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辞滙:情感affect、情感定量quota of affect
时间:2019年09月23日|130次浏览

情感affect

 

精神分析沿用自德国心理学术语的词汇。它包含所有的情感状态,无论是痛苦的或愉悦的,模糊的或清楚的,无论其表现方式是大量的卸载或寻常的情绪。依据佛洛伊德,所有的欲力都表现在情感及表象这两个层面上。而情感是欲力能量及其增减变化之质的表现。

 

从佛洛伊德与布洛伊尹尔(Breuer)关于歇斯底里精神治疗以及弭除反应治疗价值之发现的早期著作开始(《歇斯底里研究》),情感的概念即占有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认为,歇斯底里症状的产生是由于一个创伤性事件没有受到适当的卸除(情感滞塞)

 

只有当对记忆的唤回能够使原本链接在此记忆上的情感复活时,回忆才会产生治疗效果。

 

因此,从歇斯底里的考虑中,佛洛伊德得到以下结论:情感不必然与表象连结;两者的分离(无表象的情感,无情感的表象)使它们各自有着不同的命运。佛洛伊德指出,情感的变化有几种不同的可能性:“就我所知有三种机制:1.情感的转换(转换型歇斯底里)2.情感的移置(强迫[观念])3.情感的变化(焦虑型神经症,忧郁症)。(《精神分析之起源》)

 

从此时期开始,情感的概念被使用在两个主要方向:它可能只有描述价值,指对一个一般而言很强烈的经验之情绪反应。但它通常假设了一种投资的量化理论——相对于情感各式各样的表现,唯一能够说明情感之自主性的理论。

 

佛洛伊德在后设心理学著作中(《抑制》;《无意识》)曾有系统地讨论这个问题。情感在这些著作中被定义为欲力能量的一种主观性转译。佛洛伊德在此明确地区分情感的主观面向以及决定此面向的能量过程。应注意,除了情感这个词汇之外,他同时也使用情感定量”(Affektbetrag)一词,并欲藉此指出真正的经济面向:“当欲力脱离表象,并且在可被感觉为情感的过程中找到一个合乎其量的表达时,‘那么情感定量便相当于欲力”(α)

 

人们难以理解情感一词如何保有一个与自身意识(conscience de soi)无关的意义;佛洛伊德自己也提出这样的问题:论及“无意识情感”是合理的吗?他拒绝在所谓的“无意识”情感(如无意识罪恶感)与无意识表象之间建立一种平行关系。无意识表象和无意识感觉之间存有一个明显差异:“无意识表象受到抑制之后,便有如真实形成物般停留在无意识系统中,而无意识情感在此只相当于一个不被允许发展之启始可能性”(:抑制;压抑)

 

最后应注意,佛洛伊德曾提出一个发生学的假设来说明情感之体验面向。据此假设,情感是“古老的,甚或先于个人的,攸关生命之重要事件的重现,可比拟于……普遍、典型且先天性的歇斯底里发病。(《禁制、症状与焦虑》)

 

(α)在其他段落中,佛洛伊德则忽略了这个区分。例如,关于转换型歇斯底里,他并未提及情感定量的转换将会决定主观情感的消失,而仅提到“情感定量的完全消失。(《抑制》)

 

 

情感定量quota of affect

 

被假设作为主观体验的情感之基质的量的因素。用于指称情感的各种改变中——移置、表象的脱离、质的转变——保持不变的部分。

 

“情感定量”一词是佛洛伊德藉以提出经济论假设的词汇之一。同一数量基质亦以其他词汇表示,如“投资能量”、“欲力力量”、欲力“推力”或——仅就性欲力而言——“力比多”。情感定量一词最常被佛洛伊德用于讨论关于情感之命运以及其相对于表象之独立性的问题:“在精神功能上应区分某些事物(情感定量、刺激和[Erregungssumme]),它们具有量的所有属性——即使我们无法予以衡量——这些事物可能增加、减少、移置、卸载,并且散布于表象的记忆痕迹之上,约莫如身体表面的电荷”。

 

正如琼斯(Jones)所指出,“一种可分离且独立的情感的概念,与以往概念中的‘情感调’(teinte affective)非常不同(α)。情感定量并非描述性概念,而是后设心理学概念:“当欲力脱离表象,并且在可被感觉为情感的过程中找到一个合乎其量的表达时,那么情感定量便即相当于欲力”。然而佛洛伊德著作中有时对情感与情感定量二词有较为宽松的用法,拭除了其间的对立——简言之,即质与量的对立。

 

(α)然而应注意,在一篇以法文书写的论文中《歇斯底里麻痹与器质性运动麻痹比较研究之探讨》,佛洛伊德将Affektbetrag译为valeur affective (情感价值)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