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解读艾伦·坡的诗歌《乌鸦》
作者: mints 编译 / 10622次阅读 时间: 2023年3月02日
标签: 爱伦坡 精神分析与文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空间 lZ0]L2V%[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的短篇小说《红死病的假面具》、《厄舍府的倒塌》,以及他的诗歌《闹鬼的宫殿》和《乌鸦》都受到了哥特式主义文学的影响。

#G/M$` }G$ba0心理学空间3B"`)? X9BM

本文关注的重点是爱伦·坡的恐怖、怪诞故事中的黑暗浪漫主义,并且通过精神分析的方法解析他的著名诗歌《乌鸦》。心理学空间M7]tCp

)y6EB^f n%\.dr0《乌鸦》心理学空间zT&]M9jSK%P

d2j(Ec:z9m ]0埃德加·爱伦·坡心理学空间:DH#KK2mU-D6~`Q s:]$u

(z0[_"hw C"Z0曹明伦  译

oE x(?E%~ ]0心理学空间!O7Y1Sb2Q:V o\|

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我独自沉思,慵懒疲竭,心理学空间8P'z$B(t(d#v$T

心理学空间:iw:~^1d F:_8w*m

面对许多古怪而离奇、并早已被人遗忘的书卷;心理学空间S*q#KlPF

b,gdP.hX [ s0当我开始打盹,几乎入睡,突然传来一阵轻擂,

)R QQe0r"Q2V*@ ^ J0心理学空间%Q8O;V r2J4Lj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轻轻叩击我房间的门环。心理学空间~kb)F}-T f

心理学空间$Mv*T#L`

“有客来也”,我轻声嘟喃,“正在叩击我的门环,

C c5V0j(HF9r6~(|0心理学空间;Q1{ M(TDB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心理学空间8nzZAZ#AST\9M%mTF

心理学空间&_?v9P1n p

哦,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风凄雨冷的十二月,

x _ ]0QB5]0b6A0

k2d#?uKU%N.Wh0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

:E"G%nd4pC$SL(~0

\hi~m;J;^7[0我当时真盼望翌日——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心理学空间M'w\e ?$m

心理学空间W:qql%U`8bD9[:~ L

想用书来消除伤悲,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伤感,心理学空间} nqatf/m+Mh

"v7[W0g"Nm]0因那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心理学空间'O!Bq!\]B#M P`

`:X~~ Bx0Xz/W8M0在此已抹去芳名,直至永远。

8IZF8T e ]%F0

E9H {TK0那柔软、暗淡、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心理学空间VC6S`'jl

v p ` @ QN.U`S0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惧,我毛骨悚然;

w`%I%a G0

%k*qj We$f0为平息我心儿的悸跳.我站起身反复念叨

im)BJ#]5W8Q+PR0

koD6D(Tk0“这是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心理学空间 n?_#e5@6WK9j#DB$\

心理学空间W%xs ^] Pbc

更深夜半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心理学空间 S]|2qY0H'eQB

心理学空间[9z)gY%vRe lq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心理学空间kQ,F"x v:N1g

O6C~ E+S Tw4}$P%P^0于是我的心变得坚强;不再犹疑,不再彷徨,

{5H,sY0M.c'?0]/vs0心理学空间1\CPNO mB

“先生,”我说,“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

j%c%J0re5Z+i0

z5{7u\*wL0刚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

(z?Zqkn5o1Z0

'SG cY:?g-F/D+i0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轻轻叩我房间的门环,心理学空间~8C{8x&K"lk_

I f(ve2kLSV0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说着我打开门扇——

AX R#C uM5? cx2[e0

+\Bv [:eB'd0唯有黑夜,别无他般。

$`)Z5\a/wY2E0心理学空间5Q+V8K OB,] K%H;F[

凝视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

"rp)lN#l*h]-e%El0

4kSX UW Ak0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

h_-J5T D^yGM0心理学空间"rR~sj6l4fA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没显示任何象征,

~3JVD7?:QU0

*xs8GU%A2_"Q,iE@4t%O0“丽诺尔?”便是我嗫嚅念叨的惟一字眼,心理学空间-@h1z:e8u

心理学空间Q9fie3I Ka ?L

我念叨“丽诺尔”,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心理学空间%mV|.w9? G h-|;\3Kv

lq~$@a#Nn0惟此而已,别无他般。心理学空间+dy(]UP:R

心理学空间$Yn{:|+LT@|

我转身回到房中,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

uX[#L:U q0心理学空间xL b\&[\ a3F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比刚才听起来明显。心理学空间2TON6[0K%_ k-t

e BH#~-W)U;n0“肯定,”我说,“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心理学空间;G'\!FJ'jP'TV

