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钧:反移情一词的成分分析
时间:2019年05月31日|302次浏览|2次赞

现在坊间流行精神分析过程中反移情的运用,不论国内还是国外,运用多过于泛滥,反正真的假的咨询师都被鼓励要自我暴露一下。我不同意这样的简单运用,而建议先对反移情一词的成分分析后在区分使用,所以我尝试根据自体心理学的一些说法,同时补充了一些经验,总结了四点:
 
1. 分析师情结性反移情(建议将反移情一词限制此范围内定义),
2. 分析师对咨客的情感体验, 
3. 分析师情境性情感反应,
4. 遭遇严重病人(精神病性)的同步情感反应;
 

详细说明如下:
 
1. 分析师情结性反移情——这个弗洛伊德就定义过了,应该禁止,大部分人都同意的。情结性反移情是神经质性的,是压抑不住,让自己有一种抓狂的执取性情感的。找体验师会比较适合,而谨慎与来访者去分享这部分,十分冒险。
 
2. 分析师对咨客的情感体验——这是我们对一个人的总体感受性体验,或者对一个人不同阶段的不同情感性体验。例如我觉得这个人让我感受到紧张,或者感受到舒适。
 
3. 分析师情境性情感反应——即时性的,例如来访者的突然发怒,分析家在对面总有一些本能的紧张感。
 
4. 遭遇严重病人(精神病性)的同步情感反应——这在融合式移情中很多见,来访者通常是精神病、边缘障碍、偏执分裂人格这三类型。但会激发比较原始的情绪体验,和第一种情结性的类似,但一般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
 
这四种情感区分一下,在不同场景回应会比较到位。不然就十分冒险和粗糙。我认为临床只有第一种反移情,其他的三种都不应该叫反移情。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心理空间 2019-05-31 20:57
    其实他第一点没有区分,这是咨询师的移情、还是被来访者激发的情结的倒转,即,反移情。

    后面三种都是主体间的意思,不过呢,放在这样的语境中,就不是主体间性的的意思了。其实,从上下文本来讲,是主体间的语境了。不过徐老师这里用后面三个反衬反移情,这个逻辑,就讲不通了。

    他这个讲稿估计很久了,大概是内在主体间视角还没成型时,向前看,又回头看的角度。

    其实,进入主体间视角后,再俯视反移情就很清楚了。另外这种文章没有文献溯源,也是不严谨的。
  • 赵正刚 2019-06-01 08:59
    心理空间: 其实他第一点没有区分,这是咨询师的移情、还是被来访者激发的情结的倒转,即,反移情。

    后面三种都是主体间的意思,不过呢,放在这样的语境中,就不是主体间性
    文章来自公众号北佳心理昨天的更新,我是没看懂,站长的评论我也没看懂。
  • 心理空间 2019-06-01 12:14
    赵正刚: 文章来自公众号北佳心理昨天的更新,我是没看懂,站长的评论我也没看懂。
    这两篇能看懂么?

    论反移情 On counter-transference (1949/50)
    http://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1472

    Counter-transference (1959/60)反移情
    http://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2459
  • 孙晓杰 2019-06-13 11:36
    反向传会counter-transference

    指分析师对被分析者本身——特别是对其传会——之所有无意识反应。

    佛洛伊德论及他所谓反向传会的段落非常少。他认为这是“病人对于医生无意识感觉影响”的结果,并且强调,“任何分析师均无法超越自身情结与内在抗拒的限制”。其结果必然是分析师必须接受个人分析。

    继佛洛伊德之后,反向传会愈来愈受到精神分析师的重视,主要的原因是治疗逐渐被理解与描述为一种关系,另外也由于精神分析扩展到一些新的领域(儿童与精神病患的精神分析),在这些领域中,可能更需要分析师的无意识反应。我们仅提出两个重点:

    1.就概念的界定而言,有许多不同说法。某些论者认为,反向传会是分析师人格中所有会介入治疗的部分;其他论者则将反向传会局限于被分析者的传会在分析师身上所引起的无意识过程。

    丹尼尔·拉嘉许(Daniel Lagache)认可后者这种界定并且予以明确化。他认为在这个意义上(对他人传会的反应),反向传会不仅会出现在分析师身上,而且也会出现在被分析者身上。因此传会-反向传会并不等于一边是被分析者本身的过程,另一边是分析师本身的过程。如果考虑整体的分析场域,应该要区分在场两人各自的传会与反向传会。

    2.就技术的角度而言,可以简要地区分三种导向:
    a)透过个人的分析,尽可能地减少反向传会的呈显,以便尽量使分析情境只由病患的传会所结构,犹如一种投影表面;
    b)据佛洛伊德所言,“……每个人在其无意识中都拥有一种工具,藉此他能够诠释别人的无意识表达”(见:悬浮的注意力),因此在控制反向传会呈显的同时,也将它应用于分析工作上;
    c)以自身的反向传会反应——就这个角度而言,经常被当成感受到的情绪——作为诠释的指引。这种态度假设“无意识对无意识”的共振是唯一真正的精神分析沟通。