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曾奇峰 > 书序 >

《精神分析简介》序--简洁的力量

曾奇峰 2010-6-18
人类精神发达的最显著标志也许是,人类可以自己探索自己的精神世界。在这样的探索中,由于探索者和被探索者是一体,主体和客体、主观和客观之间永远都没有明确的界限,所以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数千年来,探索的结果从数量上来说已经是非常巨大了,但是,也许其中的一大部分只不过是主观的臆断而已,离被探索者的真实相距甚远。
2UFgi!N/~/L s}d0心理学空间/V OgK\"J&E:B'B&p6@
说那些结论是“主观臆断”这一判断本身就有问题。首先是因为这个判断本身就有臆断的嫌疑,因为我们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到底什么判断不是臆断;我们甚至可以说一切判断都是臆断。其次,这些探索的结果本来就是人的精神世界的产物,是应该被探索的客体,谁在探索和谁被探索在这里又混杂在一起了,混杂成了一个似乎永远都无法解开的死结。
Sf*xHE5h C/BP0心理学空间 n'M}'KT ~1F5z
虽然探索之路扑朔迷离,但人类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探索的努力。在解决探索的主体和客体的边界不清楚这一难题上,人类发明了无数的探索的工具,以切开主客体之间的粘连和重叠。只有切开了、分离了主客体,探索才会成为可能。心理学空间:|g Z)qVC"r;m
心理学空间JR l?N%c \ Sw&}
从探索的工具及其使用来说,东西方有着巨大的差异。这一差异曾经被看成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和问题,但现在看来,它简直是命运之神赐给人类的巨大的礼物:如果没有这种差异,探索的全面性就会大打折扣,而且探索过程本身也会丧失百花齐放的壮观和趣味。心理学空间kQlp.b V+h x
心理学空间L O }*|TS"k^d
如果要分别在东西方文化中各选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探索人类精神世界的工具,那我的选择是:东方的佛学和西方的精神分析。它们完全是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方式呈现,但却指向完全一样的目标:人类的心灵。
`.O`$G.\t Cpud!f0
3O@n7Re;R;z5R7]0 工具的产生极大地促进了探索,但是工具也制造了额外的障碍。这一障碍来自工具本身。也就是说,在探索的过程中,由于工具的发展甚至膨胀,导致了探索者只对工具感兴趣;工具成了探索的目标,替代了人的心灵。佛教的创立者释迦牟尼死前意识到了这一危险,所以他说:我没有传法,谁说我传了法,就是诽谤我。他这样说是试图毁灭他制造的工具,让其弟子迷途知返。遗憾的是佛教发展到今天已经是臃肿不堪了,任何人即使用上一生的时间,也不可能读完佛教的典籍。笨重的工具,决不是好的工具。我见过很多智慧超群的人,遗憾的是,他们对佛学的兴趣,胜过了他们对人的心灵的兴趣。不过话说回来,佛学本身也许是简洁的,只是在那些没有真正觉悟的人的心里才变得繁复和杂乱。
r,X%NY#?#mSs0
e2pK;[F*QI0b%|h0 精神分析的历史虽然才100年,但由于社会的发展,相关的资料也算得上是浩如烟海了,它自己也就成了一种需要探索的对象。所以一直有很多人只对它感兴趣,而忽略了它只是探索心灵的工具这一实事。如此的本末倒置,真让人唏嘘不已。心理学空间"vL-pQk

&v W3~`7E'vEtY0 佛教的禅宗是一种试图完全取消工具的努力,但那个境界太高了一点,高得有点看不见、摸不到、抓不着。折衷的方式是,我们可以把工具弄得简洁一点。简洁的力量就在于,它不会让你过多地分散精力,又不会让你感到虚无缥缈;既能使用探索的工具,又不会为工具所累。心理学空间({sb#R Pt!M5a c

`5Ib5[-F)F ^H0 在表达上,简洁是一种非凡的能力。把复杂问题简化的能力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心灵之谜。这本《精神分析简介》就向我们展示,复杂如精神分析者,也可以用那么通俗和那么少的文字说清楚。

新一篇:曾奇峰《你不知道的自己》书摘及其书评
旧一篇:《爱情刽子手》中文版序-曾奇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