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心理学人 > 李莉 >

是暴露还是隐藏:一份拖拖拉拉的案例作业(日记体自由写作版)

李莉 2010-4-07
 
是暴露还是隐藏:一份拖拖拉拉的案例作业
(日记体自由写作版)
 
李莉
 
(版权所有,转载转用请标注作者,以及出自中国自体心理学网站)
 
 

2010年3月3日星期三
书非借不能读也。下午参观朋友的工作室,从她那里带回一本《拖延心理学》。刚看完序言部分,萌生出一个念头,伴着这本书的阅读把拖延多时的作业完成吧。
就从今天开始!
卡尔加里大学的心理学家皮尔斯*斯蒂尔最终找出了四个拖延最可能的成因,对照着先分析一下自己为什么拖延完成作业:
1,对成功信心不足——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我能写出令自己和他人都满意的文章吗?这始终是困扰我的一个大问题;
2,讨厌被人委派任务——毋庸置疑,如果是自己想做的事,比如摆弄照片或博客,我一般是优先考虑的。别人让我做的事情,尤其是强迫我做的,我凭什么要做呢?!哪怕明知是应该做的,也会拖拖拉拉,比如这该死的作业;
3,注意力分散和易冲动——三分钟热度是我一贯保持的优良传统。不过学习并从事心理咨询是个例外,八年如一日,高烧至今未退。现在就有冲动去查查邮件,看看网页,或者再看两眼《拖延心理学》。我知道,一旦目标转移,今天就别指望我再回来写点什么了;
4,目标和酬劳太过遥远——目标是完成一篇高质量的作业,潜意识里可能还希望是一篇传世之作,远远超出神九的目标,估计得是《阿凡达》了。酬劳不谈了,对俺这种淡泊名利之徒,估计一字千金的吸引力也不够大,相反会变成拖延的动力,原因参见第一条。
闲言碎语不要讲,咱表一表好汉武二郎。书归正传,请我们的主角Sunny上场吧。
Sunny是我的一位来访者,她打电话到咨询中心,第一次就把咨询约到了十天以后的一个周六。这在我的咨询经验中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不少来访者都是急吼吼的,恨不得下一秒就能见到咨询师,巴不得他(她)能在一个session之后就把由来已久的所有问题都搞定。从助理的简单陈述中得不到太多信息,除了“余光恐惧症”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名词外,留下更多的是对这位小姐的好奇和期待。为什么是十天以后?太忙了没时间?害怕面对咨询?这是否也是一位拖延者呢?人未到,心已近。当助理提前一天和她确认时,她说周六要加班,想下周过来。我有心拉她一把,便让助理转告,我可以在周日或平时的晚上做咨询。于是,Sunny改变了主意,在那个周日的下午过来了。
书摘
了解你自己
拖延的情绪根源涉及内心感受、恐惧、希望、记忆、梦想、怀疑以及压力。但是很多拖延者并不能识别所有这些活跃于表面现象之下的情绪波动,因为他们利用拖延来逃避不舒服的感受。
本书的一个重要观念就是:从你自己的经验中学习是一件令人兴奋而有趣的事情——不否认,不遗忘,不判断,而是如实接受,好好利用。
十点半了,遵医嘱先睡觉吧。明天再继续。我们将从认识Sunny开始。(1008个字)

