生命价值感时便会出现。这是一种“灵性的灾难”,而不是病理学意义上的心理疾病。

意义治疗理论的核心是「意义」,人生的基本动力即寻求意义的意志。这种意义是独一无二的,只有人能够实践它,且必须予以实践。意义不是由自己创造的,而是要求人们去探索的。意义也不仅仅是愿望的投射,因为这样定义意义,它将失去挑战和要求的特性,而不能再鼓舞人们的勇气和上进心。

意义治疗的目的便是协助人们认识自己的生命课题,找出他们生命中的意义,激发他们的潜力。在探索意义和价值时,有可能引起人类的内在紧张,但这种紧张是心理健康的先决条件。弗兰克尔认为人类存在的最重要本质是“负责”,所以在意义治疗中应该让病人自己承担起判断的责任,医生的价值观念不能强塞给病人。


发现意义的途径有:

1. 创造和工作;

2. 体认价值:经由体验某个事件和某种人物关系,如工作、文化或爱情等,来发现生命的意义;

3. 受苦:因为当痛苦被发现有意义时,便不再痛苦了,通过认识人生的悲剧性和处理困境,促使人们深思,寻找自我,最终发现人生的意义,达到自我超越的目的。

在意义治疗的实践中,弗兰克尔又发现过分意愿和过分注意是导致症状强化的原因,于是他发明了「矛盾意向法」技术,让患者故意从事其所害怕体验的事情。

弗兰克尔生前,「意义治疗」可以说红极一时,但是之后,这种疗法在欧美渐渐衰落,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技术和理论都被后来的其他疗法吸收和容纳了。但在中国,弗兰克尔的学说还有一定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学校心理咨询方面。

当然,最吸引我们中国治疗师的还是弗兰克尔的学说在家庭情境中的运用。1998年,那时我刚刚进入精神科工作一年,正在「猛啃」各种文献,包括弗兰克尔的。有一次,我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人民医院的图书馆里看到了赵旭东老师订购的《家庭治疗期刊》(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拿起来随手一翻,就看到了吉姆·兰茨(Jim Lantz)在1998年第4期发表的文章《维克多·弗兰克尔的存在无意识婚姻、家庭治疗中的应用》(Viktor Frankl’s Existential Unconscious in Marital and Family Psychotherapy)。

兰茨谈道:弗兰克尔认为,家庭生活有多重的意义和意义潜能。每一对夫妇、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家庭的成员认识意义和实现意义潜能的途径都是独特的。家庭中的意义有三个部分:

一、婚姻、家庭生活的意义;
  二、寻求意义的意志;
  三、寻求意义的自由。

寻求意义的意志是婚姻、家庭行为的基本动机和原因。治疗师应该帮助家庭发现家庭的意义和实现意义的潜能,而这些意义及潜能是曾被掩盖、否认、压抑着的,隐藏于家庭存在的无意识中,在治疗过程中要把这些无意识的意义和潜能带到意识层面上来。

家庭治疗中所重视的「改变」实际上继发于分析治疗所说的「领悟」。在弗兰克尔式的家庭治疗中,同样会遇到阻抗,因为意识到家庭中的潜在意义,就意味着要面对家庭的责任感和脆弱性,这会诱发家庭内部的焦虑。


治疗中要激发家庭的三种觉知动力(awareness dynamics):关注、回收和实现。

「关注」是指治疗师有责任让家庭发挥能力来克服阻抗,并关注存在的、可实现的意义潜能。

「回收」又可称为「授勋」,是指治疗师帮助家庭成员回忆、发现他们过去实现过的意义潜能,并对其表示尊重,使其以此为荣。虽然它已被家庭成员认为存在于“一去不复返的过去”中,但这依然有助于减少存在空虚和消除随之而来的症状。

「实现」是指假若家庭成员已关注且发现了家庭中的意义潜能,却不能利用它,治疗师就应该帮助他们识别、克服、改变造成这种障碍的家庭互动模式。

关注、回收和实现,又是由另外三个成分推动的,分别是人性会见、动力性哲学反省和存在性哲学反省。

「人性会见」指治疗师提供一种支持性环境,使无意识中的阻抗和意义潜能的实现模式进入意识层面。

「动力性哲学反省」指治疗师帮助家庭认识到既往病理功能模式,并进一步认识到更有效的整合性功能模式,类似于问题聚焦技术。

「存在性哲学反省」指治疗师应用问题、体育、传奇、诗歌、艺术、故事、同情、意象引导等方法,帮助家庭成员「关注」其未来的意义潜能和机遇,并“回收”既往的意义。

时至今日,意义生成(meaning-making)已经是心理治疗界各宗各派必备的技能,存在人本主义者在反思自由、孤独和死亡中寻找意义,辩证行为治疗和接纳承诺治疗则通过各种技术和表格帮助人们寻找或创造各个领域的人生价值。比如荣格分析师马瑟斯·戴尔(Mathers Dale)在2001年写了一本书,名为《分析心理学意义和目的简介》(An Introduction to Meaning and Purpose in Analytical Psychology),他提出并整合了各种意义学说:

