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读马斯洛随感
作者: 阳志平 / 2605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月14日
来源: http://www.yangzhiping.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Q ?4w_jnf wV~0活着——读马斯洛随感心理学空间$P)I'z uK?

心理学空间"J d7n7A;N.P],v

如果说人们已经从弗洛伊德的关于人是由无意识支配的动物的论述中摆脱出来了,如果说人们不再相信阿德勒信奉的观点:活着就是不断摆脱自卑感追求优越的过程。那么,今天弥漫在世界上空的是什么呢?正如在1975年国际笔会上一位心理学家所言:时代流行空虚感。一种对生命存在无从把握的感觉。“不在寂寞中恋爱,就在寂寞中变态”。——这是九十年代大学生校园流行语。Play,Play去,——这是响彻宿舍楼最热烈的声音。最近比较烦比较烦,它挂在这个世纪初的不少人的嘴上。

5_,o2Wj:U'T0o+e0

AB:A$p8V*Mt0为什么当人们意识到人不是由无意识支配的动物,人不是自卑的动物之后,反而会陷入深深的空虚感之中呢?生命迷失,我是流氓我怕谁,凡事都以无所谓的“玩玩”的态度去干。活着,究竟是为什么呢?心理学空间_z/E)Lm1J sTPi

_+J G?%G,Z0乍看之下,马斯洛似乎给出了答案:人活着不就是满足一层又一层需要,直到最后的“自我实现”吗?这样一来,活着就是一个在需要驱使下的生命过程,活着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实现终极目标:自我实现。

Gz(B'^&m6V?1r0

\,B9\O%gZf0这是一个美妙的理论,可是人真的就是在或者只是在满足一级又一级需要吗?活着,就是在玩一个爬梯子的游戏吗?心理学空间(w'c~*pE,i8@

Q\8W'a%tN0~G0必须指出的是,马斯洛晚年同样指出了“发展需要”、“后动机”或者“功能自主”的概念。需要并不仅仅是由于匮乏而产生。当人类实现了马斯洛早期所言的七种基本需要之后,就会产生一种自觉的需要。自我实现的含义是一个能够成为什么就必须成为什么人。现在呢?在晚年的马斯洛看来,不仅仅如此,一个人想成为什么人,他就在发展需要的驱使之下去努力成为什么人。

{$m.F+]RBbHh0 心理学空间 m2kin7Ybx

然而这么一来,还是在爬梯子,只不过越往上爬,越来越玄奥了。就剩下那么几个人了。心理学空间A wY Cg0JT

p)C8Dbq#V2n6T0Z0可是我们终究是踩在厚实的大地之上,我们是平凡人,任何人当然无权藐视人类的潜力,当然我们能相信绝大多数人能够成为运动员,然而,现阶段的人类社会不是要求每个人都成为运动员。冯友兰论人生成功三因素:才力命。天才、努力、时机,三者俱备,几人呢?如果仅仅按照马斯洛的框架去思考活着的问题,在我这个老土中国人看来,还是免不了空虚,还是想弄清楚:活着,究竟是为什么呢?立足于美国文化根深蒂固的“个人中心,自我实现”的文化背景的需要层次论,显然是无法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的。

Q(E!iX/`9WC0

9n y fP#L8C0在中国人看来,活着的理由很单纯,也很复杂,国人、家人、朋友、爱人,抑或亲情、友情、爱情,诸如此类都可以成为理由。今天上午刚到办公室,就听到同事们在议论昨天又一架飞机从8000米高空坠毁的事情,而最近一位朋友正将远行,一下子急了,立即为她祈祷。在她的回信中,她表述到,曾经一度她活着的理由就是亲爱的妈妈。在本土中国,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有类似的回答,然而,我们真正为活着而迷茫的是什么呢?我们迷茫的不是此类。我们迷茫的是当这些有所缺失或者还没有达到自己理想中的那种状态的时候。近读贾平凹的《白夜》,描写都市中的两个小人物的活着的故事,是那般真实、那般中国。白天风光的女主角颜铭每天深夜都会撕掉伪装,在自己的被子上痛苦的用指甲刻下一道道印痕:活着,活着,不死去;活着,活着,不死去...在这里,贾平凹让我们看到了都市中的小人物的那份真实痛苦以及迷茫心情。

1]6MbNm)~)N+d0

k;U1T5\0\2{m DW0追根溯源,最后的问题还是归结到我们如何做自己之上。也正如我这位即将远行的朋友所言:“经过了大学三年颓废的思考以后,现在我已经开始不再为了父母而活着了,我有自己的要求,有自己应该尽的义务,有自己的目标。”话题似乎有点庞大了,在此,简单地说一下我的看法,从心理学实验研究的结果来看,对人生的终极问题关注太多,反而在有的时候会让自己陷入某种精神困境。

8e,Mb na0I}Z1Jh6{0

9R"Q&n(T.|Aq vA0然而,必要的思考还是很有价值的,正如马斯洛等心理学家们孜孜不倦的对诸如幸福、活着、死亡等人生终极问题进行的追问一样。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在高更的油画面前,一代又一代真正的心理学家做出或者正在做出属于自己的回答。对于绝大多数属于平凡中人的你我来说,虽然说我们没有必要作一只快乐的猪,但是作一只自由自在的翱翔在天宇,按照既定轨迹前进的小鸟也挺好——在飞翔的时候,我们绝大多数时间没有思考,然而,在偶尔的朝大地俯视的那一瞬间,我们或许就发现,哦,原来自己的思考已经与行动融为一体了。

A6CO Q\d0 心理学空间f9cU.K}'[+Adj

21 May 2002心理学空间.p([H^d2q"_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舞!舞!舞! 阳志平
《阳志平》
荣格之《心理学与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