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種或多種精神分析?──談唯識學與諮商治療(四)
作者: 陳政雄 / 3855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2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p^ L/d3MS0
ur }3o'L0
G0k*[#ZZ F_ W0 大略的談完了前七識,接下來應該要說說第八識了。但是在談論第八識之前,先談一個近年的熱門話題。衛生署或一些醫療單位一直都在大力推展器官捐贈的活動,宣導這是一種遺愛人間的行為,讓需要器官來挽救生命的人有一個新生的機會。在臺灣,器官捐贈活動的推廣也確實因此而讓許多生命垂危的人獲得新生,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也因為器官捐贈而讓不少病人在接受移植後提高了生活品質。因此一直以來,器官捐贈都被一般民眾所接受及稱許。但是,在這一項看似是善行的公益活動背後,是否還有可以再思考的空間呢?如果從唯識的觀點來看器官捐贈,又會是如何呢?

At;a+\4av iB*d0 心理学空间!|["SvEN f

之前的文章曾經提過五無心位這一個現象,就是在五種情況之下,意識心及前五識是斷滅不運作而沒有功能的,這其中就包括了正死位。所謂的正死位就是人真正死亡的時間點,大約是一個人心跳呼吸停止,被醫師宣告死亡(註1)的 3 或 4 個小時以後(註2)。生平未造大惡業之人,在這幾個小時的時間,因為尚未進入正死位,因此前六識還是在運作,還是可以有感覺的功能。只是這時候的肢體肌肉的運動功能已經無法正常運作,就像漸凍人或植物人一般,即便有感覺,也無法透過肢體動作來表達。而器官捐贈,通常都是爭取這前幾個小時的時間來摘取人體器官,在這種情況之下來摘取亡者的器官,其結果會是如何呢?就像是沒有使用麻醉劑而直接對一個人開腸剖肚一般,大家應該不難想像其下場,一定是劇痛難忍的。而其實也不單是動刀摘取器官時會產生劇痛,這個時候的亡者對於搬動身體也會痛到難以忍受,甚至連平常習慣的聲響也會像如雷貫耳般難以承受的。

7Z*x3p/t6uB~0

PqV t1y_;Ah0因於上述所談到無心位的現象之緣故,佛教界在面對信眾的死亡就制定出了一套臨終儀軌,也就是人尚未死亡時就要開始作準備的一套殯葬程序。這些臨終儀軌中,最重要的就是在人死亡之後八個小時內,都不能去搬動亡者,而要不斷輕聲誦唱佛號,也不會在亡者旁邊哭泣或製造聲響,更不會在亡者附近擺放味道刺鼻的東西。之所以會有這一些規定要求,當然也是源於一直要到正死位時前六識才會斷滅不運作的認知。如果按照這一套臨終儀軌來做的話,就不會因為搬動、碰觸亡者而令其疼痛,也不會因為聲響、味道而讓亡者起煩惱,反而因為佛號的誦唱幫助亡者提起正念而往生。佛教界為了保險起見,所以將時間從 3 或 4 個小時延長到 8 個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註3)。這一點很顯然的與現代醫學對生命現象的理解,認為呼吸心跳停止時,該人就已經死亡而成為一具屍體的看法是互相牴觸的。因此很難讓一般認同現代醫學觀念的人接受佛教的唯識生命觀,才會響應推廣器官捐贈的活動。但是從唯識的觀點來看,器官捐贈這一件善事對一般人來說顯然不能做,因為在捐贈器官的當下,自己會產生很劇烈的疼痛,會容易因此而出現很強烈的瞋恨心,反而讓自己蒙受不好的結果(註4)。如果真的很想遺愛人間,該如何處理才會圓滿呢?那就是在簽器官捐贈卡時,要附上一個但書,要求醫師在死亡前(重點在心跳停止前,否則打了麻醉劑也無法循環到全身)數分鐘時作全身麻醉,而且藥效要持續到八個小時。這樣一來,在取器官時,以及取器官後到正死位之前這段期間,意識心就因為大腦受藥物麻醉的緣故而不起作用,也就不會有痛覺了。瞭解了這一些現象之後,大家在考慮簽器官捐贈卡時,就可以多一些思維及考量了。除此之外,下次如果在醫院中遇到一聽到醫師宣判病人已經不久於人世,就急著想要將病人接回家中料理後事的家屬時,應該就比較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而不覺得奇怪了。

5PF^`F,l.JK0

6nwXa:|o4]+p[ r0五無心位時意識心斷滅而不具有功能,這是佛教經典對生命現象的理解。那科學界是否有類似的看法呢?在哲學界,有一位專門研究心識哲學(Philosophy of mind and consciousness)的 John R. Searle 教授(1932~),他曾在一篇名為《The problem of consciousness》的文章中寫道:「By 'consciousness' I simply mean those subjective states of sentience or awareness that begin when one awakes in the morning from a dreamless sleep and continue throughout the day until one goes to sleep at night or falls into a coma, or dies, or otherwise becomes, as one would say, 'unconscious'.」從其文章內容可以知道,Searle 教授認為在無夢的睡眠狀態、昏迷、死亡或其他喪失意識的狀態,都是不具有主觀的覺知經驗的,也就是說在這些狀況下人的意識功能是暫停不運作的。現代的哲學家藉由觀察及思維推理所提出的觀點,與兩千多年前佛教經典中所提出的五無心位的看法,其吻合接近的程度,是否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呢?是否可以因此而稍加領略釋迦佛於經中所表達出來的深廣智慧呢?心理学空间 X m3f6x&G[,x&K0k

