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心理学人 > 李莉 >

是暴露还是隐藏:一个神经症式的案例报告

李莉 2010-4-29

是暴露还是隐藏:一个神经症式的案例报告

(注册心理师申请版)

 

李莉

 

 

个案简介

 

Sunny26岁未婚白领女性,容貌身材姣好,穿着时尚,言谈谨慎。大学毕业前与交往一年多的男友分手,之后开始出现“余光恐惧症”。曾去当地医院做过一次心理咨询,稍有缓解。两年前到上海工作,面临婚恋选择和人际交往困难,再次求助,希望能通过心理治疗将症状彻底根除。

Sunny出生农村,在父母身边长大,有两个姐姐。家人除二姐外,性格均比较内向。家人都很节约,省钱成性,她小时候很少得到礼物,在上大学之前也从未过过生日。

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三、五岁时,一天父母去奶奶家看电视,她醒后发现屋里一片漆黑,大声叫妈妈,无人理会,把房间的灯拉开,大声喊,还是没人。蹲在门口等,不停地哭到累为止,还拉了一堆屎。妈妈回来后才感觉希望来了。

父亲和姐姐都是初中毕业,妈妈只上过小学,Sunny是家中唯一的大学生。因为学习成绩好,一直受到父母,尤其是父亲的宠爱。父亲因自己中考失败,对她寄予很高期望,要求也很严格。小时候在日历曾看过一个预测,说她那天出生的人能“成为领袖,威风凛凛”,父亲非常高兴,她对此虽然怀疑,觉得遥不可及,但也起到积极作用,觉得自己将来会有出息的。

Sunny在十岁左右有过一次性创伤经历,一个二十多岁的“叔叔”(亲戚)趁她父母不在家时闯入,暴露其生殖器,并试图进入她的身体,在她挣扎后放弃,离开。

小学期间遭受过体罚,因做小动作被老师用教鞭打手掌、在讲台前罚站。

初中时内向、被动,但因长相出众,学习好,常常被同学夸奖。Sunny常常感觉到自己被男同学偷看,觉得自己会被很多男性喜欢,自我感觉良好。

高中时因数学成绩不好一直感到非常自卑,暗自努力却怕被别人发现,希望保持聪明的形象。

上大学时交过几个男朋友,和一男友刚开始交往便发生关系,因谈恋爱期间还和其他男性来往导致争吵,最后分手。分手后极度自卑、懊悔、自责,在找工作时开始出现强迫思维症状。

工作后为改善自己的症状和高中同学谈恋爱,但始终感觉不满意,几次分手分不掉,害怕孤独。与异性交往中总感到自己开始时看不清,匆忙发生性关系,了解之后又觉得不合适,每次分手都觉得很困难。

在工作中面对男性紧张,表现不自然,尤其害怕权威,特别在乎别人的评价。

 

此次咨询历时一年多,共36次面谈。在咨询过程中曾接受过三位美老师的督导:Dr. Fran Martin(全程一对一个人督导)、Dr. William Stockton(前九次面谈句对句团体督导)、Dr. Jerry Blackman(通过CAPA精神分析培训技术课及邮件督导)。

 

 

 

症状表现:

 

“我上大学之前属于性格比较内向的那种女生,上大学之后就变得比较开朗了。后来谈了一次恋爱,失败了,觉得那段时间特别沮丧,特别伤心,经常都会哭。刚刚开始和那个男朋友分手的时候还没太大感觉,然后感觉突然之间没了依靠了,比较没有自信嘛,有时候就,有一次,也不知是有一天还是有时候,突然想到了,我会不会怎么怎么样了,得了一种什么怪病啊,反正就是头脑中突然闪现一种念头,然后就那样嘛,就慢慢就形成了。

跟男朋友交往的时候都不会存在这个问题。就是跟男同事在一起,就是跟他们谈话的时候,自己老是会注意他那个地方(男性的隐私部位)。想看他那个地方,一方面又很克制自己,担心自己的形象在他们心中全败露了,拼命想隐藏自己这种想法。就是没有和异性相处的时候头脑中都会充满恐惧的想法。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和“目光恐惧症”说的情况很相似,就是很在意自己的余光所注意的地方,就相当于脑袋分成两个思路了,一方面在想着自己谈话的事,另一方面,潜意识当中又在恐惧自己底层的思想会不会败露了。我觉得自己不应该有那种想法,但现在还是去不掉。头脑中在想那个东西,你的目光真正注视的又是别人的面部,这样就比较挣扎。没有办法投入谈话。所以我就比较恼火,都影响到了我的表达能力,说话的时候都不自信了,说话还不流畅。该怎么办啊?如果说没有这种(症状)的话,我和男孩子相处也比较自信,我也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以有更好的男朋友,可是现在。。。自从我发现自己不正常之后,觉得生活都不快乐了,生活都没有太大意义了。”

