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
作者: 张宝蕊 / 2734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8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很荣幸能与心理辅导杂志社的同仁们一起到武汉的数所大学与同学们一起谈心交流。心理学空间2F,eE y{[{f
心理学空间3M:L y3rw;O4\gA h
  当同学们谈到他们的孤独和不被了解的感受时,我的心很难受;
c!r G#e*Uk9S0 心理学空间J9B3kx4x
  当同学们分享到他们起伏不定的情绪又不知如何是好时,我的心在落泪;
$^@{[6q;A Z:n0
t'D/f#[P%^0   当同学们说到他们面对复杂的人际关系而突破不了时,我的 心纠结在一起;
"A%[c!lf8{3Z0
z:} ze%A0   当同学们道及爱情的迷惘及对亲情的放不下时,我的心也产生了压迫感;
M#E0bsn5Gu Z*b-Y/Bi2H0 心理学空间;eB;R;~g|^eq
  当同学们触及对学业,对未来的就业及前途不知所措时,我的心也着急起来。心理学空间 H}4Qg6j_Vn hf
心理学空间o2z h oR5`:FP
  因为我曾经是个年青人,是个大学生;我曾经孤独过,也曾经迷惘过。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我不知道有任何人能帮助我时,我曾经独自走在雨中,让大雨淋湿了我而毫不自觉。我曾经失恋过,也曾经对父母亲有很深的内疚,那沉重的心理负担,我不知该如何才能排解它时,“压马路”是我唯一的嗜好。一条一条街地走,没有目的,没有方向,从清晨走到下午,从黄昏走到黑夜,只想借着这机械的动作,停止我的思想、停止我的压力、停止我的痛苦、停止我的孤独。我但愿这些街、这些马路永无尽头。有一年,我甚至无法呼吸,常常感觉胸闷气短,我想,我会窒息而死。当时以为自己的心脏有毛病,检查之后,没有问题。现在,我知道,这是因为心理及精神的压抑太大而造成的。
f3hHZ h0
3i~}5k?3T8H0   幸运的是,在我大二那年,我认识了一位长者,他聆听我、陪伴我,很谦虚地与我分享他的经验、体会及看法,在他那儿,我觉得舒服、自在。孤独感减少许多,渐渐地我对生命燃起了希望。心理学空间_.mQW BL%f

'iQI6c/m"h.A/Z ui0   当我成为父母、老师的时候,曾经在一次的聚会中,有位朋友与我分享他陪伴孩子成长的痛苦与挣扎。他说:“但愿我的孩子不要经过这一个阶段,那么他就不会这么痛苦了。”试问,有哪个做父母的不是这样想?所以他们千方百计地为孩子“安排”读什么学校、考哪个专业、交哪类的朋友、找什么样的对象;若有能力的话,甚至连工作都已为孩子找好了。这是父母的爱心与关心。他们或用权威、或用劝导、或用民主、或用眼泪等种种方法来“帮”自己的孩子,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保护伞、保护网,甚至一个安全的碉堡,让自己的孩子不要吃一点点的苦、受一点点的罪,如此,他们就放心了,安心了。心理学空间s%A5j9q c-i0o3?/~ y

{&ghiZn3@/]0   是的,我了解他们的心情与心境,因为我也是一位母亲,我也恨不得让我的孩子们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生活,因为如此我才心安,但是我知道,如果这样做了,我就是害了他们――因为,成长是无法替代的。心理学空间%nG9L3ZgyI2I

RI+l JJpi0   人的成长过程有两个独立期(又称为反叛期),一个是2岁到5岁,另一个是11岁到20岁,所谓独立期,指的是一个人开始有“自我”的意识,学习有“自己”的意见与看法,学习“自己”作抉择,并负起责任来。之所以又称反叛期,这是从社会、师长及父母的观点而言。因为为了表示自己的“独特”性,这两个时期的孩子会有与父母、师长及一般所认同的社会价值不同的表达与看法,因此,这些孩子的行为是“反叛”的。
:Fjuu2XW\|O2m0
-ekn*I"X:_#Q0   每个人都有独立自主的需求,其需求的满足基本上是奠基在这两个独立期的成长顺利与否,如果这两个独立期受到太多的阻碍,则未来的成长就会受到更多更大的挫折与困难。而父母、师长所布置的“保护”机制正好与独立期的需求相抵触,保护越多,孩子也越难成长,他们或许越叛逆,也或许将叛逆内化转为负疚感。父母们、师长们或许会问:难道我就看他们受苦吗?是的,这些面对独立的孩子们是应该学习承担痛苦,与负做“自己”的责任来。就像蚕蛹一样,在它成为美丽的蝴蝶前,必须“作茧自缚”,它必须忍受痛苦、黑暗以及所有的不舒服,否则的话,它永远无法成为美丽的蝴蝶自由飞翔。  孩子们不经过磨炼是无法成长的,孟子曾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就是指的一个要在将来有成就的人,就必须先受苦,而这种苦是必要的。
rDUA3eg9Cz2A)t0 心理学空间;O2Co2G.TI8|
  难道,我们就袖手旁观,让他们去挣扎、去孤独、去迷惘吗?不是的。他们需要的是支持、陪伴与聆听;他们需要的是温暖、接纳与智慧的分享,相信这次巡回演讲的目的之一,也就是要公开地对这些年青学子表达我们对他们的关心,要让他们明白我们是与他们一起的。心理学空间 B?(]Gz7?

{0o'p v3DA.K0   但是,在几次与同学们的接触中,我有很深的无力感,面对如小山堆的问题,在有限的时间内,我无法一一的回答,而且有许多的问题也不是一分半分钟可以回答得全的,我多么希望家长们、师长们、干部们、领导们也能加入这个行列来陪伴孩子们。可惜的是,当我询问学生们时,发现他们不大愿意去找父母们、师长们,因为他们不觉得被了解,不觉得被聆听,因为父母们、师长们或是认为孩子们是庸人自扰;或是不专心学习;或是用说教的方式来对待孩子们。我又问:“那么那些专业人员如心理辅导员呢?”由于国内各大专院样的心理咨询尚未普遍,同学们对心理咨询的观念仍存有是为“有病”“有心理障碍”的人服务的看法,而不愿意去找咨询员,再加上有些心理咨询员未受过专业的训练而无法有效地帮助同学们。怎么办呢?我真的很焦虑,很无助。心理学空间R*sZ;Z;\s7w iI

#~hO R hb1V0   在此,我要呼吁:家长们,多了解你的孩子吧!他们不需要你的保护,但却需要你的支持与接纳;老师们,多聆听你的学生吧!他们不需要你的训导,却需要你的了解与智慧的语言;咨询员们,多用“健康”的话语来对学生们宣导吧!让他们明白你们真的是爱他们,关心他们,而不是想要“改变”他们,矫正他们;领导们,在开会,在关心学校硬件的发展之外,花些时间来关心学生,让大学的校园更人性化吧!心理学空间!KU5v+s#R6T

"~"zt0vgr,ui0   最后,我要对同学们说:同学们,稳住你的脚步,抬头挺胸向前迈进,记住!只有蛹的死亡才能转化成有自由有生命的蝴蝶。黎明前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刻。我们要接受痛苦的挑战,也要接受黑暗的洗礼,让我们拭目以待生命中自由与光明的来临吧!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请理解我 张宝蕊
《张宝蕊》
多爱自己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