2010年3月7日星期日
今天再次见到了Sunny,第32次咨询,距上一次咨询一个月,距第一次咨询一年多。像Sunny描述她和男朋友之间的关系一样,我们之间的咨询也是拖拖拉拉地,还没有了断,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她对男朋友不满,对咨询师不满,对整个咨询行业也产生了怀疑。看到她情绪低落、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同样觉得很挫败。此时想到这个作业,同样也是拖拖拉拉地,还没有完成。
在咨询中我们讨论了她的失望和不满。那些已经取得的进步似乎都不见了踪影,这一年的辛苦工作仿佛都被一笔勾销。她抱怨金钱的压力,说30多次咨询,已经一万块了,对她而言不是个小数字。我觉得奇怪,由于我们之间签订了科研合同,对她的收费只有两百,充其量才花了六、七千,哪里就一万块了?面对她的夸大我真的有点气愤了,似乎我的努力全部被抹杀。想到JS的来信,我还没有回复,他的努力似乎也被我搁置一旁。我对质了她的夸大,澄清了费用问题,也明确表示对自己以及督导、老师们的努力工作感到问心无愧。我问她症状重现是否和结束有关,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咨询还不到结束的时候,她很快地坚决地予以否认:“不是!”说得太快太坚决,潜意识中一定是这样。她准备下决心和男朋友分手了,但对未来不确信。记得在前两个咨询中她曾主动说起,要想改变自己个性方面的问题,估计至少还得两个疗程的咨询。当时我惊讶于她那一刻的自知之明。
这次她又没有带够钱,临时到ATM机上去取。这是口欲期的特点,也许在潜意识中她希望不劳而获,能得到咨询师无条件的关爱;从另一个角度看,她也在用这样的行为贬低咨询师的价值。还有4次咨询,我有点没信心。
还是看看去年Sunny的样子吧,翻译一段以前的案例报告:
Sunny,女性,26岁,天秤座,大学毕业。目前独自在上海从事计算机方面的工作。经本人网上查询初步定为“余光恐惧症”,主要是针对男性。四年前的夏天曾在外地一家医院为此做过心理咨询,只进行了一次,一个小时。她觉得那次咨询对她没什么用,咨询师只是听听情况,给了她一个建议——顺其自然。这次她希望能通过较长时间的心理治疗把症状彻底根除。
第一次咨询Sunny就迟到了几分钟,带着初访表格进入咨询室。她很仔细地阅读咨询确认书,非常认真地填基本信息表,不时抬头问我一些有关保密以及录音的问题。Sunny看上去漂亮、苗条,言谈谨慎,交流顺畅,稍有腼腆。Sunny的穿着整洁大方,发髻高高地盘在脑后,一副眼镜衬托了她的理性,一副典型的白领丽人模样。
现在还能感觉到她在第一次咨询时的紧张,常常两手紧紧地把包压在膝盖上,双腿有时还会颤动。从她偶尔爆发出的笑声中,也可以感觉到她性格中开朗奔放的一面。总体上她是平静的,在表达中比较控制情感,在说到和前男友分手的事情时眼睛里闪着泪光。
不想写,不想写,先去睡觉了。
2010-3-9星期二
今天和个人督导讨论Sunny的个案,她肯定了我在咨询中的做法,夸我对数字很敏感。指出Sunny是个困难的病人,特别不容易被满足,也许是因为对自己的失望或内疚,导致她在咨询即将结束时挑剔咨询师,甚至怀疑整个咨询行业。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在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之后贬低咨询师,贬低咨询行业,这是值得探讨的问题。督导的支持和肯定让我很高兴。我也应该更多地去肯定Sunny的进步。
她虽然一个月没来咨询,我却感觉没过那么长时间。自己分析可能是由于督导和作业的关系,她经常在我的脑海中打转,从未远离。按个人督导的说法,她已经被我保留在头脑中,成为了一个内在客体。希望Sunny的感觉也是如此。把咨询师内化到心里,是咨询的目标之一。
有一些信息没想起来。事后想到,现在写的时候又忘了。焦虑着明天的另一个团体督导,没心思写了。这周频繁奔波在医院和学校之间,太累了。

2010-3-11星期四
又不知不觉拖了两天没写。昨天在课堂上提到Sunny,JS老师说这个病人非常严重,明明是自己的错,一个月没来咨询,却抱怨咨询师不好。他这样讲估计是为了降低我的焦虑和内疚,帮助我放低对咨询疗效的过高期望。听他这样讲,我的心里并不轻松,像Sunny这样的个案已经算是比较轻的了。我也是有责任的,春节放假十天,也许这个分离对她造成了影响,随后的两次延期可能与此相关。从客体关系的角度来看,分离或厌恶母亲是一个同依恋对象分开了的孩子所作出的正常反应。分离的严重性与持久性与孩子同依恋对象分开的时间长短相关联,它更是孩子对母亲再次回归的一种常规反应,而不是对父亲的再次回归。(*1:性与家庭的客体关系观点)。我的离开也许让她很失望。记得在节前最后一次咨询时Sunny问:“春节期间可以来咨询吗?”看得出她眼中的期待。得到的回答自然是否定的,咨询中心放假,我也要休假。看着她那失望的眼神我感到很抱歉,我多么希望她也能回家去看看父母,可她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咨询结束时才知道这个变化,也没时间讨论了。从这点上也可看出她的依恋关系依然是非安全型的,距离的遥远也暗示着关系的遥远。
补充说明一下Sunny和父母的关系:
Sunny出生在农村,在父母身边长大。父母都是农民,分别是初中毕业和小学毕业,都很节约,省钱成性。父母小时候很少给孩子买零食和礼物。这造成了Sunny在理财方面的苛刻,每月计划着用钱,每次只取款500元作为零用。她有时忘了咨询的事,或者钱花完了没时间再取,有很多次都付不足咨询费,要拖欠到下一次。她说自己也许对咨询还不够重视。当这种情况一再发生的时候,我会禁不住摇头,感觉到她潜意识中对我以及对中心的不尊重与贬低。记得生日那天她在咨询室里边吃蛋糕边和我说话,颇为自怜地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我就吃点这个。”但有些时候Sunny对自己又是很慷慨的,记得那次烫头就花了几百块,虽然是男朋友主动付的,但事先她并没有想到他会帮她付。她的男友对她很好,几乎是百依百顺,但她却不珍惜,总是横加挑剔,怎么都看不顺眼。我很为她担心,一直这样下去,肯定会嫁不出去的。这是我的反移情,是一种站在父母立场上的担忧。
和Sunny的两个姐姐正好相反,她的学习成绩从小到大一直很好。父亲由于自己中考失败,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小女儿身上,对她的要求一向很高。在她小时候,家里买过一本万年历,根据出生日期预测她将来要做领导,现在依然记得上面的话:“成为领袖,威风凛凛”。他的父亲非常开心,似乎能从中看到女儿辉煌的未来。这一预测对于一个农家小女孩来说遥不可及,但对Sunny也起到过激励作用,让她很自信,感觉将来自己是有出息的。因此Sunny从小到大的成绩总是不错。她说父亲很爱面子,她也继承了这一点。她希望自己在他人眼中是一个聪明的,不需努力就能成绩很好的人。以至于上高中时在宿舍里看书都是偷偷的,怕被别人看到她的成绩是用功得来的。
Sunny长得比较标致,初中时她注意到总是有男生在背地里偷偷看他,也常有女同学告诉她某某某喜欢你了,谁将来娶了你是他的福气。这些都让Sunny觉得自己是漂亮的,受人欢迎的,如果自己主动,很多男生都不会拒绝的。但她几乎从来没有主动去追求过男孩子。
现在的男友是她高中时的同学,当时就有好感。当他主动提出交往时,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并开始同居了。一方面有性侵害的经历,一方面又那么轻易地和人同居,这也说明了Sunny的依恋模式是不安全的,她需要通过性关系来帮助自己维持与他人的关系。
Sunny认为自己的余光恐惧症与前男友分手有关。他们在网上认识,见面的第一天就去他的宿舍发生了性关系。虽然他的学历和学校满足了她的虚荣心,但他的长相和穿着很不令他满意。在与他交往的同时又见了其他的男生,两次都被前男友发现,争吵,最终导致分手。Sunny是个不肯认错的人,第一次和前男友闹矛盾时,她没有和男友呆在一个房间,一个人固执地在厨房站到凌晨。最后她冲出房门,自己在校园里走了一个多小时,希望男友能出来找他。但最后失望而归。男友为她开门,她觉得他还是关系她的,便和他拥抱在一起,算是和好了。对她而言,认错是一件太丢面子的事情。关系到她的自尊。小时候她就是自尊心很强,父母说不得的孩子。经常“充气”——用长时间的不说话来表达生气,希望家人察觉后主动来关心她,哄她。Sunny小时候觉得父母总能看出她的想法,这与她现在时常担心别人看出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她的思维仍停留在孩童状态。
今天的战果不错,1500字,写到快一半了。恭喜一下自己,上床睡觉去。明天有三个个案,一次针灸治疗。
2010-3-12星期五
今天折腾了一天,很累,也很享受。不写恼人的“Sunny”了,JS老师说她叫“Gloomy”更贴切。我要带着美好入梦……