人们必须首先发展好足够稳定的自我和神经网络,理性、知觉、情感、直觉等功能充分发展后,才能进入原型的世界探索超越性意义。自性原型产生意义,父亲原型和伟大母亲原型提供安全时空,儿童原型让我们游戏,如果自由游戏受到阻碍,则会出现愚弄者原型(如孙悟空),自性-重生原型带来更新,而未曾实现的潜能则被阴影原型封存。

人生的意义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从简单处来说,儿童的意义是吃喝玩乐,少年的意义是求爱求友,青年的意义是安家立业,中年的意义是敬老育儿、改造社会,老年的意义则是超越生死。大致上和马斯洛所说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相对应。很多人感觉人生没有意义,可能就是因为给其分配的人生意义未能遵循心理学规律,比如说,我们现在经常要求青少年们以修身齐家的中年人心态去应对高考,惘然不顾其年龄阶段的真正需要。

从复杂处来说,可以把人生划分为八个阶段,每个阶段对应不同的意义。
  如「八宫情结意义表」中所示。


情结—焦虑关系配对八宫原型意义心性
自恋情结
存在焦虑
慈爱母亲—幸福婴儿
死亡母亲—空虚婴儿
坤宫☷
母亲-圣婴原型
被看见、
被喂养
厚德载物
权威情结
分离焦虑
操纵父亲—被动幼儿震宫☳
父亲-阴影原型
控制就是爱,
控制就是恨
恐惧修省
三角情结
竞争焦虑
相爱父母—羡慕幼儿
敌对父母—替代幼儿
离宫☲
化合-阴影原型
祝福相爱的父母,
认同性感的母亲/父亲
续明以照四方
学习情结
超我焦虑
民主老师—自信少儿
独裁老师—被动少儿
艮宫☵
面具-阴影原型
学业进步思不出其位
青春情结
身份认同焦虑
有趣朋友—交友少年
梦中情人—敢爱少年
兑宫☶
永恒少年-
灵魂伴侣原型
如花开放朋友讲习
名利情结
个体-集体焦虑
理想师傅—奋斗青年
名利之徒—贪婪青年
巽宫☱
面具-愚弄者原型
求爱、
求友、求业
申命行事
孝养情结
责任焦虑
可爱孩子—负责父母
可敬父母—感恩子女
累赘孩子—无奈父母
幼稚老人—失望子女
坎宫☲
智慧老人-
永恒少年原型
养育子女,
送走父母
常德行,
习教事
衰老情结
死亡焦虑
健全后代—满意老人
无情他人—孤独老人
神圣他人—超脱老人
恐怖死神—无助老人
乾宫☴ 
自性-重生原型
面对死亡自强不息

1924年,鲁迅44岁,身患肺结核,搬家到北京的西三条胡同,当时他正在翻译日本人所著的《苦闷的象征》。这本书里有很多弗洛伊德的理论。

《苦闷的象征》鲁迅译本封面

同样是1924年,在距离北京7000多公里的维也纳,弗兰克尔刚满19岁,他的才气使他受到了弗洛伊德的赏识。68岁的弗洛伊德邀请他在自己创办的《国际精神分析期刊》(Internationale Zeitschrift für Psychoanalyse)上发表文章。这篇名为《论模仿性肯定和否定》(Zur Mimischen Bejahung Und Verneinung)的一页半的短文,主要内容是论述哺乳类动物为什么用点头表示“是”,用摇头表示“不”——他假设,“点头”和吃到好东西以及性交愉快时的点头动作有关,而“摇头”则和恶心有关。

这一年弗洛伊德自己的重要作品是《受虐狂的经济学问题》(The Economic Problem of Masochism),这篇文章同样发表在当年的《国际精神分析期刊》上。肺结核在那个时代是人人皆知的绝症,鲁迅当年离死亡已经不远了,而弗洛伊德那时也得了现在人人皆知的另一种绝症——口腔癌。

可以发现绝症是时代发展在不同阶段的通用词,然而展示出的时代气息却不一样。

弗洛伊德在他的论文中坚持涅槃原则和死本能的终极意义,它是根据原发受虐性来说的,他还论及了其他受虐形式:男性身上的性受虐倾向、道德受虐倾向,以及女性受虐倾向——他认为女性的性格天生就具有受虐性。

男女相爱,大概是全人类都赞同的人生的伟大意义,无论是集体主义者还是个人主义者,无论是奥地利人还是中国人,无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无论是弗兰克尔还是弗洛伊德,无论是荣格还是鲁迅,区别只在于,男人和女人如何相互回收投射。

《周易》中所说的理想伴侣是这样的:男人“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女人则“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

《周易》就是中国古代的官员们不断在家庭中建构人生意义的宝典。女性学者许秀娜的文章《〈坛经〉心性学说与弗兰克尔的意义疗法之比较》,用心性本净、随方解缚、道由心悟、修身养性等概念来阐述意义治疗的观点。看来,其他中国思想与意义治疗的结合也指日可待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弗兰克尔 意义疗法
«《当村上春树遇见荣格》推荐序 书序
《书序》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