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克服咨询中出现的「性虐待沉默」
作者: mints 编译 / 500次阅读 时间: 2022年6月26日
标签: 性创伤 性侵害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性虐待是一种暗藏的创伤事件。

曾经遭受过虐待的患者,需要克服的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准备好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并继续生活下去。然而,在治疗中,他们并不总是能够从咨询师那儿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支持。

当患者在治疗中讲述了自己的性虐待经历后,有些咨询师会不知所措,咨询进程被大量的沉默包围。

咨询师应该努力探索这种禁忌和创伤。

事实上,治疗师被教导不要向患者索取信息,或者向患者询问一些或许太过痛苦的问题。然而,这种策略虽然很有礼貌,但对于那些没有走出童年性虐待创伤的患者来说,似乎并不特别有效。

当性虐待的阴影持续不断地折磨患者时,就意味着这些痛苦经历/情绪需要被言语化,并且在讲述的过程中被看见,咨询师应该努力探索其禁忌和创伤。这是因为,创伤不仅仅通过噩梦或反复出现的记忆表现出来,而且还表现在其他的很多方面。因此,需要专业人员的专业精神才能发现它。

患者觉得自己不应该回忆起遭受虐待时的具体细节。事实上,遭受性虐待这一简单的事实常常会让患者感到内疚和羞耻。因此,他们希望避免复述自己的故事,并且不想回到过去的体验中。他们想回避痛苦,而不是再次经历痛苦。

2、治疗中的性虐待沉默

性虐待和性侵犯甚至在心理健康专业人员中也是禁忌。

然而,很不幸,也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些不幸的事情极其常见。性虐待与阶级、种族、年龄、性别或性行为无关:任何国家的任何人都可能会受到影响。

安全阵线(Safeline)首席执行官尼尔·亨德森(Neil Henderson)发布了一些令人寒心的英国性虐待数据。

他声称,在英国,五分之一的女性(580万人)和六分之一的男性(460万人)从16岁起就经历过某种形式的性侵犯。此外,据估计,英国十分之一的儿童遭受过性虐待。

实际上,这些统计数字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亨德森声称,由于“害怕人们不相信自己”或“尴尬”和“屈辱”,只有六分之一的受害者曾披露或举报过性暴力犯罪。85%的受害者不会报告自己是否遭受过性虐待或强奸,这其中就有16%的强奸案,然而只有1.7%被起诉。

为什么相关的报道如此之少?答案与“不被相信”和性虐待的耻辱有很大关系。

性虐待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话题,而且也是遭受不幸的当事人不愿意谈及的话题。因此,心理健康工作者必须鼓励(而不是强迫)他们说出来。

治疗师必须高度意识到——要让患者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可以秘密的和特定的人讨论此事。

那些谈论他们所遭受的性虐待的人,更有可能化解不幸事件引发的心理创伤带来的伤害。

性虐待的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和持久的,不仅影响到受害者,而且影响到家人和朋友以及整个社区。事实上,Neil Henderson的许多来访患有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解离、进食障碍、药物和酒精滥用、自我伤害和自杀观念。

例如,15%的自杀事件和40%的无家可归青年都归因于性暴力。此外,如果没有有效的专业支持和个人支持,受害者再次受害的可能性要高四倍。


3、对日常压力的长期影响

Marianne Torp Stensvehagen博士对10名虐待受害者进行了深入访谈,对另外的57人进行了问卷调查。事实上,很少有人调查过性虐待患者的这种日常压力,但她在论文中探讨了这个主题。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会体会到压力。然而,对于遭受了性虐待的患者而言,他们在应对压力时会面对更多的困难,而且这些困难非常巨大。事实上,日常压力和创伤相关症状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Stensvehagen的研究进一步表明,遭受严重性虐待女性的PTSD症状严重程度和患者感知到的高日常烦恼程度、低日常积极刺激量、不适应应对策略的使用以及低情绪稳定性相关。

令人无法接受的创伤事件,如性虐待,可能让受害者的行为和情绪失去控制。这是因为在虐待事件发生时,他们明显处于不利地位。好消息是,专业人员可以通过评估他们的心理状况、为他们提供干预措施、指导他们如何应对日常事件来改善受害者的心理状况。


4、日常和长期的压力被其他心理问题所掩盖

对于经历过性虐待的女性来说,她们在回忆不幸事件时出现的情况也多种多样。

Torp Stensvehagen说:“虐待经历会对害者的全部日常生活带来影响。对于一些受害者而言,一些稀松平常的事情(比如坐公共汽车或去商店)都会让他们感受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压力。”

例如,受害者会害怕辨认出加害者的气味或方言,这会让她们无法忍受。此外,许多有过性虐待史的人希望在事件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孤立自己。因为他们在受虐后感受到的情绪,只有内疚和羞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感觉逐渐储存在身体之中,并且带来许多无法解释的身体疾病和行为——创伤导致的心身疾病非常痛苦。这意味着许多人被排除在正常的生活、教育和职业生活之外。他们彻底而又孤独地生活在苦难之中,得不到专业的帮助。

研究发现,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的女性日常压力更大,快乐感更少,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并且更多地使用了不恰当的应对策略。

因此,我们会问:向患者询问他们是否遭受虐待能否为他们打开一扇通向新开始的大门呢?

不告诉别人,是他们一直拥有的选择,但是,他们也可能需要被赋予其他的选择。


5、决定说出来,有着巨大的疗效

心理健康专业人员有责任帮助预防创伤性事件带来的长期不良后果。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了解性虐待幸存者通常经历的症状和身体特征。也就是说,这个话题很难谈论,许多治疗师可能害怕说出错误的事情或提出错误的问题。

创伤培训为治疗师提供了自我教育和帮助患者的机会。同样,我们也可以预防和身体和情绪压力有关的问题、症状,以及潜在疾病。通过创伤培训,专业人员在询问有关虐待的问题时变得更加自信。这样,患者能够认识到这些问题都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并且不会对回答这些问题感到难过,可以发现更多的虐待事件。

发现无法表述的性虐待史,并促使患者在明显仍在受苦时,表达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是极其重要。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尽快得到帮助。从长远来看,这也意味着减少压力和改进应对策略,对此,患者将非常感激这些专业的帮助。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性创伤 性侵害
«什么是儿童性剥削? 性侵害
《性侵害》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