2010-3-15星期一
又是三天没写,阻抗得厉害。其实周日和Sunny的咨询还是取得了相当进展的。但由于累,没有及时写下来。
刚写个开头又去回复了一封不是很必要的邮件,周三第一次给研究生们做团体督导还是挺让人焦虑的。
周日的咨询一开始,Sunny再次抱怨咨询效果不令人满意,平时还是会有恐惧感产生。这的确令人沮丧,但也在意料之中。
我没有认同这一挫败的感觉,首先澄清她恐惧的内容。她举了一个例子,当她低着头想自己的事情,抬头看到有人在看她,就会有一阵恐惧感袭来。这和她之前的“余光恐怖症”相比,已经算是比较正常的反应了。我让她回顾这一年多的咨询过程,对咨询的满意度(从0到9)打分。这是我在做EAP咨询时常用的技术,量化的东西看上去比较直观,也比较有说服力。她很自然地把咨询按疗程分成了三个阶段,认为在第一阶段自己的改变非常快,打了7.5分;第二阶段和到目前为止的第三阶段都打了5分。我感到一些安慰,5分并不算太差。接下来我又让她为自己的生活满意度打分:第一阶段3-4分,第二、第三阶段都是6分。
提问:“我看到你对自己的生活状态越来越满意,但却对咨询的满意度却在降低,这是什么原因呢?” 
Sunny回答:“可能咨询就想看病吃药一样,开始时症状比较严重,吃药比较容易见效,但恢复到了一定程度就变化不那么大了,需要长时间慢慢调养。”
我在记录纸上画了两条线段,分别表示她开始阶段和目前阶段的状态,阴影部分代表不足或不满意的地方。阴影在减少,但关注度不减,那是Sunny的完美主意在作祟。她习惯性地一直盯着自己不足的地方,把之前取得的进步都视为理所应当,忽略不计了。
讨论到后来Sunny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恐惧感由来已久,从小就害怕陌生人,初中时害怕与男生接触,06年出现的“余光恐惧症”只是这些感觉的延伸和强化。现在的恐惧感明显降低许多,可以算是正常状态了。
“当我觉得自己很自信的时候,我不怕别人看;当我自己正想着自己不足的时候,就特别怕别人看我,担心他们会把我这种想法看穿了。”这是一个在咨询中不断重复的话题。我再一次让她区分什么是她内心的恐惧和担心,什么是现实。她也发现很多次当她抬起头去检验周遭时,其实并没有什么人在看她。
咨询中她接了一个电话,是男朋友打来的。在咨询结束前Sunny又抛了一个重要话题出来,她已经和男朋友分手了,现在也很担心以后会找不到更好的。下次再讨论。
这次咨询我感觉咨访关系又一次得到了修复。还剩下最后三次,离别的笙歌已经吹响……
从打分情况来看,Sunny的感觉和我对咨询的感觉是比较一致的。开始阶段比较顺利,症状解除了;第二、三阶段非常困难,强迫性重复的东西一再出现,常常令人郁闷、沮丧。
2010-3-23星期二
林肯说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谋生,儿时学会在谋生之后,如何对待生活。我觉得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或接受心理咨询也是同样。
2010-3-25星期四
……
搬上来一大堆资料备用。不想写了,睡觉!脖子酸疼……
明天的督导只有半小时,都不想去了。
2010-3-26星期五
午睡,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个案报告,索性爬起来写。再也无法拖下去了。晚上去复旦听讲座,明后天有9个咨询,再不写就没时间了。
想到心理学大师埃里克森,他只有小学的文化程度,佛洛依德也不是教授,但不可否认他们对人类的杰出贡献。
Sunny也对自己的学历感到自卑,第一个男朋友在考研究生,他所在的学校也是名牌,这些都是特别能够满足她虚荣心的地方,曾经感觉在同学面前特别有面子。但这些满足是暂时的,她挑剔他的着装和长相,背着他和其他男性保持来往,被男友发现了两次。“我居然认识了你这样一个女人!”这句话对Sunny的冲击是巨大的,以至于她也开始不停地在内心批评自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无法控制地想去看男性的生殖器部位,不断严厉地责备自己不应该的同时,又害怕周围的人会看穿她的想法和心思。这是典型的强迫思维。
 