 

 

 

评估与分析:

 

Sunny的症状属于神经症,主要是强迫思维,有时还伴有焦虑抑郁和社交恐惧。

她的人格中混合着很多强迫特征——怀疑、犹豫、完美主义、吝啬(要求降价,屡次欠费)等。也具有很多自恋性人格特点,在感觉自己十全十美和一无是处之间摇摆不定,对他人的态度也存在非理性的夸大和贬低。

 

Sunny的“余光恐惧症”是一种伴随着很多内心冲突的强迫思维——性/羞耻和愧疚、阳具野心/行为被动、固执/顺从等。

她存在性压抑,表现在她很少享受性生活。尽管她期望能遇到完美的男朋友,那样就可以享受到完美的性生活。

她的自尊冲突——以自我为中心,还有点操控他人,与之相对应的是自我憎恨(主要源于她过于严苛的超我),挑剔自己也挑剔他人(不完美的男朋友、咨询师)。

Sunny对自己的身体以及被羡慕有着固着的不成熟的自恋,这与她更成熟的想要结婚的愿望相冲突。

她有一些隐藏的客体关系问题,在与男朋友和咨询师的关系上都不肯接近,通过挑剔制造距离,在咨询中也是屡次爽约,不是特别配合。

 

Sunny的性创伤经历对她造成很大影响。被“叔叔”强迫看他的阴茎,并试图发生性关系,这对一个潜伏期的孩子而言,不仅是一种性虐待,这也是一种过度的性刺激。她当时害怕、无助,感到羞耻,很长时间不敢告诉家人,后来也只告诉过比她大三岁也不太懂事的二姐。她努力使自己忘记这件事,形成了佛洛依德所说的“屏蔽记忆”(screen memory),只在防御时再现,特别在应激状态下出现。表现在“余光恐惧症”中,她强迫自己去看男性生殖器,同时又在心里严厉地谴责自己。被压抑的无法释放的愤怒,影响了她的性生活。她向攻击者认同,把愤怒转向男友——挑剔象征着阉割;把愤怒转向自身——强迫思维中的自责,包括与对她很好的男友分手也可能是一种自我惩罚。

 

 

 

咨询策略、技术和计划:

 

在咨询中主要运用精神动力学心理治疗的理论和技术——建立治疗联盟、自由联想、释梦、解释防御和移情;也经常使用“此时此地”技术,关注Sunny在咨询现场的想法和感受,通过咨询师的反馈来增强其现实感;此外,还使用了认知行为疗法中的正念练习与呼吸放松等技术。

 

事先约定一个疗程12次咨询,不约定次数。

在第二个疗程结束前开始讨论结案,约定第三个疗程之后结束。

 

 

 

咨询过程及关键点:

 

第一个疗程:开始阶段

 

第一印象及首次访谈:

 

Sunny第一次打电话到咨询中心时,她把咨询约到了十天以后的一个周六。从助理的简单陈述中得不到太多信息,除了“余光恐惧症”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名词外,给我留下更多的是对这位小姐的好奇和期待。当助理提前一天和她确认时,她说周六要加班,想下周过来。我有心拉她一把,便让助理转告,可以在周日或平时的晚上做咨询。于是,Sunny改变了主意,在那个周日的下午过来了。感觉到她的矛盾——控制和顺从。

 

Sunny迟到了几分钟,带着初访表格进入咨询室。她看上去漂亮、苗条,言谈谨慎,稍有腼腆。她的穿着整洁大方,发髻高高地盘在脑后,一副眼镜衬托了她的理性,一副典型的白领丽人模样。她的注意力始终在自己身上,很仔细地阅读咨询确认书,非常认真地填基本信息表,不时抬头问我一些相关问题:

S:“这个也都要填吗?需要咨询的内容也填一下,是吗?”

