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

> 身份

保罗·沃黑赫
广东花城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08
9787536087132
42.00

F"vx`4Oi0我们获取自己身份的方式(联系他人或是疏远他人)解释了最初看起来很奇妙的某种体验。想想我们有时会突然冒出的那种不安的感觉,自问那真的是“我”吗?我是“真的”吗?我跟“我自己”相配吗?自我疏离(self-alienation)的那些瞬间背叛了我们的自我(self)确实有着外部根源的这一深刻认识。亚瑟·兰波(Arthur Rimbaud)在一行诗中表达了这一观点:“je est un autre”,字面的意思是“我是另一个”。也有的时候,我们感到很纠结、很矛盾:我们想这又想那,我们为自己的行动似乎与我们勾画的自己格格不入而烦恼。从不同的其他人那里接收身份赋予信息总是会制造出一个其拼片不那么适配的拼图游戏。那是因为我们完全有能力与“我们自己”(ourselves)进行对话。我会对“我自己”(myself)生气、高兴或失望,因为正评判“我”(me)的“我”(I)是建立在一个有别于“我”(me)正被评判的认同上。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 U4Lsq"c@N

U/Lo5P:G Ul&f[0对“我们自己”的愤怒或满意可以变得很持久,最终导致自我憎恨(self-hatred)或自爱(self-love),自尊(self-esteem)或自重(self-respect),诸如此类,程度不同而已。所有这些词都包含“self”(自我)一词的这一事实恐怕说明了这个自我由某些基本的、固有的特性构成。“那个男人很自负,他自信爆棚”“他妻子很自卑,她一直都这样”。我们忘记了这样的特性是由他人观察我们、解释我们的行为的方式所决定的。他人决定了我思考自己的方式。诸如自信、自尊、自重这样的特性在其最初的“他人信心”(other-confidence)、“他人尊敬”(other-esteem)和“他人尊重”(other-respect)的语境中会更好理解。也就是说,他人在你孩提时信任、尊敬和尊重你的程度会映射到你成人时的自信、自尊和自重里。而这又相应地决定了你与他人联系的方式。你是相信自己,对自己与他人打交道感到如鱼得水,对自身的优越感信心十足,还是反过来,你胆小怯懦,自惭形秽,惧怕与他人交互,因为你相信他人认为你是个废物,这完全取决于你在构建自我身份时他人对你说了什么。用精神病学术语来学,后一类型的人有着明显的社会焦虑(social anxiety)症状。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v+ea*x&M ?P

%MHbs+BN0在社会关系中,我们向某些人赋予了更高地位,特别是权威人物和异性。后者甚至塑造了我们发展自我性别身份的方式。我的男子气概(masculinity)是由我是怎么学会理解女性气质(femininity)所决定的。如果我把女人视为万恶之源,一心想诱惑我犯罪,那么我就会变成一个可怕、严厉的男人,只想着挑起战胜自己对女人的欲望的战争。如果我视女人为温柔怜爱但又有着支配权的人,我就会成为那个为争取自主性而永远努力抗争以摆脱其控制的男人暨儿子(man-son)。诸如此类。这个“诸如此类”证明了定义“男人”和“女人”本质的努力之必然实质。其作用主要是为了维护某种社会秩序,不过是偏见的集合罢了。女人是愚蠢软弱的,而男人是聪明强大的,所以女人不需要上大学,当然也就没有能力保有权威的位置——关于男子气概和女子气质的这一定义被普遍接受还没有多长的时间。

J,u,@x9MzWHr0

e@Dh*h`0这种普遍信念与第二重要的“他人”(the other)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他人”也就是权威(authority),我们与之建立了多多少少持久的关系。我们对权威人物的态度构成了我们身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批判叛逆?顺从支持?还是恐惧,抑或进取和竞争?这也是我们将父母视为最初的权威人物而与之建立关系时学到的东西。传统上,权威归属于父亲一方,但在实践中,更常由母亲一方体现出来。英语中有句名言:“Man proposes but God disposes.”(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法国人则有自己的版本,“Ce que la femme veut,Dieu le veut”(女人想要的,也是上帝想要的)。在大多数社会中,父权制分派给了以上帝和国王为代表的男人,而他会在认为合适之时使用其权威。父亲维护其权威的不同方式有撞击效应。严厉、爱批评的父亲的孩子在其成年时会保留对权威的恐惧。有过被父亲虐待经历的孩子会对所有的权威持怀疑态度。而诚实、正直的父亲会鼓舞孩子的信心。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8hA/yt F

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5ES"| l&^_

与作为异性代表的他人的关系和与作为权威人物的他人的关系决定了我们身份中两大重要的(也是相互交织的)方面。权威人物首先告诉我们,对于我们的身体和那些异性成员的身体,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哪些快乐是要受到惩罚的,而哪些不用。在宝莱坞电影中,接吻是禁忌;在我们的社会里,水性杨花的女人常常遭人鄙视,但是有一大串女朋友的男人却被视为成功人士。所有这些直接成为关于规范和价值观辩论的谈资,这意味着我们对于这些事情的信念完全融入了我们的身份之中,用弗洛伊德经典术语来说,我们的“超我”(Super Ego)或良心(conscience)与我们的“自我”(Ego)相伴相对。心理学书籍 psychspace.comXR|"q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