Sunny为自己的学历感到自卑,希望通过找到出色的伴侣来弥补自己的缺憾。她的父母,尤其是父亲,从小就对他寄予很高的期望,希望她跳出农门,出人头地。这些期望在很早的时候就成了她的负担。“我觉得自己在高中以前一直都在为父母而生活。到了大学才开始变得开朗,寻找快乐,为自己生活了。”
中午还想到了什么?当时澎湃的思绪,现在都模糊了。
我们的过去都无法改变,都有着这样那样无法弥补的缺憾,但我们依然可以通过改变对自己对过去的看法,从而从自责、愧疚、伤害中摆脱出来,开始新的旅程。这个要放在文章的结尾。还有:老公从台湾买回了温尼科特的书《二度崩溃的男人:一个精神分析的片段》,还没看。先体验一下一个咨询师面临作业二度崩溃的感觉吧。
暴露还是隐藏?这是一个问题!
这个案例报告也把自己的很多焦虑,很多隐私都暴露了出来,这令我恐惧,也是迟迟完不成报告的原因之一。
通过写这份案例,我也希望能进一步帮到Sunny,我们的咨询虽然结束了,但这也只是一个开始,希望她能以更现实的态度面对自己,面对择偶,面对生活。
在重新签署科研合同的时候破费周折,当时的主管不愿承担责任,不想盖章。为此在短信和邮件中折腾了好几个来回。我据理力争,最后还是惊动了中心负责人,章盖好了,我也兴奋得很,由衷地为自己感到高兴。我是一个尽力避免冲突的人,这是第一次。我的感觉是像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在不顾一切地努力。虽然没有像我原来想的那样,全部的损失最后由我个人来承担,但我还是感受到了胜利的喜悦。那个梦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做的。当时我参与的两本书都准备出版了,也让俺这个虚荣的人特别高兴。
好,半小时可写1000字。继续!
想到贵族,一位CAPA的老师曾经说过:真正的贵族是。。。。中国也有“人贵有自知之明”的说法,这和希腊神殿上的那句“认识你自己”是不谋而合的。
一个人的外表只能光鲜一时,但内在的精神却可以世代相传。
 