T:“职业是什么?”见她没填,我便问了一下。

S:“IT。”(一个简单而抽象的答案。)“我在担心这个,能不能彻底地,把这种根治啊?相当于。”

T:“那就要看(症状)持续多长时间了。”

S:“哎呀——”(Sunny长叹了一口气)“我觉得我得的这个怎么这么怪呢?”(她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三年吧,三年长吗?这个时间?”

T:“三年不短了,如果只是三个月的话就会好办得多”。

S:“当时刚刚那个的时候以为过一段就会好嘛,哪知道后面感觉有一段时间特别严重。我呆一会儿再跟你说吧。”

Sunny在“需要咨询的内容”一栏中她这样写着:经本人网上查询初步定为“目光恐惧症”,主要是对男性。

S:“我怕又像上一次一样,谈了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Sunny一个人在上海工作,父母都是农民,有两个姐姐。父亲近些年一直在外打工,只有春节才回家。她清楚地记得每个家人的生日,这让我对她除了同情之外更添一丝好感。

T:“为什么现在想到来咨询呢?”

S:“我现在感觉心里是有点毛病了,很影响自己工作和发展,我觉得自己其他方面都还好吧,主要就是感觉自己有点障碍一样,如果能把这个去掉的话,以后的路肯定会好走一点嘛。之前没去那个,是因为不太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犯病了。可能是思想有一点不正常了,但是没想到真的发展到心理障碍那么严重嘛。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我都始终还是这样,我就判定肯定是有一定的心理障碍了,我就过来咨询。”

T:“你刚才说这个持续了三年,目光恐惧症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能不能说得详细一点?”

S:“嗨——”Sunny又是一声长叹:“我也说不太清楚,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其实我上大学之前属于性格比较内向的那种女生,上大学之后就变得比较开朗了。一直到之后,然后,就因为谈了一次恋爱嘛,然后就失败了之类的,然后就觉得那段时间特别沮丧嘛,显得很不自信嘛,就特别伤心嘛,经常都会哭啊怎么样的,特别低沉,然后那段时间是20054月份的时候,就是开始嘛,然后一直到……刚刚开始和以前那个男朋友分手的时候还没太大感觉,然后感觉突然之间感觉没了依靠了,比较没有自信嘛,有时候就,有一次,也不是有一天还是有时候,突然想到了,我会不会怎么怎么样了,得了一种什么怪病啊,反正就是头脑中突然闪现一种念头,然后就那样嘛,就慢慢就形成了。”

T:“就觉得自己有这个(指着表格上的“目光恐惧症”)了?”

S:“对,就慢慢形成了。”

T:“那是什么事情触发了你自己对自己有这样一个评价呢?”

S:“可能是多方面的,可能小的时候就埋下了阴影,好像才十几岁吧,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特别坏,然后他就到我家里来,我爸妈也不在嘛。然后他就问我一些感觉特别下流的话嘛,我也听不明白,我就跟他说其他的。嗨,然后,怎么说呢?(Sunny显得非常尴尬地笑)

T:“很难讲出来,是吗?不好意思?”

S:“其实也没有很严重嘛,他就把他那个暴露出来,然后我就看见了嘛。他还把我的裤子脱掉嘛(笑),那会儿好像应该还没到十岁吧。可能有点阴影吧。

T:“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认识吗?”

S:“是有一点亲戚关系的,我叫他“叔叔”,当时二十几岁,因为我特别讨厌他嘛,之后就从来没见过他,不久他就结婚了。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就有一种,就那样,然后她还把我裤子脱掉嘛,应该还没到十岁吧。他就试图把他那个跟我那个接触嘛,我也记不太清楚了,记得朦朦胧胧的。没有发生真正的性关系,就只是相当于有一点点接触嘛,然后我就挣扎嘛。然后他就放弃了,我就一直藏在心里嘛。因为小时候我跟二姐关系比较好,我就跟她说了,然后就一直没有说过。”

T:“这件事对你以后的生活和人际交往有什么影响吗?”

S:“倒没有想到那方面去,初中和高中比较腼腆,初中时几乎没和男孩子说过话,高中时还好一点。上大学后就和男孩子接触比较多一点。大一时谈了一个男朋友,没多久,了解之后觉得不太合适就分开了。大二下学期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孩子,他学校离我们很近,当天下午和同学们逛街,就约上见面了(晚上就发生了性关系),然后就谈上了。中间细节我就不说了,然后就分手了嘛。”

T:“因为什么原因分手?”

