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付“破罐子破摔”的学生?《教师心理学15》
作者: 迟毓凯 / 4923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2月28日
来源: 世纪心理沙龙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我们首先从“脑的法则”说起,即谈谈从心理学的角度,如何转变学生的观念。记住下面的心理法则:

心理法则:好人有好的行为,坏人有坏的做法,每个人都在寻求心理平衡。

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要追求心理平衡。怎么样才能平衡呢,一个自以为是好人的人,他(她)做了好事心理就平衡,一个自认为是坏人的人,做了坏事也心理平衡。当一个人处于心理平衡状态,在他的内心世界,觉得是舒服的,也不会试图对自己做出改变。然而,当一个人处于心理不平衡状态时,他就会觉察到不舒服,比如,当你们在听我讲课的时候,即使知道这个教室内有一些重要的电教设备看管并不严,但你可能没有想到下课之后,趁着课室管理的松散偷点东西回家,因为我们都是做老师的,大部分人也都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在他人面前也要为人师表,怎么会偷东西呢,即使偷也会感觉内心不安,因为作为一个好人来偷东西,自然会体验到一种心理上的不平衡;然而,如果今天进入教室里的有一个职业的小偷,那么他看到课室管理如此松散,就应该会采取行动,偷一点东西了,不偷反倒心理不平衡了。老百姓有句俗话,叫“贼不空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一个窃贼,看到机会而没有下手,会因此而懊悔;而一个好教师,也会因为对学生的误解而耿耿于怀,这很容易理解。

类比到学生身上,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同样一个错误,不同的学生修正起来难度是不一样的。对于那些老师认为是好学生,家长认为是好孩子,自我感觉也良好的孩子,他们犯了错误,很容易改正。对于这样的学生,老师不用做过多批评,只要向其表明,他(她)犯了错误,那么他(她)自己就会懊悔不已,随后在深深自责中修正自己的行为;但是,对于另外一些学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比如说,有些学生,老师认为他是班级的“害群之马”,家长也觉得他“不可救药”,个人也觉得自己“天憎人恶”,那么,他做起坏事来便心安理得了,既然我不是好人,为什么要做好事呢,做好事也对不起大家对我的这么这么多称号啊,所以,他们往往拿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态,就这样了,随你处理。相对于前一种学生,处理起他们的问题就困难多了。

我们这里所谈及的心理平衡问题,可以用心理学上一个经典的理论加以解释,那就是认知失调论(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认知失调理论是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在1957年的《认知失调论》一书中提出来的,他认为,人有一种保持认知一致性的趋向。在现实社会中,不一致的、相互矛盾的事物处处可见,但外部的不一致并不一定导致内部的不一致,因为人可以把这些不一致的事物理性化,而达到心理或认知的一致。但是倘若人不能达到这一点,也就达不到认知的一致性,心理上就会产生痛苦的体验。

费斯汀格认为,假如两个认知要素是相关的且是相互独立的,我们可由一个要素导出另一个要素的反面,那么,这两个认知要素就是失调关系。例如一个学生有这样两种认知:“当学生不应该迟到”,“我迟到了”,这个人就会体验到认知失调。因为由“当学生不应该迟到”可以推出“我不应该迟到”的结论,而自己当前的行为恰恰与这一结论相反。如果这种现象出现了,那么学生在心理上就会产生痛苦的体验。因此,对于学生犯错误,好学生之所以心理痛苦,恰恰是因为心中存在“好学生不犯错”、“我犯了错误”两种失调的认知;后进生之所以无所谓,是因为在其心目中,存在的是“后进生常犯错”,“我犯了错误”两种并不失调的认知。

根据认知失调论的观点,当一个人处于认知平衡状态时,他并不会产生痛苦的感觉,也不需要改变态度和行为。所以,如果一个学生拿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针扎不透,水泼不进,“是一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暴,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关汉卿语),那么,确实也是让老师头疼。现在网络上流行的“人至贱则无敌”说的也是类似的意思,“我就这样了,你能把我怎样?”很多教师对这样的学生简直失去了耐心,有时候甚至在心底里骂上一句,“死猪不怕开水烫”,没办法。

对付这样的学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当然不。

道理很简单:既然死猪不怕开水烫,那么,什么猪怕烫呢?

活猪。

那我们怎么办?