Sunny咨询按疗程(12次为一疗程)分为三个阶段:
开始阶段:进行得比较顺利,我的感觉是充满张力、矛盾与激情。在第一次访谈中Sunny呈现出她的主要症状和困扰。一个多么典型的神经症啊!在CAPA的案例讨论课上,那个阶段大家汇报的都是困难个案,不符合教学的要求,老师也感到不满。一次报告案例的同学没来,我变兴致勃勃地汇报了Sunny的个案,但由于Skype的问题,在我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大堆后,老师竟然说他听不到声音。令我很受挫,再也不想继续了,转到另一个督导小组去汇报。那里有我的“grandpa” (Dr. William Stockton). 这个个案对我而言处理起来并不是很困难,我更大的挑战是来自英语。在口语好的同学面前,总是感到很自卑。但我坚持下来了,也不断得到Stochton的赞扬和鼓励。
第一次在课堂上冲动地汇报个案,激发了我的反移情,在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在做和来访者一样的事情:她背着男朋友去见其他网友,而我也背着她在课堂上汇报个案。她是那么在意保密问题,可我却偏偏做了泄密的事情。当时的焦虑可向而知。于是我她签订了科研合同,同意降价,这是因愧疚感无法承受而做出的一种补偿。我的分析说在国外也有这样的情况,有时为了学习,为了留住个案,在价格上作出让步也是很常见的。只要我在汇报或发表案例时隐去可以辨认出来访者的信息就没有违反保密原则。也就是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做错什么,但我觉得自己错了,担心受到惩罚。在咨询中我和Sunny坦白了全部,暗中希望这对她是个良好的示范,在咨询中更加真诚、坦率。签订合同的过程有些反复,但合同签订之后的那次访谈,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我们的关系拉近了,她,也包括我开始触摸她内心真正的恐惧。也就是在那次咨询之后,我做了一个梦:
我躺在床上。我醒了,看了一眼自己勃起的阴茎,它是新鲜而坚挺的,非常光滑,很长,象笔一样直,象手指一样粗。龟头微微闪着蓝光,那是因为月亮的照耀。我并不觉得奇怪,我知道自己有。我想赶紧把它藏起来,觉得很害羞,不想让别人看到。……
刚才在楼下阳台上边嗑瓜子边回想去年的情景,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
和Sunny的第一次咨询是在3月1日,虽然是春寒料峭,但万物复苏的势头已经不可阻挡。那时我折断的骶骨也基本上畸形愈合了,带着“迷你救生圈”去上课、去咨询,生活中一切基本恢复正常。
Sunny并没有对我的“救生圈”产生好奇,从头到尾,她的注意力始终在自己身上。“救生圈”当时成了我对病人做诊断的一个工具。
刚才想到了督导反移情。在grandpa的督导中我得到很多表扬,也承受着来自同学嫉妒和压力。记得在一次督导中他们问我为什么没有问Sunny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后她父母的反应,为什么没有针对她的性创伤进一步提问,似乎我自已有什么问题让我回避掉了。之后在和Sunny的访谈中,我一改以往倾听、跟随、温和的风格,单刀直入地询问并解释了Sunny童年性侵犯的主题。在下次督导时很是得意:“看!我也有能力这样做,我自己没问题。”Grandpa和同学们都笑了。这是督导反移情。当我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Sunny接下来就不断取消、改约,三个星期没来。
那次句对句的督导对我是个极大的挑战。每一次的录音从重听整理到翻译,起码得折腾五、六个小时。在写了9个session之后主动结束,终于解脱了。那时我们的咨询其实已经进行到了中间阶段。
总结一下,初级阶段主要是建立咨访关系,从怀疑到信任,Sunny在不断测试。当然令Sunny和我都感到满意的是,在这个阶段余光恐惧症状基本解除,访谈的话题开始更多地涉及她的人际关系,已经进入人格层面的探讨。
中间阶段:
这个阶段已经进入炎热的夏天。八月份休假。记得一次我穿着背心,发觉她脸上有种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们的谈话也突然停顿。我问她在想什么,她显得很不好意思,迟疑了半天终于说了出来:“我刚才在脑子不停地想问:老师,我能不能看你的胸部?”她感觉自己脸红了,但我并没有看出这一点。我给她反馈,利用这个机会再次澄清Sunny的担忧与现实。
暴露与隐藏,让我想到灰姑娘,她觉得自己没有漂亮的裙子,不能出席王子的舞会,她为自己的着装自卑,12点一到就会被打回原形,所以需要迅速逃离。Sunny也是一样,害怕深入的交往?好像有点不对,思路断了。
继续中间阶段。记得当时在给一个法国博士做咨询,我的个人督导老师指出我对待女博士和Sunny的不同态度,一个靠近,一个远离。那时我觉得Sunny已经明白自己很多,一个疗程快到了,我已经在为离别做准备,不再过多做解释,而教她正念的方法。“你觉得Sunny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吗?”我也觉得没有,但在当时,除了少数几个长程个案,一个咨询进行12次是很普遍的,我对Sunny能否继续没有信心。不过,Sunny还是继续了。
在这个过程里比较折磨人,Sunny经常发生没有带够咨询费的情况,无意识中,她是在用这种方式贬低咨询师——你不值得我付足咨询费,其实一开始她要求降价的行为已经能够说明这一点了。我和她讨论了这个问题,她说从小父母就给她灌输节约的观念,小时候父母是难得给她买零食或玩具的。长大后她也用同样的方式对待自己,每次取钱最多不超过500元,她那样说的时候,我有愧疚的感觉,人家那么节约,那么困难,你还人家收钱,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其实我给她的费用已经是我能承受的最低价,毕竟我的工作是咨询,是有偿的倾听和理解,而不是慈善。我去年花在培训上的费用就是四万,我的收费是绝对合理的。
频繁讨论的问题是她和男朋友的关系问题,她总是看不惯他的某些动作,包括手颤,有点娘娘腔,他的着装和“刘德华“头(她感觉太老土了)都让她难以忍受,这伤到了她的面子。她所希望的伴侣是高大英俊的,着装时髦得体的,带出去很有面子的。另一方面,她也担心真的离开这个男朋友,以后会找不到像这样对她好的人了。挑剔与忧郁折磨着她,这个问题令她不胜其烦,不想讨论。但这恰恰是她最应该直面的现实问题。我对她不止一次地进行教育,浪漫的爱情是暂时的,不能支撑现实的婚姻,正如Jerry信中提到的那样。Sunny感觉我在劝她接受现在的男朋友,但她觉得不甘心,以自己的条件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坦白说,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这是我的反移情。我和老公是初中同学,大学时开始谈恋爱,虽然也经历过很多波折,我也曾对他不满和挑剔,憧憬过更好的人,但当风雨过后,我愈发觉得我们之间感情的深笃和珍贵。美好的幻想可以带动自己不断进步,但如果过分憧憬那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往往会错过身边实实在在的美景。以发展的宽容的眼光看自己和别人,脚踏实地去争取,是可以美梦成真的。这是我个人的体会,但Sunny在这样的年龄大概还无法真正接受和理解吧。
中间阶段是折磨人的,与更多的阻抗同行。在第二个疗程快结束的时候我又快顶不住了。“你觉得Sunny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吗?”我在电话中直接告诉她:“我的个人督导说,像你这样的情况至少还需要两个12次。”我觉得自己在拉大旗作虎皮,单靠自己是扛不住的。但其实由于语言的关系,督导给我的建议我很多都没有听清楚,也没有采纳,每次还是按自己的想法,根据当时的情况在咨询,督导的最大作用是陪伴,带着欣赏和支持的眼光来陪伴。当我又觉得自己不够好,能力不够强的时候,督导提醒我看到Sunny的进步,和刚开始的时候相比,她烫过的长发披散下来,显得浪漫而成熟,很有女人味,衣着从黑白灰变得越来越有色彩,人看上去也越来越有自信。每次在个人督导结束之后,我都会感到自己的生物电又被充足了。
当我觉得Sunny像个被宠坏的孩子,对身边的男朋友不珍惜的时候,督导提醒我,从Sunny的讲述中,我们并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是否真的适合Sunny。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我对Sunny的态度更加宽容、积极、乐观了。
中间阶段是折磨人的,相同的模式强迫性地重复出现,很多话题没有进展,令我时常感到无能为力。
这期间我个人也经历了一个重大创伤,granpa的那本书终于出版了,其中却没有我的名字。被负责人忘掉了,他既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同学,自我感觉关系最近了,却被无情地忽略。这让我很长时间无法接受。通过这件事也看到了自己的幻想与真实之间的巨大差距。