心理学空间7xOMb7u$o/G!p0Huf

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儿,去把那秘密发现,心理学空间AaZq#} T"r_db

心理学空间fgZ['Gn4h

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G*xo ^%h0心理学空间3Wjqe'lw

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

N#o9G5G-yK]^ c{0心理学空间#TX D:i9tQY

然后我推开了窗户,随着翅膀的一阵猛扑,

wR3G-Cwzn0o-T0心理学空间,IQ'y;l*D?l m

一只神圣往昔的乌鸦庄重地走进我房间;

O5uC y:?4^y+Bg*Ejo0心理学空间*namc wIy?|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心理学空间)q K"jf`q q)c'KCE

"\n7W+E~0而是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到我房门的上面,

&x!n,\ t}i IF0心理学空间z6v ax r'b

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心理学空间y:PFD!c8T|

心理学空间c!sj5~P j,{[

栖息在那儿,仅如此这般。心理学空间D(A:I%PC

bkGu&R3VwO0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E:Ki8k` HY0

c9n;b/`"kM4a#[w&_0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

[S,tj5p\)z~*P%}0心理学空间[D8pP;rC.c)I.ZNO

“冠毛虽被剪除,”我说,“但你显然不是懦夫,心理学空间bFx!X}o"eT

o%_/i`;Sm%P Up0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

s"P+G8Ff l\7j E:s{ x0

Dl(u5fN1s.N]`3C6C0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心理学空间$b5vez7n/tA!k}sb

心理学空间9h4th$JYL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X] K+e[s5F

心理学空间'i O s$vS'Ac3i

听见如此直率的回答,我对这丑鸟感到惊讶,

0O4LM9`9nY$p m0心理学空间 dVD}zG'~7D7B

尽管它的回答不着边际——与提问几乎无关;心理学空间CP1G"f)a j

心理学空间.B3|X5Ke-g

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心理学空间fV+O]1^@T,NV

心理学空间)T"b1Wzl/b&wjL&?

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上面,心理学空间.? Tk#y!\

!_ _A q8v-Wg'}7J0看见鸟或兽栖在他房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

DF0]T`._i&x/f0心理学空间1GD;pI*l

而且名叫“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w Q `^^"iz\*S R`

心理学空间o:h6Z[^ b!|

但那只栖于肃穆的半身雕像上的乌鸦只说了

6R(TA Y.|%a0X0心理学空间3VGfQ-swh.f1i

这一句话,仿佛它倾泻灵魂就用那一个字眼。心理学空间T%[T nCa

心理学空间7gEh2{ Q9^\

然后它便一声不吭——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动,心理学空间X*x*s.u tt

心理学空间ONQq2g#K2m

直到我几乎在喃喃自语“其他朋友早已离散,

gM!G q$l0

VYZ^S8N'}0明晨它也将离我而去,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心理学空间1nVE(RI{

Cnz+Z,ZD0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Ge4HY7jn(V$K

I%g!a:@3wd-h _&h0惊异于屋里的寂静被如此恰当的回话打破,

4M?e7A!vVRoK4M@0心理学空间;t1R"}2m;j3qo

“肯定,”我说,“此话是它惟一会说的人言,心理学空间iz[Z4nb%eKLsA,|

心理学空间'X@p%[K0` D

从它不幸的主人口中学来。一连串横祸飞灾心理学空间3@ \!t4y:S?"r?W

心理学空间y!k go}

曾接踵而至,直到它主人的歌中有了这字眼,

?0[q)_ad0心理学空间 | h&U8G$HOr'f

直到他希望的挽歌中有了这个忧郁的字眼——

JXb#w1u*k5Z"w`H0心理学空间sUVK9f1E#U;[-|:u

永不复焉,永不复焉。”

$D2H C-e H0

.q0Hy9v"RIHR"j0但那只乌鸦仍然在骗我悲伤的灵魂露出微笑,

i+o2re3X,wP0

|gT YW2M0我即刻拖了张软椅到门边雕像下那乌鸦跟前;

#?8aU*xf|0心理学空间0M2nP~?$qjZ \

然后坐在天鹅绒椅垫上,我开始产生联想,心理学空间 vHU9a*}DT7e y8z

H}f8AlQu W0浮想连着浮想,猜度这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心理学空间 V;{C,g&K4n5w

