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内心的声音,并控制内心的批评者
作者: mints 编译 / 1296次阅读 时间: 2022年11月23日
来源: Caroline Williams 文 标签: Anauralia Aphantasia aphantasia 批评性自我 心盲症 心声失聪症 自我批评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Sc B"VA1mw

你的内心如何评价自己?是一句温暖鼓励的话语,还是严厉的批评?对我来说,两者都不是。这更像是一声“啊!”因为我内心中的一部分试图让另一部分不要拖拉。像往常一样,内心这些战斗的声音既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诅咒。这个声音是一件好事,提醒自己我们在截止日期前就完成工作,不用在最后期限忙得焦头烂额,但是,这样的提醒也是一种否认和自我批评,它会让我感觉很糟糕。这样的内在之声让我感到愧疚、认为自己不敬业、觉得自己不好,甚至觉得自己的没有职业道德心理学空间 k)U(w_5l Fi

Ts?ySm0当我感受到内心的这种声音的时候,有时候会反思——自己怎么和别人不一样,感觉自己如此的与众不同,并且被这样的认识吓着自己——它也是“我”的一部分么?为什么自己的内心会如此残忍的评价自己?怎么才能让他对自己更客气、甚至更积极一点呢?心理学空间aF TI}j

_;k/Av3j ^G:K&jQ$B4c0

%w2z9q9?&m+]0心理学空间,T0NRi$t1S6l zl'p

内在之声心理学空间(X |r?9GZ?

lM(z"mA4z0学院派认为,我们内心的声音被一些更大的问题所包围,比如意识的本质、我们的自我意识以及我们的内心生活如何影响我们的行为。因此,一小部分研究人员致力于了解更多,但是,这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尤其是因为内心世界的探索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 c X"]H@u#i~0

L8y:m8ee0当我们开始了解内心语言的来源时,就需要考虑: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内在评论对记忆等认知技能的贡献;以及它与心理健康的关系。幸运的是,研究揭示了一些有助于改变我们内在对话的策略。

5Bdwv0OS8E2E/H-g0

c+q9a0U]Z"rl0被语言塑造的自我心理学空间y0b`A4z~Gg

心理学空间yP/HK$D | iw

要想了解我内心的声音,最明显的出发点是找出它的来源。20世纪30年代,语言心理学家列夫·维果茨基发现,我们的内心语言能力随着外部语言的发展而发展。2到3岁左右,孩子们开始在玩耍时大声自言自语。维果茨基认为这是内心语言的前兆;这种喋喋不休在5岁左右逐渐成为内在的语言。大脑成像研究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这一观点,随着生成言语的脑区和理解语言的脑区之间的神经连接日益成熟,内部语言的发展也在同一时间获得了发展。

dR&A,f0[!lvW&r;\0

0l+N\:O,ym O`0维果茨基(Lev Vygotsky,1896~1934)前苏联建国时期的卓越的心理学家,他主要研究儿童发展与教育心理,着重探讨思维和语言、儿童学习与发展的关系问题。心理学空间 e~7]:le'a@

心理学空间!@i9G-A$k$V\Y

根据维果茨基的说法,你所说的话的细节及其情绪的比重受到了主要照顾者所说的和他们说话方式的影响。在维果茨基看来,我们内化了父母和老师的指令,并通过重复这些指令来学会控制自己的冲动。从那时起,我们内心的声音就起到了内在的平衡机制的作用,这会让我们保持在自己的轨道上,保持社会期望的正确方向。也许,在那时候,我内心的爆炸性批评,就来自于一位沮丧的家长或老师的声音,这些照顾者认为,只有我们在屈服的时候,才能做得更好。

#RA"Z9@k{0心理学空间 ~I;EQ G

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家,《闲聊:我们头脑中的声音,为什么重要,以及如何驾驭它》一书的作者伊桑·克罗斯(Ethan Kross)表示,我内心批评者的负面含义不是来自批评本身,而是来自批评给自我带来的情绪反应——就我而言,是没有达到个人期望的感觉。心理学空间 c3l sa9NG { h

E'DnQH-M#^!f0“一点点自我批评并不是坏事。”克罗斯说道,“问题是,我们会因为情绪占据了主导地位而陷入困境,进而无法客观地审视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克罗斯称这种情绪化的内心混乱为“喋喋不休”,并认为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物种面临的主要心理问题之一”。心理学空间1q5ehBs3O~I+Nn

心理学空间%U:[fV6o-F:l

不同自我之间的喋喋不休心理学空间'Q)H(xi3whpoZ G

3a G2p5\4pR%b0这就是我们内心的声音与意识的本质纠缠在一起的地方。早期的意识理论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自我”,这个自我有不同的好恶和动机。然而,虽然我们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连贯的人,但许多心理学家现在认为,这种单一的自我是一种错觉。相反,他们认为我们由许多自我组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动机和标准。

K}1gs"p)sjP^5U0心理学空间VI S6D+F'@)s

这意味着这些构成自我意识的各种喋喋不休的角色,导致了我们内心的冲突、批评和赞扬。例如,“我作为母亲”的生活标准与“我作为朋友”不同。而“我总是要把自己逼到最后期限”和“我喜欢花时间八卦名人”有着不同的目标。

