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心理学人 > 李莉 >

自恋的暴怒与救赎——从自体心理学的视角看《七磅》

李莉 2009-10-10

 

引言:

 

群山努力挣扎,结果生出一只可笑的老鼠。

The mountains will be in larror, a ridiculous mouse will be born.

 

                        Horace, Ars Poetica, 139


自恋的暴怒与救赎

自体心理学的视角看《七磅》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特聘咨询师 李莉

 

 

 

摘要:

 

  本文介绍了由威尔?斯密斯主演的美国电影《七磅》,尝试从自恋的角度,以自体心理学的观点对片中男主角Tim的自体发展及其外显行为进行推测、分析与理解。认为Tim因其基本统整的自体,拥有满意的事业与生活,但推测他的早年可能有丧母经历,以致其夸大自体部分未被充分整合入人格,并因此导致一场严重车祸,造成妻子等七人丧生的同时也造成自体暂时的崩解与退化;自体客体的丧失与自恋暴怒使得攻击转向内部,导致自体憎恶和绝望,使他产生了自杀的想法;之后他通过捐献器官与房产等助人行为恢复了受损的自体,完成了自我救赎,在结束生命的同时也实现了夸大自体的理想。

 

 

主题词:七磅自体心理学 夸大自体 理想化双亲影像 自恋暴怒 自体重建

 

 

 


 

 

 

一、剧情简介及自恋的引入:

 

  “上帝用7天创造世界,我用7秒钟,就毁灭了自己。”

  威尔?斯密斯(Will Smith)主演的电影《七磅》(Seven Pounds)以这样一句话拉开了序幕。

  故事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   

  Tim39岁,一个成功、自信、风度翩翩的中年男性,一个从小渴望飞行,长大后成为制造宇宙飞船的工程师。他在两年前的一次车祸中失去了妻子,同时有另外六人遇难。当时他正查看手机信息,没有及时注意到对面违规逆行的车辆,结果酿成大祸。七条生命重重地压在Tim的心头,使他陷入严重的抑郁,离群索居,整天想着死。在为弟弟Ben捐出一个肺之后,他决定用自己其他的身体器官及房产帮助别人,然后自杀。他请好友帮忙,并借用弟弟ISR税务调查员的身份去了解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在这个过程中他爱上了患有先天心脏病的Emily,爱情使他重燃对生活的希望。但Emily急需心脏移植,最终Tim在旅馆里拨打了急救电话,在痛苦的挣扎与车祸现场的闪回中,在放满冰块的浴缸里,让美丽而致命的水母帮他结束了生命……

  Tim载着他的妻子,大概是要去餐厅吃饭,正确地行驶在快车道上,唯一的错误是没有专心开车,因查看手机信息没有及时注意到对面违章逆行的车辆。按理说他对这起严重的车祸并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什么使他如此自罪、自责,最后通过捐献器官及房产的方式,用整个生命来还债包括妻子在内的七个人的债呢?

   影片的开头提到了上帝。如果Tim是一名宗教信徒,他可以通过忏悔得到上帝的谅解,用其他方式去赎罪,不一定非得自杀。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圣?奥古斯丁和《圣经》都致力于禁止自杀,如果有自杀行为,在教会看来一定是妄自尊大的表现。这是一个非常自恋的人。“上帝用7天创造世界,我用7秒钟,就毁灭了自己。”从Tim的这句话中人们也不难闻出自恋的味道。那美丽而致命的水母令笔者联想到古老的夸大自体,由那场意外的车祸联想到自恋暴怒,而Tim那自杀式的救赎令联想到自体的断裂与恢复。

   接下来,本文就从自恋的角度,以自体心理学的观点对这部电影重新审视,并尝试对Tim的自体发展及其外显行为进行推测、分析与理解。

 

 

 

二、自体心理学的有关概念:

 

  “自恋”一词在日常生活中常暗含贬义,是令人厌恶的或病态的。在佛洛伊德时代,认为自恋的人无法对分析师产生移情,因而是无法治愈的。

  柯胡特(Heins Kohut)对自恋所作的努力,一如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对穷人所作的努力一样:把它合法化。他定义自恋为自体内原欲的投注对象,在精神的整体构架中持续存在。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自恋的成熟和发展。

  自恋的发展路线:

  柯胡特把夸大自体(grandiose)和理想化的双亲影像(idealized parent imago)当作“古老的自恋型构”(archaic narcissistic configuratins),因为它们都是源于生命早期潜意识企图保留原始完美的尝试。它们的中心机转可以这么说——“我是完美的”等同于夸大自体;“你是完美的,而我是你的一部分”等同于理想化的双亲影像。

  柯胡特主张这两种自恋的型构从一开始就是并存的,然后各有各的发展路线。

  在最适宜的发展条件下,古老夸大自体的表现癖及夸大逐渐被驯服,而整个结构最终被整合入成人的人格中,并且供应本能的能源给我们自我同调的(ego-syntonic)企图心与目的、对自身活动的享受,以及自尊的重要层面。而在类似的有利情形下,理想化的双亲影像同样也被整合入成人的人格中。它被内摄(introjected)为我们的理想化的超我,籍着向我们提出它的理想引导,成为我们精神组织的一项重要组成。

  古老的夸大自体终将被驯服而整合于成人的人格之中;它为“适合自我的雄心与目标、我们活动的享受,及我们自尊的重要部分提供了“燃料”(fuel)。”(kohot,1971,P27)(“表现癖自恋”的成熟始于夸大自体,以“雄心”为其终极;“理想化自恋”(idealizing narcissism)的成熟起始于理想化的双亲影像,终于理想的形成。

  自体的最佳发展是籍由夸大自体(全能,有企图心的区挣扎获取权力和成功)、理想化的双亲影像(价值与目标),和被前述两者的张力所维持的技巧与才能的中间领域,这三元素之进展巩固成的统整自体(Cohesive self)所构成,这需要有敏锐的、神入的、恰好的父母影像(自体客体),他们赞许的镜映,反映了儿童的自我价值,因而鼓励了自尊和自我肯定的企图心之发展和维持。

  自恋发展的停滞:

  关于夸大自体,假如一个小孩遭遇到严重的自恋创伤,则夸大自体便不能融入适切的自我内容,而停留在未变的形式,并继续为它古老目标的实现而努力。

  还有,如果孩童对仰慕的成人感到创伤性的失望,那么理想化的双亲影像也会停留在未变的形式,无法转变成张力调节的精神组织,也无法成就可得的内摄状态,而仍维持在古老、暂时性、用以维持自恋恒定(narcissistic homeostasis)的自体客体。(kohot1971P.28

 

 

 

三、Tim自体结构的发展:

 

  TimEmily讲的催眠故事中,我们可以大致了解到他的成长过程,并从中推测Tim自体的发展状况:

  Tim小时候很会给弟弟做纸飞机,有一天他将手臂裹上树叶和枝条,爬到老橡树上,不顾弟弟的阻止跳下了来。结果树很高,他摔坏了胳膊。从那时起,他意识到他想飞,所以他把毕生的精力都放在制造航天飞船上,他的梦想是把人类送上月球。直到有一天龙出现……

  车祸前的Tim已经基本实现他的梦想,是一个事业美满、家庭幸福的成功人士,自信满满、风度翩翩,也不乏风趣幽默。这说明他拥有一个发展良好的统整自体。但可隐约感到在他的自体结构中夸大自体这一元素似乎存在着潜在的缺陷。

  弟弟比他年龄小,尚且知道他不能飞,Tim似乎从小就对自己带有夸张自视的不太实际想法。飞行的幻想充满着不受体能与智识所限的能力,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时查看手机也是由于夸大了自己的优越性、独特性、坚固性,和无限性,这都是未经修饰的婴儿化夸大的常见特征。另外,探索宇宙、飞向宇宙也是人类夸大自体的明显表现。

  再从关系的角度继续审视。在恋爱关系中人们常常会重复母婴关系,并常常成为对方重要的自体客体。TimEmily有很好的神入,他在电话中倾听她的苦恼,用讲故事帮她入睡,并整夜陪伴在她身边,就像母亲对待孩子那样。但Emily由于疾病与困倦未能与Tim同调,尤其当说到龙的出现时,感觉是完全相反的。Emily心中的龙大概是吉祥如意的中国龙,而Tim所说的却是喷着火的宇宙里的龙,它们坏极了,大概是《圣经》中提到的魔鬼撒旦的原身。另外,当Tim12岁第一次看到水母,并被它的美丽所惊呆时,身边只有爸爸和弟弟;他的妻子在车祸中丧生;他给了弟弟一个肺;他最后通过水母自杀为Emily献出心脏……