结束阶段:
在结束阶段快结束的时候,就是上上次咨询结束的时候,Sunny说她和男朋友已经分手了,但咨询中正好有电话打来。上次咨询中Sunny也没有再提起,不知是否又会象以前一样,最后还是分不成。后天就会见到Sunny,拭目以待。
结束阶段我的分析也差点结束,分析师因客观原因只能给我一周一次,对我而言无疑于晴空霹雳。当时我正好接了一个危机干预的案子,不自杀契约签订的时间自我感觉太短,Sunny又突然提出终止咨询,同时还有另一个困难个案也到了爆发的时候,一连串的时间袭来,我崩溃了,当晚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我向床底下张望,被躲在那里的一个残疾小女孩吓了一跳,她穿着凶狠的黑猫外套吓唬别人,不让人靠近,怕被别人看出她的残疾。
我和她一起玩,要带她上厕所,在一个拐角等着她出来。等了半天,她才出来,她本来个子很矮,看上去却高了很多,我知道她是踩着高跷过来的,那高跷是她身高的两倍,一件宽大的衣服把她和高跷整个罩住,看上去她拥有两条特别长的腿,好像从胸部就开始分了岔。我知道她为此付出了异常痛苦的代价。我心疼地把她抱起来,带她去上厕所。厕所有两排,前面有两个位置,有一些研究生在排队,后面有一个位置刚好空出来了。我为别人没有注意到这点而高兴。当我正要带她进去时,突然发现她已经散架了,死了,上面的身体缺胳膊少腿,下面的两条木腿也分裂来开,只有下面一点还连着。我非常懊悔,如果我不是抱着她的两条假腿而是抱着她小小的身体,一定不会变成这样。在强烈的悲伤与自责情绪中醒来。
向床底下张望代表对潜意识的探寻,看到了真相:残疾小女孩是真实的自体。。。。凶狠的黑猫外套和木制长腿都是伪装,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脆弱与自卑;我虽然给予了关爱,但却错误地抱持了虚假的自体,导致了小女孩的分裂与死亡。对应Sunny的情况,就是过分追求外在的东西,或者过于掩饰自己的脆弱,其实是在折磨和伤害自我。
我的分析师用我以前做的梦来安慰我,凤凰只有通过死亡才能获得重生。这也是我所想到的,但得到她的认同更感温暖。
结束阶段在一次CAPA的课上我向Jerry 讲了一点有关Sunny的情况,他立刻指出Sunny想暴露自己,这一点通过我得到了实现,我在不同的场合督导她的个案,现在又在写公开发表的案例报告,连同我自己,还了一次彻底的暴露。回想这些,觉得兴奋。包括我的两个梦也都是关于暴露和隐藏。
暴露什么?Sunny在上个咨询中提到,她对自己的外表最有信心。我想暴露自己的雄心壮志和丰富多彩的内外在生活
隐藏什么?Sunny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卑、害羞、胆小的一面,以及内心的“不良想法”和“水性杨花”。
我想每个追求完美的女人都差不多,谁不想让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更好呢?但只有接受真实的自己,从现实出发才能走得更远。正如阿德勒说的,每个人都是自卑的。对了,想起来了,阿德勒也是一个残疾人,正如我梦中的小女孩。
今天就到这里吧。该去复旦了!一下午就写了5000多字。