很简单,救活了再烫。

当然,这里我们用“活猪”、“死猪”来比喻学生并不恰当,但话粗理不粗,这个思路恰恰说出了对付“破罐子破摔”学生的关键所在,即:一些学生之所以犯错之后还丝毫没有悔改之心,恰恰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用一个较低的自尊心来达到与犯错行为的协调,所以,他(她)才能拿出一副“我就这样,你能怎样”的态度而毫不愧疚。所谓“将死猪救活再烫”,转换成一般表达就是先帮学生找到自尊心,然后再批评他。 那么,如何提高学生的自尊心呢?记住:

教师的第一种武器:赞美。

通过赞美,表达你对他的认可,帮他(她)找回本该就属于他(她)的自尊心,提高其自我认知,自尊心提高后,再让其分析自身问题,体验心理失调,最后让其感觉到做了蠢事,进而完成转化。作为教师,我们必须记住的是,批评一个学生的前提是他(她)有自尊心。只有一个有自尊心的孩子,面对自己错误才能有所愧疚;只有一个对自己有良好期待的人,面对自己的错误才会感到认知失调;也只有认知失调,对错误有所愧疚的人,才能修正自己,不断进步。

当一个屡屡犯错的孩子,被老师叫住,“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她)也清楚地意识到即将到来的是一场教师刮起的暴风骤雨,那么,如何应对老师劈头盖脸的批评呢?聪明而又错误不断的学生马上会意识到,将自尊心放低,将良好的自我期待收藏起来更容易自我保护,因为低自尊、低自我评价的人与犯错误之间还相对协调,不会引发更多的心灵痛苦,所以当着老师的面,表现出我就这个样子了,你尽可能批评吧,我无所谓。

一个本来就犯了错误的学生,面对教师的时候竟然拿出无所谓的态度,没有经验的教师看到此情此景,往往难以抑制心中的怒火,一通情绪高昂的训斥,一顿脸红耳赤的说教,声音够大,情绪够烈,但有效果吗?有的可能仅仅是发泄自己的怒火而已,得到的往往是学生走后的挫败感。

有经验的教师会怎么做呢?他(她)知道,学生之所以做出无所谓的表情,其实并非真的无所谓,生活中的每个人,即使那些人人皆知的所谓“差生”,他们也对自己有良好的期待。这种无所谓的表情,只不过是面对可能的批评所做出的自我保护姿态,用低自尊来平衡自己的错误,避免认知失调的痛苦,进而躲避自我成长的修炼。而人又只有在心灵痛苦的时候才会寻求改变,认知平衡不会产生变化的需要,那么,教师要做的,就是帮助学生找回他的自尊心,培养他(她)的高自尊,然后再点出错误,引发失调和改变。所以,有经验的教师,面对这样的学生,交流是往往从赞美和认可开始的:

首先,聊些家常以放松学生顾虑,顺势迷惑一下学生,让其不了解此次谈话的目的。典型的语句如“近期怎么样……”之类的。

其次,主谈学生优点,帮其建立自尊心。比如谈到“你学习虽然一般,但同学关系非常好,讲义气众人皆知,老师我也对你充满期待……”之类,边谈边观察,当看到学生放松警惕,面露轻松,自我感觉逐步升腾之际,自尊心回来了,谈话的关键也到了。

最后,一剑封喉,点出其错误:“既然你这么好,为什么犯那么愚蠢的错误?”

一个自我期待良好、有自尊心的人面对自己的错误必然心生痛苦,而这种痛苦才是改变的起始。

需要说明的是,学生所拥有的“有自尊心的学生应该积极进取”,“我犯了错误”两种认知虽然会导致失调,进而引发心理痛苦的体验,但最后的改变并不一定符合教师的期待。因为根据认知失调论的说法,减少认知失调的方法不仅仅一种,至少下面这些都是可能的选择:

1.改变认知。如果两个认知相互矛盾,我们可以改变其中一个认知,使他与另一个相一致。当学生在“有自尊”和“犯错误”两种认知引发失调时,他(她)可以通过改变“犯错误”的认知来恢复平衡,比如,死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来平衡自己的高自尊。

2.增加新的认知。如果两个不一致的认知导致了失调,那么失调程度可由增加更多的协调认知来减少。如学生可以在“我有自尊心”,“我犯了错误”之后,再增加一个“谁都会犯错”来获得新的平衡。

3.改变认知的相对重要性。因为一致和不一致的认知必须根据其重要性来加权,因此可以通过改变认知的重要性来减少失调。如学生可以在认知上降低“犯错误”的权重来平衡高自尊,即形成“我是各有自尊的人,我犯了错误,但错误不大”进而达成心理平衡。