心理学空间^ a_e y;L#C7e

这只狰狞丑陋可怕不吉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1Gk+yi{&Z/A e0心理学空间d?+ch)j;v&}M yX1Z O:H

为何对我说“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M1R q8f%@ i*p

};_ z A5f0我坐着猜想那意思,但没对乌鸦说片语只言,

7V ?H}_;s_0

L3|g3h6?z:n4g Vt [%W0此时,它炯炯发光的眼睛已燃烧进我的心坎;心理学空间-@xi6AQ^aJe

:{"x/BD8xg0我依然坐在那儿猜度,把我的头靠得很舒服,

?+gG}.wP0心理学空间5p@ gpG'Z

舒舒服服地靠着在灯光凝视下的天鹅绒椅垫,心理学空间$p jD+ET)ZN+Ki

心理学空间#gVg7K"aqb

但在这灯光凝视着的紫色的天鹅绒椅垫上面,

jI e/} T['S9\6dh0心理学空间Yi S*[m:{1L*A

她还会靠么?啊,永不复焉!

&Dp0Iy2}K"y2t Hx0

SdZy r"^m.a0接着我觉得空气变得稠密,被无形香炉熏香,心理学空间LQ2u]d

心理学空间? s:w(l&Z*R's b[2t

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

?O:y(a'h0

5|%e.C{M\0“可怜的人,”我叹道,“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

~!p+H1q)X.SGC0心理学空间$vN5XAHq%p}-q:u

这忘忧药能终止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心理学空间:fg)V'j?nBxS"@

;uQ"J;Z t\0喝吧,喝吧,忘掉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W~&X-GV K5Rs0心理学空间s)o {#V6gf

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9X+V%qNP6[ijw"`)u

A:cG)Fd2QsCdz s0“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心理学空间|/Y8]"b+r x"|u)S

心理学空间;q-KR0E?j

是不是撒旦派你,或是暴风雨抛你,来到此岸,

-SG'~2?/i0

~ m!B9K q*NU0来到这片妖惑鬼祟但却不惧怕魔鬼的荒原——心理学空间^ wT0q3ixy5d

o O/{D1}0来到这恐怖的小屋——告诉我真话,求你可怜!心理学空间'gFaVGw}1v V

:[(M)K;Y\JNl0基列有香膏吗? 告诉我,告诉我,求你可怜!”

Xu+iUTL0心理学空间%PfV`yO9R xNe@

乌鸦说“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 t9Bc"_yfmA

心理学空间5vq4tr3h9f

“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

9ttA`fa)X:^0

1mz&H;| t0Ci0凭着我们都崇拜的上帝——凭着我们头顶的苍天,

bqL)s6q)@)X~0心理学空间Tl]`#D)M0YM

请告诉这充满悲伤的灵魂。它能否在遥远的仙境心理学空间\'U5DT#ac`'Xi

,^j0v}b.r2Hx0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纤尘不染,

2b%D^Lc0心理学空间 i;t1o!UF9_1F

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心理学空间NM+FvA4MaG3@F

K mn[*B$Uy.x0乌鸦说“永不复焉”。心理学空间d:o KE L,Q E

心理学空间,u2adTU3v.k#{

“让这话做我们的告别辞,鸟或魔!”我起身吼道,

8f'i4T*xX|~rd$v0心理学空间b_{"D5R,Zb Q@8g

“回你的暴风雨中去吧,回你黑沉沉的夜之彼岸!

@ A:{l cD0心理学空间#E/j;eA?&H%c

别留下你黑色的羽毛作为你灵魂撒过谎的象征!

KY+tGlgO9qn0

9G&Pl*[#f0留给我完整的孤独!快从我门上的雕像上滚蛋!心理学空间9~uJQ5~

心理学空间 fA;?LO.N-S4BB+YM7tY

让你的嘴离开我的心;让你的身子离开我房间!”

ar3B{]WYP0心理学空间C8\-Fg"IG'WM'Y-S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K"v~'W"R#b0心理学空间rD R^,S

那只鸟鸦并没飞走,它仍然栖息,仍然栖息,心理学空间7{2L.b} V7s\6b%W

心理学空间0aHb$mfb

栖息在房门上方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L Cl8r+\8a#A0

2cH&]ep\7|h1rZ0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的眼光一模一样,

e{s;s^p Q*VA0心理学空间f9uKjT-Z@!k

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心理学空间*z%d"F5d,p

\M7E"i8J0而我的灵魂,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影中

7Tv*]\w d i0

)@Oz` II ]5W0解脱么——永不复焉!

