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会在瞳孔中留下痕迹
作者: mints 编译 / 6495次阅读 时间: 2020年8月12日
标签: PTSD 创伤 创伤心理学 瞳孔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G|j3[S#a`/A

心理学空间9t1bV,Zc-W:?C4mwT

*R6C b'sDM7J }0加的夫大学的Aimee McKinnon博士领导的最新研究表明,通过观察瞳孔变化,可以了解人们曾经是否遭受过创伤事件。该研究发表在最新一期《生物心理学》杂志上。

^Ct^x*|Y0

1hZ-X%Cc!O0当一个人经历了诸如车祸、战斗压力或虐待之类创伤事件后,就可能会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这些创伤事件可能会让当事人对周围的世界特别敏感(或者说是极度兴奋),并因此无法停止工作和放松。

~.o5{h(RX8b(?!n0心理学空间zP-yJtxO%R

研究人员向PTSD患者展示了各种不同类型的图像——包括凶猛的动物或武器的图像;中性事件的图像;以及令人愉快的图像。以此来测试创伤事件在患者瞳孔中留下的痕迹。心理学空间;jhM%fA1v_k f3?h

gf y,D"X k.f0PTSD患者的反应,不仅和正常人群不同,和受过创伤但没有PTSD的人也不同。心理学空间4J*F j2H$[jQ

如上图所示,PTSD患者的瞳孔一开始并没有因为光照强度的变化而表现出正常的骤然收缩,在此之后的情感刺激反应中,他们的瞳孔也比比其他参与者更大。
心理学空间Ooe/p,uB1^

也就是说,PTSD患者异常警觉,在受到外界刺激时,他们的瞳孔不会收缩到正常人的水平,会让更多的光线进入,在刺激结束后,瞳孔也会看起来更大一些。心理学空间8_'`V(U;FJY8[!X

`i*Y5c6I0另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是,PTSD患者的瞳孔不仅对威胁性刺激表现出了夸张的反应,而且对描绘“积极”图像的刺激(例如激动人心的运动场面)也表现出了夸张的反应。

] g{k#_2Wx8~)]0

(F:HqRM `&[E0
+r"L,wh.p%j1u0

o7o"Sd/w1o#~i0

't:dHd+X'l k0临床应用

%D[D&_5H?1O.Ux'C0

8flN*~NL9v0斯旺西大学的Nicola Gray教授和加的夫大学的Robert Snowden教授共同撰写了这篇论文,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

c"E2pO)f9I:S j![0

d+`4H,U9W'C0Gray教授说:“这表明PTSD患者瞳孔的亢奋反应是对任何刺激的反应,而不仅仅是对威胁性刺激的反应。这意味着,我们在治疗中可以使用积极的图像,而不是消极的图像,因为消极图像可能会让患者更加不安,积极的图像更能够让患者接受/承受治疗。现在,这种想法需要进行实证检验,然后才能投入临床实践。”心理学空间5in@{1_n3vf(X

65名受试者从开始接受刺激到4000毫秒瞳孔直径的平均变化情况。在看到中性图片时,瞳孔收缩最大,接下来分别是高兴、害怕和悲伤的图片。
心理学空间F!\%[ S!~H7?1c

牛津大学的McKinnon博士补充说:“这些发现让我们了解到,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人在任何不确定的情绪背景下都会自动地做好应对威胁和恐惧的准备。而且,我们需要考虑这些情景都会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产生负担。”

$L ?3`$BeLjA0心理学空间_nV*kg

这也表明,我们必须认识到,在治疗中,需要刻意重新评估的部分,不只是基于恐惧的刺激。

-tF%IfOy0

Lf-px/bR|3}E0如果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人面对任何高水平的情绪刺激,哪怕这些高水平的刺激是积极的情绪,也会立即触发威胁系统。临床医生需要了解积极刺激的导致的这种影响,以便更好的为PTSD患者服务。心理学空间4NNv SL6vka

心理学空间?Ee?5W_ r7c

Mckinnon, A. I., Gray, N. S., & Snowden, R. J. (2020). Enhanced Emotional Response to Both Negative and Positive Images in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Evidence from pupillometry. Biological Psychology, 154, 107922. DOI:10.1016/j.biopsycho.2020.107922

L ~-uJ6d L2v-v-z0心理学空间U[|8a Xs)N

`*p!d'c`(S h"O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PTSD 创伤 创伤心理学 瞳孔
«童年的伤,身体会记得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童年创伤让人加速衰老»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