S:“是他提出来的,但是我做得不对。就是跟他谈之前(我)在我们学校有个男朋友,他高我两年毕业,走之前刚刚确立关系,没多久,但他要到外地去工作,对他家庭不满意,觉得自己有更好的选择,就跟后来网上这个男朋友谈上了。没有和之前的男友彻底断绝关系,被他发现了,觉得我很不应该,好像我脚踩两只船似的那种,闹得差点分手,然后他也原谅我了。然后……我觉得我是不是真的有点花心还是怎么的,过一、两个月之后,我又和一个网友见面,就只是见面,没有其他任何关系。因为和这个网友认识之前就一直聊得很好,聊了很多年的那种,过年回来想见一次面。然后又被他发现了,他说我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改,严重地伤害了他。然后,后来好像又原谅我了,又在一起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一件小事情闹矛盾,他心里始终还是有疙瘩吗,最终还是提出分手了。在QQ聊天时他不理我,我就说他: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不理我?你心里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嘛。他还是不理我,然后我就发火了。(有人敲门,Sunny被打断)

然后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分手吧。我这个人是不太愿意低头的那种,说:分手就分手吧,第二天我过去把东西收拾好就直接走了。”

T:“你和他住在一起?”

S:“因为学校离得很近嘛,他在考研,在学校租了房子,每个周末我都过去。谈了半年多,不到一年。分手之后我很伤心,等着他打电话过来,可他没有打给我。过了一个星期,我给他打电话,我就说我有多伤心多伤心嘛,我说了气话: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早晚会后悔。我就把电话挂了,后来从来没跟他联系过。可能我刚开始和他谈的时候不是非常上心,但是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的确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他的,但是后来……(Sunny哭了,我给他递了餐巾纸)比较……比较后悔嘛,是吧?也感觉比较自责。感觉伤害了他,也伤害了自己。然后,(咳嗽)后来也一直没找他,感觉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可挽留了,然后就没找他。他是那种比我思想开朗一些的。我觉得我这方面也是,可能被网络所也毒害了吧,当时半推半就地就发生了关系。

前年2月份的时候和我高中的同学见面,我年纪也比较大了,感觉可能对谈恋爱不是非常,就答应了他,实际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一个月,然后他就去北京了,去年4月份的时候我也去北京,十月份跳槽到上海,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跟男孩子谈朋友的时候都不了解,等了解之后分手的时候又特别难分。我始终觉得他有些习惯我不能接受,他对我特别好。我感觉他有些动作,怎么说呢?有些动作不是特别好,性格也不是特别外向的那种。看起来比较老实一点,其实内心也不是特别清楚。其实他有些动作呀,(笑)他有些动作感觉比较像女孩子。他长得比较好,高中的时候他成绩比较好,也比较有上进心,我对他印象比较好,其实也不是特别了解。实际接触之后就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性格。我喜欢那种比较大气的那种、比较开朗,但是不要太招摇,比较沉稳的那种、比较有男人气概的那种,不要太过粘人的那种。我觉得他特别粘我,每天都给我发消息,我就觉得比较反感嘛。我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心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归属。相比之下还是之前的男朋友性格特别喜欢,他比较开朗,感觉也比较有才华。

到现在谈了两年了,虽然没有真正在一起,但是现在他每个周末都过来一次。现在都好多了,我们也沟通交流嘛。去年十月份提出过一起分手,他问我哪些地方不满意,我就说了,他也改了一些,但有些动作习惯是从小就养成的,他改不掉,有点像女孩子,我很是排斥。到现在为止好像好一些了,但他还是没改过来嘛,之前他穿方面也不时尚,打扮得土里土气的。他也说我各方面的要求太多了。可能我自己也的确有一点……,我觉得我的要求也不算高,我觉得性格合适一点,长相身高稍微合适一点,挣钱嘛,至少要比我挣得多嘛,是吧?家里条件不要有太大的负担,就行了。其实我要求也不高的嘛,为什么我就老是找不到自己满意的?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产生这种心理障碍,感觉就很是耽误我自己的事儿,现在跟男同事相处更是觉得别扭。呵呵”

T:“你谈了这么多,并没有提到目光恐惧症的事,在你跟男朋友交往的时候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吗?”