4.改变行为认知失调也可通过改变行为来减少,即学生的未来不再犯错来平衡高自尊,这恰恰是我们的教育目的,但很明显,行为比态度更难改变,作为教师,任重而道远。

这四种减少认知失调的办法也启示我们,在面对“破罐子破摔”学生的时候,通过赞美培养自尊心,进而引发认知失调仅仅是工作的开始,我们在行为改变之外,还必须截断他(她)不通过行为努力就恢复平衡的道路,比如,认真调查取证,让其对错误无处抵赖;再比如,告诉他“谁都会犯错误,但不是谁总是犯错误”,再比如,提醒他所犯错误并不是小事,影响很大,等等。

小资料:费斯汀格简介及主要著作

Festinger(1919-1989),美国社会心理学家。父亲为刺绣工厂厂主。1939 年获纽约市立大学心理学士学位。后前往衣阿华大学,在 K.勒温的指导下从事研究工作。1940 年获衣阿华大学硕士学位。1942 年获衣阿华大学心理学哲学博士学位,应聘为衣阿华大学副研究员,1943-1945 年在罗彻斯特大学任教,1945 年任罗彻斯特大学飞机驾驶员甄选训练中心统计专员。1945 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参与勒温在该校设立的团体动力研究中心的研究工作。勒温去世后,他于 1948 年担任了密歇根大学团体动力学研究中心的计划主任。1951 年任明尼苏达大学心理学教授,1955 年到斯坦福大学任心理学教授,同年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1968 年起转任位于纽约市的美国社会研究新学院心理学教授直至逝世,1969 年同布拉德利(Trudy Bradley)结婚。

继Kurt Lewin之后,将完形心理学原理应用于社会心理学研究的学者。主要研究人的期望、抱负和决策,并用实验方法研究偏见、社会影响等社会心理学问题。 1959年获美国心理学会颁发的杰出科学贡献奖,1972年当选为国家科学院院士。他最著名的贡献即是在1957年提出「认知失调理论」 (cognitive dissonance)。

其理论建构的主要来源起先是和他的学生隐身在一群信众之中,研究他们的认知失调。这些信众相信在某一日会有大洪水到来,他们的守护者会驾着飞船来解救他们,带他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对此Festinger和他的学生提出一个假设:假设有某人十分相信一件事,并假设他受到信仰的约束,因而采取不可挽回的行动。如此一来,假如在最后他有无法否认的证据显示自己信仰之错误,那么这个人不会消沈下去,反而会产生更坚定不遗的信念。而Festinger他们的观察结果也正如之前假设一般,当预言会有大洪水的日期到来了,没有飞船也没有洪水,一些坚定不移的信众(可能辞了工作、变卖家产),反而更相信这样的信仰,以此来弥补信仰与现实之间的差异。

之后又和Merril Carlsmith进行一项认知失调的实验,他们要求受试者做一件无趣的工作,结束后告诉他们实验的目的在于「对于工作有趣与否的预期,是否会影响之后的工作效率?」而这些人士属于「无预期组」,并请他们告知下一位受试者这个实验很有趣,以形成他们的预期。在这些受试者中有些被给予1美元,有些给予20美元,并被问到这件工作是否有趣?这个研究想要了解的是:事后所给予的酬金,会不会减少认知失调(一件无趣的工作,却被要求告诉别人这是有趣的工作)的冲突,而认为这件事是有趣的。研究结果出人意料,得到1美元的人之中,较多人认为工作是有趣的,根据解释:在那些得到20美元的人之中,他们会认为是因为 20美元,而有合理的借口说谎;而得到1美元的人,只能改变自己的想法,告诉自己这个工作是有趣的,以减少认知失调的情形。

根据上述的一些实验结果,Festinger归纳出人类在处理自己信念受到挑战时,我们的认知系统会进行一些处理。简言之,「认知失调理论」主要在解释当个体知觉有两个认知(包括观念、态度、行为等)彼此不能调和一致时,会感觉心理冲突,促使个体放弃或改变认知之一,迁就另一认知,以恢复调和一致的状态。

(资料来源:MBA智库百科)

更多阅读:《教师心理学》目录

上:学生管理的心理学智慧

1. 缘起

2. 爱心价值几何

3. 魏书生的招数为什么不灵了

4. 做学生喜欢的老师

5. 做有影响力的老师

6. 学生凭什么喜欢你

7. 如何与学生找共同点

8. 要让学生害怕你吗

9. 做学生的重要他人

10. 小学老师什么样

11. 如何与学生交朋友(上)

12. 如何与学生较朋友(下)

13. 真的要和学生交朋友吗?

14. 学生为什么要改变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学生为什么会改变—《教师心理学(14)》 教师心理学
《教师心理学》
如何应对“叛逆”的孩子?《教师心理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