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功能抑或关注自体?
邹庆林 作者: 邹庆林 / 2954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月08日
标签: 阿尔法功能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今天由《比昂的临床思想》一书中直接翻看了“阿尔法功能”这章,感觉上“阿尔法功能”类似于自体客体对自体的统整功能。细想一下,还是有区别。想到的区别有:
 1.比昂把“阿尔法功能”描述为“思想”对“原始精神系统”中的心理体验的加工,并将“阿尔法功能”对应于“大脑”,“大脑”中的这功能用以消化其所描述的无法忍受的原始感觉——贝塔元素,但“自体客体”对应的是“身心”,养育者用身心共鸣向其婴孩传达神入的确认,镜映的鼓励和欣赏,使这婴孩其自体发展出统整的功能。这体现了,“阿尔法功能”针对的是无法忍受的原始感觉——贝塔元素,而“自体客体”却链结着一个人,一个人的自体;
2.“自体客体”有对自体的神入功能,神入既是手段也是自体的需求,而“阿尔法功能”直接地谈对贝塔元素的容纳——接纳、保留、吸收、并消毒;
3. “阿尔法功能”似乎更加关注“功能”,这种关注导致我们欣喜个体可以拥有这个功能的强大的同时,又企图心地要去更多地了解这个功能(特别是它的起源问题)以最终为我所用,甚至我们要去完善这功能,最糟糕的是,当我们了解到比昂这么精彩地描述了“阿尔法功能”,我们会不由地太想拥有它了,以满足所谓“成长”后的自恋,当我们发现自己的身上没有发展好这个功能,便气愤于“为什么如此?”,然后我们总跃跃欲试地企图用“决定”去发展这个功能,可是意识的意志性决定正在无情地把自己仅仅作为一个客体对待,这样的无情对待会不断地扼杀一个人作为主体性的存在,而削弱了主体的自主性,从而令自己产生焦虑,这焦虑使得“决定”无法完成,我们又感觉受挫,甚至有对自己的愤怒,最后是自己有愤怒夹杂着焦虑等情绪体验。然而,“自体客体”这个概念就不具有上述的诱惑性,它传递的反而是一种感动,一种源自对“自体”关注的感动,这里的“自体”包含“无法忍受的原始感觉”但又不完全是,因为“自体”这个词本身似乎已经有对之的容纳,叫“自体”仿佛在对你说:要永远记住那就是你,至少是你的一部分,这部分更多的是等着被了解与涵容的主体性存在而非仅仅是你要去了解与对付的客体。这样意义下的与“阿尔法功能”同样具有统整功能的“自体客体”,是人与人之间强有力的情绪链结,是自己与内在的沟通。
   
注:
1.这里借用显微镜式的对两个概念的区别性观察,是为了要说明任何发现与领悟都有可能最终变成对自己理智性的要求与指导,而这种要求与指导容易使一个人迷失之所以为人的方向,而不是更多地要说明哪个概念会更好,诚然我喜欢“自体客体”这个概念多于“阿尔法功能”;
               
2.在第3点的区别上我只是谈一种自己敏感到的可能性倾向,而非意指所有人都必然会那样。再者,比昂也提到“决定”,显然不同于我所说的“决定”,前者应该是更潜意识水平的,后者则是更意识水平的,但后者也常常会因为一种占有倾向(占有一种掌控自己的理论,最好是一通百通的理论,以达完美化自己的企求)而变得是前意识水平的,以致于我们未注意到这点。“比昂假定,每一个的内心都有一个极重要的决定要做:是逃避挫折,还是用思想使之缓解、容易接受?”(《比昂的临床思想》P86),这里谈一下我个人对“决定逃避挫折”的观点:比如把我们对自己的各种防御机制看做是对挫折的逃避的话,我觉得可能不是完全的逃避,而可能只是选择了一种更内隐的方式在尝试整合,内隐到自己根本意识不到的程度。例如投射性认同这概念就可被看作是使用者寻求建设性关系的一种尝试,只不过这尝试常常是不健康的,过度的求证。这内隐的形式还有就是梦(“比昂认为,梦的工作使意识和潜意识的材料更容易理解,持这种观点是从这样的角度考虑:梦的工作使之成为易于加工的元素,从而使之可以被用于思想的进一步整合过程。”《比昂的临床思想》P85),除此之外症状当然也可以这么看。为什么选择一种内隐的方式尝试性地整合,我想是因为个体面对对其太可怕的原始感觉——贝塔元素时,需要一个更安全性的环境来慢慢消化,如果他们的自体得到发展的话,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的脚步就会迈得更大,更积极健康。或者,我们可以说逃避挫折是我们聪明的内在暂时的权宜之计,比如面对重大灾难时对自己极其痛苦情绪的隔离就属于这种。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阿尔法功能
«没有了 邹庆林
《邹庆林》
无法包容与承认有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