S:“对,跟男朋友交往的时候都不会存在这个问题。就是跟男同事在一起,就是跟他们谈话的时候,自己老是会注意他那个地方。”

T:“注意他们阴茎的那个部位?”

Sunny笑了:“对,就是隐蔽的那个地方。其实,我该怎么说呢?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和“目光恐惧症”说的情况很相似,就是很在意自己的目光所注意的地方,就相当于脑袋分成两个思路了。。。一方面在想着自己谈话的事,另一方面,潜意识当中又在恐惧自己底层的思想会不会败露了?其实现在都好多了。2006年特别严重,特别回避与男性相处。想看他那个地方,一方面又很克制自己,担心自己的形象在他们心中全败露了,拼命想隐藏自己这种想法。”

症状是在和男朋友分手之后慢慢形成的。那会儿在找工作,对感情方面不自信。在公共场合的时候老是想着,现在也是这样,公共场合还好,就是跟异性面对面坐的时候,对成年男性。就是没有和异性相处的时候头脑中都会充满恐惧的想法,其实我对那个东西也不恐惧,就是怕别人知道我头脑中的想法。就像形成了潜意识一样。

对,其实自责倒也不那么严重,就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有那种想法吧,其实现在都好多了,但现在还是去不掉。就是头脑中在想那个东西,你的目光真正注视的又是别人的面部,这样就比较挣扎。没有办法投入谈话。所以我就比较恼火,都影响到了我的表达能力,说话的时候都不自信了,说话还不流畅。该怎么办啊?如果说没有这种的话,我和男孩子相处也比较自信,我也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以有更好的男朋友,可是现在。自从我发现自己不正常之后,觉得生活都不快乐了,生活都没有太大意义了,该怎么办呢?”

……

在介绍了精神动力学心理咨询的方法,讨论了咨询时间和设置之后结束会谈。

 

能明显感觉到Sunny在第一次咨询时的紧张,她常常两手紧紧地把包压在膝盖上,双腿有时还会颤动。从她偶尔发出的笑声中,也可以感觉到她性格中开朗奔放的一面。总体上她是平静的,在表达中比较控制情感,只有在说到和前男友分手的事情时才有所流露。

从她讲述的内容中能感受到她的内在冲突:一方面对咨询师信任,勇于暴露自己,说出了埋藏多年的秘密;另一方面,“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嘛”、“现在都好多了”等话语,以及她用词的重复与含糊也暗示着她想隐藏些什么,害怕进一步探讨,也不希望自己在咨询师眼里显得很糟糕。

在第一次访谈中我隐隐地有一种和Sunny竞争、抢话的感觉,还能觉察到自己的主动性,替她表达出很多感觉。结束后我非常兴奋,一个多么典型的神经症啊!立刻开始在个人督导中持续汇报了。

 

 

2次咨询:

 

仍穿黑白灰大衣,迟到了五分钟。

讨论迟到,Sunny说工作忙,下不了班,来不及赶过来。

回顾本周情况时,她等着我开口,笑着说:“那个问题还没变。”

讨论她头脑中的想法和图像,会出现勃起的阴茎,没有明确的人。

当我询问Sunny的童年经历和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情况时,她出现了怀疑和阻抗:“问这些有什么用吗?”她觉得这些和她的症状无关,在听了我的解释之后还是继续回答了。

Sunny和大学时的前男友在网上认识,见面的第一天就去他的宿舍发生了性关系。虽然他的学历和学校满足了她的虚荣心,但他的长相和穿着很不令她满意。在与他交往的同时Sunny又见了其他男生,一个是之前还没了断的男友,另一个是在网上聊了很久没见过面的网友。两次都被前男友发现,争吵,最终导致分手。Sunny是个不肯认错的人,第一次和前男友闹矛盾时,她没有和男友呆在一个房间,一个人固执地在厨房站了四个小时直到凌晨。最后她冲出房门,在校园里走了一个多小时,希望男友能出来找他,但后来失望而归。男友为她开门,她觉得他还是关心她的,便和他拥抱在一起,算是和好了。她害怕说真话对方会离开自己,有分离才觉得更舍不得。

Sunny提到担心钱,问12次之后能否好转,症状能否消除。

 

 

3次咨询:

 