$G PR'Q'C[#F0

}0V\tJy9gD;q0有证据表明,这些内在冲突同时也塑造了我们的童年经历。2020年,波兰卢布林约翰·保罗二世天主教大学的 Małgorzata Puchalska Wasyl 表示,如果父母在养育子女时存在强烈的分歧,那么,他们在成年后体验到的内在对话会更为激烈和痛苦,因为这两种对立的观点会持续不断地就什么是正确的斗争不已。

7r'L;~6a,T jo7{5w0D0心理学空间}.|N9k"i S*w%{,_Jp

心理学空间 v,tuT H0~|/Y

心理学空间'I)rK/k*H!G Kzl

谁在说话

#M|+Ysv [jG~0心理学空间D;a4t"cAPd%N@X%H

在了解我们内心声音的时候,识别出谁在说话也会有帮助。Puchalska Wasyl研究了数百人的各种情绪结果,并且让参与者根据这些结果对他们最常见的内心说话者进行评分,这样就能够让参与者识别内心不同的声音了。分析的结果将被试内心的演讲者归结为四个基本角色:忠实的朋友、骄傲的对手、矛盾的父母和无助的孩子。

8U8Qad,k0心理学空间~gk!GJGk? h

忠实的朋友(Faithful Friend)是一位倡导者:关怀而又积极,随时提供鼓励。在Puchalska-Wasyl的样本中,这是最常见的内心声音;心理学空间*Q7a3acS@t

G&D7v8P'pj0骄傲的对手(Proud Rival)是一位热情好客的教练,挑战着一个人提高水平;心理学空间9{h_&uanP!]+l

e&[3B4M G0矛盾的父母(Ambivalent Parent)会给予爱、支持,有时还会提出大量批评;

:[0SCL'[*U9[ \t0心理学空间/Wq*jW+mI}bRt V

无助的孩子(Helpless Child)最消极,他们带着一种无力感和对支持的需要来到这里。心理学空间a'G2^`1kM

.ImE,J`6d*C}0确定哪个声音最常出现可能很困难。一个选择是关注你的内心对话,注意你内心声音的版本,以及它给你的感觉。Wasyl在一篇论文中写道,鉴于内在对话是心理治疗中的一个有用工具,识别哪种类型的声音主导了你的能行,可能有助于你更好地重构对话。

%~N @~.Xe0心理学空间u|'C}`#A5s;@Ichee

我自己内心的声音明显被矛盾的父母主导,这就好像是,尝试了忠实朋友的方法,最终失去了耐心。我内心的反应也有“无助的孩子”的基调。心理学空间$U5rJ ~[(P+t

心理学空间(Tx1h fX R

那么,问题来了,有意识的将无助的孩子转化成忠实的朋友,可以让在完成工作的过程中更少的感到情绪上的失落么?不幸的是,我可能在愚弄自己。许多研究人员认为,我们内心声音的自我报告是不可靠的。“我们不太善于了解自己的大脑在想什么。”英国达勒姆大学的Charles Fernyhough是《内心的声音》一书的作者说,“人们会根据他们(自认为的)头脑里的想法回答问卷,而不是他们头脑里(实际拥有)的思维回答问题。”心理学空间3o WI zC2q

r"KPYykf0
]S:sc0jY(Z0

nDEx1u0{0心理学空间 C2L!S;Ob4JB

描述性体验心理学空间3B x8GO K9XGyvW

0ll3] ~S v&u0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大学的Russell Hurlburt开发了一种称为描述性体验抽样(descriptive experience sampling, DES)的方法。心理学空间4k,\[A _'K6XZy

心理学空间2Wx$W B"x8]"\

志愿者戴着一个耳机,耳机连接到一个随机响起的传呼机上。听到嘟嘟声时,志愿者会准确地记录他们的内心过程。随后,Hurlburt采访了每一位志愿者,深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否有文字、图像或感觉。这为我们“崭新的内心体验”打开了一扇真正的窗户。你可以用Hurlburt app创建的名为I-Prompt-U的应用程序做类似的事情。

4{0\ f0N z9Di(H0心理学空间K1[a:}n S

Hurlburt在40多年前开创了这种方法,并从数千名志愿者身上采集了样本。他总结道,内心语言只是一种常见的思维形式,与内心的视觉、感觉、感官意识和非实体化思维一起存在——在这种思维中,概念不一定与词语或其他符号联系在一起。Hurlburt说,在四分之一的嘟嘟声中会出现这些语言形式,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体验到。有些人很少(如果有的话)会用口头的内心语言。心理学空间)HKY`%AaMf

X g"ur/m'l%X0Hurlburt给了我一个传呼机,让我自己尝试DES时,我惊讶地发现我属于后者。在四天和22次嘟嘟声中,只有一次涉及到内心说话。在嘟嘟声响起的时候,我正在向儿子解释,输掉一场随机游戏并没有什么“不公平”,同时在我的脑海中想着“这有什么意义吗”。然而,在其他的嘟嘟声中,我确信我之前所说的“内心声音”并没有附加任何词语。例如,当我在阳光下眯着眼睛时发出一声嘟嘟声。我刚刚注意到一个女人在盯着我,我在想她是否认为我的脸真的皱了。但是没有言语,但出现的想法很清晰。