x$O:l)A;VrY+pT3jQ0

} p&P^5B5O0 

#CL*s GW,aQD0心理学空间 _L/?]@.Jx l O

1845年出版的诗歌《乌鸦》(The Raven)从前两节就开始通过“阴郁的子夜”和“凄冷十二月的萧瑟”表达/宣告了一种悲伤的气氛,叙述者独自坐在那里,被“一本被遗忘的古老而好奇的书”吞噬。心理学空间Jh{\Cp7e

Y4w H#CPk0似乎叙述者回忆起了最近一些灼烧其内心的事件,让他心事重重或若有所思。“奄奄一息的余烬”和“伏在地板上的阴影”等词象征着死亡的主题,叙述者坐在壁炉旁,看着燃烧的火焰,不自觉地反映出他对死亡的恐惧,甚至是痴迷。

Ed?3P/Iv_#u `0

#_9s}$aOT0
/x9g%C9t[B)E*Q@M\0心理学空间Ah{*V{7Um

心理学空间,?RA&x@1v9Q K

叙述者不仅表达了他对死亡问题的担忧,而且他还受到了一位他记得的、显然他仍然爱着的女人之死亡的影响,因为她具有“绝世而容光焕发的少女”的特质。

pQ$Sd G0

3Q#~7x*Q"fcg)[0这些忧郁的文字与哀悼不同,忧郁症关注的是一种未知的失落,因为患者知道自己失去了谁,又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但极其不自觉地仍在寻找他在自己身上失去的东西。

1}h/v,n9h q0

p%H^^"?"N2Tg3U A!T'x(k0这就是他(那像藤蔓一样迁延的)忧郁状态的根源,让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通过叙述者的记忆,存在于他内心的,是幻想中所爱之人绝美的形象,同时又伴随着她的缺席,并以拟人化的乌鸦入侵者的形式真实存在。

I:u#B;Air0
爱伦坡的父亲在他不到2岁时,就失踪了。坡的母亲24岁去世时,坡还不满3岁。

zNv'g)E ?c\5r0乌鸦这种动物,在神话中有不同的文化解释,北欧神话奥丁的两只乌鸦名字分别意味着“思想”和“记忆”,象征着乌鸦侵入了叙述者的心理空间。心理学空间 }-H4d&_tQ

rlb kg0一方面,叙述者看到的乌鸦可能会反映了他心中“回忆”起了一些和心爱的丽诺尔有关的情感和“思想”,他在等待希望的迹象,只为了知道在外面的某个地方,她还活着。因此,乌鸦的到来可能会为他提供了希望和方向。

I?5}:`%l m0o|0

3d4g%uCaz0w0在后来的诗词中,当乌鸦告诉他“永不复返”,并声称叙述者再也见不到丽诺尔之时,便否定了叙事者通过回忆燃起的希冀。

B'vF%Y m7Y^)y*w^ b0

y){2ad7f{7w:l#}0事实上,乌鸦也同时象征着失去希望。具备了希望和失望之双重意义的乌鸦,可以让叙述者抓住现实的某些表象,以便在哀伤中坚持下去——如果没有希望,叙述者就无法抓住现实,从而陷入疯狂;如果只有希望,又与叙述者忧郁的心境不符。

rzbalh-a4Zf0心理学空间&?/~'d$S0w2tQ5s

另一方面,闯入他房间的乌鸦,所指的,是其心爱之人的记忆性表征;叙述者认为,他记忆中的这个地方,是不会被任何人类的打扰或入侵的唯一地方,但很快证明,他错了。心理学空间b0l8}'yy T mT;p

T+H&l0y3z}q0乌鸦(ebony bird 乌木鸟)的突然闯入,是悲伤本体的体现,同时也打破了叙述者创造的亲密空间,叙述者在他创造的空间中体验他的悲伤,并记住他心爱的丽诺尔——不再存在的爱情对象。心理学空间Sm,}Xt3k&h3b

{~B#\\R5|$BFJ0心理学空间jU I9vB@;l)`\(o

C7_ a8H6fDU L0心理学空间3c)[0F l9^:h

这样的解释可以概括为拉康引用的康德哲学中的“事物(Das Ding)”概念。拉康认为“事物”或他所称的丧失客体位于渴望客体的中心、或存在于欲望本身的深处,因为它“依附于我们欲望中心的任何开放的、缺失的或有着敞口的东西。”心理学空间U:J7e(KtwS_f