2010-3-27星期六
早起,披发缓行,广步于庭。春风杨柳万千条,听我道声早上好。
又想到Sunny,她的防御机制有很多,但在咨询中工作最多的是投射。投射是一种比较普遍但又相当不成熟的防御机制,即: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到别人身上。投射性认同是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到别人身上,在认同回来,或者别人认同这个人的投射。举例说明:
Sunny常常觉得别人能看穿她内心的想法——她想看男性的生殖器部位,从而不敢看别人的眼睛,和人保持距离。并在内心强烈地谴责自己不应该这样。我的个人督导曾经怀疑她的现实检验能力。要知道精神病人的现实检验能力是最差的,他们把自己内心的想法投射出去,并对此确信不疑,形成幻听、幻视等等。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这一部分,只是程度不同。
在第三阶段春节前的一次会谈中,Sunny抱怨说自己的症状又回来了,我鼓励她说出内心的想法,她说怀疑是因为自己提出终止,治疗师在咨询中用了什么不好的技术导致的。
其实,她提出终止,心里产生了内疚,害怕因此遭到惩罚,便把这个想法投射到咨询师身上,觉得咨询是利用症状回归来惩罚她。也许她最近持续治疗是因为害怕而努力表现她的配合,希望咨询结束后她的恐惧再也不会回来。在整个咨询过程中,Sunny不止一次地提到这个问题,显示出对咨询和咨询师依赖的恐惧。
这对应着埃里克森人格发展的第六个阶段:亲密对孤立(二十岁——二十四岁)。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爱的美德。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混乱的两性关系。
刚才炒菜的时候突然想到中医的扶阳派。心理治疗中什么是扶阳派的技术呢?
上午的电话咨询中Z女士说儿子在学校对老师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是在家中对待爸爸的责骂的反应的延续。因为孩子认为在爸爸眼里,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是垃圾。这和爸爸在张女士这里体验到的感觉是一致的。我鼓励张女士改善夫妻关系,从而帮助孩子。
支持与鼓励,资源取向,这些大概可以归为扶阳派的技术,扶持自身的正气、阳气,体内的或心灵的邪气自然就退到一边,达成某种平衡状态。
就像埃里克森理论中的几个危机一样,无法根除,只要能达到一种平衡状态,良性循环就是和谐。

2010-3-28星期日
脚颤——手足无措,推动脚颤背后的是一种气,是一种躁动不安的心情,是心火和肝火。想到Sunny的脚颤,还有她男朋友的手颤。
 “现代人更多的信息,更多的物质,更少的隐私,更少的……,”昨天看到这段话后,我又不想太暴露了。想起以前徐文兵曾说过,女人太暴露自己是气不足的表现。想删除很多内容。我怎么这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暴露还是隐藏?这是一个问题!
该去学校了,回家再写。

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症状是一种妥协,同时满足了内心两种冲突的需要。Sunny的“余光恐怖”症状,一方面满足了本我想看男性生殖器部位的愿望,另一方面也满足了超我惩罚的愿望。
再比如这篇“论文”,既满足了笔者暴露自己的愿望,也表达了很多与之相关的羞耻感,自我贬低等等。
我们每个人都是病人。想到荣格说的话:“哪里有正常人?让我把他治好。”想到这点本身就是一种防御。毕竟裸奔的刺激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
快到截止时间了,我觉得自己也是在通过拖延寻找刺激并制造成功的快感。就像蹦极和跳伞,开始我会积极参与,在起跳前的那一刻总会习惯性地退缩、害怕。不过我也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后我总能克服内心的恐惧,因为我相信置之死地而后生,最后,jump!
关于婚姻与爱情,Sunny还抱有美好浪漫的幻想,相信儿黄历上看到的话,初中时听到的同学的赞美,但他们并不是童话中的预言家,说过的话一定能兑现,那些只多可以算是Sunny心中的美梦而已。以我个人的体验来看,美梦是可以成真的,当你全然地了解并接受了自己,脚踏实地地做人、做事,梦想才可能一个接一个地照进现实。
检查了一下字数,除掉埃里克森和海龟的资料也有一万多字了。可Sunny的个案还没呈现完整。看来整理出一篇像样的案例报告也是可能的。下午回来接着写,先见见我可爱的研究生们!
这是一种自恋的补偿,没上过大学的人最喜欢给研究生讲课,就像徐钧老师一样,嘻嘻~

2010年4月2日星期五
还剩最后三天就到截止日期了,这作业还没写完。今天下午只有两个小时,明天可以有一个下午和晚上,后天半个下午和晚上,满打满算也只剩30个小时了,还有中美认知班的两个作业呢。
一定要完成!!