F6?uj-c f X b,l0心理学空间d WI6O n9d6H.q#dd2ED

Hurlburt说他一直都明白这些。“没有文字的思考过程可以像有文字的思考一样具体。”

T2H0v Vx#y(e cs_0

j8t3tjhW J-wU0
q6`!~ j]&@_1C1W G0心理学空间l1_SN.S x*Y

} ~&~3ho0B9\'\*\0心声失聪症心理学空间;wJTD\f

心理学空间!~.Y.v8G0_/L PIN

Fernyhough提出了同样的观点。他说,即使是Puchalska Wasyl笔下的四个角色也可能没有言语。内心声音的模糊概念让人更加陌生。

Q0{9mDG8U2H0

4cHg;L7M!To02020年,推特用户@KylePlantEmoji发布了一条推特:“有趣的事实:有些人有内心的叙事,有些人没有。”这条推特在网上疯传,引发了一些讨论,一些人对内心声音的整个概念表示惊讶。在此后的几年里,许多人站出来声称自己没有任何内在的言论。心理学空间'S$aH-F3o q2RQ

心理学空间 PB1?\8[Q

去年,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Rish Hinwar和Anthony Lambert将这一现象称为“心声失聪症(anauralia)”并发表了一项研究,显示没有内心语言和没有心眼的经历(即心盲症aphantasia)之间存在着强烈的相关性。心理学空间WkG;Fu:o9q['Ia7Z

\5zgU!R4D$I0Hinwar, R. P., & Lambert, A. J. (2021). Anauralia: The Silent Mind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Aphantasia.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12, 744213. https://doi.org/10.3389/fpsyg.2021.744213心理学空间 YJ us&B] B(j

w$q7X}'M&d0到目前为止,人们对此没有更多的认识,Lamber对15000人的数据进行了初步分析,结果显示,心声失聪症的比例为0.8%。听不到任何内心声音对大脑和行为的影响是未知的。Lambert打算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然而,我们知道,当你的内心声音因疾病而突然消失时(例如大脑中产生“布罗卡区”的语言中风),其影响可能是巨大的,从记忆问题到无法感受情绪和自我认同感的丧失。心理学空间+SQ.F Kjdk2x

7Gi3~'F ~uK+cjp+@0在这些情况下,人们有时会报告说语言思维会转变为思维。2021,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的Peter Langland Hassan证明,中风后失去内心声音的人仍然能够将抽象概念联系起来。Hassan说,但是他们比那些没有中风但能做到的人慢。他说:“对于理解抽象关系而言,是否能够在在大脑中产生语言并不重要。”这些结果,再加上心声失聪的人的功能似乎很好,不一定注意到内心声音的缺失,这表明内心语言是我们可以用于某些认知过程的工具,但它不一定是完成任务的唯一方法。

3vlYo.JH`4T|wi0心理学空间(ufO1swD#LW SS


_2P;^3H9E0心理学空间'G#Fym h&{8S7s6wT

心理学空间%y} h iH5~8V:M.T

用“他”消除内在批评

mO2m0f q$d-`0心理学空间[];n*qe a

理解内心声音与认知技能和行为之间的关系至关重要。它不仅有助于治疗抑郁症等心理健康问题,还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应对日常压力。例如,Kross告诉我,有一些简单的方法可以逃离我内心的消极声音。一种方法是看看你和自己的对话有多重要。心灵的放大可以像在大自然中散步或仰望星空一样简单。Kross说:“当你面对一个巨大而难以形容的事物时,很难一直认为——你和你脑海中的声音是世界的中心。”如果这不起作用,可以用第三人称和自己说话。心理学空间/MS4gb%{t

心理学空间@pF t/SK$^%b

在一系列的研究中,Kross和他的同事要求焦虑的不安的志愿者在短时间内主动做个演讲。一半的人被告知要通过使用自己的名字或非第一人称代词(如他、她或你)与自己默默交谈来做好准备。另一半被要求使用第一人称代词“我”、“我的”。心理学空间 o9OG-p E2Gl]

.c(ad+]*v"^p0结果表明,使用非第一人称代词不仅可以提供心理距离,而且可以提高他们的表现。之后,这些人更有可能为自己的演讲感到自豪,并且花更少的时间来挑剔。

u7QM!p-|TeF0心理学空间!WTC)flK}$\P

现在我已经熟悉了我内心的批评者,这似乎值得一试。下一次,当我感觉到一声即将来临的内心尖叫时,我决定像朋友一样对自己说:“Caroline,胡思乱想无济于事。如果你需要休息,去散散步。”于是我就这样做了,我内心的批评者终于冷静下来了。心理学空间"e'l-Eb b x:F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Anauralia Aphantasia aphantasia 批评性自我 心盲症 心声失聪症 自我批评
«青少年的大脑里有什么?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神经科学在教育中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