心理学空间@ pyx*|_j*D

除此之外,2005 年的 Science 雜誌,有一篇名為《Neural Communication Breaks Down As Consciousness Fades and Sleep Sets In》的文章(註5),文章中提到幾個論點,包括(1)As sleep sets in, communication betwee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cerebral cortex breaks down. Such communication is a likely prerequisite for consciousness(開始進入睡眠狀態後,數個不同部位的大腦皮質的連結溝通會中斷,而這些連結溝通功能可能是意識形成的先決條件)(註6)(2)Sleep is the most familiar alteration of consciousness. It happens every night to all of us. Every night, when you fall into deep sleep, your consciousness usually fades(睡眠是我們最熟悉的意識狀況改變的情境,人每天晚上都會睡覺。當我們晚上開始沉睡時,我們的意識往往就隱沒了)(3)When we fall asleep, consciousness fades yet the brain remains active(當我們進入睡眠狀態,致使意識功能隱沒時,我們的大腦還是很活躍的在運作著)。由這一些觀點,可知目前的科學家逐漸的了解到睡眠,尤其是眠熟無夢的深度睡眠時,大腦功能依然活躍的在處理很多訊息,可是這時意識心卻是不運作的。在這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當意識不運作時,大腦的功能仍然是活躍的這一現象,是否很不可思議呢?目前的科學研究可能還無法提供適當的解釋,但是佛教的唯識學卻可以說明這一現象。因為在熟睡無夢時,雖然前六識都已經不運作,但是每個人的末那識並沒在有休息,仍然忙得很啊(註7)!就像是目前大家經常使用的電腦,當一段時間暫時不用時,可以讓電腦進入休眠狀態。表面上看好像電腦什麼事都沒做,但其實電腦的 CPU 及其他電氣線路仍然忙得很,要隨時監測是否有人碰觸了電腦,以便隨時終止休眠狀態。人的大腦功能,也很類似這個現象。這個道理在之前的文章曾說明過,各位可以自行參考前面的文章內容便可瞭解。心理学空间wf)?ggv/T(^A

心理学空间4^9zDC#d$x:{8mY'ZF

(待續)心理学空间K x5@B-A%M

  1. 這種狀態稱之為初死位,是醫學上的死亡。就唯識觀點來說,則還不是真正的死亡。
  2. 《緣起經》卷 1:「云何為死?謂彼彼有情,從彼彼有情類,終盡壞沒,捨壽捨煖,命根謝滅,棄捨諸蘊,死時運盡,是名為死。」(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 冊 No. 0124 緣起經),經文的意思說明了眾生的死亡,是以壽命終結、命根謝滅、身體敗壞來定義。這時色身及心理情緒等種種現象都消失不再產生作用,再加上體溫喪失,就謂之為死。可知,人死亡時會有捨煖的現象,也就是身體溫度會逐漸降低。若依現代法醫學的瞭解,人死亡後,屍體的溫度會逐漸降低,依當時環境氣溫及身上所穿著的衣服而有差別,一般約 3 至 4 小時後會降到與環境等溫,之後身體就逐漸腐壞,此時就是開始進入正死位,6 至 8 小時候就不再有體溫。
  3. 依佛經對生命現象的理解,每個人死亡後進入正死位的時間長短並不一樣,是依於其在生前所造作的善惡業差別而定,一般沒有作大惡業的人大約是 3 或 4 小時至 8 小時不等。
  4. 《法苑珠林》卷 70:「今身若多瞋恚者,死即當墮泥犁地獄,於歷劫中具受眾苦。」(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53 冊 No. 2122 法苑珠林),意思是說,在世時常起瞋恚心的人,死後很容易就會墮入地獄道中受生成為地獄眾生,受長時劫的痛苦。若在初死位到正死位這中間的時間因為器官捐贈而遭利刃切割身體,當受此大苦痛的時候恐怕是很難不起瞋心的。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以為人死了就完全沒有感覺了,因此就不會害怕斷氣之後馬上開腸剖肚這一件事情。可是等到真正動刀取器官時,才突然遭到劇痛的衝擊,那時恐怕很難不起大瞋心的。譬如熟睡中的人,突然間莫名其妙被他人吵醒,隨即被打了幾巴掌。試想在這種情況之下誰不會生氣而起瞋心?甚至很可能一怒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和對方扭打起來。睡覺被吵醒與沒有麻醉被開刀來相比較,情況可說是太輕微了,這種情況都會起瞋心了,更何況是突然被利刃開腸剖肚呢?只要大瞋心一起,就很容易被三惡道的境界拘繫而往生三惡道了。
  5. Science. 2005 Sep 30;309(5744):2148-9.
  6. 中譯部份乃筆者所附加。
  7. 第七識末那識即使在五無心位仍然不會停止其功能。其實在生命生死輪轉的過程當中,末那識與第八識一直都是「孟不離焦,焦不離孟」的伴隨著,永遠沒有休歇的時候。在唯識經論上就形容末那的這種特性為「恆審思量」性。但是末那識也有斷滅不運作的時候,那就是二乘人修解脫道證入四果阿羅漢,待其命終入無餘涅槃時,其第七識就會連同前六識一起斷滅。除此之外,別無例外。因為末那一直在遍緣外境的所有法,因此即使是在眠熟無夢等四種無心位(正死位除外),雖然意識斷滅了,大腦仍因還有末那識所緣也是不可能休息的。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只有一種或多種精神分析?——談唯識學與諮商治療(三) 陳政雄
《陳政雄》
只有一種或多種精神分析?——談唯識學與諮商治療(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