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ognito《躲在我腦中的陌生人》在线试读
作者: David Eagleman / 9927次阅读 时间: 2013年6月01日
来源: 《躲在我腦中的陌生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_0n,dMd-^~

JjBu+A A?P0

(Nl.p,` V cS/G.S0是冷血的钟楼杀手?还是身不由己的病人?心理学空间y1a"c1y.`S{

#\liU1P0一九六六年八月暑热蒸腾的第一天,查尔斯.惠特曼(CharlesWhitman)搭电梯登上奥斯汀德州大学钟楼的顶楼。这名二十五岁男子登上三段阶梯来到观景台,随身带着满箱沉重的枪枝和弹药。上了顶层他就用枪托击杀一位接待员。接着他朝楼梯井射击,杀害登楼参观的两家人,随后就开始从观景台朝向塔底民众滥射。他射中的第一位女士是位孕妇。其它人跑过去帮她,他也对他们开枪。他射击街上行人和赶过来救援的救护车司机。

1@1Pv,`6U| ?Z7Ed0

Q@W4G7~a1u'`0事发前一晚,惠特曼坐在他的打字机前打了一篇自杀笔记:心理学空间"EQKY-F tK(Nf6}

心理学空间a a2U9wR _;R.Yo

这些日子我实在不了解我自己。我应该是个理性、明智的普通年轻人。然而,最近(我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一直深受许多不理性的反常思想毒害。

kJP9}N!dh*J} j0

"D C3YA MP+R"vSac0射击消息传开后,奥斯汀警察奉命全体赶往校园。几个小时之后,三名警察和一位临危受命的平民副手拾级而上,登上观景台并射杀惠特曼。死亡人数不含惠特曼共计十三人,另有三十三人受伤。

)F}{P'z%|9`9o0心理学空间@7|k7lINuF

隔天全国报纸标题完全被惠特曼的暴行占满。当警方前往他的住处调查线索时,故事变得更残酷了:就在射击之前的清晨时分,他杀害了自己的母亲,还刺死了睡梦中的太太。在这两起谋杀之后,他又回头写自杀笔记,这时改用手写。心理学空间y$Jv*wO[

心理学空间7A't*JsQ$c[

我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杀死我的太太卡西,就在今晚……我深深爱她,而且她向来都是我的好太太,再没有人能娶到比她更好的太太。我完全找不出合理原因来解释为什么我这样做……

%YZ8siO0心理学空间8f(b0Z |/P9X0k&D'P

除了谋杀震撼之外,还有另一个比较隐蔽不显的惊人状况:他脱离常轨的举止和他平淡无奇的私生活同步并行。惠特曼是个鹰级童军,曾经服役海军陆战队,在银行当出纳,还志愿担任奥斯汀第五童军团团长。他小时候接受标准比奈智力测验得到一百三十八分,列入第九十九百分位等级。因此在他登上德州大学钟楼,发动血腥滥射之后,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心理学空间O;ZVL7B'P

"iP"l.ZT.N0在这方面,惠特曼也想知道答案。他在自杀笔记里面也要求解剖验尸,来判定他脑中是否出现某种改变──因为他猜想确有此事。射击事件之前几个月,惠特曼曾在日记中写道:心理学空间Y7by2zG}l

*A,js@*gO+q0我和一位医师谈了一次约两小时,设法向他说明我心中的恐惧,因为我觉得自己被排山倒海的暴力冲动淹没了。做了一次疗程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那位医师了,从此以后,我也一直独力对抗我的心理骚乱,结果似乎无济于事。

6h x;H#Kd I&R0u E0

8A"y[%mz3_a.B0惠特曼的遗体被运往停尸间,他的头颅由骨锯锯开,法医把脑子从颅腔取出。他发现惠特曼的脑子里面,藏了一个直径约两公分的肿瘤。这颗肿瘤称为神经胶母细胞瘤(glioblastoma),从丘脑结构底下生长出来(blossomedfrom beneath a structure called the thalamus),顶住下视丘并压迫到第三个脑区(a thirdregion),称为杏仁核。杏仁核牵涉到情绪调节,尤其是关乎害怕和攻击性。迄至一八〇〇年代晚期,研究人员已经发现,杏仁核受损会引致情感上和社交上的困扰。一九三〇年代,海因里希.克鲁尔(HeinrichKlüver)和保罗.布西(PaulBucy)验证猴子杏仁核受损确实会引发一群症状,包括无畏无惧、情感迟钝和反应过度。杏仁核受损的母猴会表现出不当母性行为,经常疏于照料或肉体凌虐自己的新生幼猴。正常人类观看威吓脸孔、陷入惊恐处境,或者体验社交恐惧症的时候,他们的杏仁核内活动都会提增。心理学空间 Y^$Ig.P9_$F

5~#c:y_uV,k0惠特曼认为自己脑中有东西改变了他的行为,这项自我直觉完全正确。心理学空间Y[S[UOi0{;S

%u%Q5lq]T9M"^(b&w0在我的想象中,我似乎是残杀了两个亲人。我只是想要迅速解决,一了百了……倘若我的寿险还有效,请为我偿清债务……剩下的就匿名捐给一家精神健康基金会。说不定研究能避免再发生这种悲剧。

5L%? y:[Mvz b/B0心理学空间 w(k(RPhU1D8vrs

其它人也发现了他的改变。惠特曼一位要好的朋友伊莲.菲斯(ElaineFuess)便发现,“尽管他看来完全正常,你却感受到他很努力想控制内部某种事物。”想来那个“某种事物”就是他的狂暴攻击性殭尸程序组。他的冷静、理性派系和他的反动、暴力派系对抗,却由于肿瘤造成损伤,导致投票结果倾向一边,也就不再是一场公平对决。

R6Fo*|?0k.a8g c&m3M0

uz;QE/W0得知惠特曼脑中有肿瘤之后,你对他这场无目的杀戮的感觉是否会就此改观?倘若惠特曼那天没死,这是否会改变你对于他应该接受哪种刑度方才合宜的看法?肿瘤是否改变你心目中认定罪行是“他的错”的程度?难道你不也可能遭遇相同不幸,长出一团肿瘤,丧失掌控行为的能力?心理学空间+v)ckO0ku'o!o

.^'E${yf MdP2m0就另一方面来说,若是认定长了肿瘤的人犯错可以毋须追究,或者犯法也应予赦免,这种想法难道不会带来危害吗?心理学空间j,y` k E}E7R4d

([G ]'aV5{ C1j O1S;o0脑中长了肿块的钟楼杀手引领我们直指责任归属的问题核心。以法律行话来讲:他有没有过失罪责?若有人脑子受损导致没有选择余地、终至犯错,他该负起多大的责任?毕竟,我们不能和我们的生物作用分割开来,对吧?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隐藏的自我:大脑的秘密生活 大卫·伊格曼David Eagleman
《大卫·伊格曼David Eagleman》
为什么我们有时会感到时间变快或变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