  透过这些电影情节及背后的蛛丝马迹,我们不妨大胆猜测一下,或许Tim的母亲没有能力对他同调并回应以适当的神入共鸣;或许Tim曾有个非常神入的母亲,可以镜映他的夸大自体,但在他的童年时期因病或发生什么意外过早地离开了。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使Tim的夸大表现癖自体无法经由转变性内化充分整合入人格,仍有部分保留在古老形式中,呈现出某些病态特征:包括对自己的优越性、独特性、坚固性,和无限性带着夸张自视的不实际想法;期待去展现和表现自体;难以忍受自己名号的不完美感觉,期待特殊的好感;……

  这里需要补充一点,并非夸大自体没有得到很好发展的孩子都不会有美好的未来,如果能够成功地转移到父亲或其他有重要影响的人身上,使得想化双亲影像或孪生自体发展良好(柯胡特所说的代偿结构),自体健康发展依然是值得期待的,可能Tim正属于这种情况,所以在车祸前能够拥有一个统整的自体和满意的生活。

 

 

 

四、自恋的暴怒与救赎:

 

  夸大自体的古老需求无疑是难以被永远满足的,必然遭受自恋创伤。摔坏胳膊可以承受,但由于对危险的忽视而遭致的重大车祸则令人难以承受了。Tim不但失去了自体客体,七条生命重重地压在Tim的心上,使他无法呼吸,这也是对他婴儿化夸大自体完美幻想的严重伤害和羞辱,从而激起了毁灭性的自恋暴怒。这一自恋暴怒回转向自己,导致自体憎恶和绝望,也导致了强迫的受虐行为。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自我封闭、彻夜难眠、恶梦缠身,创伤情景不断闪回、陷入重性抑郁状态中看到,也可以从他后来采取的自杀式的救赎行动中感觉到。

  一年后弟弟Ben生病,需要进行肺部移植。Tim在捐给弟弟一个肺的同时,又获得了自体感和价值感,重新激活了古老的夸大自体,使得断裂的自体有了修复的机会。从Tim选择的被帮助的那些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他自体崩解的碎片的同时,也能隐约看到他理想化双亲影像这一极的发展。

  Tim视自己捐出的器官和房产为改变他人命运的珍贵的礼物,并非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得到,正如他在调查一位救助对象的人品时对一位老人所说的:“我有能力将他的处境完全改变,但我不想把这一礼物给一个不值得的人。”他先请好友帮他寻找需要救助的人,再根据自己的价值观进行筛选,并借用弟弟ISR税务调查员的身份去接触那些幸运儿,观察他们、测试他们、最后帮助他们。他所做的这一切,满足了夸大自体的控制欲。对那些需要救助的人来说,如同遇到了拥有创造、拯救、审判等无限权力的上帝。

  他把自己的一半肝脏捐给了在家庭服务和孩童福利保障中心上班的黑人女人Holly,一位让人感觉温暖的助人者;

  他把自己的一个肾脏捐给了冰球教练George:“我听说你资助了好几名孩子读大学。”“那不算什么。”“你知道,我一直在问你,你为什么选择了我?”“因为你是一个好人,甚至没有注意到别人在关注你。”

  他为白血病儿童Nicholas捐献了骨髓;

  他把自己海边的房子送给了遭男友虐待,被打断两根肋骨,有两个孩子的Connie,给了他们一个可以安抚灵魂的天堂;

  Tim自杀后,他的眼角膜为盲人钢琴师Ezra Turner带去了光明,他的心脏跳动在恋人Emily Posa的胸口……

  在这些被救助的人当中,有些是非常困难,特别需要帮助,却碍于自尊不原意求助的;有些是自认为平凡普通,微不足道,不值得帮助的。这些卑微、无助、恐惧等部分可以看作Tim自体崩解后的碎片,通过帮助他们,Tim也修复了自己破裂受损的自体。那台被Tim修好的印刷机,正是一个很好的象征。

