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的两种做法
作者: 迟毓凯 / 2048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2月28日
来源: 世纪心理沙龙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f'Ye$r{"o4f0lL

  近期易中天教授火得一塌糊涂,吸引足了眼球。但也引发了一些争议,赞扬者说易教授如何伟大,学术造诣和言语表现一流;批评者说易教授不顾及身份,哗众取宠,将学术庸俗化。争论这么凶,所以也拿过来看了看、听了听《品三国》,找一找这种争论的原因。

8_i7P(]"E7y,Y0

-X,? z&Q6It0  专家学者们可以做的报告有两类,一类是面向专业人士,主要谈自己的学术见解,以及这些见解的来龙去脉,要求论述有据,表达严谨;而另一类则是面向公众,主要谈本学科的一些基本发现,并不一定强求其论证多么严密,以知识普及和宣传为己任。前者可以称为“学术型报告”,而后者可以称之为“普及型报告”。心理学空间p D/T*U]PR

0{4W&o+pfA"{Ta0  面向专业人士的“学术型报告”,来不得半点虚假,其学术研究的规范要求使得这类报告是面向小众的,因此在某些方面对很多人而言,其实是很无聊的。例如,心理学中常常见到的某位教授介绍自己的一些纯粹认知方面的研究,在业外人士看来,简直不知所云。然而,这就是学术型报告的特点,严谨专业,有些无聊,一般只在小众范围内举行。此类报告做得好的关键是,报告人有没有专业素养,有没有经得起考验的研究成果,这更强调报告人的学术研究能力。心理学空间3^8fY5w(Ed&Jq

心理学空间KPn/s'S9d?M:t

  面向公众的“普及型报告”要求没有那么多,只要任务是向公众宣传本学科的知识,这不一定以自己的研究成果为主。对大众而言,本学科的常识就可能就是更多人的知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此类报告的关键不在于自己学术上水平多么高超,而在于你能不能用大众听得懂的语言,或者是愿意听的语言将专业知识表达出来,这更强调报告人的言语表达能力。例如,曾经红极一时的一位宣传健康知识的教授,就其报告而言,是看不出其学术能力的大小的,但是其演说是相当精彩,吸引了无数关心自己健康的人。

a5w*P*`'Nf[^0

'j&g nmL8t[&YO8O0  关于易中天教授引发的一些争执,批评者多是一些专业人士,其实他们对易教授的批判是根据学术型报告的标准做出的;表扬者多为普罗大众,而他们的表扬,多是依据普及型报告的标准做出的。批评者和表扬者从各自的角度出发,表扬也好,批评也罢,其实两者的对立基本上就属于鸡同鸭讲,是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的对话。心理学空间'_3r)XM@&A3Us8u6vk

/C)I M Twx0  说心理话,我倒是很喜欢易教授将三国的如此解读,国内也正缺乏这类的人物,将学术研究用有趣的话语表达出来,虽然略失严谨,但让更多的公众喜欢上三国研究,不也是一项伟大的成就吗?就一个专业人士而言,你知道什么是一种能力,而你能不能用有趣的语言将你所知道的表达出来,则是另外一种能力了。

!z%H*Nhw"ZYt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教授私生活——刘良华博士《教育自传》读后 迟毓凯
《迟毓凯》
道在屎溺——关于如厕的几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