这次Sunny早到了十分钟。

讨论最近症状发生的情况,和一个负责考评的男师傅之间的矛盾。Sunny觉得他的态度不好,让她难以接受。但也由于批评多了,感觉没自信。当她感觉自信时可以说服自己或转移注意力。

讨论与男友同居一事,家人可能的担心和不满。父亲由于自己中考失败,把希望都寄托在小女儿身上,对她要求一直很高。上大学之前Sunny觉得都是在为父母而活,上大学之后才开始为自己生活,开始寻找快乐。和前男友交往两个月后曾带他回家,因月经不调被母亲问出同居之事。

讨论内向和外向,在她看来,内向=没出息=不自信;外向=有出息=自信。

在咨询中Sunny一直抱着包,有些拘谨,很在乎我对她的评价。

结束前给她布置了一个思考题:内外向的感觉是如何形成的,对生活和人际交往有何影响。

咨询结束后我听到Sunny与助理的谈话,她建议中心收费低一些。

 

第三次咨询之后,在CAPA两年期精神分析治疗培训的案例讨论课上,一次报告案例的同学没来,我便兴致勃勃地汇报了Sunny的个案。(当时大家汇报的都是困难个案,不符合教学的要求,老师也对此感到不满。)但由于Skype的问题,在我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大堆后,老师竟然说他听不到声音。令我很受挫,再也不想继续了,转到另一个督导小组去汇报,那里有我的“grandpa(Dr. William Stockton).

这第一次在课堂上的冲动也激发了我的反移情,我突然觉得自己在做和来访者一样的事情:她背着男朋友去见其他网友,而我也背着她在课堂上汇报个案。她是那么在意保密问题,可我却偏偏做了泄密的事情。当时的焦虑可向而知。于是我想到和她签订一份科研合同,同意降价,这是因愧疚感无法承受而做出的一种补偿。我的分析师说在国外也有这样的情况,有时为了学习,为了留住个案,在价格上作出让步也是很常见的。其实只要我在汇报或发表案例时隐去可以辨认出来访者的信息就没有违反保密原则。也就是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做错什么,但我觉得自己错了,担心受到惩罚——失去个案。

 

 

4次咨询:

 

这次咨询Sunny早到十分钟,穿着黑白格子大衣。

我首先向Sunny道歉并坦白了全部,还解释了很多有关我正在进行的培训及督导的事情,再次强调了心理咨询职业伦理和保密原则。我希望利用自我暴露给Sunny一个示范,为自己的错误道歉并不是件可怕而丢脸的事情,也希望她能在以后的咨询中更加真诚、坦率。

接下来讨论了Sunny刚听到此事的想法和感受,她以为我把她的个人信息都讲出去了,所以感到非常恐慌,当得知并非如此时便放心多了。

我对签订协议抱着很大的期待,但Sunny犹豫之后还是没当场同意。一来中心现有的两个协议都不太合适;二来,也是最主要的,她说对咨询中心、对我的同事和同学们不是很信任,担心她的个人信息会被泄漏出去。(当时我有同样的感觉,在督导中对新入行的同学们也有些不信任。)她答应再考虑一下,第二天我给她打电话时再确定。(其实Sunny在间接地表达对我的不信任;另一方面,通过延迟做决定她也重新获得了掌控感。我的坦白和解释增强了她对我的信任,同时我背后的督导支持也给她带来更多的希望,下面的咨询开始深入了。)

Sunny说她最近的情况好多了,比来咨询之前开心了,因为在心里埋藏多年的事说出来了。但在工作中她还是容易跑神,精神很难集中。(有趣的是,我由于签协议的期望落空,觉察到自己在咨询中也有点难以集中注意力。)提到内外向的问题,她说自己小时候就很内向,缺乏自信,上课回答问题也会因紧张而回答不出。在咨询快结束时Sunny告诉我一个梦:梦到前男友,他有了新女友,是她现在的同事。他批评她不诚实。这是第一次听到她的梦,但来得太晚,没时间讨论了。

 

在对这次咨询的督导中Stockton提到信任感的脆弱,信任与信赖的不同。我向Sunny道歉,好像我在跟她说实话,希望赢得她的信任,但这一举动却可能会影响她对我的信赖感。举个例子,一个喜欢赌博的老公,尽管每次赌博回来都向老婆坦白,但却无法让妻子信赖。你说的句句是实话,但却不值得我依靠。Stockton问我是否在咨询中感觉到了Sunny的不信任,从而激发起我这样的反应,我回想起这种不信任感从第二次咨询时就开始变得明显了。这种不信任来自Sunny的内心,源于暴露自己不足的恐惧,缺乏安全感。