-w#J9@Uc0o0根据拉康的说法,以另一个、或不存在的物体的欲望为特征的丧失客体——未知的物体——最好是空白。

kh3waE4ib0心理学空间 meKU:w

拉康的主体,即,在这种情况下的叙述者,或也被称为人类主体性,与虚空相关。在这种背景下,乌鸦,象征着大自然的黑暗元素,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并与叙述者沟通,让他想起了他心爱的丽诺尔。心理学空间!D Hd6@&o/fMV(n _

心理学空间 `:Z*TCN)r`w&W

心理学空间V#eiiC Tv:GF

*lk1~[Pas0心理学空间*Ff\8A \:M2[

乌鸦代表的本体论空白(ontological void)意味着寻找存在的意义,用丽诺尔的回忆填补了叙述者主体性的空白部分,也反映了坡即将失去妻子弗吉尼亚的情况。心理学空间f8F]Mg+t0j4p

y.Re0?jKcf$y0乌鸦的形象代表了不可征服的阴影。心理学空间0i([`M9L;Vp8V

P6Atz W Sp0在《乌鸦》中,乌鸦到来之前有着险恶、可怕和充满活力的迹象,通过使用“黑暗”、“让我激动的是前所未有的可怕”、“我的心跳”、“深深地陷入了黑暗”以及“这是风,什么都没有!”等词。乌鸦到来之前的哥特式氛围是有意为诗中接下来的内容铺平道路的。

Xbs.ft-B(E"s0

6[[9s~3~X2Vu0乌鸦进入房间,立即飞到“Pallas半身像上”(希腊智慧女神帕拉斯·雅典娜”)的叙述。意味着,智慧、知识和情感成熟的品质都归功于这只拯救叙述者的乌鸦,它提醒叙述者,当鸟儿告诉他“永不复焉”时,丽诺尔也将永远离开。心理学空间/k.aq^~UkF`

心理学空间{IDD6\

通过这种方式,叙述者面临着丽诺尔之死的残酷现实,他永远无法逃离的、即将发生的命运。心理学空间8m0J6Wi~ p;n aY

心理学空间R\QU#|lV;}]Zg

乌鸦表达出的智慧和秩序的声音逐渐缓和,但与此同时,当叙述者开始与乌鸦交谈时,他在情绪上出现摇摆,并用“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来称呼他,同时询问丽诺尔,希望得到他的询问的答案。心理学空间!s,z6Z7hQ"Q MU8HK

X{+qD,^0然而,叙述者得到的唯一答案是“永不”——乌鸦的这个回答,在整首诗中重复了11次。心理学空间\h@@ AY-j

《乌鸦》创作于1845年,3年前,坡的妻子弗吉尼亚在唱歌时血管破裂,从此开始咳血,并因肺结核一病不起。2年后,也就是1847年,弗吉尼去世,与坡的母亲一样,也是24岁。

T$MIHk\0总的来说,坡的诗歌《乌鸦》悲凉而又迷人,因诗歌的主题处理了死亡、失去心爱的人和悲伤的过程,拥抱了哥特式的存在主义场景——试图在失去之后掌握生命的意义,并在暴露于黑暗和未知的未来哦时面对现实。心理学空间/c\ s s2M5A%BkA*N;f

心理学空间3cm4i6_Z5i4V@W,i

此外,叙述者未能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自己的自我,不断地寻求与象征的母亲、渴望的人物丽诺尔再次团结,未能接受她的死亡,或在某种程度上未能接受乌鸦所体现的死亡。

^ VxH3?h"Pn4j3c0

(Y~Oqj$a0与同时代的其他作家,如纳撒尼尔·霍桑和玛丽·雪莱一样,坡在文学作品中描写和探索了一些非传统的主题。心理学空间@d3?\d Al

Ax;u|V(j.O aY0他对死亡和暴力的迷恋,对心爱之人的丧失,对复活、或以某种物质形式超越坟墓的生命的可能性,以及对恐怖和悲剧的神秘感,是他短篇小说和诗歌的核心主题。心理学空间ev(X[}Wc)N2O z6e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爱伦坡 精神分析与文学
«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假自体及其对心理咨询师的影响 精神分析与文化
《精神分析与文化》
反俄狄浦斯(Anti-Oedip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