2010-4-3星期六
这两天又改弦更张,开始写另外一个版本的《是暴露还是隐藏》了,试图写得中规中矩,可以拿出去让别人看,感觉自己这种日记体的写作有点太不成体统了。
又开始整理录音,重听Sunny一年多前的声音,第一次咨询时在她的声音中有难以察觉的颤抖。有“那个”、“这个”、“那儿”等大量模糊的指代,她在抗拒,不想把很多问题说出来,也不想说清楚,那时她的内心真的充满了恐惧。这个咨询师是否值得信任?我说出的这些秘密会不会被别人知道?万一被流传到网上会不会造成什么可怕的后果?……她的担心也影响到了我,在汇报个案的时候我也害怕同学会对我有什么不利的影响,包括现在写这些,我也觉得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与其说是因为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像一把利剑悬在头顶,莫如说内心深处的恐惧与不安时时浮现出来干扰着写作。在这一点上,我自始至终和Sunny保持着深度的共情
暴露有风险,需要极大的自信与勇气,隐藏更安全。
明天就是最后一次咨询了,我将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结束。早点休息吧。
2010-4-4星期日
今天结案。Sunny迟到了5分钟,说睡过头了。
这次的咨询还算顺利,开始Sunny又重复她的担心:“咨询结束后症状会反弹吗?”我没有回答,她自己说:像以前那么严重大概不太可能了。她说还是能感觉到胸口堵着一口气,呼吸不畅。对这个说法我感到有点陌生,她说这是一直伴随着恐惧感的身体症状。她举例说明,说今天在地铁上就有这种感觉,当时她在回想前两天在公司当众汇报的紧张情形。刚上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脑子里想着别人肯定看出了她的窘迫,觉得她这人不行,几乎都讲不下去。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Sunny后来深吸一口气,鼓励自己一定要坚强,绝不能让别人看扁了。终于讲完了,而且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她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是从内心发出来的,放松了,有底气了。
Sunny讲完整个过程后又盯住自己开始的紧张感不放:“怎么才能彻底消除呢?”
我给她讲了一个真实的指挥家的例子,尽管他已经非常成功,但每次上台之前依然会紧张到双腿颤抖。这种紧张的第一反应是很普遍很自然的,也是很难消除的。接下来我回顾了她汇报的整个过程,让她看到在紧张之后她的思维对自身感觉和情绪的不同影响,肯定了她所做的积极努力,以及在最后阶段获得的良好感觉。再次提醒她要客观全面地看待自己,不要只看到不足的方面。类似的工作在第二、第三阶段的咨询中是不断重复的,这是治疗的主体——修通或曰重建。
从Sunny举的这个例子里也可以看出她在整个心理咨询过程中的感受与变化:开始紧张、恐惧,中间挣扎、坚持,最后结局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教了Sunny一种深呼吸的方法,再次讲解了正念练习的方法和目的,并建议她练练瑜伽,多交点朋友,丰富业余生活等,稍显婆婆妈妈。时间也差不多了。
Sunny主动说起咨询中最大的两点收获:一是要多看自己的优点,说我那次画的线段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二是当自己感到恐惧的时候努力改变头脑中的想法,让自己放松下来。我强调了一下区分幻想和现实。看着她的笑容,我也感受到那一刻她发自内心的满意和喜悦。
“还剩几分钟,说说感情上的事吧。”Sunny换了话题。她和男朋友分手之后感觉很轻松,一直对公司的两个同事感兴趣,但觉得一个年龄小、收入低,不太合适,对另一个还不是很了解,需要时间。这都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在咨询快结束时抛出重要话题,这样的情形在给Sunny的咨询中时常发生。这往往提示来访者有分离焦虑。以前可以轻松地说:“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们下次再讨论。”但是,最后一次不行。咨询已经结束,生活还在继续,以后的事情需要她独自面对。最后关照她,当以后再碰到困扰的时候,不要拒绝心理咨询,“我会一直在这里”。
时间到了,我关掉录音笔。我们同时慢慢站了起来,在窗边又相互说了几句感慨与感谢的话。离别时分,总有不舍……

2010-4-5星期一
今天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中美认知班的培训,六月份还有聚焦培训,一个接一个的作业在等着,我快疯了!
2010-4-6星期二
《拖延心理学》看完了,我的作业也该交了。Sunny的案例在时间的有序框架下呈现得支离破碎,有很多当初令人兴奋的想法都悄然流逝,甚至连基本情况都没介绍完整。实在没时间也没力气再补充了,先这样吧。不求完美,只求完成。相信大胆地暴露不足,有助于更好地接纳与改变。Jump!
也许以后会完成那个比较整合的“论文体胡拼乱凑版”,敬请期待……
 
 
(注:本案例的写作与发表均获得来访者同意)
 

新一篇:自恋与婚恋(李莉).ppt
旧一篇:自恋的暴怒与救赎——从自体心理学的视角看《七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