 

 

5次咨询:

 

Sunny准时到。原来的咨询室空调坏了,很冷,我们临时换到温暖的沙盘治疗室。

首先签订《科研案例协议书》,她依然看得很仔细。Sunny说自己多虑、担心和犹豫的习惯一直有,害怕协议不完备会给自己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上学时做选择题也一直很困难。自然讨论到婚姻大事,也难以做决定。男友开玩笑地催她结婚,她觉得不满意,但也没有直接拒绝。谈到他们的性生活,Sunny用力摇着头,直截了当地说:“不喜欢!”但她害怕如果两人没有性关系,男友就会离她而去。

在这个咨询中我明显感觉到咨访关系开始变得温暖和亲近,话题也开始深入。她,也包括我,开始触摸她内心真正的恐惧。

 

咨询之后,晚上我回想着Sunny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害怕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她究竟害怕什么呢?当我感到困惑的时候,我习惯向内求,期待自己的梦能给出一些启示。带着这个问题入睡,我做了一个梦:

 

我躺在床上。我醒了,看了一眼自己勃起的阴茎,它是新鲜而坚挺的,非常光滑,很长,象笔一样直,象手指一样粗。龟头微微闪着蓝光,那是因为月亮的照耀。我并不觉得奇怪,我知道自己有。我想赶紧把它藏起来,觉得很害羞,不想让别人看到。在床的斜对面躺着一位中年男性,他的阴茎是粗壮而松弛的,他还在睡觉。在他的旁边,我的头上方还躺着一位中年女性,看不清楚。。。。。。

 

在梦里我认同了Sunny,也认同了她所恐惧的异性,不但看到了男性的阴茎,自己也变成了男性。

 

在重新签署科研合同的时候破费周折,当时的主管不愿承担责任,不想盖章。为此我和他在短信和邮件中折腾了好几个来回。我据理力争,最后还是惊动了中心负责人,把章盖好了,我很兴奋,由衷地为自己感到高兴。我是一个尽力避免冲突的人,很少和人争执。我的感觉是像一个母亲,在为了自己的孩子不顾一切地努力。尽管牺牲了自己的利益,全部损失都由我个人承担,但我还是感受到了胜利的喜悦。这个梦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做的。当时我参与的两本书都准备出版了,也让俺这个虚荣的人特别高兴。

 

阴茎像笔一样,在英语中penpenis是想通的,象征着我的工作,我的写作,我想藉此证明自己的能力。斜对面的中年男性,他的阴茎是自然的,因睡眠而处于放松状态,而我的“阴茎”虽然细,却是坚挺的,很有竞争力。

阴茎像手指一样粗,指点江山,也联想到权力、评判和挑剔。

 

梦中我的位置处于中年女性的脚底下,暗示着我和母亲曾经纠结的关系。

我的父母都是从农村出来的,父亲靠读书跳出农门,母亲随婚姻走入城市。这点和Sunny的经历有类似。母亲小时候学习成绩很好,因为是长女,要帮助姥姥干农活、照顾弟妹,被迫连小学都没有读完。因此重男轻女的观念很重,她时常贬低女性,贬低自己,也贬低我和姐姐(梦中也把我踩在脚下),只有哥哥才是她最宠爱的人。受此影响,我小时候曾觉得身为女性真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很想变成男孩(拥有阴茎),以期得到妈妈的爱与尊重。

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想证明给母亲看,女性也可以凭借工作和男性竞争的。在这方面,母亲也是我的榜样。她虽然文化水平有限,但争强好胜的性格让她当上了家属工厂的副厂长,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她后来又干了很多年居委会工作,和心理咨询也有类似之处。

 

联系Sunny的情况,她惧怕权威,无法想象自己也有一个阴茎,可以去和他们竞争。

关于隐藏,我害怕被别人看到,害怕遭到别人的嫉妒和阉割。另外,阴茎是虚拟的,我怕别人看到真相,我毕竟是个女性。

 

 



新一篇:CAPA 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 Training Programs
旧一篇:隐形的压力,隐形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