  Tim的自我救赎方式可以说是极具创造性的,他通过把自己的器官植入他人体内,减轻了负罪感,修复了先前破裂受损的自体。同时,他也实现了古老夸大自体想要被记得、被注意到,以及被赞赏的强烈需要。柯胡特(1971)相信这个正向的被认知——亦即要被镜映的需求,在健康自尊的发展上是不可或缺的,不仅是为了功能的有效运作,也是为了要获致人类对文明的贡献所根本必备的那种较高形式的自恋。

  回顾影片的最后一个情节:EzraEmily相遇,两个因他重获新生的人拥抱在一起,“他透过他的眼看到了在她身体里跳动的他的心。”那是一双关注、镜映、充满柔情的眼睛,那是一颗纯净、真诚、有力跳动的心,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感动呢?

 

 

 

五、片名、水母及其它:

 

(一)

   影片名为《七磅》,对此网上有多种解释:

   1、源自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当赌注已下或者借了债务是必须还的,否则必须以割一磅的肉来偿还,其中有个故事就是一个商人债主讨债非要割人一磅的肉。此片中的意思就是威尔史密斯之前欠下了7条人命,所以要7 pounds of flesh来偿还,这也是电影的主线威尔一直在寻求帮助七个人来自我救赎。

   21=454=0.454公斤

成人的心脏重量是体重的0.5%,估摸“183Club”的Will Smith体重90kg90kg*0.5%=0.45公斤,正好一磅七磅指的是七颗心脏,七个人(台湾的译名“七生有幸”有这层意思了)

3、主人公捐出的眼睛,肺,肾,心脏,肝,骨髓加起来一共7。故名七磅

  不管哪种说法正确,片中Tim捐赠了来源于自己本身7份礼物,通过帮助7个人,来救赎车祸中丧生的7个无辜的灵魂。

  东西方的古人都认为“7是一个神秘的数字,幸运的数字,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无处不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基督教认为“7代表完美,这和古老的自恋欲求不谋而合。

 

(二)

  水母(Jellyfish)是一种低等的腔肠动物,也是肉食动物。水母的出现比恐龙还早,可追溯到6.5亿年前,真是名副其实地古老。水母的身体有95%以上是水份,外形像一把透明伞,向四周伸出长长的触手。在蓝色的海洋里,这些游动着的色彩各异的水母显得十分美丽。

  水母美丽却凶猛。在伞状体的下面,那些细长的触手是它的消化器官,也是它的武器。在触手的上面布满了刺细胞,像毒丝一样,能够射出毒液,猎物被刺螫以后,会迅速麻痹而死。

  水母虽然是低等的腔肠动物,却三代同堂,令人羡慕。水母生出小水母,小水母虽能独立生存,但亲子之间似乎感情深厚,不忍分离,因此小水母都依附在水母身体上。不久之后,小水母生出孙子辈的水母,依然紧密联系在一起。

  夸大自体需要被认为是美丽的、令人惊奇的、想要被记得、被注意到,具有强烈的控制欲和融合需求,因而也是有毒性的,危险的,致命的。水母正是古老夸大自体的最佳形象代言。

 

(三)

  电影中的故事情节基本以Tim夸大自体的发展、退化、再发展为主线,这是否也在暗示着一个重要的人类主题:

  一味寻求夸大自体的满足,一味追求科技的进步,一味追求对宇宙的探索是蕴藏着巨大风险的,很可能招致自恋的暴怒,人类的毁灭。

  未来的救赎之道就是以神入的态度去关心每个人的生活,使整个人类和谐发展。这是柯胡特所关心的,也是我们每一个致力于人类心灵福祉的心理治疗师所关心的。

 

 

 

 

参考书目:

 

[1]《自体的分析》Kohut1971

[2]《自体的重建》Kohut1977

[3]精神分析治愈之道》Kohut1984

[4]《自体心理学理论与实务》Marjorie Taggart White and Marcella Bakur Weiner1986

[5]《汉斯柯赫与自体心理学》Allen M.Siegel1996

[6]《自杀的历史》(法)乔治诺瓦著,李洁,林泉喜等译,2003

 

 

 

本文完成于2009年5月

已发表在2009年第二届中国精神分析大会和中国自体心理学网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新一篇:是暴露还是隐藏:一份拖拖拉拉的案例作业(日记体自由写作版)
旧一篇:“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